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

第107節

  薑博強,你想起我爸的時候,難道心裏會不會有一點愧疚或害怕?

  “你問吧。”薑博強點頭,為她拉開凳子,哪怕知道她不會坐,“隻要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當年,你嘴裏那個容容,她的全名,是不是叫華容?”顧瑜清問得直接了當。

  薑博強一怔,那個似乎已經遠去的記憶再次浮現,塵封已久的名字浮上了心頭。

  華容,容容——

  今天顧瑜清一說起,他又想起那個曾經在生命中飄過的女人。這些年偶爾想起,還是會激起一片小浪花。

  他年輕的時候,真的做過太多的錯事。現在一想起來,偶爾還會覺得內疚。

  當年出了那事之後,華容徹底地消失在他的生命裏,這麽多年也沒有露過一麵。

  “容容?你說容容?你在哪看到她了?”薑博強原本平靜的情緒,突然變得有些激動。

  顧瑜清臉上流露出一絲諷刺的笑容,聲音奇異地變得緩慢而低沉:“容容,華容,果然是她。薑博強,你這一生,到底禍害了多少女人?”

  她抬頭看著眼前這張不再年輕的臉,咆哮的聲音溢於口中。

  “嫁了你這樣的男人,我認,可你為什麽還要來禍害我的女兒,淺涼到底做錯了什麽,你要這麽不擇手段,非要害死自己的女兒才甘心?”

  “你在發什麽瘋?淺涼好歹也是我的女兒,我什麽時候要害死她了?”薑博強言辭令色,“你今天到底是來說容容的,還是故意找茬?瑜清,你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還糾結著當年的恩恩怨怨,情情愛愛,這有意思嗎?”

  “我不跟你這個瘋子說,你去問問你的女人,到底對我的女兒做了什麽?”顧瑜清的情緒仍然比較激動,“我告訴你,下次她還敢對我的淺涼下手,我一定把她的雞爪給剁下來,喂狗!”

  薑博強驚愕地看著顧瑜清,兩個人認識那麽多年,她一直都是那個性子溫柔似水,非常溫婉,而且從來不和別人臉紅的大家閨秀。

  良好的修養,讓她甚至無法對別人說上一句重話。

  當年,他就是利用了顧瑜清懦弱的性子,才徹底地把顧家的財產全騙了過來,掌控了整個企業。

  可是今天,連雞這個字都給蹦了出來,可見她氣得不輕。

  容容和淺涼有什麽關係?

  正想問個清楚,門突然被人大力推開。回頭一看,江美美陰沉著臉,咬牙切齒地瞪著顧瑜清。

  “顧瑜清你這個賤人,臭小三,居然還敢纏著我老公。你怎麽這麽不要臉,我老公都說不愛你,你也是個有了家室再嫁的女人,怎麽還能這麽恬不知恥地過來勾引他?”

  江美美的臉色有些扭曲,恨不得把顧瑜清撕掉。

  “美美,你誤會了……”薑博強有些頭疼,沒想到在這個時候被江美美碰到。

  “你還解釋什麽?一定是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還對你餘情未了,舔著那張老臉,真替你們家那位感到可憐,居然娶了一個爛婊子?”

  “小三?這個稱呼,我原原本本地還給你。”顧瑜清冷笑一聲,突然上前扯住她的頭發,用力地撕扯。

  江美美沒有防備,頭皮幾乎都要被她扯下來。

  “顧瑜清,你瘋啦?”江美美實在沒想到,當年溫柔無害如同小白兔一樣的顧瑜清,現在居然會動手打人。

  顧瑜清手下的力度加大,一股血氣衝上腦門,這一刻,她恨不得把江美美的頭發全給撕扯下來。

  “我以前是不是對你們太溫柔了,才讓你一直這麽肆無忌憚?覺著我好欺負?”

