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34節

“你……”薑喬喬惱羞成怒,“你就是在嫉妒我,你少在這裏冷嘲熱諷,阿念他就是碰誰都不可能碰你,因為你小小年紀就髒了!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睡過,還在這裏裝純,阿念他惡心你!”

“你什麽意思?”顧淺涼皺眉。

薑喬喬突然詭異一笑,朝她耳邊貼近:“昨天和你老公在床上,是不是沒看見落紅?因為你早就不是處了!”

她確實不是處,因為四年前兩個人就已經陰差陽錯地睡過了,可現在薑喬喬為什麽有種話裏有話的感覺?

“無聊。”顧淺涼冷笑一聲,看也沒看她就往外走,她可不會因為這種人破壞她美好的心情。

薑喬喬見她不在意,也隻當顧淺涼隻是為了麵子在自己麵前裝,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爸讓你帶著傅北宸回家一趟,好歹也是薑家的姑爺,你也不想落下什麽連親爹都不認的話柄吧?”

見顧淺涼要走,薑喬喬慢條斯理地在後麵補充了一句話,扭著腰朝另一邊走過去。

顧淺涼皺眉,連連冷笑,看來薑家又想出來作妖了。

等她一抬頭,愣住了。傅北宸站在門口看著她,就這簡單的一幕,讓她莫名有些熟悉。

顧淺涼發現傅北宸真的有千百種的樣子,在家的時候白襯衫露骨的時候誘惑而性感,現在一身正裝又變成了禁欲的形象,給人不可侵犯的感覺。

“你怎麽上來了?”他的聲音很輕柔,朝她走過來,很自然地去牽她的手。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又進了電梯。

顧淺涼無法感知此刻的心情,她想到好朋友蘇安希曾經對她說過的一句話,就算你不愛一個人,卻仍舊要和他牽手白頭。

這句話,用來形容自己這段婚姻再適合不過。

“送你那麽多次東西,也隻有這枚婚戒被你帶在身上。”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右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句話似乎帶著一種沉重的傷感。

一如五年前,他送過她那麽多東西,包括首飾衣服,她卻從來沒有用過一次。

那時候她解釋自己嫌麻煩,不想戴這些累贅,可是後來他才終於明白,她隻是再也假裝不了愛他而已。

如果不是這枚戒指不能摘下來,她也大概不會帶在身邊,或者就胡亂地扔進保險箱。

顧淺涼依舊懵懂地,聽不懂他說的話,也沒有主動開口詢問。也許她也在下意識逃避,逃避那個曾經有過他的世界。

“我們去哪?”

“去看看言非。”

言非?他說的是慕容言非,皇風裏最年輕的那個影帝?想想她之前還和慕容言非有過接觸,是個很性格很好的人,絲毫沒有影帝的架子。

顧淺涼正在好奇他們的關係時,傅北宸淡淡地補充了一句:“他是我親弟弟,也是你小叔。”

原來,兩個人是兄弟……想起上次慕容言非叫住她的模樣,陽光而溫潤,和傅北宸完全是兩個不同的類型。

顧淺涼沉思,為什麽是親兄弟,卻取了兩個不同的姓?

------題外話------

傅北宸:當你再次走到我身邊,我知道,那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我:好像好傷感的樣子,可我閨女說她聽不懂!

傅北宸:還不都是你的錯!

我:息怒息怒~小的給你們沏茶去~

☆、第六十三章:小小的溫暖

寬大的休息室內,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蜷縮在沙發上,他將頭縮在他的雙膝間,肩膀不停地在抖動。

“言非,要不要喝點水?”傅夫人手上端著白開水,站在邊上開始詢問,“孩子,你哪裏難受,告訴姨母,別憋在心裏。”

傅夫人心裏難受得要命,雖然慕容言非不言不語,不吃不喝一直保持著這個動作,可她能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一種絕望而哀傷的氣息。

她怎麽也沒想到,傅臨森居然能下這麽狠的心,狠毒到讓慕容言非染上這麽重的毒癮。

她從來都知道這個枕邊人心狠,卻沒想到狠到了這種地步。

這到底做的什麽孽?她不敢想象傅臨森近乎魔鬼般的報複舉動。

慕容言非繼續維持著這個動作,猛然間,那種從心底傳來的疼痛開始撕裂他整個皮膚。

他痛苦地咬著唇,汗水涔涔,疼得他無法思考。他對這樣的疼似乎已經習慣,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腕,那股血腥很快蔓延了整個休息室。

“言非,言非你別嚇我!”傅夫人嚇得抖了水杯,連忙去阻止他自殘的動作,應子琛聽到動靜,蹙著眉頭問:“言非,還能堅持嗎?”

