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93節

  南蕭眸色一冷,勒景琛好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沒事!”

  桑白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了勒景琛欣長如玉的身子懶洋洋的倚靠在門邊,她眸中一喜,迎了過去,聲音帶著一股子不可置信,哪怕心裏已經知道不可能,可是這個男人出現在這裏,意味著什麽,是不是說明著,他心裏其實對她也是放不下的。

  “阿琛!”她走過去,柔意蜜意的喊他的名字,希望他跟過去一樣包容她。

  可是勒景琛一抬對,桑白就看到了那雙眸子裏再無溫情脈脈,有的隻是冰冰涼涼的顏色,像是冬天裏鋪陳的細雪,將那裏麵的感情全部凍住,冰封。

  他眼裏再也沒有往日的*滋,嗬護,關愛:“大白,我一直以為你是聰明的女孩兒!”

  桑白渾身一僵,又怎麽會不知道他語氣裏的含義,她眼眶瞬間紅了,她望著勒景琛,眼神裏充滿了絕望:“阿琛,你從前不會這麽對我的,你出來找我,難道不是因為還在乎我嗎!”

  “我在乎過你嗎?”勒景琛的語氣裏沒有一絲溫度,連同眼神亦如此,仿佛那眼睛裏跳出千千萬萬把刀,把桑白的心傷得沒有血色。

  她的小臉血色瞬間全褪,人情不自禁往後退了一步,他繼續殘忍的說道:“我什麽時候給你說過這樣的話,又是什麽時候給你這樣的承諾,大白,我以前把你當妹妹,可是你竟然妄想挑撥離間,破壞我跟南蕭的感情,這是我最不能原諒的事情!”

  “可是,我愛你啊——”我隻愛你啊,這輩子,就愛了你一個啊。

  “這個世界上愛我的人多了去了,而你又算什麽,我當初留你在身邊,給了你足夠的資源,讓你紅起來,可是你不該貪求太多不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如果你知道滿足,這次就不該回來!”勒景琛說到這裏的時候微微一頓,他根本不在乎桑白全白的臉色。

  也不在乎她眼底的委屈和受傷,一個男人,殘忍的時候,你在他麵前,其實什麽都不是。

  桑白亦如此,當年勒景琛能對她好,忍受她的種種,隻不過因為他把她當妹妹,可是她一旦觸及了他的利益,他豪不留情的,手起刀落,將她斬斷!

  “從今以後,我不希望南蕭再因為什麽事情誤會你跟我有什麽,大白,你是世堂的人,我不想因為你,成為我們兩個關係的影響!”說完最後一句話,勒景琛豪無留戀,離去。

  桑白的淚紛落如雨,她不甘心的衝他吼了一句:“她憑什麽!那個南蕭有什麽好!”

  “她哪怕再不好,她也是我心愛的女人,容不得別人說她不好!”勒景琛的話從前方飄來,落入她的耳朵裏,那一瞬間,淚流成河!

  這邊,墨心難得回了家一趟,這段時間勒俊遠和南蕭住院,她操碎了心,今天好不容易回來,剛洗了一個澡,換了身衣服,準備休息一會兒,管家說墨蘭來了。

  對於這個親妹妹,墨心的態度一直是不錯的,所以想也沒想就叫墨心進來了,墨心一進來,就看到墨蘭坐在那兒優雅的喝著花茶,別小看這一杯花茶,那絕對是世界最頂級的產品,墨心嫁到勒俊遠之後,什麽都享受最好的,因為勒俊遠*老婆。

  墨蘭看到這一幕,心裏有幾分不是滋味,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她親切的走了過去,語氣半嬌半嗔:“姐姐,我現在見你一麵,可真不容易!”

  聽說她語氣裏的埋怨,墨心倒是沒有時間跟她計較這個,她要早點休息,今天晚上不過去陪chuang了,但是明天肯定是她去照顧勒俊遠。

  “小蘭,你也知道,這段時間你姐夫跟南蕭都住院了,我一直在忙他們的事情,疏乎了你這邊真是抱歉!”雖然這件事情沒有明說,可是墨蘭跟勒家什麽關係,這事兒,她不可能一點兒都不知道,但是這幾天,墨蘭連問都沒問過這件事情,可想而知並不關注。

  墨蘭其實早知道這件事情,她巴不得勒氏早點出事也好,這個姐姐,從小就壓了她一頭,她處處不如她,兩人雖然是姐妹,可是卻同人不同命。

  說到底,她是嫉妒墨心的,當年如果不是……想到這裏,眼底閃過一抹憤憤之色,不過今天過來到底是為了正事:“姐,我這幾天忙蘭尊國際的事情也忙昏了頭,都不知道姐夫不舒服,要不我明天去看看他?”

