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95節

-本章完結-
☆、第166章 一個陌生人罷了
  南蕭出來的時候,情緒不太好,勒景琛以為她還在擔心曹佩聲的身體,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將她整個人攬在懷裏,口勿了口勿她的頭發,認真說道:“南南,別怕,有我在,不會讓阿姨有事的,你放心,我已經讓人找了最好的醫生過來給阿姨做手術!”
  這幾天,勒景琛已經讓人找不了少醫生,不說是全球最頂尖的,但是在國內確實是數一數二的,曹佩聲身體不好,南蕭整個人跟著瘦了一圈兒,一張臉就剩下巴掌那麽大了。
  後悔,內疚,自責給她帶了空前的壓力,她想讓自已能彌補一點兒,不要等到失去的那一刻才真的覺得後悔,所以照顧曹佩聲,南蕭事事親為。
  以前在勒景琛心中,南蕭還是一個孩子,雖然二十五了,凡事還是由他來照顧著,可是現在南蕭突然一夕之間長大了,承擔起了所有的責任。
  她心裏再難過,也都咬牙不說,她在害怕,隻會說勒景琛,你抱抱我,給我一點兒勇氣!
  “我知道,阿琛,謝謝你,沒有你,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怎麽辦!”南蕭回抱住勒景琛,感覺男人的懷很溫暖,像是永不倒立的青山一般,可以讓人依靠。
  其實當她回到C市以後,看到病chuang上的曹佩聲的時候,其實人已經崩潰了,她根本不知道人怎麽辦,這麽多年,她離開C市,去了A市生活八年,以為自己已經無所畏懼,可是那一刻,她才發現自己什麽都做不了,什麽都做不到。
  如果不是有勒景琛,她堅持不下去。人有時候不說一定要找一個信仰,而是當你有什麽事情的時候,你想要一個依靠,而不是你已經站在懸崖邊緣,對方卻要把你一腳踩下去。
  勒景琛其實已經成為了南蕭的信仰,她的依靠!
  “傻瓜,跟我說什麽謝謝,你可是我的女人!”勒景琛摸著南蕭的後背,輕輕的拍了一下,像是哄小孩子一樣,他能感覺到女人的眼淚滾落下來,滑到了他衣服裏。
  他憐惜萬般的勾住她的小手,慢慢的摩挲著,聲音淡淡卻透著一股子鄭重:“南南,等阿姨好起來,我們就結婚。”其實對於結不結婚,勒景琛沒什麽概念,可是看到曹佩聲躺在病chuang上奄奄一息的時候,他覺得生命無常,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麽。
  所以他想把握現在,把握他跟南蕭在一起的每一天,他希望她成為他的太太,名正言順的勒太太,一想到這三個字,他的心髒都在撲通撲通直跳。
  “好!”南蕭點頭,語氣認真,她想,如果她不嫁給勒景琛還能嫁給誰呢。
  除了他,她誰都不想要。
  手術當天,南蕭接到了容霆的電話,容霆已經回了港城,那邊的事情很多,他雖然接手了唐氏總裁一位,但是他所有的精力不可能完全放在這邊。
  所以這段時間時不時的港城和A市兩邊跑,今天還是聽了娃娃說起南蕭最近一直在醫院的事情,才打了一個電話過來:“蕭蕭,你媽媽生病住院了?”
  對於南蕭的家庭,容霆問得不是很清楚,隻知道她有一個入獄的媽媽,其他並不清楚,不過南蕭畢竟是做模特兒,需要一個高大上的身份,當然,那些資料也是假的。
  南蕭一聽到這話,眼淚已經不像前幾天一樣崩不住了,有勒景琛在她身邊,就像是天神一般,替她擋住了所有的災難,她點了點頭:“嗯,現在在醫院,等會兒就手術了。”
  “你為什麽不早點告訴我!”容霆的語氣有幾分責備的意思。
  南蕭失笑,故意這麽說道:“你不是說不管我的事了?”
