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5節

  嗬,他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真不知道南蕭那個小踐人給他灌了什麽*藥,讓他對她這麽死心踏地的!

  江臨歌望著墨邵楠,夜已經深了,男人身子倚靠在車門邊,指尖帶了點點的猩紅,長身如玉,分外幹淨,可這會兒卻染了幾分頹廢的勁兒,仿佛有一種落寞的味道。

  他側顏依舊帥氣,指尖輕挑,又狠狠的吸了一口煙,整個人的五官隱在那若隱若現的白霧之中,更顯出一種說不出的清雋帥氣。

  江臨歌的心呯呯作跳,她喜歡墨邵楠,無論什麽樣的墨邵楠,她都喜歡。

  可惜,他心裏隻有一個南蕭。

  上次他說要跟南蕭私奔之後,被南蕭趕出來之後,她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他。

  算算,有段日子了,可是這個男人當真涼薄至此,她不主動找他,他竟然連見都不願意見她,她才是他的未婚妻,她才是他這輩子的良人。

  清咳了一聲,江臨歌下了車,朝他走過去:“邵楠!”

  夜色之中,女孩子的聲音靜靜地,特意放輕,有一種空靈的味道,墨邵楠一回頭,就看到了江臨歌,忍不住蹙了了蹙眉:“你來做什麽!”

  他知道南蕭的事情之後,趕緊放下手上的工作趕來見她,結果南蕭卻不願意見他!

  那一瞬間,墨邵楠心裏升騰出一種說不出的悲哀來,她竟然不願意見他。

  南蕭啊南蕭,你是不是真的想跟我斷得一幹二淨呢。

  “我聽說姐姐出事了,特意來看看她,看她需不需要什麽幫忙!”江臨歌忍著心底激動的情緒,盡量輕輕的訴說道,一副關懷備至的模樣。

  “她連我都不見,你覺得她會見你?”那話,分明有嘲諷的味道。

  江臨歌尷尬的看著他,好一會兒,才鼓足勇氣說道:“邵楠,我知道你對我心存偏見,你覺得是我害了你跟姐姐分手,可是這件事情,我真不是有意的……”

  其實在墨邵楠心中,江臨歌還是蠻單純的一個小丫頭,她性子雖然養的有點兒驕縱,可是對南蕭的態度,向來都是和藹的,唯獨南蕭對她,說不出的厭惡。

  這樣一想,便覺得這姑娘真委屈,擺了擺手,對她說道:“算了,別說這些了,你進去看看吧,她願不願意見你!”

  江臨歌點了點頭,因為在家的時候,江恩年打過電話,說是江臨歌是南蕭的影迷,得知她出事之後,想過來看看她。

  警察局長想都沒想就同意了,畢竟市長大人的麵子,總是得賣一個人情的。

  墨邵楠倒是沒有想過南蕭會同意見江臨歌,他也打算跟進去,可是江臨歌開口了,聲音裏明顯帶著請求的意思:“邵楠,姐姐既然不願意見你,如果你現在跟我一起進去,她說不定一怒之下,連我都趕出去了,到時候我什麽都問不出來,對事情沒有任何好處!”

  墨邵楠知道事情也是這個理兒,南蕭的態度很堅決,就是不見他!

  警察也沒有辦法,總不能刀架在脖子上,把南蕭綁來見他吧!

  南蕭就一句話,如果你讓我見墨邵楠,關於案情的事情,我什麽都不會配合。

  最終,警察妥協了,他們抓了南蕭是有人給了線索,指證南蕭八年前故意傷人一案,可是年代久遠,如果南蕭不願意配合調查案情,這案子根本沒法結!

