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9節

  “哪種?”容霆倒是緊追逼問。

  南蕭心裏也明白,她其實喜歡上了勒景琛,很喜歡很喜歡的那一種,勒景琛給她的感覺是輕鬆的,她從來沒有跟一個人這麽輕鬆過。

  八年前,離開C市的南蕭是有點兒自閉的,終日冷冷的,不愛說話,也不會跟人說話。

  陽光少年墨邵楠走進了她的生命裏,像是一束陽光一般,可是他終久不是她永遠的陽光。

  勒景琛出身好,又是娛樂圈呼風喚雨的時候,可是跟他在一起,時間久了,才覺得這個男人無論什麽時候,隻要她悶了,不說話了,都會變著法兒的逗她開心。

  南蕭被討好過,可是沒有被一個人這麽用心的討好著。

  他簡直是想把整個世界捧在她麵前看,她望著容霆,心底的那種不好意思慢慢的淡化了去,仿佛是一個為了愛情自由而戰的女戰士。

  她說,字字鏗鏘:“容大哥,我喜歡他,我要跟他在一起!”

  “你到底知不知道勒景琛是什麽樣的人!”這一句話,容霆幾乎是吼出來的,他指尖還夾了一根煙,這會兒快要燙到了手指,他突然重重一按,塞到了煙灰蠱裏。

  他離開不過幾個月的時間,突然感覺到了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他照顧了守護了那麽久的女孩兒,竟然……竟然喜歡上了勒景琛。

  她不能接受!

  容霆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以前南蕭雖然跟勒景琛有合作,可是南蕭對勒景琛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再加上自己管得嚴,她跟勒景琛雖然是合作夥伴,但是接觸的機會真不多。

  怎麽,怎麽就短短的一段時間,南蕭對他動心了呢!

  這不可能,他不能接受!

  人突然站了起來,容霆個子本來就高,站在南蕭麵前,足足高了她半頭多,一雙眸子暗若深潭:“你告訴我,你了解勒景琛多少,你有多少自信能跟他走到最後!”

  那是咄咄逼人的語氣,是容霆從未在南蕭麵前有過的語氣。

  當初容霆認識南蕭的時候,不過是剛出社會兩年,他一直在唐氏,唐老爺子有心栽培他成為下一任總裁,他也有心把事情辦好。

  可是橫空出現一個南蕭,他不知道怎麽形容初見她的感覺,總覺得她美的很空靈,很飄渺,不像是這個世界上存在的一種人物。

  他深深的被吸引了,他去求了唐老爺子,把這姑娘簽到公司裏。

  他想接近她,靠近她,可是合約剛一簽下,他才發現這姑娘是有主的。

  當時的墨邵楠比南蕭年長兩歲,也是帥氣逼人的人物,就是學校裏的校草的那一種。

  人很帥,陽光,正義,跟南蕭站在一起,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他看著他們像小年輕一樣談戀愛,南蕭笑得很開心,依偎在墨邵楠懷裏的樣子很幸福,那時候,他被深深刺痛了,他想,不就是一個姑娘嗎。

  他容霆什麽樣的姑娘沒見過,可是,他卻忘了,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南蕭。

  女孩兒慢慢成長,他當時也剛接手經濟人這一塊,很多東西都不懂,他執意把南蕭要來,當她的經紀人,那段時間,他們兩個慢慢磨合。

  他發現,南蕭不愛說話,忙碌的時候昏天暗地,休息的時候常常閉目養神。

  唯有在見了墨邵楠的時候,她會露出淺淺一笑。

  她越來越出名,需要他的時候越來越多,他們越來越熟,時間久了,才發現這姑娘有時候呆萌,有時候二貨,甚至還有時候挺傲嬌的。

  而他在公司的形象一向以高冷示人,南蕭剛開始挺怕他,熟了之後一直喊他容大哥。

  可是他卻不知道,這個容大哥一旦開了口,卻再也沒有改口的道理。

  她喊他容大哥,喊了好多年,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改口,似乎他在她心裏的形象都根深蒂固了,除了是她的大哥,再也成不了別的身份。

  南蕭被容霆捏的肩膀有點兒痛,男人似用了極大的力道,讓她疼,她忍不住蹙了蹙眉,有些不理解的衝他吼道:“容大哥,不管怎麽樣,我想跟他試一試!”

  容霆聽到這句話,心肺都是裂開了,有一道火苗,舔到了自己的心髒上,燒得血肉滋滋作響,而他卻隻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南蕭,你根本不懂勒家是什麽樣的家族!”

