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83

下一秒南蕭呯的一下子摔了碗:“勒景琛,你有完沒完!”

“沒完,咱們這輩子都沒完!”勒景琛笑米米的說了句,然後看著南蕭真的要暴走了,安撫道:“好了,咱不生氣了,我下次不會這麽折騰你了,咱們先吃飯!”

“不吃了!”氣都氣飽了,沒胃口了,南蕭瞪了他一眼,覺得這個男人怎麽以前沒發現他沒臉沒皮的呢,簡直臉皮厚的超級無人能敵了。

勒景琛趕緊替她布菜,討好的說道:“今晚不碰你了,成不成?”

“誰信你的話!”南蕭翻了一個白眼,瞪他,瞪他,如果眼神兒能殺人,估計勒景琛死n多次了,不過南蕭肚子太不爭氣,今天消化太多,這會兒果斷餓了,在飛機上不吃飯,估計等會兒就沒有什麽吃的,所以還是跟勒景琛討價還價一番之後,決定吃飯。

隻要勒景琛答應今天晚上不碰她了,一切都好說。

當天晚上勒景琛確實沒打算碰南蕭,坐飛機本來就累,他已經折騰了她一下午了,晚上如果再碰她,肯定會吃不消。

可是小丫頭戒備著呢,死活不肯睡,如果他翻身動一點點,她一準往旁邊縮了縮,飛機上的條件比較簡單,他也不敢委屈她,好歹把她哄睡了。

第二天一早,飛機在法國巴黎降落,南蕭跟著勒景琛出了機場之後,看到守在外麵接機的一行人,有點兒邁不開步子了,勒景琛,我知道你丫土豪,可是你用不著讓這麽多人接咱們吧,再說了,來法國不是旅遊嗎,這特麽弄得是哪一出。

“勒景琛……”她小心翼翼的叫了一聲,想著土豪,你家到底多有錢啊。

在a市的時候,南蕭去過勒家一趟,被深深的震驚了一回,可是這來了法國,怎麽陣勢也搞這麽大,簡直比在國內還牛叉,想到此,南蕭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既然勒景琛這麽有錢,她是不是要好好抱抱他的大腿?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事情太搞笑,南蕭突然不緊張了,露了一個笑,其實豪門就豪門吧,她跟勒景琛八字才一撇,隻是單純的男女朋友,沒啥了不起的。

再說了,她也沒有打算要嫁進勒家門,桑白其實說對了一句,她這個人啊,還真攀不起高門。

“沒事兒,有我在呢。”勒景琛安撫的握著南蕭的小手,然後就聽到前排的管家周東雅跟自己打了一聲招呼:“少爺,歡迎您回來!”

周東雅是一個標準的法國女人,舉止斯文,客氣有禮,透著一股子濃濃的法國優雅的味道,但是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這會兒冰藍色的眸子感興趣的望著勒景琛懷裏的中國女孩兒,勒景琛一點頭,拍了拍南蕭,然後鬆開了她,擁抱了一下麵前的女人:“周媽,好久不見!”

“少爺,你可算回來了!”周東雅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她終身未婚,在墨家做事,是墨家難得的一個好管家,墨老爺子墨允特別信任她。

而這次來法國,勒景琛的目的就是墨老爺子墨允,不過墨允這幾天沒在法國,他本來想晚兩天再帶南蕭過來,不過想著他跟南蕭好不容易正式在一起了,就決定提前帶她來法國,剛好遊玩一番,這個女人,平時就沒有見她有什麽休閑娛樂。

打招呼的時候,南蕭始終安安靜靜的站在勒景琛身後,而周東雅的目光有意無意從她臉上掠過,直到勒景琛想到南蕭,將人往自己懷裏一拽,獻寶的說道:“南蕭,我媳婦兒。”

“南南,這位是周媽,你可以跟我一樣喊她周媽!”勒景琛熟練的跟人介紹,周東雅的目光這回才徹底的落在了南蕭身上。

南蕭穿的還算端正漂亮,氣質蠻好,穿了一條齊膝的連衣裙,手裏拿著同色係的手包,雙手略微恭敬的垂在身前,一看倒也顯得十分高貴優雅。

不過這名字,怎麽聽起來有幾分耳熟?