  “南蕭,我說不管,難道就真不管了!”容霆難得失了分寸,這傻丫頭,他如果能不管就好了,可是他這輩子注定放不下她的事情。
  “好啦,好啦,跟你說笑呢,容大哥,我隻是不想麻煩你!”南蕭服了軟,她跟容霆相處是這樣,她知道容霆不會害她,可是她們兩個,如果有誰錯了,道歉的那個人一定是她!
  想讓容大經紀人跟她道歉,那簡直是沒門兒!容大帥哥高冷又傲嬌,必須哄,妥妥滴!
  “所以你就想麻煩勒景琛!”容霆幾乎是賭氣一般把這話吼了出去!
  “那怎麽能一樣,阿琛是我男朋友!”南蕭不解的眨了眨眼睛,感覺容霆一向高貴冷豔,今天這脾氣有點兒小炸毛,難不成昨天晚上欲.求不滿?
  想到這個,南蕭突然覺得自己猥瑣了,果然是跟勒景琛呆在一起時間久了。
  容霆在電話這邊簡直在心裏吐了兩大碗老血,如果他早一點跟南蕭表白,如今的結局會不會還是這樣,南蕭跟勒景琛認識多久,已經全心全意的信賴他。
  而他,跟她認識已經八年了,吐了一口氣,沉甸甸的,像是一塊巨石一般堵在了心口,他的嗓音已經變了平素的高貴冰冷:“那我呢,蕭蕭,這麽多年你把我當什麽了!”
  “容大哥,我當你是哥哥啊,你放心,我沒把你當外人!”對於經紀人一說,其實南蕭更覺得容霆是她的大BOSS,凡事聽BOSS的,無往不利,她猶豫了一下,繼續討好的說道:“隻是你最近太忙了,我聽娃娃說,你天天忙得的沒空吃飯,沒空睡覺,我怎麽好麻煩你呢。”
  說到最後,女人聲音裏已經染了一層心疼之色,容霆聽的心頭大痛,可是他再忙,如果是南蕭的事情,他肯定會放下所有的一切來到她身邊。
  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沒有陪在她身邊,反而是忙那些恩恩怨怨,如果今天不是娃娃說漏了嘴,他至今還被蒙在鼓裏,他生氣南蕭在事情發生後沒有第一時間找他。
  可是他更氣自己,為什麽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她其實是需要過他的!
  容霆那一刻不知道心底升出什麽樣的感覺,可能是悲衣的層份更多一些吧,他壓住心底要歎息的欲望,眉頭皺得死緊,跟打了一個結一樣:“等我忙完這段時間我就回A市,南南,我記得你以前說過,想學國畫,我現在問你,還想學這個嗎?”
  “想。”南蕭回了一個字,怎麽可能不想,她一直想畫國畫,可是不敢碰了,真的不敢了,她怕自己碰了國畫有報應落到曹佩聲身上。
  她膽子小,在八年前出車禍那一刻,從一個膽大包天的人變得了一個畏手畏腳的人。
  “如果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讓你跟著別人學國畫,你還願意學嗎?”容霆不知道為什麽會在這個時候跟南蕭提這個,他一直記得南蕭的夢想。
  南蕭現在既然不當模特了,回到國畫這個行業也未嚐不可。
  “我考慮一下。”對南蕭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曹佩聲身體的康複,如果曹佩聲身體一直沒有辦法好起來,她是沒有辦法去全身心的投入國畫中的。
  “嗯,你慢慢考慮!”容霆點了點頭,又認真的對南蕭說道:“蕭蕭,你既然把我當成哥哥,以後有什麽事情,你一定要找勒景琛,你可以直接找我的!”
  “可是你電話根本打不通!”南蕭找理由,其實她已經習慣了勒景琛,並不想去找容霆,依著勒景琛的脾氣,肯定不會喜歡她去找他。
  “你放心,以後隻要你的電話,什麽時候我都會接!”容霆認真的保證道。
  南蕭說了一句:“知道了,容大哥,我媽要做手術了,我先不跟你說了!”
