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88節

  車子到了唐氏,娃娃已經等在了停車場,瞧見南蕭過來,驚喜的迎了過來:“蕭蕭,你總算出來了!”上上下下將人打量一番,確實人沒事兒,才真正放心。

  南蕭看著麵前的可以稱得上小女孩兒的人,笑了一下,目光溫柔:“放心吧,我沒事兒。”

  娃娃在看到勒景琛從主駕駛座下來之後,當即一愣,怎麽勒家大少也來了,可是容先生沒說要讓他過來啊,而且容先生都回來了,他想跟南蕭說幾句貼心話,勒景琛跟過來做什麽。

  不過娃娃倒是沒有對勒景琛太多埋怨,下一秒俊美的影帝大人已經主動跟她打招呼:“娃娃,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改天請你吃飯。”

  這種身為南蕭男人的趕腳是怎麽回事,娃娃本來就迷勒景琛,不過她到底是容先生的人,隻能從容不迫的說了句:“勒先生說笑了,這是我份內之事。”

  勒景琛覺得這丫頭挺會說話的,以前倒沒發現,笑了一下:“南南,你進去吧,我先回了,有事給我電話。”他輕輕的拍了拍南蕭的肩膀,眼角笑意放心。

  南蕭今天過來就是解約一事,容霆在,解約的事情比較方便,她暫時沒有入圈的打算,所以這次算是有一個了結,也算是為過去一個告別。

  而明天開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她必須迅速搞定勒俊遠了。

  南蕭跟娃娃進了公司,剛進去,就迎麵碰到一人,正是好久不見的爾霧,爾霧見到南蕭,表情變了又變,最近喜不自禁的迎了過去:“蕭蕭,沒想到還能在公司裏碰到你,你不知道前段時間的事情,你可是把我們大家嚇死了,你真沒有殺人吧?”

  爾霧的聲音有點兒大,足以讓大廳裏人來人往的人聽到,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雖然勒景琛昨天開過發布會,南蕭也發了微博,表示會退圈,今天應該是過來辦理解約手續的。

  南蕭一走,唐氏一姐的地位就不是她了,以後就是一個圈外人,誰不想踩幾腳,尤其是這些被南蕭長年壓了一頭的模特兒。

  這會兒也紛紛圍了過來,帶著幾分戲虐,冷諷:“還真是南蕭,南蕭,爾霧方才說得不假吧,聽說你撞死了你的繼父,是不是他對你做了什麽不好的事情?”

  “對啊,蕭蕭,這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啊,你竟然會弄死你繼父!”

  這個話題一開,其他人也紛紛問著心中的疑惑,南蕭和娃娃被圍在圈子中,南蕭緊抿著唇,一言不發,倒是娃娃氣得小臉泛了紅,她雖然進公司不久,但是也了解南蕭在唐氏的地位,有她在,這些女人永遠是唐氏的二線,南蕭始終是公司最為看重的對象,直接衝著這幫女人直接吼了句:“你們說夠了嗎,蕭蕭沒有做過這種事情!”

☆、第159章 恩年的心思

  娃娃吼得麵紅耳赤的,可大家根本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反而團團圍住南蕭,看著她的臉色越來越白,輕輕的一晃頭,性感的頭發在肩頭蕩了一個弧度,語氣更加肆無忌憚的衝她說道:“南蕭,那新聞可是說得有憑有據的,你該不會到現在還不承認吧?”

  南蕭的臉色很白,這幾天勒景琛一直在催眠她沒有做這種事,人不是她殺的,南尚啟的事情另有原因,不是她做的,可是她走不出這個心魔。

  她張了張嘴,一句幹澀的話吐出來:“不是這樣的!”

  可是周圍的聲音更大了,大家七嘴八舌的,根本讓南蕭插不上話,配合著一些冷嘲熱嘲,讓南蕭感覺腦子裏嗡嗡作響,仿佛回到了八年前那血腥的一幕一般。

  她害怕,啞口無言,像是溺水了一般。

  直到她的手被人重重握住,男人的手微涼,像是一塊冰一般,骨結分明,有些過份的削瘦,他握住自己的手的時候,仿佛在大海深處握住了一塊浮木:“蕭蕭,別怕!”

  一道清晰入耳的聲音落入她的耳朵裏,她眨了眨眼睛,眼前的血霧似乎散了些許,一抬頭,就撞到一雙疏冷如星的眸子裏,他伸手將人抱了起來。

  望向眾人,那冷的如同繁星的眸子裏仿佛結了一層薄薄的碎冰:“以後再讓我聽到公司裏有這種閑言碎語,你們可以直接滾蛋!”

