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92節

  南蕭聽到他聲音激動的不行,仿佛肩上的重擔一下子輕了,她喜不勝喜的對勒俊遠說了一句:“勒伯伯,我們有救了!”

  勒俊遠臉上也現出一點兒喜色,可是下一秒,南蕭還沒有得意太久,突然被人用什麽東西在背上重重一擊,她一個踉蹌,還沒有發出聲音,整個人突然朝前栽了下去!

  -本章完結-

☆、第163章完全讓人HOLD不住啊

  南蕭醒來的時候,感覺全身上下都疼,尤其是背上,像是被人用車子碾壓過似的,疼啊,喉嚨裏更像是冒了一團火,她渴得厲害:“水……”

  迷迷糊糊的仿佛有人喂了自己水,南蕭喝了之後,又睡過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次南蕭醒過來的時候,還是覺得渴,喉嚨裏仿佛有一團火在烤著,裏麵燒成灰,她覺得渴,聲音悶悶的從喉嚨裏飄出來:“水……”

  這次又有人過來,喂了她一些水,南蕭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到一臉胡子邋遢的勒景琛,當時有點兒懵,勒景琛平時蠻注重形象的,這是剛從難民營回來?

  眨了眨眼睛,想說什麽,可是後背又是一陣火燎一般的疼痛。

  而記憶總算慢慢回籠了,她記得還在工廠的時候,被人從後麵打了一悶棍,臥槽,那貨下手真重,這會兒疼得她輕輕的哼了一聲:“好疼!”

  “大英雄,你還知道疼,我以為你是金剛不敗之身呢!”勒景琛沒好氣的說道,語氣頗幽怨,南蕭總算正眼看了一眼勒景琛,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勒景琛真的去非洲了?這才多久,怎麽折騰成這個樣子:“阿琛,你怎麽了?”

  勒景琛很明顯沒睡好,眼底一片青色,一對墨中透藍的眸子裏卻寫了一抹嘲諷之色,勾了勾唇,冷哼一句:“我怎麽了,跟你有什麽關係,你關心我嗎!”

  南蕭懵了,這是天大的冤枉,她不關心勒景琛關心誰,可是現在身體不給力,她動一下,都疼得不行,伸出手,輕輕的扯了扯他,笑的賊賊的:“醋了?我說你也真是的,我這不是為了咱們的將來的嘛,我可不希望,以後嫁給你了,不受你爸待見!”

  “可是你也不能拿命去搏,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晚到一步……”說到這裏,他說不下去了,眼眶有些微微的紅,大力的吸了一口氣,像是想吸進來一陣風一樣。

  南蕭從來沒見過勒景琛這樣,在她印象中,勒景琛一向是堅強無比的,玩世不恭,偶爾正經一回絕對吃錯藥了,這眼眶紅紅的,哭了?

  因為她?一想到這個,南蕭整個人都不好了:“阿琛,我沒事!真沒事!這不好好的嗎,你看我,雖然現在不能動,過兩天保準活蹦亂跳的!”

  勒景琛沒搭理她,生平第一次,給南蕭甩了冷臉色,站起來就朝外走去。

  南蕭心裏臥槽了一聲,她招誰惹誰了,勒景琛叫來醫生又給南蕭做了個檢查,確定人沒事,就是後背那一棍子被打得有點兒重,估計得休養幾天。

  勒景琛表情一直酷酷的,南蕭跟他說話,完全呈高冷狀態。

  這樣的勒景琛完全讓人HOLD不住啊,可是南蕭又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什麽,他憑什麽給自己甩臉色,直到勒家父母出現在醫院裏。

  勒俊遠蠻愧疚的,他其實那天也受傷了,這會兒是被墨心用輪椅推進來的,小腿骨折,估計沒一段時間是沒有辦法行走了:“南蕭,前天晚上的事情,謝謝你!”

  他這麽正兒八經的跟南蕭道謝,南蕭不好意思啊,平時她雖然厚臉皮,臭不要臉的跟勒俊遠談條件,可是突然來這麽一出,心裏完全接受不了啊,擺了擺手:“沒事兒,就算當時不是你,我也得救啊,勒伯伯,您甭客氣,不過最近可能沒辦法給你送飯了!”

  “你這鬼丫頭,誰讓你送飯了,你好好把傷養好了就行了!”勒俊遠又看了一眼低氣壓的兒子,為了南蕭的事兒,兩天沒跟他說話了,一直在怪著他呢。

  南蕭鄭重的點了點頭:“絕對服從首長命令!”