“這麽多年都過來了,這點煎熬算什麽?”慕容言非鬆開咬住的手腕,越是淡然的語氣,越讓人揪心,這種痛,他早已習慣了。

“讓我一個人呆會,你們出去吧。”慕容言非手心裏似乎緊緊地攥著什麽東西,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痛苦,他將頭埋在手臂裏,咬牙承受。

誰也想不到,人前永遠瀟灑帥氣的影帝,在這會就像墜入地獄一樣,忍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應子琛顯然不放心,慕容言非忍者身體的疼痛,倏然踉蹌地站起來,紅著眼睛怒吼:“我讓你們走,聽不懂我說什麽嗎?滾開,你們都滾開~”

“言非,你不要這樣……”傅夫人淚流滿麵地抱住他,“你別怕,你大哥也過來了,我們陪著你,陪著你你會好受些。”

“誰讓你把他叫過來的?”慕容言非那張俊朗的臉因為疼痛變得扭曲,咬牙推開傅夫人,“我都說了我沒事!”

“言非,你聽姨母的,別一個人咬著牙撐著,停住,忍忍就會好了。我的孩子,你千萬不要放棄!”

傅夫人哭得更厲害了。

沾染上毒癮隻有一個辦法,就是強製戒毒,如果言非沒有支撐下去,恐怕慕容言非整個人都會被毀掉。

傅夫人哪裏敢放開他,雖然她沒有見過慕容言非犯毒癮的模樣,可她在戒毒所看過很多病人失去理智甚至會開始自殘。

慕容言非還隻是一個23歲的孩子,她怎麽可能放心,更不敢想象他一個人怎麽能能抗下來。

顧淺涼和傅北宸剛走到休息室門前,就聽到裏麵傳來不小的喧鬧聲。傅北宸神情一窒,推開了門。

慕容言非眼睛開始變得猩紅,身體裏傳來那股難以言喻的衝動,讓他開始不斷地撞自己的頭,發出痛苦的低吼聲。

現場一片混亂,沙發上的毯子,桌上的水杯和保溫杯在地上淩亂不堪。

“言非……孩子,你別這樣……”傅夫人整個人都抓不住他,傅北宸沉著臉跨前幾步,抓著慕容言非把他摁在沙發上,膝蓋用力壓住他的背部。

顧淺涼看到慕容言非犯病的模樣,很快斷定他是染上了毒癮。

幾年前在紐約的時候,她在街頭看過各種犯毒癮的癮君子,那種恐怖猙獰她幾乎還記憶猶新。

當時她和顧凱澤隻租得起郊區地帶,靠近的一條街道時常有小混混和太妹出沒,他們在街頭注射毒品,就這麽冷冷地看著路過的人。

她有些驚訝。

當紅影帝染上毒癮,這簡直可以說是會轟動整個娛樂圈的重大爆料。

“哥,你……殺了我,殺了我……”慕容言非被應子琛和傅北宸死死地摁在沙發上,身體不停地抽搐,連說出的話都有些不流暢,這種痛苦堪稱地獄般的折磨。

“言非,支撐住!很快就沒事了。”應子琛一雙單薄的狐狸眼也開始變紅,下唇線繃得緊緊的,透露出一種難以平複的怒氣。

“孩子,你這是要殺了姨母啊!”傅夫人哭得不能自已,傅北宸沒有接話,隻是死死地摁住他。

幾個人僵持了大概有一個小時,一直抽搐著的慕容言非終於慢慢安靜下來。傅北宸試探著放開他,發現慕容言非終於徹底平靜下來,懸著的心終於稍稍放鬆。

“慕容言非,我不準你死。”