  “嗯,祝阿姨手術一切順利!”
  “謝謝!”
  容霆掛了電話之後,一雙漆黑如同點墨的眸子幽深高貴的如同雪原之上的狼,充滿了掠奪,嗜殺的味道,蕭蕭,你是我的,隻能是我的!
  這邊南蕭回到病房路過主治醫生辦公室,勒景琛跟醫生在確認最後的手術事宜,叮囑他們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證手術成功。
  醫生很無奈,但是對上勒家大少認真的眼眸,最終點了點頭。
  南蕭跟勒景琛打了招呼之後,才回了病房,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心態轉好的原因,曹佩聲這會兒氣色還不錯,南蕭來到她身邊,緊緊的攥著她的手:“媽,你放心,就是一個小手術,你不要想那麽多,你在裏麵睡一覺,睜開眼睛手術就結束了!”
  “你放心吧,媽媽這輩子什麽大風大浪沒見過,還怕這個小手術嗎!”曹佩聲心態倒是挺好的,大概是因為身邊有南蕭的陪伴。
  南蕭點了點頭:“我等你回來!”她猶豫了一下,護士已經走了進來,南蕭的話最終咽了下去,她本來想問問媽媽,她這麽大手術,要不要通知江恩年。
  可是她也知道媽媽不喜歡爸爸,想想還是算了吧,江恩年於她們隻是一個陌生人罷了。
  -本章完結-
☆、第167章 勒景琛,不解釋一下嗎?
  手術進行的很漫長,南蕭等的幾乎心碎,幸好勒景琛一直陪在她身邊,鼓勵她,安慰她,南蕭才覺得時間沒有那麽難挨。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打開了,醫生從裏麵走了出來。
  南蕭趕緊迎了過去:“醫生,我媽的手術怎麽樣?”
  “南小姐,手術非常成功,但是病人的身體情況還需要觀察,所以等她清醒之後你再去看她!”醫生一臉疲憊,但還是盡職盡責的跟她解釋道。
  南蕭鬆了一口氣:“那就好,謝謝你,醫生!”
  “不用客氣,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醫生說完這句話又跟護士交待了一些事宜,才轉身離開了,勒景琛嘴角也露了一個笑:“南南,我就說,阿姨不會有什麽事的!”
  南蕭覺得自己提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了,露了一個勉強的笑意:“阿琛,謝謝你!”
  “傻丫頭!”於勒景琛來說,他最不願意聽的就是南蕭的道謝,張了張嘴,正準備說什麽的時候,勒景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一看到是勒宅的電話,勒景琛的眉頭舒展開來,對南蕭說道:“南南,我去接個電話!”
  可惜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麽,勒景琛的臉色瞬間變了,南蕭剛送完曹佩聲進了重症監護室,一回頭就瞧見勒景琛的模樣全變了:“怎麽了,是不是有什麽事?”
  勒景琛盯著的南蕭的目光怪怪的,他的目光一凝,盯著南蕭的樣子讓人心底發毛,那眼珠子裏仿佛藏了無數複雜的感情,沒辦法脫口而出!
  須臾,他吐了一口氣,壓抑住心底的那一陣兵荒馬亂,語氣跟平常一樣,帶了點兒玩世不恭,可是細聽下來,卻又讓人聽出他語氣中的不確定:“公司有點兒事,我要回去一趟!”
  一聽是這個,南蕭點了點頭:“那行,你趕緊回去吧,這幾天你一直在醫院裏陪我,趕緊去處理公事吧!”她忽略了勒景琛眼底的那一抹疑惑。
  不是南蕭沒有多想,而是到了這種時候,她的整個重心全放在了曹佩聲身上。
  直到三天之後,江恩年找到她的時候,她突然意識到她三天沒跟勒景琛聯係了,沒通過電話,沒有發過短信,甚至微信聊天都沒了。
  平時,勒景琛閑得很,閑著沒事就跟南蕭整一點搞笑的圖片,樂得她不行。
  可這幾天,他沒有聯係過她,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江恩年出現的時候,曹佩聲剛出重症監護室,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知道的消息,知道了曹佩聲如今在A市,他急匆匆而來,似攜了風雨之勢,帶著泰山之姿!
