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7節

  他一直跟南蕭說,他會保護她一輩子,不讓她受委屈。

  可是短短兩天,如果自己再晚回來一步,不知道她會麵對什麽樣的結果。

  心仿佛被人用刀子生生的劃開了一般,勒景琛鬆開南蕭的手準備站起來時,南蕭卻無意識的拽住了他的手,嘴裏不知道嘟囔了一句。

  勒景琛的動作又定在了原地,他望著南蕭,女人的小臉上一片痛苦之色,仿佛正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他心疼的不行,輕輕哄道:“南南,別怕,我在這兒。”

  好不容易把人哄睡著了,南蕭徹底睡安穩了,勒景琛才從臥室裏走了出來。

  夜色森涼,窗外的江景已經黑成一片,有璀璨的燈光似一朵一朵星河一般在夜色裏跳舞,勒景琛推開窗,有夜裏的涼風吹了進來,將他心底的浮躁吹沉了一些。

  伸手給淩安打了一個電話。

  這個點兒,淩安早已經睡了,他雖然是勒景琛的特別助理,一手包辦了很多事情,甚至還要涉及勒景琛在B市的影視公司,他聽到專屬勒景琛的鈴聲時,還是本能的醒了過來。

  這是從小就給自己的一種催眠,他是被勒家收養的孩子,他這輩子就是勒景琛的左膀右臂,所以隨時隨地為主人保持清醒是必修的一門功課。

  “勒先生!”淩安晃了晃腦袋,人已經清醒過來,他沒有辦法不清醒,勒景琛這麽晚打電話過來,肯定是大事,他必須時刻保持備戰狀態。

  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冰冷的笑意在豔色的唇角泛開:“你還知道我是勒先生!”

  淩安聽著這語氣,知道勒景琛很生氣,不由語氣放得更輕,也更加的小心翼翼,生怕觸怒了他的怒火:“勒先生,我不知道您的意思!”

  “淩安,你雖然跟在我身邊時間不久,但是你該知道南蕭是我的人,她出了事,你為什麽不通知我,反而放任事態惡化下去,你究竟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勒景琛其實也不想發火,可是這次的事情之後,他突然意識到,無論是勒家,還是淩安——

  雖然他已經再三表示過,這輩子,他隻娶南蕭一個,可是南蕭有事的時候,這些人根本就是袖手旁觀,而他,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對不起,勒先生!那天我準備通知您這件事情的時候,Jenny過來一趟,說這種事情我們作下屬的不應該插手,一切等您回來再行定論!”淩安聽出勒景琛語氣裏的冰冷味道,趕緊解釋了一句,那天他要通知勒景琛的時候,Jenny突然出現,阻止了這事兒。

  勒景琛已經聽到了那個名字,Jenny!竟然是Jenny阻止了這件事,唇邊似乎凝了一層冰霜一般的冷花,他嗬氣一笑:“Jenny算什麽東西,竟然替我作主!”

  淩安隻能不停的道歉。

  夜畢竟晚了,勒景琛的主要目的其實也不是這個,對付Jenny,他多的是辦法,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值得自己勞心勞力,更重要的是,他要弄清楚這件事情的起因經過。

  所以,他抬手輕滑了一下鼻尖,削薄的唇如同鬼斧神工的雕刻一般,燈光明亮,微暖,將男人的五官映得十足的魅惑,外加一層冰涼:“這件事情,我以後再跟你算賬,你馬上去跟我調查一下,這件事情的起因經過,我希望明天下午我能看到你的報告!”

  “好的,勒先生!”淩安在掛了電話之後,已經一身冷汗。

  勒景琛手機還叩在手心,好一會兒,等自己的戾氣一消而散之後,才重新回到了臥室,輕輕的叩住了南蕭的手腕,無聲的說了句,對不起。

  -本章完結-

☆、第146章 想忘,都忘不了

  南蕭這一覺睡到了下午兩點,剛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勒景琛坐在chuang邊,她的小手還緊緊的拽著他的大手,那一瞬間,昨夜的情形一下子跳到了腦子裏麵。

  想忘,都忘不了。

  她想抽出手,可是下一秒男人已經適時的醒了過來,剛醒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兒迷人,讓人覺得心尖上仿佛躥過了一道電流似的:“醒了?”

  南蕭點頭。

  “餓不餓?廚房裏有吃的,我給你先拿點。”勒景琛神態溫柔,姿態完美,他幾乎一夜沒睡,直到天亮了快合上眼,可是因為南蕭一直在做噩夢,他時不時的睜開眼睛看看她,確認她好不好,直到她安好,他才敢閉上眼睛。

  南蕭餓啊,這幾天沒吃什麽東西,這會兒肚子都是空的,回了一個字:“餓!”