  “那好吧,她說了什麽,你一定要一字不漏的轉告我!”墨邵楠知道自己也著急了,其實看到新聞的時候,他就整個人不淡定了,淡定不了。

  江臨歌見到南蕭的時候,南蕭身上還是下飛機穿的那件衣服,挺休閑寬鬆的一件衣服,不過人的精氣神卻不好,可想而知在警察局的感受並不好。

  “江小姐,您隻有十五分鍾的時間!”因為南蕭是嫌棄犯,本來規定是不可以見人的,但是江臨歌的身份特殊,又是警察局長親自打來的電話,小警司不行不從。

  等警察離開之後,南蕭突然冷冷的問了一句:“江臨歌,這件事情跟你有沒有關係?”

  這件事來得太突然,根本讓她措手不及,本來在機場的時候她就想跟媽媽打電話,可是當著警察的麵兒,那通電話沒法打。

  可是她思來想去,這事情肯定跟江臨歌脫不了關係,所以她在聽到江臨歌要見她的時候,才同意見麵的,不然,她才沒有那個閑工夫跟江臨歌見麵。

  一看到她在那兒表演,說真的,怪惡心的。

  “姐姐,你在說什麽啊,我怎麽什麽都聽不懂!”江臨歌還沒有開口就被南蕭質問,說真的,表情還是有點兒委屈和不敢相信的。

  南蕭卻擺明不信:“除了你還能有誰會做這種事!”

  “姐姐,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你不要誤會我好不好,爸爸看到消息之後,為你擔心的不行,可是他的身份畢竟現在不方便過來,所以他特意讓我過來問問你,這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你是不是跟網上說的一樣,殺人了?”江臨歌的表情一看就擔憂的不行,說話言辭切切的,還真像那麽一回事兒。

  南蕭卻輕嗤一笑,她雖然在警察局裏,行動沒有自由,可是往江臨歌麵前一坐,眼睛就生出了幾分輕蔑的味道,嘴角勾了勾,輕嘲:“江臨歌,你天天這麽演,累不累啊!”

  “姐姐,你在說什麽……”

  “你什麽人我一清二楚的,用不著演戲,我看著就覺得可笑,我願意見你,就是想問問你,這件事情,你清不清楚,現在你可以滾了!”

  江臨歌的臉色變了好幾變,小拳頭緊緊的捏著,出言也開始不客氣了:“南蕭,你不要不知好歹,我好心好意的來看你,你用不著這麽對我冷嘲暗諷!”

  “江臨歌,我的好意我可不敢接受,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看著我不爽,你放心,我看著你同樣也不爽,你回去轉告一聲江恩年——”

  說到這裏的時候,南蕭停頓了一下,大概是冷靜了半天,她這會兒的思緒反倒清明了幾分,八年前那一晚的事情,她永生永世不會忘記。

  那一晚,她撞死了她的繼父。

  那一晚,她也是徹底知道她曾經喜歡,崇拜的爸爸是一個什麽樣的人。

  他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不惜設計陷害跟他情同手足的蕭爸爸!

  南蕭的眼睛裏掠過一絲寒芒,那一段記憶是她曾經最深沉的往事,也是她這一輩子逃不過的夢魘,十四年前媽媽帶自己離開江恩年的時候,她才十一歲,什麽都不懂的年紀,隻是不希望一向恩愛和睦的父母突然離婚,她接受不了。

  但是媽媽執意帶她離開A市,她又哭又鬧,卻沒有。

  可是她反抗不了,隻能聽從,離開A市之後,因為這件事情,南蕭沒少跟媽媽哭鬧,可是她才一個十一歲的孩子,又能做什麽。

  南蕭小時候,江恩年是極寵愛她的,她也喜歡江恩年。

  因此,曹佩聲再嫁的時候,婚禮剛剛結束,十七歲的她就跟媽媽大吵了一架,準備回A市找自己的親生父親,那一夜,傾盆大雨!

  那一夜,電閃雷鳴,那一夜,卻有一場致命災難。

  很多年後,南蕭從來不敢回憶那一夜的場景,可是那一夜,卻讓她徹底成長起來。

  那一夜,她從媽媽痛哭嘶吼中得知了當年江恩年為了自己的前途對蕭爸爸做過的事情!

