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156節

  偏偏現場還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出來挑釁,高曉玲站著自己和薑家有幾分關係,衝上前來:“你胡說八道什麽,這裏根本沒有顧家的財產,也沒有顧家的公司,全都是我們薑家的。”

  “你出來胡說八道什麽?給我回去!”薑黛見自己女兒居然出來作死,趕緊伸手將她扯回去,卻引來她的不滿,“媽你拉我幹什麽?都讓人欺負到頭上了,她是你的侄女,敢把你怎麽樣?”

  顧淺涼站在原地,神色依舊沒有多少變化,隻是一道冷冷的目光射過去:“高小姐,請不要忘了自己的姓。”

  她上前幾步,開了口:“顧家和薑家之間的恩怨,還輪不到你來多嘴。史密斯叔叔,請你宣布遺產內容。”

  高曉玲憤怒地想反駁,卻被薑黛一個眼神狠狠地瞪了回去。高家近幾年受到薑家的庇護,讓高曉玲幾乎忘記自己不過是薑家的外甥女事實。

  “OK。”史密斯神色開始變得很嚴肅,開始從一個密閉的黑色盒子裏取出幾份文件。

  “顧氏一切產業,百分之三十五歸外孫女顧淺涼所有,百分之六十五歸孫子顧宴和女兒顧瑜清所有,顧氏名下所有別墅,產業,土地產業,以及開發的海景別墅,歸外孫顧宴和顧淺涼所有。顧家名下所有動產和不動產已經清點公證過,在文件上有記錄。本人鄭重承諾,除了這一份遺囑意外,其他任何遺囑均違法,請法院判決其他遺囑無效。”

  遺產念完,薑黛,高曉玲和薑博強的神色全都變得有些陰沉,隻有江美美似有所思。

  所有財產已經公證過?也就是說,薑博強現在名下的所有動產和不動產,已經烙下了顧家的印記了,那薑博強豈不是撲了個空嗎?還替顧家白守了那麽多年的江山?

  江美美突然有些慶幸,幸好自己事先已經答應顧淺涼,可以及時脫身,否則為薑博強為了一輩子,到最後一分錢都拿不到,那才悲劇!

  傅臨森更是有些不可思議地皺著眉,完全沒想到還有這麽一出。

  “薑先生,你應該聽清楚了吧?”顧淺涼笑了一下,步步上前,“如果聽清楚了,麻煩薑先生輕點一下你現有的財產,我好等著收啊。”

  薑博強額頭上的青筋暴起,一根根血管爆出來,又隱了回去,一句話不說地瞪著史密斯先生。

  “淺涼,你在胡說八道什麽,別鬧了好嗎?”薑博強收回目光,心裏暗罵顧老爺子死了還要擺他一道,卻又有些心力交瘁。

  大概,他真的有些老了,不如當年殺伐果斷。

  他盡心盡力伺候了老爺子,在顧氏當牛做馬了那麽多年,到頭來什麽利益都沒有得到。

  顧淺涼嗤笑一聲:“這可是有國際認證的遺囑,具有法律效應的,薑先生,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份遺囑分量,我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啊嗎?”

  史密斯會意,上前再次擁抱了顧淺涼:“恭喜你,我的小美女,從今天開始顧家的一切產業將由你來打理,希望你能守住顧家幾代人的心血,讓顧氏能夠永遠地傳承下去。”

  “謝謝你,史密斯叔叔。”

  顧淺涼微微一笑,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上了台,目光瞥了一眼薑博強:“想必,大家對薑家和顧家這段故事很感興趣吧——今天,就由我向大家揭曉薑博強薑先生,也就是我的父親的風流韻事。三十多年前,薑博強先生身為三流豪門的私生子誘騙了我的母親,搖身一變成為了顧家的乘龍快婿。不久之後,薑博強先生就露出了本性,先是在外麵和好幾個女人勾勾搭搭,更是婚前就和江美美生下兩個私生女,現在堂而皇之地結婚。他霸占我顧家的財產,把我和母親趕出家門,扶正在外麵的小三和私生女,就你這樣的父親,還想讓我認?做夢去吧!”

