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85節

他倒要看看,這個唐氏到底是姓唐,還是姓容!
  南蕭一時有點兒懵,被方才的新聞刺激得不行,容霆在幫她?
  她猶豫了一會兒給容霆打了一通電話,半天容霆才接了她的電話:“蕭蕭,有事?”那語氣快疏冷的,不過他性子一向清冷,不喜歡說話,肯接電話已經算是給你麵子了。
  “容大哥,唐氏的事,是你在幫我?”不知道什麽,昨天跟容霆分開之後,那些話大概是對她有了影響,一直以為她對容霆,總有一種本能的相信。
  容霆倒沒否認,似乎挺忙的,那邊有人叫他,他敷衍了一句:“蕭蕭,我現在忙,晚點回複你。”然後就主動掛了電話。
  南蕭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事兒,容霆對她一向很好,掛電話是第一次。
  他,難道真生氣了?
  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所以然來,期間她把微博稿子發給娃娃,讓她交給公關部,等那邊給了回複之後,她編輯好長微博,首先是道歉,其次就是退圈。
  回來之後她跟南杭聯係過,南杭就跟人間蒸發了似的,聯係不到,她想南杭把這件事情曝光一點兒征兆都沒有,理由也沒說,錢也沒要,甚至電話都沒有。
  這事情處處透著一股子非比尋常的味道,仿佛發生了什麽她不知道的事情,而她至今還蒙在鼓裏,正猶豫著,這會兒屋裏響起了勒景琛的聲音。
  男人出眾的容貌已經出現在電視屏幕上,他穿的相當低調精致,黑與白,襯的整個人清減了不少,又顯得尊貴無比。
  這樣的男人出現在鏡頭的時候,現場登時全安靜了下來,像是他天生都有一種說不出的領導能力,一雙墨中透藍的眸子有些憂鬱,又有些多情。
  他望著鏡頭的樣子,仿佛在望著南蕭一樣。
  他首先就著這件事情跟公眾道歉,畢竟圈子裏年齡小的粉絲很多,南蕭雖然是個模特,可是拍的廣告,代言都是一頂一的好,之前又有代言過一款遊戲,喜歡她的粉絲不在少數。
  當初南蕭的粉跟桑白的粉掐架的時候那叫一個觸目驚心,現在回想起來也不得不歎一聲粉絲的戰鬥力特麽強,簡直讓人沒有招待之力。
  勒景琛坐在那裏,坦然無懼的麵對鎂光燈,他這種人,在閃光燈底下習慣了,這種小場麵他還是壓得住,隻是今天酒店裏流通的氣氛,讓人覺得難受。
  他微微蹙眉,男人俊美的眉目之中有一種好看的波動流淌,那雙墨中透藍的眸子裏有一抹冷意,隨後,他輕輕敲了敲桌麵,雖然聲音不大,威懾力倒是蠻強的。
  四周靜了,勒景琛清朗如同美玉的聲音響了起來,有一種穿透人心的力量:“今天我開這個發布會,目的是什麽,我也在這裏不廢話了,咱們撿重點說。”
  這會兒記者發問了,勒景琛雖然是影帝,可是跟娛樂圈的記者混得也熟,有時候會根據心情給記者一點兒新聞,畢竟,每個產業,都有自己的產業鏈是不是。
  他們這種人,成也記者,敗也記者,他不會做這種得罪記者的事兒,雖然他有能力得罪這麽一幫人,但是他不想,但是記者一發毛讓勒景琛差點毛了。
  “勒影帝,請問您前兩天是不是從警局裏把南蕭劫了出來!”這話問得相當不客氣,但有噓頭啊,全場須臾感歎,還有人直接觸了勒景琛的逆鱗:“勒影帝,聽說勒家一直不同意你們交往的事情,經過這事之後,勒家會要她進門嗎?”
