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86節

  “你——”勒俊遠氣得血管都爆裂了,這丫頭直敢想,獅子大開口啊,勒家的財產,他身為勒氏總裁都不知道勒家到底有多有錢。

  相傳勒家富可敵國,可具體怎麽個有錢法他確實不知道,勒家的分支太多,每個行業差不多都有涉及,一個國家可能有兩百多家公司把握經濟命脈的。

  但是掌握這些公司的估計隻有幾個人,而勒家便是其中一個。

  他確實低估了南蕭的厚顏無恥啊,他還以為這個女人會要房子,車子,或者錢,這些他都考慮過了,這些勒家都不缺,可是她要了什麽,她竟然要整個勒家的財產!

  勒俊遠被震驚了,真的震驚了,心裏狠狠的吐了一碗老血,好一會兒,才平穩了情緒的,手指頭氣得直抖,直想一下子戳死麵前的小姑娘:“南蕭,你不要得寸進尺!”

  南蕭幽幽的歎了一口氣,雙手交疊,姿態優雅,可是眉眼深處似乎藏了一絲小小的戲虐之意,她望著勒俊遠,歎了一聲,才道:“勒伯伯,剛剛你讓我提條件的,我現在提了,你卻不同意,哎,做人怎麽能這麽不守信用!”

  那一副我看錯人了的表情,簡直刺激勒俊遠的小心髒,勒俊遠暴怒,臉簡直氣成了豬肝色,話都說不完整了:“南蕭,你,你,你——”

  結果你了半天,硬是一句話說不完整,南蕭怕真把勒俊遠氣出個好歹,趕緊服了軟,鬆了一口氣:“勒伯伯,你放心,我對勒家的財產根本沒興趣,我喜歡的是勒景琛這個人,又不是勒家的家產,哪怕他是一個窮光蛋,我喜歡他就是喜歡他!”

  墨心也從來沒有見過勒俊遠氣成這樣,在心裏給南蕭點了一個讚,她還是喜歡南蕭為了勒景琛勇於作戰的模樣,而非一直站在勒景琛身後,讓他守護。

  兩個人要一起,不止有相同的興趣愛好,同樣,也要有同樣的資格,趕緊拍了拍勒俊遠的後背:“俊遠,好了,你跟一個孩子生什麽氣,別把自己氣壞了!”

  勒俊遠在心裏想,他氣成這樣,是誰害的,就是這個表麵上看起來溫文無害的南蕭,今天絕對是呆不了了,不過他不信,他還收拾不了一個南蕭!

  所以,他沉吟一瞬,穩了穩情緒,為了這事,把自己氣成高氣壓了,可不好,這事情才剛剛開始,他不同意,他倒要看看勒景琛如何跟這個女人在一起!

  他以為他在新聞發布會表白幾句就完事了,他以為他想,他就能娶得了了?

  嗬,他嗬氣輕嘲,望了南蕭一眼,臉色慢慢的恢複了正常:“南蕭,我建議你最好把眼睛放亮一點兒,不是你的東西,始終不會是你的!”

  南蕭安靜一笑,斯文美好,乖乖任說任教的樣子:“勒伯伯,您教訓的是。”

  一看南蕭這樣的表情,勒俊遠就鬱悶,整整一個白蓮花,心機婊的模樣,這裏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站了起來,扭頭對墨心說了一句:“心兒,咱們走!”

  墨心離開的時候,衝南蕭歉意一笑,然後追著勒俊遠離開了。

  送兩人走了之後,南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沒了力氣,雖然她一直在告訴自己不害怕,可是她其實還是害怕的,錄音已經停止了,可是她後背已經起了一層冷汗。

  畢竟麵對勒俊遠這種久居上位的人物,她心裏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今天故意用了這種辦法逼勒俊遠妥協,可是明天呢?

  一想到勒俊遠言辭裏中的信誓旦旦,她心裏始終有不好的預感。

  還沒有消停一會兒,勒景琛突然回來了,新聞發布會結束之後,他去見了一下那個記者,總覺得這個記者在問題在處處針對南蕭,有備而來。

  在看到南蕭的微博時,勒景琛突然懵了一下,這事兒,南蕭沒跟他商量。

  推開門,客廳裏的茶杯還沒有收拾,依舊懶懶的擺在那兒,南蕭正在收拾畫板,她的畫板已經很少碰了,她怎麽也想不到以前念念不忘的東西,如今她卻是再也不能碰了。

  聽到聲響,勒景琛人已經躥到了她麵前,問:“為什麽要退圈!”

  南蕭動作依舊是慢悠悠的,像是一副在*裏描繪的畫,一池慵懶,她頭也沒抬,目光落在那個塵封多時的畫板上,輕答:“難不成,你想我一輩子當模特!”