  “可是,我喜歡他,我想跟他在一起,容大哥,我知道勒家不是一個單純的家族,可是我想試一試,隻要能跟他在一起,無論怎麽樣我都願意!”南蕭絲毫都不示弱。

  容霆頹廢的一掃眉,雙手頹然鬆開,卻在看到南蕭脖子上麵的赤果果的唇印時,腦子裏嗡了一聲,像是要爆炸了一樣,他怎麽不知道南蕭跟勒景琛之間的曖.昧。

  今天那通電話的時候,他就知道,南蕭跟勒景琛關係不一般,可是他沒有想過,他們兩個會那麽快在一起了,那一瞬間,就仿佛最珍愛的娃具被人搶走了一樣。

  心口憋了一股氣,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消散,冰冷的容顏上像是覆了一層淡淡的白霜,凝了凝氣,才說道:“蕭蕭,你跟他在一起了?”

  這句話,不知道怎麽問出來的,就連容霆都不清楚。

  本能讓他問出這句話,本能讓他的心仿佛被刀子攪過去一樣似的。

  南蕭沒看容霆的臉色,挺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縱使知道這種結果,容霆還是挺難過的,他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思緒,讓自己的神智清醒了幾分,不得不說,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他的心都是亂的。

  他一直知道南蕭潔身自好,這屋子裏的鑰匙除了他之外,就連墨邵楠都沒有。

  可是昨晚他一回來,看到這屋子裏麵的擺設就心知不好了,再加上勒景琛對她全然護住的姿態,他不可能不多想。

  回到南蕭的家一看,無論是房間,還是浴室都是男女雙份的。

  南蕭在跟勒景琛同居,這個念頭炸得他渾身冰涼,他沒有看南錄的臉色,已經沒有必要看了,他怕看了她臉上的幸福的顏色會刺痛自己的心。

  “你怎麽這麽不自愛!”想也沒想的,容霆吼了出來,他守護了這麽多年的女孩兒,就是為了等她長大,找到適當的機會,表明自己的心意。

  可是她,她竟然跟勒景琛在一起了!

  容霆的訓斥讓南蕭的眼睛驀地紅了,在她心裏,容霆就是哥哥,容霆的指責,她不能不聽,當初是容霆一步一步將自己捧起來,當初是他一點一滴讓自己慢慢成長。

  久而久之,她一直當容霆是親人,是哥哥,可是他這麽吼她,說真的,南蕭心裏挺難受的,眼眶慢慢地紅了,咬著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容霆見她難受,心裏不比她好受,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拽著她的胳膊朝外走:“蕭蕭,我們回港城!”

  南蕭哪肯跟他走,再加上,容霆吼了她,她正鬱悶著呢,所以一甩手,就想甩開他的胳膊:“我不去,容大哥,我不要去港城!”

  她呆在A市好端端的,為什麽去港城,再說了,她在A市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怎麽可能離開得了A市,所以她走不了,她也不想走。

  容霆覺得南蕭變了,以前他說什麽就是什麽,南蕭從來不會反駁他,偶爾有不同的意見,她也會跟自己商量,可是現在她就是在一意孤行:“為什麽不行,你跟勒景琛在一起,根本不會有好結果,趁著你現在對他的感情還不深,馬上斷了這段感情!”

  “容大哥,你簡直是暴君!”南蕭氣壞了,同樣回吼了一句。

  容霆被罵了,簡直不能忍,他確實是暴君,某些情況下,固執已見,從不聽勸,但是被南蕭這麽吼出來的時候,拿眼橫了她一眼,南蕭接下來的話全咽回肚子了。

  他滿意,稍稍勾唇,輕舔了一下唇角,這個動作性感的要命,配著他那冰山一般的俊臉,簡直無與倫比了:“南蕭,你想聽原因,對吧?”

  她根本不想聽原因好不好,她根本不想離開A市。

  南蕭不喜歡背井離鄉的生活,十一歲之前她在B市長大,十一歲之後她在C市呆了幾年,十七歲之後,她一個人來到A市。

  可她覺得這是寂寞的。

  一個人離開一個圈子,想融入另一個圈子,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容霆看著她委屈的臉色,估計是礙於麵子,她又不好意思說得太直接,但是容霆卻跟她分析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這些全是南蕭不知道的事情。

  她被關在警局裏兩天,而外麵已經鬧得天翻地覆:“蕭蕭,我知道你對A市有很深的感情,可是你的緋聞一時半會兒消停不下去,再加上殺人的案子,沒那麽簡單,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取證調查,就算你沒有做過那件事情,可是這件事情內,你覺得誰敢跟你合作!”

  “其次,說句不好聽的,你現在在圈子裏已經臭名遠揚了,沒人敢用你,也不會再有人用你!”雖然這話說得殘忍,可這是事實。

  容霆太想讓南蕭跟他離開,不在乎把一些真相暴露出來!

  “所以,你跟我離開A市是最好的辦法,我們換一個地方,重新開始!”容霆說這些話的時候,有一種從容不迫的自信,那姿態,連同語氣都有一種讓人心折的魅力。

  南蕭的視線有些飄乎不定,容霆直接把平板扔到了她麵前,讓她直視那些新聞!

