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91節

  這段時間,她急壞了,到處拉投資,就是希望彌補公司的缺口,可是,她拉不到投資。

  或許有些人不敢說,怎麽回事兒,但是跟她交好的卻稍稍透露了一點兒,一切都是因為勒景琛,勒景琛開了口,整個A市,又有多少敢公然跟她作對的。

  拉不到投資,蘭尊國際出了那麽大的漏洞,唯的可能就是被收購。

  她不能看著墨邵楠的心血付諸東流,她希望能有所彌補,幫兒子度過這個難過。

  可是看到勒景琛這個眼神兒,她突然覺得沒了希望,勒景琛設這個局,恐怕是因為南蕭,他這個男人,雖然平素不露山水,但是關鍵時刻,卻是果斷狠辣的一人。

  他喜歡南蕭,自然要為南蕭出頭,所以他拿蘭尊國際開涮。

  南蕭,南蕭,你怎麽就這麽陰魂不散呢,墨蘭氣得肝火大盛,恨不得喝南蕭的血,吃南蕭的肉,臉色青青白白,好一會兒,才說道:“勒景琛,你是你親阿姨!”

  “我知道,不然你覺得單憑你對南蕭做的那些事,你還能站在這裏嗎?”這話說得一點兒溫度都沒有,勒景琛涼薄起來是如此無情,又是如此狠心。

  墨心最終敗下陣來,倉皇逃離。

  勒景琛淡淡一勾唇,稍顯的弧度,像是琉璃一般的光,映出淡淡的痕,這個時候淩安探進頭來:“勒先生,接下來……”

  “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不要以為她姓墨,我就不敢把她怎麽樣!”勒景琛冷酷無比,對別人,他向來沒有那麽多耐心,尤其是欺負南蕭的人。

  南蕭一直等在樓下,想著今天應該不會跟之前一樣被勒俊遠打臉了,午飯的時間差不多了,還沒有人下來,難道今天的飯菜真沒有退回來?

  想到這個,心裏有點兒小竊喜,還沒有得意完,就看著勒俊遠帶著一行人從大廈裏走了出來,他還是那副冷淡的模樣,西裝傍身,人模狗樣,大叔了還這麽酷,帥!

  南蕭離得有點兒遠,勒俊遠眼尖,看到她了,輕咳了一聲,讓其他人先上車,招了招手,讓南蕭過來,南蕭忐忑不安的走過去,露了一個笑,那叫一個甜啊:“勒伯伯,您找我?”

  “你站在這兒,不是讓我找你嗎!”勒俊遠語氣不冷不熱,完全不像是被午餐收買了的樣子。那樣子,一如既往的高冷,看著南蕭跟仇人一樣。

  南蕭覺得勒俊遠太難搞定了,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但是笑的一臉真心,心裏吐槽自己太虛偽,看不過去了要:“勒伯伯,您有什麽吩咐,盡管說,我照做!”

  “南蕭,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接受你!”勒俊遠態度顯而易見的不好。

  南蕭小臉垮下來,勒伯伯,你不喜歡我,別說這麽直接啊,我玻璃點,真的,很容易受傷的有沒有:“我知道你不會接受我,可是沒關係,你會接受我的!”

  南蕭說得絕對自信,那是從毛孔裏散發出來的一種自信,勒俊遠想著這丫頭真不用心,以前桑白想追勒景琛的時候,有了身孕還親自下廚給他。

  雖然吧,味道沒有今天南蕭送的這個好吃,可是人家是親自下廚,她倒好,用的還是虞氏的招牌,心裏偶爾冒出了一個念頭,晚上應該去虞氏吃個飯。

  興許廚師換人了,連招牌菜都換了,這麽一想,心定很多。

  但是聽到南蕭這麽自信的話,心裏又不爽了,真不知道她自戀個什麽勁兒:“南蕭,明天開始,不要送飯過來了,我不吃!”勒家又飯,他又不是吃不起飯。

  南蕭覺得今天應該會有一點兒進展的,畢竟把必殺計都使出來了,結果勒俊遠還這樣,她真的好心塞啊,不過並不氣餒:“勒伯伯,我失業了,很閑!”

  言下之意,飯該送還是要送,除非你接受我為止。

  眼見南蕭這麽厚臉皮,勒俊遠覺得簡直跟她沒法溝通,他下午還有事,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跟市政aa府那邊開,時間都定好了,他不能久呆:“明天不準再送飯過來!”

