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94

南蕭接下來的話全咽回肚子了。

他滿意,稍稍勾唇,輕舔了一下唇角,這個動作性感的要命,配著他那冰山一般的俊臉,簡直無與倫比了:“南蕭,你想聽原因,對吧?”

她根本不想聽原因好不好,她根本不想離開a市。

南蕭不喜歡背井離鄉的生活,十一歲之前她在b市長大,十一歲之後她在c市呆了幾年,十七歲之後,她一個人來到a市。

可她覺得這是寂寞的。

一個人離開一個圈子,想融入另一個圈子,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容霆看著她委屈的臉色,估計是礙於麵子,她又不好意思說得太直接,但是容霆卻跟她分析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這些全是南蕭不知道的事情。

她被關在警局裏兩天,而外麵已經鬧得天翻地覆:“蕭蕭,我知道你對a市有很深的感情,可是你的緋聞一時半會兒消停不下去,再加上殺人的案子,沒那麽簡單,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取證調查,就算你沒有做過那件事情,可是這件事情內,你覺得誰敢跟你合作!”

“其次,說句不好聽的,你現在在圈子裏已經臭名遠揚了,沒人敢用你,也不會再有人用你!”雖然這話說得殘忍,可這是事實。

容霆太想讓南蕭跟他離開,不在乎把一些真相暴露出來!

“所以,你跟我離開a市是最好的辦法,我們換一個地方,重新開始!”容霆說這些話的時候,有一種從容不迫的自信,那姿態,連同語氣都有一種讓人心折的魅力。

南蕭的視線有些飄乎不定,容霆直接把平板扔到了她麵前,讓她直視那些新聞!

南蕭看著那些新聞,簡直要瘋了!

她被深深的震驚了,雖然知道記者不會筆下留德,可是把她罵得這麽慘的還真是第一次。

容霆等她平複心情了,才對她語重心常的開口:“我有作過了解,這些事情發生在這兩天之中,而這些事情發生在你跟勒景琛宣布訂婚之前。”

“蕭蕭,如果他真的在乎你,你覺得他對這些新聞坐視不理嗎?”

南蕭不知道,隻覺得容霆把最殘忍最真實的一麵暴露出來,可是還是本能的想為勒景琛申辯:“他在國外,他當時不知道。”

“你說得沒錯,勒景琛當時確實在國外,可是勒家卻是在a市,你是勒景琛的未婚妻,你出了這麽大的事情,勒家一點兒表示都沒有,蕭蕭,你覺得他們有把你當成未來的勒家人看待嗎?”容霆說這些話的時候,根本一點兒心軟都沒有。

他知道南蕭最容易心軟,她跟勒景琛現在正熱乎著,如果不把刀子捅準一點兒,捅狠一點兒,她根本不會死心。

當初他就勸過她,墨邵楠不合適她,可是她偏偏能跟墨邵楠糾纏八年。

如果不是墨邵楠突然宣布跟江臨歌訂婚,依著她的性子,估計要糾結一輩子。

南蕭確實受刺激了,她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可是她也沒有告訴容霆,她在警局的時候,想的全是勒景琛,她想著勒景琛會來救她的,她一直抱著這個信念。

人一旦有了信念,會變得更加勇敢,如果不是勒景琛給了她期盼,她堅持不到他來。

可是雙手卻是抖著,手指關節卡得青白,用力叩緊,抬起頭,一雙眼睛通紅通紅的,可是漂亮的眸子裏卻泡了一種自信凜然:“容大哥,我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

容霆鬆了一口氣,心想這丫頭總算開竅了,沒有枉費他這麽多唇舌。

可是下一秒,畫風突轉,南蕭信誓旦旦的,仿佛跟打了雞血一樣,語氣姿態裏全是對勒景琛的坦護,有些事情,她雖然不喜歡,可是她會要勒景琛跟她一個解釋。

媽媽說,兩個人談戀愛的時候,最要緊的是信任二字。

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耳聽不一定是真,所以她相信勒景琛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他真的對她坐視不理的話,他不會到警局裏接她出來。

她繼續說道,字字句句都透著一股子對勒景琛的維護:“容大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有時候我想為自己作主一次。”

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眼底浮了一抹柔軟之色:“雖然你每次要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可是我想試試自己選擇的路走起來的感受,你這幾年一直教了我很多東西,處處袒護我,不讓我碰壁,不讓我吃苦,可是這不一定是我最需要的。”

“我想自己替自己做一次決定,而不是你每次把所有的事情幫我確定好,我穿什麽衣服,喜歡什麽口味,每天吃什麽,都讓你來幫我選擇,我是一個獨立的人,容大哥,這件事情,我想自己作主一次!”她雖然用了商量的語氣,可是她卻用了堅定的決心。