  當然不想,勒景琛自從認識南蕭以後,就不想讓她當模特,這個女人的美和靈氣,他希望他一個人看到,可是進了這個圈子,想退,哪有那麽容易!

  可是他盡量避免了南蕭接觸衣著比較暴露的秀,甚至一些內.衣之類的代言,他也暗中操作,不會讓她碰到,再加上容霆的有意避開,南蕭接觸露點的東西還真不多。

  自從兩年前無意間看到南蕭身前的那半塊碎玉之後,勒景琛更不想讓她當模特,他寧願她當一個國畫家,也不願意她在娛樂圈裏跌跌撞撞行走。

  勒景琛舔了舔嘴角,有些喝,他拽著南蕭站起來,來到客廳,看到客廳上的杯子,不由問了一句:“剛剛誰來過?”而且這不是一個人。

  “你爸媽。”南蕭倒是沒作隱瞞,這種事,瞞不了,而且她也不想瞞。

  勒景琛眉頭當即一皺,有一種不奈在眼眸深處化開:“他們來做什麽?”

  “還能做什麽,讓咱們分手唄!”南蕭語氣挺輕抹淡寫的,簡單的把方才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她故意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她不想跟勒家父子造成矛盾。

  如果將來,她肯勒景琛在一起,得不到勒俊遠的祝福,他心裏肯定也別扭。

  她希望他們的婚姻是建立的家庭的祝福之上,而非貿然的結合。

  “南南,如果下次我爸再來見你,你不要再見他了!”勒俊遠的事情,看來他還要快一步解決,現在南蕭對他意誌堅定,可是架不住他這麽三番五次的折騰。

  “那怎麽行,他是你爸!”南蕭覺得見見勒俊遠也沒什麽,看著勒俊遠氣得臉色鐵表的表情,其實也是一大爽點啊。

  “那你給我打電話!”得了南蕭的保證之後,勒景琛神色也輕鬆了不少,想起方才的話題:“南南,你為什麽宣布退圈,其實你完全沒必要這麽做!”

  南蕭想了一會兒,才回答,字字道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調調,似悲傷,似無奈,又似解脫,又像枉然:“其實退圈我早有計劃,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說,這次借著這個事情從圈子裏退出來,也未嚐不好,不當模特之後,我開個小畫廊,或者咖啡館,要麽去國外進修一段時間,其實都挺不錯的,我當年上大學的時候忙於事業,課程根本沒有用心,現在趁著還年輕,我想把錯失的東西補回來。”

  最重要的是,她沒有名氣,很多事情就淡了,如果不是南杭一直逼她要錢,她估計早退圈了,當年為了賺錢,讓監獄裏的媽媽生活好一點,才選擇了這條路。

  “你想做什麽都好,我都支持!”勒景琛讚同的點了點頭,模特這條路,雖然光鮮亮麗,可是真正在圈子裏呆的人,才知道這個圈裏多辛苦。

  “謝謝你,勒景琛!”南蕭主動的依偎在男人懷裏,想到今天的新聞發布會,他為自己說話的樣子,那全然的信任,她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

  “南南!”勒景琛激動的神色都變了,沒辦法,南蕭跟他在一起主動的機會向來不多,在chuang上更是不可能,雖然勒景琛是個好老師,可是南蕭不一定是個好學生。

  這丫頭害羞著呢,所以這會兒她主動投懷送抱,勒景琛樂瘋了,雙手一叩,將人抱到了自己大腿上,逮著她的小嘴兒就親了下來。

  有時候,親口勿是最能表達兩個人感情的時候,南蕭被他口勿得氣喘籲籲的,整個人都不好了,雖然她喜歡勒景琛偶爾親親她,可是這一親,完全讓人不能呼吸的節奏,真是讓人崩潰啊,她小手還拽住勒景琛的衣服,臉蛋兒酡紅:“勒景琛……”

  “南南,我愛你,這輩子,不管怎麽樣我都要跟你在一起!”可是,他沒有想過,這個時候的誓言多麽美好,打破那一刻,是何等的悲傷。

  “我也是!”南蕭輕答,她的語氣不高,卻讓勒景琛樂得不行,動手就準備撕她衣服,南蕭一看到勒景琛又抽了,這如果讓他得逞了,晚飯甭想吃的節奏了。

  “勒景琛,現在……不行!”南蕭氣喘籲籲的反抗。

  “南南,我就要現在!”

  親,這是沙發啊,你不在乎表演,我在乎啊,南蕭死活不同意:“晚上,晚上好不好?”

