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2節

  勒景琛帶著南蕭出了墨雨軒之後,一直表現的很老小孩的墨允臉色突然沉了下來,他往椅子上一坐,身邊很快出現了一個人。

  “去查查,南蕭那丫頭,到底什麽來曆!”墨允說了一句,對方點頭離開,他坐在那兒,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如果他方才沒有看錯,那姑娘的手法有點兒眼熟啊!

  勒景琛摟著南蕭上了車,瞧著她還有點兒生氣的樣子,故意湊過來,裝作豪不在意的問了一句:“南南,我外公那麽厲害的一個人物,他既然有心收你為徒,你為什麽不同意啊?”

  -本章完結-

☆、第139章 南蕭哭了

  其實這事兒,對勒景琛來說,就是天底下掉了一塊大餡餅,正好砸在了他頭上的那一種。

  當年勒景琛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少年,可惜墨允都沒有提出來,要收他為徒的想法。

  不過,小的時候,墨允還是沒有少指點他,因此,勒景琛小小年紀便已光芒萬丈。

  勒景琛自己也清楚,他身上有勒家的使命,墨心這輩子就生了他一個,除了他沒有人能繼承勒家的基業,當然,除非勒俊遠在外麵搞回來一個私生子。

  不過這畢竟不太可能,勒俊遠雖然脾氣不好,一直以來卻非常潔身自好。

  再加上,他確實忙,也沒有時間弄這些花花腸子。

  所以這輩子勒景琛的路是早已經定了,他三十歲之前哪怕再能瘋,能玩,三十歲之後他注定要回勒家,這是一件沒有辦法的事情。

  南蕭沉默了,車廂裏沉默泛開,如同一把透明的劍,將兩人之間的那些纏繞的絲蔓一一斬斷,直到勒景琛以為南蕭不會開口的時候,她突然出聲了——

  “勒景琛,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不能再畫畫了!”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東西,你不得不放棄,也許你非常喜歡,可是你卻沒有資格再去享受它。

  比如國畫,國畫於南蕭來說,就是她年少時的一場舊夢,如今夢醒了。

  勒景琛不能理解,他並沒有調查南蕭的身世,他初遇她,驚才絕豔的少女打掉了他的狂妄自信,他以為自己不會輸,小小年紀像已經名揚國內外,可是突然橫空出現一個女孩,徹底打敗了他,那種滋味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了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正準備說什麽的時候,突然,他微一側顏,看到南蕭哭了。

  無聲無息的淚花在她臉上滾滾而落,覆蓋了那一雙倔強固執的眼睛,她的眼睛蒙在水霧之中,看不真切,可是他突然覺得她很傷心。

  南蕭在勒景琛心中,向來是堅強無比的妹子,她從來不哭,哪怕當初她被墨邵楠背叛,她心裏再難受,也隻有喝醉了才敢在他麵前罵幾聲混蛋。

  她雖然迷糊,單純,可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固執,他的問話是她難受了?勒景琛本來挺生氣的,他是真的有點兒不舒服,他帶南蕭來墨雨軒,就是為了讓墨允收她為徒。

  如果墨家墨允成了南蕭的師傅,南蕭想進勒家這事就比較簡單,可是她拒絕了。

  當時勒景琛知道這事的時候,心一直在往下沉,他有極好的修養當然不會當著南蕭的麵兒質問她,畢竟墨允在,他也不好逼得太過急切。

  他用盡心思終於讓她成為自己的人,等待於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可他不能理解為什麽南蕭會拒絕,真不能理解,這會兒還沒有開門,車子就停在墨雨軒外麵,這個季節法國的梧桐大片大片在天空是蔓延,偶爾拂落,似枯敗一點落在車前。

  一片赤色的金光之中,勒景琛伸手將南蕭扳了過來,單指抹去她臉上的淚水,南蕭淚流滿麵的臉猝不及防的落在他麵前,他有些心疼。

  這種情緒在心底輾轉蔓開,說不出的感受,他輕言淡淡:“哭什麽?”

