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13節

主仆幾人一路說說笑笑地往賞芳亭處走去,自蘇沁琬搬進怡祥宮後,這宮裏的景致倒也添了不少,名花異草移植了一批又一批,新修的假山亭台比之禦花園亦差不到哪裏去了。

“婉儀你瞧,那秋海棠開花了,瞧那隨風搖擺的模樣,活脫脫就是秋棠醉酒的樣子,難怪她叫秋棠了!”淳芊驚喜地指著前方綻放著的秋海棠,戲謔般道。

秋棠急了,伸出手去就要擰她的嘴,“你這小蹄子,沒的老取笑人!”

淳芊‘咯咯咯’笑著直往芷嬋身後躲,見秋棠追來了又靈活地跑到雲蓉處,一麵躲還一麵道,“大家快瞧,有人惱羞成怒了!”

蘇沁琬又何嚐不知她們是故意引著自己開心,她本不過是因想到曾經所經曆的種種難過事,加之病中本就多憂思,這才一下子回轉不過來而已,經了這幾日也漸漸地平複了下來。

總歸,她已經踏上了這樣的一條路,是絕對容不得她退縮半分的。

“我家秋棠伶俐,又怎是那任風摧折之物所能比擬的。”見秋棠急出滿臉紅雲,蘇沁琬忍不住笑著道。

秋棠停下了腳步,衝著護著淳芊的芷嬋、雲蓉及半菱輕哼一聲,湊到蘇沁琬處得意一笑,“就知道還是婉儀最好了,你們這些小蹄子給我記著,可別讓我抓住你們的小辮子。”

蘇沁琬‘噗嗤’一下笑出聲來。始終含笑站立一邊的柳霜搖搖頭上前,為她緊了緊披風,再側過身去輕輕點了點秋棠的額頭,“你呀……”

幾人歡聲笑語,落到不遠處的繡裳眼中,讓她雙手越攥越緊,內心深處那個隱隱的念頭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堅定……

“朕來得可不巧了!”蘊著笑意的溫文男聲驀地從眾人身後傳來,蘇沁琬回頭一望,見一身常服的趙弘佑背著手含笑望著自己。

她連忙欲施禮,正微曲了膝,手便被趙弘佑扶住了,“你身子不好,無需多禮!”

柳霜等人互望一眼,揚著笑意靜靜地行了禮,便遠遠地退到一旁,將空間留給兩人。

蘇沁琬對上他清逸的臉龐,眼眶一紅,扁著嘴委委屈屈地道,“皇上這麽久都沒來,嬪妾還以為,還以為……”

趙弘佑微微一笑,伸出手去擰了擰她俏挺的鼻子,好笑地道,“都說病中之人尤其容易胡思亂想,朕今日可總算見識到了。”

蘇沁琬嘴巴噘得更高了,小手卻依賴地扯著他的衣袖,悶悶地道,“嬪妾有病在身,皇上龍體為重,自是不應來的。可是、可是嬪妾私心裏卻希望、卻希望能見著……你說,嬪妾有這種想法是不是很不懂事……”說到後麵,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腦袋越垂越低。

趙弘佑愣了愣,深深地凝望著恨不得將頭垂到胸口處的女子,心中一軟,包著她軟綿綿的小手柔聲道,“朕喜歡你的不懂事,日後,朕會盡量多抽些時間來瞧瞧你。”

最後一句話脫口而出,莫說蘇沁琬,便是他自己也愣住了,這種許諾般的話……

可當他見麵前原本暗沉的小臉一下便變得光彩照人起來,嘴角不禁上揚,罷了罷了,好像這麽寵著她也挺好的,至少,能時時看到這張靈動多變的笑顏。

  ☆、第二十一章

蘇沁琬瞬間便綻開了如豔陽般燦爛的笑容,陽光灑在她的身上,為她鍍上一層淺淺的金色,襯得她整個人愈發奪目。

趙弘佑被她展現的明媚風情晃得有片刻的失神,心跳驟然失序,他忍不住伸手掩住那雙明亮璀璨的星眸,好像隻有這樣,他的心才不會跳得那麽厲害。

蘇沁琬隻覺眼前突然一暗,猜不透對方為何捂著自己的眼晴,隻能歪著腦袋疑惑地喚了聲,“皇上?”

