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72

出息,在心裏這麽誹謗自己,可臉上的表情是真不相信的,這簡直比勒景琛是直男還搞笑啊。

南蕭想笑,可是扯了扯嘴角,真心笑不出來另,隻能露出一個欲哭還笑的幹笑。

勒景琛覺得他一定是這麽長時間演戲太真切,才會讓南蕭如此懷疑自己,她竟然不相信他其實喜歡的人是她,他找了她已經十四年,為了找到她,時光都老了。

這十四年,是漫長的十四年,這十四年,又是執著的十四年,整整十四年,他一直在找她的下落:“南南,這種事,你覺得我會跟你開玩笑嗎?”

南蕭正準備說話,勒景琛卻做了一個製止的動作,示意讓他先說:“昨天晚上,無論我們在一起是什麽樣的情況下,可是事情發生了,便沒有更改的可能性!”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似乎想起了什麽似的,還回味了一下,性感的薄唇如同雕刻般迷人,可是眼神卻有一種讓人心尖難耐的酥麻:“我承認,在某一方麵上,我有點兒趁虛而入,可是這件事情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哪怕手段卑鄙,哪怕你恨我怨我,我都不會後悔!”

說到這裏,他的目光深深的落在了她身上,有一種深情軟軟的味道,南蕭被他目光盯得頭皮一麻,不知道為什麽,生出一種無以言喻的感受:“因為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

那語氣裏滿滿都是曖.昧,南蕭耳朵尖上還沒有褪卻的紅暈這會兒又重新升騰了起來,可是她總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麽,又似乎錯過了什麽。

昨晚的記憶她有點兒印象,可是一想起來都是那些臉紅心跳的畫麵,她不敢深想,所以欲發縱容了勒景琛的猜想,她說:“可是,我們不是假裝情侶嗎……”

不是一直是假的嗎,什麽時候變成真的了,難不成勒景琛也在跟她相處的過程中慢慢喜歡她了?可是南蕭不覺得自己有什麽地方值得勒景琛喜歡的啊。

“那是你自己的感覺,南南,我對你,從來都是用了百分之百的真心!”勒景琛慢悠悠的丟下一句話,如同炸彈一般在南蕭心底炸起層層的漣漪。

“這事兒太突然了,讓我消化一下!”南蕭一副消化不了的表情。

可是勒景琛看著她懊惱懷疑的小眼神兒,知道這姑娘肯定得想多,所以不由自主的湊了過去,看著她皮膚透著的粉色,笑了一下,故意討打道:“南南,雖然你某些地方沒有讓我滿意,不過我覺得用的時候甚好,咱們以後可以多練練,說不定就會大了!”

南蕭的一碗麵恨不得糊在勒景琛臉上,混蛋,簡直混蛋,她伸手捏了勒景琛一把,恨極的表情:“勒景琛,你丫才小,你這個混蛋,我弄死你!”

“南南,我如果死了,你得多傷心啊!”

“我才不會傷心,你去死,去死!”南蕭惱羞成怒的吼了一句,目光無奈至極,兩人正鬧騰著,勒景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午後的陽光十分明媚,帶著一股子慵懶的味道,南蕭眼尖,一低頭就看到了勒景琛的電話,上麵清清白白的印了兩字,大白。

笑意一下子煙消雲散,南蕭倒差點忘了,勒景琛哪能喜歡她,還有一個大白呢,估計大白電話一來,他下一秒就跑了,勒景琛一直在注意南蕭的表情,看著她表情一變。

湊過來一看,大手還卡在她肩上,笑著問道:“誰打的電話呢,表情都變了。”

“還能是誰,你家大白唄,勒景琛,趕緊走,你家大白又來找你了!”南蕭騰的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可是因為動作太快,這會兒一下子閃到了老腰。

昨天那被使用過度的地方,這會兒隱隱發脹,她踉蹌了一下,被勒景琛扶住了腰,男人的容顏近在咫尺,一副擔心至極的樣子:“南南,我說你想多了吧!”

南蕭疼得小臉兒顏色都變了,心裏罵了勒景琛祖宗一萬遍,臉上的表情緩和一點兒,這才說道:“勒景琛,我有沒有想多,你自己心裏清楚!”然後一把推開他,朝房門外走去,勒景琛哪能讓她走啊,打橫將人抱了起來,壓在沙發上的時候,目光專注的望著她,認真的跟她解釋,態度特別好。

老婆好不容易心軟了點,他哪能讓她再跑了,再說了,南蕭對他分明有點兒喜歡了,他如果再錯過這機會,簡直就是白癡了。

所以他將女人壓在身上,一雙手卻在適時的替她緩解腰部的酸麻之感,看著這丫頭剛剛一個勁兒的捂著這地方,勒景琛有點兒懷疑,昨天晚上太過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逍魂味兒,勒景琛覺得自己身體的某一個地方又在蠢蠢欲動了,這個女人,簡直就是自己的克星,他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心底的湧動,對她說道……

第128章 南南,又醋了?

