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70節

她躲在他懷裏,仿佛他在為自己遮風擋雨:“你是不是不開心?”
  “喲,這麽了解我?”勒景琛笑開了,墨中透藍的眸子裏有說不出的顏色在裏麵翻滾著,知道關心他了,有長進,他還以為,這段感情,一直是自己在努力,直到她認可他為止。
  聽著他得瑟的聲音,南蕭有點兒不好意思,她本來臉皮就沒有勒景琛厚,有時候他在chuang上故意折騰她時,她就恨不得咬他兩口,發泄一下。
  可是勒景琛總會不自覺的把你帶到一種說不出的境地,讓她完全忘了自己想幹的事兒。
  “不了解,趕緊回去睡,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幹嘛呢!”南蕭拽著他往回走,回了房間之後,勒景琛忍不住將人抱了起來,湊近她耳邊低語:“不睡覺做的事情多了去的!南南,既然你睡醒了,咱們繼續做.愛!”
  南蕭聽到這兩個字都後背一涼,有一種想要逃跑的感覺,可是她沒有折騰幾天,就重新被勒景琛扔在了大chuang上,南蕭被他折騰的時候,第一百零一次懷疑,這貨到底從哪兒學的這麽多花招,她剛開始還不能適應,可是勒景琛逼著她學啊!
  他說這種事情就是兩個人享受,如果他一個人努力算什麽鬼,他必須要讓她感同心受。
  於是逼著南蕭迎合他,說喜歡他,仿佛這樣,他才能得了保證一樣。
  第二天,勒景琛帶南蕭遊巴黎,他們去了很多地方,玩得很開心,南蕭覺得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麽開心了,也許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無論做什麽事情都開心。
  白天勒景琛帶她走遍大街小巷,遊遍巴黎風光,晚上他們會在夜色之中回到莊園裏,做勒景琛愛做的時候。
  勒景琛發現,南蕭慢慢放得開了,她剛開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害羞的不行,每次做的時候全身都泛了一層粉,現在她慢慢的懂得釋放自己,把她完全交托自己。
  這樣的南蕭對勒景琛越來越依賴,甚至勒景琛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南蕭愛上他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勒景琛瞬間雞凍了,當天晚上變本加厲又把南蕭狠狠的折騰了一遍,南蕭昏過去的時候,幾乎什麽想法都沒有了,隻罵了一句,禽獸啊禽獸!
  第二天,南蕭被勒景琛揪起來,迷迷糊糊的被他抱了起來,等到了地方之後,南蕭站在一條古色古香的精工手藝坊的長街上,一時之間,她有些呆了。
  “你帶我去哪兒?”南蕭結結巴巴的問道,勒景琛扣著她的小手:“進去就知道了!”
  於是他們進去了,隻一眼,南蕭就認出了這是在法國最為出名的一間中國畫廊……
  -本章完結-
☆、第137章 靈魂中的呼喚(為月月與藍色月光+4000)
  畫廊裏麵裝修風格有點兒中西合壁的味道,不過著墨點多以中國風格為主,擺設亦是如此,有繡著寒雅山水的屏風,懶懶往那裏一擺,便生出一種博大精深的中國味道。
  店裏還有一些古色古香的小玩意兒,讓留洋海外的學子一眼看來,便生了一種說不出的熟悉之感,忍不住駐足原地,久久觀賞,畢竟鄉情在不經意間流轉。
  墨家墨雨亭,這些年聞名海內外,墨家國畫大家之稱,尤其是墨家老前輩墨允善描一副好山水,因此不知有多少人想拜在他的門下,可惜墨允一向心誌淡泊,很少收徒。
  曾聞,當年墨允看中了一個弟子,想納入門下,可惜對方卻堅決不同意入門,於是此事便也作罷,也就是打那時候開始,墨允再也沒有提過收徒二字。
  不過身為墨家人,精於國畫,在業界倒是比較出名,不過最為出名的還是墨允。
  一看到這些曾經熟悉的東西,南蕭的眼眶有點兒熱,她已經離開這些東西太久,久到她已經不會再去提起畫筆,手指頭有些顫抖,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心胸裏爆發出來。
  蕭爸爸……
  那三個字,如同鋼針一般戳入了她心尖上,勒景琛卻一直在仔細觀察南蕭的表情,連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沒有放過,恰逢其時的握住了她顫抖的手:“別怕,我在這兒。”
  南蕭被他緊緊的拽住手,心裏那些兵慌馬亂的情緒慢慢的壓了下去,她平複了一會兒,深吸一口氣,終於,她贏了,將那些痛苦徹底掩埋:“勒景琛,你為什麽帶我來這裏?”
