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84節

  當時南蕭曝出被殺人一事,他因為自己的前程沒有去看自己的女兒,是因為一方麵聽了江臨歌的話,讓他對南蕭氣憤三分,至於另外七分則是為了自己的前程。

  男人嘛,這輩子最重要的就是權利與金錢,而江恩年平素雖然看起來不錯,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好好先生,對外他的形象一直是清正廉明的,別人想找他一個把柄都是難上加難。

  再加上葉楚那是會為人處理兒,在官場太太裏麵照樣混得通。

  所以江恩年一向沒什麽軟肋,也不允許自己給別人留下什麽把柄。

  所以這樣的江恩年一旦發起怒來,其實也是相當嚇人的,一雙薄情的眸子裏寫滿了一閃而逝的殺意,江臨歌縮了縮脖子,求助的望了葉楚一眼:“爸,你聽我解釋!”

  “你說!”江恩年吼了一句,倒是葉楚走到江恩年身邊,輕輕的扯了扯他的衣袖:“老江,你別把孩子嚇壞了,你看看,臨歌都不會說話了!”

  江臨歌平時在江恩年麵前形象一直是甜美可人的,那是江恩年的一個貼心小棉襖,形象也一直以乖巧示人,突然出了這等醜聞,葉楚的眸色同樣一凜,刺向了江臨歌。

  江臨歌其實挺乖巧的,她還是在校大學生,明年就要畢業了,本來她已經跟墨蘭說好去蘭尊國際實習了,好借著近距離跟墨邵楠建立感情。

  可是,這種醜聞突然爆出來,她簡直不敢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了。

  別人或者不知道,但是江臨歌心裏卻是知道的,新聞上說的那些是真的,她身世優渥,成績不算拔尖,但是現在的大學生,哪有幾個不出去玩兒的。

  而參加那個成人PARTY,同學一直有跟她說,但她一直拒絕了,江家的家教一直很嚴,雖然江恩年對她平時寵愛有加,可是一旦鬧了什麽亂子,那絕對不會輕饒。

  可是這事兒絕對不能承認,好不容易她跟墨邵楠訂婚了,如果這件事情被曝光,依著墨邵楠的性子絕對有可能跟她解除婚約,而她在江家的地位肯定一落千丈。

  江恩年本來就對南蕭念念不忘的,如今這不是絕好的機會,她絕對不允許讓南蕭重回江家,抹了抹剛剛滾落的眼淚,她一副委屈十足的樣子:“爸,這上麵的東西都是假的!”

  假的?這比真金還真,還假的!江恩年氣的一個巴掌甩過去:“都到現在了,你還不給我說實情!”這一巴掌打得還真是清脆,江臨歌的臉登時紅了!

  “我一直以為你性格好,對你也放心,你竟然做出有損江家顏麵的事兒!”本來未婚先孕一事已經讓江恩年不痛快了,他就算是再喜歡墨邵楠,再願意讓江墨兩家聯姻。

  可是女兒沒結婚,就沒了孩子,這事多少讓他損了幾分顏麵,他顧及江臨歌身體一直沒有複原,便沒有糾纏這事兒,但今天的新聞就跟一個悶雷突然從高空砸下來,砸的他五髒六腑都是疼的,他現在看著江臨歌眼珠子都是暴怒的!

  葉楚知道這事兒江臨歌做的有欠妥當,可是她到底是江臨歌的親媽,這麽多年,她就這麽一個指望,所以她趕緊拽著江恩年,阻止他再打下去:“老江,你消消氣,孩子的事情你慢慢問,別動怒,千萬別動怒!”

  “你給我放開!”江恩年火大了,這段時間是不是黴運到家了,先是南蕭出事,再是江臨歌出事兒,這感覺就跟有預謀似的,老天爺是不是在怪他沒有出手救南蕭?

  這會兒江臨歌也整理一番,喘了一口氣,沒捂臉,白希的小臉上那巴掌印兒清晰的不行,她望著江恩年,一副我是被陷害的表情:“爸,這照片是PS的!有人在陷害我!”

