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96節

如果殺人不犯法,她一定想辦法弄死江恩年,她媽身體剛好點,又被他氣成這樣。
  她現在恨不得殺人放火了,眸色冷冷的,一對漆黑如同點墨的眸子裏被怒火燒成,成了傾城的顏色,那火苗子仿佛要舔到了別人的心髒上,江恩年一顫,被她的目光嚇到,想解釋什麽,卻聽南蕭冷冷的說道:“你趕緊從我麵前消失,我一秒鍾都不想看到你!”
  江恩年知道南蕭的心結一時半會兒解不開,當年不知道曹佩聲給她說了什麽,讓她對自己這般痛惡至極,這十四年,他不是沒有想過找他們。
  可是當年,曹佩聲帶南蕭離開B市之後,他就再也找不到她們了。
  歎了一口氣,江恩年的臉色青青白白好一會兒,最後還是緩和了語氣,像是沒有聽到那些難聽的話一樣:“蕭蕭,我也是擔心你媽媽!”
  “我媽用不著你擔心,我自己會照顧,江市長沒事請回吧!”南蕭說完這話,當著江恩年的麵關上了房門,本來就對江恩年沒什麽好感,如今這麽一鬧更沒好感了。
  江恩年碰了一鼻子灰,訕訕的摸了摸鼻子,但臨走的時候還是問了句:“蕭蕭,勒景琛呢,你媽生病住院,他怎麽不過來看看?”
  其實江恩年是擔心,所以才會過來一趟,南蕭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處於關機狀態,他是沒辦法了才找到醫院的,這幾年,他隱隱約約耳聞勒家跟南蕭的婚事會黃。
  這消息本來挺隱蔽的,那天是勒家的一個遠親說漏了嘴,把這事兒說出來了,他裝作不知道,可還是有點兒擔心,本來想跟勒景琛透露一聲,他是南蕭的爸爸。
  結果出了這事兒,他沒敢說了,心裏沒譜,就怕勒家突然跟南蕭解除了婚事。
  南蕭本來想轉身,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很多東西一下子衝到了腦子裏麵,勒景琛三天沒跟她聯係了,是不是真的出了什麽事兒?
  但還是不鹹不淡的對外麵的人說了一句:“我們好好的,用不著你關心!”
  可心裏卻有了疑惑,這種疑惑像是種子一般生了根,發了芽,畢竟勒景琛好幾天沒來醫院了,以前他幾乎是每天呆在醫院裏,哪怕處理公事也是讓淩安把文件拿過來了。
  但這幾天,他沒有出現過,也沒有聯係過自己,以前他可是粘自己的很。
  再加上,她突然想到了勒景琛那天接了電話之後那種眼神兒,複雜深沉,難懂,仿佛裏麵寫滿了一場暴雨雨,她的心猛的一揪,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打電話,南蕭必須跟勒景琛打個電話,確認一下,電話撥打的時候,那些空寂的聲音像是在腦子裏跳舞的小人兒,踩著她的腦袋瓜子,她淩亂的很。
  一方麵祈禱著勒景琛趕緊接她電話,另一方麵又希望著這一切是她多想了。
  她跟勒景琛好好的,他說,等媽媽好了之後,他們就結婚。
  勒俊遠現在都沒那麽反對他們了,墨心很同意這樁婚事,他說,等一切結束後,你就乖乖嫁給我,南南,這輩子,你是我的,哪兒也逃不掉。
  那些甜言蜜語這會兒仿佛變成了驚心魂魄的回憶,越是甜蜜,心尖越是顫抖的厲害。
  明明隻有十幾秒的時間,南蕭覺得仿佛是過了一輩子,她想,她是真的喜歡上了勒景琛,才會這麽患得患失,當初墨邵楠跟別人鬧緋聞的時候,她能忍到工作結束,兩人碰麵之後,慢條斯理的問他是怎麽回事兒。
  可是一臨到勒景琛,她整個人都亂了,完全沒有了平素的冷靜自若。
  她想,她是真的愛上了勒景琛,才會覺得這麽不確定,聽到勒景琛聲音那一刻,南蕭又被迷得不行,勒景琛的聲音總是這麽好聽,讓她的心湖平靜下來。
  像是羽毛刷子輕輕的掃過心尖一樣,那些不安定的因素全部沉澱下來。
  她勾著唇,露著笑,眼眸天真,如同美玉,窗外扯著夕陽的樣子,美的驚心動魄,一如他們的愛情,很短暫,但是很美好,她笑著問他:“這幾天怎麽沒給我打電話。”
  “在忙。”勒景琛跟平時一樣的聲音。
  南蕭想,他應該這會兒慵懶的倒在藤椅裏,半帶著笑,薄唇微挑,似笑非笑,心更加柔軟,仿佛有無數的煙火在心湖裏炸開:“忙什麽呢,這幾天也沒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忘了我了,有新歡了?”
