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87節

  薑瑤瑤微微一笑:“姐姐,你已經記起來了,是不是?記起五年前發生的一切,記得那個孩子。”

  “是不是覺得很意外,我和孩子都沒有死。”顧淺涼直接承認了,“我沒有死,你一定很失望吧?”

  她苦笑:“失望?姐姐,原來在你心裏,我已經是這麽惡毒的人。你別忘了,我隻比你小一個月,我也隻有十七歲,當時我比你更害怕。”

  直到現在,她每次想起顧淺涼跌入山穀的那一刻,都忍不住瑟瑟發抖。

  當年,自己差點害死顧淺涼和她肚子裏的孩子。

  “當年你都能用自己的清白誣陷我,找那麽多男人偽裝成強暴現場,你還有會害怕的東西嗎?”顧淺涼站在那,直直地看著她,“你和你媽一樣,是個掠奪者。從你們母女三人第一次出現在顧家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和哥哥,媽媽的噩夢到了。”

  “薑瑤瑤,你對自己都能狠得下心,我真佩服你們母女身上這種天生不擇手段的本性,當那些男人撕開你身上的衣服時,你就不覺得惡心嗎?”

  幾乎一夜之間,她和顧晏的爛名聲在京城傳遍。

  顧晏十八歲那年被人在酒吧設計,和一個不明身份的女人生下了顧凱澤,到最後那個女人還下落不明,把孩子丟給了哥哥。

  她顧淺涼被薑瑤瑤陷害,成了毀她清白的女人,各種罵名背上了身。

  明明她才是顧家的正牌千金,可到最後,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卻是薑瑤瑤,薑家姐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還想搶走她愛的男人。

  “那你為什麽還要活著?你明明摔下去了,為什麽不帶著那個小孽種去死。”

  薑瑤瑤顫抖著身體,將雨傘扔在地上,雨水順著她臉頰流下來,她走到顧淺涼身邊。

  “當我得知你沒死,恨得要命。為了他,我心甘情願成為一個惡毒的女人,付出了那麽大的代價,可你居然沒有死。”

  顧淺涼看著她,以一種悲天憫人的姿態:“不,你根本不愛傅北宸,你隻是習慣了掠奪。”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顧淺涼的聲音就像淩遲一樣,刀刀割在了她的心上,“我愛他不比你愛的少。”

  她當時也飽受心靈的折磨。每天做噩夢都夢見顧淺涼回來找她。

  可那又怎樣,就算自己變成人人可憎的魔鬼,她也絲毫不畏懼!

  為了得到那個男人,得到幸福,她已經要瘋魔了……

  “所以,你為了隱瞞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就和我媽媽立下協議,把孩子從我身邊帶走,還欺騙傅北宸,對不對?”顧淺涼輕輕一笑,手指狠狠地掐住她的肩膀,“你以為你欺騙了所有人,你就能騙得了我,騙得了自己嗎?”

  “你以為,把我和孩子推下去,你就能幸福了嗎?你做了那麽多虧心事,你以為你有資格幸福嗎?”

  尖銳的指甲深深地嵌進薑瑤瑤的肉裏,就像五年前她曾經對顧淺涼做的一樣,疼得直抽氣。

  薑瑤瑤在瑟瑟發抖,被顧淺涼的氣勢嚇得往後一退:“沒錯,我是騙了北宸,我騙他孩子的母親難產死了,還騙他你隻是夜店的一個舞女,你不擇手段地纏著他,生下孩子隻是想借他上位……”

  她突然痛苦地抱著頭,眼裏閃爍著瘋狂的淚意:“可他居然不信,他居然不信……他帶著你們的孩子,唯獨把我排斥在外,即使這麽多年我想盡一切辦法靠近他,卻得不到他一個笑容。你的孩子也總是和我作對,這麽多年我在傅家做的一切他們都看不到……”

  提到傅洛寒,顧淺涼冷笑一聲,看著她的目光變得森冷,語氣變得咄咄逼人。

  “孩子,薑瑤瑤,你還好意思提我的孩子?五年前你故意把我推下去,差點害得我們母子一屍兩命!他還隻是一條小小的生命,那麽無辜,你怎麽忍心下得了手?當年我既然答應你離開,就沒有想和你爭奪什麽,可你為什麽還非要害死我,害死我的孩子才甘心?”