  那表情,分明在寫著,我不稀罕你的飯菜!可是南蕭跟助理打電話的時候,小助理偷偷的告訴了她一句,說今天勒總吃得非常好,於是南蕭樂了。

  第二天,南蕭又拎著飯菜出現在勒氏時,勒俊遠臉黑的不行,直接衝南蕭吼了句:“我說了我不吃,我不吃,你又送過來做什麽!”

  南蕭覺得勒俊遠火氣很嚴重,看了一眼助理,助理使了個眼色,讓南蕭趕緊走,南蕭摸不清情況,可看著勒俊遠氣得不遠,拎著東西乖乖下樓了。

  勒俊遠一看她真走了,抿了抿嘴唇,哼了一聲,讓助理出發,剛剛接到工廠那邊通知,說是有一大批布料出現了問題,他必須馬上趕過去。

  馬上新品要上市,布料在這個時候出現問題,要麽是供應商有問題,要麽是工廠有內鬼。

  可是剛走沒多遠,塞車了,工廠那邊急得不行,出了這麽大的事情,再繼續生產就是虧損,可是不生產,大BOSS聯係不上,怎麽辦。

  塞車,前所未有的塞車,A市這兩天一直在下雨,連綿不斷的雨,時而暴雨,時而大雨,衝刷著整個城市霧茫茫的,大雨下得傾盆,勒俊遠坐在車裏,因為今天中午沒吃飯,臉色比平時不黑,車子堵在路中央半天了,還不見動靜,工廠那邊又一直電話來催。

  他有些不耐煩了,問了前排司機一句:“還要多久?”

  “勒總,目前還不確定,我看了一下地圖,前麵全堵了,估計今天過不去。”司機是勒家的老司機,跟在勒俊遠身邊多年,熟知他的脾氣。

  勒俊遠搖下車窗,窗外的大雨傾盆撲了進來,他的衣服瞬間濕了一半,微微蹙眉,這種時候出了這種狀況,他心裏更煩躁了,而這個時候,突然一個腦袋瓜子探了過來。

  南蕭笑嘻嘻的一張臉,精神十足看著勒俊遠:“勒伯伯,我送你一程?”她開了一輛摩托車,風雨吹在她臉上,那張小臉兒卻有股子從容不迫的堅定。

  下這麽大雨,勒俊遠瘋了,才跟她走,對他來說,這般養尊處優的人,從來沒有幹過這事兒,他搖上了車窗,南蕭歎了一口氣,聽助理說了工廠那邊情況危急。

  她才借了輛破摩托車過來,要不麽這塞車指不定塞多久呢,叫直升飛也行啊,關鍵是她窮,她沒這個,好不好,可是你別看不起摩托車,很高大上的有沒有。

  南蕭有些泄氣,虧她把雨衣雨鞋準備好了,結果人嫌棄。

  哎,老帥哥不好糊弄啊,南蕭搖了搖頭,甩了甩頭盔上的水,正準備走的時候,卻突然聽到兩個字:“等等。”

  南蕭一回頭,就看到了勒俊遠坐在那邊,助理身子探過來,幫他撐了把傘,攔住了茫茫大雨,南蕭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拿出了一個雨衣,雨鞋。

  勒俊遠其實是嫌棄的,但是他沒辦法,再堵下去,不知道會有什麽事兒,他等不了,這事兒太急,刻不容緩,於是他讓南蕭載著他去,本來不想的,都是被逼的。

  等完事了,他會好好感謝她,但是,讓他同意南蕭進門,絕對不可能!

  下著暴雨,幸好沒有大風,勒俊遠是矜持的老帥哥,絕對不會抱南蕭的腰,一路上撐到了工廠,剛到,南蕭把車子停穩,勒俊遠就從車子上跳了下來,雨衣一扯,人就朝工廠裏麵走去,明明這個時候,天色還不是很晚,天黑壓壓的仿佛有什麽東西要壓下來一般。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仿佛連成了一大串一大串的珍珠,劈裏啪啦的砸了下來,南蕭吸了一口氣,想跟勒景琛打個電話,結果手機沒電了。

  按了幾下,還是沒反應,她借前台的電話跟勒景琛報了聲平安。

  勒景琛說她瘋了,簡直胡鬧,她用不著這麽討好勒俊遠,南蕭滿不在乎的安慰他,說沒事兒,她現在人安然無恙,在工廠裏。

  南蕭就在外麵等著,因為工廠涉及隱私,她沒有辦法進去,倒在外麵的沙發裏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麵天色全黑了,雨還在下著。

  突然聽到轟隆一聲巨響,南蕭的意識一下子清醒過來,不知道聽誰喊了一聲山體滑坡了,她一聽這個,心想壞了,趕緊往外跑,但是沒跑兩步,想著勒俊遠還在裏麵呢。

  但是這會兒遠處傳來一陣隆隆的聲響,夾雜著雷霆之勢,朝這邊衝了過來!

