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74

看樣子,是醉了!

勒景琛本來要走,伸手虛扶了他一把,猶豫的問道:“美人兒,你沒事吧!”

走在前麵的蘇小珞跟南蕭頓下了腳步,南蕭一看虞世堂的模樣,看樣子是醉了,不過蘇小珞環著胸,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有些為難:“小珞,你不去看看?”

“有什麽好看的,再說了,我又不是解酒藥!”蘇小珞滿不在乎的說道。

“可是……”

“沒什麽可是的,時間不早了,我先回了!”蘇小珞直接開溜走人,把虞世堂扔給勒景琛了,勒景琛也無語了,拍了拍虞世堂神智不清的臉:“我說你跟蘇漢子怎麽回事?”

虞世堂笑了一笑,那笑炫目至極,真真美麗:“沒怎麽,分了,嗬,分了……”

他胡言亂語也說不清楚,最後眼睛一閉,就給暈過去了,勒景琛真想把他扔這兒,畢竟虞氏酒店是虞家旗下的酒店,虞美人又是酒店老總,總不能沒人管他。

還是南蕭開了口,皺著眉毛說道:“他今晚喝那麽多,你把他一個人扔這兒也不行,這樣吧,你送他回家,我先去找小珞,讓她送我回去!”

然後就追著蘇小珞出去了,可惜她給蘇小珞打電話,沒打通,南蕭最後不得已打了輛車回去,剛到小區門口,人還沒有進去,就被人給攔住了。

有段時間沒見墨邵楠了,南蕭幾乎覺得自己生命中沒這個人了,再次見到他,男人消瘦了很多,胡子也沒有刮,顯得有幾分頹廢的味道。

他一把拽住南蕭的胳膊,低低說道:“蕭蕭,我們離開a市吧,我們重新開始吧!”

南蕭聞到他身上有酒味,很濃很濃的酒味,借著月光可以看到男人有點兒醉態的眼神兒,可是他眼睛裏有太多東西,南蕭已經看不懂了,她用力甩開他的手。

可是墨邵楠的胳膊就跟牛皮糖似的,無論如何都甩不開,南蕭恨不得一巴掌拍暈他:“墨邵楠,你幹什麽,你發什麽瘋!”

墨邵楠是借著酒意來的,不喝酒他不行,他根本不敢來見南蕭,他跟江臨歌訂婚了,他沒了自由,可是當他聽說勒景琛跟桑白的婚事後,他突然間覺得有了希望……

他一直喜歡南蕭啊,怎麽會舍得把她讓給別人呢,如果不是因為南蕭害得江臨歌沒了孩子,他又怎麽可能會同意跟江臨歌訂婚,從而綁了自己一輩子。

從而讓他對南蕭,哪怕心裏再喜歡,也沒有資格再去找她了!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勒景琛根本不能給南蕭帶來幸福,他覺得自己希望來了,他死死的拽著南蕭的胳膊,酒氣逼過去,連同他的眼神一同望入了她的眼睛裏:“南南,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離開a市吧,找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我們重新開始……”

南蕭覺得墨邵楠瘋了,她突然大力的甩開了他的胳膊,墨邵楠本來喝得就有點兒多,這會兒正站不穩著,身下一個踉蹌,差一點就摔在了地上。

南蕭知道他喝了,也不忍心看著他摔一個狗啃泥,忍不住拉了他一把,可是沒有想到墨邵楠卻突然拽住了她,一個用力,兩個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墨邵楠就已經壓在了她身上,南蕭那會兒簡直氣壞了,這麽近的距離對她跟墨邵楠的關係來說,已經過了!

她氣得雙眼通紅,眼神裏含著憤怒,瞪著墨邵楠,要推開她:“墨邵楠,你幹什麽!”

對於南蕭來說,墨邵楠在她心中一直是一個謙謙公子,對她從來沒有逾越的行為,她跟他在一起八年,他從來沒有勉強過自己什麽。

在有些事情上,更是對她處處謙讓,這讓南蕭覺得跟他在一起其實還是很舒心的。

如果不是後來發生的那麽多事情,南蕭想,她一定不會跟墨邵楠分手的!

墨邵楠喝了酒,借著酒勁才來跟南蕭說這些話,他望著她的眼睛裏,能感覺到懷裏的女孩兒眼底的憤怒,像小火苗一樣,一點一點的舔著她的心:“蕭蕭,你其實還是在乎我的!”

第130章 勒景琛,我說我原諒你了嗎?

