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16節

很好,終於安靜了!

敵人來勢洶洶,蘇沁琬無所防備,被對方堵了個正著。不過小片刻的功夫,她便感覺快要呼吸不過來了,可身上的人卻不放過她,又咬又啃,堵得她幾乎要暈過去。

終於,趙弘佑滿意地放過了她,可卻依然輕啄著她的唇瓣,流連不去。

蘇沁琬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雙頰緋紅,眼中水氣朦朦,見對方又要再來,終於忍不住嬌嬌地求饒,“嬪妾知錯了,再不敢了,皇上饒命啊!”

趙弘佑仿若聽不到一般,再次堵了上去……

好不容易才從那股窒息的感覺中回過來,蘇沁琬像小死過一回一般,貪婪地呼吸著,胸口一起一伏,鬢發淩亂,滿臉緋色,雙唇亮澤又帶著微腫。趙弘佑摩挲著她的臉龐,得意地問,“還敢不敢?”

“不不不,不敢了不敢了!”蘇沁琬疊聲道。見他腦袋一低,以為又要再來,也顧不得渾身軟綿無力,連滾帶爬地逃離了他的身側,躲到了床角處,緊緊用被子裹著自己,滿目防備地望著他。

趙弘佑啞然失笑,掩嘴佯咳一聲,斂斂神色朝她招手,“過來!”

蘇沁琬將被子裹得更緊了,結結巴巴地強調道,“嬪、嬪妾,有、有傷在身,皇上你、你不能……”

趙弘佑卻不答話,隻是笑眯眯地望著她,望得她心口發怵,終是老老實實地又爬到他身邊去,隨著女子一聲驚呼,她整個人便被對方抱到了懷中。

“今日便暫且饒恕你,時辰不早了,安歇吧!”趙弘佑摟著她在床上躺好,在她唇上親了一記,抵著她的額頭啞聲道。

蘇沁琬鬆了口氣,摟著他勁瘦的腰,整個人更深地埋入他的懷中,甕聲甕氣地回道,“好。”

結實、寬厚又溫暖的胸膛,散發出一陣陣令人安心的渾厚男子氣息。她不禁有幾分失神,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若他是真心真意,純純粹粹地寵她、愛她、護她,那該有多好啊!

這念頭一出,她嚇得打了寒顫,努力將它從腦海中驅趕出去。

她在胡思亂想些什麽呢!

察覺她一瞬間的動作,趙弘佑以為她怕冷,用力將錦被拉了拉,再為她掖了掖被角,這才將她更緊地摟向胸膛,親了親她的鬢角,柔聲道,“睡吧……”

蘇沁琬抿抿嘴,在他胸口上蹭了蹭,秀氣地打了個嗬欠,不過片刻便墮入了夢鄉。

  ☆、第二十六章

“半菱,姑姑那邊在尋你呢!”正端著茶欲往殿內走去的半菱,聽到響聲停下了腳步,望了望手上的茶碗,再帶有幾分猶豫地望向繡裳。

“放心吧,茶我幫你端去,姑姑找得急,許是有要緊事。”繡裳體貼地接過茶碗,催促道。

“那便謝謝姐姐了。”半菱不敢耽擱,朝她感激地笑笑,加快腳步離開了。

繡裳抬手細細地撫了撫發髻,抿了抿嘴,這才嫋嫋婷婷地往殿裏去。

不遠處正好目睹這一幕的芷嬋,秀眉微蹙,盯著繡裳的背影若有所思。

正常情況下嬪妃帶進宮來的婢女,多是在家時的貼心信任之人,進宮後自然亦是主子身邊第一得意人,似蘇沁琬待繡裳這般不鹹不淡,不冷不熱的實在是少之又少。對此,怡祥宮人私底下也頗有議論,但時間長了倒也習以為常。

可瞧著這段日子妝扮得極有巧思,又總愛主動幫忙的繡裳,芷嬋也不由得多想了幾分,這幾日也多留了幾個心眼,卻發現對方這些異樣多是在皇上駕臨怡祥宮時出現,她為之一驚,心裏那個隱隱的猜測莫非竟要成了真?