  “嗬,你憑什麽,容先生。”有不認識容霆身份的新人,直接輕嘲一句。

  容霆頓下步子,他身材高挑,模樣出眾,一雙冷的如同雕刻的容顏裏,仿佛覆了一層寒霜一般,掃向那人:“就憑我是容霆,我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

  說完這句話,他抱著南蕭轉身進了電梯,南蕭其實沒事,就是方才推推攘攘中,感覺有點兒悶,喉嚨發幹,說不出話,這會兒被他抱在懷裏,怪不好意思的,趕緊訥訥的開了口,想掙脫下來:“容大哥,我沒事!”

  一看她小臉蒼白的模樣,容霆還想念叨幾句,不過看著她倔強的樣子,最終忍不住鬆開了她的腰肢,讓南蕭平坦的落在了地上,電梯未有一絲顫動,可是狹小的空間裏,男人的語氣微暖:“你說你怎麽還是這麽笨,我如果不管你,勒景琛就這麽放任你被人欺負嗎!”

  容霆麵色冷冷的,仿佛裹了一層冰棱,裏麵卻是酥意融融,其實他本來就對勒景琛有偏見,這會兒見了南蕭受欺負,本能的把事情推脫到他頭上去。

  南蕭知他麵冷心熱,也不在乎他的冷臉,小聲解釋了一句:“這件事情隻是意外。”

  她好久沒回公司了,誰知道一回來,就碰到這事兒,其實南蕭對唐氏內部的結構關心的不多,她是唐氏一線的模特,有容霆護著,這些事兒她根本接觸不到。

  直到今天,她才發現,她在公司的並不是那麽受人喜歡,想到爾霧故意說的那番話,她眸色一沉:“阿琛沒有不管我,容大哥,我隻是來簽個解約合同,又不用做什麽!”

  聽到這句話,容霆的眸色一黯,望著女孩兒還沒有恢複過來的臉色,墨色的瞳仁裏流轉過一抹說不出的情緒,他望著南蕭:“蕭蕭,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她答得也快。

  正好電梯這會兒停在樓頂,容霆跟南蕭出了電梯,進了容霆的辦公室,還是他之前的那間,跟從前並沒有什麽改變,容霆伸手按了內線,讓秘書泡了一杯咖啡,一杯檸檬水過來。

  南蕭喝了一口檸檬水,才緩解了方才的緊張,看著容霆不虞的臉色,心裏蠻忐忑的,想了半天,終於開了口:“容大哥,你別為方才的事情不高興了,今天的事情,隻是意外,你別想太多,再說了都過去了,你幹嘛還放在心上,咖啡趕緊趁熱喝。”

  容霆掃了她一眼,隻有這丫頭覺得這事情簡單,他雖然出任唐氏的總裁,可是隻是內部消息,很多人還沒有接到這個通知,以為唐氏還是唐亦掌權。

  他也不急,傷害南蕭的他會慢慢解決,有些人的翅膀也該剪一剪了,他既然接手了唐氏,就應該讓這些人知道誰才擁有真正的決死大權。

  點了點頭,一副沒放在心上的模樣:“蕭蕭,我如今已經是唐氏的總裁了,唐氏以後的事情由我一手處理,像之前的那種公關危機,我不會再讓你碰到,你不考慮一下留下來嗎?”

  南蕭沒有直接拒絕,眸中有笑意朗朗:“容大哥,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再也不想當模特了。”並不是不喜歡,而是覺得她已經不合適這條路了。

  容霆心中一刺:“為了我,也不留下嗎?”

  南蕭有點兒懵,望著容霆,他隨即勾了勾唇:“沒事,你喜歡就好,我讓人拿合同過來!”然後捺了一個電話,叫了助理把合同拿過來。

  “簽字吧,簽了它,你就自由了!”容霆語氣波瀾不驚,唯有一雙眼睛黑黑沉沉,仿佛裏麵有說不出的情緒,那情緒,像是春天一吹而過的柳絮一般,一扯即碎。

  南蕭簽了字,她相信容霆,沒怎麽看合同,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容霆,就沒有今天的南蕭,他是她的親人,他從來不會害她。

  簽好合同,南蕭徹底解脫,她提出晚上一起吃飯,她請客。

  容霆拒絕,說晚上有應酬,他剛接手唐氏,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讓人送南蕭回去,南蕭拒絕,說自己打車就可以了。

  南蕭離開之後,容霆叫了娃娃進來,讓她把方才在樓下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娃娃一言不差的把自己重複了一遍,容霆聽完,示意自己知道了:“這事兒我會處理,你以後還跟著蕭蕭,她有什麽需要,你盡管幫她,另外……”

  說到這裏,他停頓了一下,男人站在窗邊,那麽魏然的高度,俯視芸芸眾生,眼底是一片悲天憫人之色,他雖然答應接了唐氏,但是港城那邊離不開他。

  他不日還會再回港城,至於南蕭,這個他一手喂養的孩子,終有一天,他會讓她真正屬於他,所以,這事兒,他不急,他還真不急。

  “以後把她所有的動向都告訴我,每一天。”容霆交待完這句話,讓娃娃出去了,唇角勾了一個小小的弧,卻沒有想到,有一個男人站在門口,懶洋洋的看著他。

  容霆是何等警覺的人,在他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已經有所查察:“站在那兒坐什麽,不進來坐坐?”