傅北宸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那雙如鷹隼般的墨色眸子含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很奇怪,顧淺涼覺得此刻的傅北宸應該很難過才對,可他渾身散發的確實一種很滲人的氣場。

“傅夫人,你先回去吧。再不回去,爸他老人家可是要懷疑了。”

最後一句話,傅北宸唇邊泛起嘲諷的弧度,很冷淡的語氣。

“那……我先走了,北宸,你好好照顧自己,言非也拜托你了。”傅夫人眼神黯淡地抓起自己的包,回頭看了一眼慕容言非,這才轉身離開了休息室。

慕容言非沒有說話,他閉上眼睛,手心緊緊地攥住那塊從來沒有鬆手的玉。那是她送給自己唯一可以紀念的東西。

這些年他經曆過很多非凡的折磨和煎熬,可是每次一握著這塊玉,似乎就能減少精神疼痛一樣。

從他出生那天起,就沒有快樂過,隻有那一點小小的溫暖,支撐著他走過每一個寒冷冰凍的春夏秋冬。

☆、第六十四章:別哭了

記不得那是具體的哪一天,隻記得他五歲,她四歲。

因為傭人沒有給他留任何飯菜,隻有五歲的他,一個人偷偷跑出來,在那裏餓得偷偷哭泣。

他特意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他記得很清楚。

那是一塊空闊的鄺野之地,隻有一棵非常粗大的樹,茂盛的葉子蓋住整個樹冠,透露出點點陽光的斑駁影子。

他蹲在樹底下,無聲地將頭埋在膝蓋裏,哭了。他不知道哭了多久,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有一個人走近了自己。

“你怎麽哭了?喏,我這裏有好玩的,給你哦,別哭了哦,媽媽說男孩子要勇敢才有人喜歡哦。”

甜喏喏的聲音,那人背著陽光,勾勒出很唯美的背景。她伸手,將一塊月牙兒的玉塞在他的手心裏,他甚至能感覺到那玉的溫良。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沈清雲,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真的可以有陽光,真的可以有溫暖的感覺。

她長了兩個小酒窩,紮著兩個朝天辮,粉紅色的小裙擺幾乎成了他整個絕望窒息青春下,唯一的色彩。

可就這唯一的色彩,他也把她弄丟了。他這麽陰暗,這麽冷漠,身上還背負了這麽多,怎麽配得上那麽美好的她?

三歲時,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傅臨森的親生兒子。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傅臨森每當喝醉酒就開始打他,把他抽得皮開肉綻才罷休。

那時候他從下人嘴裏得知,他是第一任傅夫人和小叔偷情留下的雜種。下人親眼看見他媽媽躺在小叔的床上,後來就有了他的存在。

他是整個傅家的羞恥——

大概,這就是他和大哥一直沒有得到過父愛的原因吧,因為他們倆身上都留著那個人的血,傅臨森最恨的女人身上的血。

他和哥哥一樣可憐。傅臨森永遠隻會對著傅啟明笑,他和大哥無法從傅臨森身上汲取到一絲一毫的溫暖。很小的時候,他每次都能看見哥哥偷偷抹眼淚的場景,他其實也哭過。

每天傅臨森回來,他們都會眼巴巴地看著他抱起傅啟明,對他噓寒問暖,而他們,就像被遺棄的小狗被忽略在一邊。

原來,傅臨森並不是沒有父愛,隻是他把父愛全都給了傅啟明一個人。他和大哥,有的時候連陌生人都不如,最多隻是冷漠地摸摸傅北宸的頭。

小時候他們有多渴望父愛,長大後就有多怨恨,多冷漠。

不過大哥比他要幸運,至少大哥身上還有傅臨森的基因,雖然長期得不到傅臨森的關懷和愛護,卻也不至於說打就是罵,甚至經常處於溫飽得不到滿足的生活狀態。

他有的時候真的很恨傅臨森,恨不得親手掐死這個男人,終結自己一生的噩夢。可他不能。

他也很把自己生下來的母親,恨她為什麽要把罪惡的自己生下來,在這裏繼續承受痛苦。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