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9節

  小男孩穿著卡其色的背帶褲,裏麵套著一件淺灰白色的衣服。那身子瘦小得要命,顧淺涼內心某一柔軟處被戳了一下,下意識朝那邊走過去。

  顧淺涼看見一群小孩跑過來,那個小男孩仍舊安靜地蹲在那裏沒有絲毫的動靜。他低著頭,黑色稀疏的碎發蓋住他的額頭,就像個遺落在人間的小天使。

  那群小孩中有一個為首的大孩子,估計是看不慣他的安靜,伸手將那個小男孩推倒,還罵了一句什麽話。

  因為隔得太遠,顧淺涼沒有聽清楚大孩子說了什麽。不過那個被推倒的小男孩很快爬起來,兩個人開始扭打起來,顧淺涼估計是那個小男孩實在太小了,被大孩子壓在了身下。

  “住手,不可以打架!”顧淺涼二話不說衝上去將兩個扭打的小孩扯開,扶起了那個被壓住的小孩,“小朋友,你沒事吧?”

  “滾開!誰要你多管閑事。”小男孩有些凶巴巴地站起來,那張粉嫩嫩的宛如童話一美好樣的臉蛋暴露在顧淺涼的視線中。

  他的睫毛不可思議地纖長,有著天使一樣柔軟而精致的麵孔。顧淺涼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冷漠的小孩,那眼神不知怎麽的戳痛了她的心頭。

  “你凶什麽凶啊,你就是一個沒媽的野孩子!”那大孩子在一邊嚷嚷著,小男孩一下子紅了眼圈,那雙漂亮至極的大眼睛顯得那麽無助,原來這是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

  顧淺涼眼睛一眯,突然伸手將小男孩抱在懷裏,小男孩奇異地沒有掙紮,而是乖乖地縮在顧淺涼懷裏。

  “叫你媽媽過來,給我兒子道歉!”顧淺涼眉間輕挑,“你沒看見嗎,他媽媽就在這裏,本大小姐是也。”

  那群孩子聽到這句話,全都有些目瞪口呆。

  “傅洛寒,你什麽時候有媽媽的?”那個大孩子愣住了,顧淺涼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小男孩叫傅洛寒。

  “我本來就有媽媽,不然我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嗎?”小男孩從懷裏探出腦袋,把手攀在顧淺涼的脖子上,用很軟很天真的童音問她,“媽媽,媽媽你怎麽才來?”

  很奇怪,當他被這個女孩抱在懷裏的時候,有一種很溫暖又熟悉的感覺,心裏好像一點都不難過了。就連這次打架,他本來特別想哭,可她抱一抱他,他就不疼了。

  “對不起,是媽媽有事情耽擱了。”顧淺涼也不想和一群小屁孩計較,溫柔地撫摸著懷中寶寶的頭,讓那群小孩誤以為自己真是懷中小帥哥的媽媽。

  “寶寶,你原諒媽媽好嗎?”

  傅洛寒軟軟地應了一聲,將顧淺涼抱得更緊,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很想哭。

  “顧……淺涼?”背後突然傳來一聲驚訝的女聲,帶著不確定的語氣和疑問。那聲音太熟悉,熟悉到顧淺涼的背脊開始慢慢變得僵硬,勾起一抹涼薄的笑。

  她麵無表情地回頭,薑瑤瑤被顧淺涼這股氣勢驚了一下,觸及到那她雙烏黑清透的眼睛,不由得開始頭皮發麻。那股優雅雍容,讓人恨不得跪在腳邊膜拜,高貴不可攀。

  薑瑤瑤藏在袖子的手指開始下意識收緊,指甲深深掐進掌心肉裏。

  真的是她,真的是顧淺涼!

  她居然真的回來了!

  為什麽,自己覺得顧淺涼好像哪裏不一樣了?變得光芒四射,她從來都不知道顧淺涼也可以這麽讓人驚灩。隻不過是落地鳳凰,不如雞而已!

  四年不見,薑瑤瑤已經由當初青澀可人的少女變得成熟了很多,隻是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仍然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模樣。

  “姐姐,真的是你啊?”薑瑤瑤強壓住內心的震驚和嫉妒,一副驚喜的淑女形象,“你什麽時候回國的,怎麽不告訴我們好接你回家啊?”