  唐亦倒沒客氣,在公司裏,他穿的偏休閑風的西裝,裏麵是有點兒花的襯衣,沒打領帶,有幾分紈絝流氓的味道,他慢悠悠的踱了進來:“表哥,你這辦公室,不換換?”

  “這辦公室我用得甚好。”容霆淡淡表示。

  唐亦沒有多問,眼珠子裏流淌出來一些笑意:“表哥,你不是喜歡南蕭,就這麽讓她走了,你以後不後悔嗎?”

  “我有說過喜歡她嗎?”容霆不鹹不淡的反問。

  唐亦臉色一沉,隨即笑開,那邪魅的眼底流淌著幾分說不出來的意味,頗沉,他也滿不在意:“表哥,唐氏以後就辛苦你了。”

  “好說。”容霆知道唐亦這會兒過來沒好心,他大概也沒有想過,之前他說過不再插手唐氏的事情,這會兒突然回來,而且一回來就把唐亦從總裁之位上拉了下來。

  唐亦方才那話,其實是試探,他喜歡南蕭的事情沒人知道,他也沒有跟南蕭說過,平時他跟南蕭就是經紀人和模特兒的關係,可是為了南蕭,他這一番大動作,怕是唐亦知曉了。

  當初他離開唐氏,唐亦在唐氏的一番動作,他也略知一二,這人手段狠辣,果斷,甚至有點兒歹毒,這也是為什麽唐老爺子不願意讓唐亦接手唐氏的事情。

  他怕,唐氏的基業,會毀於一旦。

  他雖不是唐家的孩子,可是他媽姓唐,說到底還流著唐家的血,把唐氏交給他,唐老老爺子放心,唐亦也不會真的能拿他怎麽樣。

  可是南蕭不同,他不想把她卷入之一潭渾水之中。

  唐亦眼眸一冷,嗬嗬一笑:“那我倒要拭目以待,你有多厲害!”

  連著兩天,勒景琛挺忙的,南蕭退圈以後,倒徹底閑了下來,可沒有想到這邊會突然接到江恩年的電話,對於他的電話,南蕭接了之後就分分鍾想掛。

  結果江恩年急急整了一句:“蕭蕭,別掛,爸爸有話跟你說。”

  南蕭沒掛電話,態度挺冷,就連聲音亦是:“江市長,您千萬別這麽自稱,我聽著不習慣,我爸十四年前就死了,你不是,以後別提這麽稱呼,我聽著難受。”

  “蕭蕭!”江恩年長歎一聲,語氣之中有說不出的喟然:“我在你家附下,你下來,我有話跟你說——”

  “我沒空。”南蕭不想見他,一眼都不想。

  江恩年沒聽她的拒絕,徑直說了一句:“如果你不下來,我上去,蕭蕭,你不想這會兒讓人知道我們兩個的關係吧?”

  南蕭在心裏罵了一句臥槽,真卑鄙,她忌諱著跟江恩年這層關係呢,整個A市恐怕沒幾個人知道,不過她還是冷冷的反擊一句:“江市長,我想擔心這段關係曝光的應該是你!”

  不過最終,南蕭還是下了樓,江恩年說的地點就在南蕭家附近,走過去十分鍾的路程,南蕭沒開車,姿態慵懶,出現在小店裏的時候,也沒怎麽吸引注意。

  落坐之後,環月匈看著對麵的男人,短短一段時間不見,江恩年似乎蒼老了很多,以前眉目之中的意氣風發似乎也少了點兒,她冷冷淡淡的開口:“有什麽話說吧,我忙得很!”