  “借口,這都是你的借口!你生下洛寒,就是為了以後還能和傅北宸在一起,你一直都這麽卑鄙無恥,你就是想從我身邊把他搶走……”

  薑瑤瑤已經變得有些歇斯底裏,顧淺涼眼底漸漸浮現一抹厭惡的神色。

  “啪啪啪……”

  她伸出手,開始為薑瑤瑤的這番精彩說辭鼓掌。

  “這麽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一副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的模樣,我真的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覺得這個世上的一切都應該屬於你薑瑤瑤。”

  顧淺涼一個耳光突然狠狠地甩過去,打偏了她的臉,火辣辣的感覺從左臉傳過來,可想而知用了多大的力度。

  她尖叫一聲,狠狠地摔在地上,手掌在地上摩擦出血痕。

  痛。

  薑瑤瑤的唇色變得蒼白,她從小就生活在安逸之中,嬌生慣養的花朵怎麽會經得起顧淺涼的百般折磨。

  顧淺涼把她從地上撕扯著起來,手漸漸向她纖細的脖頸靠攏,狠狠地掐緊她細弱的脖子:“薑瑤瑤,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明明是你霸占了我的所有,到頭來還要以一副受害者的姿態來討伐我,薑瑤瑤,你就說你到底賤不賤?”

  “你說,你到底有什麽資格?搶占別人的一切,還要立牌坊顯示你的貞潔?”

  顧淺涼的手慢慢收緊,薑瑤瑤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伸手向掰開顧淺涼的手指,卻發現紋絲不動。

  顧淺涼是真的想掐死她,驚恐地有了這個意識,薑瑤瑤開始拚命掙紮,那張精致姣好的容顏開始變得灰白,痛苦地呻吟著。

  就在薑瑤瑤以為自己會這樣被顧淺涼掐死,顧淺涼突然鬆了手。

  她毫無防備,就像一個破敗的玩具,就這麽狠狠地摔在了泥濘的地上。

  “薑瑤瑤,欠別人的債,始終要還的。”顧淺涼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將她的手指硬生生地從自己腿上掰下來。

  薑瑤瑤突然詭異一笑:“是啊,欠了別人的債務,始終還是要還的。北宸他還不知道當年你為什麽要接近他吧?那我就去告訴他所有的真相,我倒要看看,傅北宸還會不會對你一如既往?”

  “你想做什麽?”顧淺涼的聲音盡量在持平,可神色的變化已經透露出她情緒的變化。

  這是她最害怕的地方,不管表麵再怎麽鎮定,也始終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顧淺涼,我隻是想看看,你們之間的愛情到底有多穩定,是不是已經愛到超過我的想象。”

  等顧淺涼反應過來,薑瑤瑤已經衝向了自己的車,踩下油門向別墅大門外瘋狂地衝過去。

  “少夫人,這是怎麽了?”

  陳媽撐著傘跑出來,隻看見薑瑤瑤瘋狂地開車朝門口衝出去,還有顧淺涼明顯不對的臉色。

  她就像一抹孤魂一樣,脆弱得讓人心疼。

  “陳媽,我先出去一下,午飯不用等我,下午四點幫我去接孩子。”顧淺涼的臉色有些蒼白,隱忍的手指甚至有些冰涼。

  “少夫人……”

  “我沒事。”顧淺涼閉上了眼睛,雨點打在她的臉上。該來的還是會來,不管結果如何,她都甘之如飴。

  當薑瑤瑤衝進傅家的時候,傅北宸正在陪老爺子下棋。見她闖進來,都驚愕不已。

  “你怎麽來了?”傅北宸有些驚詫,下意識看向她的身後,並沒有發現顧淺涼的身影。

  “姐夫,是不是每次看到我,你都下意識尋找我姐姐的身影?”

  薑瑤瑤笑得有些不正常,傅老爺子意識到有些古怪,放下正要落下的白色棋子。

  “有事嗎?”傅北宸並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隻是禮貌而疏離地問了一句,有事嗎。

  薑瑤瑤的心徹底沉入了穀底,她的臉頰開始浮現一抹詭異的紅:“姐夫,你還記得五年前來薑家,教我和喬喬姐彈琴的事嗎?”

  “你想說什麽?”

  “嗬嗬……”薑瑤瑤靠近,坐在他旁邊,“沒關係,你忘了,我來告訴你。你和淺涼姐姐的經過,我可是一清二楚呢,想必姐夫一定想知道……”

  “瑤瑤,你在說什麽?”傅老爺子一雙眸光看向她,似有警告的意味,可在薑瑤瑤眼裏,她隻覺得諷刺。

  “傅爺爺,為什麽連你都要站在顧淺涼這一邊?她把北宸害得那麽慘,你為什麽還能接受?”

