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8節

勒景琛看到南蕭真生氣了,趕緊討好的說道:“南南,這叫男女之間的情趣,懂嗎!”
  南蕭心想,懂你大爺的,容霆都在電話那邊了,結果你還親得熱乎乎的,如果她不把這個男人踹走,估計這家夥肯定會把她辦了。
  心裏臥槽了一聲,精蟲上腦的玩意兒,南蕭懶得搭理勒景琛,伸手拿過了手機,勒景琛再不想給,最後還是乖乖的交了手機,為了自己的福利著想,絕對不能再惹南蕭了。
  南蕭接過手機,一看,電話給掛了,也不知道是勒景琛給按掉的,還是容霆給掛了,瞪了勒景琛一眼:“你幹的好事兒!電話都給掛了!”
  那不正好嗎,勒景琛心裏想道,他巴不得這輩子都不要讓南蕭跟容霆聯係,臉上是皮皮的笑容:“沒關係,咱再打過去,不就是電話嗎,爺這點兒還是有的。”
  南蕭真恨不得抽勒景琛一頓:“你懂什麽,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
  “可是,南南啊,這就是錢的問題,我替容霆節省電話費不行嗎!”勒景琛好無辜的說道,一臉天真無邪,那樣子,真是讓人不忍直視。
  南蕭正在氣頭上,分分鍾滅了勒景琛的想法都有了,看著他的表情,小臉兒繃不住了,可是她不能笑啊,這一笑就讓勒景琛得逞了。
  而今天這事,必須讓勒景琛明白,電話不能隨便掛,她打電話的時候不能隨便親!
  “你到底懂不懂我的意思,勒景琛,容霆打電話過來,你為什麽要親我!”南蕭臉皮兒薄,提到這個親字,總是不由自主的臉紅。
  勒景琛一本正經的望著她,強烈的表示抗議道:“南南,其實方才是你先親我的!”
  那表情,還真真是很委屈啊,南蕭在心裏吐了一大碗血,臉皮厚,沒辦法啊,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南蕭也是醉了,望著他:“勒景琛,等會兒我再跟你算帳!”
  “南南,家暴是行不通滴!”勒景琛幽幽的說了一句。
  南蕭正準備下chuang的時候,一個趔趄差一點沒有栽到chuang下去,幸好被勒景琛眼明手快的扶了她一把,男人望著她,一臉的挪揄之色,就連語氣都有一種欠扁的趕腳:“南南,別激動,雖然我剛剛說了家暴,可是咱們家不提倡家暴的,咱們有什麽事兒,要麽和平解決,要麽柔體解決,你可以隨便選一樣的。”
  南南想,這人的臉皮還真是厚到極限了,能不能把他扔出去,她不想跟這個人呆著了,這一天到晚的想著啥啊:“勒景琛,你離我一點兒!”
  “女人啊,真是口是心非!”勒景琛在南蕭站穩之後,突然來了這麽一句。
  南蕭回身一瞪,氣場全開:“勒景琛,你說什麽!”再說一遍,試試,鞋底立馬扔在你臉上,讓你知道女人其實是不好惹滴。
  勒景琛望著她,眼底有幾分同情,他就是在拖延時間,巴不得容霆在那邊急死不可,一想到容霆生氣的表情,心裏一陣暗爽啊,這讓情敵吃醋的感覺怎麽這麽美好呢。
  臉上的表情一點兒都不顯,正義十足的很:“南南,我知道你其實想要了,你放心,隻要你說一聲,你男人隨時都可以滿足你的!”
  南蕭想不通勒景琛是從哪兒得出這麽不要臉的結論,爪子握了握,認真的問道:“勒景琛,你從哪兒得知,我想了,丫的明明是你一直在想這種事!”
