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45節

顧淺涼伸手將他攬進懷裏,心裏有說不出的滿足。
  “以後爺爺再也不能罵我是野孩子,我是有媽媽的。”傅洛寒嘟囔著,一邊擰著浣熊的小耳朵嘟囔著,“真討厭爺爺,爺爺總是要我學這學那,還說我是沒媽的野孩子,說媽媽的壞話……”
  顧淺涼聽著孩子無意識的話,心裏最柔軟的部位就像被刺了一下,她下意識看向傅北宸,對孩子嘴裏的爺爺有些沒好感,他怎麽能對一個孩子說這種話?
  小孩子的心靈是最純潔的,會被外界惡意的語言無意識戳傷。她不知道傅家到底是什麽狀態,為什麽會有這麽冷血的爺爺。
  “小包子,你當然有媽媽,隻是媽媽忘了回家的路而已。”傅北宸一條長腿拱起,側身摸了摸顧淺涼懷裏的孩子,“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你。”
  “可是……可是漂亮姐姐隻是我的後媽啊,我真想漂亮姐姐是我媽媽。”傅洛寒眼皮子開始在打架,一邊用手搓了搓眼睛,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我不喜歡媽媽,媽媽是壞女人,她不要我和爸爸……”
  “是我不要媽媽的,是我不要她的。爸爸,以後你和漂亮姐姐照顧我好不好,我不要親媽媽了,我這麽乖,她一次也不來看我……爸爸等了她這麽久,她也不要回來,我討厭親媽媽。”
  他紅著眼眶強調了幾遍,嘟著嘴,似乎真的很討厭親媽。就像一隻小刺蝟一樣,縮在她懷裏尋求安慰和保護。
  傅洛寒睡著了,傅北宸關了燈,平躺在傅洛寒的右邊,他的呼吸一下深一下淺,輕易能讓顧淺涼感受到男人的存在。
  顧淺涼手輕輕的拍著孩子的背部,內心非常酸澀,甚至一度想哭。其實,傅洛寒是非常想見親生母親的吧?
  為什麽會有這麽狠心的母親,丟下才幾歲的孩子一個人不知去向。顧淺涼胸口一陣沉悶,傅洛寒剛剛說,傅北宸一直在等他媽媽。
  顧淺涼內心一涼,傅北宸一定很愛那個女人,那他為什麽要妥協這段婚姻?難道,他想利用這段婚姻,逼他心愛的女人回來,然後再一腳踢開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自己?
  顧淺涼閉上眼睛,不敢去深思。如果這場婚姻真的隻是一場陰謀,那她會是那個笑話,一個被拋棄得徹底的人。
  “傅北宸,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顧淺涼睜著眼睛,寂靜的夜裏響起她的聲音。
  “你是想問洛寒他媽媽是誰吧?”雖然四周很黑,傅北宸張開深邃墨黑的眼睛,在夜裏顯得尤為亮熾,悄無聲息地看著她。
  “是薑瑤瑤嗎?”
  顧淺涼的聲音很淡,聽起來沒有多大的情緒變化。這是她心裏最壞的打算,如果這麽可愛的小孩真的是薑瑤瑤生的,她心裏也有些憋屈。
  薑瑤瑤和她不和,甚至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她可不能做到毫無疙瘩地照顧她的孩子。
  “不是。”傅北宸沒想到她居然猜到這個身上去了,手臂很自然地枕在頭下。深邃的眼眸看著天頂,似乎沉浸在過去不怎麽美好的回憶裏,“你想聽我和她之間的故事嗎?”
