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90節

薑博強第一次感覺到他的心在顫抖,他再怎麽禽獸不如,也終究是個做了父親的人,對顧淺涼有一絲心疼。

他一直以為是顧淺涼對不起瑤瑤,殊不知,卻是這個女兒受了萬般委屈。

很難想象顧淺涼當初是怎麽幫薑瑤瑤背下這口黑鍋的,他更沒想到,自己一向乖巧的女兒居然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薑瑤瑤跪坐在地上,一雙無神的眼睛看著四周,木然而呆滯。

林東升的厭惡,顧皓文幾乎已經不屑給她一絲表情,父親的憤怒,母親的漠然……

多麽熟悉的場景啊——

似乎是多年前顧淺涼被她陷害,找人強暴自己的那一次。

顧淺涼也是站在客廳中間,孤立無援,眾叛親離——

還真是一報還一報,現在居然輪到她了嗎?

這種滋味還真是難受,眼看昔日那些曾經親密的人一一漠然地離開,落得了個孤立無援的下場。

而這一切,還都是傅北宸給予她的。

早知道會有今天,她就應該直接讓那些人去輪了顧淺涼。

為什麽,上天為什麽要這麽殘忍?

如果她一開始嫁進了傅家,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對,一切都是顧淺涼的錯,是她不該勾引自己的男人。

“嗬嗬……”薑瑤瑤突然開始癲狂地笑了起來,“傅北宸,你的心真的是石頭做的。我為你做了那麽多,你卻還幫著這個女人來害我。”

“罪有應得。”傅北宸隻說了這四個字,不再看她一眼,根本不屑看她。

“對不起。”林東升囁嚅著,愧疚得難以自持。

這一句,自然是對顧淺涼說的。

顧淺涼的情緒已經平靜了很多,她看著林東升,掃了一眼旁邊沉默著的顧皓文。

嗓子因為哭了一場,有些沙啞。

“如果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抹殺過去發生的一切,這個世界上也不會有那麽多的悲傷離愁。”

林東升臉色有些蒼白,嘴唇顫抖了一下,終究還是說不出什麽。

“或許我曾經恨過你們,但現在我已經不恨了。”顧淺涼的手緊緊地和傅北宸的相扣,像是在捕捉他身上的溫暖。

傅北宸心疼她,將她輕輕地擁進懷裏。五年前他是她的避風港,五年後也是。

顧淺涼的目光疏離:“恨得久了,很多感情都已經淡得差不多,我的心裏不可能因為一句對不起,就會變得毫無芥蒂。從你們選擇相信薑瑤瑤,屢次傷害我的那一天,我們的感情就不可能回到從前了。”

顧皓文沒有說話,雖然他的心扯著絲絲地疼痛。

顧瑜清前幾天一直打電話讓他回來住,他答應了。

這一輩子,他會默默贖罪,不奢求顧淺涼會原諒他。這本來就是他罪有應得。

淺涼,可我還是想在心裏說一聲,對不起。

“請問誰是薑瑤瑤,薑小姐?”幾個警察突然從外麵進來,出示了警察證。

薑博強臉色難看,卻沒有出言阻攔。

看到警察出現的那一幕,薑瑤瑤徹底的慌了,她沒有想到,傅北宸居然真的報了警。

“瑤瑤,在監獄裏好好改造。”林東升最後還是心軟了,畢竟這是他曾經一直愛護著的女孩。

警察走過來,拿出一副冷冰冰的手銬,無情地銬在了她的手上:“薑小姐,這裏有一起案件需要你配合調查,請跟我們到警局去一趟。”

“不,不,我不要。”薑瑤瑤眼裏帶著瘋狂的淚意,看著林東升,“東升救我,你不是喜歡我,口口聲聲說愛我嗎,為什麽還看著警察把我帶走,爸,媽,姐姐……”

隻是,周圍這麽多人,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甚至跟她說一句安慰的話。

薑瑤瑤再怎麽掙紮,也躲不過警察的鐐銬,她就像一個丟了魂的木偶一樣,被帶走了。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老婆,我們回家吧。”他的手緊緊地握著女人冰涼的小手,他身上的溫暖通過指尖傳過來,似乎溫暖了她的全身。

顧淺涼側過頭,細細地看著他的眉眼。他墨黑色的瞳孔就像一抹落日的餘暉。

那麽溫暖,幹淨,讓她情不自禁地就開始沉淪了。

“好,我們回家,孩子還等著我們。”

傅老爺子慢慢站起來,臉上綻開微笑:“行了,事情都結束了,我老頭子也沒事了。大半輩子看了太多事,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恩恩怨怨啊,我老頭子也都看透了。

“爺爺,改天再來看你。”

兩個人解開了心結,十指相扣,甜甜蜜蜜地回了家。

陳媽今天心裏一直心驚膽戰著,總覺得顧淺涼離開時的神情不對勁。

正在忐忑中,她看到顧淺涼被傅北宸從車上抱了出來。

這才剛安下了心,她就感覺到這對夫妻之間好像有什麽不一樣了。

很微妙的感覺。

看到先生暗地裏投過來的眼神,陳媽心領神會,帶著小美幾個人下去了。

顧淺涼前腳剛到門口,後麵就有人開始按門鈴。

“您好顧小姐,這是您的桔梗花,請簽收。”送花的人笑得很歡樂,“祝小姐生活幸福。”

外麵的人捧著一大束白色桔梗,顧淺涼先是驚訝,手下意識把花抱起來,簽上了名字。

“今天氣氛這麽好,老婆,不如喝點香檳慶祝一下。”

傅北宸一手拿著兩瓶香檳,紅酒,另一隻手上拿著高腳杯。

顧淺涼抱著一大束白色桔梗花,看著男人的眼神帶著戲謔:“桔梗,真誠不變的愛,這是某人在向我表白嗎?”