  “南南,剛剛你都投懷送抱了!”勒景琛一副我不想說,你非逼著我說的表情。
  南蕭:“……”
  跟這種人說話簡直是氣得腎都要顫抖了,南蕭覺得不扯了,要不這沒完沒了的扯下去,估計天都要黑了,容霆突然回來的事情,她昨天晚上太累,沒有顧及得上。
  今天他打來電話,她如果再不回,估計以後要有挨揍的自覺了。
  而勒景琛一看南蕭出了臥室,當即也跟了過去,沒辦法,情敵太過強大,他不防不行啊,雖然他跟南蕭生米已經煮成了幹飯,可是萬一容霆使了什麽詭計,那可咋整喲。
  勒少可是沒敢忘了南蕭這兩天受的委屈,等她想明白了,夠他喝一壺的。
  電話一撥過去,南蕭立馬緊張了,沒辦法,她在容霆麵前就跟個小孩子似的,這幾年來,他把她伺候的好好的,簡直比對親閨女還好,南蕭總有一種容霆在養女兒的趕腳。
  剛剛她跟勒景琛之間屬於情侶之間的拌嘴,容霆也聽到了,不知道為什麽,南蕭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就好象女兒大了要嫁人了,找了個對象怯生生的想讓家長看看的感覺。
  電話終於通了,容霆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高冷清傲:“終於忙完了?”
  南蕭耳朵尖上的紅暈又染了起來,不好意思的絞著衣角,強迫自己淡定一點兒,自己都是大人了,有必要在容霆麵前還跟個犯錯的小孩子似的嗎?
  所以,南蕭啊,必須要淡定,範兒要端出來:“容大哥,你什麽時候回來的?”容霆離開的時候說過要走半年,南蕭也不敢打擾他,生怕給他添了什麽麻煩。
  關於容家的事情,他通常不愛說,隻是說沒事不要給他打電話。
  南蕭相當聽話,這幾個月那可是一通電話都沒打,甚至連她重新換了個男朋友都沒敢講。
  “昨天,如果忙完了,現在回來,我在家等你!”容霆說了這句話,呯的一聲掛了電話,南蕭當即傻了,這才說兩句話,電話就給掛了。
  難道容霆真生氣了,南蕭後知後覺的想道。
  勒景琛本來就站在南蕭身後,裝作在客廳裏漫不經心的喝茶,這會兒看著南蕭傻怔怔的站在那兒,心口一提,趕緊問了一句:“南南,怎麽了,容霆說什麽了?”
  南蕭一看到是勒景琛,就急了,眼睛一紅,瞪了他一眼:“混蛋,都怨你,都說了不能鬧,你偏要鬧,現在容大哥生氣了,你看著辦吧!”
  容霆凶起來是很嚇人的,她突然不敢回去了。
  勒景琛趕緊站起來,包容她的小情緒,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鼻子,覺得女孩兒大概是急壞了,鼻子上冒了幾顆細碎的汗珠,語氣倒是充滿歉意:“都怪我,我跟你容大哥打個電話道歉好不好,南南,咱們是男女朋友,我有時候對你,總是情不自禁,你別急,容霆這麽疼你,肯定不會真跟你生氣的,我會跟他解釋清楚。”
  南蕭聽著他的解釋,總算勉勉強強的信了,可是心裏還是有幾分慌:“算了,我自個兒回去挨罰吧!”說著,轉身要回臥室。
  勒景琛一把拽住了她,沉聲問道:“你現在要回去?”
  “容大哥讓我趕緊回去,勒景琛,我先回去了!”雖然她跟勒景琛早熟的不能再熟了,有時候在這邊住也算正常,可是現在容霆讓回去,她不敢。
  勒景琛看著她堅持的小臉兒,不知道想到了什麽,墨中透藍的眸子裏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豔絕之色:“把衣服換了,我送你回去。”
  -本章完結-
☆、第148章 我要跟他在一起
  南蕭換好衣服之後,勒景琛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了,不知道在跟誰打電話,聽到動靜的時候,往一回頭,她整個人的身影便映在了那墨中透藍的眸子裏麵。
  他的目光是那麽深沉,仿佛凝了一層淡淡的暖光,無可挑剔的落在勒景琛身上,他身上是一件簡單的襯衣,未打領帶,領口的扣子開了兩顆,顯得休閑又散漫。
  偏偏露了一點兒蜜色的肌膚,顯得性感的近乎撩人。
  南蕭以前跟勒景琛不是沒合作過,露肉再多的時候都見過,可是不知道為什麽今天她就被刺激了,覺得這樣的勒景琛好帥,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勒景琛從來沒有見過南蕭花癡他的時候,一般圈子裏確實不缺,比南蕭漂亮的,比她眼神露骨的更是多不勝數,他從來沒有動心過。
  不過這丫頭有點兒單純,直白,帶了那麽一點兒羞澀的小目光,不知道怎麽就勾住了自己的心,長腿一邁,就朝南蕭走過去,將她一把摟在懷裏,似笑非笑的問道:“這是對我犯花癡呢?你男人就是長得帥,對不對?”
