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2節

當今皇上仁德,才不會做這般惡劣的事!

隔得幾日,趁著陽光明媚,用過午膳後,蘇沁琬懶懶地睡了半個時辰才幽幽轉醒。屋外聽到響聲的宮女連忙進來,整理床鋪的整理床鋪,侍候梳洗的侍候梳洗。

見屋裏收拾妥當了,蘇沁琬擺擺手便讓她們出去,獨留下替她梳頭的淳芊。

對主子不是讓帶進宮的繡裳,反讓淳芊貼身侍候的行徑,永芳殿的宮女們經過一段時間的嘀咕後,現已習以為常了。

蘇沁琬自然清楚她們的疑惑,可也不在意。已經過了四年多小心謹慎、忍氣吞聲的日子,她再不願壓抑自己,這是她要過一輩子的地方,難道還要為了個奴婢而委屈自己?

淳芊一般替她梳妝,一邊喋喋不休地說著不知從何處聽來的閑話,蘇沁琬也不阻止,臉上始終掛著縱容的淺笑。

“貴人,在你小憇時,奴婢見到魏良媛帶著茉雪出去了,不過,奴婢總覺得她與平時有些不一樣。”淳芊苦惱地皺著眉,手上動作卻不停,麻利地將那如瀑青絲挽成了一個簡簡單單的髻,再用簪子固定好。

“有何不一樣?”蘇沁琬好奇地追問。

“嗯,嗯……”淳芊兩道秀眉都快要擠到一處去了,良久,她才猛地一拍手掌。

“好看,奴婢覺著她比平日裏見的都要好看!”

蘇沁琬愣了片刻,心中狐疑更深,聯想到魏嫻這幾日的舉動,一個朦朦朧朧的想法慢慢在她腦子裏升起。

“貴人、貴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那個想法即將成形,卻被太監小安子突然而來的驚慌失措的叫聲生生打斷了。

蘇沁琬心中一陣急劇亂跳,總覺有不好的事要發生,可卻仍強作鎮定地由著淳芊扶起她,“何事如此驚慌?”

“貴人,魏、魏良媛,魏良媛歿、歿了!”小安子跪在地上顫聲道。

蘇沁琬身子一軟,幾乎要栽倒在地,虧得淳芊緊緊抱住她。

“你、你說什麽?誰、誰歿了?”她臉色雪白如紙,懷著一絲微弱的期盼,死死盯著小安子。

“魏、魏良媛,恒華殿的魏良媛,歿了!”小安子哭喪著臉。

最後一絲希望被打破,蘇沁琬身子一晃,胸口處是一陣陣抑製不住的痛楚。

死、死了?

芳華宮恒華殿的良媛魏嫻失足落水身亡的消息,很快便在宮裏傳開了。

永芳殿內,蘇沁琬靜靜坐在榻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手上緊緊抓著的那隻通透的玉鐲子,淚水一滴一滴地掉落下來,砸在玉鐲子上,濺起小小的水花。

那是選秀那日結識魏嫻時,兩人交換的禮物……

那個在她中暑時衣不解帶照顧她,要與她做一輩子好姐妹的魏嫻,還未來得及綻放年華的絢麗,就那般流逝了……

落水而亡?魏嫻又怎可能會是落水而亡!她至今記得,當日她得意洋洋地談及自己在外祖母家中偷學鳧水的趣事,也曾見識過她的水性,采薇苑那不過半人深,清澈見底,連根水草都無的小小池子,怎可能會讓她溺斃於此!

蘇沁琬擦擦洶湧而出的淚水,心中悲慟難當。魏嫻性情開朗,守禮知進退,從兩人相識至今,她從不曾見她與人有過爭吵,待人亦是多有謙讓,加之進宮日子也短,這樣的一個人,她實在無法想像竟會死於非命!

死於非命,是的,她從不曾相信失足落水那套說辭。

“貴人……”淳芊小心翼翼的叫聲乍然在屋裏響起,她擦擦眼淚,哽噎著問,“可查清楚了?”