這個點兒,其實不早了,但是陽光特別漂亮,太陽出奇的好,因為是江邊公寓,坐在客廳裏能看到近江的風景,這會兒風景如畫,波光粼粼,好看得緊。

勒景琛就坐在一片光線之中,陽光在他眉眼上精雕細琢,這真是一個相當好看的男人,尤其是他專注看你的時候,更是好看,那雙眼睛如同有了魔力一般,讓人的心湖平靜下來。

他對南蕭說道,認真十足,字字透著耐心,又透著堅定:“南南,我再跟你說一遍,大白隻是我妹妹,我對她沒有半點兒男女之情,你要相信我,我喜歡的人是你,不是她,如果我喜歡她,這麽多年,你覺得我們兩個會等到現在嗎?”

南蕭這麽一想,也對啊,如果勒景琛跟桑白有點兒什麽,會等到現在嗎?勒景琛跟桑白早就認識了,當年在網上傳得風風火火的就是她跟桑白的破事兒。

可是如果說一點事兒都沒有,南蕭又不信,覺得心底始終有個坎兒,越不過去,杏眼裏還有點兒小惱,小嬌:“我管你們是什麽關係,跟我沒關係!”

可南蕭那模樣分明又是生氣了,勒景琛卻笑了,這一笑如同春天裏一朵花,乍然而綻,重重疊疊的一拂而來,尤為驚豔迷人:“南南,又醋了?”

南蕭掐他的腰,使勁掐:“你才醋了,你才醋了,我沒有!”

“好,好,沒有!我知道,南南不會吃醋的!”

南蕭聽著手機一直沒消停過,響了再響,忍不住戳了他的腰一把,然後對他說道:“你管我,勒景琛,趕緊接你的電話去!”

“我接電話你會生氣,我還是不接好了!”勒景琛無所謂的說道,如果南蕭不喜歡他跟桑白親近,那麽桑白的事情他可以交給別人處理。

隻不過這麽多年,他確實把桑白當成了妹妹疼愛,再加上這次的事兒他心底多多少少對他有些內疚,所以一直遷就著她,可是如果讓南蕭不開心,這些事情他為什麽要做!

眉眼閃過一抹寵溺的笑意,望著南蕭氣鼓鼓的小有,覺得有生之年,能看到她為自己吃醋,實在是一件妙極的事情,他勾了一下唇,笑道:“南南,隻要你開心,我做什麽都好!”

這個小女人啊,他想寵著她,凡事給她最好的,隻要她開心就好。

南蕭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勒景琛這目光太深,搞得她怪不好意思的,尤其是不讓勒景琛接電話,這事兒她還真幹不出來,她是不喜歡勒景琛跟桑白親近。

可是萬一真有事兒呢,所以她推了勒景琛一把,讓男人離她遠一點兒,離她一直這麽近,她覺得頭暈,感覺要被他身上的味道給弄得神魂巔倒了。

推開他,裝作漫不經心的表情道:“得,得,千萬別這麽說,我可承受不起!”

勒景琛無奈的搖頭,看著南蕭的背景,一手拿了手機,另一手將她一勾,南蕭整個人又重新摔在了沙發上,咬牙切齒的瞪了他一眼。

卻見勒景琛已經輕鬆的接了桑白的電話,還放了揚音器,所以桑白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到了南蕭耳朵裏,桑白問:“阿琛,怎麽這麽長時間沒接電話。”

“我跟南南在忙!”勒景琛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南蕭身上,南蕭想逃,卻逃不掉,直到一通電話結束了,南蕭捂著耳朵裝什麽都沒有聽到,勒景琛將她的雙手拉下來,才說了一句:“南南,大白約我們一起吃飯!去嗎?”

南蕭搖頭,拒絕:“我才不去,你想去自己去!”方才還說了呢,不喜歡大白,這哪兒是不喜歡啊,一通電話就去了,信你才有鬼!

勒景琛扳過她的小臉兒,果然這小臉兒繃了起來,笑了一下:“如果你不去,我也不會去的,南南,你如果不喜歡我跟大白見麵,從今以後,你讓我去我才去,你不讓我去,我一次都不會去,還有啊,下次我再去找她,一定帶你一起去好不好?”

南蕭哪能是這麽小氣的人啊,再說,她以前對墨邵楠都沒有這麽上心過,因為是時尚圈兒,墨邵楠就沒少接觸過模特,如果不讓他出門,那哪能工作啊。

再說了,勒景琛不止是時尚界的模特兒,更是娛樂圈知我聽影帝,她如果真吃醋,哪能吃得過來,那不得把自己醋死了,隻不過對桑白,她就是覺得心裏不痛快!