  南蕭看著那些新聞,簡直要瘋了!

  她被深深的震驚了,雖然知道記者不會筆下留德,可是把她罵得這麽慘的還真是第一次。

  容霆等她平複心情了,才對她語重心常的開口:“我有作過了解,這些事情發生在這兩天之中,而這些事情發生在你跟勒景琛宣布訂婚之前。”

  “蕭蕭,如果他真的在乎你,你覺得他對這些新聞坐視不理嗎?”

  南蕭不知道,隻覺得容霆把最殘忍最真實的一麵暴露出來,可是還是本能的想為勒景琛申辯:“他在國外,他當時不知道。”

  “你說得沒錯,勒景琛當時確實在國外,可是勒家卻是在A市,你是勒景琛的未婚妻,你出了這麽大的事情,勒家一點兒表示都沒有,蕭蕭,你覺得他們有把你當成未來的勒家人看待嗎?”容霆說這些話的時候,根本一點兒心軟都沒有。

  他知道南蕭最容易心軟,她跟勒景琛現在正熱乎著,如果不把刀子捅準一點兒,捅狠一點兒,她根本不會死心。

  當初他就勸過她,墨邵楠不合適她,可是她偏偏能跟墨邵楠糾纏八年。

  如果不是墨邵楠突然宣布跟江臨歌訂婚,依著她的性子,估計要糾結一輩子。

  南蕭確實受刺激了,她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可是她也沒有告訴容霆,她在警局的時候,想的全是勒景琛,她想著勒景琛會來救她的,她一直抱著這個信念。

  人一旦有了信念,會變得更加勇敢,如果不是勒景琛給了她期盼,她堅持不到他來。

  可是雙手卻是抖著,手指關節卡得青白,用力叩緊,抬起頭,一雙眼睛通紅通紅的,可是漂亮的眸子裏卻泡了一種自信凜然:“容大哥,我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

  容霆鬆了一口氣,心想這丫頭總算開竅了,沒有枉費他這麽多唇舌。

  可是下一秒,畫風突轉,南蕭信誓旦旦的,仿佛跟打了雞血一樣,語氣姿態裏全是對勒景琛的坦護,有些事情,她雖然不喜歡,可是她會要勒景琛跟她一個解釋。

  媽媽說,兩個人談戀愛的時候,最要緊的是信任二字。

  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耳聽不一定是真,所以她相信勒景琛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他真的對她坐視不理的話,他不會到警局裏接她出來。

  她繼續說道,字字句句都透著一股子對勒景琛的維護:“容大哥,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有時候我想為自己作主一次。”

  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眼底浮了一抹柔軟之色:“雖然你每次要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可是我想試試自己選擇的路走起來的感受,你這幾年一直教了我很多東西,處處袒護我,不讓我碰壁,不讓我吃苦,可是這不一定是我最需要的。”

  “我想自己替自己做一次決定,而不是你每次把所有的事情幫我確定好,我穿什麽衣服,喜歡什麽口味,每天吃什麽,都讓你來幫我選擇,我是一個獨立的人,容大哥,這件事情,我想自己作主一次!”她雖然用了商量的語氣,可是她卻用了堅定的決心。

  -本章完結-

☆、第149章 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

  墨家,墨邵楠今天又去了警局一趟,雖然南蕭再三堅持不願意見他,可是他每天有空就往警局那裏鑽,今天剛一回來,傭人就等在了家門口,顯然有訪客。

  隻聽傭人說道:“少爺,今天江家那邊來人了,江小姐也在裏麵等你。”

  “嗯。”墨邵楠應了一聲,抬腿就朝屋子裏走去,一進門,就看到葉楚和墨蘭親密的坐在沙發上交談,兩人麵前還擺了日曆,看樣子是在選什麽好日子。

  而江臨歌就坐在一邊,微抿著小嘴兒,讓人覺得她是一個安靜斯文的姑娘。

  她一抬頭,就瞧見了墨邵楠,趕緊站了起來,想拽男人的衣袖,卻被男人身上拒人於千裏之外的氣質給震懾住了:“邵楠,你回來了,我給你泡杯咖啡。”

  說著就要去忙活,墨蘭卻一把攔住了她,示意傭人去泡咖啡,然後瞪了墨邵楠一眼,裝作訓斥道的樣子:“邵楠,我昨天已經告訴你了,讓你今天早點回來,你又去哪兒了!”

  墨邵楠聽著她的語氣,因為沒有見到南蕭心情自然而然不太好:“媽,我有事!”

  “你能有什麽事,我剛剛跟你助理打電話了,她說你一早就離開公司了,這麽長時間你都去哪裏了!”墨蘭卻有點兒咄咄逼人的味道。

  一想到墨邵楠現在還想著那個踐人,她肝兒腎兒都疼!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