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125節

“北宸,凱澤出事了,你快來。”她好不容易說完,整個人就像沒了力氣。

傅北宸猛然站起來,一邊朝外走一邊打電話。

“北宸,發生什麽事了?”方之玠很少見他有臉色大變的情況,見他行色匆匆,也知道是出了很大的事情。

“他們在附近這段路上出了車禍,我現在馬上趕過去。”

傅北宸拿上車鑰匙,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開車幾十分鍾就到了目的地,兩輛救護車已經跟著來了。

下來的是幾位外科醫生,例行給顧凱澤先做了個簡單的檢查。

“這位小姐,你不必太擔心,目前為止,他還沒有到很不好的境況。”

至少,還說著。

渾身是血,尚存一息的顧凱澤被小心翼翼地抬了出來。

“救他,你們一定要救他。”

傅北宸剛到的時候,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鮮血。

顧淺涼也並沒有好到哪裏去,她的小腿幾乎已經骨折了,動一下就痛的要命。

隻是她一心想著顧凱澤,絲毫沒有意識到。

“淺涼。”他上前幾步,把虛脫無力的她抱在懷裏。

這個時候,男人的臂膀成了她唯一的依靠,成了她的港灣。

很快有警察過來清理現場,那個駕駛著大卡車的司機當場死亡。

顧淺涼渾身都沒有力氣,直接在傅北宸的懷裏暈死了過去。

等她再一睜眼醒過來,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

她的床前站著很多人,爺爺,方之玠,傅紫茵,慕容言非,就連傅洛寒都乖巧的坐在她的床頭。

小家夥似乎被驚嚇到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手軟軟地圈著她的手指,似乎生怕顧淺涼一眨眼就不見了。

手術仍舊在繼續,顧淺涼心裏徹底涼了。

“北宸,凱澤怎麽樣了,他為什麽還沒有出來?”

顧淺涼一把揪著身邊的男人,聲音急切地盤問他。

“對不起,對不起……”他把僵直的女孩抱進懷裏,唇落在她的發間,憐惜安慰。

“為什麽說對不起?凱澤好端端的,你在說什麽胡話?”

顧淺涼得麵容開始變得固執,她一把推開男人,顧不得渾身的傷痛拔了手背上的點滴針。

“淺涼。”傅北宸上前追了幾步,知道顧淺涼此刻想見到顧凱澤的決心,沒有阻攔,雙手把她抱起來。

剛走到醫院的長廊,手術室的門突然開了,裏麵走出一個醫生。

顧淺涼瞳孔猛然一縮,在他懷裏掙紮了一下,傅北宸明白她的意思,抱著她朝醫生走去。

醫生摘下口罩,語氣有些遺憾。

“病人的情況不是很好,你們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

顧淺涼得知這個消息後,那股寒意幾乎要滲透到骨子裏。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顧晏當年出車禍,和剛剛顧凱澤躺在血泊中的一幕,相互交錯。

真的要失去了嗎?她守護了這麽多年,支撐了她這麽多年的信仰,難道老天爺真的要殘忍的收走嗎?

不——

為什麽不直接要掉她的命,為什麽這一切要降臨在一個少年的身上?

顧淺涼突然開始笑,笑完又哭?似乎身體都破裂了,眼淚幾乎模糊了她的雙眼。

“淺涼,你不要這樣。”

看著她絕望的樣子,傅北宸感覺一股絕望從他身體裏卷襲而來,一種冰冷的恐慌。

“凱澤沒了,我怎麽去見我哥,他在最後一刻仍然想著保護我……”

顧淺涼在內心一遍又一遍的祈禱著,目不轉睛地盯著手術室。

傅洛寒原本一直安安靜靜的坐在傅老爺子的身邊,剛剛顧凱澤一身鮮血的場景似乎把小家夥嚇得不輕。

“太爺爺,哥哥會不會死啊?”傅洛寒的聲音帶著哭腔,看見媽媽也哭,小小的人兒不住地顫抖著。

傅老爺子撫摸著他的頭:“不會的,一切都會好的。”

傅北宸無語,心如刀絞,疼得要命。

“別說了,別說了。”他的聲音沙啞,帶著無限惶恐,“不要說這種傻話,他一定會好端端的。”

“嗯。”

顧淺涼乖巧的蜷縮在他胸前,眼睛盯著手術室,就是眼睛酸澀也不敢眨一下。

終於手術室的燈滅了,幾個穿著無菌服的醫生把顧凱澤推出來,有一個醫生摘下了口罩。

“恭喜這位小姐,手術做得很成功。”

聽到這個消息,顧淺涼先是愣了一下。那種絕望過後的一陣狂喜湧過來。

成功了!