  這話本來是開玩笑,可是卻讓勒景琛差點兒方寸大亂:“怎麽可能,南南,這輩子,我心裏隻有你一個,我不會再喜歡別人的。”
  “跟你開玩笑呢。”聽著他緊張的語氣,南蕭覺得這幾天的疲憊也消失了很多。
  有時候愛情真的是良藥,可是她卻忘了,愛情同樣是毒藥,讓你痛得全身腐爛。
  “以後不準再開這樣的玩笑了,南南,這幾天我不在,你好好照顧自己,照顧阿姨,別等我回去的時候,看到你瘦了,我會心疼!”那話,一字一句入耳,動聽至極。
  南蕭的心軟的一塌糊塗,如果他在她身邊,她真想主動親親他。
  這種事,一向是勒景琛主動,南蕭被動,可是這一會兒,心湖裏仿佛撞出了層層的浪花,一種特別渴望見到他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她的唇自然的勾起,露出了傾城的軟意,是女孩子最好的年華,最美的時光,也是最好的心情。
  “阿琛,我想你了。”她說,如此表白,聲音細細,像是掐住嗓子一樣。
  那邊似乎一頓,有什麽聲響,像是花苞開放的聲音,那麽美麗,她想,那邊應該是暖光徐徐,如同微風一般落在心底,輕輕一綻,悄然入隨。
  勒景琛的聲音慢悠悠的傳來,似乎跨越了千年的時光,飄到她耳朵裏:“南南,我也想你,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想你,我愛你!”
  她在心裏悄悄的補充了一句,我也是,勒景琛,我愛你,我隻愛你。
  不知道誰在那邊喊了勒景琛一聲,他對南蕭說道:“南南,我還在忙,先掛了!”
  可是掛電話的時候,南蕭分明聽到一個女聲怯聲聲的傳到了電話這端,阿琛哥哥,我喊你半天了,你怎麽不應我。
  南蕭的心,轟的一聲亂了。
  勒家並沒有跟勒景琛年齡相差的女子,而那般溫柔的聲音,又能是誰,那麽親密的叫法,又能是誰,她不可能不多想,握著手機,好一會兒,她都緩不了神。
  心裏仿佛被無數的鋼針,細細的戳著,有些痛,又仿佛有一把刀,硬生生的將她的骨頭劈成兩斷,手機仿佛那麽沉,沉的她握不住,難受。
  她不信,不會是真的,哪怕是真的,她也想問問他是怎麽回事兒。
  她不能單憑一句通話就定了勒景琛的罪,她也不想因為一句話誤會什麽。
  雖然心亂如麻,仿佛有一道聲音在跟自己說什麽,可是南蕭還是很冷靜,她跟娃娃打了一個電話,讓她過來暫時幫她照顧媽媽,交給護工,她不放心!
  南蕭沒開車,她情緒有點兒亂,不適合開車,當初她開車撞過人之後,勒景琛把她給痛罵了一頓,從那以後,她情緒太亂的時候,從來不開車的。
  打車到了勒家,南蕭坐在車子裏麵跟保安說明來意。
  保安見過南蕭,就放她進去,南蕭到了裏院,付了錢給司機,才慢悠悠的朝裏麵走去,勒家很大,南蕭之前來過,無心觀賞,層層的風景似盛開的春花。
  不過南蕭無心欣賞,徑直沿著薔薇院朝裏麵走去,這個季節,勒家的薔薇院還沒有謝,可想而知平時花費了多少心血,那麽濃烈的薔薇,撲眼而來,仿佛一重一重卷來的血海。
  她瞧著那些顏色,覺得眼暈,緊闔了一下眼眸,這才緩解了心中的壓抑!