  “算了,他最近心情不好,不想見客,等他回來再說吧!”墨心也不願意多談,這件事情畢竟是**,勒俊遠的傷勢一直是勒家關心的大事兒,她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小蘭,你這麽晚過來,有什麽事嗎?”一般來說,墨蘭很少主動來勒家,今天卻親自登門拜訪,不知道為了什麽事。

  墨蘭看著她一臉無知的樣子,心裏冷嗬兩聲,還裝,這個時候了,還裝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你兒子快把我的公司逼得破產了,你現在還跟我打啞謎!

  一想到一些過去,墨蘭就恨得不行,歎息一聲:“還能有什麽事情,最近阿琛一直打算收購我的蘭尊國際,我現在是一個頭兩個頭,姐姐,你能不能幫我勸勸阿琛,讓他停止對蘭尊國際的收購,如果他再執意這麽下去,我的公司就沒了!”

  墨心確實不知道這件事情,驚訝了一瞬間之後表示:“小蘭,商場上的事情,我不懂,阿琛和俊遠也從來不跟我說這些,這樣吧,我先問問阿琛,明天給你一個具體的答複好嗎?”

  勒景琛做事,素來讓她放心,他既然選擇這個時候收購蘭尊國際,肯定有他的理由,而她雖然是勒氏的主母,一般情況下是不幹涉公司的大事。

  “姐,到這個時候,你還不肯幫我嗎?”墨心委屈,眼淚在眼眶裏打轉了。

  “小蘭,我不是不幫你,主要是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是怎麽回事,你總得給我時間問明原因吧!”墨心其實也為難,她這個勒家主母並不好當:“阿琛做事一向有分寸,他既然行了這事,肯定有他的理由,你放心,你是我妹妹,還怕我虧待你不成嗎?”

  墨蘭見她始終不肯承諾,有些急了:“姐,如果不是逼急了,你以為我願意過來求你嗎,現在邵楠一蹶不振,我一個人根本拉不到投資,阿琛再不收手,我的公司真的沒了,姐,當年我幫了你這麽多,難道現在,你連這點小小的忙都不幫嗎!”

  墨心最不喜歡她的就是當年,當年的事情,她是對墨蘭有虧欠,可是她這麽三番五次的提起,確實讓她不舒服了:“小蘭,如果你信我,今晚先回去,我明天給你一個解釋!”

  送走墨蘭之後,時間確實很晚了,墨心反倒沒了睡意,她不知道勒景琛為什麽突然收購蘭尊國際,可是這事兒跟南蕭絕對脫不了關係。

  南蕭以前跟墨邵楠是一對兒,為這事,她曾經反對南蕭跟勒景琛過。

  可是現在南蕭救了勒俊遠一命,她如果再插手這個事兒,肯定讓兒子不喜。

  勒景琛因為南蕭受傷一事兒,心裏憋了一口氣,不發泄出來,那絕對是不得了的!

  所以,這事兒,她還真不能插手!但是墨蘭那邊,怎麽辦……

  勒景琛回到包廂的時候,南蕭跟虞世堂的臉色都不太好,像是吵過了一樣,他微微一蹙眉,目光先是落在了南蕭臉上,南蕭已經恢複了麵無表情。

  而虞世堂的目光裏還帶著一絲憤恨之色,不過他到底是名導,情緒早已經收放自如。

  過了一會兒,桑白主動打電話給虞世堂,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先打車回去了,讓他跟勒景琛說一聲抱歉,勒景琛表示理解,一頓晚飯不歡而散。

  勒景琛和南蕭回到家之後,勒景琛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剛剛跟美人兒說什麽了,他臉難看成這樣!”活像欠他幾百萬似的。

  “沒什麽,就是他問了我一些問題,我沒回答他而已!”南蕭輕抹淡寫的說了句,擺明了對這件事情不願意多說,勒景琛看著南蕭平靜的樣子,忍不住為好基友辯解了一句:“南南,其實美人兒現在的遭遇也挺讓人同情的!”

  “那是他自己作的!”南蕭豪不客氣的說了一句,當初蘇小珞愛慘了他,結果他倒好,直接給蘇小珞當頭一棒,徹底把她打懵了。

  如果讓她知道勒景琛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分分鍾要分手,絕對不能忍!

  蘇漢子性子直,一腔熱血捧給他看,結果他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踩在地上踐踏。

  勒景琛什麽都不敢說了,這個時候說多是錯,所以保持沉默比較好!南蕭洗好澡之後,重回久違的大chuang,南蕭緊緊的吐了一口氣,有家的感覺就是好。

  等勒景琛出來之後,就看到南蕭已經背對著他,一副睡著了的模樣,勒景琛忍不住輕手輕腳的上了chuang,將人一把抱在了懷裏:“又背對著我睡覺!”