  “還敢狡辯!”江恩年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句。

  “爸,我沒有,你仔細想一下最近的事情,我姐入獄的時候,你沒有去管她,讓她一個人在警局裏自生自滅,現在勒景琛回來了,你覺得他知道了會饒過你嗎!”江臨歌才不管這事情的真相如何,她想脫困才是真,她就是故意讓江恩年覺得這事兒是南蕭幹的。

  他不是一直想認回南蕭嗎,如果讓他知道了他一直最為在乎的官位有可能因為這個女兒毀了,看他以後還打不打算認回南蕭。

  江恩年眸色一動,遲疑了一下,江臨歌得到了一點兒鼓勵,再接再勵的說道:“爸,你再想想,依你的人脈,這種新聞誰敢發?”

  一般來說,依著江恩年如今在A市的地位,他的新聞如果沒他的同意,還真沒人敢發!

  但今天,他早餐還沒有吃完,這事兒已經鬧得人盡皆知了,所以這事兒,分明是預謀已久的,要麽就是對方早就設計好了,趁著這個時間段發出來,吸引注意力。

  “除了你的政敵就是勒家有這種能力了,可是這新聞發的太快,讓人措手不及,放眼整個A市,也隻有幾個人有這種能力,但是我覺得勒景琛的可能性最大!”

  說到這裏的時候,江臨歌吸了吸鼻子,鼻音有點兒重,可是眼淚倒是沒有再繼續滾落下來了:“你再想一下,今天下午勒景琛就要開新聞發布會了,他故意在這個時候放出這條新聞,就是為了吸引公眾的目光,讓公眾的關注度不要在南蕭的身上!”

  江臨歌這麽說也不是沒有道理,南蕭出事兒,他確實沒關心,是因為那孩子性子倔,他想讓她在裏麵吃兩天悶虧,等出來了,以後就知道好歹了!

  而不是一天到晚的,跟他見個麵,專門跟他對著幹。

  “老江,臨歌說的這些話不是沒有道理,現在當務之急,咱們必須遏製事情繼續發展下去了!”事情必須解決,可是隻有江恩年有這種能力,讓新聞撤下來。

  江恩年想,葉楚說的有道理,這種時候,新聞晚撤一秒,就讓江家多一分損失,所以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你說得沒錯,你在這兒給我等著!”

  臨走之前,江恩年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江臨歌,江臨歌抖了抖肩膀,一句話沒說。

  江恩年開始打電話,江臨歌一直沒出聲,葉楚也是,等江恩年處理了新聞上麵的報道之後,又給助理打了一通電話,知道這事兒已經徹底鬧開了。

  等江恩年打完電話,重新回到餐桌邊,傭人已經把早餐收了,出了這種事兒誰還有心思去吃東西,江恩年臉上說不上好看,他點了點桌子,問:“我再問你一句,這事兒怎麽回事!”雖然第一波新聞已經解決了,可是網絡上那些,一時半會兒肯定刪不幹淨。

  他是一市之長,這事兒肯定得有個交待,畢竟身在高位,總要顧及幾分,想徹底解決必須把這件事情弄個明白,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江臨歌能把事情交待清楚。

  如果沒這回事兒,他江恩年肯定要把報社和電視台給告了,如果有這回事兒,他一定得想辦法把江臨歌送出國,暫時避避風頭。

  畢竟,他是不願意用自己的前途去換江臨歌的一個聲譽!

  “你別否認,我剛剛確認過了,照片是真的!”江恩年看著江臨歌的樣子,又加了一句,他實在不想在這個事情再浪費時間了。

  “恩年,照片肯定是P的,小歌不可能會做這種事!”葉楚說。

  江恩年瞪了他一眼:“這裏沒有你說話的餘地!”