第149章 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

墨家,墨邵楠今天又去了警局一趟,雖然南蕭再三堅持不願意見他,可是他每天有空就往警局那裏鑽,今天剛一回來,傭人就等在了家門口,顯然有訪客。

隻聽傭人說道:“少爺,今天江家那邊來人了,江小姐也在裏麵等你。”

“嗯。”墨邵楠應了一聲,抬腿就朝屋子裏走去,一進門,就看到葉楚和墨蘭親密的坐在沙發上交談,兩人麵前還擺了日曆,看樣子是在選什麽好日子。

而江臨歌就坐在一邊,微抿著小嘴兒,讓人覺得她是一個安靜斯文的姑娘。

她一抬頭,就瞧見了墨邵楠,趕緊站了起來,想拽男人的衣袖,卻被男人身上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氣質給震懾住了:“邵楠,你回來了,我給你泡杯咖啡。”

說著就要去忙活,墨蘭卻一把攔住了她,示意傭人去泡咖啡,然後瞪了墨邵楠一眼,裝作訓斥道的樣子:“邵楠,我昨天已經告訴你了,讓你今天早點回來,你又去哪兒了!”

墨邵楠聽著她的語氣,因為沒有見到南蕭心情自然而然不太好:“媽,我有事!”

“你能有什麽事,我剛剛跟你助理打電話了,她說你一早就離開公司了,這麽長時間你都去哪裏了!”墨蘭卻有點兒咄咄逼人的味道。

一想到墨邵楠現在還想著那個踐人,她肝兒腎兒都疼!

那個踐人,她是不會允許她進墨家門的!

墨邵楠本來就煩,這會兒也沒了好氣,目光逼向墨蘭,一派的清貴疏離:“媽,我難道就不能有一點兒私人的空間嗎,我這麽大了,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你什麽都要管著我!”

以前也不覺得,最近墨邵楠心情不好,情緒不穩,偶爾還會頂撞墨蘭幾句。

墨蘭被嗆的一句話說不出來,似乎不可置信一般。

眼睛一眨,都要滾落下來了,還是葉楚看了這一幕趕緊來解圍:“邵楠,你媽大概是急了,語氣沒有注意她,她其實也是關心你,怕你在外麵有什麽事兒,你體諒一點兒做媽媽的苦心,畢竟她一個人把你養大,不容易。”

“是啊,邵楠,阿姨隻是關心你,沒有別的意思的!”江臨歌也幫腔道。

墨邵楠想想也是,他從小到大都習慣了墨蘭對他的過份關心了,從小他知道別的小朋友有爸爸有媽媽,可是他隻有媽媽,小時候他很多次看到墨蘭躲起來哭。

她那麽辛苦的把自己養大,他一直挺尊敬墨蘭的,對她言聽計從,今天這是怎麽了,無聲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跟墨蘭說了一句抱歉,我方才失言了,媽,你就原諒做兒子的吧。

墨蘭這才破涕而笑,趕緊換了一個笑臉,開始跟墨邵楠說起江臨歌的婚事。

兩個當長輩的選了日子,聊得非常火熱,這個說什麽時候好,那個考慮在什麽酒店。

隻是兩個人都挺火熱的,眉眼之中都沾了喜氣。

倒是墨邵楠沒什麽反應,他現在說退婚吧,簡直不可能,他是不喜歡江臨歌,可是他跟南蕭其實也不可能了,他一直都明白,隻是太執著。

想要跟她重新開始。

可是他該明白,南蕭是何等的倔強,她怎麽可能還回頭,不過是他的希冀而已。

墨蘭看著兒子一直沒反應,伸手拍了拍桌子,拉回墨邵楠的情緒:“邵楠,你覺得這個日子怎麽樣?”婚期定的明年,剛好江臨歌大學畢業。

“你們決定就好!”墨邵楠倒是沒有什麽話想要表示。

“這是你的終身大事,你能不能給我認真一點兒,我說你一天到晚想的是什麽!”墨蘭看著兒子不冷不熱的態度,真心為江臨歌委屈的慌。

人家江臨歌性子跟葉楚一樣溫順,說話輕聲細語的,人甜美的不行,又是市長千金,墨邵楠娶了她,隻會對自己有好處,沒壞處。

可這孩子,怎麽就對南蕭那麽死心眼呢,真愁人。

墨邵楠語氣同樣冷冷的,聲音沒什麽起伏:“我的婚事,你不是都替我決定了嗎?”