  當年和這個賤人對罵,明明她是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卻冠冕堂皇罵自己搶走了她的愛人。

  “我是瘋了,我被你們這對狗男女逼瘋的,江美美,你會不得好死的。”顧瑜清咬著牙,抬手給了女人一個重重的耳光,“我讓你滿嘴噴糞,我讓你出言侮辱我,不打你,你永遠閉不上你這張臭嘴。”

  江美美尖叫一聲,被一耳光的力道打得甩在地上。腮幫子都被打得麻木,江美美趴在地上,一時間居然都爬不起來。

  “薑博強,你看著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負,難道就不管嗎?”江美美感覺自己都要瘋了,朝薑博強尖叫。

  這時——

  十多年前那一幕再次在顧瑜清的腦子裏浮現,當年,她好心好意把江美美接到顧家,卻在後花園中看到他們瘋狂地在xx,那一刻,她幾乎不敢相信,這個和江美美忘情癡纏的男人,就是那個對自己溫柔體貼的老公。

  她清楚得記得,江美美幾乎已經是赤身**,濕法貼在男人身下。

  當時,她真後悔看到這一幕,這個她全心依賴的男人,居然和這個她一直以姐妹相稱的女人攪和在了一起。

  “欺負?一巴掌就叫欺負嗎?”顧瑜清揪著女人的衣服,一咬牙幾乎把她的裙子撕下來,布料被撕裂的聲音響起,空氣侵入她幾乎光裸的身子。

  看著幾乎紅了眼的女人,一向強悍的江美美也終於害怕了,放聲尖叫起來。

  “你不是喜歡在別人麵前光著身子嗎?還在這裏裝什麽純情?你喜歡在別人麵前露肉,我今天就讓你露個夠!”

  聽到江美美的尖叫聲,傭人還以為出了什麽事情,紛紛上樓。

  “夫人,發生什麽事了?”

  門一推開,他們就看到一個幾乎赤身**的女人半躺在地上,臉上還布滿手掌印,他們的眼睛一下子直了,半晌緩不過神。

  “出去,全給我滾出去。”江美美放聲尖叫,手上隨意摸到東西,就朝門口砸去。

  被家裏的傭人看到自己的**,她幾乎已經沒臉見人。

  江美美瘋狂地把房間裏的東西扔過來,傭人反應過來,這才紛紛跑下樓。

  “顧瑜清,你鬧夠了沒有?”薑博強揉了揉額頭,有些心煩意亂,“當年我們是有錯,可你現在在這裏耍潑,隻會讓我更加厭煩你……”

  “你真把自己當什麽東西了?”顧瑜清反口諷刺,“你以為,我還是那個過去的顧瑜清嗎?薑博強,你這張臉皮厚得我都忍不住為你鼓掌。還以為我對你餘情未了?也不照照鏡子,現在的你長得醜不拉幾,一副老死的身體,縱欲過度的肥臉,也就隻有江美美收垃圾要。你說,你哪來的自信認為我心裏還有你?”

  薑博強第一次聽顧瑜清用這種刻薄到幾近惡毒的話形容別人,一時間有些怔愣。

  沒等他反應過來,顧瑜清直接掉頭走人,臨走前,還不忘狠狠地在江美美的手腕上狠狠地踩一腳。

  那種力度,讓江美美額頭上出了不少冷汗。

  ——

  市一中學校門口

  女人戴著一頂鴨舌帽,特意壓低了帽簷。

  她時不時朝學校某個方向看去,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緒。

  不到五分鍾,學校的下課鈴聲響起。女人眼睛亮了一下,強壓著自己的喜悅,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走過來的一群孩子們。

  不一會兒,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年引起了她的注意。

  他長著一張如同陶瓷一樣精美的臉,墨黑色的頭發有些淩亂,顯得有幾分不羈。少年側顏精致,華容的心一下子提得很高,心中的喜悅蔓延開來。

  這是阿晏的兒子,也是她的孫子。

  顧凱澤沒有注意到門口的人,隻是一心朝旁邊的大型超市和商場看去,顧淺涼今天恰好在附近,想順便給他買幾件衣服。

  想到姑姑,顧凱澤突然眼睛一彎,露出美好而純潔的笑容,引起周遭女生花癡的傻聲。

  看到少年在笑,華容更是按捺不住內心激動的情緒,快步走到他麵前。

  顧凱澤看一個年歲比較大,卻保養得當的女人攔在他麵前,遲疑了一下:“請問你有事嗎?”

  “凱澤,你是叫凱澤嗎?小凱,我是奶奶。”

  華容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顧凱澤愣了一下,腦子有些懵,睜著那雙漂亮而清澈的眼睛:“阿姨,你……”

  能叫出他的名字,應該不是認錯人了。

  可他奶奶叫顧瑜清,還在家等他和姑姑回去吃飯,他什麽時候又蹦出一個奶奶來了?

