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80節

  那個踐人,她是不會允許她進墨家門的!

  墨邵楠本來就煩,這會兒也沒了好氣,目光逼向墨蘭,一派的清貴疏離:“媽,我難道就不能有一點兒私人的空間嗎,我這麽大了,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你什麽都要管著我!”

  以前也不覺得,最近墨邵楠心情不好,情緒不穩,偶爾還會頂撞墨蘭幾句。

  墨蘭被嗆的一句話說不出來,似乎不可置信一般。

  眼睛一眨,都要滾落下來了,還是葉楚看了這一幕趕緊來解圍:“邵楠,你媽大概是急了,語氣沒有注意她,她其實也是關心你,怕你在外麵有什麽事兒,你體諒一點兒做媽媽的苦心,畢竟她一個人把你養大,不容易。”

  “是啊,邵楠,阿姨隻是關心你,沒有別的意思的!”江臨歌也幫腔道。

  墨邵楠想想也是,他從小到大都習慣了墨蘭對他的過份關心了,從小他知道別的小朋友有爸爸有媽媽,可是他隻有媽媽,小時候他很多次看到墨蘭躲起來哭。

  她那麽辛苦的把自己養大,他一直挺尊敬墨蘭的,對她言聽計從,今天這是怎麽了,無聲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跟墨蘭說了一句抱歉,我方才失言了,媽,你就原諒做兒子的吧。

  墨蘭這才破涕而笑,趕緊換了一個笑臉,開始跟墨邵楠說起江臨歌的婚事。

  兩個當長輩的選了日子,聊得非常火熱,這個說什麽時候好,那個考慮在什麽酒店。

  隻是兩個人都挺火熱的,眉眼之中都沾了喜氣。

  倒是墨邵楠沒什麽反應,他現在說退婚吧,簡直不可能,他是不喜歡江臨歌,可是他跟南蕭其實也不可能了,他一直都明白,隻是太執著。

  想要跟她重新開始。

  可是他該明白,南蕭是何等的倔強,她怎麽可能還回頭,不過是他的希冀而已。

  墨蘭看著兒子一直沒反應,伸手拍了拍桌子,拉回墨邵楠的情緒:“邵楠,你覺得這個日子怎麽樣?”婚期定的明年,剛好江臨歌大學畢業。

  “你們決定就好!”墨邵楠倒是沒有什麽話想要表示。

  “這是你的終身大事,你能不能給我認真一點兒,我說你一天到晚想的是什麽!”墨蘭看著兒子不冷不熱的態度,真心為江臨歌委屈的慌。

  人家江臨歌性子跟葉楚一樣溫順,說話輕聲細語的,人甜美的不行,又是市長千金,墨邵楠娶了她,隻會對自己有好處,沒壞處。

  可這孩子,怎麽就對南蕭那麽死心眼呢,真愁人。

  墨邵楠語氣同樣冷冷的,聲音沒什麽起伏:“我的婚事,你不是都替我決定了嗎?”

  “墨邵楠!”墨蘭氣得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你到底什麽意思,當初是你親口答應的要娶臨歌,對她負責,現在說起婚事了,你還這麽一個態度,你到底把臨歌當成什麽了!”

  墨邵楠感覺很累,說起婚事都有一種特別疲憊的感覺:“媽,婚事我沒意見,你怎麽覺得合適就行,我去休息了!”說完,他竟然沒有多呆一秒,就轉身走了。

  江臨歌一看這樣子,跟墨蘭說了一句:“阿姨,我去勸勸邵楠。”

  然後一溜煙也走了,這會兒客廳裏隻剩下兩個人,墨蘭氣得臉色青白,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以往她說什麽,他都會聽,現在好了,他為了一個女人三番四次跟自己作對。

  甚至,陰陽怪氣的跟自己說話。

  他心情不好,她也煩著呢,真是恨不得弄死那個南蕭,讓她幹幹淨淨死了的好!