她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在這個事情上,轉而向勒景琛說道:“少爺,我聽說你要回來,已經準備好了房間,老爺這兩天應該就回來了,他見到您,肯定高興。”

“周媽,我今天不回墨家,我帶南南回莊園住。”勒景琛一開始當然不想回去,墨家規矩多的要死,他才懶得回去找罪受。

“少爺,你不喜歡周媽了嗎?”周媽可是疼這個小夥子,疼得很,雖然不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但是勒景琛每年都會來法國跟墨老爺子拜年,人又嘴甜,帥氣,哄得周媽開心的不行。

其實勒景琛隻是打電話過墨宅問起墨允的行蹤,一般墨允在外,是很少有人能聯係到上他的,他這個人,不愛帶通訊工具,小輩們,沒什麽事盡量少打擾他。

這次電話打到墨宅純屬無奈之舉,再加上電話是周媽接的,三句兩句就套出了勒景琛的行程,所以周媽沒有聽勒景琛吩咐,直接派人過來機場接墨家的表少爺。

“周媽,我怎麽會不喜歡你,不過我行程安排的有點緊,您放心,過兩天我就會帶南南一起過去,到時候,我可是要嚐嚐你親手釀的葡萄酒,你不知道,我可是饞了一年呢!”勒景琛三言兩語將人哄開心了,再加上周媽看他堅持,最後也沒有勉強他。

不過最後還是派了一輛車子送他們回莊園,到了莊園之後,南蕭又驚呆了,覺得今天的意外真是特別多,先是被接機排場嚇到了,最後又被這個莊園嚇到了。

她這是第一次紮紮實實的見識到了什麽是城堡,完全是城堡的造型啊,南蕭忍不住有點兒沒出息的腿軟,聲音帶著不可置信:“勒景琛,這地方是你的?”

“勒家的。”這地方不算他的,他的莊園沒在這地方,離這兒有點兒遠,坐了那麽久的飛機,他懶得過去了,所以就帶南蕭過來這邊了。

這處莊園他經常過來,比較安靜,環境比較好,風景如畫,有漂亮的遊湖,還有森林,各種各樣的玩樂場所,每逢勒家聚會,這地方人可多了,到時候他打算帶南蕭過來看看。

“真有錢!”她雖然說有錢,但是眼底並沒有驚歎,有點兒風輕雲淡。

“那你要不要嫁給爺,爺以後讓你住的地方比這更漂亮。”勒景琛佯裝無意的問了句,其實他是認定了,不管南蕭同不同意,這婚必須得結!

不過結婚之前,有點兒事必須要辦,比如他這次來法國這事兒,不是單純的為了來法國而來,而是抱某一種目的。

月光有些清涼,落在男人臉上,有一種英俊迷人的感覺在他臉上綻開,似真似假,朦朦朧朧看不真切,可是南蕭突然覺得血液仿佛被凍結了一樣。

“結婚?”她喃喃:“不行!”

她說不行,勒景琛臉色變了,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將她勾在懷裏,因為站在城堡外麵,傭人已經進去了,這會兒隻剩下兩人:“難道你不愛我?”

“勒景琛,這太快了,而且……”南蕭猶豫,臉色白了一片,她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看著她閃閃爍爍的小眼神兒,勒景琛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也許自己操之過急了,可是他對她的心,從來都是真心實意的,他從來抱有目的,就是娶她,跟她在一起一輩子。

“南南,也許我逼你太急了,實際上我——”勒景琛還沒有把話說完,就聽到裏麵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匆匆行在兩人跟前,歉意道:“抱歉,景少,不知道您今晚要來?”

“沒事,不用特意準備,我就在這裏住兩天!”勒景琛隨口一說,然後拽著南蕭就往裏麵走,南蕭知道這家夥生氣了,可是又不知道怎麽安慰他。

結婚,是一件太遙遠的事情,對她跟勒景琛來說,他們認識才多長時間啊,而且勒家……這樣一座豪門,她嘴上說不在乎,可是她已經不是十四年前那個江蕭了,她配得上的嗎?

她不確定,她跟墨邵楠當初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結果還不這樣,所以她有點怕。

飯菜準備得特別豐盛,是難得純正的法國料理,兩人吃完飯之後,決定回房間補一個眠,管家說要安排兩個房間,勒景琛說了句,不用,她跟我睡。

兩人回了房間之後,南蕭先了洗了一個澡,勒景琛倒是沒為難她,大概是覺得這一路太累了,南蕭睡醒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習慣性的往身邊一摸,卻沒人。

不由一驚,睡意瞬間沒了,勒景琛這大半夜的去哪兒了?