本打算私下提醒一下蘇沁琬,可又怕萬一是她想錯了,從而誤會了對方,對繡裳來說未免不公。百般苦惱之下,她終是將此事隱晦地向柳霜提了提。

柳霜聞言眉頭都擰到了一處去,抬眸望了望神色有幾分不安的芷嬋,不由得暗暗讚許。

這丫頭倒是個心細又良善的,繡裳的異樣又如何瞞得過她去,就連是何人挑起了她這等下作心思,她也一清二楚。她不說,隻不過是想確定對方是否真的起了異心,畢竟繡裳與她們不同,若按尋常人家的說法,她也能稱得上是愉婉儀的‘陪嫁丫鬟’。

但凡繡裳有半分為主子著想,能懸崖勒馬,她都會當什麽事也不知道。可若她不知好歹非要走這樣的路,她也絕不會心軟同情。

“此事我已心中有數,你放心。”嘉許了芷嬋幾句,她微頓了頓又道,“無論如何,怡祥宮凝翠閣裏隻會有一個主子,也隻能有一個主子!”

見她說得斬釘截鐵,芷嬋便也放下心來。

“姑姑你瞧瞧此處應如何下針?”這日閑來無事,蘇沁琬便打算練習多年未碰過的針線活。可她自幼便對這些細活不甚在行,亦無多大興趣,加之又有一個對女兒有求必應的爹爹護著,以致她的針線活實在不太——理想。

柳霜很是耐心地教導她,末了仿似不經意地玩笑道,“繡裳那丫頭倒是做得一手好針線,莫不是往些年在婉儀身邊練出來的?”

蘇沁琬手上動作一頓,雙唇抿了抿,笑容清淺,卻不回答她,低下頭按她所教之法繼續繡著手上的秋菊。

柳霜眸色漸深,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來——難道繡裳並不是跟隨她多年貼身侍候的?

她暗暗思忖,好像也隻有這樣的情況,才勉強說得通主子待繡裳的奇怪態度。可是,若主子並不喜繡裳,又為何要帶她進宮來?是無奈之舉,還是另有原因?

蘇沁琬看似專心致誌地穿針引線,可對柳霜說的話也是聽入了耳中。她待繡裳如何,這凝翠閣中人人均已知曉,若非事出有因,她相信以柳霜的沉穩是絕不會在她麵前提起繡裳的。

果然,又聽柳霜道,“奴婢也是近來方知曉身邊竟藏著這麽個好手,實在是眼拙。繡裳既有有如此能耐,往後便讓她專程負責針線上之事,旁的諸多事宜由淳芊她們幾個再細分,主子意下如何?”

蘇沁琬含笑點頭,片刻又搖搖頭,“針線之事可以交給繡裳,可咱宮裏這方麵之事卻是不多,繁瑣的諸如縫製衣物又有司針房。相反,宮中其他雜事倒更多些,閑著的話讓繡裳也幫著她們幾個吧!”

柳霜見她這般說,倒一時分不清她是否明了自己話中所含信息,隻是有些話卻不好說得過於直白,隻能應聲福了福便告退了。

直到房門被再度合上的響聲消失在耳邊,蘇沁琬才停下手中活計,怔怔望著緊閉的房門,良久,才微微揚揚嘴角,露出個似是期待,又似無奈的笑容來。

繡裳,她趕不得,可有人卻趕得!

不錯,對身邊這礙眼之人,她看似不在意,其實處處留心。繡裳對皇上懷著的那點意思,連柳霜等人都看出來了,作為與皇上更親近又時時注意著繡裳的她,又怎麽可能不清楚?

至於皇上是否會如了對方所願,這一點她從不擔心。從這段日子觀察來看,恐怕皇上根本連繡裳長成什麽樣都未必記得。除卻這層,她也篤定皇上絕不讓捧著個奴婢打她的臉。

當今皇上,不是前朝的順帝。而繡裳,也不會是那萬德妃!

***

午後溫暖的陽光照在人的身上,讓人更添困意。蘇沁琬本是臨窗歪在湘妃榻上翻著書卷,哪知才翻了那麽幾頁,卻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最後隻能將書扔到一邊去,扯過毯子覆在身上,雙眼一闔便睡了過去。

果真是秋意濃濃正好眠!

趙弘佑進來時,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美人秋睡圖。他揚揚製止了欲上前喚醒主子的淳芊,揮揮手讓她們退出去,這才在榻沿上坐了下來。

見蘇沁琬睡得滿臉的幸福,臉蛋紅豔似桃花,眼睫密長像蝶翼,他不由得心生幾絲妒意。

自己又是召臣下商議政事,又是接連批閱奏章,好不容易才得了空歇一歇,可這小狐狸卻能睡得如此愜意。

他心有不甘地伸手捏住蘇沁琬俏挺的鼻子,輕輕搖了搖,低低地罵了句,“貪吃又貪睡,還不承認自己是小豬?”