  “不想。”顧淺涼有些賭氣。
  世界上沒有哪個妻子能這麽奇葩,在夜裏耐心傾聽丈夫和初戀的美好往事,還是有關傅洛寒的母親。
  “睡吧。”顧淺涼背對著他,閉上眼睛。雖然她現在睡不著,但也不想和傅北宸談論初戀的往事。
  迷迷糊糊折騰了半夜,顧淺涼勉強有了睡意,這才掙紮著睡了過去,似乎有人在她耳邊隱隱說了幾句話。
  “顧淺涼,如果你不能摘下身上的刺,別逼我出手一根根拔掉。五年前我就說過,既然要離開,就不要再出現,如果再讓我看到你,後果自負。”
  “很顯然,我再也不會放過你了。”
  睡著睡著,顧淺涼又夢到了一個漂亮的房子,和之前的別墅很不一樣,這個房子雖然漂亮,卻沒有一絲奢華氣息。
  四周的風景非常美,就像人間仙境一樣,透露著一種祥和氣息。
  這個房子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顧淺涼似乎曾經來過這個地方。
  小房子麵前,擺滿了盆栽和花樹。她夢見自己挺著大肚子,很吃力地蹲在懸崖旁邊,伸手似乎想摘斷崖的艾草。
  山穀斷崖下長了很多艾草,卻有一段不矮的高度距離。
  突然,背後好像有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狠狠地推了她一下,伴隨著女人痛快卻又害怕的聲音。
  “顧淺涼,你去死吧。”
  掉下懸崖之前,她驚詫地回頭一看,看見薑瑤瑤站在自己身後,那張她熟悉無比的臉上帶著既痛快,又驚恐的神色。
  薑瑤瑤應該是害怕極了,身體不停地在顫抖,眼睜睜地看著她掉下去。
  顧淺涼突然睜開眼,感覺出了一身冷汗,剛剛那個噩夢做得實在太過真實,好像她真的掉下去了一樣。
  這一夜她睡得有些淺,耳邊回響著近乎冷厲的警告,還有那個詭異複雜的夢。
  睜開酸澀而沉重的眼皮,顧淺涼抱著被子坐起來,有些愣怔地看著睡得正熟的傅洛寒。
  五六月份的天氣開始變得躁動起來,不僅僅是心情,還有身體。顧淺涼挺喜歡春末夏初,在勃勃生機中還沒有結束,又要迎來夏天的熱情。
  顧淺涼還是要回薑家看一看,除卻對薑家的一點其他心思,她也想看看,曾經外公,母親,還有自己住過的地方,是不是還殘留著過去的一點回憶。
  記憶,十七歲的記憶,總好像缺了點什麽。以前在家不會主動去想,可一回到十七八歲時候居住的地方,有些東西開始在心底蠢蠢欲動。
  車開到停車地點,需要走上一段路。傅北宸手上提了幾樣象征性的禮品,他知道顧淺涼不喜歡薑家,也沒有用心去張羅些什麽。
  一路上,顧淺涼仿佛想了很多東西,又好像什麽也沒想,腦子有些亂。
  破天荒的,她主動地拉了他的手,低低地喊了他一句:“傅北宸。”
  似乎有什麽令她恐慌的東西慢慢浮現,她想抓住身邊的人,以確定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承受。
  沒來由的,她害怕。
  “怎麽了?手為什麽這麽涼。”傅北宸停下來,攥緊了她的手,那雙幽深漂亮的眼睛劃開笑意的弧度,伸手把她攬進懷裏,把她的頭壓在自己胸前,輕輕吻著她的發頂。
  顧淺涼表情有些呆愣,帶著一絲茫然,乖順地靠在他胸膛前,反手抱住他的肩頭,死死地抱著他。
  聽著他胸腔跳動著的沉穩心跳,一下一下,似乎也敲打著她的一顆心。
  仿佛隻有這麽抱著,才能緩解內心的不安。
  “我的手,不管是四季都是涼的。”似乎,在等待什麽人替她來暖。
  這種想法聽起來有點可笑,可好像真的是她內心的想法。
  如果以前她會覺得自己在胡思亂想,可最近這種思想浮現越來越頻繁,她有一種預感,或許她真的缺失了一段非常深刻的記憶。
  這段記憶到底和誰有關,她是不是真的在等什麽人?她最想知道的是,她為什麽會忘了?
  到底是誰給了她希冀,讓她有了等一個人的念想?
  “走吧,別擔心,我們隻是去一趟薑家,不會在薑家多留。”傅北宸以為她是害怕薑家,薑家一直都是顧淺涼心中的一根刺。
  “好。”顧淺涼緊緊地拉著傅北宸的手,感受到他手上的溫度,心裏安定了不少。
  傅北宸在笑,他的眼裏帶笑,就像璀璨的燈火一樣帶著光華。
  顧淺涼沉默了,跟著他朝薑家的別墅走去。現在她才明白,原來她和傅北宸都是兩個有故事的人。
  她沒有了一段記憶,忘了一個也許很重要的人。傅北宸有一個五歲大的孩子,有一段她不知道的過往。
  也許,這是一段很公平的婚姻。
  很快到了薑家別墅門口,薑家的別墅和千港區的不同,外公最喜歡帶有宮廷複古似的風格,總是喜歡在院子裏種滿合歡花和薔薇花。
  顧淺涼沒有想到,雖然薑家入主了一切,卻仍舊沒有改變院子昔日的風格。
  她看到院子裏站了一個女人,她穿著白色的小洋裝,她手上抱著一隻白色的小奶狗,那纖細的背影非常唯美。
  不用看正臉,顧淺涼也知道,這是江美美引以為傲的二女兒,薑瑤瑤。過了這麽多年,她還是喜歡玩這套把戲。
  似乎才發現有人回來了,薑瑤瑤轉過身,衝著他們笑了下:“回來了?”