  這一逗比,完全把勒俊遠逗樂了,跟南蕭說了幾句話,又偷偷的望了一眼兒子,結果兒子完全不甩他,完全把他當透明人了,勒俊遠知道,這次的事兒,讓勒景琛記恨了,他在心裏歎了一口氣,又安慰了南蕭一番,這才對南蕭認真的說道:“有什麽事兒,給你伯母打電話,丫頭,有空我再來看你!”

  南蕭點了點頭:“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客氣的!”

  送走勒家夫婦,南蕭看著臉色臭臭的勒景琛,喊了聲:“喂,你真不打算跟我說話了啊!”

  勒景琛高傲的扭過臉,還是不理她。

  南蕭氣得不行,很想一個蘋果砸過去,但是沒辦法,她是傷員,連蘋果都拿不到,這個世界太沒愛了:“勒景琛,你真不理我了啊!”

  勒景琛沒出聲,聽著她在他背後說話,眼眶驀地又酸了,她的聲音,因為剛醒,有點兒沙啞,出事那天,他是先接了她電話,後來有人告訴他,工廠出事的時候,他要瘋了!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麽趕到工廠的,那個時候的勒景琛已經入魔,除非證明她安好,否則他的一顆心就放不下,等他好不容易找到她,卻看到她無聲無息的倒在地上。

  那一刻,勒景琛真的瘋了,他的心仿佛被人碎了一塊又一塊,世界都暗了,再也沒有了光明,那一刻,勒景琛是個慫包,竟然不敢確認她是否安好。

  如果她有事……

  他不敢深想,當他把她抱到那裏那一刻,才真真感覺到什麽叫失而複而。

  她昏迷這兩天,他沒少折磨自己,他一直以為自己愛南蕭比南蕭愛自己多,她不記得十四年前,她不記得當初那個少年,她甚至不畫畫了。

  有時候不能釋懷,他明明記她記得那麽深,可是她偏偏不記得他,忘得一幹二淨。

  有時候,他問自己,為什麽對她念念不忘,這麽多年,是因為那一場比試,還是因為女孩兒狂妄霸氣的話,還是因為那一次匆匆的重逢,離別。

  他一直沒有勇氣跟她說十四年前的事情,怕她,對他真的半點都沒有印象。

  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人讓勒景琛患得患失,他怕南蕭不記得她,她現在已經喜歡上了的自己,對於當年的事情忘了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他還屬於她。

  隻要她屬於他就好了,那些曾經又算得了什麽,那個少女,隻存在他的記憶裏,永遠。

  如果有朝一日,她想起來,他會更幸福,她如果想不起來,他也當作忘了它。

  “勒景琛,對不起,我不知道是故意的,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太想讓勒家接受我,他們反對,我會覺得不開心,哪怕我們能結婚,我們能在一起,可是沒有你爸爸的祝福,我覺得這一段幸福就是我偷來的,我沒有想到會遇到泥石流,我也沒有想過會有壞人。”

  “阿琛,我如果知道會有這些事情,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可是我不後悔,我不後悔這麽做,至少,現在我看到了希望,你懂嗎!”南蕭看著男人孤高清傲的背影,心裏其實委屈的不行,她想讓勒景琛知道,不止他在為這段感情努力,她同樣也是。

  她不想讓人覺得她南蕭是靠著勒景琛吃飯的,她想跟他並肩站在一起,哪怕沒有這個人這麽光彩熠熠,可是她同樣,想跟他並列站在一起,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勒景琛驀地轉身,眼眶微紅,他因為南蕭受傷,沒敢將她抱起來,隻是緊緊的抓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南南,我是你的男人,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

  南蕭眼眶一紅,她知道,勒景琛就是她的依靠,他一直說當她的依靠,她也想依賴他,真的想,可是如果一個人在一件事情,太習慣了依賴另一個人,她就會變得不堅強。

  她愛勒景琛,想讓他也知道,她其實也愛著他,不比他少一分,隻是心裏總是有一分自卑存在,大概是因為自己模特的身份:“阿琛!”

  看著女孩兒憋得通紅的眼角,勒景琛心疼得不行,將她的柔夷重重往手裏一握,大手包裹著她的小事,認真而嚴肅的說道:“答應我,以後不準再讓自己處身這麽危險的境地了,你要好好的,隻有你平安無事,我才能真正的安心,知道嗎!”

  如果你有什麽事,哪怕毀了一切,我也想找到你,當時南蕭出事後,他找不到勒俊遠和她兩個人時,他整個人要瘋了,調了人過來,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他們!