  “忍不住,想哭了,我沒事!”南蕭想去抹鼻子,卻被勒景琛一把抓住,她的眼淚是對付他的最大利器,他將心底的那些情緒壓下去,平靜的問:“沒事還在哭!”

  那些眼淚真跟不聽話的孩子一樣,簌簌而落,南蕭也不想哭,覺得哭泣真的是一件沒有益的事情,她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勒景琛,你是不是覺得我不識好歹!”

  其實南蕭也知道,在她認出老人是墨允的時候,她確實有些震驚,畢竟對於她來說,少年時期墨允二字已經如雷貫耳,她仰慕已久,可是她真的不能畫了。

  她幼年所承一切都源於蕭家,可是蕭爸爸……

  忍著歎息的欲,望,她望向了勒景琛,被眼淚滌過的眸子更加烏黑明亮,如同一塊瑰麗的珠寶一般,她也沒有聽他的回答,徑直說道:“可是,我真的不能再畫了!”

  勒景琛沒有再逼她,縱使他心裏有諸多想法,這一刻,他不想去戳穿南蕭的傷口:“沒事,南南,咱們先回家!”

  兩人匆匆回到莊園之後,已經很晚了,管家迎上來,說是墨家的管家周東雅差人送了兩桶紅酒過來,這會兒已經醒的差不多了,晚餐的時候就可以喝了。

  聽到周媽送來的紅酒,勒景琛當即眼睛亮了一下:“南南,我們今晚有美酒享受了!”

  墨家雖然沒有涉及紅酒行業,但是墨允年輕的時候得了一個紅酒秘方,釀造的紅酒那是遠近馳名,可是一年他釀酒的次數不多,後來慢慢的把方子告訴了周牙雅。

  於是乎周東雅慢慢的接替了這個重要的任務,專心給墨家釀一些自己喝的紅酒。

  可惜,墨允有言,不能釀造太多,所以墨家子孫每年聚會的時候都能分得幾杯,然再多要,那是絕對沒有的,墨允定的規矩,誰也違抗不了。

  勒景琛上次說要去墨家酒窖裏搬酒喝,其實不過是想想而已,這酒一般人還真偷不到。

  不曾想今天周媽已經著人送了兩桶過來,勒景琛開心壞了,勾著南蕭的肩膀就把她往飯廳裏帶,兩人剛落座,有傭人拿了熱毛巾過來。

  兩人稍稍擦了一下手,南蕭已經聞到空氣中飄浮著紅酒的醇香了,晚餐配的是正宗的法國菜,看得出來精心準備過的晚餐,一時之間,方才的低落情緒瞬間沒了。

  “周媽今天這次可真是大方,平時我想偷喝一點,都沒有!”勒景琛一手勾著紅酒杯,享受的吸了一口氣,覺得這酒,還真真跟記憶時的一模一樣。

  南蕭默了,真有那麽好喝的紅酒嗎,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嚐了一口,沒想到一喝,完全停不下來,滋味說不上多麽特別,可是這種酒,讓你嚐了還想再嚐一口。

  極致的誘,惑,喝到最後,南蕭晚飯都沒吃,差不多都醉了,勒景琛本來還沒有注意到她,一看到在盯著麵前的水晶杯,杯子裏麵明明沒有酒了,但是她還在認真的盯著,拿起來,往嘴巴裏灌,勒景琛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了:“南南,酒沒了!”

  “酒明明還有……怎麽會沒了呢,騙人!”那語氣,一副你就是騙子的模樣。

  “真沒了,還想喝嗎?”勒景琛悠悠的問了一句。

  “想喝!”南蕭老實的點頭。

  “想喝的話,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勒景琛看著麵前的姑娘眼睛亮亮的,桃花臉上被染了一層濃濃的緋色,那雙烏黑如同曜石的眼睛更是漂亮的近乎妖嬈。

  紛嫩的小嘴這會兒染了一層殷紅色,一張一盒的吐著氣,勒景琛不知道要不要感歎她的酒量差了,伸手,將人從椅子上勾了起來,南蕭一個踉蹌,差一點沒栽到桌子底下去。

  幸好勒景琛眼明手快,勾住了她的腰,她半醉在他懷裏,有些孩子氣的說道:“你問!”