  南蕭被他抱著,肌膚相貼,仿佛燒成了一層說不出的火,男人剛剛沐浴完,身上還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清香,軟軟的,讓人倍覺親切:“我什麽時候背著你睡了!”

  這分明是指控,勒景琛輕輕的捏著她的小鼻子,望到她眼睛裏:“還不承認!”

  其實這種微妙的情況下,南蕭也知道會發生什麽,不過不知道為什麽,這會兒緊張的不行,心髒呯呯直跳,仿佛比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還緊張。

  她主動的抬起頭,口勿了口勿他的唇角,輕輕的,她的唇極軟,像是毒藥一般,讓他一嚐難忘,很快,男人化被動為主動,凶狠的口勿了上去。

  南蕭住院這段時間,勒景琛再有色心也沒有色膽去動南蕭,她受了傷,他每天擔憂的不行,哪有心情想這個事兒,可是南蕭出院了,現在人就在他懷裏,他要是沒有一點兒想法那就不是一個男人了,等一個口勿結束,南蕭的小臉紅的不行,整個人鍍了一層粉。

  勒景琛就愛她這樣,哪怕親熱再多次,她總是會害羞,可是一想到什麽,勒景琛停下動作,不確定的問了句:“南南,你的身體可以嗎?”

  “可以!”她輕輕的回了一句。

  勒景琛壞啊,故意逗她:“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南蕭怒了:“你做不做,不做拉倒!”說著,就要蒙著被子睡覺。

  勒景琛有這種機會,哪能放棄啊,下一秒,化成為狼,將南蕭吃了個幹幹淨淨,分開才幾天,仿佛像是分開了一輩子一樣,南蕭也主動勾住勒景琛的肩膀。

  全神貫注的投入這一場久違的親熱之中,彼此的唇舌用力的糾纏,仿佛要將對方生吞入腹一樣,沒有溫柔,卻有一種激烈的衝動。

  勒景琛雙手拖著南蕭的腰,將她更近的拉向自己,還沒有等南蕭反應過來,勒景琛已經一股作氣的攻了進去,太久沒有做過,南蕭有些生澀,容納不下。

  可是他卻一遍又一遍的口勿她,在她耳邊說情話,她的耳朵漸漸又粉了起來,像是開了一層說不出的花,南蕭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整個人像是死去了一樣,全身緊繃,又徹底放鬆,癱鬆在她的懷裏,最後暈過去的時候,腦子裏仿佛炸出了一片綺麗的光。

  第二天,南蕭睡得很晚,昨天的運動給她帶來的後遺症就是全身酸痛,她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著勒景琛還在睡,忍不住捏了捏他俊挺的鼻子。

  這一生,何其有幸,身邊有他,這一生,何其有幸,他們彼此相愛。

  勒景琛在她醒了之後瞬間醒了過來,睜開眼睛望著南蕭剛醒的容顏,忍不住心生情動,他喜歡這個女人,真的愛到骨子裏呢,他親了一下她的額頭,一語雙關的問:“餓了嗎?”

  南蕭點了點頭:“餓。”

  想著昨天晚上她在他身上承歡的模樣,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別急,我做早餐去!”

  而這個時候,南蕭的手機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打碎了一室的溫柔,南蕭接過電話一看,號碼是C市打來的,不知道為什麽,那一刻心跳加速,仿佛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第164章 別怕,有我在(加更4000)

  電話接通,那邊傳來冰冷又機械的女聲:“請問是南蕭南小姐嗎?”

  “我是。”南蕭下意識的點頭,那邊開始說話,很靜,像是暗夜無聲一般,隻留下又人冰冷的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那些話:“曹佩聲女士是你媽媽嗎?”

  “是的。”

  對方似乎輕籲了一口氣,因為曹佩聲留的家庭電話打不通,還是獄警從她的行李中找到了這個電話號碼:“南小姐,你的媽媽曹佩聲女士現在病得非常嚴重,醫生說有生命危險,人現在監獄附院裏,你如果有時間的話,盡快過來見她最後一麵吧!”

  南蕭腦子嗡的一聲炸了,當年她離開的C市的時候,媽媽讓她走得遠遠的,永遠不要再回來,因為她不想再看到她,可是她卻沒有想到,有一天,她會收到這種消息。

  病得很嚴重……有生命危險……你來見她最後一麵吧……

  南蕭掛了電話就開始收拾行李,她的臉上很平靜,一點兒表情都沒有,跟鐵鑄的一樣。

  可是她不知道收拾什麽,胡亂把衣服往行李箱裏塞,勒景琛一把抱住了她:“南南,怎麽了?”