  她繼續往前麵走,可是剛走不久她就聽到薔薇花園裏有一陣笑聲,順著風流到她耳朵裏。
  男音低沉,女音悅耳。
  南蕭強迫著什麽都沒有發生,慢慢的走了過去,她看到了勒景琛在扶著一個美女在蕩秋千,女孩兒笑的極開森,純淨的小臉兒在夕陽的映襯下美的仿佛不食人間煙火。
  她白衣勝雪,膚色極白,一頭栗色的軟發,隨著風輕輕舞動,美麗至極。
  而勒景琛站在她身邊,長身如玉,男人微微側臉,臉上淡笑淺淺,嘴角微勾,傾國傾城,那一瞬間,南蕭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停止流動了。
  因為離得有點兒遠,南蕭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麽,可是看到這一幕,她心裏亂的不行。
  她想當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轉身就走,可是她更不願意這麽離開,如果這麽離開,仿佛就代表著她跟勒景琛沒有關係了一樣。
  她若無其事的走上前,秋千上的女孩兒似乎注意到了她,南蕭的目光與她對接,覺得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幹淨的一雙眼睛,清澈如泉,裏麵沒有雜質。
  似乎覺得南蕭的目光有點兒怪異,她小聲的喊了一聲:“琛哥哥,有人!”
  勒景琛順著女孩兒手指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南蕭,眼神裏是一閃而過的慌亂,可是很快,他鎮定下來,鬆開扶住秋千的手,朝著南蕭走了過來:“你怎麽來了?”
  “勒景琛,不解釋一下嗎?”南蕭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揚手指了指那女孩兒,近距離一看,才覺得這個女孩兒遠看漂亮,近看更漂亮,尤其一雙眼睛,真真迷人至極。
  南蕭自認為見過美女無數,可是瞧著這個女孩兒,覺得她見過再多的女孩兒都沒有眼前這位漂亮,這麽漂亮的女孩兒,出現在勒家,又跟勒景琛關係很好,很難讓人不想歪。
  可是南蕭臉上的笑意淡淡的,漫不經心的把目光從女孩兒臉上收回來,落在勒景琛身上,似乎她隻是偶爾路過,問他一句無關緊要的話。
  勒景琛似乎在猶豫,不過顯然,他並不想提起這個話題:“她是我家的客人,南南,你怎麽突然過來了,阿姨在醫院怎麽樣!”
  南蕭聽著他輕抹淡寫的話,感覺心仿佛裂開了一樣,勒景琛望著她,目光深沉,裏麵的情緒複雜難懂:“勒景琛,她到底是誰,跟你什麽關係!”
  “南南,我以後再告訴你!”勒景琛似乎很累,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南蕭嗬嗬一笑,望了女孩兒一眼,那個女孩兒似乎注意她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麽怯怯的站了起來,往勒景琛身後躲了躲,小聲的喃喃一句:“琛哥哥,我怕!”
  勒景琛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發,柔聲低哄:“別怕,我在這兒!”
  南蕭隻覺得這一幕刺眼至極,她曾經以為勒景琛所有的溫柔都傾注在她一個人身上,可是今天看到這個,她突然覺得勒景琛,他同樣可以這麽溫柔的對待別人。
  勒景琛安撫好女孩兒,望著南蕭,墨中透藍的眸子裏透著一股子憂鬱之色,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溫柔至極的:“南南,你先回去,等過兩天我把事情弄明白了,我回去找你!”
  “不用了!你好好陪你的客人吧!”南蕭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一秒都不想多呆。
  以前墨邵楠跟江臨歌在一起的時候,她看了江臨歌在她麵前秀恩愛,她隻覺得惡心的慌,想著這個世界上怎麽有這麽惡心的人。
  可是看到勒景琛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她唯一感覺的隻有痛徹心扉!