  空氣裏是她身上的香味,混雜著酒香,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曖.昧,想著她執筆描畫時的專注模樣,如果不是想看到她的成品,那一刻,他真想狠狠收拾她一頓。

  這個女孩兒,無論做什麽,身上都散發著一種讓人向往的神秘氣息,緊緊的捏著她的細腰,南蕭一皺眉,哼了一聲,勒景琛覺得這感覺簡直是要命。

  伸手將人抱了起來,南蕭還不忘了紅酒,嘴裏嘟囔道:“紅酒,我還要喝……”

  “等會兒給你喝!”勒景琛將人抱回了房間,放在大chuang上,南蕭的長發如同水藻一般在被單上散發,被單的顏色是深藍色,配著她嬌憨的模樣,有一種讓人心尖一動的感覺。

  他逼近她,離得極近,呼吸都落在她臉上,她覺得更熱了,忍不住推了推他,還一邊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好熱!”怎麽,天那麽熱,沒開空調嗎?

  勒景琛動手把她的衣服解開,她才覺得舒服一點兒,人往他懷裏蹭了蹭,這種感覺簡直是要命,勒景琛呼吸有點兒亂了,他繃住情緒,深吸了一口氣,盡量控製自己的衝動:“南南,酒可以給你喝,不過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為什麽不能畫國畫了?”他有想過灌醉她,套套話,結果人還沒有動手,她自個兒把自個先灌醉了,這倒是讓勒景琛哭笑不得了,這個丫頭,真真磨人。

  南蕭似乎在認真的想這個問題,眼角紅紅的,配著她的神情,竟然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心酸,但是她倏地笑了起來,聲音帶著幾分醉意,又似乎透了幾分清醒的感覺。

  她的聲音懶懶的,輕抹淡寫一般的說道:“哪有那麽多為什麽,不能畫就是不能畫了!”

  -本章完結-

☆、第140章 讓她趕緊成為勒太太

  勒景琛感覺被一盆冷水淋下來,心中的期盼霎時沒影沒蹤,而那個沒心肝的女人,說了這句話之後竟然一頭栽在chuang上呼呼大睡起來。

  那一瞬間,勒景琛第一次想把南蕭拖出來,打屁股!

  他糾結了半天,結果她竟然睡了,勒少還沒有吃肉的好不好!

  南蕭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中她回到了小時候,那時候的她跟蕭笑跟著蕭爸爸學習畫畫,蕭笑愛動,南蕭愛靜,蕭笑經常坐不住,想法設法的打擾她,讓她陪她玩。

  兩人同歲,關係自然極好,南蕭曾經覺得蕭笑是她一輩子最好最好的朋友。

  她們兩個畫畫,明明是碳黑的墨汁,畫著畫著,卻突然變成了一片片的血……

  那麽多血,她的眼睛開始疼得厲害,像是受不了那種畫麵一樣,突然啊的一聲,從惡夢中驚醒過來,勒景琛同時醒了過來,忍不住關切的問了一句:“怎麽了?”

  南蕭渾身顫抖,大汗淋漓,她突然撲進了勒景琛的懷裏,瑟瑟發抖,一個勁兒的說:“都怪我,都怪我……”

  “南南,都過去了!”勒景琛輕輕的拍著她,南蕭縮在他懷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知道是誰開始了這個口勿,南蕭抱著勒景琛勁瘦的腰身:“阿琛,不要離開我……”

  “我不會離開你的,南南,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你的!”勒景琛一遍一遍的哄著她,他本能的感覺到南蕭不對勁,他要開燈,南蕭不許,隻是一遍又一遍的口勿他,迎合她。

  這是南蕭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主動,南蕭總是容易害羞,在chuang上放不開,勒景琛又喜歡逗她,這丫頭卻更加害羞,有時候勒景琛還會在想,這是南蕭嗎,怎麽這麽害羞呢。