“都查清楚了,魏良媛每日用過午膳後外出是在六月二十九日這日開始的,一直到出事,這當中均是一日不落,不但如此,她每回行走的路線均不一樣,但無一例外的都會在中途將跟著侍候的宮女撇下小半個時辰。七月初四出事那日,跟在她身邊侍候的是宮女茉雪,與其他宮女一樣,她也是在中途便被魏良媛尋了個理由打發走了。”

“第一日,她是在月華樓附近將宮女翠羽支開的;第二日是在緲雲齋;第三日在湘碧館……”見蘇沁琬起身往書案前走去,鋪開宣紙,拿起筆架上的筆蘸蘸墨,淳芊緩緩地報出一個個地名,她每說一句,蘇沁琬便根據記憶將她所說之處在紙上一一標記出來。

望著紙上東一塊西一塊的名稱,蘇沁琬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陷入了沉思當中,六月二十九日……她記得自己是六月二十八那日到恒華殿尋魏嫻,她仍記得當時的魏嫻,臉上是激動歡喜的神情……

想到此處,她心中一滯,細細盯著紙上那一個個的名字。

月華樓、緲雲齋、湘碧館……她提著筆將這幾處用線連起來……

  ☆、第三章

“淳芊,你們可記得這裏麵有什麽地方?”她側頭問身邊的淳芊。

淳芊探頭望望她所指之處,見方才幾個名字已用線連了起來,蘇沁琬手指指著的正是這幾處包圍著的空白處。

她沉思片刻,努力回想,“裏麵有聽雨閣、研菲閣,還有……”

“臨荷軒!”蘇沁琬補充道。

她每說一個地方,蘇沁琬便在紙上相應位置添上,最後,她提著筆的手頓了頓,片刻後才又一筆一畫在上麵落下“采薇苑”三個字。

采薇苑,是魏嫻身死之處……

她深呼口氣,冷靜地分析。魏嫻與宮女分開的這幾處,均離聽雨閣、研菲閣及臨荷軒不遠,而采薇苑……與她撇下茉雪的沐夕居最接近,她猜測魏嫻估計是去了什麽地方回來尋茉雪,在途經采薇苑時出的事。

至於她去了何處……若按她的想法,必是聽雨閣、研菲閣與臨荷軒中的一處。

那三個地方因地處偏僻,平日少有人來往,便是有,也多是匆匆而過,若無特殊原因,她是不相信魏嫻會日日往那邊去的。

蘇沁琬來回撫著“采薇苑”那三個字,有些許出神,或許從她踏入大齊後廷那一刻開始,她便逃不開、躲不掉這宮裏的種種紛擾是非,在宮中平安終老,看似一個很小很小,實際卻是不易達到的願望。

魏嫻的死,如同當頭一棒,將她從得過且過的圈子裏敲醒過來。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她不想任人魚肉,也不願自已有朝一日也如魏嫻這般,死得無聲無息。

“貴人,魏良媛的死……是不是有什麽內情?”淳芊見她沉默不語,惴惴不安地問。

蘇沁琬苦笑一聲,卻也不回答她,縱是知曉魏嫻的死另有隱情又如何,她人微言輕,身邊也隻一個淳芊可用,又能做得了什麽?

隻是,明知魏嫻的死不簡單卻要當做什麽也不知道,她也自問做不到。

“蘇貴人,淑儀娘娘有請!”正茫然間,門外小宮女果兒走了進來稟道。

蘇沁琬一怔,簡淑儀主動讓人來尋她,這可是自進宮以來的頭一回。進宮這段日子,她雖不敢說對簡淑儀有多了解,但卻也清楚她是個諸事不理,深居簡出的。雖並沒多少聖寵,可因她曾孕育過皇長子,即便皇長子夭折了,可啟元帝待她依然優厚。

