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12節

“啊!!”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劃破園子的寧靜,生生將蘇沁琬主仆二人嚇了好一跳,未等兩人回過神來,一個水藍色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從拐彎處跑出來,直直便撞到蘇沁琬身上。

蘇沁琬下意識便伸手去扶,認出這臉色慘白如紙,渾身顫栗不止,鬢發淩亂的女子赫然是江常在。

“發生什麽事了?”她大驚失色。

江常在跌坐在地上,嘴唇哆哆嗦嗦,口中不住地喃喃,蘇沁琬凝神一聽,卻是聽到對方道,“死人了,死人了……”

她身子一晃,緊緊抓著亦是滿臉蒼白的芷嬋的手臂,顫抖著邁開腳步,一點一點朝江常在來時方向走去,絲毫不顧芷嬋的阻止。直至前方河邊躺著的碧綠身影映入眼簾……

恐懼、驚慌、心痛,久違的種種難受痛楚一下從四麵八方向她洶湧襲來,她眼前一黑,整個人便歪倒在芷嬋身上……

  ☆、第十九章

一身宮裝的女子笑容歡喜,“宮中歲月長,你我要做一輩子的好姐妹,不離不棄……”女子的笑靨如花,眉眼彎彎盡是對未來的期望。一道光閃來,宮裝女子緩緩轉身,絲毫不理會身後一聲聲急切的挽留,一步一步朝前方黑暗處走去,越走越遠,最終融化在黑暗當中……

畫麵一轉,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給大地妝成銀裝素裹。床榻上的女子臉色蒼白,嘴角滲著的一絲血跡給她整個人添了幾分淒豔之感,盈盈淚光泛著的雙眸不舍又抱歉地望著床頭泣不成聲的小姑娘,口中喃喃,“阿寶,別怪娘,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悲慟欲絕的痛楚鋪天蓋地般向小姑娘襲去,如缺堤般傾泄而出的淚水從她眼中滾落,砸落女子已然無力垂落床邊的手臂,濺起.點點淚花。

又是一片漆黑當中,一身素雅打扮的少女提著燈籠踏著星光行走於園子中,突然,一隻大手從她身側伸出,死死捂著她的嘴,用力把她往假山後拖去,少女拚命掙紮,可不過片刻之間,整個人已經被人死死壓在身下……

“嬤嬤救我,嬤嬤救我……”

“婉儀,婉儀,快醒醒,婉儀,快醒醒……”一聲聲關切又焦急的呼喚將蘇沁琬從噩夢中喚醒了過來,她驀地睜開眼睛,往日清靈閃亮的明眸,如今卻溢滿驚恐與無助。

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胸口急促起伏,小臉煞白。

柳霜被她這般模樣嚇了一跳,連忙坐到床邊,扶著她伏在自己懷中,輕柔地一下一下為她順著氣,口中不停地安慰,“沒事了沒事了,不過是一場噩夢,醒來了就好……”

蘇沁琬將臉埋入她懷中,將眼睛睜得大大,極力將又上湧的淚意壓回去。

是的,都過去了,她不是被母親拋下的孤女,也不是孫府不受待見的表小姐,而是陪侍聖駕寵愛一身的愉婉儀!

“姑姑,湯來了。”繡裳捧著藥碗走了進來,跟在她身後的,是微蹙著眉頭有幾分不悅的秋棠。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蘇沁琬抬眸瞄了她一眼,很快便移開了視線,任著柳霜扶著她靠坐在床上,再細心為她掖了掖被角。

淳芊連忙伸手去接藥碗,察覺對方手勁並不曾鬆開,不由得皺眉喚了一聲,“繡裳?”

繡裳下意識便望向蘇沁琬,卻見她垂著眼瞼,似不曾注意這邊的異樣,隻能不甘不願地鬆開了碗,眼睜睜看著淳芊坐到床邊上,小心翼翼地一勺一勺喂著蘇沁琬。

“這是太醫院開的安神湯,聽聞婉儀受了驚,皇上特命王院判親自過來診治。”柳霜輕柔地道。

王院判?蘇沁琬詫異地抬眸,這王院判可是皇上專用的禦醫,如今被叫來為她診治,不得不說,這算得上是天大的恩典了。隻怕這回後宮又會醋海生波了。

用了安神湯,柳霜正欲叮囑她再好好歇息一會,卻聽蘇沁琬問,“死的是何人?”