  言下之意,你長話短說,別浪費我時間。

  “蕭蕭。”江恩年來了有一會兒了,也沒有表現出來不耐煩,他身在這個位置,一般討好巴結他的比較多,可是唯獨南蕭,從來不給他好臉色。

  他知道,十四年前的事情,是他負了她們母女,她這樣對他,情有可原,他能理解,一雙精明難掩的眸子裏帶了一層碎碎的光:“蕭蕭,今天叫你過來,我想跟你道歉的。”

  南蕭不動聲色的看著他,沒出聲。

  “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是爸爸對不起你,讓你受了委屈,爸爸特別虧欠你,所以我聽說你退出娛樂圈了,我想接你回家,彌補我曾經犯的過錯!”江恩年一副姿態很低的樣子,語氣也緩,聲音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歉意:“蕭蕭,你回來吧,再給爸爸一次機會。”

  南蕭心裏麵有一股子巨烈起伏的情緒,像是八年前那一個夜晚,又像是她去探監的時候看到媽媽的時候,她讓她發誓,永遠不要再去找江恩年。

  這八年,再苦再難,南蕭從來沒有想過找他,因為他不配。

  “江市長,你怎麽好意思跟我說這句話!”南蕭的眸色如同浮了一層冰,裏麵是漆黑冰冷的顏色,又如同那靜夜之下的夜空,涼意重重,似海浪一般卷了出來。

  江恩年神色一滯,可聲音難掩心中的激動:“蕭蕭,我是真的想彌補,我知道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可是你不能因為一次的過犯永遠定了的我罪。”

  “我早就後悔了,是你媽當年非要走,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你們母女的,當年我跟你葉阿姨的事情是個意外,我隻想著安撫好她們,讓她們離開,我心裏隻有你媽媽的!”他的聲音很激動,試圖握住南蕭的手,可是南蕭避開了。

  南蕭輕輕的闔了一下眼目,不想聽這些話,哪知江恩年根本沒有打算停頓,繼續跟她說道,情深意重的:“蕭蕭,爸爸知道錯了,你現在回來吧,我聽說你已經退出娛樂圈,這樣挺好的,爸爸已經去國外幫你聘請了一個國畫大師,以前你就是學這個的,現在你可以重新把當年的國畫撿起來。”

  南蕭提到國畫的時候,心底一陣銳痛,如果當年蕭爸爸沒有出事,她或許早已經成了年紀輕輕的天才畫家,可是蕭家出事,她被逼發誓永遠不能再畫國畫了。

  她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麽曹佩聲讓她發這種誓,可是看著江恩年,她突然有所頓悟了是為什麽:“如果我說,我再也不能畫畫了呢,你還會讓我回江家嗎?”

  “蕭蕭,你從小天賦異常,就能蕭笑都不如你,你怎麽可能不能畫畫了!”江恩年是極為震驚的,江臨歌出事之後,她主動提出出國,他也省心,畢竟這次摟下了這麽大的簍子,他如果想保她,肯定需要花費極大的精力,再說,他一直懷疑是勒景琛在背後搗鬼。

  當然,他還沒有證據證明這件事情是勒景琛幹的。

  可是現在勒景琛跟南蕭公布了婚事,而且南蕭出事之後,是勒景琛一手力保下了她,他以前覺得勒景琛那樣的風流公子哥兒,對南蕭肯定是玩玩的。

  沒想到,他倒是一個癡情種,對南蕭倒是一等一的好。

  不過這樣也好,南蕭雖然姓南,可她到底是他江恩年的女兒。

  到時候如果讓勒景琛知道他才是南蕭的親生爸爸,依著勒家的財力,以及在A市影響力,他肯定會前途無量,再加上明年政aa府這邊要重新換血了,他不想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說到底,江恩年這個人,比較重權,也許他對江臨歌是有愛,可是這份愛,卻跟他心中的權利,利欲無法相提並論。

  這一切南蕭不知道,可是她厭惡江恩年,對他說的話當然不相信,冷冷一嘲:“不能畫就是不能畫,哪有那麽多為什麽,再說,你讓我重新畫國畫,你就不怕作夢會夢到蕭爸爸!”

  江恩年臉色一變,大駭,心中怦怦直跳,當年的事情,他不知道南蕭知道了幾分,可是依著曹佩聲的性子,肯定不會讓南蕭沾染這些恩恩怨怨。

  再說,事情過去那麽多年了,不會有人知道他做了什麽,哪怕南蕭想查,可是年代久遠,她也查不出什麽所以然來,麵上穩穩的,一派正經之色:“蕭蕭,你蕭爸爸如果知道你能繼承他的一切,我想他知道了,一定會欣慰的!”

  “如果你今天過來隻是跟我說這些的,那麽很抱歉,江市長,我沒有時間,我也不會再去畫國畫。”南蕭說完這句話就要站了起來。

  江恩年也趕緊站了起來,作勢一攔:“其實還有一件事情爸想求你幫忙。”

  南蕭冷冷的看著他,就知道他不會這麽無緣無故的找她。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