  比那個姓容的帥多了,是不是!勒景琛又在心裏偷偷的補充了一句。
  南蕭登時臉紅了,天啊,她竟然對著勒景琛犯花癡,真是要命,南蕭想捂臉啊,可惜勒景琛促狹的眼神之中又透著幾分捉弄的意味,讓她忍不住想推開他,因此語氣也多了幾分羞人之意:“你想多了,我才沒有看你!”
  “南南,要說實話噢,不說實話不乖噢!”然後下一秒,勒景琛忍不住了,貼上了南蕭的臉頰,肌膚相貼,有一種說不出的悸動在裏麵無限蔓眨。
  南蕭被他逼得簡直退無可退,忍不住說了一句,可是因為有點兒緊張,語氣沒有那麽強硬,反倒有一種撒嬌的味道:“勒景琛,你幹嘛呢,我要出門了!”
  可惜,她的聲音完全被沒入男人的口中,一個口匆,激情澎湃,火熱無比,如果不是勒景琛顧念著還有別的事兒要處理,他真想把這個女人辦了。
  忍,忍,忍了好久才把心中的*平複下去,這輩子就入了這個女人的魔了。
  你說這個小嘴兒,怎麽那麽誘人,怎麽讓他心裏蠢蠢欲動,心癢難耐呢。
  哎,真是要不夠她,一嚐就沒完沒了了。
  最終,勒景琛克製住極大的意誌力將南蕭稍稍拉開了一些,看著女孩兒紛嫩微張,似一種無聲的邀請,勒景琛心裏又獸血沸騰了。
  咋辦,真想辦了她。
  立刻,馬上,不過他到底不是毛頭小子,深吸了一口氣,平複了一會兒,才克製住心底的那一股子蠢蠢欲動的念頭,看著南蕭脖子一側的口勿痕,總算滿意了很多。
  那麽赤果果的一個口勿印,酸死姓容的。
  好說歹說勒景琛總算肯放南蕭出門了,他親自把人送到南蕭樓下,南蕭下車之前,還猶豫了片刻:“勒景琛,你要不要上去?”
  “不了!”他大度一笑,尤為迷人。
  南蕭也沒有想多,根本不會注意到勒景琛其實一直在吃醋,哎,心大成這樣,真是少見,不過她跟容霆的關係,那是睡在一個炕上,都不會對對方有想法的那一種。
  妥妥的兄妹關係,在南蕭心裏,那就是一個好哥們兒。
  “那我上去了!”南蕭跟他揮了揮手,然後準備下車,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南蕭,翻身壓了下去,一個纏綿的鮮口勿又新鮮出爐,搞得南蕭又臉紅了。
  矜持,勒景琛,你丫矜持呢,這都到她家門口了,還不放過她,真是禽獸啊。
  等勒景琛鬆開她之後,南蕭感覺自己不能喘氣了,橫了勒景琛一眼,卻見他笑米米的說道:“南南,這是利息,上去吧,聊完給我電話。”
  南蕭下了車之後,蹦蹦跳跳的朝電梯口走去,直到南蕭的人進了電梯口,勒景琛本來還笑得燦爛的臉頓時垮了起來了,臥槽,這裝大度的感覺太糟心了有沒有。
  可是他總不能表現的太過小氣吧,把南蕭綁起來,不讓她去見容霆,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兒,不過南蕭那丫頭,對感情的事兒就是少根筋,根本沒有想到容霆對她有想法。
  不然依這丫頭的想法,不可能現在還無動於衷的,當作啥事兒都沒有的模樣。
  哎呀,媳婦心太大,這是好事還是歹事呢。
  不過再怎麽說,媳婦心裏隻有他一個,這還是不錯的,勒景琛在樓下呆了一會兒,踩了油門,開車就離開了。
  南蕭這邊上了樓之後,拿著備用鑰匙開了門之後,一打開門就看到屋子裏麵煙霧繚繞的。
  南蕭第一個念頭,該不會家裏失火了吧!