她不敢耽擱,由得淳芊替她整理過衣冠,再細細補了妝容,這才往正殿而去。

“嬪妾見過淑儀娘娘!”入了門,她規規矩矩地向端坐上首的簡淑儀行了禮。

“蘇貴人免禮!”簡淑儀淡然地道。

站在她身旁的綠雙衝周圍的小宮女們打了個手勢,那幾人福了福便靜靜地退了出去,最後出去的那位順手輕輕拉上了房門。

蘇沁琬心中直打鼓,猜不透對方此舉用意。

簡淑儀凝望著她一言不發,也不知在想些什麽,讓蘇沁琬更是摸不著頭腦。

“娘娘……”她試探著喚了一聲。

“聽聞蘇貴人命人查探魏良媛生前數日之事,可有此事?”

蘇沁琬一驚,倒也不否認。簡淑儀便是再不理事,對自己宮中的一舉一動想也是心中有數的。自己讓淳芊私下詢問侍候魏嫻的宮女,她知道卻也不奇怪。

見蘇沁琬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簡淑儀也不在意,平靜無波地繼續道,“魏良媛能得蘇貴人如此姐妹,倒也不枉來這一遭。如今她驟然離去,蘇貴人一時難以接受也是人之常情,不管她因何而去,你覺得憑你如今身份地位,又憑什麽為她洗刷冤屈?”

蘇沁琬臉色唰白,猛地望向麵無表情的簡淑儀,顫聲道,“娘娘若是知曉當中隱情,還請實言相告,嬪妾……”

“本宮僅知道魏良媛曾在臨荷軒外見到皇上離去的身影,其餘的一無所知,亦無意去打探。你該清楚,若魏良媛之死真是別有隱情,對方既能將她無聲無息地謀害於宮中……那她的勢力可見一斑。”

蘇沁琬腦中一片空白,魏嫻生前那些異樣總算是有了解釋,原來她果真是見過當今皇上。難怪,難怪她會一再避人耳目,難怪她會說出那樣的話。

如此看來,她那幾日外出,想來是打算再來一番偶遇,隻可惜卻一直未能如願,否則便不會僅是撇下宮女小半個時辰便回來了。

可是,後來又發生了什麽事,讓她枉送了性命?

她神思恍惚地回到自己屋裏,淳芊見她這副模樣,也不敢打擾,輕輕拉上房門便退了出去。

“在宮裏,從來便沒有能獨善其身的,要想安身立命……”簡淑儀那番意味深長的話一直在她腦中回響,她低著頭,如玉般的雙手越攥越緊。

許久許久,她才輕輕將手腕上魏嫻送給她的鐲子褪下來,小心翼翼地擦拭一遍,再放入絨布錦盒中,將蓋子合上,外頭再加了把鎖。

她來回撫著盒麵,良久,才起身將錦盒鎖入櫃中。

“娘娘,你為何對這位蘇貴人如此另眼相看?憑她這嫵媚之容,怕是不為皇上所喜。”蘇沁琬走後,綠雙終忍不住問。

自當年那事發生後,主子對宮裏一切人與事都采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如今竟然會提點蘇沁琬,不得不說真真是出乎她意料。

簡淑儀嗤笑一聲,“同一種菜式吃得久了,也會想換換口味,聖心難測,將來之事誰又說得準呢?本宮提點蘇沁琬,不過是想著賭一回罷了……”

良久,綠雙又聽得她幽幽地道,“我隻怕自己等不到那日……”

她隻覺胸口似是被重拳擊中一般,鈍鈍的痛。她痛恨,痛恨當年那人,比之那真正的幕後之手更甚!若不是她,主子這幾年何至於過得如此苦!