  “老江!你想一下,南蕭三番兩次害臨歌,臨歌從來沒有跟她計較過什麽,她又怎麽會做出這種事兒,她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你自己的孩子,你看著長大的,你還不清楚她的為人嗎?”如果是平時,葉楚被吼了一句,肯定不會頂撞,可這會兒,她顧不得了。

  “我就是因為太相信她,所以才一直被蒙到鼓裏!”江恩年氣壞了,那是真生氣,感覺血液都在沸騰,燒得滋滋作響,葉楚難過極了,這是她愛了多年的男人,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的時候,他最愛的永遠是自己,當年,曹佩聲如此,她也亦如此,她怎麽就是不死心呢。

  無聲吐了一口氣,她緩了方才的態度,輕顫顫的閉上了眼睛。

  江恩年見葉楚無話可說了,才轉向一旁的江臨歌,質問::“臨歌,你告訴爸爸,怎麽回事兒,我想你親口跟我說,如果有隻言片語的虛假,結果怎麽樣,你自己掂量一下!”

  江臨歌本來就發抖的身子這會兒撲通一聲跪在了江恩年的麵前,抓住他有衣角淒聲說道:“爸,你原諒我吧!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爸,你原諒我吧!”

  “你這個混仗東西!”江恩年氣的心血管要爆了,他一直疼江臨歌,是因為這孩子乖巧,體貼,處事讓他覺得舒服,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孩子竟然這麽大膽!

  那地方是一個乖女孩兒該去的地方嗎,絕對不是!可是她竟然參加那種聚會!這讓江恩年十幾年來對江臨歌的印象一下子土崩瓦解。

  葉楚攔下了江恩年要落下來的巴掌,嘶喊了一聲:“老江!”

  江恩年臉色青白,氣得渾身發抖,葉楚趕緊開口勸道:“老江,你聽我說,臨歌年紀小,肯定是一時受了迷惑,她是什麽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

  “正是因為我知道,我才失望!”江恩年回了一句,怒色未消。

  “爸,我錯了……”房間裏隻聞江臨歌的輕泣。

  江恩年思付了好一會兒,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才她說道:“這事兒我會處理幹淨,你今天在家好好呆著,等晚上回來,我再跟你算帳!”

  江恩年剛走,墨邵楠就登門造訪了,幾乎是一前一後的事情,墨邵楠幾乎是差點把報紙甩到江臨歌臉上的,她稍稍一避,報紙擦著她的衣服堪堪而落,男人的怒意從眼珠子裏跳出來,燒出灼灼一片火焰:“你自己看看你幹的什麽好事兒!”

  “墨邵楠!”葉楚難得慍怒:“這事兒臨歌是被誣陷的,你何必這樣咄咄逼人!”

  “誣陷?”墨邵楠冷冷的重複一句,複又說道:“葉阿姨,你確定這是誣陷嗎,我可不是三歲的小孩子,既然江臨歌出了這事兒,我覺得我們的婚約沒有維持下去的必要了!”

  “墨邵楠,你什麽意思!”葉楚動了肝火,大怒,但語氣還算溫柔:“你要退婚?”

  這會兒墨蘭也趕到了,一把拽住墨邵楠的衣袖:“我不同意退婚!”

  “媽!”墨邵楠吼,剛剛他跟墨蘭在家大吵了一架,江臨歌的事情一曝光,他就知道機會來了,他絕對不會錯過這麽好的機會,墨蘭不說!可以,由他來說!

  反正他早就不要臉麵了,他當初為了公司鬆開了南蕭的手,從此她落入勒景琛的懷裏。

  如今,他後悔了,哪怕他再也得不到南蕭,他也不想跟江臨歌在一起了。

  “你幹什麽,我說過,退婚,必須退婚,我絕對不會娶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墨邵楠的話跟刀子一般戳到了江臨歌的心裏,她身體一晃,搖搖欲墜:“墨邵楠,你這麽說我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你才是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

  “這種事情跟我沒關係!”墨邵楠又沒有拉她去參加這種聚會!這個女人,不可理喻!

