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66節

這種無厘頭的公關還是第一次見,帶著一點冷幽默,自嘲,成功地引來一大批網友點讚。

——

重回校園,顧淺涼的心境已經和18歲完全不一樣。

筆直潔靜的小柏油馬路,兩旁那蒼翠挺拔,修剪得整整齊齊的小柏樹牆,似曾相識,卻又無比陌生。

似乎有什麽記憶在腦子裏開啟,卻好像因為有一道阻礙,遲遲無法噴薄出來。

就是這個地方,也許她在這裏,能想起些什麽。

在學校裏轉了幾圈,沒有什麽很大的收獲。

顧淺涼隻能先去老師那裏報到,反正她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今天剛好上午隻有一節課,下午基本上沒什麽事。所有人都鬧哄哄的在一個很大的教室,老師一來立馬都安靜下。

顧淺涼算是半途插班生,在這些人當中算是陌生的。

不過大學一個班90多個人,就算是同班同學也不是特別認識。所以大家也隻是目光好奇地從她臉上掠過,覺得很驚灩。

“我可以坐你邊上嗎?”顧淺涼隨意找了一個男生的位置,禮貌的詢問了一句。

“當……當然可以。”那個男生似乎有些受寵若驚,漲紅著一張年輕的臉龐,站起來讓座。

四周一陣竊竊私語,夾雜著吃吃的笑,旁邊坐著這麽一位驚豔絕倫的美女,就算是女生都無法淡定。

“安靜,安靜。”宋教授在上麵維持秩序,自然也看到了坐在前排的女生,腦子裏突然出現了另一個女孩的臉,和眼前的女生幾乎要重合在一起。

他是不是曾經在京大見過這個女生?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上午的課很快上完了,顧淺涼回了學校附近的公寓。

今天下午傅洛寒的幼兒園舉辦了一個小小的戶外活動,顧淺涼現在作為傅寶寶名副其實的媽媽,當然要陪同寶寶一起度過愉快的野炊。

昨天傅洛寒就鬧著她要做甜點,為了彰顯她賢妻良母的本質,顧淺涼在廚房裏鼓搗了一通。

既然是野炊,顧淺涼背了一個大包,裏麵裝滿了飲料,麵包,水還有她做的各式甜點。

顧淺涼開車去幼兒園時候,意外碰到了同樣來接女兒的陳敬。

“真巧,在這裏碰到你了。”陳敬笑笑,手上牽著一個大約四五歲的小女孩,她紮著兩個朝天辮,可愛的粉色小洋裙,白皙精致的小臉軟萌可愛。

大學畢業後,他就和童可結婚了,一年後就有了女兒。童可也是他的高中同學,顧淺涼也是認識的。

日子說不上有多激情澎湃,卻也非常溫馨。

“這是我女兒童童,童童這是顧姐姐,叫人。”

“顧姐姐,你是傅洛寒的媽媽嗎?”小女孩用很天真的童音問她。

“是啊,我是洛寒的媽媽。”顧淺涼拉著傅洛寒,相互打了聲招呼。

雖然她和陳敬是高中同學,說不上有多熟,敘舊還說不上。

到了野炊地點,很多家長和孩子都已經到了。傅洛寒扯了下她的手:“媽媽,我們坐到童童身邊,好嗎?”

顧淺涼看過去,發現童童和陳敬身邊有兩個空位置。

陳敬對她露出一個人笑容,顧淺涼很大方的牽著孩子走過去,兩個小家夥開始靠在一起聊天。

“童童,這是我媽媽做的甜點,你要不要嚐一塊?”

“哇塞,看起來很好吃,你媽媽的手真巧。”

“那當然,我媽媽會做的東西可多了。”

“真的嗎?你好幸福啊!”

……

顧淺涼坐在一邊,抽出紙巾幫他擦著額頭上的汗。

沒過一會兒,兩個小家夥就手牽著手去那邊做遊戲了。假山那邊有一大片的小朋友,兩個人一加入到遊戲當中,就顯得其樂融融。

“傅北宸,對你好嗎?”

顧淺涼沒想到陳敬會突然問她這麽一句話,點點頭:“他對我很好。”

“那就好。”陳敬淡淡的笑了笑,“高三那年你突然退學。我們當時還以為你真的出了什麽事呢。”

陳敬的話,把顧淺涼的回憶帶到了5年前。

生了一場重病的她從英國回來,腦子渾渾沌沌,重新回到了京城生活。

她不記得英國發生的一切,關於那一年的記憶,都是從母親顧瑜清的嘴裏得知的。

她回國後不久,就發生了顧家破產,自己被迫帶著顧凱澤出國等一係列事情。

剛回想到這裏,傅洛寒突然跑過來,抱住她的胳膊,玩得滿頭大汗地撒嬌。

“媽媽,我能不能再吃一塊甜點?”

“行,吃吧。”

“那我一會兒能不能吃個冰淇淋?”