  顧淺涼手上還抱著“兒子”,涼涼地瞅她一眼:“薑小姐,我姓顧,你姓薑,姓氏都不同你算我哪門子的妹妹?”

  薑瑤瑤僵在那,臉色又一瞬間變得泫然欲泣:“姐姐,你是不是還在怪我們,可爸爸和媽媽之間是真愛,他們也不想傷害你和顧阿姨,為什麽你就不能成全他們呢?”

  “哦?真愛。”顧淺涼笑了一下,一字一句道,“薑小姐給我長知識了,原來插足別人婚姻的小三叫真愛。你還真說對了,我還就是不!成!全!”

  傅北宸專心地注視著顧淺涼,細長的眉眼異常精致,墨色冰冷的眼睛深邃如海,那張帶著妖冶之美的臉卻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也不知道站在這裏看了多久。

  顧淺涼一本正經地嚴肅望天。

  “今天天氣真不錯……”

  一陣陰風吹來,顧淺涼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小帥哥眨眨眼睛:“媽媽,現在是陰天哦。”

  “洛洛,你……你叫誰媽媽?”薑瑤瑤聽到小帥哥那句媽媽,臉上就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難看。顧淺涼有些驚訝,看來薑瑤瑤認識她懷裏的小男孩,不過這小帥哥還叫自己媽媽叫上癮了?

  “當然是現在抱我的這個。”小帥哥哼了一聲,摟緊了顧淺涼。

  傅北宸深邃的眸子裏帶著一種審視的冷光,絲毫不避諱地把眼前這個女孩打量了個遍。這張昨夜一直閃現在腦海裏的臉,此時出現在跟前,越看越像,甚至覺得神態都一樣。

  顧淺涼原本以為隻是一個尷尬的撞見,然而更糟糕的情況出現了。懷裏的小帥哥突然伸出腦袋很歡快地朝傅北宸喊了一句:“爸爸,我在這!”

  聽到小帥哥突然叫爸爸,顧淺涼眼底先是略過一絲詫異,緊接著唇角多了幾分玩味的弧度,原來他是傅北宸的兒子。

  沒想到傅北宸二十五歲就有了這麽大一個兒子,她可沒聽說過這位傅少結婚了,果然瞞得夠深的。

  這樣的男人,私生活絕對幹淨不到哪裏去。

  顧淺涼絲毫沒有意識到,她剛剛自稱自己是“媽媽”的尷尬場景,全被這幾個人看到了眼裏,薑瑤瑤強壓住心中的嫉妒。

  臭不要臉,姐夫不要她了,她居然這麽恬不知恥地勾引傅少。心機這麽深,還知道從一個小孩子下手!也不知道這一向排斥女人的小破孩怎麽就親近顧淺涼了?一定是顧淺涼用了什麽肮髒不堪的手段!

  傅北宸隻是眯眼看著顧淺涼,清透烏黑的眼睛流光轉動,眸光卻詭異而令人膽寒。

  “淺淺,你……什麽時候回來的?”四年了,葉之念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抹熟悉的身影,這個名字在他心裏整整縈繞了四年,深深刻在心上。

  有時候生活就是這麽狗血得無以複加,在她還沒有完全做好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見到了分手四年的前任男友。

  顧淺涼嘴角扯了扯嘴角,什麽時候回來的,對他葉之念而言,重要嗎?看來林輝易根本沒有把她回來的消息帶給他,恐怕林輝易也希望她這輩子都不要再打擾葉之念的生活吧?

  原來她顧淺涼在這些人眼中,就隻剩下了“打擾。”

  ------題外話------

  今日頭條:號外號外,我們的少女媽咪第一次見到兒子!現任老公和前任男友的激烈碰撞。

  ☆、第十六章:回不去了

  顧淺涼看著眼前站著的葉之念,那張臉依舊俊美帥氣,可在顧淺涼心裏早已經不是當初的他了。那一句淺淺,好像他們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那個青春洋溢的校園時代。

  也許每個女孩心裏都有一個這樣的夢,少年對所有人都冷淡,卻唯獨對心愛的女孩溫柔。再見到葉之念,過去那十年的記憶突然清晰起來。

  顧淺涼記得他穿著的白襯衫,修身黑色褲子,少年的眼睛澄淨得宛如天空,永遠喜歡走在她的左側。葉之念不太喜歡說話,當年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學生嘴裏年年拿年紀第一的怪物。

  她知道她應該漠視地從葉之念身旁經過,不看他任何一眼。可是肢體就像被控製住一樣,眼睛挪不開似的盯著他,聽不到外界任何聲音。這時候的傅洛寒變得很乖很聽話,天使一樣柔軟的麵孔天真地看著顧淺涼。

  “媽媽,你怎麽了?”