  “為什麽你媽來A市了,你不告訴我!”江恩年第一句話就是質問,南蕭看著他,隻覺得可笑,便忍不住笑了出來:“跟你有什麽關係!如果我沒記錯,我媽早跟你沒關係了!”
  江恩年被她一句話嗆的半天回不了神,沉吟一瞬:“不管怎麽樣,她始終是我的前妻!”
  “我媽不願意見你,江市長,你還是請回吧!”南蕭擺明了不願意讓他進去,可是江恩年卻執意闖進了病房,南蕭攔都攔不住,如果她有能力,真想把他丟出去!
  “江恩年,你做什麽!”南蕭在後麵吼,但又不敢太大聲,怕吵醒了媽媽。
  江恩年一眼看到了病chuang上的人,身子一顫,差一點沒有暈過去,病chuang上的人還是曹佩聲嗎,全身上下瘦得沒有幾兩肉,躺在那裏,仿佛風一吹,就散掉。
  她剛動完手術,整個人蒼白憔悴,讓人心疼。
  江恩年對她到底是有感情的,不然這麽多年也不會對她念念不忘,心口仿佛被人用刀割開了一道開口,露出一個血洞:“阿聲,阿聲……”
  南蕭攔在了他身前,怒目而向:“你沒資格來見他,你給我出去!”
  “蕭蕭,我就跟她說幾句話!”江恩年低求。
  “不行,我媽不想見你,你趕緊走!”
  可是身後的曹佩聲這會兒悠悠轉醒,睜開了眼睛,虛弱的問了聲:“蕭兒,誰在說話?”
  “媽,是護工,你不用管!”
  “阿聲,我是恩年啊!”兩道聲音同時脫口而出,江恩年已經趁南蕭不注意的時候,站在了曹佩聲麵前,十四年前,一對無妻再重逢,已經沒有了感情!
  江恩年望著曹佩聲一陣心疼:“阿聲,你怎麽這樣了……”
  有些人,歲月在他身上流淌,仿佛靜止了一般,江恩年跟十四年前並沒有太多的改變,隻是顯得成熟,肥胖了一些,眉目露著一股子當年未見的精光和沉然如素。
  曹佩聲在認出來人之後,瞪大了眼睛,手指抓住被單:“滾,我不想看你!”
  “阿聲,你聽我說,當年的事情我可以解釋的……”
  “滾,趕緊滾!蕭兒,讓他滾!”曹佩聲大發雷霆,可是她剛動完手術,身體弱的不行,這會兒說了幾句,又動了怒,雙眼一閉給暈了過去。
  一陣兵荒馬亂,等醫生好不容易穩定了曹佩聲,南蕭對著江恩年歉意十足的仍,根本沒有一點兒好臉色,她冷冷的望著這個男人,稱得上陌生的男人:“你滿意了嗎,江市長,我都說了,我媽不願意見你,你為什麽不聽,你非要逼她回一次搶救室不甘心是不是!”
  “蕭蕭,爸爸也不想這樣的!”江恩年痛苦的抱著頭,他比任何人都難受,曹佩聲所受的痛苦,可是南蕭根本不想聽他的解釋,她不聽啊。
  “嗬!”南蕭輕蔑一笑:“你別在我麵前提這兩個字,我惡心,我早就跟你說過,自從十四年前你選擇了那對母女之後,你就跟我們沒有半點兒關係!”
  “江市長,你為什麽還要出現在我們母女的生活中,你讓我們過幾天平靜日子行不和地?”南蕭吼到最後簡直是無奈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