  可是未見火苗子,倒是有零星的猩紅一閃一閃的,房間裏的燈沒開,窗簾也拉得死緊,就連窗戶都是關著的,一屋子煙味簡直要把她鼻子給折騰廢了。
  南蕭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沙發上坐了一個人。
  不由試探著喊了一聲:“容大哥,是你嗎?”
  這屋除了勒景琛,就容霆有她鑰匙了,勒景琛剛把她送回來,沒分身術,所以開不了這扇門,得的一聲輕響,下一秒室內的燈就亮了起來。
  暈黃的燈光鋪開,南蕭這才看清楚沙發上坐的人確實是容霆,她實在被嗆的受不了,容霆這才離開多久,怎麽就變成了老煙槍呢,這日子得過的多糟心啊。
  南蕭同情的望了容霆一眼,趕緊卻把窗戶打開,散散煙味兒,不然聞久了,她頭暈。
  勒景琛那丫就知道她不愛煙味,所以平時也很少抽煙,久而久之,南蕭幾乎想不起來這煙味是什麽滋味了,打開窗戶,讓陽光和新鮮空氣一同撲進來。
  南蕭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氣,一轉身,就不由自主的嘟囔道:“容大哥,你怎麽突然抽這麽多煙,是不是有什麽煩心事,說出來,我跟你分擔分擔!”
  容霆一夜沒睡,就在客廳裏抽了一夜的煙,男人冰冷如同雕刻的容色上顯出一種說不出的頹廢,一向梳得整齊的頭發這會兒有些散亂,而一雙眼睛卻是腥紅腥紅的。
  南蕭心裏咯噔一跳,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在心底蔓延開來,看著容霆這種情形,趕緊走了過去,一把抓住容霆的手:“容大哥,是不是真出什麽事了?”
  容霆在南蕭心裏向來是無比強大的人物,這個男人,這幾年從來不會因為某件事情輕輕皺一下眉頭,唯獨她有時候能把他氣的臉色大變的。
  不過多數情況下,這家夥就是一冰雕,還帶刺兒的那一種。
  他雖然是唐氏旗下的金牌經紀人,相傳,隻要經過他包裝的模特,沒有幾個不紅的,他有一雙金貴,能創造傳奇的雙手,因此,很多公司捧著重金來撬牆角。
  而容霆從來沒有答應過。
  他在唐氏隻帶南蕭,偶爾心情好點,還會大發慈悲帶幾個小模特兒,但是一旦走紅之後,他立馬會甩手不幹,對他來說,南蕭就是他最精心的一個作品。
  這會兒感覺到女孩兒的手緊緊的拽著他,有點兒用力,模樣看似非常著急,一點都沒有作假的感覺,他閉著眼睛搖了搖頭:“沒事,蕭蕭,我問你,你跟勒景琛到底什麽關係?”
  當初南蕭跟自己保證過,她跟勒景琛隻是假裝情侶,他這才放心。
  可是,這才多久,怎麽這兩個人就在一起了呢。
  南蕭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有點兒小不好意思,當初她可是跟容霆信誓旦旦的保證過,她跟勒景琛隻是假裝情侶,可是這突然滾了chuang單,挺意外的哈。
  所以不安的收了收手指,不自然的別開目光:“容大哥,我跟他不就是那種關係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