睡夢中的蘇沁琬不舒服地‘嗯’了一聲,嚇得他一下便收回了手,見她隻是皺了皺鼻子,哼哼了幾聲,咂了咂嘴巴,卻未見有轉醒跡象,不禁啞然失笑。

陪在熟睡的蘇沁琬身邊坐了小半個時辰,見她仍是睡得甘甜,無奈地搖搖頭,一撩衣袍出了內室,直直去了寢殿隔間蘇沁琬專門命人收拾出來的小書房。

坐到書案前,見上麵擺著幾卷畫軸,忍不住拿過來其中一卷打開細看。

卻是一副天倫之樂圖!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畫中一男一女,男的英武,女的柔美,女子坐於石凳上,體貼地照顧著身旁綁著雙丫髻的小姑娘。男子嘴角帶笑,望向妻女的目光溫柔纏綿,那種滿滿的幸福感,似是滲透紙張向他撲來。

他久久無法回神,定定望著年輕女子那有幾分熟悉的麵容,再將視線投向笑得眉眼彎彎的小姑娘,這樣的笑容,他這數月來常常能見得到。

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將來他與小狐狸的女兒,他定會將她寵到天上去,讓她時時漾著與她生母一般甜美的笑容。不,甚至要比她的生母更嬌、更甜!

這樣的念頭一升起,他頓時生出幾分幸福感來,眼前仿佛有個嬌嬌嫩嫩的小姑娘,一麵脆生生嬌滴滴地喚他父皇,一麵伸出軟綿綿肉呼呼的小手讓他抱抱。

可也隻一瞬間,他又想到了什麽,重重地歎息一聲,小心翼翼地將畫卷好,再放回了原處。

一陣物體的倒塌聲夾雜著重物落地聲乍然在靜謐的怡祥宮內響起,生生將睡夢中的蘇沁琬驚醒了過來。

她睜著猶帶幾分懵懂的大眼,茫然地問侍候在她身旁亦是一頭霧水的淳芊,“發生什麽事了?”

淳芊傻呼呼地搖頭,“奴婢也不清楚。”

話音剛落,雲蓉驚驚慌慌地走了進來,顫栗著稟道,“婉儀,出事了,繡裳也不知因了何事惹得皇上龍顏大怒,被皇上一腳踢了出去……”

話尚未說完,便聽一陣重重的腳步聲傳進來,光是聽這聲音,仿佛也能想像得到腳的主人是何等的怒火中燒。

淳芊連忙順了順蘇沁琬睡得有幾分淩亂的長發,又匆匆忙忙地為她理了理衣裳,動作剛停,趙弘佑已經鐵青著臉大步邁了進來。

蘇沁琬張著嘴吃驚地望著他,一時竟忘了行禮。趙弘佑也不在意,在她身邊坐了下來,語氣猶帶著怒意與厭惡,“你身邊那些不知好歹的,何苦要留在這礙眼,早日打發了,免得髒了這怡祥宮的地!”

蘇沁琬倒是頭一回聽他口出惡言,髒了怡祥宮的地?那繡裳竟是讓他厭惡至此。

她心中驀地生出一絲惡意的痛快來,想繡裳在孫府時是何等的風光,隱隱似是有副小姐的架勢,如今在皇帝的眼中,竟是會弄髒地的主。

“皇上恕罪,都怪嬪妾馭下無方,這才……”

“胡說什麽,此事與你又何幹!”趙弘佑輕斥一聲,又驀地冷笑,“賤婢天性淫.賤,任是跟了哪個主子都改不了本性,這種人從根上便爛了!”

若非顧及著對方是蘇沁琬帶進宮來的人,他當場便想讓人拖下去亂棍打死。

蘇沁琬暗暗吃驚,總感覺趙弘佑對繡裳極為痛恨,又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對繡裳所幹之事極為痛恨。

  ☆、第二十七章

趙弘佑深吸口氣,將滿腔怒火壓下去,冷然道,“如此背主又不知廉恥之人,宮裏頭是斷斷容不得的,便賞她三尺白綾……”

蘇沁琬心中一突,她可不希望繡裳在皇宮裏丟性命,隻要出了皇宮,她是生也好,死也罷,也礙不到自己半分!