  勒景琛還想說什麽,南蕭已經跑開了,她從薔薇園裏穿過,有花從她腳下卷落,落入塵埃中,他的眸色輕掩,遮住了那裏麵的苦色!
  南蕭一直低著頭匆匆而走,她像是在逃,逃離勒家,逃開這一切,直到她突然撞進了一個人懷裏,這才醒悟過來,低聲說了一句:“抱歉!”
  -本章完結-
☆、第168章 要我道歉,不是不可以
  對方一把拽住了南蕭的手,南蕭一時之間竟然沒能掙脫,她以為是勒景琛追了過去,忍不住抬起了頭,一眼望向了墨邵楠,墨邵楠比前段時間憔悴了不少,一向以幹淨形象示人的他這會兒有些邋遢。
  他目光緊緊的鎖住南蕭,生怕她跑了一樣:“蕭蕭,我終於找到你了!”
  “你放開我,墨邵楠!”南蕭一看是他,根本沒好氣,她不願意見到墨邵楠,尤其是現在,她剛剛撞見了勒景琛和別的女孩子那一幕,更是委屈的緊。
  現在的她,誰都不想見,隻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哭一哭。
  竟然不是勒景琛,南蕭心底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她感覺自己狼狽至極,像是被遺棄的孩子一樣,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獨自舔食自己的傷口。
  墨邵楠方才看著南蕭匆匆忙忙的從薔薇園裏跑出來,又看到了流在南蕭眼角的那一滴淚,當即目光一閃,心裏隱隱約約方才發生了什麽,質問的語氣脫口而出:“是不是勒景琛那個混蛋讓你哭了!”
  前段時間勒景琛一直在收購蘭尊國際,蘭尊國際一直像是墨邵楠親手養大的孩子,見證了他跟南蕭八年的感情,可是現在被勒景琛收購,他心裏有一種BT的屈辱感。
  他寧可宣布公司破產也絕對不允許公司被勒景琛接手。
  所以今天,他不管墨蘭的反對,宣告了這一公司從輝煌走向落沒。
  南蕭隻覺得眼珠子很疼,曾經她以為,墨邵楠是她這輩子的依靠,可是後來,她才發現那不過是她的想法罷了,墨邵楠選擇了江臨歌,負了她。
  而如今,她跟勒景琛經曆了那麽多,甚至她愛上他,把她當成她自己的信仰。
  沒了他,她仿佛要活不下去了一樣,可是今天現實卻在她心口上戳了一把刀,像是千千萬萬的利器不動聲色的紮入心底,沒入森然的顏然。
  心碎了……疼,南蕭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那股子疼痛,就連眼珠子都疼得厲害,恨不得剜去了那對眼珠子,裝作什麽都沒有看到,她後悔自己從醫院裏跑出來。
  她為什麽要因為一個疑惑來到勒家,為什麽要看到勒景琛對別的女孩好那一幕,如果不是這樣,勒景琛對她還是最好的,他心裏還是隻有她一個。
  南蕭啊,你怎麽能這麽傻,這麽卑微,心下一笑,那些受傷的地方像是被撒了一把鹽似的,她突然用力的甩開了墨邵楠:“用不著你關心,墨邵楠,你離我遠一點!”
  可是下一秒,墨邵楠又重新抓住了南蕭的胳膊,他的眸色深深,裏麵有繞人的顏色,一雙眼睛因為多天沒有休息好,紅得嚇人,像是在血色裏泡過一樣。
  那裏麵充滿了執拗,傷情的顏色:“蕭蕭,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裏麵的那個女孩兒是誰,你已經看到勒景琛跟她在一起了,你還要假裝什麽都不知道到什麽時候!”墨邵楠看著南蕭的樣子,又是氣急敗壞,又是心頭大痛。
  這是他的女孩兒,他曾經說過守護她一輩子,什麽時候,什麽時候他把她弄丟了呢。
  南蕭不想知道,真的不想,仿佛她知道了這一切之後,所有的希望都會化成泡影,他說讓她在醫院等他,他說過幾天,事情辦完了他就會回來。
  她是不是可以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南蕭這一刻才知道自己竟然膽怯到這種地步。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