  “嗬,沒關係,好一句沒關係!”江臨歌冷冷一笑,臉上的表情雖然梨花帶雨,惹人愛憐,可是出聲的語氣,卻涼薄至極:“墨邵楠,你敢說這件事情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嗎?”

  墨邵楠看著江臨歌的眼神兒,總覺得不對勁兒,但還是義正言辭的回了一句:“沒有!”

  江臨歌輕闔一下眼目,葉楚卻看不過去了,她一向覺得墨邵楠的性子溫順,再加上他始終是墨蘭的兒子,遲早要回墨家,依著他的才華造詣這種事情批日可待。

  墨家可是惜才的人,但是她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涼薄至此,前腳江臨歌的醜聞剛出來,後腳他就來提退婚,所以火氣一下子躥了起來,再好的脾氣也炸了:“墨邵楠,我沒有想到你到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當初臨歌見了你,喜歡你,她並不清楚你當時跟南蕭交往八年,如果你跟南蕭的事情一直沒有偷偷摸摸的,我想臨歌哪怕是再喜歡你,也不會搶她姐姐的男朋友!”

  “但是你知道了臨歌跟南蕭的關係,卻沒有阻止這樁婚事,反而聽之任之,你知不知道當初臨歌知道你喜歡的人是南蕭時,她一個人在家偷偷抹了多少眼淚,她為你沒了孩子,她為你幾乎差點沒命,可是你呢,你拿著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要責問她,我想問你,你憑什麽!”葉楚一向聲音不大,今天因為生氣,聲音都提高了一些。

  “你憑什麽這麽對我的女兒,如果不是因為她喜歡你,你以為我願意讓她嫁給你!墨邵楠,你以為有幾分才氣就傲氣逼人,我女兒同樣也不差!”

  說到這裏的時候,葉楚想到江臨歌受的委屈,一陣心酸,看著墨邵楠冷酷無情的樣子,開口說話的語氣帶著一股子斥責的味道:“她為了你傷心過度吃不下飯的時候,你有關心過她嗎,她被南蕭害得沒了孩子之後,你來看過她幾次,你差點得了抑鬱症,你知道嗎?”

  “墨邵楠,今天不是你來提出退婚,這婚我也想退了,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沒有好男人,我不相信我的女兒還嫁不出去了!”葉楚最後總結一句!

  “萬萬不可!”墨蘭聽到這些話,羞愧啊,這婚事當初還是她主動跟葉楚求來的,本來墨邵楠娶了市長千金,這身分就低人一等,雖然墨家有錢,可是江家也不差啊,再加上江恩年還是從政的,她們家是肯定沒有江家在A市這麽厲害的。

  她雖時時稱自己是墨家人,可是墨家,她現在也沒臉回去,所以好不容易把握住了這樁婚事,她怎麽可能這麽輕易的放棄呢。

  “阿楚,都是邵楠胡說的,這婚事,還當真,我們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不管發生什麽事兒,我相信臨歌,她情緒不好,去那地方玩幾天也沒什麽!等過了這段日子就好了!”墨蘭勸道,她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這婚事作廢的。

  “媽!”墨邵楠急了,他的婚事,他還不能做主了嗎:“你在說什麽,這婚……”

  “閉嘴,你今天再多說一句話,你信不信,媽死給你看!”墨蘭也氣急了,她對付別的也許沒辦法,可是她知道墨邵楠就是嘴硬心軟的主兒,他舍不得她怎麽樣。

  “媽,無論你說什麽,這婚必須退,今天不退婚,兒子也不打算活了!”墨邵楠賭氣的說道,聽到這話,江臨歌真是淚流如下,臉上布滿了淚水,看上去甚是狼狽。

  “邵楠,你就這麽討厭我嗎?”她最終還是問了出來,訂婚之後,兩人之間就沒有太平過,墨邵楠更是時不時的找著機會退婚,她也累了,她再喜歡他,都累了。

  “臨歌,對不起,我還是喜歡蕭蕭,我不想耽誤你一輩子,你以後會找到對你更好的人,我們的婚事就這麽算了吧!你放心,作為補償,我會幫你擺平現在的這件事情,給你一個清白,臨歌,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墨邵楠也覺得愧疚,當初他答應聚江臨歌是因為她有了孩子,可是後來孩子沒了,他仿佛沒了負擔。