趙弘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麽,連忙收回手,半掩嘴佯咳一聲,“陽光強烈,免得照花了眼。”

蘇沁琬納悶地望望兩人站立之處,寬大的樹蔭將他們納入了包圍當中,這強烈的陽光倒是從何體現出來的?隻當她瞅了一眼趙弘佑嚴肅的臉龐,很是識時務地沒有提出疑問,乖乖地任由他牽著自己往屋裏去。

暖融融的陽光投進屋裏,並排而坐的兩人各自翻著書卷,給諾大的屋子增添幾分寧靜溫馨之感。隻可惜,那嬌小的身影越坐越歪,到後來腦袋瓜子都搭到了高大男子的肩上,身子也靠了過去,滿臉的愜意。

趙弘佑無奈地途睨了一眼身側毫無坐相的某人,忍不住輕斥一聲,“規矩都學哪去了?這般坐法像什麽樣子?”

蘇沁琬立即乖乖地端坐,一副聽話好姑娘的模樣。

趙弘佑滿意地點點頭,不錯,這才是大家閨秀、帝王嬪妃該有的儀態。重又將視線落到手上書卷中,不過半晌,又感覺一個軟綿綿的身子靠了過來,他側過頭去語含威脅地道,“總這般膩過來,可是又欠收拾了?”

蘇沁琬嚇壞了,‘咚’的一聲坐得離他一步之遠,認認真真地盯著書卷,一副專心品讀的模樣。

趙弘佑望望兩人相隔的距離,不滿了,“過來,坐得那般遠做什麽!”

蘇沁琬睜著水靈靈的杏眼委屈地道,“再坐過去嬪妾又會沒坐相了。”

“你也曉得自己坐無坐相?”趙弘佑瞪她,用力瞪她。可接觸到她那雙濕漉漉的大眼,隻能無奈暗歎一聲,“罷了罷了,隻準私下這般,人前可不能。”

蘇沁琬歡呼一聲,挪到他身邊親親熱熱地將腦袋枕到他胳膊上,討好地道,“皇上待嬪妾真好!”

趙弘佑搖搖頭,眼不見為淨地繼續翻書。可身邊的人卻極沒眼色地纏著他問,“皇上,這賢妃是何模樣,像前朝飽讀詩書的崔姨妤這般,還是如適時進諫的納蘭賢妃那樣?”

趙弘佑瞥了她一眼,“不管哪樣,左右不是你這樣!”

蘇沁琬不服氣,“皇上可別小瞧人,說不定嬪妾將來也會成為載入青史的一代賢妃。”

“朕覺得一代妖妃的可能性更大些!”

蘇沁琬氣結,恨恨地用眼神剮他,可對方卻連頭也不抬,依舊老神定定坐如鬆。

她泄氣地嘟囔幾句,腦袋往他胳膊上蹭了蹭,無聊地繼續翻著那本《賢妃傳》。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弘佑揉了揉眉角,餘光瞄到身側的蘇沁琬,差點一口氣提不上來。

隻見原來還隻是挨著他而坐的女子,也不知什麽時候連繡鞋都踢掉了,雙腿平伸在榻上,背靠著他半邊身子,端的是無限的自在悠閑。

察覺到他的視線,蘇沁琬側頭衝他甜甜一笑,身子挪了挪,換了個更舒適的位置靠著。趙弘佑覺得他都快要歎掉一座山了,得寸進尺大抵便是眼前這小狐媚這般模樣!

氣不過地伸手掐了她臉蛋一把,“愛嬪靠得可舒服?”

蘇沁琬被掐得噘起了嘴巴,可聽他這一問,便如搗蒜般猛點頭,“可舒服了,皇上要不你也試試,坐著本就是歇息,端端正正的反倒累得慌。來來來,你也試試……”

一麵說還一麵跳下榻去,動作迅速地除去趙弘佑的長靴,抱著他修長的雙腿搭到榻上,再歡歡喜喜地跟著爬了上去,與他雙足相抵,自然而然地撈起他的左臂搭在自己肩上,整個人窩到了男子寬厚溫暖的胸膛上。

趙弘佑簡直歎為觀止,說她得寸進尺還真沒說錯,世間上敢把他當靠墊用的,也隻眼前這隻臉皮厚膽子大的小狐狸了。

鼻間縈繞的是女子馨香的芬芳,懷中是綿軟溫熱的軟玉,他有幾分失神,如此慵懶閑暇的時刻,在他二十餘年的人生中從未出現過。隻是,這當中的滋味,卻讓他心腔漸漸流淌著陣陣暖流。

也對,坐著本就是為了讓身體放鬆,又何必拘泥於儀態呢!