  最後那句話,明顯帶著諷刺意味極重的語氣。

  顧淺涼話音一落下,在場的人都開始小聲地議論起來。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沒辦法回頭,薑博強臉色幾經變化。

  大庭廣眾之下,顧淺涼再次把目光放在那個男人身上,多年的怨恨第一次這麽徹底地從眼睛裏迸發出來。

  “薑先生,這麽多年我一直有一句話想問你。當年你為了一己私欲,誘騙我的母親,婚前和別的女人勾勾搭搭,婚後在外麵沾花惹草,把我媽媽當作你一步登天的墊腳石,心裏一點愧疚都沒有嗎?你享受了那麽多年的財富和榮耀,全都是顧家給予你的,可到頭來你狼心狗肺,把我和媽媽趕出家門,我簡直不想承認有你這種畜生不如的父親!”

  今天顧瑜清和許修他們都沒有來,不是因為有多介意多年前的那點破事,純粹就是不想看到薑博強那張臉。

  所以,隻有葉菲柔帶著兒子顧凱澤出席了。

  看到姑姑在台上說話,顧凱澤一瞬不瞬地看著她,少年已經變得堅強了很多。

  葉菲柔放在兒子肩膀上的手卻在忍不住顫抖,這樣一個破碎而不堪的家庭,顧宴和顧淺涼兄妹倆該活得有多難?

  顧凱澤感受到了母親的顫抖,回頭看了她一眼,卻還是別扭地沒有出聲。恰巧這時他看到傅北宸朝他招了下手,才發現姑父一家在那邊。

  剛先過去,手已經被一隻小手握住了,顧凱澤低頭一看,是洛寒小朋友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澄澈大眼睛。

  “哥哥,我們過去那邊好不好?”

  “好。”

  這邊,在場有些高官夫人忍不住大聲起來:“居然有這樣的渣男!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顧家這是養了一頭白眼狼啊,”

  “這樣的父親,換誰都不會認!簡直枉為人父!”

  “真是太可憐了,不知道兄妹倆以前過的什麽日子喲,這種人就應該天打五雷轟。最恨這種吃裏扒外的渣男!”

  她們的老公大多數有在外麵包養情婦,逢場作戲的,此刻遇到別人的事情,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的,同仇敵愾。

  身邊的男人一個個抹著冷汗,恨不得立刻離場。

  “顧淺涼你給我住口!”薑博強終於忍不住了,他知道,顧淺涼根本就是故意的,在那麽多人麵前揭開他的醜事,偏偏因為顧老爺子的遺囑還有傅家,他已經不能對這個不孝女做什麽!

  這是她的報複,是因為當年自己拋棄她和她的母親,獨占了顧家財產的一種報複。

  “我親愛的父親,眼下,我可能真的住不了口了。你知道外公在遺囑最後說了一句什麽話嗎?”

  “狼子野心。”

  顧淺涼頓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麽突然說不下去。外公這一輩受了很多苦,妻子早逝,隻有一個女兒,恐怕在顧瑜清嫁給他的時候,外公已經預料到了現在的場景。

  可他為了女兒能夠開心,還是鋌而走險地走了這一步棋。這四個字,完全體現了外公的所有心境。

  “我叫你閉嘴你聽見沒有?”眾人從來沒有見過像今天這麽暴躁的薑博強,紛紛一驚。

  看著薑博強暴起的青筋,顧淺涼絲毫沒有害怕,眼神冷酷地對上他的視線:“薑先生,剛剛史密斯叔叔已經非常完整地宣讀了外公的遺囑,你的薑氏我顧家不要,但請你把收購的顧氏企業交還出來,還有你名下的動產和不動產,全都屬於顧家,請盡快交還,否則我隻有向法院請求訴訟,親自盯著薑先生,催促薑先生歸還顧家的財產了。”

  薑氏?嗬嗬,沒了顧氏和那些財產,薑氏根本就是一個空架子!