  南蕭在醫院裏養了幾天,感覺吃喝拉撒全是勒景琛負責了,娃娃也來過一次,說是容霆已經回港城了,那邊有重要的事情要他親自處理。

  看到南蕭的樣子時,娃娃也心疼得不行,表示自己可以在這裏照顧南蕭。

  但是勒景琛卻拒絕了,他的女人,他自己照顧就行,別人不需要!哪怕好意,他也不接受,勒俊遠也住院了,勒景琛暫時接手了勒氏的工作,他如果不接手,恐怕有些人要蠢蠢欲動了,這次的泥石流事件是個意外,可是南蕭和勒俊遠的傷卻不是意外,而是人為!

  要調查出來這件事情很簡單,既然公司有了內鬼,他肯定得想辦法把這個人把出來,一般出賣勒氏的人真的很少,因為勒家的獎金,工資都特別優渥,員工待遇也非常好。

  在勒氏工作的,一般都是老員工,新員工很多也是慕名而來,勒景琛封鎖了消息,隻說勒俊遠被泥石流砸傷,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暫時由他接管總裁之位。

  勒景琛接管之初,有點兒忙不過來,可是哪怕如此,他也從來都是借著南蕭睡著的時候處理公事,勒景琛直接讓從別的工廠調一批貨過來。

  至於之前的那批布料,全部封存,待用,這次出事太意外,泥石流事故也造成了十幾個人葬身當場,勒景琛讓淩安作了處理,安排,賠償,慰問。

  畢竟工人的心還是要安撫的,因為這塊廠地全部不能用了,勒景琛又讓淩安重新在找新地址,如果要建,估計一年之內不能完成這麽大工程。

  隻能暫時租了一個廠房,其他人停職留薪等待最終結果。

  隻是內鬼一事,暫時還沒有調查出來,勒景琛把這事兒全權交給了淩安,又給勒俊遠聊了幾句,勒俊遠懷疑有人被收買了,而且是個高管。

  其實勒氏這樣的大家族,雖然光鮮亮麗,明爭暗鬥也不少,勒俊遠有自己的考量,暫時不願意把事態鬧大,畢竟勒景琛剛上位,根基最為不穩的時候,而他又在醫院。

  勒景琛說事情會暗中處理,敢傷南蕭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南蕭在醫院裏呆了整整一個禮拜,人慢慢好的差不多了,其實就是剛開始有點兒疼,她到底是年輕,沒有傷到要害,就是吐了口血,骨頭被人敲的疼而已。

  勒景琛死活不放心,硬是讓她多住了一個星斯的醫院,不過好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不是沒有進展,至少勒俊遠對她的態度比以前客氣很多了。

  大概是以前勒俊遠對南蕭態度太不好,有時候跟南蕭說話有點兒不好意思。

  “南南,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雖然醫生已經再三確認南蕭沒什麽大礙了,可是勒景琛還是不放心,大概是因為嚇壞了,所以才覺得患得患失的。

  “我沒事!”方才他都扒了一高了,在確定自己身上的傷痕都消失了之後,他才同意她辦出院出續,可這才多大會兒,又病犯了。

  “還有沒有什麽地方疼不疼,要不咱們再去做個全身檢查?”勒景琛覺得,慎重點兒還是好的,媳婦兒挨了這一棒子,雖然換回了老爹的首肯,可是他寧願這一棒子是挨在自己身上的,媳婦兒細皮嫩肉的,他舍不得啊。

  “勒景琛,都說了,我沒事了,現在跟以前一樣!”如果說揍勒景琛,那絕對是沒問題的,一聽到男人這麽不放心,南蕭覺得自己爪癢了,想揍人!

  勒景琛還是哆嗦,這會兒病房外麵卻突然響起了兩聲響,緊接著虞美人不請自入,懷裏還抱著一束百合好,清新的緊,一進來就能聞到一股子水靈味兒。

  “嫂子,恭喜你今天出院啊!”虞美人一改前段時間的頹廢,這幾天精神了很多,尤其是還打扮了一下,那是相當的騷包。

  南蕭伸手不打笑臉人,接過了他懷中的花:“有心了!”然後看到進來的桑白時,心裏想了一句,真TM的陰魂不散,蘇漢子到現在在國外沒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哪個外國小帥哥生混血了,還是工作真忙成這樣,連個信兒都沒有。

  想到蘇漢子,南蕭就對桑白有一股子幽怨,雖然她知道感情的事情沒辦法勉強,可是她就是看不慣桑白這麽虛偽的模樣。

  “聽說你今天出院,我特意讓世堂帶我過來看看,南蕭,你不介意吧?”桑白的肚子都四五個月了,這會兒都顯懷了,女人穿了平底鞋,可還是那麽高,氣質出眾,不愧是女神。

  南蕭想,你來都來了,我介意什麽,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不好意思,這是醫院,恐怕招待不周,桑小姐,隨便坐吧!”