  勒景琛起身去廚房給南蕭裝了一碗粥,南蕭看了一眼粥碗,小嘴兒忍不住憋了起來,臥槽,她都餓好幾天了,就給吃粥啊,勒景琛,你丫特麽小氣了。

  “我好餓,勒景琛!”她表達自己深切的怨念。

  勒景琛當然知道她餓,這會兒南蕭不餓才怪,可是她這兩天沒吃什麽東西,這會兒冒冒然吃點別的,對胃不好,先喝點小米粥,緩衝一下:“乖,先喝點粥!”

  南蕭突然覺得自己好象成了勒景琛女兒的趕腳,這喂粥的畫麵,簡直太夢幻了有沒有,她舔了舔嘴唇,勒景琛已經裝了一勺粥,又在碗邊刮了一下,遞到了南蕭唇邊。

  “我……我能吃!”可是下一秒,小米粥已經送到了南蕭嘴巴裏麵。

  南蕭不得不吃啊,一碗粥吃完,已經有了一點兒飽腹感,勒景琛又給她拿了一些別的東西,都是他剛剛做好的,還冒著熱氣,知道這丫頭醒了肯定會餓,所以準備得份量都特別多。

  等南蕭吃完飯,臉色總算緩和了一些,勒景琛總算放了心,將碗筷放回去之後,伸手將南蕭的手握在掌心裏,歉意的低下頭:“對不起,南南,讓你受委屈了。”

  南蕭聽著他的聲音,心驀地酸了,有些事情,她一直沒有勇氣跟勒景琛說,是因為自己知道,一旦說了,她跟勒景琛就完了。

  她曾經是一個殺人犯,害死了自己的繼父,這樣的人,又怎麽可能進得了勒家門。

  “你不怪我嗎?”怪我這樣的身份,讓勒家蒙羞,讓勒家丟人。

  勒景琛從來沒有怪過南蕭,淩安已經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他也簡單的了解一遍,可是他不相信他的南南會殺人,眸色鄭重之中透著幾分認真:“南南,我相信你!”

  南蕭的眼睛眨了眨,似乎不敢相信勒景琛說了什麽,她有警局裏其實想了很多,如果這件事情被曝光之後,影響最多的肯定是勒景琛,而她不能在這個時候拖累他了。

  本來勒家就反對她跟勒景琛的婚事,如今她又背負了謀殺的罪名,她不想因為這件事情把勒家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勒景琛,我們解除婚約吧!”

  勒景琛的手一緊,用了幾分力,叩住了南蕭的胳膊:“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明明當初跟墨邵楠分手的時候,她說出來的時候,心還沒有那麽疼,可是現在跟勒景琛說出來這樣的話,她心痛的簡直沒法呼吸了。

  她跟勒景琛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為什麽在這一刻,她嚐到了徹徹底底的心痛。

  難道她,真的愛上這個男人了嗎?

  南蕭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情緒,這才開口說道:“勒景琛,我不想拖累你,八年前我真的撞死一個人,我們退婚吧!”趁著一切還來得及,趁著她還能下定這個決心。

  “南南,這樣的話,我不想聽到第二遍!”勒景琛俊美逼人的五官這會兒透著一股子冰涼的味道,那墨中透藍的眸子裏更加幽藍,如同碧空如洗一般。

  有一種男人,哪怕他沒有表示過太多的情緒,可是從他的字裏之間已經彰顯出他的不開心,甚至,他的語氣都比平時淩厲了一些,大概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

  對南蕭,他態度一向不錯,說話輕聲慢語,偶爾捉弄她的時候,語氣促狹。

  這還是第一次,用這麽淩厲的語氣跟南蕭說話。

  其實勒景琛心裏也糾結,他對南蕭,那是恨不得捧在手心裏的寵著疼著,可是偏偏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他鞭長莫及,處理不及時。

  就如這次,南蕭突然出了事,而他在法國一無所知,如果不是他看到了新聞。

  他還不知道他的女孩兒承受了這麽大的委屈。

  隨意的抬起一隻手,將人往自己懷裏攬了攬,南蕭的小臉貼在他胸膛上,能感覺到男人的心跳,沉穩有力,跟他的人一般,值得讓人信任一般。

  見她一直沒開口,勒景琛忍不住逼問了一句,自小到大,勒景琛是何等的天子驕子,他身來身份尊貴,有兩大家族在他身後撐腰,而他無論做什麽,都有人為他護航。

  南蕭是第一次讓他不確定的人,微微蹙眉,強勢的逼問一句:“南南,聽到沒有?”

  “可是……”南蕭還在遲疑,沒辦法,她不可能不遲疑,尤其是自己身上還背負了一條命案,這麽多年,這件事情像是藏在心頭最深的情緒,不敢暴露出來。

  當年曹佩聲威脅她,讓她永生永世忘了這件事,不然她永遠不會原諒她。

  她應了,可是不安,深深的不安時時時刻刻的籠罩著她,就怕突然有一天,這件事情會爆發出來,成為一種巨大的災難。

  她小心翼翼近乎如履薄冰,精神一刻不敢鬆懈。

  “沒有任何可是,這件事情交給我,我會讓人處理,你放心,南南,我會還給你一個清白的!”勒景琛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懷中的女人,認真的保證。

  南蕭不知道為什麽,心裏有一瞬間的感覺,像是鬼使神差相信了一般:“勒景琛,你根本不知道當年的真相。”

  勒景琛挑了挑眉,俊美的眉眼裏有一絲邪魅流淌,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鼓勵,像是在無聲的告訴她,不要怕,你可以告訴我……

  南蕭猶豫了幾秒鍾,舔了舔嘴角,繼續鼓足勇氣說道,像是在掀開一場被時光掩埋的真相:“勒景琛,當年我真的開車撞死了我的繼父!”