  葉楚趕緊寬慰了幾句,拉著她坐下來,單手拍著她的手掌:“你說你,跟一個孩子置什麽氣,你也知道他心裏一直有蕭蕭,你讓他一時半會兒把她忘了也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可是我能容忍他跟任何女人在一起,但是那個南蕭不行,絕對不行!”墨蘭不知道想起了什麽,連語氣都陰毒狠厲了幾分。

  “你說你,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

  “難道你忘了?”墨蘭咄咄逼人的問道,葉楚的臉色一尷尬,她忘不了,不過好在,她最後還是贏了,她才是名正言順的江太太:“阿蘭,你不忘,難道你揪著不放一輩子,你別忘了,現在那個女人還在監獄裏,而我們卻在外麵享受榮華富貴,這就足夠了!”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墨蘭的音調都變了,一臉本來保養得宜的臉,這會兒因為生氣顯得有幾分扭曲,麵目猙獰,看起來有些嚇人。

  葉楚卻完全忽略了她扭曲的臉色,語速放得極慢,字字入耳,像是水滴的聲音一下子滑到了墨蘭心裏:“都過去了,隻要她一直在監獄裏,那些事情永遠不會被透露出來,阿楚,現在孩子都大了,我們馬上就要結成親家了,我們的好日子在後麵呢。”

  “你說得沒錯,一切都過去了!”墨蘭想想也是,曹佩聲如今都在監獄裏,還能掀出什麽浪來,至於那個女人,早就在這個世界上不複存在了。

  她還有什麽好糾結的,她現在錦衣玉食,兒子馬上要結婚了。

  而這時,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沉沉的腳步聲,像是有什麽東西敲在心尖上一樣,而傭人在後麵喊道:“勒少爺,您稍等,我去通知夫人。”

  “不用了,我說幾句話就走!”勒景琛長身如玉,出現在門口,因為男人逆光而站,黃昏的光線如同在他身上灑了一把細碎的金子,明亮碎人。

  他的五官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可是身上卻攜了一絲不死不休的怒氣。

  男人墨中透藍的眸色裏跟以往的溫潤不同,這會兒似乎有千軍萬馬在裏麵撕殺,絞成一片殺氣騰騰的緋色,他站在那裏,並沒有打算進屋,隻是站在門口,輕抹淡寫的問了一句,甚至連客套都沒有,直奔主題:“阿姨,現在說話方便嗎?”

  “阿琛,你來我當然方便,趕緊坐,我讓人給你泡茶!”勒景琛很少來墨家,一般有事的時候他才會過來,沒事兒,他很少來墨家這裏。

  因此,墨蘭見了他就跟見了稀客似的,可是男人一向慣帶笑意的容色,這會兒略略低沉,眉宇之間似乎冰鋒了一層說不出的狠戾之色,反倒讓人心驀地一顫。

  也難怪,勒景琛平時給人的感覺太溫和了,這個人雖然身在高位,但是從來不擺什麽架子,而且態度奇好,沒見跟人置過什麽氣。

  而因為墨心的教導,他對墨蘭更是有一種尊敬,不會輕易去跟她鬧什麽矛盾,可是今天不一樣,唇角勾著如刀鋒一般的寒芒,連語氣都亦是冰冰涼涼:“不用了,我不渴,我今天來這裏,隻是想跟你說一件事情。”

  “你說!”墨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勒景琛注意到客廳裏除了她之外,還有葉楚,江市長的夫人,隨即微微蹙眉,葉楚趕緊說道:“阿蘭,我聽說你後園裏的花開了,我去看看。”

  等葉楚離開之後,倘大的客廳裏隻剩下兩個人,方才的茶已經沒有了熱度,隻剩下一縷殘冷,勒景琛的眼神兒比那殘茶還冷,還冰——

  他看著墨蘭的神色,有一種嗜血可怕的感覺,讓墨蘭本能的一抖,那目光像是打算殺她一樣,她不由自主的有些害怕:“阿琛,你要做什麽?”