  薑博強隱忍了一會,開口:“就算我把顧氏交給你,你一個女孩子怎麽可能引導顧氏往好的方麵發展?你想過顧氏的股東,想過顧氏的員工嗎?”

  他知道,遺囑在前,自己在這麽多雙眼睛的見證下占不到任何便宜,隻有采取這一的迂回政策,哄騙她把公司交給自己打理。

  顧淺涼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顧氏的股東們怎麽可能放心把公司交給她?隻不過,顧老爺子遺囑在前,到時候股東們也不得不服從。

  “嗬嗬~”顧淺涼突然冷冷地笑了,“薑先生,你這一套以主權換治理權的老套,早已經被人用爛了好嗎?不好意思,這顧氏公司的主權和治理權,我顧淺涼今天都要代替外公拿回來,這是他的心血,也是顧家幾代人的心血。決不允許,其他任何人染指!”

  薑博強沒想到顧淺涼居然態度如此強硬,咬著牙還想說什麽,卻聽到一個奇異而低緩的聲音,沙啞中卻帶著一種熟悉感,有種致命的危險。

  “誰說公司會讓阿涼一個人承擔的?”

  那個聲音出現,全場似乎一下變得安靜起來,所有人目光刷地看過去,原本擁擠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分開了一條路。

  一個男人從那邊緩緩走過來,他背著光,刺眼的光芒刺得薑博強忍不住眯眼,卻不想移開自己的目光。

  等所有人都看清楚他的麵容,全都狠狠地愣在了原地。那個人的麵容和顧淺涼有幾分相似,英氣而挺拔,深邃的眼眸透著一股屬於成熟男人的滄桑,和身上那種優雅而澄澈的氣質混合在一起,似乎仍舊是那個京城優雅翩然的少年公子。

  葉菲柔的身體一瞬間僵硬了,她見過顧淺涼的書上曾經夾著這麽一張照片,上麵的少年有著溫暖的笑靨,幹淨的麵容,幾乎要和眼前這個男人重疊在一起。

  他……他是……心裏幾乎要有一個答案,葉菲柔的心幾乎要從胸腔中蹦了出來。

  她盯著那個男人,生怕自己是在做夢。

  如果是在做夢,就讓她多夢一會吧,她想和夢中的那個人多對視幾眼,看看來世能不能積累到足夠的緣分相守。

  心髒的壓迫,使得葉菲柔更加用力地抱著懷裏的兒子,而顧凱澤已經感覺不到母親的異樣。

  “爸爸。”懷裏的顧凱澤已經衝了出去,狠狠地抱著眼前的男人,他睜著眼睛盯著眼前的人,生怕在做夢,“爸爸,真的是你嗎?”

  他本來隻是一個跟著姑姑到處漂泊的孤兒,可突然間找到了媽媽,現在爸爸居然也回來了,一家三口團聚,美得太夢幻了。

  顧宴伸出手,溫柔地撫摸著兒子的後腦勺,沒有開口說話。

  顧淺涼的眼淚一瞬間流了下來,她又笑又哭,牽著裙角從台上下來,和顧凱澤一樣抱緊了這個男人。

  “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葉菲柔看到顧淺涼和顧凱澤的反應,已經基本上確定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信息。

  他就是顧宴,她孩子的父親,上天給了她一個多大的驚喜,顧宴還活著!

  十五年了,我們終於又見麵了呢。

  “還真是個小孩子。”顧宴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懷裏的一大一小哭得厲害,安撫著姑侄倆的情緒。

  他們都沉浸在重逢,團聚的喜悅當中。

  全場再次轟動了,議論聲搖了搖大,無疑是想知道顧宴怎麽回來的?時隔四年,原本對外宣稱車禍死亡的顧家大少居然活過來了!