  勒景琛目光一沉,眸色深的見不到底:“這位記者——”
  記者倒是從容的迎向他的目光,尖銳重複了方才的問題,勒景琛優雅一笑,如春風一般漂亮,掠過重重花朵:“問這個問題之前,你有沒有看過律法大全!”
  “勒先生,請回答我的問題,有沒有這個事兒!”
  “首先第一點,我現在不接受任何提問,想提問可以,跟我的助理說,現場之中我拒絕回答任何問題,發布會我開了,我會給大家解惑,如果不明白,OK,咱們事後可溝通!”勒景琛這話說得跟一陣冷風吹過來似的,冷:“你一開始就這麽問,受人指使,有何目的?而你又是從哪裏知道我是從警局裏劫的人?不說明白,信不信我告你!”
  一番搶白把記者嚇壞了,他眼珠子動了動,鼓足勇氣繼續道:“勒影帝,雖然你隻手遮天,但是事實就是事實,發生的事情,你不敢承認是不是?”
  “嗬!”勒景琛輕蔑一笑:“這位記者先生,看來你是沒有聽懂我的意思。來人,把這位記者請出去,如果你有異議,可以告我,但是我一定會告你!”
  有保安過來,把記者請了出去,但是卻沒有真的請出去,而是把人請到了一個房間,讓他等著,想出去,還出去不了的那一種,勒景琛等結束會好好收拾他。
  “現在大家沒有異議了吧,沒有異議,我開始了!”勒景琛方才這一舉動,跟平時的好好先生一點兒都不一樣:“這幾天新聞鬧得很凶,因為我勒景琛的女人殺人一事。”
  “單憑幾張照片,警察一些懷疑,大家都說她殺人,我想在這裏問一下大家,你們有親眼見過她殺人嗎?”勒景琛的氣息蠻涼,從一開始就是,他今天特別不配合,平時有什麽事兒,他或許會配合著回答幾個問題,今天全程冰雪冷冷。
  四周沒人說話,可還是大膽的:“可是照片又不是假的?”
  照片絕對是真的,新聞剛出來的時候,有人拿了照片還專門研究了一下,說是假不了。
  “照片確實是真的!”勒景琛倒點了點頭,附和一笑,那緋色的嘴角點了一抹紅,似萬千冰雪中一抹砂紅:“不過這並不代表著南蕭殺了人。”
  “這幾天我一直在查這件事情,八年前南蕭才十七歲,死者是她的繼父,其實開車撞死那個人的另有其人,至於這個人是誰,關乎**,我這裏就不透露了。”說到這裏,他輕輕的舔了舔嘴角,那舉動還真是性感奪人,可男人渾然無知似的,稍稍提了提唇,簡直有一種說不出的吸引力:“再說了,南蕭是什麽樣的人,我最清楚,我跟她搭檔兩年,最了解她。”
  “當然,我知道你們不信,不過我勒景琛用名義保證,南蕭不是殺人凶手,你們不信也行,盡管找證據,沒有證據再隨便亂寫新聞,到時候,你們就等著收我的律師函吧!”
  “大家很關注我跟南蕭的婚事,我還是那句話,隻要她肯嫁,我就敢娶!”勒景琛說這句話的時候,目光專注,深情一片,而語氣霸氣無比,那種感覺就像是幹掉大BOSS的趕腳。
  說到這裏的時候,全場一片噓籲低歎,畢竟這麽霸氣的男人不多見啊,艾瑪,南蕭好幸福噢,勒少威武,有些女記者眼裏直冒星星了。
  勒少就是帥,南蕭認識他,祖上燒香了。
  勒景琛又說了幾句,緊接著話題一轉,回到了勒氏股票下跌的事情,他知道勒俊遠對這事兒很生氣,因為所有人都沒動靜,任由事態繼續發展。
  但是今天他想說的是,股票下跌跟南蕭無關:“還有一點兒,我想說的是勒家的股票一事,勒家一直以來不說經營有方,但是也算是不錯的企業,我今天來之前,還特意看了看大盤,勒氏的股票確實跌了,很多人會覺得勒氏股票下跌跟南蕭殺人一事有關!”