  勒景琛一怔,臉上的表情有了一些遲疑的變化,可是更快的,他臉上的表情變成了鄭重,他將南蕭拉起來,與自己的目光相對,南蕭在他眼睛裏依舊看到了可以信任的東西。

  一點一點的跳動著,很美,也讓人安心。

  南蕭突然覺得,勒景琛是可以信任的人,當初她跟墨邵楠在一起的時候,純粹覺得她的人生太寂寞了,從C市來到A市,一個人都不認識。

  別人說她高冷,她其實不是高冷,她是自閉。

  那段時間,因為南尚啟的事情,她不愛說話,經常做惡夢,眼前總是糊了血淋淋的東西,裹住了自己的視線,她怕睡著,又怕白天,白天她經常走神。

  對誰都冷冷的,其實她是怕,有人突然揭穿了真相,罵她是殺人犯。

  可是她沒有從勒景琛眼睛裏看出別的同情,驚訝,或者鄙視,就仿佛一個純潔的人,突然染了一層黑,他望她的目光依舊:“南南,不管你做了什麽,這件事情我來處理。”

  南蕭無意識的點了點頭。

  兩人目光相對,慢慢的空氣裏浮了一層曖.昧的泡泡,勒景琛望著南蕭精致無邪的小臉,心底有一種蠢蠢欲動的念頭,像是泡沫一般炸開,越來越大。

  他的唇突然湊過來,輕啄了南蕭的唇角一下,南蕭想避,可是下一秒卻被男人禁錮住了腰身,而勒景琛已經口匆住了她的唇,想繼續深入的時候!

  手機卻在這個時候不適時宜的響了起來。

  勒景琛在心裏暗罵了一聲該死,不知道打擾人親熱很不道德嗎,可是這兩天事多,他又不好接電話,口勿還在纏綿的熱乎著,南蕭想推開他,可是這個男人,如果要做什麽事情,哪能不做完的道理。

  手機不知道怎麽接通了,可是勒景琛的口勿還沒有停的意思。

  南蕭本來就有點兒不太樂意,覺得這口匆來得太突然了,可是勒景琛接著電話還能幹壞事,萬一對方聽出來,丟臉的人,可是自己。

  所以使勁的推了他一把,故意大聲的嚷嚷道:“勒景琛,我還沒有刷牙呢!你丫親得下去!”

  而電話那端的容霆聽到這種曖.昧的語言,心驀地一沉!有一種撕裂的感覺在心底炸開,他的眼睛裏浮出了一些怒意:“勒景琛,你在對蕭蕭做什麽!”

  -本章完結-

☆、第147章 南南,家暴是行不通滴

  南蕭一聽到容霆的怒吼,頓時就尷尬了,有一種被抓包的趕腳。

  可是勒景琛卻笑了,那笑真有一種傾國傾城的味道,暖色的陽光打落在男人臉上,側顏傾國,五官精致迷人,他心裏麵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爽!

  醋了是不是?最好酸死你!

  故意語氣曖昧的對著電話那端的容霆說道:“容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不會聽不懂我們在做什麽吧?”

  那語氣,輕飄飄的,真是氣死個人。

  至少容霆氣炸了,他是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麽:“勒景琛,把電話給蕭蕭!”自從昨天夜裏勒景琛把南蕭帶走之後,容霆一直在跟南蕭打電話。

  可是南蕭的手機卻忘在在警局了,所以他一直沒有辦法聯係上南蕭。

  直到今天才輾轉拿到了勒景琛的電話,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聽到這麽刺激的一幕!

  “南南現在沒空!”勒景琛拒絕,南蕭一聽眼睛立馬瞪直了,要去跟勒景琛搶電話,誰說她沒空了,她分明是很有空好不好,可惜勒景琛卻不打算入她的願。

  身子一歪重新躺在了chuang上,而南蕭完全沒有想過她會耍花招。

  整個人不受控製的朝勒景琛身上栽了下去,好巧不巧的是,她的唇正好堵住了勒景琛的嘴,這一下可如了勒景琛的願,幹脆徹徹底底的把人親了一遍。

  南蕭羞得想死,連打帶踹,好不容易把男人推開,惱羞成怒的說道:“勒景琛,你幹什麽!”丫的,容霆還在電話那端啊,他還親的有滋有味的,丟不丟人啊。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吻上不良嬌妻 青梅甜甜圈:腹黑竹馬吃定你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