  明明所有人都應該喜歡她的,這些人應該都偏向她的——

  她第一次有這種無力的感覺。

  真可笑啊,喜歡她的,她看不上。不喜歡她的,她使盡渾身解數也得不到。

  她如何能甘心?

  “瑤瑤,有的時候,適可而止。”傅老爺子的話一向很簡短,卻總是能這樣戳中人心。

  “適可而止?”她突然站起來,情緒非常激動,“傅北宸,你知不知道顧淺涼當初為什麽接近你?因為她想報複我,她想讓我痛苦,所以故意接近你,讓你愛上她,最後無情地拋棄你……”

  “閉嘴。”

  在桌上的棋子突然倒下來,撒了一地。薑瑤瑤發現桌上的杯子有破裂的痕跡,映襯著他麵色冷峻的一張臉,散發寒氣讓人覺得可怕。

  薑瑤瑤下意識退後幾步,理智在腦子裏一瞬間開始回收。她盯著他的臉龐,似乎想看出什麽情緒。

  “這樣的女人,你還能原諒嗎?自己的枕邊人,居然處心積慮設計一切。”

  顧淺涼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這短對話,原本想踏進的腳步突然收住,稍微往門後躲了下。

  她突然想知道,傅北宸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麵對當年的傷害,他真的能對她放下所有的芥蒂嗎?

  心裏微微苦澀起來,既緊張又害怕,害怕得連心都開始在顫抖。

  等了很久,裏麵沒有傳出任何說話聲,隻有薑瑤瑤連續不斷抽泣著的聲音。顧淺涼的心漸漸沉入穀底,大概沒有人能麵對這樣的傷害吧。

  傅北宸也一樣。

  “北宸,你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傅老爺子沉吟了一下,終於問出了顧淺涼最害怕,卻也最想知道的答案。

  “我……”

  沒等他說出那句完整的話,顧淺涼胸口那顆心仿佛要從嗓子眼裏蹦出來,她忽然不想麵對這一切,腦子裏隻有逃避兩個字,不想從他嘴裏聽到殘忍的字句。

  還沒走出幾步,卻被一個人擒住了肩膀。

  她茫然地回頭,看見傅北宸那無比熟悉的臉,他不知道什麽時候追了出來,那雙深邃的眼眸含著一絲詫異,又帶著一種意料之中的情緒。

  “星星。”他的嗓音依舊帶著寵溺的味道,以及對她的深情,可此刻在她看來,卻是一種折磨。

  她下意識就掙紮起來,心虛得不敢麵對他。

  他一伸手,將她抱進了懷裏,濃鬱好聞的荷爾蒙男性氣息幾乎要將她籠罩住,無處可逃。

  “你放開我。”她還在掙紮,整個身子都在不停地顫抖。

  “你又在鬧什麽脾氣?”見她掙紮得厲害,就像一隻受了驚的小鳥,他心裏低低歎口氣,手從背後穿過抱住她纖細的腰身,手臂自然地放在她腰間,箍得緊緊的,她緊緊地貼在他見識寬厚的胸膛上,怎麽都掙脫不了。

  “原來你這丫頭早就在門口了。”

  聽到傅老爺子的聲音,顧淺涼身子一僵,就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低下頭默默流淚。

  看這姿態,傅北宸幾乎已經明白了什麽。他的手從她臉頰溫柔地劃過,感受到了濕意,虎口扳過她的下巴,手指撫過她的眼角:“記起來了?知道我是誰嗎?”

  她的睫毛一顫,有些不知所措。

  “傅北宸……傅北宸……”她說的話也開始不自覺在抖,讓人聽了疼惜不已。

  “嗯?你想對我說什麽,我都聽著。”

  不管她說什麽,他都會認真地聽,因為這一刻,他幾乎等了整整五年。

  顧淺涼整個人幾乎都軟在他身上,隻靠著他放在腰上的手臂支撐著,她抬起眼睛,手不自覺地拂過他精致的眉眼上,最後落在他柔軟的唇上。

  她的懷抱那麽熟悉,卻又那麽遙遠,好像在她的記憶裏百轉千回過。

  薑瑤瑤看著眼前的兩人溫柔繾綣地對視,她好像從頭到尾就隻是一個局外人,五年前是,五年後也是。

  她突然在一邊吃吃地冷笑:“傅北宸,你不要忘了,這個女人當初無情地拋棄了你,你還能心無芥蒂地繼續和她在一起嗎?”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緋雨微瀲    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