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142節

範若兮有些委屈,她也是實話實說,在酒會上看到顧淺涼和一個男人有說有笑談天說地的,旁邊也沒有看到傅北宸。

顧淺涼和那個男人那麽親密,一看就不是什麽尋常關係,所以她才興衝衝地回家,似不經意地在傅臨森麵前提起。

要不是她不知檢點,能讓她抓到把柄嗎?誰知道那個是不是她表哥,說不定隻是她編出來應付大家的。

“如果你現在沒事,帶著啟明去做複建吧。”傅夫人朝傭人招了下手,“幫少奶奶拿上包。”

看到傅夫人這麽明顯想趕她離開,範若兮憋了一肚子的氣,卻不敢當場發作。

☆、v43探監

傅臨森聽到顧淺涼的解釋,這才知道陪同她的是表哥,並不是什麽“關係匪淺”的男人。想到剛剛自己還有些不分青紅皂白地斥責了顧淺涼,覺得有些打臉。

他有些拉不下臉皮,威嚴的目光掃了一眼範若兮:“若兮,以後沒搞清楚情況就別亂說。”

“是,爸。”範若兮沒想到傅臨森也指責自己,明顯是為了給他自己台階下。她心中正憋著一口氣,卻聽傅啟明在一邊不鹹不淡地開口:“若兮,我看你是時間太多了,沒事做才會到處關注這些道聽途說的東西,如果你實在很閑,可以讓爸爸在公司給你安排一格職位,上班。”

“我也覺得。”傅夫人看著範若兮的目光變得冷淡了一些,“既然啟明也說了,那就這麽決定了,老公,我記得上次你跟我提過公司蘇經理那邊還缺一個財務助理,讓若兮去試試吧。”

財務助理?那不就是秘書嗎?

範若兮一聽職位,滿心地不願意。她嫁入豪門,就是為了能享受富貴太太過的生活,時不時開車出去逛逛街,請豪門貴婦上門喝喝茶聚一聚,可不是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累死累活地討生活。

“婆婆……”範若兮剛開口,就被傅臨森不耐煩地打斷,“好了,既然都決定了不要再說什麽,一個兩個都不讓人省心。”

傅臨森明顯不耐煩,範若兮張了張嘴,有些垂頭喪氣地低下頭。

“若兮,推我出去走走。”

見傅啟明略帶威脅的眼神看過來,範若兮原本還要爭辯幾句,隻好閉上了嘴,推著輪椅朝門口走去。

出去那一瞬,她不甘心地瞥了一眼顧淺涼,看到她依舊平淡卻溫婉的笑容,好像和傅北宸在說什麽親密的事。

那個人絲毫沒有給她一個眼神,範若兮心裏既感到一陣失落,又不甘。

明明都是傅家的兒媳婦,為什麽待遇差距那麽大?所有人都護著她顧淺涼,反觀自己,連自己的丈夫都不肯替她說幾句話。

難道,是因為顧淺涼早早地給傅家生了孩子嗎?想到傅洛寒,她若有所思地看著輪椅上怡然自得的丈夫,看來她應該采取措施,最好能懷上一個孩子,奠定在傅家的基礎。

早在自己嫁過來,她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現在範家在商界名流的地位更是江河日下,她更要抓緊傅家這根稻草。

“我們上去吧。”傅北宸低聲說了一句,牽著她的手,沒有再理會客廳裏的任何一個人。顧淺涼沒有說話,溫順地跟著他上樓。

“委屈了?”看她臉色不振,他低低開口,“心情不好了?放心吧,有我和老爺子在,他們也不能拿你怎麽樣。至於吵架這類的口舌之爭,我相信我的傅太太一向開口就足以讓人嗆死。”

顧淺涼當然明白這個理兒,從搬進來的那幾天自己已經有所察覺。這個家,除了傅臨森這個公公時不時地陰陽怪氣,酸上幾句,婆婆,姐姐和老爺子都對她很好。

至於範若兮,傅北宸說得不錯,目前為止在口舌上還從來沒有人是她的對手過。

“不是,我知道很多東西始終還是需要麵對得,我們始終要麵對傅家的問題。”顧淺涼轉移了話題,“今天晚上什麽時候下班?”