柳霜動作一頓,不過片刻便輕聲道,“是個小宮女。”

蘇沁琬‘嗯’了一聲,順從地由著芷嬋侍候她躺好,再輕柔地為她蓋上錦被,見她已經闔上了眼眸,這才小心翼翼地放下帷帳。

直到屋裏又陷入了靜謐當中,蘇沁琬才緩緩睜開眼睛,定定地望著帳頂出神。

這一回的小宮女,相信又是“失足落水而亡”,就如曾經的魏嫻那般,死得無聲無息。是以她不想去問那短命的小宮女是哪個,更不想問宮裏又是怎麽判定她的死亡的。

不過短短一段時日,她好像已經快要記不起那個笑容明媚的魏姐姐的模樣了,曾經的悲慟憤恨,在她刻意的遺忘下已經漸漸遠離。她抬起手,輕輕覆在心口處,或許她是個很自私的人,為了讓自己的日子好過,所有的不幸與苦痛都會被她刻意地扔到記憶的角落中去。

她揚起右臂掩著淚光盈盈的雙眸,任由滾燙的淚水漸漸滲透衣袖,滑落脖頸……

***

“死去的宮女叫福兒,正是中秋宮宴那日打翻了酒壺的那位。”周源躬著身低聲回稟。

趙弘佑皺著眉輕敲著禦案,那宮女確是無辜,倒黴摧的被人選中當了鄶子手。那晚無論蘇沁琬是否喝了那酒,她隻怕都難逃一死。若蘇沁琬中了毒,追究下來,作為捧著毒酒的福兒,定是必死無疑。隻因他的人暗中出手,使蘇沁琬逃過一劫,可福兒卻依然被人遷怒枉送了性命。

他暗歎一聲,“私下厚葬了吧!”頓了一下又吩咐道,“那個下毒手的太監,挑個適當的時候了結了他,割了頭顱埋到福兒墳前。”

“是!”周源躬了躬身,領命而去。

趙弘佑怔怔地起身,透過窗戶望向天際,久久沉默……

時辰一點一點過去,守在門外的郭富貴偷偷打了個嗬欠,猛然聽到裏頭皇上喚他,一個激零清醒過來,躬著身推門而入。

“皇上。”

“愉婉儀如今怎樣了?”

“回皇上,一個時辰前怡祥宮的小安子來報,婉儀已經醒了,用了安神湯又睡了過去,想來已無大礙。”郭富貴連忙道。

趙弘佑點點頭,卻邁開腳步往門外走,“朕去瞧瞧她!”

郭富貴急忙跟上他的步伐。

床上的女子臉色多了幾分病態的蒼白,平日裏生龍活虎的小姑娘如今瞧著倒添了些脆弱,趙弘佑輕輕摩挲著她的臉龐,眼神複雜。不過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尋常這個年紀也還待字閨中,守在父母身邊承歡吧?他選中了她,到底是她的幸,還是不幸?

良久,他輕歎一聲,伏到睡夢中的女子耳畔,喃喃地道,“隻要……我總會護著你的……”

***

“繡裳姑娘,怎的用您親自來這一趟,東西都已準備好了,呆會便讓奴才們送去便行。婉儀身子可好了些?”見怡祥宮的宮女繡裳走了進來,禦藥房的管事太監笑容滿滿地道。

“勞公公掛心了,婉儀如今已好了許多,隻是王院判說她身子仍有些虛弱,得再補一補。”繡裳向他微微福了福,勾勾嘴角道。

“公公,凡事都要有個先來後到,明明是我先到的,為何東西卻給了她?江常在那裏也等著用呢!”一直默不作聲地站立一旁綠衣宮女急了。

“什麽先來後到?去去去,耽誤了婉儀的病,皇上怪罪下來你擔當得起嗎?”管事太監揚揚手,滿臉嫌棄地道。

繡裳打量了一眼那綠衣宮女,認出她是江常在身邊的大宮女。想到那日受了驚的除了自家主子,還有江常在,想來對方也是需要這燕窩進補了。

“明明還有,方才我問你,你卻說沒有,如今怡祥宮的人來了,你又說東西已經準備好,這分明是、分明是……”綠衣宮女氣得臉色鐵青。

“去去去,別擋著路。繡裳姑娘,您請慢走!”