  -本章完結-

☆、第150章 有人罵我,可以,但是罵她,不行

  勒景琛並沒有逼得太近,他這樣的人,年少成名,自恃甚高,在娛樂圈又是呼風喚雨的影帝,可謂從小到大風聲水起,這麽多年在別人的印象裏,亦是風度翩翩,溫文儒雅。

  倒是從來沒有人把戾氣,狠絕幾字,跟他聯係在一起。

  這樣的人,哪怕生氣,動怒,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時機,俊美不凡的五官如同被細碎的光影一分而二,一半是烈火灼灼,一半是冰雪融融。

  那豐神俊朗的五官裏含著幾分出挑的笑意:“蘭姨,我今天過來跟你提個醒——”

  他慢悠悠道來,讓墨蘭提在心尖上的情緒緩和幾分:“有什麽事,你慢慢說。”

  “我以前對你尊敬,甚至討好,那是看在我媽的麵子上,其實在我眼裏,你其實什麽都不是!”這麽直白的話,讓墨蘭瞬間白了臉:“阿琛,你……”

  “噓,別說話,聽我說完!”勒景琛卻作了一個製止的動作,他仿佛是九重天上的神砥,卻沾了塵埃,降臨於世,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折服。

  “南蕭是我的人,我不止一次跟你說過,你傷害她,就等於傷害我,這次的事情我看上你是墨家人的份上已經原諒過你一次了。”勒景琛眼底逼著駭的冷意。

  墨蘭心尖一跳,可是她這麽多年早就練就了一番察眼觀色的本領,所以裝作一副什麽都不知道的樣子:“阿琛,你是不是誤會我了?”

  “那你看看這個!”勒景琛伸手將一個牛皮紙包住的文件遞給她。

  墨蘭卻有點兒不敢接,表麵平靜,內心卻是波瀾起伏:“阿琛,我不喜歡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她輕輕推開,不想看那仿佛帶了無數秘密的牛皮紙袋。

  那裏麵仿佛有鬼一樣,在追著她,一不留神,就被吞沒了。

  勒景琛卻輕輕的挑了一下眉頭,說了一句如果你不自己看,我可以幫你念。

  最終,墨蘭猶豫了幾秒,在勒景琛奪人的氣勢之下打開看了幾眼,看完整個人臉色就變了,她一向認為自己處事機密,不會有什麽遺漏!

  但是現在這些資料是怎麽回事兒!誰泄露的!

  白的紙,黑的字,把她陷害南蕭的事情說得清清楚楚,再加上一些銀行的流水,她哪怕是想抵賴也不行,一時之間,墨蘭還真真是方寸大亂。

  勒景琛自然看到了她大變的神色,悠悠訴道,仿佛帶了一股子渾然天成的尊貴:“蘭姨,這個世界上,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麽會三番兩次對南蕭下狠手,她以前是邵楠的女朋友,你不喜歡她也正常,但是現在她跟邵楠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是我勒景琛的女人,你再這麽對她,會讓我覺得,你跟她之間有什麽了不得的仇恨!”

  那雙仿佛洞察人心的眼神落在墨蘭臉上,墨蘭臉一抖,堅持不承認她以前認識南蕭:“阿琛,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不承認是嗎?”男人清貴的容色裏顯出一抹殘涼,望著墨蘭,一雙眉目之中滿是戾氣重重卷來:“如再有一次……”

  說到這裏的故意停頓了一下,削薄的唇輾出了一道冷光:“我不會顧及兩家的關係,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當然,作為你對南蕭做這些事情,我同樣也會讓你付出一些應有的代價!”

  墨蘭氣壞了,勒景琛平時就沒有這個態度,一想到方才墨邵楠的態度,這些人怎麽都被那個小踐人迷了心智,她雙手抖了抖,幹脆發話:“阿琛,那個女人是什麽樣的人,你清楚嗎,你以為網上那些新聞都是假的嗎,她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殺人犯!”

  “她就算是殺人犯,那又如何!”勒景琛霸氣無比的宣稱道,眼底有狂傲的姿態:“她還是我的女人,更何況,她還不是一個殺人犯!”

  勒景琛想,當初他用計把南蕭從墨邵楠手中搶過來,墨邵楠不能護她周全,讓她委屈,而他必全心全意嗬護,讓她跟了他不後悔。

  如果他勒景琛有護她的五分能力,他必定用十分的力氣。

  墨蘭一副你瘋了的表情,嘴唇氣得都哆嗦了:“你瘋了!”

