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75

是沉了些許,後是眉頭展開。

等聽完整個八卦,拍了一下手掌:“做得好!”然後給保安一個紅包,意思一下!

勒景琛聽到墨邵楠把南蕭壓在身上下的時候,確實是有點兒不爽,男人嘛,多少有點兒小肚雞腸的味道,勒景琛更是如此,尤其是那個人還是墨邵楠。

他跟南蕭交往八年,他比勒景琛在南蕭身邊的時間還要長,還要久,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用了一些小手段,也許南蕭如今還在墨邵楠身邊。

不過現在南蕭既然屬於了他,他就沒有想過再讓給別人。

尤其是昨晚之後,再徹底的擁有南蕭之後,他更是認定了,這輩子,他隻要南蕭一個!

勒景琛上樓的時候,他還以為南蕭已經睡了,一看南蕭繃著個小臉兒坐在那裏,心裏突然有一種竊喜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妻子在等待晚歸的丈夫一般。

英俊逼人的眉眼舒展開來,有一種得天獨厚的帥氣,迷人的緊,他本就是帥氣,若是一笑,不知該有多麽傾城,不由隨口一句:“南南,還沒睡?”

南蕭知道勒景琛回來了,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專注手中的平板,隻是慢悠悠一句:“勒景琛,我說我原諒你了嗎!”

“啊?”勒景琛不解,這是怎麽回事。

“昨天晚上的事兒,我還沒有原諒你,今晚睡客房!”說了這話,南蕭把平板往沙發上一扔,站了起來,因為她洗過澡,這會兒頭發微幹,淩亂的散在肩頭上,有一種時光遺落的美感,在她身上生出一種斑斕的顏色。

一聽今晚要睡客房,勒景琛傻眼了,昨天晚上他剛破了處.男之身,今晚難道要獨守空房,這想法真是太殘忍了,於是遲疑的坐過去,認真的跟南蕭說道,那架勢有一種,我絕對不睡客房,要睡你睡的趕腳:“南南,你這麽做是不道德的,我抗議!”

讓一個肉食主義者突然吃素,簡直太不人道了,勒景琛鬱悶啊,再說了,他認錯態度不是挺良好的嗎,為什麽南蕭還沒有原諒他,人生簡直太沒有愛了。

南蕭一回身,丟了一個殺氣的眼神兒:“抗議無效,駁回!”

勒景琛卻死皮賴臉的蹭過去,笑的一臉討好,慢悠悠的對她說道:“南南,我昨天晚上睡了你,你今天晚上完全可以睡回來的,真的,我不會反對的!”

“你作夢!”南蕭賞他一個白眼,這種行為絕對不能再延續,一想到她的老腰老腿兒,南蕭現在還在難受著,這個混蛋,簡直不知道什麽是節製!

“南南……”

“叫北北也不行!”

“南南,寶貝兒,我保證,今天晚上什麽都不做,真的!咱們蓋著被子純聊天!”勒景琛一臉信誓旦旦的說道,有些東西,就比如南蕭的味道,嚐過一次,就入了骨,再難戒掉。

他開車回來的路上,還在想著,早一點兒回來,早一點兒回來,哪怕不做,抱著純睡覺也好啊,絕對不允許南蕭把他趕出門!

南蕭笑了一下,瞄了一眼勒景琛,眼神兒分明是不信的:“信你才怪!我以為還以為你是純gay,結果呢!”結果她還是被給他給拆骨入腹了。

“南南,這件事情是意外,誰讓你這麽有魅力呢!”勒景琛這麽說著,雙手已經搭在了南蕭身上,整個人也跟著逼近,一副無賴的模樣:“南南,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不知道為什麽,南蕭覺得勒景琛的靠近,似乎帶了一種難以捉摸的東西,本能的拒絕他靠得太近,因為會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其實昨天晚上的事情,南蕭知道有一方麵她自己的責任,她被江臨歌下了藥,勒景琛沒把她扔在冷水裏泡一個晚上,她就已經感天謝地了。

可是一想到,她跟勒景琛的關係突然之間變成這種曖.昧不清的感覺,她總有點兒難以接受,她承認,她對勒景琛是有好感。

但,這種好感,還沒有上升到足以把自己交給他的地步!

所以她一直糾結著,猶豫著,連帶著對勒景琛的突然靠近,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生怕他突然又對自己做那種事兒,所以她趕緊製止了他:“說了,還沒有原諒你,靠那麽近做什麽,今晚睡客房,不然我讓你家老二以後石更不起來!”

然後一把推開他,轉身進了臥室,下一秒,直接關上了門!