想到這,他也徹底拋開那些堅持,自在地摟了摟懷中人,一手繼續翻著書卷……

當懷中傳出一陣均勻平和的淺淺呼吸時,趙弘佑額角青筋抖動,得寸進尺到此等地步,簡直讓他忍無可忍。

惡狠狠地死勁瞪著睡得臉蛋紅通通的蘇姑娘,卻見對方鼻子皺了皺,臉蛋往他胸膛上蹭了蹭,無知無覺地繼續好夢。

趙弘佑瞪了半晌終是泄氣了,認命地拉過一旁的毯子蓋到她身上,輕歎一聲仍是意難平,伸出兩根手指捏了捏蘇沁琬臉上的軟肉,惹得蘇姑娘不滿地哼哼了幾聲,他才滿意摟緊了她,幹脆也闔上眼小憩片刻。

手臂被壓得酸痛難動簡直便是意料當中的事,他直直瞪著愧疚得又是幫他按捏手臂,又是喋喋不休認錯的蘇沁琬,重重地長歎一聲,驀地伸指彈了彈她的額角,滿意地看著她眼中瞬間便含滿兩泡淚,“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般沒規沒矩!”

郭富貴不隻一回偷望主子自怡祥宮回來後便極不自然的左臂,想主動詢問可需召王院判來瞧瞧,可終究又沒那個膽,隻得眼觀鼻,鼻觀心地站著。

“準備一下,朕去瞧瞧舅舅。”正努力將自己縮成一團,在聽到趙弘佑吩咐後連忙躬身領命而去。

溫文的喬崢在聽下人回稟‘公子來了’時,平靜無波的臉龐瞬間便漾上清淺的笑意,按了按椅上的開關,隻聽得‘咕嚕嚕’一陣輪子滾動響聲,那木椅竟緩緩地移動了起來。

趙弘佑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見喬崢含笑望著自己,腳步又加快幾分,上前溫聲道,“秋意漸涼,舅舅身子要緊。”

喬崢也不多話,任由他推著自己進了屋。

甥舅二人溫聲低語一陣,趙弘佑便將前些日借機清洗了某些勢力一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喬崢。

“你這般大動作……又一下將夏家在宮中勢力連根拔起,就不怕引得他們警覺反彈?雖說他們未必會做出危害社稷之事來,但若借意生出些麻煩事來也頭疼得很。”喬崢皺眉道。

“舅舅放心,我既敢這般做,定也是成竹在胸的,夏遠知是個聰明人,他會知道怎樣做的。說起來夏博文這輩子教出夏遠知及夏馨恵這對出色的姐弟,也是件了不起之事了。”趙弘佑不置可否。

喬崢沉思片刻,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夏博文對這嫡長孫極為信任看重,夏遠知既識時務那自是再好不過了。”頓了片刻,他又笑著道,“你今日若不來,我本也打算著人去尋你的。”

趙弘佑挑眉,“哦?有何要緊事?”

“有一人,我覺得不久的將來你定會用得上。此人姓杜,名炳山,乃永德十年的同進士,再過不久將回京述職,子韌可考慮將他留京備用。”

趙弘佑詫異地望向他,“此人有何了不得之處,竟能讓舅舅另眼相看。”

喬崢卻隻是笑笑地望著他,“佛曰,不可說,不可說。你隻需知道此人有為民辦實事之心,能力亦是有的,其餘的待有朝一日便明白了。”

趙弘佑見他不肯說,也不在意,左不過喬崢定不會害他便是,他便拭目以待,看這杜炳山是何三頭六臂。

蘊梅宮中,清妃蹙眉望向墨香,“一個人都沒有?你確定已按祖父所說那般設了暗號?”