  南蕭感覺那聲音近在耳邊,又仿佛像是攜著不死不休的怨氣而來,又像是驚雷攜了狂風暴雨,她往背後看了一眼,可是夜色太暗,她什麽都看不到,隻感覺什麽東西要滾滾而來。

  那是泥石流,那是毀天滅地的力量,如果跑不掉,隻能被掩埋!

  南蕭猶豫了一下,轉身朝相反的地方跑去,迎麵攔住一個人,問對方:“勒總呢?有沒有看到他!”勒俊遠是這個工廠的老大,沒道理沒人不知道他。

  對方根本不知道她指的是哪個勒總,平時工廠的事情不是勒俊遠親自處理,今天勒俊遠過來,根本沒有驚動幾個人,所以對方不知道。

  南蕭急壞了,這會兒她倒是後悔自己沒跟著勒俊遠了,好歹跟著也能知道個好歹啊,現在在這個工廠裏,她還不熟,關鍵是怎麽找他啊。

  南蕭大聲的喊著勒伯伯三個字,別人都往外跑,唯有她一個人往裏麵跑去。

  一邊跑一邊跑勒伯伯的名字,萬一勒俊遠出了什麽事,她萬死難辭其責!所以勒俊遠絕對不能出事,南蕭的心呯呯直跳,像是鼓聲一樣。

  她不知道外麵情形怎麽樣了,心裏唯有一個念頭,就是找到勒俊遠,確認他豪發無傷。

  南蕭不知道找了多久,路過倉庫,庫房,廠房,全沒有勒俊遠的身影,她急得眼珠子都紅了,這會兒距離事故發生不過幾分鍾,可是她卻覺得無限漫長,仿佛一個世界那麽久。

  她都快哭了,還是沒找到勒俊遠的身影,其實這家工廠,依山而建,兩邊都是山,因為工廠比較大,她這會兒不懂地形,也不知道這邊的狀況,一股惱兒往裏麵衝。

  她不知道怎麽找到勒俊遠,可是她知道,丟下勒俊遠不行,絕對不行!

  她不知道找了多久,感覺耳邊還有轟轟的響聲,地麵上本來鋪了水泥,這會兒鼻子鑽著一股子塵煙,還有大雨的潮濕。

  “勒伯伯!”南蕭不停的喊著,通道兩側的燈,突然滅了。

  黑暗讓南蕭更加緊張了,她不敢再亂跑了,隻能不停的喊著勒俊遠的名字,期盼著他給自己一點兒回應。

  南蕭不由不懷疑是不是災難體質了,今天一出來,就碰到這麽坑爹的事兒,她現在還不知道勒俊遠在哪兒,正當南蕭快絕望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微悶的聲音。

  “我在這裏。”是勒俊遠的聲音,南蕭激動了,四處黑的沒有一點兒顏色,勒俊遠打開手機,露出一點兒微光,南蕭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走過去。

  看到勒俊遠一屁股坐在地上,南蕭不知道為什麽眼眶熱熱的,她知道這個人,雖然嘴裏討厭她討厭的要死,人傲嬌的不行,其實有時候,他還會擔心自己,特意讓助理打電話給她,讓她早點回去,有時候還會讓司機會送,她都給拒絕了。

  這會兒,她突然撲過去,大聲的說道:“勒伯伯,你嚇死我了,你沒事吧!”

  “沒事!”燈光偏暗,手機的燈光隻映著兩人附近的物體,南蕭看的心驚肉跳的,這附近全是塌方物,勒俊遠坐在一片廢墟裏,身子從容,仿佛跟坐在閑庭雅院一般。

  夜色發暗,一點兒白光在他臉上投出一點兒影子。

  他的臉色出奇的蒼白,似乎,還能看到他飽滿的額頭上露了一點兒汗,南蕭擔憂的不行,連忙問道:“勒伯伯,你身邊的人呢,你是不是受傷了?”

  勒俊遠跟平時沒什麽兩樣,可到底這個時候不是逞英雄的時候,他不知道這個山體滑坡到底有多嚴重,也不知道外麵的情況如何:“剛剛跑散了,我的腿被撞了一下,不過沒事!”

  南蕭聽他聲音也聽不出所以然來,而且他說得含糊,這會兒隻有勒俊遠手裏有手機,她也摸不清方向,根本不知道該往哪兒走:“我們先出去!”

  說著,架著勒俊遠將人架了起來,心裏吐槽了一句,好重啊!