  *就是這麽個型啊,南蕭無語了,勒景琛好不容易放了她,可是晚上卻紮紮實實的讓南蕭體驗了一把,禽,獸是怎麽練成的!

☆、第157章勒伯母,你要不要這麽潮啊!

  南蕭醒來都快中午了,洗漱之後已經接近十二點了,桌子上麵有勒景琛留的字條,南南,起chuang之後,別忘了咱們今天的約定。

  南蕭露了一個露齒的笑,心裏暗罵了一句,這個禽.獸!簡直沒有節製,她的老腿老腿兒,現在還酸痛的不行,一想到昨天晚上勒景琛幾乎折騰了她*。

  但是今天一大早還去拍了一個廣告代言,還真是精國旺盛,不像她睡到現在,身體裏的那股子酸脹之感還難受的不行,哎,簡直妥妥不能比啊。

  南蕭換衣服的時候,看到身上那些曖.昧的痕跡,情到深處那一刻,不由想起來勒景琛在自己耳邊低語,南南,南南,他不耐其煩的喊了一遍又一遍。

  南蕭出現在片場的時候,先是碰到了淩安,淩安似乎挺意外她會在這個時候過來,一張木臉露了一個笑,跟她打招呼:“南小姐,勒先生還要一會兒,要不你先坐坐?”

  “不用,我隨便走走。”南蕭直言不諱的說道,她知道安是勒景琛身邊的人,所以走的時候還叮囑了一句:“你不用這麽客氣,叫我蕭蕭就好。”

  淩安看著南蕭轉了個身,慢慢走開,看著她的身影,淩安露了一個笑,想著勒先生這些年總算開竅了,說真的,昨天的記者發布會,他挺緊張的。

  可是勒景琛卻說,讓他做的事情他辦好,其他交給他就好了。

  他前幾天去了一趟C市,就是南蕭的老家,當年的案子已經發生很多年了,他去C市找證據無異於天方夜譚,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

  但勒先生說了,無論用什麽辦法花多大代價,他必須找出一點兒證據,證明南蕭的清白。

  當時他挺震撼的,其實勒景琛有一名有暗兩位助理,Jenny在名,而他在暗,雖然他管理勒先生的事情不多,但是用著他的事情一般都是大事,這還是頭一次勒景琛因為一個女人用到了他,同時也讓他徹底明了,勒景琛對這個南蕭是真心的。

  不過在C市幾天,他還是打聽了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告訴勒景琛的時候,他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多說什麽,當他告訴他,南蕭有一個入獄的媽媽時,他明眸滯了一下。

  臨走的時候,勒先生給他說了一句,今天你給我說的這些話,你給我爛到肚子裏。

  他知道,這是勒先生在保護南蕭,其實淩安跟在勒景琛身邊,什麽樣的美人兒沒見過,南蕭說不上多麽驚豔的型,但是這是第一次讓勒景琛這麽上心的女孩兒。

  勒景琛代言的品牌是一家挺大的公司,南蕭出了攝影棚之後,打算四處走走,有沒有什麽吃的,剛點了一杯咖啡,坐下,身邊卻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墨邵楠,他形象一直蠻不錯的,這會兒卻沒有打領帶,扣子鬆了兩粒,露了一點兒肉,顯得有些撩人,他在南蕭麵前站定:“蕭蕭!”

  南蕭咖啡還沒有碰到嘴唇邊,就看到了墨邵楠,眉心微微一皺,有一絲不耐煩在裏麵閃過:“墨邵楠,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上次跟你說過,咱們沒關係了!”

  “蕭蕭,你為什麽要對我這麽無情,如果是勒景琛,你還會這麽對他嗎!”墨邵楠不甘心,是真的不甘心,尤其是江臨歌的事情曝光之後。

  他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鑽牛角尖,南蕭才是他愛了八年的女人。

  如果不是因為勒景琛,他們怎麽可能會分開!

  “邵楠,我不知道你為什麽處處針對勒景琛,你別忘了,當初是你不要我的,而非我南蕭先甩了你!”當年墨邵楠啪啪的打了她的臉,她這種自尊心的人,又怎麽甘心在跟他繼續。

  墨邵楠眸色裏暈出了一抹痛苦之色,他大喘了一口氣,才急促的說道:“是我的錯,蕭蕭,我現在已經跟江臨歌退婚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墨邵楠,你憑什麽會覺得我會再給你機會!”南蕭不能理解,已經分開了,怎麽可能再回頭,再說了,她現在對他,已經一無所求,隻願彼此以後相逢亦是陌路罷了。

  “因為勒景琛是個混蛋,你可能一直不知道,當初我們兩個之所以分開全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用卑鄙的手段讓蘭尊國際現金流出現問題,我怎麽可能會放棄你!”這些話,他之前有過猜測,但是沒有證據,可現在,他拿到了證據。

  南蕭驚了一下,隨即笑了:“墨邵楠,我從前不覺得你薄性,如果我倒是為了江臨歌感覺到悲哀,她剛出事,你就來找我,你覺得她知道了,心裏會怎麽想!”