  “其實我想說的是,如果勒氏的股票跌了,隻能說明我們勒家的經營方式不對,我們勒家也不會因為這一點子虛烏有的事情形象受損。更何況,這件事情還是假的,大家都是圈子裏的人,也明白這個道理,不是嗎?”勒景琛最後反問了一句。
  因為他的言論是現場直播的,很多人聽到他的言論,想著勒景琛真瘋了,為了一個女人跟勒氏這麽對著幹,不怕勒氏找南蕭麻煩嗎!
  下麵一聲歎息,有人想提問,可是勒景琛卻做了一個製止的動作,墨中透藍的眼神裏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寧靜之感:“我在這裏跟大家提個醒,大家都是記者,最起碼的職業道德要有,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你們都培訓過,不要為了一時利益,就罔顧別人的名聲,這件事情對南蕭造成了什麽樣的影響我不會既往不咎,我勒景琛也不是那種你打了我一巴掌,我不還回去的道理,南蕭是我的人,傷害她的,我一個不會放過。”
  “那些誇大事實,故意誤導公眾的雜誌,媒體,你們等著收我的律師函吧!”勒景琛說這話的時候,現場都沸騰了,他輕輕敲了敲桌麵,繼續一句:“還有那個,故意亂發新聞,毀壞南蕭聲譽的,你最好注意點!”
  說完這些話勒景琛直接把話筒扔給了一旁的淩家,讓他主持接下來的問題,長腿一邁就朝外麵走了出去,而現場瞬間沸騰了,可是因為勒景琛四周圍了保鏢,根本沒有人能進他的身,男人眸色微冷,從現場慢慢的走了出去,完全忽略了記者的問題。
  南蕭懵了,新聞發布會直播結束之後,已經換了淩安在場的畫麵,可是人淩安倒是如沐春風的多,說話有條有理,可是南蕭一句話都聽不進去了。
  她從來沒有想過,勒景琛會這麽高調的維護她,說不感動是假的,她眼睛眨了眨,這種被人捧在手心裏的感覺太久沒有了……
  他說,隻要她肯嫁,他就敢娶。
  勒景琛啊,我何其有幸,這輩子認識了你啊,還沒有等南蕭感歎完畢,門鈴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這個點兒,誰會來?記者?
  不太可能吧,畢竟這會兒都去新聞發布現場了。
  南蕭站起身去開門,房門站著兩個意外的人,勒父勒母,也就是勒俊遠和墨心,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以勒俊遠為最。
  他本來就不喜歡南蕭,南蕭出了這種事,名聲一落千丈,簡直是現在新聞媒體力討的一個對象,畢竟殺人一事兒可不少,雖然現在還沒有事實,但是這個圈兒,黑的能說成白的,白的能說成黑的,南蕭的事兒,就算以後證實了她沒殺人,可是她整個前途都毀了。
  當模特的最在乎什麽,不過就是名聲和形象罷了,現在南蕭形象毀了,又連帶的讓勒家股票受挫,勒俊遠臉色能好,簡直奇了怪了。
  “蕭蕭,方便進來嗎?”還是墨心開了口,這個女人永遠一副溫婉淑雅的樣子,讓人對她生不出半分埋怨,南蕭想了想,請了兩人進了屋:“請進吧!”
  “勒伯伯,勒伯母,你們想喝點什麽?”南蕭根本沒想過這會兒勒父勒母會突然殺上門,她方才第一個念頭就是要不要告訴勒景琛。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她想跟勒景琛在一起必須麵對這一步,不是早,便是晚!