在管事太監的殷勤相送下邁出了門的繡裳,捧著裝著燕窩的漆黑描金木盒,行了幾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回過頭去,見那綠衣宮女被人推了出門,一個站立不穩跌倒在地。

她怔怔地望著這一幕,回想太監的這番差別對待,真真正正地體會到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飄飄然。她還不是蘇沁琬身邊得臉的宮女,可卻比別的主子的大宮女還要受人禮待,更不必說淳芊與芷嬋那兩個貼身侍候蘇沁琬的,在外頭是何等的風光了。

其實若論起來,她是蘇沁琬帶進宮來的,理應比一般人更得臉才是,可卻因為有了孫府那些事,是以她才落得如今這般不尷不尬的地步,便是新來的雲蓉、半菱及秋棠等人,也比她在蘇沁琬麵前更說得上話。她也不是沒有想過修補關係,可蘇沁琬待她始終不鹹不淡,仿佛有她無她都無甚區別,更不必說讓她到身邊侍候了。若非顧忌她是跟著主子進宮的,凝翠閣那些人私下還不知會怎麽埋汰她呢!

她有幾分茫然地緊了緊懷中盒子,咬著下唇心不在焉地往怡祥宮方向走去。

“喲,我以為是哪個主子娘娘呢?原來是怡祥宮的繡裳姑娘。”一聲嬌笑傳來,止往了繡裳的腳步,抬眸便見宣仁宮的宮女畫煙笑盈盈地向她望來。

“畫煙姐姐可別胡說,我一介下人又能與主子娘娘們相比。”繡裳連忙道。

畫煙掩嘴輕笑,“什麽下人上人的,前朝三千寵愛於一身的萬德妃,原也不過是皇後身邊的洗腳宮女。有福之人不論出身,妹妹花容月貌不輸別人,又何必妄自菲薄。”

繡裳不自覺地勾起一絲笑意,有些羞澀地低下頭去,蚊蚋般道,“姐姐說笑了……”

畫煙見她如此反應,心中冷笑,麵上卻笑容不改,上前幾步圍著她轉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連連點頭誇讚,“瞧這通身的氣派,便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也不過如此了吧!”

繡裳愈發得意,她自然知道自己容貌不差,往些年在孫府,上至老爺少爺,下至管事小廝,哪個不會多望她幾眼,若非臨時被安排到蘇沁琬身邊,說不定她如今便是孫府得寵的姨娘了。

腳步飄浮地回了怡祥宮,將東西交給了柳霜,左右並無差事在身,她幹脆便回了自己屋裏,怔怔地在梳妝台前坐下,望著鏡中的俏麗容顏,忍不住伸手去細細描繪。

前朝的萬德妃,她自然也曾聽老一輩說過,一個宮女出身,卻生生壓得皇後及後宮諸妃喘不過氣來的傳奇女子,若非早早便去了,說不得繼位的皇帝還是從她肚子裏爬出去的呢。

她的容貌,便是比宮中不少主子娘娘,也是不差的吧?

  ☆、第二十章

小宮女福兒的死若不是驚嚇了後宮第一得意人愉婉儀,估計也激不起什麽風浪。可因為有兩位主子被驚嚇到,從而引得皇上龍顏大怒,將徹查之事繞過了燕徐二妃,直接交由禁衛查辦。

一時間,後宮中人人自危。每日都聽聞又有哪個宮裏的太監宮女被叫去問話,又有什麽人受不住嚴刑拷問招出了許多與福兒之死根本不搭邊的陰私事來,如此一來,案中案不斷湧現,便如滾雪團一般,受牽連的人越來越多,就連蘇沁琬居住的怡祥宮,也有兩名宮女、一名太監被禁衛帶走,並且再不曾回來。

“娘娘,卓壽被禁衛帶走了!”步伐匆匆的映春甫一進門便叫退屋裏的宮女太監,走到燕貴妃身邊壓低聲音回稟道。

燕貴妃大驚失色,“什麽?!”

“千真萬確……娘娘,你瞧著皇上這回是單純為了怡祥宮那位,還是另有所圖?”映春陰沉著臉問。

燕貴妃強自壓下心中驚慌,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半晌,才沉聲道,“本宮不相信皇上會是那種衝冠一怒為紅顏之人,那蘇沁琬雖有幾分姿色,可這麽多年來,比她顏色更好的女子又不是沒有,你又何曾見皇上另眼相看過了?便是蘊梅宮那位,當初不也是寵得如珠如寶,如今你看看,也不過是昨日黃花了。”

頓了一會,她又接著道,“若說他另有所圖……可圖的是什麽呢?自來他便不是一個對後宮諸事上心之人,這些年來,本宮自問萬事亦做得穩穩妥妥,絕讓人挑不出錯處來,在最亂最多事的前幾年都沒事,難不成如今風平浪靜了倒秋後算賬?”

