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98節

言語柔和,溫柔姐姐的姿態做得很足,好像在縱容著顧淺涼的胡鬧任性。

顧淺涼笑了——

果然是被上流社會強行洗白了的人,禮儀舉止無可挑剔,就連諷刺別人,嘴上的話也說得那麽漂亮,見過的人都誇一句名媛淑女。

隻是除了眼底隱藏著的,不懷好意的笑容。

可是,顧淺涼隻看了一眼葉之念的眼神,她就知道,他對薑喬喬未必真的有多愛。

也許隻是逢場作戲,或許還有什麽別的目的,愛的含量應該很少,薑喬喬婚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

不過,這關她什麽事?

“恭喜。”顧淺涼隻說了這兩個字,看著薑喬喬的眼神有些悲憫,讓她覺得非常不舒服。

明明是葉之念選擇了自己,她才是贏家,應該是她可憐顧淺涼才對。

看到自己嫁了她愛的男人,顧淺涼不應該受到很大的刺激嗎?

想到這,薑喬喬眼神暗沉,心裏開始憋屈著。

另一邊,童可也挽著陳敬的胳膊,緩緩地出現在了婚禮現場。

雖然陳家沒有京城幾大家族勢力影響力那麽大,可好歹也是個富家。

為了提高自己的檔次,不給陳家丟臉,童可早早的就預約了妝容化妝,還有幾個比較有名氣的化妝師和服裝設計師。

直到把自己收拾得高貴優雅,她才有底氣陪著老公出席,在幾個貴婦麵前抬得起頭來。

此時,童可在所有貴族名媛之間的談笑晏晏,陳敬也和其他幾個男人交談著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她突然看到了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似乎有點像顧淺涼。

童可突然覺得有些好笑,顧淺涼怎麽可能出現在薑家大小姐的婚禮現場?

先不說她有沒有資格,看到自己的姐姐嫁的那麽風光,再對比一下自己的淒慘生活,就可能躲在家裏不敢出來了。

雖然這麽想,可童可還是忍不住一直注意那個熟悉的背影。

不出所望,女人走動了一下,她順利地看到了那個背影的正臉。

居然真的是顧淺涼!

正在驚愕時,童可又注意到了她身邊的男人,似乎以前並沒有見過,很有貴公子的氣質。

應該是跟著這個男人過來的。

看到顧淺涼身邊這個不俗的男人,童可當然不相信這就是她嫁的男人,難道是包養她的金主?

雖然顧淺涼落魄了,可那張臉是貨真價實的美。

她心裏開始憤憤不平,嫁了人還敢和金主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真是和以前一樣不要臉。

薑董事長要是看到了,一定會氣得把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趕出去。

“我們進去吧,好像要去簽到處簽到?”顧淺涼側身看著身邊的男人,溫柔繾綣。

大概是因為嫁了人,有了丈夫的疼愛,顧淺涼眼睛裏原本有的淡漠開始驅散,甚至有了淡淡的溫柔。

葉之念的手下意識握成拳頭,她何曾這樣溫柔地看過自己?

“嗯。”傅北宸帶著她朝那邊走去,腳步刻意放的得很穩。

今天她穿的裙子裙擺有些長,踩著那麽高的高跟鞋,加上走了那麽久的路,可能酸得不行。

“一會幫你揉揉腿。”

顧淺涼紅了臉:“不要。”

第一次被他捧著腳放在懷裏揉的時候,她真的很不習慣,拚命想躲開,他卻不準,手在她腿上按著,幫她放鬆腿部肌肉。

雖然後麵不再那麽抵抗,甚至還有點享受,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她怎麽好意思?

“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他在笑她,一雙深邃的墨色眸子看著她,她的臉馬上變得有些火辣辣的。

童可剛想和陳敬說上幾句,卻發現顧淺涼和那個男人已經沒了身影,隻好作罷,拿出請柬給保安檢驗,準備和丈夫進去。

“老公,你在看什麽?”薑喬喬挽著他的手臂,臉上巧笑倩兮,但緊緊抓著他衣服的手指,已經泄露了她憤怒的情緒。

她知道葉之念在看誰,隱忍了很久的情緒,幾乎想就在這一刻想爆發出來。

可今天到底是兩人結婚的大喜之日,她不想和男人爭吵冷戰。

忍,忍,忍,這樣的日子什麽時候才能到頭?

“沒什麽。”

看著夫妻倆進去,在一個角落裏坐下來,葉之念努力移開自己的目光,冷淡地來了一句,“進去吧,婚禮很快就要開始了。”

“薑小姐,化妝師已經到了,我帶你去補妝吧。”

聽到傭人來催,薑喬喬隻好先去化妝室。

南離耀自然也收到了葉家的結婚請柬,他一向不喜歡湊這個熱鬧,可一想到出席婚宴需要女伴,他突然就興起,想到了昨天那個女人。

吻了一個女人是一件讓人非常愉悅的事情,可事後被她咬了一口,再甩一巴掌,這種感覺非常不爽。

如果說硬要代入一種感覺,就像當年四哥被女人強x了之後的那種酸爽感,簡直不敢相信。

從他今天出現在公司,所有人都驚悚地看到,南離耀唇上好像有一個不小的口子,一看就是別人咬的,而且絕對是女人。

這麽引人遐想的地方,所有人心目中的八卦料理開始作祟。

能讓南總昨夜玩得那麽**失控,那麽難以自持,估計是個身材火辣至極的性感女人。

於是,當所有人看到南離耀把一個女人從藝人休息室裏揪出來,再次目瞪口呆了。

這到底是什麽架勢?一個女人狠狠地抱著休息室的門,就是不撒手,旁邊的男人拽,拉,扛都用上了,就是不頂用。

“我!不!去!”