勒景琛其實也很累,可是今天卻莫名沒了睡意,等南蕭睡了之後,他一個人在莊園裏散了會步,他心裏一直知道南蕭其實對墨邵楠沒感情了,可是她拒絕了他。

難道他對她不好嗎,還是說,她心裏對他依然沒有放下戒心,對他始終有一份警戒。

他跟南蕭住一起有段時間了,雖然剛開始他表明自己是個gay,南蕭對他也信賴無比,甚至學會慢慢依賴他了,可今天提起婚姻的話題時,她明顯驚了一下。

他從她眼底看到了恐懼,害怕,是因為他這個人,還是因為他這個家庭。

他知道勒家不是一般的家族,南蕭會害怕,很正常,可是他不是一直陪著她嗎,有什麽困難由他來背就是,為了她,他甚至帶她來法國。

這麽短的時候,他就帶她回了家,甚至來了莊園,他把他所有的都展示給她看,甚至帶她來找外公……可是,她還是在抗拒自己。

在chuang上的時候,有時候勒景琛很會幼稚的逼南蕭說喜歡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麽自信,他勒景琛向來翻手來雲,覆手為雨,唯獨一個南蕭讓他屢屢碰壁。

也許他太倉促了,沒有戒指,沒有鮮花,他求什麽婚,要求也得正式一點兒!

想明白了這點,勒景琛從湖邊站了起來,往回走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南蕭,她穿梭月色而來,人仿佛站在一片淡淡的月光之中,如同月光女神一般完美。

勒景琛走過去,忍不住將她摟在了懷裏,柔聲問道:“怎麽突然跑出來了?”莊園這麽大,她第一次來,萬一迷路了怎麽行。

“我找不到你!”她的聲音委屈極了,眼睛揉進了月光,有些光亮。

“我出來走走!”他隨口說道,將她往懷裏一圈,感覺她身子有點涼,不由將人往懷裏在帶了帶,南蕭覺得有點兒暖,四肢百骸仿佛躥了男人熟悉的味道,竟然讓她覺得舒心。

她躲在他懷裏,仿佛他在為自己遮風擋雨:“你是不是不開心?”

“喲,這麽了解我?”勒景琛笑開了,墨中透藍的眸子裏有說不出的顏色在裏麵翻滾著,知道關心他了,有長進,他還以為,這段感情,一直是自己在努力,直到她認可他為止。

聽著他得瑟的聲音,南蕭有點兒不好意思,她本來臉皮就沒有勒景琛厚,有時候他在chuang上故意折騰她時,她就恨不得咬他兩口,發泄一下。

可是勒景琛總會不自覺的把你帶到一種說不出的境地,讓她完全忘了自己想幹的事兒。

“不了解,趕緊回去睡,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幹嘛呢!”南蕭拽著他往回走,回了房間之後,勒景琛忍不住將人抱了起來,湊近她耳邊低語:“不睡覺做的事情多了去的!南南,既然你睡醒了,咱們繼續做.愛!”

南蕭聽到這兩個字都後背一涼,有一種想要逃跑的感覺,可是她沒有折騰幾天,就重新被勒景琛扔在了大chuang上,南蕭被他折騰的時候,第一百零一次懷疑,這貨到底從哪兒學的這麽多花招,她剛開始還不能適應,可是勒景琛逼著她學啊!

他說這種事情就是兩個人享受,如果他一個人努力算什麽鬼,他必須要讓她感同心受。

於是逼著南蕭迎合他,說喜歡他,仿佛這樣,他才能得了保證一樣。

第二天,勒景琛帶南蕭遊巴黎,他們去了很多地方,玩得很開心,南蕭覺得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麽開心了,也許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無論做什麽事情都開心。

白天勒景琛帶她走遍大街小巷,遊遍巴黎風光,晚上他們會在夜色之中回到莊園裏,做勒景琛愛做的時候。

勒景琛發現,南蕭慢慢放得開了,她剛開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害羞的不行,每次做的時候全身都泛了一層粉,現在她慢慢的懂得釋放自己,把她完全交托自己。

這樣的南蕭對勒景琛越來越依賴,甚至勒景琛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南蕭愛上他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勒景琛瞬間雞凍了,當天晚上變本加厲又把南蕭狠狠的折騰了一遍,南蕭昏過去的時候,幾乎什麽想法都沒有了,隻罵了一句,禽獸啊禽獸!

第二天,南蕭被勒景琛揪起來,迷迷糊糊的被他抱了起來,等到了地方之後,南蕭站在一條古色古香的精工手藝坊的長街上,一時之間,她有些呆了。

“你帶我去哪兒?”南蕭結結巴巴的問道,勒景琛扣著她的小手:“進去就知道了!”

於是他們進去了,隻一眼,南蕭就認出了這是在法國最為出名的一間中國畫廊……

第137章 靈魂中的呼喚(為月月與藍色月光+4000)

畫廊裏麵裝修風格有點兒中西合壁的味道,不過著墨點多以中國風格為主,擺設亦是如此,有繡著寒雅山水的屏風,懶懶往那裏一擺,便生出一種博大精深的中國味道。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