映春亦是百思不得其解,沉默良久後靈光一閃,試探著問,“娘娘,會不會是為了仁康宮那對母子?”

燕貴妃沉思片刻,才微微點頭,“也不排除這個可能,那對母子始終是皇上心頭上的一根刺。難道靖王離京的這大半年做了什麽了不得的事,這才引得皇上借機發作?”

想想又不放心,低聲吩咐道,“你去查查,看仁康宮可有人被帶走?等等,再著人打探打探,那宮女是得罪了什麽人?”落水而亡這些老把戲,騙騙旁人倒也罷了,她燕碧如從來都不相信這些“偶然”。

蘇沁琬打著靜養的名義謝絕了一*借機來打探情況的嬪妃,對自己宮中被帶走的人也不過問,瞧著倒是一心一意地養起身子來。

怡祥宮緊閉大門,後宮眾人無法,隻得繼續提心吊膽地等著這一陣狂風暴雨早日過去。又隔得數日,不少被帶走的宮女太監均被放了回去,但仍有十數人因招出種種陰私事被大清洗,而宮女福兒的死亦有了結論,原是反抗酒醉欲行不軌的禦膳房太監馬大富而被錯手所殺。

“咚”的一聲,琴弦應聲而斷,綠雙驚叫著上前,細細執起簡淑儀的手,見瑩白如玉的右手中指指甲齊根而斷,不禁心疼得紅了眼。

簡淑儀卻似無知無覺一般,嘴角竟仍含著淺淺笑意,“綠雙,本宮賭贏了……相信再過不了多久,本宮便能……”

“娘娘,事到如今你還想這些事做什麽呢?十指連心啊!”綠雙不讚同地道。

“十指連心之痛算得了什麽,更痛的本宮都熬過來了,如今不也活得好好的。”簡淑儀輕笑著搖頭。

綠雙心口一窒,默不作聲地幫她將斷甲修剪整齊,再小心翼翼地敷上藥粉。

“奴婢什麽也不願再想,隻願娘娘平平安安過這下半輩子。”她低聲嗚咽著道。

簡淑儀輕歎一聲,望著自幼便跟在身邊,一路陪伴自己至今的女子,如今眼角處竟也泛起了一道一道的細紋,鼻子一酸,揚起左手輕輕為她將垂落的發絲撩到耳後去,“這些年,是我累了你,當年實不應該硬是帶著你進這吃人的地方來的……”

“奴婢隻慶幸這些年能一直陪伴小姐身邊。”綠雙低低地道。

一聲淺淺的歎息縈繞屋裏,久久不散……

***

“皇上,除卻部分暫且不能動的,其餘曾動過手腳的均已清理妥當了。”周源將手上的冊子呈了上去。

趙弘佑接過仔細翻閱,縱是早有心理準備,可見到裏麵記錄的一筆筆血債,臉上仍是抑製不住的震怒。半晌,他深深呼吸幾下,將這滿腔怒火壓下去。再等等,如今這不過冰山一角,遲早有一日,他定會一一清算,絕無遺漏!

隨著被帶走的宮女太監回歸崗位,這一場暴風雨總算是過去了,帝王之怒諸於進宮沒多久的嬪妃來說,如今倒是真真正正地體會到了。可是,這一番大動作,除了讓她們見識到龍顏大怒的後果外,還讓她們更深地意識到得了聖寵的女子,是何等的威風!

雖然也有有心人抽絲剝繭地分析啟元帝這番動作的真正用意,可她們亦不得不承認,如今的蘇沁琬,風頭之盛是往些年從來不曾出現過的。

蘇沁琬老老實實地呆在宮中休養,外頭之事一概不理不睬。這期間郭富貴奉旨來慰問了幾回,可趙弘佑卻始終未曾出現過,她猜測著對方是忙著這場徹查。

可這些與她又有何幹呢?

直到這日,趁著陽光明媚,柳霜建議她到外頭走走,總悶在屋裏對身子亦無好處。她笑了笑,欣然應允。

見自受驚後一直無精打采的主子難得露了笑顏,淳芊等人亦忍不住揚起了笑容,歡天喜地地為她裝扮妥當,因怕園子裏風大,又為她披了件墨綠銀邊披風。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