近在咫尺的距離,墨邵楠的心感覺都軟化了一樣,他望著南蕭那一刻,隻有一種感受,那就是——南蕭還在乎她,所以不允許他受一點兒傷。

因為她在乎,所以她對他還是有感情的。

畢竟他們在一起八年,他們的青春年少的歲月都是一起走過的。

墨邵楠的情緒有些激動,甚至雙眼有些泛熱,不敢眨眼,怕自己一眨眼,眼淚就忍不住滾落了下來,他說話的時候,語氣激動的不行。

像是八年前第一次跟她打招呼時的模樣,話未出口臉已紅。

男人仿若少的清雋溫潤的一張臉,似乎帶了少許迫切的急促:“蕭蕭,我知道你一直沒有忘了我,我也沒有忘了你,我們複合吧,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南蕭隻覺得墨邵楠無理至極,他是從哪兒看出來她對他在乎的,如果早知道自己會處在這種情況之下,她根本不會去拉他,方才那一拉,隻能說明她這個人善良,不跟他計較。

可是對他,她再也沒有半分曾經的心思。

一把推開他,南蕭忍無可忍的衝他吼道:“墨邵楠,你究竟從哪裏看出來我還在乎你了,如果我知道你這麽做的話,我一定不會去拉你!”

墨邵楠卻完全失去了理智,方才從南蕭的那一個細微的舉動之中,他似乎看到了南蕭對他關心,這個念頭就像是麵團一樣在心底發酵起來。

連同他的心都處於一種沒有理智的狀態之中,他固執的說道:“蕭蕭,你明明就是關心我,你如果不關心我,你肯定不會伸手去拉我!”

南蕭這時候人已經站了起來,看著墨邵楠坐在地上,她這次沒那麽好心了,隻是站在那兒,想跟他把話說清楚,如果墨邵楠還是十七八歲的小孩子,有這種舉動,她可以諒解,可是他都是成年了,還做出這種幼稚的舉動,南蕭隻覺得無奈至極。

更何況,他們兩個人都是公眾人士,這會兒他們都站在小區外麵,萬一有記者,拍下這一幕,別人看了會怎麽想,估計腳踏兩隻般的帽子又扣她頭上了。

可是事到如今,她已經不想跟墨邵楠再有任何一點兒牽扯了,她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卻見燈光之下,墨邵楠的臉色變了一變,最終化作喃喃一聲喊:“臨歌,你怎麽來了!”

南蕭猛一回頭就瞧見了江臨歌站在他們不遠處,看著她蒼白的臉色,想必方才那一幕她也看到了,不知道為什麽,南蕭心底升出一種說不出的感受。

最初在她知道墨邵楠跟江臨歌在一起的時候,她心裏隻有一個感覺,就是她絕對不允許墨邵楠跟江臨歌在一起,可是現在,這種感覺突然沒了。

也許什麽鍋配上什麽蓋,墨邵楠既然選擇了江臨歌又怎麽能隨隨便便跟自己說這種話。

心口一提,還沒有出聲的時候,江臨歌已經走了過來,將墨邵楠從地上拽起來之後,又走向南蕭,南蕭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兒,抬手就甩了江臨歌一巴掌!

這清脆的一巴掌,讓三人都愣了,江臨歌更是委屈的不行,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望著南蕭,卻誠懇的跟她道歉:“姐姐,對不起……”

南蕭冷哼一聲,巴掌又要揚起來,打掉這個女人臉上虛偽的笑意,墨邵楠已經抓住了她的手腕,江臨歌吸了吸鼻子,眼淚已經滾了下來。

再抬頭時,梨花覆了雨,望著南蕭眼底已經生出太多歉意:“姐姐,我知道你一直喜歡邵楠,你一直忘不了他,我其實是可以退出的,我成全你們!”

南蕭感覺真可笑,江臨歌永遠在墨邵楠麵前演戲,仿佛她才是那個小白兔,而自己是帶了毒的大灰狼,昨晚上的事兒,一直跟一根刺一樣,戳在了她心裏。

她一把甩開了墨邵楠的手,望著江臨歌,眼底有鄙夷:“江臨歌,你少在我麵前演戲,你什麽人我一清二楚,我問你,昨天晚上,你為什麽對我下那種藥!”

說到底南蕭還是有幾分介意的,雖然勒景琛跟她解釋清楚了,可這事沒這麽容易翻篇兒,尤其是江臨歌這個踐人,如果不是遇到了虞世堂,昨晚的後果簡直不可想象!

“姐姐,你在說什麽,我怎麽聽不懂?”江臨歌一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的模樣。

南蕭想,這女人又在裝,估計是從小到大沒少被葉楚培訓,要不這兩母女怎麽一樣的膈應人:“江臨歌,你還裝,昨天晚上,明明是你把那杯帶藥的果汁給了我!”