  “聽姐姐的話,回你爸爸身邊去。”顧淺涼把懷裏的小男孩放下來,覺得沒有必要再和這些人糾纏。她和葉之念四歲就認識,十四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卻比不過這四年的猜忌和分離。

  “葉先生,我們沒有那麽熟,請叫我顧小姐。”

  “我隻想知道你這四年過得好不好。”葉之念下意識伸手拉扯她。

  “我說不好,葉先生估計隻會覺得很暢快吧?”顧淺涼淡淡一笑,強硬地逼退了幾乎要落下的眼淚,她怎麽可能過得好?

  四年前的顧淺涼過著公主一樣養尊處優的生活,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她從沒想到會有這麽一場滅頂之災,顧家破產那天,所有曾經熟悉的人都冷眼旁觀她的落魄,那一刻她知道了現實,知道了什麽叫殘酷。

  而這一切居然是葉之念帶來的,都是她的懦弱害死了大哥,害死了外公,害了整個顧家。

  伴隨著她冷淡薄涼的聲音,顧淺涼從他身邊穿過。葉之念臉色蒼白,那些話就像針一樣刺在他心尖上。

  “二姐,大姐夫這是在關心你,為什麽你偏要把人心想得那麽險惡?”薑瑤瑤攪緊手指,開口指責顧淺涼。

  “薑小姐,你覺得你有資格說我嗎?”顧淺涼看過去,“薑瑤瑤,有很多事情我不想說,並不代表我不知道,凡事適可而止,明白嗎?還有我脾氣很差,而且和你不是很熟。沒事不要過來和我打招呼,就這樣。”

  薑瑤瑤低著頭,哭喪著臉小聲哀求道:“姐姐,你為什麽一定要這樣?你為什麽就一定要傷害這些對你好的人呢?四年前是這樣,四年後還是這樣,但我不會和你計較的。我不會怪你四年前對我做的事情,從今往後我們一家人好好生活在一起行嗎?我求你求你了……”

  就是這樣,她明明什麽也沒做,卻被薑瑤瑤幾句話就無辜牽連進去,可她早就不是當年的顧淺涼了。

  “誰跟你一家人?”顧淺涼目光寒冷地看著她,“你少在這裏聖母,四年前你做了什麽事情自己心知肚明。對了,你和顧皓文還有林東升不是一直都關係很密切嗎?媒體一度傳出你們的緋聞,不知道你身邊這位,是什麽意思?”

  說到最後,顧淺涼微微抬起下巴朝傅北宸那邊點了下,曖昧不明。薑瑤瑤還是挺有本事的,這邊把林東升和顧皓文玩得團團轉,俗稱備胎,真正意圖,恐怕就是傅北宸吧?

  “我……姐姐你別亂說,我和皓文還有東升隻是兄弟而已。”薑瑤瑤急著解釋,下意識去觀察傅北宸的神色,卻發現他的目光根本沒有放在她身上半分,她居然從頭到尾都充當了炮灰的角色,眼底一片黯然。

  “是嗎?”顧淺涼眼底帶著諷刺,“你那點破事自己清楚就好,別一天到晚在我麵前秀優越感,這麽多年了,你有意思嗎你?”