勒景琛傻眼了,讓他家老二石更不起來,那以後南南的幸福可咋辦喲,所以他趕緊趴在房上,有一種捉弄,又帶了一種寵溺的語氣從嘴邊溜了出來。

“南南,我愛你,這輩子我就愛你一個人!”他衝她喊道,他相信她一定能聽到。

南蕭當然聽到了,耳尖突然一紅,有一種胭脂紅的顏色,在耳邊暈染開來,她沒說話,隻是小聲的說了一句,勒景琛,我也喜歡你。

勒景琛等了半天沒等到南蕭的回答,不由幹幹的摸了摸鼻子,這叫什麽,表白被無視了嗎?可是一想到南蕭把墨邵楠和江臨歌讓人請出小區外,他心裏怎麽就那麽爽呢。

隻要墨邵楠不時不時的來攪和,他覺得他的人生很完美的!

不過,被趕出門外,這都第幾次了,一想到昨天晚上的那種逍魂的味道兒,身體的某一處又蠢蠢欲動,不過昨天晚上,似乎有點兒過了。

想起今天南蕭差點弄死他的感覺,他打了一個哆嗦,這萬一把媳婦兒得罪徹底了,可咋整,所以啊,有些事情,還是要緩一緩,為了將來的幸福,暫時先緩緩吧!

南蕭很困,累得很,所以昨晚睡得特別早,今天一大早,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的,一打開門,看到勒景琛臉色都變了。

他身上還是睡衣,對著南蕭就是一句:“南南,大白自殺了!”

南蕭腦子嗡的一聲,有什麽東西在腦海裏炸開了,在她印象中,桑白應該不是那種尋死覓活的女孩兒,可是,她怎麽會自殺。

她想不通,不過看著勒景琛同樣難看的臉色,她突然有一種自責的感覺,這種時候她能說什麽,桑白自殺了,可能是為了勒景琛,應該是為了勒景琛。

“我去收拾一下!”南蕭說了這句話,趕緊換衣服,連妝都沒有化,勒景琛已經等在了客廳裏了,急促不安的來回走動著,看著南蕭把一瓶熱牛奶遞過來:“先喝杯牛奶。”

“不喝!”完全沒胃口,南蕭這會兒怎麽可能喝得下去。

勒景琛卻猶豫了,望著南蕭,眼神有點兒為難:“南南,其實你如果不想去,我們可以不去的!”他是明白了,南蕭因為上次桑白的事情一直鬧別扭,所以這次,無論桑白有什麽事兒,他都帶著南蕭,免得她一個人在家裏瞎想。

“沒事,我跟你一起去!”南蕭堅持,她不想留在家裏,等消息的感覺太可怕了。

兩人到了醫院的時候,虞世堂已經到了,他頹廢的抱著頭坐在急救室外,身上的白衣染了一些斑斑點點的血跡,勒景琛走過去,喊了一聲:“世堂!”

虞世堂抬起頭,一張臉白的嚇人,可是因為染了血跡的緣故,這會兒卻有一種極致的驚豔,鮮紅的血,和蒼白的顏色,衝撞一起,傾城難掩。

“阿琛……她怎麽會這麽傻!”虞世堂到現在還不能接受桑白自殺的事實,她一直是那麽優秀的女孩兒,怎麽會自殺,可是今天早上,他闖進桑白家浴室的時候,他差點瘋了!

那麽多血,染紅了浴缸,如果不是他接到桑白的求救電話及時趕到,估計桑白真沒了!

勒景琛俊美的五官中卻透著一股子難以言說的低沉,他拍了拍虞世堂的胳膊:“世堂,她不會有事的!”可是,嘴上雖然這麽說,心底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沉!

如果桑白的情況不嚴重,虞世堂又怎麽會在電話裏音調都變了呢。

搶救一直在繼續,不知道過了多久,三個人一直守在搶救室外,沒人說話,長廊裏寂靜至極,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直到停在了南蕭麵前。

來人一伸手,在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朝她揚起了手……

第131章 南蕭是我認定的女人!

這個時候本來一直沒反應的勒景琛卻突然迎了上去,一巴掌啪的一聲打在了他臉上,他姿態從容的迎向來人,整張俊顏已經變得難看至極,眼珠子裏是暴怒的情緒!

“爸!你幹什麽!”勒景琛的語氣像是夾雜著冰珠子一般朝勒俊遠射了過去!

來人是勒俊遠,這會兒也氣得同樣臉色鐵青,下巴繃得緊緊的,目光跟把刀子似的往南蕭身上戳:“你問問她做了什麽,南蕭,如果大白有什麽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

南蕭身子一抖,嚇得沒敢出聲。

勒俊遠本就是一個威嚴十足的人,尤其是發怒的時候,那火苗子就在眼睛裏麵燒得劈裏啪啦的,仿佛就要在人身上戳一個洞似的。

勒俊遠脾氣不好,勒景琛同樣暴躁,桑白的事情誰都不好過,尤其是勒景琛,他更是自責,心裏始終壓了一層東西,生生的拉扯著他的心!