  真的不能原諒啊,從小蕭爸爸就是南蕭的恩師,義父,引領者,守護者,也是從小愛她寵她疼她入骨的人,甚至就連蕭笑都說,蕭爸爸疼自己不如南蕭。

  更甚至,蕭爸爸對江恩年真的如同兄長。

  可是,他怎麽能為了一已之私毀了蕭爸爸的一切。

  回憶卡在這裏,南蕭眼角裏跳出一絲血色,那是跟平時全然不同的南蕭,聲音沒有一絲感情,就像是裹了一層冰碴子,冷冷的朝著江臨歌砸了過去:“我姓南,不姓江,以後是死是活跟他江恩年沒有半毛錢關係!讓他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江臨歌剛出來,墨邵楠就迎了過來,江臨歌這才進去幾分鍾,怎麽這麽快出來了,墨邵楠眉眼裏全是全然的擔心:“蕭蕭呢,她怎麽樣了,好不好?”

  下一秒,江臨歌的眼淚就滾落下來,還沒有等墨邵楠反應過來,她人已經撲在了墨邵楠懷裏,眼淚濕了他的衣襟:“邵楠,姐姐她說她的事不用我們管!”

  墨邵楠渾身一怔,江臨歌又已經開口說道:“可是,她是姐姐啊,我們怎麽能不管她的事情!她雖然罵我,說跟我沒關係,可是我做不到坐視不理,我現在回去跟爸爸說,讓爸爸想辦法,無論如何都要把姐姐保出來!”

  “臨歌,要不我進去?”墨邵楠還是不死心,想親眼看看南蕭,這種事兒臨到南蕭一個女孩兒身上,她怎麽可能不害怕,一想到南蕭在裏麵的情形,墨邵楠的心都揪裂了。

  “不用了,姐姐不會見你的,她說她不想見到你!邵楠,都是我不好,害你跟姐姐的關係變成這樣,改天我一定跟她解釋清楚,說你心裏隻有她一個的!”江臨歌知道墨邵楠這段時間對自己冷淡,完全是因為南蕭的關係。

  可是她喜歡這個人,絕對不允許他再回頭跟南蕭在一起。

  所以,她盡量把責任推到自己頭上,這樣墨邵楠對她隻會產生愧疚,憐惜之情。

  再加上江臨歌這段時間確實清瘦了很多,巴掌大的小臉都沒了肉,望的墨邵楠一陣心疼,心裏閃過一陣愧疚,歉意道:“臨歌,這件事情是我不好,跟你沒關係!”

  “都怪我,邵楠,對不起……”說著說著,江臨歌又開始輕泣起來。

  如果南蕭在這兒,肯定會對她豎一個大拇指,姑娘,好演技!

  “邵楠,我先回去跟爸爸說說姐姐的情況,不然他在家肯定會擔心的!”好一會兒,江臨歌總算緩和了情緒,而墨邵楠的態度也有所軟化:“好!”

  江臨歌回到家之後,把南蕭的話添油加醋的複述了一遍,江恩年登時大怒:“這個混仗,她做了錯事,不認錯,還說跟我脫離父女關係,我看我不管她,誰能救她!”

  “恩年,恩年,你好端端的生什麽氣,蕭蕭在裏麵,肯定受了委屈,一時口不擇言才說了這話,你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麽!”葉楚扯了扯他的胳膊,示意他冷靜點。