“怎麽,今晚想我早點回來疼你?”他在她耳邊笑,親昵而低沉,“要不要考慮來公司做我的秘書算了,這樣,你每個時刻都可以感受到我有多疼你。”

顧淺涼有些臉紅,白他一眼,錘了下他的胸膛:“正經一點會死嗎?快去工作了,我還有事,你別在這裏耽誤我。”

“還有半個小時,你再陪我一會兒。”傅北宸的手順勢從她身側滑下來,摟住了她的腰,顧淺涼的手擋在他堅實的胸膛,“看看你現在,就像一個被美色耽誤了的君王。”

“是嗎?”傅北宸低頭看他,眼底劃過一絲邪魅,“被美色耽誤了的君王通常喜歡在春帳裏,傅太太要不要試試?芙蓉帳暖度**。”

“不要。”顧淺涼眨眨眼,拒絕,“你就會欺負我。”

“這樣的欺負,你不喜歡嗎?嗯?”他的嗓音開始變得喑啞無比,薄唇在她的耳骨邊摩擦了一下,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輕輕地顫抖了一下,唇邊劃出一抹近乎邪惡的壞笑。

“行了,再不走咬你了。”顧淺涼的耳朵開始泛紅,推了下他,眼尖地注意到他身上帶著的那塊玉。

顧淺涼咦了一下,將手伸進他的襯衫了,剝開兩顆扣子。她的指尖微涼,劃過他裸露的胸膛,傳來一股酥麻的感覺。

他的眸光開始變得暗沉起來,眼睛裏閃動著一絲忽明忽滅的火焰。

這個妖精,真的成精了,以前她從來不會撩他,通常是那個被他逗弄得快哭的女孩,現在看看,她多麽厲害,幾乎要把他撩撥得要生要死,偏偏這個時候他根本吃不到,也不能吃掉眼前這個成精的妖孽。

顧淺涼絲毫沒有注意到男人變化的臉色,一隻手好奇地看著手上的玉,抬眸看向男人:“老公,這個玉你是從那裏拿到的?”

“咱媽給的,說是你外公的遺物,讓我帶著。”他的聲音幾乎啞透了,帶著絲絲火氣。

“難怪覺得這玉那麽眼熟,原來之前在外公書房裏看見過。”顧淺涼拿起玉佩,仔細地觀察了下,發現一個角落裏不知什麽時候刻上一個字母:sms。

“這玉什麽時候刻上字了?”顧淺涼有些新奇,嚐試地拚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麽,“我知道了,這上麵應該是史密斯叔叔的英文名字縮寫。”

傅北宸看向懷裏的人,微微皺眉;“史密斯叔叔?”

他對妻子身邊的雄性一向比較敏感。

“是啊,小時候我經常在外公的書房裏看到那位叔叔,他是澳大利亞人,當年也隻有三十歲,現在估計已經差不多要五十了。我還記得當時,那位叔叔非常喜歡我,甚至想讓我認他做幹爸,外公讓我叫他史密斯叔叔。”

顧淺涼想起小時候,仍然比較愉快。隻是她有些不解,為什麽這塊玉上會出現史密斯的名字縮寫。她記得自己第一次在外公書房裏見到的玉,渾身通透沒有一絲瑕疵。

嗯了一聲,傅北宸低頭在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上親了一口,沒有多大心思聽她說了什麽,覺得不夠,又深深地探進去,吻得綿密而悠長。

——

吃過午飯,顧淺涼直接開車出了門。

按照指定的地點,顧淺涼到了元分路,剛到達停車位,她的手機恰好響了。

“淺涼,你在哪呢?”手機那端傳來蘇安希的聲音,顧淺涼滑下車窗,一雙眼睛朝窗外看去,對麵一個穿著紅色襯衫,下身黑色九分褲的女人印入眼簾。

顧淺涼放下手機,朝她揮了揮手:“安希,我在這。”

蘇安希看到對麵角落停著的黑色轎車,踩著高跟鞋過來,打開車門進了副駕駛座上。

“淺涼,搬回傅家了嗎?”

顧淺涼發動殷勤,一邊應了一聲,提醒她:“係好安全帶。”

蘇安希吐了吐舌頭,一邊係安全帶。以前顧淺涼會飆車,在賽道上或者人煙稀少的地方,她愛玩的勁頭就會上來。

讓人覺得瘋狂的是,淺涼那時候的車技不算很好,所以蘇安希每次都心驚膽戰的。

那時候的淺涼,是叛逆不羈的,骨子裏透露出一種瘋狂。其實她算是最了解淺涼的一個人,或許別人會說他叛逆,反骨,是千金中的敗類。

可蘇安希知道,淺涼隻是沒有愛而已。沒有人愛她,她對自己也不好,可以說是自暴自棄了。

一個人連自己都不愛,又怎麽會顧忌別人的閑言碎語。

薑家,顧皓文,林東升,淺涼幾乎是從這幾個渣渣中幸存出來的。蘇安希最慶幸的是,淺涼足夠堅強。

這要換做是她,未必能熬的過來。

“怎麽突然想起去探監了,不怕薑博強發現?”

“如果現在就怕,接下來更沒有資格和他對抗。”顧淺涼盯著前麵的路,“安希,過幾天,就是你和楚衡的婚禮了,你們商量過了嗎?”

蘇安希笑著搖搖頭:“淺涼,我和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結婚了,也是一對陌路夫妻而已。”

顧淺涼有些驚詫,原來事情並不像自己想的那樣,楚衡和安希結婚,居然未必是抱著愛的目的。

“安希,既然不是因為愛,為什麽還要答應他的求婚?”