“墨邵楠!”墨蘭氣得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你到底什麽意思,當初是你親口答應的要娶臨歌,對她負責,現在說起婚事了,你還這麽一個態度,你到底把臨歌當成什麽了!”

墨邵楠感覺很累,說起婚事都有一種特別疲憊的感覺:“媽,婚事我沒意見,你怎麽覺得合適就行,我去休息了!”說完,他竟然沒有多呆一秒,就轉身走了。

江臨歌一看這樣子,跟墨蘭說了一句:“阿姨,我去勸勸邵楠。”

然後一溜煙也走了,這會兒客廳裏隻剩下兩個人,墨蘭氣得臉色青白,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以往她說什麽,他都會聽,現在好了,他為了一個女人三番四次跟自己作對。

甚至,陰陽怪氣的跟自己說話。

他心情不好,她也煩著呢,真是恨不得弄死那個南蕭,讓她幹幹淨淨死了的好!

葉楚趕緊寬慰了幾句,拉著她坐下來,單手拍著她的手掌:“你說你,跟一個孩子置什麽氣,你也知道他心裏一直有蕭蕭,你讓他一時半會兒把她忘了也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可是我能容忍他跟任何女人在一起,但是那個南蕭不行,絕對不行!”墨蘭不知道想起了什麽,連語氣都陰毒狠厲了幾分。

“你說你,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

“難道你忘了?”墨蘭咄咄逼人的問道,葉楚的臉色一尷尬,她忘不了,不過好在,她最後還是贏了,她才是名正言順的江太太:“阿蘭,你不忘,難道你揪著不放一輩子,你別忘了,現在那個女人還在監獄裏,而我們卻在外麵享受榮華富貴,這就足夠了!”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墨蘭的音調都變了,一臉本來保養得宜的臉,這會兒因為生氣顯得有幾分扭曲,麵目猙獰,看起來有些嚇人。

葉楚卻完全忽略了她扭曲的臉色,語速放得極慢,字字入耳,像是水滴的聲音一下子滑到了墨蘭心裏:“都過去了,隻要她一直在監獄裏,那些事情永遠不會被透露出來,阿楚,現在孩子都大了,我們馬上就要結成親家了,我們的好日子在後麵呢。”

“你說得沒錯,一切都過去了!”墨蘭想想也是,曹佩聲如今都在監獄裏,還能掀出什麽浪來,至於那個女人,早就在這個世界上不複存在了。

她還有什麽好糾結的,她現在錦衣玉食,兒子馬上要結婚了。

而這時,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沉沉的腳步聲,像是有什麽東西敲在心尖上一樣,而傭人在後麵喊道:“勒少爺,您稍等,我去通知夫人。”

“不用了,我說幾句話就走!”勒景琛長身如玉,出現在門口,因為男人逆光而站,黃昏的光線如同在他身上灑了一把細碎的金子,明亮碎人。

他的五官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可是身上卻攜了一絲不死不休的怒氣。

男人墨中透藍的眸色裏跟以往的溫潤不同,這會兒似乎有千軍萬馬在裏麵撕殺,絞成一片殺氣騰騰的緋色,他站在那裏,並沒有打算進屋,隻是站在門口,輕抹淡寫的問了一句,甚至連客套都沒有,直奔主題:“阿姨,現在說話方便嗎?”

“阿琛,你來我當然方便,趕緊坐,我讓人給你泡茶!”勒景琛很少來墨家,一般有事的時候他才會過來,沒事兒,他很少來墨家這裏。

因此,墨蘭見了他就跟見了稀客似的,可是男人一向慣帶笑意的容色,這會兒略略低沉,眉宇之間似乎冰鋒了一層說不出的狠戾之色,反倒讓人心驀地一顫。

也難怪,勒景琛平時給人的感覺太溫和了,這個人雖然身在高位,但是從來不擺什麽架子,而且態度奇好,沒見跟人置過什麽氣。

而因為墨心的教導,他對墨蘭更是有一種尊敬,不會輕易去跟她鬧什麽矛盾,可是今天不一樣,唇角勾著如刀鋒一般的寒芒,連語氣都亦是冰冰涼涼:“不用了,我不渴,我今天來這裏,隻是想跟你說一件事情。”

“你說!”墨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勒景琛注意到客廳裏除了她之外,還有葉楚,江市長的夫人,隨即微微蹙眉,葉楚趕緊說道:“阿蘭,我聽說你後園裏的花開了,我去看看。”

等葉楚離開之後,倘大的客廳裏隻剩下兩個人,方才的茶已經沒有了熱度,隻剩下一縷殘冷,勒景琛的眼神兒比那殘茶還冷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