傅寶寶開始得寸進尺,平時他爸爸對這些方麵管的非常嚴,傅北宸一不在,他就要翻天的趨勢。

“能,不過隻能吃一小桶。”

“那我今晚能跟媽媽一起睡嗎?我想聽媽媽講故事。”

“好,你晚上跟媽媽睡覺。”傅寶寶的要求,她一向無法拒絕。

顧淺涼伸手把他抱起來,看來隻有明天讓司機把他送回千港區了。

傅洛寒歡呼一聲:“太好了,寶寶有媽媽疼,真好幸福。”

“行了,我上輩子一定是欠了你這個小討債鬼的。”這個小東西,既讓她感到勞累,又感到甜蜜萬分,不過每次麵對小家夥都心軟成一片。

小家夥咯咯笑。

“洛寒,快來玩呀。”對麵童童向傅洛寒招手,傅寶寶從她懷裏滑下來,朝童童跑過去。

“洛寒慢點。”顧淺涼在後麵喊了一句,傅洛寒回過頭,朝她揮了揮手,“媽媽,寶寶一會兒就回來哦。”

陳敬笑笑:“你對這個繼子真的很好,以前還真沒發現你能這麽有耐心。”

“他就是我兒子。”這個“繼”字,讓她聽著不是很舒服,陳敬連忙道歉。

顧淺涼揉了揉抱孩子發酸的胳膊,笑笑。

“每個人,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成熟,你不是也比以前成熟多了嗎?”

“說得也是。”

就在兩個人交談中,那邊突然傳來巨大的響聲,小朋友們似乎都嚇壞了,全都聚攏在了一起。

“不好了,有小朋友從假山上摔下來了。”

“快打110,快叫救護車啊!”

顧淺涼聽到有家長在那邊喊,心裏咯噔一聲,一股不詳的預感從腦子裏湧上來,心裏莫名害怕。

“洛寒,你怎麽了,沒事吧?”童童害怕的童音響起,顧淺涼腦子嗡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什麽也想不了,直接衝到假山那邊。

等她過去一看,發現傅洛寒頭上流著觸目驚心的血,小臉蒼白地躺在假山下,纖長的睫毛無力地眨動著,看見顧淺涼,張開小嘴兒虛弱地喊了一句:“媽媽……”

“寶寶……別怕,媽媽送你去醫院。”

顧淺涼全身都在發冷,她開始哆嗦著,一把將地上的傅洛寒抱起,往車的目的地跑去。

奔跑中,她腦子裏突然閃現了另一個女孩的臉,某些片段似乎開始在腦子裏重現。

陳敬從沒見過這麽瘋狂的顧淺涼,好像手上的人是她的命根子一樣。

這個孩子,不是傅北宸的私生子嗎?腦子裏想著,陳敬還是抱著童童跟了上去,順勢進了駕駛座,把還處於驚慌狀態中的童童放在前麵。

“淺涼,你先抱著孩子,我馬上送你們去醫院。”

“好。”顧淺涼不敢抱得太緊,怕孩子無法呼吸,看著他頭上流血不止的額頭,心都揪了起來。

醫生和護士在走廊上來來往往,消毒水的味道在走廊上蔓延,顧淺涼把孩子送進急診室,坐在外麵焦急地等待著。

“放心吧,那假山不算太高,你兒子會沒事的。”陳敬帶著童童坐在邊上安慰她,童童也伸手拍她的肩膀,奶聲奶氣地:“顧姐姐,洛寒一定沒事的。”

“嗯。”顧淺涼這一聲帶著濃濃的鼻音,陳敬這才意識到,她居然哭了。

來不及詢問,醫生已經從急診室出來,女護士踩著達達的高跟鞋,腳步聲急促:“請問誰是傅洛寒的家長,請過來一下。”

“我是,我是他媽媽。”顧淺涼一個箭步衝上去,神色很緊張,“醫生,我兒子怎麽樣了,頭沒有傷到吧?”

女醫生看她一眼,語氣帶有責問:“作為家長,你到底是怎麽看著孩子的?怎麽能讓他從這麽高的地方摔下來呢?你家孩子現在失血過多,需要輸血,快跟我來吧。”

輸血?顧淺涼心裏有些發慌,還是跟著醫生過去。

傅洛寒不是她生的,血液匹配的概率實在太小,她此刻的思緒並沒有完全亂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拿出手機給傅北宸發了個短信。

“等會,先做個血型檢驗。”女醫生手上拿著病曆,安排顧淺涼過去體測檢驗。

又等了五分鍾,醫生終於拿著檢驗結果出來了,她走到顧淺涼麵前,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似乎認出了本人,這不就是演了妖妖的那個明星嗎?

真沒想到,居然連兒子都這麽大了。

“顧小姐是嗎?你的血型結果已經出來了,a型血,你孩子也是a型,完全可以輸血。”

“那,醫生,現在可以安排輸血嗎?”顧淺涼內心急切,暗自鬆了口氣。

“當然可以。”似乎想到了什麽,她回頭,“顧小姐,七天前有人拿著你的頭發做了一個親子鑒定,今天剛好出了結果,顧小姐要順便取嗎?”

親子鑒定?顧淺涼皺眉,為什麽有人拿她的頭發做親子鑒定?醫院搞錯了吧?

沒來得及想太多,顧淺涼點點頭,現在她腦子裏想的全是傅洛寒。她沒有和醫院理論什麽親自鑒定的心思,想到傅洛寒那張蒼白無力的小臉,她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躺在傅洛寒身邊,顧淺涼看著血一點一滴地輸進去,非常心疼躺在身邊的小人兒,同時也暗怪自己的粗心。

輸完血,顧淺涼將棉簽扔進垃圾桶,放下袖子繼續在長廊等候。

“喝點水吧。”陳敬擰開礦泉水瓶蓋,體貼地遞過來。

顧淺涼禮貌地道了聲謝,接過水小小地抿了幾口。

“顧小姐,這是你的dna報告結果,請你收好了。”女護士抱著病曆走過來,從中找出一份遞給顧淺涼,又踩著高跟鞋朝病房走去。

“好的,謝謝。”顧淺涼接過檢驗報告,目光隨意地瞥了眼上麵的名字,名字一欄寫的是她和傅洛寒。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