守在外麵的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顧淺涼掙紮著下了地,迫不及待地衝上前。

看著顧凱澤蒼白的臉,身上已經沒有了觸目驚心的血跡。

顧淺涼勾起少年仍舊有些冰冷的手指,嘴裏嗚咽了幾聲。

“凱澤,還好你沒有出事,凱澤,你真的嚇死我了。”顧淺涼目不轉睛的盯著床上的人,嘴唇輕啟,“凱澤,快醒過來吧……”

最前麵的醫生也摘下口罩:“這位小姐,你是病人的家屬吧,病人暫時要休息3天才能醒過來。”

“淺涼,他已經沒事了,凱澤脫離了危險。”傅北宸在她耳邊柔聲安慰,似乎害怕驚嚇到了這隻瑟瑟發抖的鳥兒。

“嗯。”

傅北宸抱著幾乎要虛脫無力的人回了病房。

一天當中經曆了數次風波,顧淺涼整個人已經達到了一種體力透支的狀態,昏昏沉沉的在傅北宸懷裏睡著了。

傅北宸心疼地把她摟在懷裏,和著大衣,在醫院裏陪了她一宿。

——

天空的霞光漸漸地淡下去了,深紅的顏色變成了緋紅,太陽升起,又一個明天開始。

早上八點,林宛白還在睡夢中,被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吵醒。

她懵懵懂懂的摸向床前的櫃頭,迷迷糊糊的把手機放在了耳朵邊。

“誰呀?”

“宛白,是我。”那邊傳來低沉的嗓音,林宛白一個激靈坐起,瞌睡蟲全跑光了,擁著被子坐在床上。

“小姨父,你怎麽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事情辦的怎麽樣了?顧淺涼,她是不是已經死了?”

林宛白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迫不及待,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興奮地在顫抖。

顧淺涼一定已經被整死了,這一下,再也沒有人敢和她搶男人。

“顧淺涼和顧凱澤都沒死,開卡車的司機死了。”

就在林宛白處於無限亢奮狀態時候,這個消息就跟一盆冷水,從她頭上徹底的澆灌下來。

顧淺涼居然沒有死,還活得好端端的。

她為什麽沒有被直接撞死?恨意從心髒蔓延開來,就算雜草一樣瘋狂地生長著。

“小姨父你真沒用,連個人都弄不死。”林宛白紅唇輕啟,語氣帶著些許聲嘶力竭,“你這樣的人,完完全全是個廢物。”

林宛白被氣得嘴唇發青,耗費周折特意幫他安排了一場車禍的戲碼,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

“我隻是特意來告訴你這個消息,顧家這兩個人沒死成,會留下無窮的後患。”範軒的語氣也並不好,“別忘了,這件事你也有份,要是真的被查出什麽來,我們倆都逃不掉。”

他的本意是想弄死顧凱澤,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當年發生的一切,更不想讓菲菲知道這個孩子的身世,甚至認回這個親生兒子。

可是沒想到,顧凱澤的命居然這麽硬,一點都不像他的短命父親。

範軒溫和的眼神突然閃過一抹陰鷙,這個孽種,就不該活下來破壞他和菲菲的婚姻。

“小姨父,你這是在威脅我?”一股煩悶從林宛白的胸口升起,她冷笑,“司機是我找的沒錯,可人已經死無對證了。你最好別逼急了我,否則我就把當年你和小姨媽的事情全盤托出,咱倆誰也別想好過。”

當年葉菲柔的事情,還是她無意中在書房門口偷聽到的,沒想到現在反而成了她威脅範軒的籌碼。

範軒在那邊聽著,太陽穴突突地跳著,一時間思緒就跟亂麻一樣理不清。

“林宛白,你也最好別逼我。”冷冷的扔下一句話,範軒掛了電話。

“真是廢物一個。”見範軒居然主動掛自己電話,林宛白大為光火。

她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房門早已被推開,葉蘭蘭已經不知道什麽時候走到了她的身邊。

“你剛剛在和誰說話?”葉蘭蘭突然一把奪過她的手機,臉色肅穆的查著女兒不久前的通話記錄。

範軒的號碼他她熟悉不過,她的嘴唇突然顫抖了一下,繼而眼神淩厲地盯著自己的女兒。

“林宛白,你剛剛為什麽和他通電話?”

完全是質問的語氣,林宛白心裏突然就不舒服了,伸手想要搶回自己的手機。

“媽,你這是瘋了嗎?我和小姨父通一次電話,這有什麽可稀奇的啊?”

“是嗎?”葉蘭蘭冷笑一聲,“那你剛剛說的死無對證,到底是怎麽回事?林宛白,你最好給我從實招來,要是給我闖出了什麽大禍,到時候老天爺都幫不了你。”

她突然想起範軒那次在咖啡廳看她的眼神,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

眼下看著女兒和範軒攪和在了一起,內心的不安越發的濃重起來。

難道,範軒在那個時候就有了什麽不好的計劃?

他為了不讓菲柔認回那個孩子,是不是背著她做了什麽殘忍至極的事?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
  作者:緋雨微瀲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