  “我媽病了,我要回C市!”曾經以為她再也回不去,曹佩聲不讓她回去,她走的時候,讓她發誓永遠不能再回C市,如果她回C市,她一輩子都不認她這個女兒。

  南蕭平靜的讓勒景琛害怕,可是她臉上那麽平靜,身子卻在微微的顫抖,仿佛在承受極大的悲傷:“別怕,南南,我跟你一起回去,你先冷靜一下。”

  怎麽冷靜,南蕭根本不知道怎麽冷靜,那些字眼太殘忍,像是尖刀一般挑起心髒那一塊最柔軟的地方,鮮血淋漓,勒景琛卻一把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正視她的眼睛:“南南,你先別慌,聽我說,你訂機票需要時間,哪怕是最快的航班,但是你沒有我的私人飛機快,我讓淩安馬上安排航線,不管伯母生了什麽病,我保證,我盡最大的能力醫治她,好嗎!”

  南蕭沒說話,眼神淩亂,勒景琛不放心她一個人呆著,在房間裏開始打電話,因為那邊也沒有說曹佩聲生什麽病,找哪方麵的醫生,不過勒景琛還是通知淩安盡量網羅一些名醫去C市。

  一路上,南蕭始終不說話,勒景琛心疼不行,把她圈在懷裏,可是她的身子一直在不停的發抖,不願意說話,願意說的時候,那些話仿佛在戳自己。

  “阿琛,你不知道,我八年沒回C市了,我逃出來的時候,她告訴我,永遠不能回C市,如果讓她知道我回了C市,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她說,逃出去了,就永遠不要回來,她恨我殺死了繼父,她永遠不願意見到我。”

  “這八年,我不敢回去,因為南杭,也因為她的那些話,以前我不能理解,為什麽她不願意讓我回去,她有那麽恨我,恨到為了繼父不願意再見我。”

  “我害死了繼父,我恕罪,可是無論我做什麽,她都不原諒我,她不讓我畫國畫,永遠不能畫,我真的不懂,我一直在怨她,怨她為什麽這麽對我……”

  “可是現在,我知道她病了,病得很嚴重,我恨我這幾年為什麽要聽她的話,為什麽不回C市,她都要死了,我才回去,勒景琛,我真的很不孝,我是天底下最不孝順的女兒!”

  南蕭說著說著,眼淚滾落了下來,她又努力的把眼淚逼進去,不能哭,媽媽不會有事的,她一直那麽堅強,她怎麽會有事,她還沒有讓她幸福,她怎麽能有事呢。

  勒景琛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麽南蕭堅持不再畫國畫,當初她何等風彩絕倫,何等聰明伶俐,放棄了她最引以為傲的東西,進了時尚界,當模特,說真的,他很惋惜。

  找到她的那一刻,他甚至有好幾次想質問她,為什麽會對自己這麽放縱,她明明可以,明明可以走上另外一條路,讓自己的人生大放異彩,為什麽甘於平庸當年模特兒。

  可是聽她那麽說,心揪得一陣一陣的疼,隻能將她圈緊,再圈緊,想替她分擔那些疼痛,恨不得感同深受:“南南,別把事情想得那麽糟糕,也許阿姨沒有那麽嚴重!”

  可這些隻是安慰之詞,就連勒景琛都沒有把握,可是他不能讓南蕭垮了。

  這樣的南蕭,仿佛一根線,一扯就斷,他不能把她的最後一根神經都掐斷。

  到了C市,闊別八年,南蕭沒空研究這座城市有沒有變化,兩人直接去了監獄附屬醫院,輾轉一番,南蕭見到曹佩聲的時候,眼淚控製不住瞬間滾落下來,糊了一臉。

  病chuang上的曹佩聲瘦得隻剩下皮包骨頭,她的臉是那麽蒼白,她躺在那裏,無聲無息,像是睡著了一樣。

  當年的曹佩聲何等的風華絕代,娉婷嫋娜,如今的曹佩聲何等的形容枯槁,麵容憔悴。

  南蕭握住她手的時候,感覺像是握住了枯木:“媽,我回來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吧!”

  可是喊了半天,曹佩聲一點兒都沒有反應,她像是沉睡在自己睡夢中,永遠不願意醒來。

  南蕭哭得不行,她從小就跟曹佩聲就不親,蕭爸爸疼她,蕭媽媽也疼她,就連江恩年都把她捧在手心裏,唯有曹佩聲把她管得很嚴。

  離開A市後,家裏的頂梁柱就是曹佩聲,現在她病倒了,仿佛天塌了一樣。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