  “我管她怎麽想,我要的人始終是你,如果我早知道你的身份,我怎麽可能跟她在一起,蕭蕭,我們已經錯過了一次,我不想再錯過你第二次,勒景琛那種人,根本不適合你,我們重新開始吧!”墨邵楠語氣極為激動的把一句話說完,才大喘了一口氣,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可是下一秒,他的衣襟就被人拎了起來。

  緊接著,男人又狠又重的拳頭砸在了墨邵楠的嘴角,鮮血在嘴角蜿蜒成一條線,墨邵楠剛剛的注意全在南蕭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勒景琛的到來。

  這會兒一回頭,一雙眼睛陰沉的盯著勒景琛:“你竟然敢打我!”

  說著拳頭已經朝勒景琛揮了過去,這會兒正是飯點兒,咖啡廳裏已經來了不少白領,勒景琛跟墨邵楠扭打在一起的時候,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南蕭急得不行,她剛出事,如果勒景琛再鬧上緋聞,這真是沒完沒了了,於是吼了一聲:“你們兩個幹什麽,都給我住手!”

  一手拽了一個,朝咖啡廳外走去,直到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南蕭才停下來,目光冰冷的看著這兩個男人:“你們打吧,在這裏打,不打死一個今天你們都不能走!”

  “南南!”看著南蕭真生氣了,勒景琛委屈的看了她一眼,南蕭卻看也沒看她一眼,掉頭就走,多大人了,還打架,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了,她還不知道勒景琛還有這麽一麵。

  其實她蠻生氣的,勒景琛不是不知輕重的人物,這會兒了,沒有必要為了墨邵楠破壞自己的形象,他不在乎,可是她在乎啊,本來好好的心情,全毀了!

  勒景琛趕緊追了兩步,想到什麽似的,回頭望了墨邵楠一眼,他方才的拳頭重,墨邵楠嘴角都蹭破了皮,這會兒有血流出來:“墨邵楠,我警告你,這次的事情還是輕的了,如果再讓我看見你糾纏南蕭,下次就不是這麽簡單的了,我會打斷你的腿!”

  “勒景琛,你真卑鄙,我是不會放棄的!”墨邵楠看著他追過去的背影,同樣廝吼了一句,他太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可是又能怎麽辦呢。

  勒景琛是在路邊追上了南蕭,小丫頭還氣鼓鼓的,一副我不想跟你說話的表情,勒景琛趕緊服軟,討好的說道:“南南,生氣了?”

  “勒景琛,我不想跟你說話,離我遠點兒!”探班是勒景琛提的,說是墨心約了中午一起吃飯,讓他陪她一起過去,結果倒好,打起架了。

  勒景琛看著南蕭真生氣了,趕緊露了一個明晃晃的笑臉,讓人眼睛差點眩暈了:“南南,這件事情是我不對,可是墨邵楠不該三番四次的騷.擾你,這事是個人都忍不了!”

  “嗬,當著那麽多人的麵兒你打架你還有理了,勒景琛,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麽是風口浪尖這四個字。”昨天的新聞發布會剛出來,勒景琛剛替她道歉,今天就打架,還真是想再上頭條一次的節奏啊,南蕭心裏呼呼的,轉身又要走。

  勒景琛一把拖住了她的胳膊,很誠懇的道歉:“南南,我真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下次我如果再揍他,我肯定找個沒人的地方揍,不讓任何人看到!”

  南蕭:“……”

  這是重點嗎,重點是這個嗎,勒景琛的腦回路怎麽跟自己的不太一樣,重要是打架不對,多大人了,特麽快三十了,還跟個熱血小夥找人打架,也不嫌丟人。

  南蕭很想一巴掌呼過去,無聲的翻了一個白眼:“勒景琛,你到底明不明白我說話的重點?”有時候,她對這個男人真挺醉的。

  勒景琛眨了眨眼睛,墨中透藍的眸子裏露了一抹懵懂無知:“你不是不讓我打架嗎?”

  淩安開車把兩人送到了虞氏,十分鍾的路程,一路上南蕭都沒怎麽說話,勒景琛百般討好,可是不管用啊,那是一個妥妥的高冷,直到進了虞氏之後。

  虞世堂的身影從兩人麵前一閃而過,勒景琛叫住了他:“虞美人兒,見到我就跑,你什麽意思啊?”這是管不起飯錢的節奏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