  他倒是坦然不諱的點了點頭,他確實瘋了,為了一個女人瘋了這麽多年,還沒有減輕的道理,他真的是栽在她身上了:“當年的真相如何,我會讓人去查!”

  墨蘭氣得臉色都扭曲了,歇斯底理的吼了一句:“阿琛,你被那個小踐人迷了心智,你跟她在一起,你一定會後悔的!”

  “那我倒要試目以待了!”勒景琛無所謂的說了一句,這裏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呆,轉身即走。等勒景琛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之後,墨蘭一股惱的將手中的資料甩在了地上。

  而勒景琛的車子剛剛離開,葉楚也匆匆的走過來了,她望著墨蘭幾乎變了形的五官。

  語氣頗遲疑的問了一句:“阿蘭,勒景琛說了什麽!你氣成這樣!”

  “還能做什麽,他為了那個賤女人出頭來了!”墨蘭簡直氣瘋了的節奏,如果不是顧及到墨邵楠跟江臨歌還在樓上,她肯定發一通脾氣。

  指甲幾乎摳入肉中,讓她疼,也讓她的恨更濃。

  葉楚是何等聰明的人,一眼就看透了墨蘭的心思,她伸手順了順耳邊的頭發,露出了一道淺淺的疤痕,這還是上次墨蘭給她留下的。

  不過因為這道疤痕,墨蘭從此對她百般討好,生怕再得罪了她似的。

  “阿蘭,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勒景琛為了一個女人竟然頂撞你,你可是他親阿姨呢,他簡直是沒有把你放在眼裏!”葉楚故意煽風點火的說道。

  墨蘭本來就對勒景琛的行為有氣,當年若不是墨心,她怎麽會落魄到這種地步,所以葉楚的話就像一根導火線一樣,點著了她心中的怒火:“他算什麽東西,不過是仗著自己姓勒,他不讓我收拾那個踐人,我偏偏要讓她不得安生!”

  “她想進勒家門,也看她有沒有那個資格,她當自己還是那個被人捧在手心裏的千金大小姐呢。”越說越來勁兒,最後,墨蘭簡直眉飛色舞了,最後冷笑一聲總結道:“當年咱們既然能逼得曹佩聲離開A市,她的女兒咱們還收拾不了嗎!”

  那語氣分明是不屑至極的。

  “阿蘭,我們大人之間的恩怨何必牽扯到孩子,我覺得蕭蕭人還是不錯的。”葉楚又開始為南蕭說好話了,隻有這樣,墨蘭才會對南蕭更加恨之入骨。

  有時候,借刀殺人真是一件不錯的辦法。

  墨蘭壓下了心頭對南蕭的恨意,輕蔑一句:“你這性子,看誰都好,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保不準會報仇,這幾年她把邵楠迷得神動巔倒的,你是不知道她用了什麽狐媚手段,這個女人多在A市呆一天,我看著就惡心的慌。”

  “可是勒景琛畢竟姓勒家。”

  “你放心,他雖然姓勒,可是我還姓墨呢,當年墨心不是覺得對不起我嗎,我就是把南蕭真的怎麽樣了,他還能殺了我不成!”墨蘭那語氣分明不是屑至極的。

  勒景琛出了墨家之後,情緒始終不太好,恰到此時淩安給他打了一個電話,他伸手接了電話,淩安說道:“勒先生,今晚的事情已經準備好了。”

  “嗯,事情辦得幹將利索點,我讓江臨歌在A市名媛圈呆不下去!”她不是心心念念想嫁給墨邵楠嗎,他就讓所有人知道,這個女人的真麵目!

  “夫人那邊又打電話過來,讓您有空回去一趟。”淩安想了想,還是認真的說道。

  “知道了。”勒景琛收了線之後,還是給墨心打了一個電話,墨心其實也聽說了勒景琛昨天晚上大鬧警局的事情,這會兒一看是勒景琛的電話,趕緊接了起來:“阿琛,我還以為這輩子都準備玩失蹤呢!”

  電話不接,短信不回,就連微信圈都沒動靜。

  如果不是知道昨天兒子差點拆了警局,墨心都要覺得兒子失蹤了呢。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