來不及細想,她稍沉吟片刻才怯怯地抓著趙弘佑的袖口,軟語懇求道,“論理,繡裳犯下了不可饒恕之罪,皇上要處置她無可厚非。隻是,她畢竟是嬪妾進宮前,嬪妾舅舅遣來侍候嬪妾的。這幾年嬪妾一直受舅舅照拂,他老人家一片好意……皇上,可否看在嬪妾的份上,饒她不死,把她遣回原本主家罷了?”

趙弘佑濃眉緊皺,臉上餘怒未消,可見蘇沁琬一副又怯又弱的模樣,又想到她父母雙亡,不得已寄人籬下,雖不清楚那孫家人待她如何,但從對方挑了這麽個賤婢跟著她進宮,可想而知那些人待她並不盡心。

想到此,他心中一軟,憐惜地摩挲著她的臉龐,“你既要留她一命,朕便允你便是。”嘴裏雖如此說,心裏卻是另有想法。

蘇沁琬見他答應了自己,不禁展顏一笑,攬著他的脖子愛嬌地道,“皇上待嬪妾真好!”

趙弘佑極為受用的摟著她的腰肢,“朕既待你好,愛嬪自要好好回報才是!”

蘇沁琬愣了愣,這麽順口的一句話,對方居然還會順杆而爬?真真大大出乎她意料,隻能呆呆地問,“皇上要嬪妾如何回報?”

趙弘佑‘吧唧’一口親在她臉上,別有深意地在她那能讓他一手便掌握的纖腰上來回摩挲,笑得曖.昧,“愛嬪說呢?”

蘇沁琬臉上一紅,吱吱唔唔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能將手抵著他的胸膛,弱弱地道,“知道了……”

自上回她受了驚嚇病了一通,至今兩人都未再行過周公之禮,期間雖同床共枕並不少,但趙弘佑卻一直沒對她做出再深入之事來,有好幾次擦槍走火,但到最後關頭他都生生停了下來。對此,蘇沁琬不是不觸動的。世間上男子三妻四妾何等平常,更莫說身邊這個是天下至尊,自來便隻有旁人討好他的份,何曾需要他這般忍耐!

無論對方是懷了怎樣的心思,至少,他確確實實是觸動了她。

不提這晚蘇沁琬如何極力回報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卻說次日一早,宮門剛開,便有龍乾宮的太監帶著被遣送出宮的繡裳,徑自去了位於京城北麵的孫府。

守門的老仆一見打有皇宮標記的馬車,嚇得連滾帶爬地進去向孫進榮通報。

正在屋裏與愛妾調笑的孫進榮聽了仆從的回稟,也不及細想,連忙著人到正院處取了禮服,穿戴整齊後才懷著七上八下的心思恭恭敬敬地出門前去迎接。

哪料到方到了正堂,卻見原本應在宮裏跟在蘇沁琬身邊侍候的繡裳,滿身狼狽地癱在地上,一身內侍打扮的中年男子滿臉厭棄地掃了她幾眼,察覺他的到來,客氣而疏離地應付了幾句,便直接道明了來意。

他說得直白,將繡裳如何不知廉恥欲爬龍床、皇上如何震怒欲將打殺以儆效尤,以及愉婉儀如何心善替她求情,這才堪堪留了她一條賤命,得以被遣返主家的話一五一十的向孫進榮道來。末了還意味深長地加了一句,“此女不堪,皇上深惡痛絕,可她畢竟是愉婉儀從府上帶進宮的人,是以……”

孫進榮哪還敢有二話,連連點頭稱是,心中卻也清楚繡裳是斷斷留不得了。一個讓皇上深惡痛絕的不堪之人,難道還要留在這世間上礙皇上的眼?

“老爺、老爺饒命,老爺饒命啊!”待宮裏來人走後,繡裳掙紮著爬起來見禮,卻在看到孫進榮眼中殺氣後驚得用盡全身力氣爬到他腳下,抓著他的褲腳哀求道。

孫進榮一腳便將她踢開,陰森森地道,“饒命?你是讓我為了你這個不中用的賤.人得罪皇上?當日我是如何吩咐你的?你進宮後又是如何做的?她蘇沁琬再孤苦無依,也是二品大員之女,我孫進榮嫡親外甥女,往日在府中你仗著夫人小姐對她多有怠慢便算了,到了宮中竟還不知收斂,我又豈能再容你!”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