“我沒有啊,姐姐,你肯定誤會我了,你是我親姐姐,我怎麽可能對你做這種事,再說了!當初我沒了孩子,我都沒有怪你,我隻是想讓你回江家而已,姐,你跟我回家吧!”江臨歌說到最後又要哭了,那模樣,真是一副好妹妹的模樣。

其實她心裏也清楚,今天之所以跟墨邵楠來到這兒,是因為墨邵楠最近很不對勁。

江臨歌一直跟著他,直到她看到了他來找南蕭……

那一瞬間,江臨歌的心就亂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跟在她喉嚨裏卡了一隻蒼蠅一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這會兒南蕭說出來的時候,她更是有點兒慌。

不過好在她已經想好了,就是死活不認賬,隻要她不認,南蕭能奈她何!

再說了,南蕭又沒有證據,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墨邵楠不一定信她呢。

南蕭雖然平時沒跟人吵過嘴,尤其是扯皮這種事,她回回都輸,不然怎麽可能被勒景琛回回欺負得不行,但是她又不是那種容易出虧的主兒。

聽到江臨歌這會說的時候,眼神欲加鋒利,如同一把刀一樣看向了江臨歌。

江臨歌本來就心虛,說這種事,不過是為了轉移話題,可是她知道南蕭手上還是有證據的,所以她到底沒有那分強硬,底氣明顯不足了一些。

“孩子?”南蕭語氣極輕蔑,態度顯而易見的不好,不過仍是笑了一笑,仿佛站在她對麵的不是她這輩子最為討厭的女人:“江臨歌,你扣心自問,那個孩子到底是怎麽回事!”

江臨歌這回絕對不接她的話,隻是淒然對她說道:“姐,你回家吧,爸爸很想你,他這段時間都瘦了一圈兒,你回家,咱們一家人就可以早點團聚了!”

回江家這事兒簡直就是南蕭的逆鱗,誰都不能提,尤其是江臨歌,更是不能提!

每次江臨歌拿江家說事兒的時候,南蕭就能想到十四年前那不堪的一幕,心口都是裂的,連同眼神兒,都如同懸著的一把冰刀,朝她掃射而去:“江臨歌,我再說一次,我姓南,不姓江,你少在我麵前叫我姐姐,我聽著就惡心!”

這兩人她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呆下去,然後轉身就走,墨邵楠又一把拽住了她。

那一瞬間,南蕭的憤怒瞬間升騰到了頂點兒,一把甩開墨邵楠:“你們趕緊滾,不要再我麵前出現,你們兩個,都一樣讓我覺得惡心!”

墨邵楠本來拽住南蕭的手,突地一鬆,喃喃道:“蕭蕭……”他不知道南蕭心底的那一抹委屈是從何而來,而方才的話本來就讓他心底生了懷疑。

“是不是臨歌惹你生氣了,我不喜歡她,我真的不喜歡她!”他這麽跟南蕭表白,更讓江臨歌要氣得發瘋,墨邵楠當著她的麵兒說這些話,將她置於何處。

可是她隻能輕輕的拽了拽男人的衣袖,委屈道:“邵楠,是我不好,是我惹姐姐生氣了!”

南蕭一秒都呆不下去,可是墨邵楠怎麽肯放她走,他本來就喝了酒,這會兒說出私奔的話完全是壯了膽兒,如果是平時,他肯定說不出來。

光是墨蘭那一關,他都過不了,這會兒他舍不得放南蕭走,所以一直跟在她身後,而江臨歌跟在他身上,這一路上,南蕭覺得腦子都炸了。

進了小區之後,直接對保安說了聲:“把他們給我攔在外麵,這兩個人騷.擾我,我以後不想再看到他們!”

墨邵楠傻眼了,江臨歌還在不停的喊姐姐,保安也頭大啊,這是怎麽回事兒。

南蕭卻指了指墨邵楠,對保安說道:“人都醉了,說得話能信嗎,趕緊把人給我叉出去!”以後她絕對要杜絕墨邵楠跟江臨歌兩人來她家!

墨邵楠真懵了,可是看到南蕭的樣子,她雖然跟平時表情沒多大一樣,可是眉宇之中,卻有一種深藏不住的戾氣,那是極度的厭惡,那一瞬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南蕭,她討厭他,她恨他的接近。

勒景琛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跟平時一樣,拎著鑰匙正準備上樓,就看到一個保安神秘兮兮的湊了過來:“勒先生,怎麽回來這麽晚!”

勒景琛沒喝酒,可是身上還沾了點兒酒氣,他平時對待這些保安,並沒有因為自已的身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相反,他還會給保安點頭,致意,打聽南蕭的事情。

這會兒,聽到熟悉的問話,他人一點頭:“有點兒事,就晚了一些。”

“勒先生,你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一件事兒……”保安離勒景琛不遠,把今天在小區外麵發生的事情說得一清二楚的,勒景琛的眸色先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