南離耀冷笑,他還就不信,自己治不了她。

“必須去。”

兩個人僵持中,看到周邊的人都在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們。

“我先換件衣服。”

林葉薇臉皮終於掛不下去了,與其被人用看傻x一樣的眼神盯著自己,不如就陪他去看場婚禮。

南離耀也沒看她,站在休息室邊上等著,好看的唇微微揚起,他的手插在褲兜裏,嘴上含了根煙,旁邊的人麻溜地幫他點上。

十分鍾之後,林葉薇出來了。她化了一個清新的裸妝,換了一件粉紅色的裙子,高跟鞋襯托出修長筆直的美腿。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那種目光讓她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走吧。”

林葉薇在他麵前站定,他卻根本沒有動彈,隻是一雙黑眸深不見底,如同漩渦一樣,桃花迷人。

很奇怪,林葉薇居然就這樣記住了一個人的眼神。

“手挽著我。”

他的掌心溫暖有力,那一抹笑容有些冷,卻不自覺透露出一抹魅惑。

——

“凱澤,你在哪兒呢?”顧淺涼接到顧凱澤的電話時,她已經和傅北宸坐在大禮堂上觀禮。

“姑姑,我現在還在簽到處。”少年的聲音在那邊微喘,似乎才剛剛趕到,“姑姑你放心吧,我在這裏碰到了葉薇姐和小南哥。”

旁邊傳來南離耀無語的聲音“:凱澤,咱能不能換個稱呼……小南哥,怎麽聽怎麽怪異……”

顧淺涼忍不住想笑,看到婚禮進行曲已經要開始了,催促了一句。

“你們快過來,婚宴都要開始了。”

她掛了電話,抬頭繼續看眼前的婚禮儀式。

南離耀快要到婚禮現場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遲到了2分鍾,婚禮進行曲還在禮堂響起。

聽到大堂傳來的聲音,林葉薇見這男人居然還不緊不慢的,有些無語,也沒有加快腳步的意思。

大堂內,薑喬喬站在這邊,薑博強把女兒的手搭在手肘間,帶著她朝前麵走。

一身白色西裝的男人站在紅毯的最尾處,葉之念站在神父和司儀麵前,臉上帶著溫潤如玉的笑容,一如四年前。

薑喬喬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爭了這麽多年,她終於把這個男人搶到了身邊。

在這個時候,她故意朝顧淺涼的位置看過去,想要炫耀自己的幸福,卻看見顧淺涼挽著身邊男人的手,低頭說著什麽,甜蜜得很。

薑喬喬眼神一暗,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勉強。

薑博強站在邊上,看著穿著一身雪白婚紗的女兒,臉上帶著幸福甜蜜的笑容。心裏沒有激動之情,那是不可能的。

司儀還在上麵念著誓詞,一身正裝的南離耀突然帶著女人進來,旁邊還跟著一個小正太。

葉菲柔和丈夫坐在另一邊,聽到門口傳來不小的動靜,稍微回頭一看,剛好看見那個少年的精致正臉,比側顏還要讓人驚灩。

顧家的人就跟遺傳似的,都有著不俗的容貌。葉菲柔心裏微微一個愣神,心裏的好感倍增。

葉菲柔是葉之念的姑母,是葉家排行第二的妹妹,和哥哥家的關係一直很不錯,前幾天收到結婚請柬後,就跟著丈夫一家參加了婚禮。

“姑姑,今天趕那麽急我還是遲到了,都怪小南哥,比女人還磨蹭。”

顧凱澤走過來,坐在了顧淺涼身邊。他上身穿一件白色運動衫,下身一條灰色西褲,腳穿一雙網球鞋,還是個青澀的少年。

聽到少年在耳邊的埋怨,顧淺涼忍不住笑了,她驚訝地發現,林葉薇居然陪著南離耀來了婚禮現場。

看到顧淺涼,林葉薇看過來,朝她招了下手。

她和南離耀隨便找了兩個位置,坐下來。

婚禮已經進行到了交換戒指這一環節,新郎新娘交換戒指,又在眾人的哄鬧之下,擁抱接吻。

顧淺涼一臉平靜的看著新郎新娘,倒也沒有其他情緒。

這時候,她注意到好像有一道目光若有似無地朝這邊看過來,顧淺涼整個人都覺得有些不太舒服,如同芒刺在背。

顧淺涼皺著眉,目光朝前麵掃了一圈,剛好對上了還來不及收回目光的範軒。

這個男人大概三四十歲的模樣,帶著一副黑色眼鏡,很溫和,透露出一股溫文爾雅的氣質。

似乎見顧淺涼注意到了自己,範軒有些囧迫地收回了目光。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