尤其是桑白還跟勒景琛傳過婚約,所以南蕭真沒辦法放下戒心,可是她也想看看桑白跟勒景琛到底什麽關係,勒景琛不是說了,他跟桑白沒關係,桑白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他的。

那好辦啊,她倒想看看這個桑白跟勒景琛到底什麽關係!

一路上,去桑白家的時候,南蕭沒說話,勒景琛哄了半天,死活就是不說,可是到了桑白家之後,南蕭見到桑白第一眼,就笑了,笑的迷人的很啊,搞得勒景琛都吃醋了!

桑白看到勒景琛第一眼的時候,笑了,看到南蕭的時候,差點哭了,不過到底是影後啊,變臉技術比翻書還快,所以親切十中的挽著她:“南小姐,沒想到你能來,真是蓬篳生輝!”

“桑小姐哪裏的話,我今天特意過來打擾,那才不好意思呢!”南蕭也假得很,明明心裏煩桑白煩的要死,恨不得一巴掌把她呼出去,可這會兒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桑白笑得更燦爛,雖然目光隱忍的看了勒景琛一眼,畢竟還是影後,得大度啊,所以範兒端得特別好:“南小姐說笑了,你跟阿琛能一起來,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是嗎?”南蕭笑了一下,從背後不甚誠意的拿了一個禮物給她:“這是我和阿琛的一點小心意,甭客氣!”

“有心了!”

“本來呢,我說單獨準備一份兒呢,畢竟是第一次拜訪桑小姐,可是阿琛說了,我跟他是一家人,一家人還準備什麽兩份兒禮物,所以……”南蕭欲言又止,一副盡在不言中的表情,桑白差點兒嘔血了,求助的看著勒景琛,勒景琛的目光一直落在南蕭身上。

她氣得要咬斷牙了,不過笑得更加甜美,聲音也溫柔得不行:“南小姐說笑了,我聽說勒伯伯還沒有同意你們的婚事呢。”

南蕭認同的點了點頭,一副很苦惱的樣子,不過語氣更誠懇:“是啊,是啊,說到這個,我剛剛還跟阿琛說呢,讓他跟你道個歉,雖然我跟阿琛是男女朋友了,他名聲擺在那兒,不介意傳什麽緋聞,不過那些記者真混蛋,你跟阿琛明明是朋友關係,他們怎麽能隨便亂寫呢,說你是勒家未過門的媳婦兒,你說可笑不可笑?”

桑白隻覺得一口血卡在喉嚨裏,連笑都笑不出來了。

兩人一路明爭暗鬥進了客廳,桑白拿出主人的架勢,給南蕭和勒景琛準備了好多親手烘烤的小點心,南蕭吃得津津有味,直誇桑白賢妻良母。

勒景琛在一旁不動聲色的附和,但是立場還是站在南蕭這邊的。

桑白心裏就算吐兩升血,表情怪委屈,勒景琛統統裝沒看到,我眼瞎了!

最後,下午茶過後,桑白晚上準備了牛排,說是讓勒景琛去廚房幫幫忙:“阿琛,以前我們做牛排的時候都是你幫我,今天你也幫我一回吧!”

南蕭麵無表情的喝著紅茶,吃著烤餅幹。

勒景琛感覺後背冷汗直冒,怎麽他覺得這麽怪異呢,不由幹幹的笑了笑:“大白,今天恐怕不行,南南不舒服,我想多陪陪她。”

桑白更委屈了,一雙眼睛幾乎要掛了淚:“南小姐,你不介意我把阿琛借走一會兒吧!”

南蕭在心裏罵了一句踐人,臉上笑得甜甜的:“當然不介意,你又不是借了不還,阿琛,既然桑白做牛排需要你,那就去吧!”

雖然南蕭笑得很甜,可是勒景琛看著她笑的樣子,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味道,最後猶豫了半天,覺得這兩女人估計要把家拆了,點了點頭,跟桑白進廚房了。

南蕭活生生的把小餅幹捏成渣!呸了一聲,狗男女!

勒景琛跟桑白進了廚房後,桑白已經換了一副表情,委屈十足的望著勒景琛:“阿琛,你今天把她帶過來,是故意氣我的嗎?”

勒景琛卻覺得桑白的腦回路跟他不一樣,明明他已經再三表示過,他對她沒感覺,沒意思,可這姑娘這回這麽死心眼呢,忍著歎息的欲.望。

他對她說道,語重心常:“大白,很早以前,我就對你說過,我隻是把你當妹妹,你最好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幻想,因為我不會再喜歡別人……”

第12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