他放下香檳,過來擁住她:“星星,難道你忘了,今天是你在鳳凰鎮,摔下去的日子嗎?當年的我在你最艱難的時候,沒有陪著你。”

顧淺涼一愣,沒想到他居然知道。他何嚐不是又在經曆人生最艱難的時刻,也許那一次是上天給予他們的考驗。

過幾天,就是傅洛寒的生日了。五年,真是一眨眼就過去了。

“北宸,謝謝你,五年後我還能站在你身邊,覺得很幸福。”

“別說什麽謝不謝的,我現在也算嬌妻在懷,你這輩子隻要乖乖地呆在我身邊,就是回報。”

兩個人的高腳杯靠在一起,相視一笑,這一笑,相隔的是五年的時光,遲來的愛。

“老婆,我愛你。”

醉酒迷離中,顧淺涼看到懷中的一大束桔梗花,突然醉得厲害。

醉酒的人大概都沒有什麽意識,不能用常人的思維判斷,她突然湊上前,細細地吻著這些嬌美的花兒。

顧淺涼就像一個在做著美夢的人一樣,想確定眼前這一幕到底是不是真的。

會不會突然醒來,發現自己還是一個人孤苦無依地活在這世間。

她突然笑了,一雙清透烏黑的眼珠笑成了月牙兒,折射出明麗動人的光彩。

桔梗花散發的清香,柔軟的觸感。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她是花園中的小公主,被寵得幸福無比。

是真的,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傅北宸看來,這一幕真的美極了,她就像一個得到甜食的小孩子,虔誠地吻著手上的玩具。

她的臉頰因為喝了幾杯紅酒,粉粉嫩嫩的,就像個成熟的水蜜桃,在白色桔梗的映襯下,美極了。

那茫然無辜的眼神,勾得他的心都有些癢癢的。

他突然就被迷惑了,三魂六魄好像都飄在半空中。

顧淺涼吻著吻著手上的白色桔梗,突然吻到了一個人的臉頰,她突然愣住了,有些茫然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人。

她有些疑惑,好奇地睜開一雙亮晶晶的眼眸,對上那雙深邃卻含著溫柔笑意的眸子。他的薄唇在她脖頸處摩挲,進一步將她擁進懷裏。

他的手臂環住她纖細的腰身,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吻。

她背後的拉鏈被他扯開一大截,露出了背部優美的線條,男人帶有薄繭的手上下遊弋著,炙熱的溫度讓她情不自禁地開始輕顫著。

顧淺涼主動踮起腳,兩條手臂挽住了他的脖頸,兩個人的身體貼得密不可分。

她的手撐在他堅硬的胸膛上,想把他推開,卻被他兩隻手直接抱了起來,朝樓上的臥室走去。

“不要……”

意識到他在做什麽,她的臉驀然紅了,有些羞怯地不敢和他直接對視。

門被狠狠地帶上,他的唇在貼近她的,勾纏肆虐。

他的侵略和占有,幾乎讓顧淺涼跟不上節奏,隻能在他身下無力承受。

他寫滿**的雙眼那麽濃鬱,狂躁而急切,那種想把她徹底吃下去的猛烈**,讓她有些羞怯。

他就像一頭很久沒有沾過葷腥的狼,在冰雪地中乍一見到肥美的食物,忍不住想上前撕咬,卻又害怕把獵物嚇壞了。

一切化為平靜後,他翻身躺在顧淺涼身邊,微微喘著粗氣,從剛剛的劇烈運動中平緩下來。

顧淺涼身體嬌軟無力,勉強想爬起來,就被他又拽回去,剛好被他帶進懷裏,壓在他**修長的身軀上。

“陪我小睡一會。”

顧淺涼趴在他的胸膛上,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臉埋在了他的胸前。

傅北宸的手臂伸出來摟緊她,讓她緊緊地貼在了他的身上。

顧淺涼就這麽乖巧地窩在他的懷裏,稍微動了一下,感覺身子粘乎乎的。

想到再過幾個小時,孩子就要從幼兒園放學了,可他們卻白日宣淫,她有些羞赧。

顧淺涼剛想起來洗個澡,卻被他緊摟著,他閉上那雙深邃的眼眸,臉上帶著饜足過後的輕鬆神態。

顧淺涼放棄了掙紮,手不自覺地撫了他的肩胛骨。

過去5年種種,顧淺涼腦子裏會想的很多,那些片段不斷的在腦子裏重複著。

初見的時候,相愛的時候,痛苦的時候,最後還是化作了一聲歎息。

——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