小小一個從五品良媛的死,不過如投入湖中的小石子,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便消退了,每年宮裏因種種緣由死去的人說多不多,可說少也不少。魏嫻的死,除了她身邊親近的人,以及某些有心人外,根本不會有人記得曾有一位如花女子,還未來得及綻放便枯萎了。

“失足落水而死?她們果真如此判定的?”龍乾宮正殿內,坐在上首的啟元帝冷冷地問。

大太監郭富貴將身子躬得更低,“回皇上,兩位娘娘均派人查探過,魏良媛身上並無其他傷痕,出事的岸邊一處有幾個鵝卵石,並女子打滑的腳印,故才確定了魏良媛失足落水而亡。”

啟元帝嘲諷地勾勾嘴角,片刻中眼神一片陰冷,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他放任了這麽多年,某些人還真以為自己能在後.宮翻雲覆雨了!

從浣衣局抱著換洗的衣物回來的繡裳,遠遠便見淳芊從蘇沁琬屋裏出來,她不屑地撇撇嘴,對自己不受蘇沁琬待見一事,她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個無寵的正六品貴人,還不值得她耗神。

如今最重要的,還是尋個門路換個有前程的主子,那才不枉她進宮一場!

過得幾日,宮裏一下振奮起來了,原是近段日子一直忙於朝政的當今皇上終於重又進後.宮裏來了,一時間,六宮妃嬪均有些坐不住了。

賢敏皇後殯天後,啟元帝僅有的子嗣——未滿周歲的大皇子及大公主先後夭折,一晃幾年過去了,期間宮裏雖也陸續有妃嬪有孕,但均因各種緣由未能平安將皇子皇女產下,而最為得寵的清妃,進宮至今卻是從未傳過喜訊。

若能為皇上生下一兒半女,縱是日後聖寵漸少,在宮裏亦仍是有一分保障。更何況,長子長女,就算不是嫡出,地位比其他皇子公主總是占優勢的。

自得知皇上不日將重翻綠頭牌後,通往各宮的道上處處可見衣袂飄飄、柔美出塵的婉約女子,便是每日在瀨勤殿理事的燕貴妃及徐淑妃,妝容都較往日多了幾分精致。

蘇沁琬清楚自己要從六宮妃嬪中脫穎而出並不是件容易事。論容貌,她不是啟元帝喜愛的類型;論家世,縱是她生父曾官至總督,可畢竟人走茶涼,與出身名門世家的其他妃嬪相比,那簡直不值一提。莫說內務府那些人不看好她,便是她自己,也並無多少把握,君不見曆朝曆代多少後宮女子終其一生亦無緣得見天顏。

紅顏白骨,便是宮中無寵女子的寫照。

“墨香,你說本宮是不是老了?”含有幾絲惆悵的女聲在靜謐的蘊梅宮正殿顯得尤其清晰。

“娘娘何出此言?您如今正是風華正茂,怎說這般話?”墨香一邊替她卸下頭上的珠釵發簪,一邊笑著道。

“都說新進宮的方嬪與常嬪是難得佳人,皇上想來……”大齊後宮寵愛最盛的清妃幽幽地道。

“那兩位給娘娘提鞋都不配,不過是景和宮和儲禧宮妒忌娘娘得寵,捧起來的跳梁小醜罷了!”墨香不屑地撇撇嘴。

清妃微微一笑,不施粉黛的嬌嫩白皙的臉龐染上一抹淡淡的粉色,一雙明眸竟似含著盈盈水光一般,如花嬌美,讓人忍不住細細珍藏,貼心嗬護,好一位絕代佳人!

***

“這宮裏,又有熱鬧可看了……”盈盈跳動的燭光,映得坐在紅木太師椅上的女子臉上的笑意更添幾分詭異。

  ☆、第四章

“娘娘,皇上今日不曾到蘊梅宮中去,隻也不曾召新進宮來的這批女子。”景和宮中,大宮女映春一邊替燕貴妃按捏著肩膀,一邊將剛得來的消息輕聲回稟她。

一身冰藍色宮裝,頭挽著流雲髻,耳帶碧玉翡翠明月璫的燕貴妃懶懶地道,“蘊梅宮那位看了這麽多年,再美再出塵也是昨日黃花了,如今又有更鮮嫩的進來,本宮倒要瞧瞧,夏馨雅這位清雅絕倫的清妃娘娘,可否再留得住皇上。”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