  “南蕭,你出去找人,回來救我!”被一個女人帶著,像什麽!勒俊遠不願意,更別提他對南蕭心裏有幾分不喜歡,他更是不能容忍她這麽做。

  剛剛聽到她快帶哭腔的聲音,一時忍不住,又怕她在夜色裏亂跑,最終出了聲。

  這種情況,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呆著的好,她還是個姑娘家,萬一真出了什麽事兒,勒景琛不跟自己拚命才怪,他拿勒家那幫老東西說事,不過是給自己找一個借口罷了。

  南蕭當然不同意,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勒俊遠,這會兒怎麽肯走:“不行,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再說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哪裏,咱們如果分開了,估計我也走不出去!所以,我必須帶你一起走,我今天帶你過來的,必須帶你離開這兒!”

  勒俊遠聽到這話,微微有些動容,張了張嘴,最終沒有多說什麽。

  南蕭是一個挺瘦的女孩兒,她是個模特兒,當她攙扶著勒俊遠一步一步往外麵走的時候,勒俊遠心裏湧起一種無法言說的感覺,剛剛出事的時候,工廠間的電就斷了。

  黑暗之中,他隻聽到了一聲巨響,下一秒,被人重重一推,整個人已經撲到在地上,等他想呼喊的時候,對方已經捂住了他的嘴巴,不過對方到底忽略了他是勒家人。

  勒家每個人其實是有點兒功夫底子的,勒景琛如是,他更是如此,所以他趁對方不注意逃了開去,對方隻有一個人,還真沒有辦法奈何他。

  而且極致的黑暗,他隨便躲個地方,別人也找不到他,所以這個地方暫時是安全的。

  除非,再出現像方才那樣的山體滑坡情況,對方也惜命,估計隻是突然想出來的毒計,沒有打算真的弄死他,不過是陰差陽錯罷了,想到這裏,他眸色微微一沉。

  看來,工廠裏麵還真是有內鬼了,方才在工作間的人不多,到底是誰呢。

  南蕭累得不行,感覺分分鍾想把勒俊遠扔了,他幾乎所有的力量全壓在她身上了,南蕭就像是一個小樹苗一樣,被他壓彎了腰,不知道走了多久,南蕭快虛脫了。

  不過還是高傲的哼了一聲,跟勒俊遠開始討價還價:“勒伯伯,我這次救了你,你可不能再反對我跟勒景琛了!”現在唯有想到勒景琛,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她才覺得安心。

  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裏出事了,如果知道,他會過來嗎?

  因為工廠間已經坍塌了,到處都是建材廢墟,她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感覺自己真的是要累死了,勒俊遠聽著她粗重的喘聲:“如果我們能出去,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

  “你什麽意思啊!”如果能,這分明是在說,他們可能出不去啊,一聽到這個,南蕭崩不住了,重重的喘了一口氣,才緩解肺部的疼痛。

  勒俊遠不打算多解釋,隻叮囑了一句:“趕緊走。”他就怕,怕這個地方再山體滑坡啊,如果再有這種情況,他跟南蕭,能活著嗎?

  不知道走了多久,南蕭覺得快累成狗了,這輩子沒這麽累過啊,她聲音都沒了平時的來氣,有氣無力的,像嘴裏塞了一團棉花,堵:“勒伯伯,咱們還要多久能出去啊!”

  “很快就出去了!”已經聽到不遠處有人說話的聲音了,勒俊遠臉上看不出喜怒,他的仍色映在一小片隱隱的白光之中,顯得異常冰冷,遠處仿佛有什麽聲音近了,近了。

  他對著南蕭說道:“南蕭,如果等會兒有事,你記得往外跑,給阿琛打電話!”

  “勒伯伯,你什麽意思!”感覺這話怪怪的,南蕭忍不住望了勒俊遠一眼,勒俊遠神色複雜,嘴角噙著一絲沒有溫度的笑:“你照我的話做就是了!”

  “不行,要走一起走!”小丫頭倒是蠻倔強的,死活不從。

  勒俊遠沒辦法,但是她沒讓南蕭出聲,兩人把手機的燈光也關了,這邊的塌方情況沒有裏麵嚴重,裏麵的一切全毀了,這個地方倒是好端端的,跟平時一樣。

  南蕭不知道何意,但是勒俊遠讓這麽做,肯定沒錯,所以她扶著勒俊遠一點一點兒的往外麵挪動著,突然外麵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聲:“南蕭,爸,你們在哪兒!”

  是勒景琛,他來了!不知道他怎麽知道這邊出事的,又是怎麽趕來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