  本來這個點,平時江家人都睡了,但是今天因為南蕭的事情,大家都沒睡意,全聚在客廳裏,葉楚知道,江恩年還是在乎南蕭這個女兒的。

  當年的南蕭何等聰明伶俐,簡直是江恩年手中捧著的寶貝兒。

  他這些年不是沒有想過找南蕭,想把她接到身邊,培養她,畢竟南蕭當年的國畫造詣非常不錯,加以培養,肯定大放異彩。

  可是,他這麽多年找不到南蕭,好不容易碰到了,南蕭卻對他沒好氣。

  搞得江恩年簡直尷尬的不行,連說這事兒的機會也沒有。

  江恩年心底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可是她葉楚不能讓南蕭進江家門啊,如果南蕭回來,肯定會跟江臨歌分江家的家產,為了女兒,她也得把戲演全了,所以聲音柔柔的說道,還真是端了一副慈母心腸:“恩年,孩子畢竟還小,你別跟她生氣,等緩兩天,我再去問問她的口風,看看這事情怎麽處理吧,你放心,蕭蕭是你的女兒,我也一向把她當親生女兒疼,咱們先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如何!”

  江恩年聽到她的解釋,心裏總算鬆了一口氣,望著一直溫柔的妻子,難得緩和了情緒,歎了一口氣:“阿楚,這些年,還好有你,如果是佩聲……”

  說到這裏,仿佛這個名字是這個家的禁忌一樣,提都不能提。

  江恩年稍顯尷尬的看了葉楚一眼,結果人葉楚清清淡淡的,沒有一點兒情緒,他也不好意思再提曹佩聲的事情,一個女人再大度不可能對前妻不當一回事。

  然後擺了擺手,歎息一聲,聲音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蒼老之情:“算了,算了,先不管她,那丫頭骨頭倔,就讓她在裏麵吃兩天苦,我先上去睡了!”

  “我扶你上去!”江恩年為這事兒打擊還挺大的,一對眉毛簡直擰成了麻花,臉色都白了不少,葉楚趕緊扶住了他上樓。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她望了一眼江臨歌,江臨歌衝她眨了眨眼睛。

  葉楚這才心裏有數,趕緊扶著江恩年上樓了!

  而樓下的江臨歌勾了勾唇,想著南蕭在警察局裏的樣子,露了一個冷笑,事情發生都有兩天了,勒家卻是一點兒表示都沒有,就連勒景琛都沒有絲毫動靜。

  看來,這個南蕭在勒家的地位也不高嘛!

  這都宣布訂婚了,結果人家根本不在意你,當初桑白的事兒鬧得沸沸揚揚的,勒父勒母趕緊去醫院探視,而南蕭在這個時候出了這檔子事兒,無人問津,簡直是丟人!

  南蕭啊南蕭,既然你自己找事兒,你休怪我無情,順水推舟一把,說著,她熟練的撥了一個手機號碼——

  -本章完結-

☆、第144章 你憑什麽救我

  電話那邊很快接通了,江臨歌開口的聲音已經完全變了,顯出一種陰毒的味道,像是一條冰冷的蛇,吐著紅色的信子:“這次還需要你幫個忙,那個女人的新聞,你也應該看到了吧,跟上次一樣,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麽,江臨歌冷冷一勾唇,豔麗的唇角有幾分說不出的弧度,陰冷一點一點從裏麵滲出來:“你放心,價錢好說,事情做得好,我不會虧待你的!”

  一通電話結束,江臨歌掛了電話,將手機扔手捏在掌心之中!

  南蕭,我看你這次是如何身敗名裂,沒有勒景琛,你其實什麽都不是!

  而墨邵楠,她也絕對不會允許他再跟這個女人接近,他是屬於她江臨歌的,絕對不會允許別人搶走他,墨邵楠,我看一個殺人犯,到底還有什麽值得你戀戀不忘的。

  南蕭在警局裏關了兩天,外麵的新聞已經掀起濤天巨浪,粉和黑簡直形成了兩大戰圈,網絡上一派刀光劍影,總之,說什麽話的都有。

  這還不算,最重要的是,南蕭殺人一呈曝光之後,所有跟她合作的公司全部跟唐氏解約,更有甚者,直接把南蕭告上了法庭!

  畢竟,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會用一個名聲受損的模特兒。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