蘇安希想了想,對她一笑:“大概,是因為想知道,我的這段愛情還能不能走得更絕望一點吧?”

“安希……”顧淺涼想開口說什麽,卻被蘇安希笑著打斷,“好了淺涼,怎麽幾年沒見你就變得婆婆媽媽的了,一定是被你家那位寵壞了。”

蘇安希眼珠子一轉,淺淺歎息:“淺涼,我知道你擔心我,怕我過得不幸福。可是,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就算最後的結果不盡人意,我也絕對不會抱怨,隻會心無愧疚地說上一句,我真的已經盡力了。”

“既然你已經想好,我也不再多說什麽。”顧淺涼淡淡一笑,眉眼深沉,“不過,我還是希望我的安安,能幸福。”

“還矯情上了。”蘇安希在一邊擦了擦眼角的淚,“都嫁人了,是個孩子的媽,怎麽還像以前一樣。”

顧淺涼認真地看著前方:“不管我變成了別人的妻子還是孩子,我始終是那個一直陪在你身邊的淺涼。”

蘇安希笑了又哭:“都快結婚了,你還招我哭。”

兩個人一路聊著,很快到了監獄。她並不熟悉監獄的流程,好在蘇宇一直跟在她身邊,幫她辦好相關手續和證明。

半個小時之後,她終於見到了那個男人。

顧淺涼坐在玻璃對麵,仔仔細細地看著對麵那個普通至極的男人。算起來,這是她第二次見到劉思傑。

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她暗地裏把他推進了監獄。第二次見麵的時候,他在獄中飽受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

顧淺涼笑,大概這個男人這輩子都不會忘記自己了,因為這不是什麽好的記憶,相反,應該是相當糟糕的回憶。或許在這個男人的心目中,她已經是那個會給他生命力帶來災難的人。

不得不說,這種想法真的是——太對了。

“你來找我幹什麽?”

對麵的男人一直低著頭,足足過了三分鍾,這才拋下這麽一句話。他似乎沒想到顧淺涼會來找自己。

“我想找你幹什麽,你不知道?”顧淺涼的嗓音有些柔婉,卻讓人有種不可抗拒的威嚴,“如果劉先生實在想不起來,那我隻好提醒你一下,跟薑家有關。”

劉思傑突然抬起頭,神情有些激動:“我什麽都不知道,你走,我不想看見你。”

獄警見他神態激動,連忙站起來牽製住男人:“幹什麽?安靜點,給我坐下!”

顧淺涼紋絲不動地坐在那裏,似乎對他的激動並不感到意外,非常坦然和淡定。

“我還沒說有關薑家的什麽事,你就搶著回答自己不知道任何東西,劉先生,我看你還是有些不識趣啊?”

顧淺涼盯著他開始發白的發梢。

原來一夜白頭這種事情,倒也不是騙人的。

“劉思傑,你知道我昨天去了哪嗎?”顧淺涼的嗓音非常幹淨,“我去了你正室夫人家。可憐劉太太現在還向我求情,讓我放過你。”

說到這裏,顧淺涼仔細地觀察了他的神色,發現他依舊低著頭,睫毛在顫抖。

“你說你真是個沒良心的渣男,你老婆當年為了你吃盡了苦頭,一邊照顧腦癱的兒子,一邊還要照料你的父母雙親。你倒好,發達了之後不僅自個兒花錢享受,還背後養了一大群的情婦和私生子女,我真的為劉太太感到不值。更讓人心疼的是,劉太太到現在還愛著你,為了你低聲下氣地求別人。”

劉思傑坐在那,臉上露出既痛苦又有些懊悔的神情,他的手抓著那頭短發,沒有吱聲。

“據我所知,你的那些情人們知道你入獄了之後,有孩子的帶著孩子攜款潛逃,沒孩子的獨自卷款逃走,現在已經差不都走光了。”

“劉太太因為身體的原因,沒有辦法在外麵找到工作,也沒有了經濟來源。你兒子因為身體的緣故,需要媽媽照顧。雖然你兒子身子不好,可他很聽話,甚至安慰自己的母親,不肯吃飯也要把飯菜讓給媽媽。”

劉思傑聽到這裏,嘴唇動了動,臉上痛苦的神色越發濃厚:“我還有親戚,他們去哪了……”

“你大伯本身困難,你也不是不知道情況,況且現在你母親要靠著注射胰島素才能控製糖尿病病情。”

劉思傑瞬間變得蒼老了很多,雙眼空洞無神。他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家被他親手毀了,還連累了自己唯一的兒子。

婊子都逢場作戲,他沒有想到會這麽快翻臉無情,甚至還帶著他的兒子徹底離開了。他現在,隻剩下那個孩子。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