  桑白客氣笑笑:“謝謝!”

  虞世堂自然看得出來南蕭跟桑白之間的暗湧,眸色一沉,心裏生出幾分不是滋味來,南蕭對他態度這麽不冷不熱的,原因肯定在蘇小珞身上。

  想到蘇小珞,他眸色立即變得幽不可測了,曾經以為不會在乎的一個人,偏偏在心裏生了根,那個女人有什麽好,值得自己這麽念念不忘的?

  勒景琛同樣不是傻瓜,她知道南蕭不喜歡桑白,可是虞美人在這兒,他又不好出聲趕人,他再怎麽樣也要給虞美人麵子,畢竟都認識二十九年的好基友了。

  “既然來了,不能不幹活,美人兒,來幹活吧!”勒景琛把包往虞世堂懷裏一塞,示意他來提,虞美人的臉當即垮了下來,這是兄弟嗎,這絕對是使喚免費勞力了!

  沒見過這麽臭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麽心安理得的:“我說勒景琛,我剛到這兒,你茶都沒有給我倒一杯,就讓我幹活,有你這麽坑爹的嗎?”

  勒景琛一副我讓你提,我看起你的表情,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美人兒,你看你今天都來了,南南的身體還沒有好,我還要扶著,要不你扶她,我拎東西?”

  這語氣輕飄飄的,虞美人今天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當然,能為嫂子效勞是我的榮幸!”說著,還紳士款款的抬起胳膊,示意南蕭挽著他。

  南蕭白了一眼勒景琛,她明明四肢健全,住了次院,怎麽搞得她跟三等殘廢似的。

  “美人兒,你別聽勒景琛瞎說,我沒事兒!”南蕭從勒景琛手裏拎著東西,示意他趕緊走,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虞世堂差點炸了,這次真正的認識到,什麽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瞧瞧,連喊他的名字都是這麽神似!

  勒景琛卻沒有聽到南蕭的意思,徑直望著虞世堂,目光悠悠的:“美人兒,我逼你了?”

  咬了咬牙,虞世堂應了一聲:“絕對沒有,我心甘情願的!”說著接過勒景琛手中的東西,拎著就走,勒景琛無聲的笑了笑,表現還算不錯,值得表揚。

  一行人送南蕭回了家,晚上虞美人提議一起吃飯,地點就定在虞氏,讓虞美人為南蕭接風洗塵,畢竟住一次醫院,還是蠻辛苦的,虞美人兒不出出血,那怎麽行!

  虞世堂定好位置,一行四人去了酒店,南蕭雖然不喜歡,可是虞世堂提出來了,總不好駁了他的麵子,不過席上,桑白倒是挺安靜的,坐在虞世堂身邊也挺克守本份的,什麽也沒有說,一副小女人的樣子,偶爾給虞世堂夾個菜,但是南蕭看了覺得礙眼,不爽。

  如果蘇小珞在這裏,她看到這個樣子的虞世堂跟桑白,肯定醋喝兩大壺了,無聲無息的歎了一口氣,南蕭心不在焉的吃著東西,胃口不是挺好。

  勒景琛注意到了:“怎麽了,不合胃口?”以前見她蠻喜歡的啊。

  南蕭搖頭:“我不餓,沒什麽胃口!”這段時間胃口被墨心養刁了,再吃虞氏的菜,感覺也挺沒滋味的,哎,人呀,就是嬌氣!

  勒景琛叫服務生給南蕭送了一杯鮮奶,還是溫的,試了試溫度,才把牛奶放到南蕭麵前,語氣極*溺,低沉:“那喝點牛奶!”

  南蕭身體剛複原,他得注意點兒,不能讓她短了營養什麽的。

  看到這一幕,桑白心酸的不行,雖然明知道她跟勒景琛不可能了,雖然明知道他心裏隻有南蕭一個,可是看到這樣的事情,心裏還是蠻難過的。

  她低垂了眼睛,不敢讓人看見她的表情,再抬頭時,依舊一副雲淡風清之色:“抱歉,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間!”桑白站起來,朝外走去。

  看著她出去了,勒景琛的眸色微涼,等南蕭喝完牛奶,放下杯子,勒景琛才鬆了一口氣,隻要南蕭肯喝東西,就行:“我也去下洗手間!”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