  “華容,果然是你。”顧瑜清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華容背脊一僵,原本柔和的臉色開始轉冷。

  這個女人的聲音,她就算很多年沒有聽過,也不會認錯。

  顧瑜清的消息還真是靈通,這麽快就找到了自己。

  不過,反正自己也已經因為顧淺涼而暴露在傅家麵前,顧瑜清知道她的消息也正常。

  “奶奶。”顧凱澤叫了一聲,幾步走到顧瑜清身邊,“奶奶,你怎麽來了?”

  華容聽到少年喊的一聲奶奶,眼睛裏劃過一絲憤懣和不甘,卻又不得不繼續隱忍。

  “乖,小凱,姑姑在那邊,快去你姑姑那邊。”顧瑜清慈愛地摸了摸顧凱澤的頭發。

  他回頭一看,顧淺涼果然在那邊朝他招手,顧凱澤露出笑容,小白牙在陽光下顯得非常陽光。

  沒有再遲疑,他笑著朝顧瑜清揮手:“奶奶,我先過去了。”

  華容伸手想叫住他,卻看見顧凱澤頭也不回地往顧淺涼那邊走去,離去的身影讓她的心開始揪了起來。

  看著華容隱忍的神情,顧瑜清心裏更加疑惑,語氣也開始變得多咄咄逼人起來:“華容,你找凱澤幹什麽?你到底有什麽陰謀?”

  華容回過神,輕蔑地看了一眼顧瑜清戒備的神色。

  “那是我的親孫子,我為什麽不能找他?”華容冷笑,開始打量眼前的女人,“顧瑜清,我這次回來,除了複仇,還要把凱澤帶走。”

  親孫子?複仇?帶走凱澤?

  顧瑜清驚愕了好一會兒,腦子反應不過來,一直嗡嗡作響。

  這到底什麽跟什麽?華容該不會是瘋了吧?怎麽會認為凱澤是她的孫子?

  好半天,她才找到自己顫抖的聲音,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你在說什麽瘋話?凱澤什麽時候是你的孫子?他是阿晏的孩子,我的親孫子,你憑什麽帶走凱澤?”

  “事到如今,你難道還不敢承認這個事實嗎?”華容的情緒突然變得激動起來,“我當年給薑博強生的那個孩子根本沒有死,顧晏他是我的兒子,不是你的。”

  既然兒子是她的,凱澤當然也是她的孫子!

  “這些年,謝謝你撫養凱澤。但是,別以為你們撫養凱澤,我就會原諒你們。要不是顧淺涼,我的阿晏不會死!”

  華容臉上帶著仇恨的情緒,不想看顧瑜清的反應,直接甩身想走,卻被顧瑜清攥住手腕,力道大得驚人。

  “誰告訴你,阿晏是你兒子?”顧瑜清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可笑,又覺得她可悲,“華容,你到底有沒有腦子?就算我顧瑜清再好說話,再窩囊,也不會替別的女人養兒子!你真以為,我顧瑜清有那麽大度嗎?”

  難怪華容會對淺涼下死手,因為她錯以為阿晏是自己的兒子,又偏執地認為淺涼是害死阿晏的凶手,想替“兒子”複仇,才鬧出這麽一場笑話!

  當初阿晏出車禍的確隻是一場意外,兄妹倆吵架,哥哥賭氣開車出門,誰能想到後麵會有一場無妄之災?

  隻能說,命運弄人。這種事情,怪在淺涼一個人身上的話,太牽強。

  更何況,要怪也輪不到她華容來怪!這個女人差點害死了她的女兒。

  當初,她和薑博強蜜戀時候,自己還懷著他的兒子。

  她和江美美的性質一樣,都是個讓人覺得惡心的小三。

  她怎麽配指責淺涼?她有什麽資格?顧瑜清越想越憤怒。

  華容見顧瑜清否認,也不意外:“顧瑜清,你也不必編造這種謊言欺騙我,阿晏已經死了,你現在想說什麽都沒人拆穿。我非常確定阿晏就是我的兒子,還有,顧淺涼害死了阿晏,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華容覺得,這無非是顧瑜清想為女兒脫罪想出來的辦法,真以為這樣就能騙她?

名門暖寵首席嬌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作者:緋雨微瀲    所寫的名門暖寵首席嬌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名門暖寵首席嬌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