  不想再和薑瑤瑤廢話,顧淺涼轉身就走,不再看葉之念一眼,心有一瞬間像是被撕裂般疼痛。他已經屬於另一個女人,這四年受的委屈和難受,真的太可笑了。

  “淺淺,我們居然會也變得這麽陌生。”葉之念嗬嗬冷笑,拳頭暗自握緊,那陣苦澀在舌尖蔓延。顧淺涼卻仿佛沒聽見似的,頭也不回地離開。

  傅北宸看著那抹離去的身影,原本一直緊抿著的薄唇突然勾起一抹弧度,墨色深邃的眼睛染上點點笑意,沉靜得宛如雨霧中絕美的櫻花。

  傅洛寒捕捉到了爸爸臉上幾不可聞的笑意,這是在幸災樂禍?會不會太損了。

  ……

  很快到了周三,林葉薇挽著挎包來到皇風演藝經紀公司大廈前,摘下墨鏡,再次看到這棟大廈時,已經百感交集。今天是她到顧淺涼這裏報道的日子。

  在娛樂圈混了四年還是個龍套,沒人脈沒貴人還沒金主,她如果要重頭再來不知道會有多艱難。

  順著皇風的門戶進去,顧不得所有人看她異樣的眼神,林葉薇匆匆走向電梯。到了13層,電梯叮咚一聲開了,急著見顧淺涼,林葉薇也沒看清楚前麵的人,行色匆匆往前走,一不小心撞上了一行人。

  “對不起,對不起……”

  林葉薇趕忙道歉,正想繞開路朝顧淺涼辦公室走時,頭頂傳來男人陰陽怪氣的嘲諷聲:“喲,原來是我們皇風的大牌明星到了?”

  這聲音太過熟悉,林葉薇心肝一顫,猛地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極其惡心的豬頭肥臉,眼睛小到幾乎要眯成了一條縫隙,帶著深深的惡意和森冷。這就是她之前的經紀人,胡明敏。

  他身後站著一個女人帶著墨鏡,後麵跟著好幾個助理,拿著太陽傘的,水杯的,還有各種衣服雜七雜八的。

  林葉薇咬唇,藏起眼底那抹恨意。張雪妍,你居然還有臉出現在眾人視線裏?注意到林葉薇含恨的視線,張雪妍摘下墨鏡露出那張精致的臉蛋,看著她的眼睛裏帶著挑釁的笑容。

  “原來是葉薇姐,聽說葉薇姐昨天生病了?真可憐啊。”

  林葉薇看著張雪妍虛偽的麵容,深呼吸暗示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氣,這才壓下心中的恨意幹巴巴問道:“張小姐和胡先生還有事嗎?”

  “你撞了我們雪妍,你說有沒有事?”胡明敏冷笑,“我們雪妍可是皇風當紅花旦,金貴得很,你一個十八流的小透明居然還敢撞上來,萬一撞壞了我們雪妍你陪得起嗎?我倒是忘了,你現在已經跟著那個新來的丫頭,還真以為自己換了經紀人你就有底氣了?我胡明敏倒要看看,你跟著那個新來的臭丫頭能混出什麽名堂?”

  ☆、第十七章:再次碰到

  “我的藝人能混出什麽名堂,用不著你在這裏多管閑事。”顧淺涼仿佛裹著冰渣的聲音在胡明敏背後響起,胡明敏臉色一變,露出羞惱的神態,卻偏偏又找不出什麽理由來反駁她。

  顧淺涼穿著七公分的高跟鞋,優雅從容地從張雪妍背後拐角處慢悠悠地走出來,冷淡的目光落在林葉薇身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神情。這女人算爭氣,到底沒有因為一個男人而徹底變得頹廢起來。

  張雪妍看到突然出現的顧淺涼,那五官似乎有點熟悉,她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突然,她驚訝地瞪大眼睛。

  與此同時。

  半黑暗之處,一道高大的身影半隱沒在樓道中,伴隨輕微的腳步聲,那張驚為天人的俊臉逐漸變得明朗。傅北宸一身手工純黑色西裝,將男人修長的身形勾勒出來,那股高貴優雅令人望塵莫及,俊美出塵。

  居然是傅北宸!皇風最大股東之一,他幾乎很少出現在公司,傅家的產業涉及行業廣泛,娛樂事業隻是傅家小小的一角,再加上傅家姐弟一向低調,所以外界很難得知他們的真實信息。

  前幾天公司有傳消息說傅少要上任皇風的ceo,她還以為是謠言。

  京城第一男神,果然名副其實。張雪妍低頭想著,卻不敢對這個男人有什麽別的想法,攀高枝固然重要,可她更有眼色,清楚自己不可能駕馭這種男人。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緋雨微瀲    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