墨香再三保證,“奴婢很肯定,一絲不差地布置好了,可等了三日都未見有人前來,再去瞧,那暗記還好端端的留在原處。”

“怎會這樣,祖父明明說過宮裏也安排了人手的。”清妃喃喃地道。

“會不會這麽多年娘娘都不用他們,太傅便把人給撤回去了?”墨香試探著問。

“不可能!那樣辛苦才安排進來的,又豈會自斷臂膀。”清妃否認。

“那……難道是景和宮與儲禧宮她們……”

“也有可能,燕碧如與徐韻蘭當年被姐姐壓得死死的,好不容易姐姐不在了,本宮又從不曾用過他們,說不定那兩人根據往些年與姐姐相爭的蛛絲馬跡,順藤摸瓜把人處置了……不行,你尋個機會告訴兄長,讓他盡快安排人手進來!”

“奴婢這就去辦!”墨香領命而去。

清妃垂著頭定定地坐在紅木椅上,雙手越攥越緊。事到如今,她再不能那般不爭不搶,屬於她的,她絕不容許任何人沾染。

  ☆、第二十二章

“大少爺,宮裏娘娘有話傳來,讓盡快安排人手進去。”夏遠知沉默地聽著下屬的回話,臉上麵無表情,隻用那雙幽深的眼眸定定地望向窗外。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身深灰布衣的下屬心中開始有些不安,近幾年大少爺行事愈發讓人捉摸不透了。對這年輕的主子,他還是十分佩服的,莫怪太傅在一眾子孫當中唯獨將他帶在身邊,再大的事也從不瞞他,隱隱是有躍過幾位老爺直接將夏家交給他的打算。

“從今以後宮裏的消息再不用傳來,更不必報到祖父處去,今日這話我便當沒聽到,而你,也從來不曾接過這樣的傳話,明白麽?”有幾分沙啞的低沉男音在靜謐的書房內愈發顯得清晰可聞。

那人怔了怔,忍不住說了句,“可娘娘那邊……”

“去吧,一切後果皆有我來承擔,你不必多言!”夏遠知再次別過臉去,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窗外。

下屬不敢再多話,躬身行了禮便退出去了。

直到關門聲響起,男子的腳步聲越來越遠,直至再也聽不到,夏遠知才低低地歎息一聲。任何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選擇負責,他不可能將整個夏家賠進去。祖父年紀漸長,對權勢的渴望卻從來不曾減少半分,可他卻忘了,當今皇上已經不再是七年前那個懵懂少年,他像一隻蟄伏著的猛虎,在等待時機,等待他的敵人露出破綻,然後撲上去一口咬斷對方喉嚨。

而宮中的妹妹,隻要她安安份份的,看在夏家、看在長姐的份上,那個人也會保她一世安穩,富貴無憂……

“今日你到廟裏去,娘的身子可好了些?”夜色沉沉,夏遠知坐在軟榻上,任由妻子蔡氏替他洗著腳,順口便問。

“好了許多,隻是仍有些咳嗽,妾身明日把家裏的事都打點妥當了,再去瞧瞧她老人家。”蔡氏一麵替他擦著腳上的水珠,一麵回道。

“嗯。”夏遠知點了點頭,“明日我陪你一起去。”

“如此也好,見到你,娘心情也好些。”蔡氏笑笑地道。

夏遠知低著頭也不說話,蔡氏一時摸不著他這是何意,正待轉身叫人進來把水盆端下去,卻聽丈夫道,“下一回你再進宮,祖父交待你傳達給娘娘的話,你應下便可,卻不必傳到娘娘處去。”

蔡氏一怔,那豈不是陽奉陰違?想要問一問,可夏遠知已經起身進了裏屋,根本沒有給她詢問的機會。她無奈地歎口氣,夫君對一母同胞的妹妹清妃那奇怪的態度至今讓她想不明猜不透。

清妃等了數日,卻一直未能等來太傅府的半點消息。原本她還安慰自己,許是因前段日子宮中出了事,皇上龍顏大怒,宮裏頭人人辦差均較以往更謹慎之故。可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她的心愈發下沉,她的親人,難道要放棄她了?

她有幾分茫然,都過了這麽多年,為何現在才放棄她,在她最需要他們出手相助時放棄。

小宮女福兒的死,讓蘇沁琬憶及魏嫻的離世,心中那股要查明真相的念頭再度湧現。雖然她在宮裏依然無甚勢力,可她卻有最大的靠山,隻要,隻要……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