  薑博強站在原地再次狠狠一愣,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你,你是顧宴?”

  他唇角微翹,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無能為力的少年:“是啊,我是顧宴。”

  當初他確實出了車禍,但隻是一點小擦傷,那一刻他突然想趁機隱身在幕後,查清楚一些事情,比如有關外公突然去世的事實真相。

  所以,他用太平間一具無名屍體取代了自己,等顧淺涼趕到的時候,“他”已經火化了。

  事隔那麽多年,看著兒子已經變得成熟穩重的眉眼,薑博強喉嚨間仿佛被堵住了一樣,說不出話來,心裏更不知道是什麽滋味。

  “你為什麽……”後麵的話,薑博強已經說不出口,為什麽沒有死?為什麽活過來了?這些話好像都不適宜說出口。

  葉菲柔已經從人群中出來,她渾身都在顫抖著,手捂著自己的嘴,說不出話。

  四目相對之時,他們都看到了對方眼裏的陌生,還有其他一些隻有他們看得懂的情緒。

  “原來是你。”顧宴習慣性地翹起唇角笑了笑,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人,“你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樣。”

  他突然覺得有些神奇,再次見到這個女人,當初的感覺似乎絲毫沒有變。

  那一年的相識,他們臉上還帶著舞會假麵具,沒想到兩個人再次麵對麵看清楚對方,卻已經過了十五年了。

  好漫長的十五年,他們之間錯過了太久太久,太多太多。還好,一切還來得及彌補。

  葉菲柔沒有說什麽,隻是走上前,站在他身邊。

  “GOOD。”史密斯上前抱了抱顧宴,這才麵帶笑容,“嘿夥計,恭喜你回來,顧氏將由你和淺涼共同繼承,希望顧氏能在你們手上世代相傳。”

  “一定會的,謝謝史密斯。”

  “那,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史密斯合上文件,站在原地做了天主教禱告的姿勢,“顧老先生,希望您的靈魂可以得到安息。”

  史密斯帶著幾個外國保鏢從原路返還,這一次,沒有人敢攔住他們,紛紛給他們讓路。

  顧淺涼已經從失態中緩過神,看著史密斯遠去。再一次和本拉律師團見麵,應該是她和大哥傳承顧氏的那一天了。

  一場所謂的生日宴會,引發了一場遺囑和女兒痛斥父親的戰爭。有些人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有些人卻覺得尷尬。

  薑博強這才發現,最近發生的一件件事情,全都是預謀已久的,就是為了等這一天到來。本拉裁決的出現,顧宴的出現……

  “薑先生,既然兩個孩子都回來了,你也應該把保管了那麽多年的東西還回去。”楚夏安首先站出來表達自己的觀念,說“保管”兩個字已經很給薑博強麵子了,畢竟是多年的合作夥伴,不想讓對方太難堪。

  楚夏安是顧氏資格老的權威股東,楚老一說話,其他人也紛紛表示同意。薑博強瞪著眼珠子,似乎不敢相信,連楚老都相信顧淺涼!

  “既然楚老都開口了,我哪有不從之理。”薑博強手上的青筋一瞬間暴起,算計了那麽多年,到最後兒女沒了,老婆沒了,連自己的企業也很快就要沒了。

  從巔峰跌倒在低穀的滋味,原來這麽難受。

  嗬嗬,還是不甘心啊,顧老爺子這個老狐狸!

  “薑先生,既然說了遺囑和公司的時間,那另一件事,我們也該好好算算賬了。”顧淺涼的聲音很輕,“有關我外公意外死亡的事情,想必薑先生心裏很清楚吧?”

  “你什麽意思?”

  “我什麽意思你難道不清楚?”顧淺涼輕蔑一笑,突然一字一句,“當年,你才是害我外公的罪魁禍首!什麽暴病身亡,分明就是你在他的水裏下足了安眠藥,我外公才會一病不起。”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緋雨微瀲    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