  墨心倒是無所謂:“白開水!”勒俊遠說我不需要,等南蕭把水端出來之後,還給勒俊遠添了一杯:“勒伯伯,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麽,我給你泡了冰檸檬。”
  天氣雖然不太熱了,可是勒俊遠火氣大,還是降降火吧!免得一不小心把她炮灰了。
  勒俊遠看也沒有看那杯水,根本沒打算接受南蕭的好意,隻是目光直接的落在她身上,開口也是直接了當,讓人一點兒緩衝的時間都沒有:“南蕭,你不用忙活了,我們今天過來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南蕭想,終於還是來了,勒俊遠以前找過她一次,讓她離開勒景琛,當時她因為勒景琛被他揍的事情,故意獅子大開口坑了勒俊遠兩千萬。
  這不,報應來了!勒俊遠又找來了,而她在他麵前妥妥矮了一頭啊。南蕭順勢坐了下來,麵對著勒俊遠,態度倒是不卑不亢的:“勒伯伯,在開始談話之前,我有件事情打算還給你!”南蕭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拿了一張卡出來。
  推到勒俊遠麵前:“這裏麵是兩千萬,當初你給我的!在你開口之前,我想跟你道個歉,很抱歉我跟勒景琛一直沒有分手,這件事情我一直欺瞞了你,我知道這些錢對你們勒家來說不算什麽,但是我覺得這錢不是我的,我不該拿,當初之所以跟你要這筆錢,是因為那天我看到勒景琛的傷口,才跟你開口。”換言之,她就是為了替勒景琛出口氣。
  “錢我已經給了,我就不會再要回來!”勒俊遠又不是窮瘋了,還去要那兩千萬:“南小姐,你開條件吧,你要什麽條件,才能離開我們家阿琛!”
  南蕭把錢收回來,你不要就拉倒,兩千萬挺多的,她馬上失業了,沒收入怎麽行,所以她就是不誠意的這麽一說而已。
  而勒俊遠看著她慢條斯理的動作,眼珠子都要跳出來了,說好了不要錢的,結果還這樣,還要不要臉了,卻聽南蕭慢悠悠的說道:“勒伯伯,我知道你不在乎這點小錢,我跟你不一樣,我還是一個打工的,現在失業了,以後用得著錢的地方多了去了!”
  勒俊遠鄙視啊,那叫一個強烈,南蕭你好意思嗎?不過,她剛剛說了什麽來著?
  墨心卻笑的不行,這姑娘太逗了,敢跟勒俊遠這麽說話,連勒景琛都沒敢這麽幹過,看著勒俊遠氣得麵紅耳赤的模樣,她心底笑了笑,麵上不顯半分:“你退圈了?”
  說真的走到南蕭這一步也挺不容易的,畢竟八年的經曆,突然決定退圈,墨心覺得肯定跟勒景琛有關係,所以這麽問了一句。
  其實勒俊遠這幾天是真氣壞了,南蕭的事情鬧這麽大,又跟勒家扯上關係,勒俊遠不喜歡南蕭,其實就是因為她是圈子裏的人,對他來說,圈子裏的女人沒幾個幹淨的。
  他對娛樂圈有一種本能的厭惡,所以連帶著南蕭都不喜歡,今天之所以過來也就是為了趁著勒景琛不在,他們作父母的來跟南蕭談談。
  南蕭殺人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可是墨心是明白人啊,照片是有,可是那是車禍現場之後的照片,並沒有南蕭撞死的一幕,而且這案子時間久了,早已經結案了,現在突然冒出這個,除了打擊南蕭的前程和勒家的股票,其實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當然,前提條件是南蕭肯放棄這個圈子,不過南蕭既然說了退圈,她相信她考慮過了。
  勒景琛跟自己提過,這姑娘從小是畫國畫的,她們墨家尤其是冠上墨姓,對國畫總有一種情有獨鍾的欣賞,如果之前跟南蕭打了七十分,現在有了國畫這一層關係,她能打八十分。
  南蕭有點兒囧,說不喜歡這個行業也不可能,畢竟做了八年了,可是現在事情鬧成這樣,她退圈是最好的選擇,點了點頭:“沒錯,我有這個打算。”
  微博發了,估計這會兒都沸騰了,她也管不了,倒是先弄清楚勒俊遠的來意。
  其實不用猜也想得到,肯定是讓她跟勒景琛分手唄,哎,真是要命,人家還感動著呢,突然讓分手,好傷心有沒有?