這會兒,勒俊遠的怒火像是一條引火線一般,轟的一聲,將那些火苗子點了起來,眼睛因為過於憤怒的緣故染了一層紅,跟勒俊遠不相上下的氣勢:“你敢動她一下,試試!”

“你這個逆子!”勒俊遠的巴掌又要揚了起來,隨後而來的墨心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一向溫柔如水的女人,這會兒也變了臉色,怒斥道:“勒俊遠,你敢打我兒子,我看一下!”

然後一抬頭看到勒景琛臉上的紅巴掌印時,登時驚了一下,伸手挑起勒景琛的臉,心疼道:“阿琛,讓媽看看,疼了吧,你爸這個暴脾氣,你別跟他見識!”

勒俊遠別看在外麵是呼風喚雨的人物,但是在墨心麵前,那是十中的好丈夫,太太訓了之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但是硬著腦袋不肯服軟。

“這件事本來就是他錯了,我教訓他一下怎麽了!”勒俊遠衝墨心嚷嚷了聲。

勒景琛的臉色又變了,他們父子兩,估計八字不和,犯衝,所以這會兒聽到勒俊遠這麽一說,又冷哼了一聲,正要說話,墨心卻掐了他一把讓他把想說的話憋了回去:“媽——”

“你們兩在家怎麽鬧,我不說話,但是現在在外麵,統統給我閉嘴!你們想讓人看我們勒家的笑話,我墨心卻不允許!”因為桑白自殺的事情鬧得挺大的,這會兒醫院裏裏外外可是有不少記者,估計方才勒俊遠打人那一幕都有人拍下了!

她生為勒家主母,又怎麽會讓勒家有不和的傳聞,平時,勒景琛跟女人有小新聞,小把戲也就算了,但是桑白懷孕自殺一事,絕對不能鬧大了!

這關乎於勒家的名譽,所以她絕對不允許有人毀了勒家的名聲!

他們勒家的私事,關起來門來,想怎麽處理怎麽處理,可是現在,有記者在,哪怕勒家有隻手遮天的權勢,但是人總有疏乎的時候,她不希望勒家因為這事給人看了笑話。

再說了,桑白懷孕一事已經傳了出去,而且跟勒景琛確實也傳過婚約,所以事情更是不能鬧大!她不允許這件事情再掀起什麽濤天巨浪!

作媽媽的,都了解自己的兒子,勒景琛既然說了喜歡南蕭,她必須把這事兒給兜回來!

勒景琛抿了抿唇最終沒說什麽,倒是勒俊遠哼了一聲,望向一直沒出聲的南蕭:“既然是我們勒家的私事,南小姐,你還是先請回吧!”

這麽趕人的姿態恐怕隻有勒俊遠幹的出來,聽到這話勒景琛已經擋在了南蕭麵前,一副誰敢為難她,我會為難誰的模樣:“爸,南蕭是我認定的女人!”

那句話,說得太理所當然,又說得太強大無比,他像一座山一麵攔在了她麵前。

南蕭覺得眼睛一酸,一股子說不出的情緒在心底炸開,這種被人護住的感覺太美好,以至於讓她差點落下淚來,那些曾經的小委屈,小計較,這會兒突然沒了。

她伸出手,緊緊的捉住勒景琛的手指,雖沒說話,卻有千言萬語。

勒景琛回握了她一手,給了她一個無聲的鼓勵,但是看向勒俊遠的時候,眼珠子裏的冰碴子已經凝了起來,那架勢,仿佛一點都不打算退讓的姿態。

看到這陣勢,墨心在心底無聲的翻了一個白眼,這父子倆,就不能好好說話,桑家雖然跟勒家有點兒關係,但是勒俊遠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外人跟兒子鬧掰吧!

這小爆脾氣,說好的理智呢,瞪了勒俊遠一眼,甩了一句話給他:“你給我閉嘴,如果不想呆在這兒,你趕緊給我回家去!”

勒俊遠氣得臉色變了變,最終隻是不耐的瞪了南蕭一眼。

南蕭身子一抖,覺得勒爸爸好可怕,不過她好佩服勒媽媽噢,勒家女主人的氣勢不是蓋的,卻見墨心已經伸出手,挽著她的胳膊,姿態極親密:“南南,俊遠就是那脾氣,急了點兒,他聽到大白自殺的事情,有點兒激動,你別跟他計較哈!”

南蕭當然不會跟勒俊遠計較,畢竟是勒景琛的爸爸,再加上她跟勒景琛現在這麽不清不楚的關係,她也沒法跟一個長輩鬧別扭,不過心底到底是有一點兒怕的。

望著墨心,很誠懇的說道:“阿姨,對不起,這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