  可是看到這樣的江臨歌,他也覺得可憐的緊,忍不住多加了一句。

  江臨歌搖了搖頭,抹了抹臉上滾落的淚:“邵楠,我隻想問你一句,如果沒有姐姐,如果沒有她,你是不是會喜歡我?”

  墨邵楠遲疑了一瞬間,如果沒有南蕭……可是如果沒有南蕭的話,他的世界該有多寂寞,那個女孩兒,是他創作的靈感,沒有她,他的人生都是灰暗的。

  “抱歉,臨歌。”似乎沒有回答,又似乎回答了。

  江臨歌點了點頭,垂下眼睛,沒有人看出她的神色,隻覺得女孩子的肩膀抖的厲害:“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然後她上了樓,關上房門的那一刻,眼淚又滾落了下來,墨邵楠啊,你怎麽可以對我這麽殘忍。

  在得到墨邵楠答案那一刻,她的心仿佛死了,徹底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臨歌突然給江恩年打了一通電話:“爸,你送我出國吧!”

  -本章完結-

☆、第155章隻要她肯嫁,我就敢娶!

  南蕭送走了勒景琛,跟唐亦打了一通電話,表示她也會開一個新聞發布會,澄清這件事情,沒想到唐亦的態度還不錯,說是公司會處理這件事情的後續問題。

  南蕭挺意外的,但還是本能的說了一句:“唐總,這件事情造成的影響,我會負全責,如果我負不了,我也願意接受公司的任何處分,微博我這邊已經編輯好了,我先發給公關部看一下,如果公司確認沒有問題,我就發微博了。”

  “可以!”唐亦今天相當好脾氣。

  南蕭完全沒想過他是這態度,心裏的忐忑總算公了幾分,勒景琛說他會負責,可是她總不能讓所有的事情都扛在他一個人身上,勒家會怎麽想?

  她打算跟勒景琛過一輩子,她不希望別人在說起她的時候,會說這是一個殺人犯,勒家怎麽會要一個殺人犯的女兒,可是八年前那事兒,她想再賭一把。

  “唐總,您不怪我?”南蕭好驚訝,真的太驚訝了,她以為依著唐亦的性子,肯定對她大吼一頓的,結果人不出聲,甚至連責罵都沒有。

  “我有什麽好怪你的,南蕭,現在唐氏集團已經不是由我作主了,我也沒有那麽權利怪你,你放心,你偉大的經紀人會把這一切處理好的。”唐亦淡淡說了一句,然後匆匆說了一句,沒事我掛了,然後就給掛了電話。

  低調奢華的辦公室裏,唐亦緊緊的掛斷的電話,屏幕暗下來,他的眸色裏嘲意濃濃,像是隔了一層琉璃一般的疏冷,最後突然把手機用力的往牆上一砸,手機四分五裂。

  嗬,老爺子是不是瘋了!這件事情竟然不問責,就是因為南蕭是容霆的人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婚情告急:總裁大叔我已婚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極品前妻 豪門養女:總裁請息怒 豪門燃情:總裁的天價影後 辰婚定雪:沈少引妻入局 奈何予你情深 惹火燃情:總裁,慢點追 錯位婚姻:被摘下的婚戒 禽迷婚骨 首席大人,狠會愛 傅先生,我曾深深愛過你 再嫁豪門:總裁欺身成癮 萌寶太子之母後求賜婚 再婚遊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她就是豪門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神秘總裁的心尖寵 女金融師的次貸愛情 萌寶無敵:奶爸養成攻略 軍爺撩妻有度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甜妻入懷:老公大人,寵上癮 名門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