  他一直以為南蕭是挺大膽的女子,結果他卻覺得南蕭其實是一個膽怯的女子。

  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結束的,南蕭累壞了,整個人癱在勒景琛懷裏,沒有一點兒力氣,勒景琛也沒了睡意,這會兒已經快天亮了,五點多鍾,天色朦朦朧朧的,像是起了一層薄霧。

  “昨天晚上做了什麽夢?”勒景琛開口,打破室內一陣寂靜。

  南蕭眼睛眨了眨,又輕輕闔上,她當然明白勒景琛想問的事情,可是她怎麽能回答,有些事情不能說,一輩子在心頭鉻上厚厚的疤痕,可是說不出來。

  她跟勒景琛現在是最親密的人,她沒有想過隱瞞,可是她說不出來,她怕勒景琛有一天知道她的過去之後,會不要她了:“阿琛,不要再問了,我不會說的!”

  她沒有勇氣去揭開那一段麵目全非的人生,她曾經對江恩年恨徹入骨,可是一切又是江恩年造成的嗎?

  她想不明白,八年前那一夜,讓她徹底明白了一些事實,也讓她徹底心如死灰。

  “南南,我們是要結婚的,有什麽事情你不能跟我說的,我想了解你,包括所有的你,就跟我讓你了解我所有的一切一樣!”勒景琛摟著南蕭,兩人這會兒不著寸縷,她的肌膚如同嬰兒一般的觸感,手感特別棒,這也是勒景琛喜歡摟她入眠的原因。

  “沒什麽好了解的,勒景琛,我們不結婚,我們現在挺好的!”南蕭突然從勒景琛懷裏拽了出來,然後坐起來,起身準備下chuang。

  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他對南蕭從來都有百分之百的耐心,可是南蕭如果一直不願意拜外公為師,他回國之後麵對的壓力是可想麵知的。

  他希望她有一個更耀眼的靠山,希望她不會勒家那些老東西挑三剔四,但她一直不配合,相反,她還拒絕了外公,在勒景琛心裏,墨允是最好的選擇。

  他知道南蕭從小喜歡國畫,她精明伶俐,如同珍珠一樣光彩熠熠。

  雖然她這麽多年不畫了,可是外公還是一眼看上了她,這是最好的機會,她有了墨家的靠山,想進勒家門不是輕輕鬆鬆簡簡單單。

  可是這麽簡單的事情,隻要她拜師而已,她都不願意。

  勒景琛為了讓南蕭嫁給他,沒少努力,他清楚自己的婚姻是不允許自己作主的,他可以跟勒家抗衡,可是那樣對南蕭沒有半點兒好處。

  他希望的是,他跟南蕭是得了所有的祝福在一起,而非現在這樣,雖然勒俊遠暫時同意了他跟南蕭在一起,但是私下裏指不定會有什麽動作。

  哪怕他不說什麽,可是他跟南蕭的婚事,一旦公布,勒家的那些老家夥怎麽能不說什麽!

  他壓力很大,可是他不想逼她,他想讓她輕輕鬆鬆的嫁給自己。

  可是,他現在壓力很大,他努力了那麽多,隻想讓她努力一點點,就可以了,所以這會兒腦子一熱,脫口而出道:“南蕭,你為什麽這麽固執!”

  南蕭卻認真的點了點頭,側身望著勒景琛,她覺得有點兒冷,清晨的空氣落在肌膚上麵,有一層說不出的冰涼,她笑笑,滿不在乎的說道:“沒錯,我就是這麽固執,勒景琛,你想讓我拜墨允為師,不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拜任何人為師!”

  說完,她一把掙脫了他的手,下chuang,朝浴室走去。

  勒景琛同樣下來,拽住她的手,眼底的情緒有點兒激動,他叩住她的手:“南南,你是不是從來沒有想過嫁給我?”

  南蕭不解,隨即竟然坦承的點了點頭:“勒景琛,我們這樣挺好的,為什麽要結婚!”

  “你覺得這樣好?”

  “為什麽不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