  “你跟她說這麽多做什麽,南蕭,隻要你離開阿琛,條件你開!”勒俊遠卻不願意多浪費口舌,直接扔了一句,差點把南蕭砸暈了。
  艾瑪,好財大氣粗有沒有,勒伯伯,您真有錢,南蕭眨了眨眼:“什麽條件都能提?”
  又見風使陀了,勒俊遠就知道,這娛樂圈裏的女人都愛錢,瞧瞧這個南蕭,方才還一臉堅貞的,這會兒又鬆嘴了,勒景琛到底看上她什麽了?真是不明白!
  勒俊遠點了點頭:“沒錯,隻要你提,我什麽都答應你!”
☆、第156章低估了南蕭的厚顏無恥!(月票+4000)
  南蕭聽到這話句,忍不住想,勒伯伯您還真是不客氣,這語氣,還真是跟你兒子一樣霸氣,我又怎麽好辜負你的好心,對吧!“勒伯伯,我怕你不答應。”
  手指頭卻緊了緊那張卡,仿佛被人搶走了似的。
  勒俊遠一看南蕭捏卡的小動作,當即怒了,都說了他不要那兩千萬了,就當是兒子給的分手費,吐了一口氣,高傲的說道:“你放心,我一言九鼎!”
  墨心覺得勒俊遠在跟自己挖坑,自己非掉下去不可,不過她沒說,本來她看了新聞發布會,聽了勒景琛的宣言之後,她了解兒子,他這輩子非南蕭不可。
  她的兒子,這麽多年一直喜歡一個女孩兒,她又怎麽忍心讓他娶一個不喜歡的女孩子。
  別的女人再好,他不喜歡,又有何用,南蕭再不好,他喜歡,她又能他如何。
  這是命,也是緣,她不打算多說,可是勒俊遠心裏一直憋了一口氣,她明麵上得向著自己男人,是不是?所以她也很誠懇的點了點頭:“蕭蕭,你放心,伯母為你當證人。”
  南蕭得了墨心的保證,笑了一下,這笑怎麽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呢,其實方才手機一直扣在手裏,一直在錄音,沒辦法,不能怪她這麽坑爹,實在是她不想到時候,勒俊遠反悔啊。
  “伯父,我可以答應分手,但是我要——”南蕭眼珠子骨碌碌的眨了眨,直接了當的對勒俊遠提條件:“我要勒家的一件東西!”
  “你說!”勒俊遠比她更加直接了當,他就知道南蕭對勒景琛不是真愛,真愛不應該像電視劇裏麵演的,女主死活不肯收男主家任何東西,必須跟男主在一起嗎!
  南蕭還是混娛樂圈的,演技都沒有,必須差評!
  南蕭歎了一口氣,像是被逼無奈了,一副你讓我說,我不得不說的模樣:“我要勒景琛!”
  “放肆!”勒俊遠氣炸了,他望著南蕭,一副你不可理喻的表情:“我兒子不是東西!”
  “但是我也沒有說他是東西啊,你剛剛說,隻要我開口,你什麽都給我,我想來想去,覺得勒家別的我不稀罕,我隻愛勒景琛!”南蕭搖頭晃悠的說道,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表情。
  勒俊遠覺得南蕭壞,這丫頭一副鬼心思,平時看著高貴冷豔的很,其實是一肚子壞水,瞧瞧,這又有壞心眼了,他覺得血液裏的血都在滋滋作響,小爆脾氣快控製不住了:“南蕭,除了這個,別的都行!”
  “那我要勒家全部的財產!”南蕭從來不會跟人客氣,尤其是勒俊遠,勒俊遠有錢,有權,能力不凡,恐怕這輩子在他眼裏,沒有什麽東西是真正重要的。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