  雖然薑瑤瑤是對著她和傅北宸一起說的,但顧淺涼看得一清二楚,薑瑤瑤眼睛一直放在傅北宸身上,這句“回來了”,恐怕也是隻對傅北宸一個人說的吧。
  顧淺涼心裏有些不舒服,更加緊緊地攥著身邊男人的手,抬頭一看,發現男人的目光和薑瑤瑤對視,卻隻是很普通的眼神,沒有任何波瀾。
  她還是有些擔憂,不管薑瑤瑤真正是什麽樣的性格,可她在外界的評價,毫無疑問比自己高很多。
  不管什麽樣的男人,隻要見過薑家姐妹和自己,都會情不自禁地喜歡上薑瑤瑤。
  十多歲的時候,她大概就是薑家姐妹的陪襯。不管她是不是正經的豪門千金,擁有一切寵愛的都是薑家姐妹。
  直到她出國後回來的幾年,才真正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以前是她心態不好,總以為模仿薑瑤瑤故作柔弱,就能讓一些人喜歡自己。而現在,她隻做自己。
  既然薑瑤瑤搶了她本應該擁有的一切,那她身邊這個男人,她也不打算給薑瑤瑤。
  “北宸,你們回來了?我和瑤瑤都等了老半天,就念叨著你了。”江美美很熱情地走上前,有意無意地擋在了她和傅北宸的中間。
  那個你字,更是直接把顧淺涼晾在了一邊,分明就隻是歡迎傅北宸一個人而已。
  顧淺涼早就習慣了,隻要自己在薑家,他們話裏話外都不會提到顧淺涼,完全把她當作一個隱形人一樣存在。尤其是薑瑤瑤,估計已經習慣把她顧淺涼當作陪襯了。
  “今天剛好是瑤瑤下廚,做了幾個拿手好菜,就等著你們回來嚐嚐,瑤瑤的手藝,和一品樓裏的大廚已經有的一拚。”
  薑瑤瑤的目光放在傅北宸俊美的臉上:“知道你喜歡什麽口味,就琢磨著做了好幾道菜。”
  顧淺涼眼神暗了又暗,今天把她叫回來,也不知道是特意給她添堵的,還是想借機向傅北宸獻殷勤。
  薑瑤瑤已經搶了她的一切,現在連她的丈夫也要肖想,光想想也夠惡心人的。
  按理來說,薑喬喬也算是嫁進了權貴之門葉家,江美美還是不滿足,甚至想對已經結婚的男人下手。
  如果是別人的男人也就算了,這要是對她顧淺涼的男人下手,就不是那麽回事了。
  “老公,原來你喜歡吃這幾道菜。”顧淺涼掃了一眼桌子,雖然才婚後同居沒幾天,可她很明顯地感覺到傅北宸的口味偏重,喜歡放辣椒重一點,偏偏皮膚卻絲毫顯現出飲食後遺症,沒有一顆痘痘,讓女人都有點嫉妒。
  “記住了?”傅北宸垂下眼睛,伸出手指在她額前輕輕彈了一下,“以後也要記住,不然我會生氣。”
  後麵一句話似乎半開玩笑,又好像摻加了一點認真的語氣。但顧淺涼的重心不是放在這上麵,而是這桌菜的主廚,薑瑤瑤。
  江美美剛剛那句話,話裏話外都透露著曖昧的姿態,薑瑤瑤對傅北宸的習性非常了解,幾乎輕易地能抓住他的胃。
  從來都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大小姐,今天特意為了妹夫下了廚,還煮了十幾個菜色,這份感情連顧淺涼都要被感動得哭了。
  “不得不說,瑤瑤對我這個姐姐還真是姐妹情深,知道我帶著老公回來,特意做了這麽一桌子好菜。”
  顧淺涼笑了笑,故意歪曲薑瑤瑤的意思。上前幾步走到桌前,用筷子夾了一筷子紅燒魚,嚐了一口:“果然色香味俱全。”
  說到演戲,她薑瑤瑤會,她顧淺涼未必不會。
  薑瑤瑤和江美美的臉色都變了,尤其是薑瑤瑤,頗有些委屈地看了一眼傅北宸:“姐姐,今天是姐夫第一次到家裏來,所以今天做的菜都可能不符合你的胃口,我記得你喜歡吃牛肉,今天可能有點不巧合,姐姐,下次你回來,我一定做你喜歡的。”
  顧淺涼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這意思,就是說這桌菜是特意給傅北宸做的了?
  這話聽起來合情合理,話裏的意思還在埋汰顧淺涼不懂事,但薑瑤瑤裏麵傳遞的野心就不小了。
  “妹妹不用擔心,雖然不是很符合我的胃口,但還是要捧捧你的場。”顧淺涼權當沒有聽出她話裏的意思。
  氣氛突然凝滯了一下,幾個還在擺菜的傭人都下意識隱沒自己的存在,誰也不想把這把火燒在自己身上。
  “北宸,你先坐下來吃著,我一會兒就把瑤瑤她爸爸叫出來。”江美美衝著傅北宸說了一句,絲毫沒有理會顧淺涼的意思,“瑤瑤,你過來坐這邊。”
  江美美用眼神示意她坐在傅北宸的左邊,薑瑤瑤剛想過來,卻看見傅北宸抬起眼看她一眼,薑瑤瑤就噤聲,沒敢過去。
  她對他,算是又愛又怕。
  顧淺涼沒有注意薑瑤瑤這邊發生了什麽,倒是回味了江美美剛剛的幾句話。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緋雨微瀲    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