  有些東西,原以為這一輩子不會再記得,原以為這一輩子不會在碰觸,結果她發現她一碰,還是心痛的一塌糊塗啊。
  “我小時候學過國畫,想帶你來玩一下,南南,我想讓你了解我,包括我的所有。”勒景琛墨中透藍的眸子裏卻有幾許複雜,望著南蕭的時候,像是一隻雷達一般,禁止她逃避一般,她輕輕的抿了抿唇,手指還有些顫抖。
  這些,勒景琛都能感覺到,心裏忍不住想,到底是有多大的變故,才讓這個當年才華橫溢,驕傲如同明珠的女孩對自己的心頭所好排斥,害怕?
  手指忍不住緊了緊,卻一手熟練的勾住她的肩,輕拍,像是在哄小娃娃:“南南,別害怕,這是墨家的畫廊,咱們不怕,可以進裏麵看看。”
  南蕭順從的跟著勒景琛走進去,這才發現內裏有不少稀罕的寶貝兒,外麵端的是中國的大家風範,而內裏才是真正的明珠,這些東西有些是南蕭一輩子不曾見過的。
  目不轉晴,望了一幅又一幅,情緒始終有些激動,而勒景琛不緊不慢的看著女孩兒,她時而專注,時而懊惱,時而低沉,她的情緒一一收入自己眼底,眼底繞了深情的光。
  直到南蕭被勒景琛帶到了一間畫室裏,裏麵擺了畫板,各式畫筆,有未完的畫,亦有完整的作品,南蕭站在那裏,血液裏仿佛被一種東西激得滋滋作響。
  那是一種靈魂中的呼喚,在呼喚著她歸來,可是她還能畫嗎?
  “南南,要不要試試?”勒景琛像是懂她的心一樣,湊近問她,南蕭卻拒絕,驚恐的搖頭:“我不行。”
  “好歹你也是設計學院出來的。”勒景琛故意激她。
  南蕭苦著臉,她雖然是設計大學出來的,可是好久沒有動筆了,而且她的專業又跟國畫不同,國畫是她小時候的興趣愛好,可是現在不是,她畫的設計圖。
  國畫是她一生的舊夢,她還是搖頭:“我不行啊,學的東西差不多都還老師了。”
  這是真的,設計圖她已經不專業了,更論遑是國畫呢,這東西,太久不畫,真的手生了,勒景琛卻信手拈一隻畫筆:“那我畫給你看。”
  南蕭知道勒景琛學過設計,上次她說把設計這一塊撿起來,他給了自己不少意見,還有他舊時的筆記,看著那些設計圖稿,可想而知這個男人當年是時如何的驚豔。
  可惜……
  他怎麽陰差陽錯進入娛樂圈呢,不然以勒家的實力,他如果在設計這一塊發展,妥妥以後成為一代大師啊。
  南蕭百思不得其解,望著勒景琛熟練的動作,優雅的仿佛在做一件順手拈來的事情,他動作優美,隨性,卻帶著難得一見的認真。
  陽光從窗外透了進來,落在男人身上,像是揉了一道金光,細碎的光影在他麵前輾轉成一道一道的弧線,而他筆下,寸寸蔓延出來的線條,如同鬼斧神工一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南蕭看累了,勒景琛一副畫還沒有畫完,男人特別的專注,目光炯炯,一絲一豪都不放鬆。而南蕭同樣也不困,她就坐在那裏看著勒景琛專注的提墨點水。
  空氣中流動著淡淡的墨香,直到勒景琛收筆,一副墨青色的山水畫便已經跳躍在了眼前,南蕭驚呆了,她完全沒有想過,勒景琛還能描得出這麽一手好山水。
  忍不住看了又看,半天才反應過來:“你畫的?”
  勒景琛有點兒累,拿著錦帕擦了擦頭上的汗,斯文的瞪了她一眼:“難不成你畫的?”
  “不是,我就是覺得,你長得不像畫這種畫的人!”南蕭老實的說道,一看就是啊,勒景琛本來就長得有點兒紈絝風流的味道,一看就是輕浮的主兒,誰能想到他沉靜下來,還能描得一幅好山水,沒有經曆過這種事情的是不知道的,山水畫,看似簡單,實則沒那麽容易。
  勒景琛覺得被南蕭嫌棄了,如果不是累了,真想收拾她一頓:“南南,你說我像哪種人!”
  小時候,他被墨允教訓的時候,可慘了,那時候小小的勒景琛本就自恃甚高,目空一切,結果在墨老爺子這裏呆了一段時間,什麽傲氣,全磨沒了。
  就留給他一深刻印象,累,脾氣都給磨沒了。
  南蕭感覺勒景琛眼底有小火苗了,這是他動怒的預兆,她不敢老虎嘴上拔毛了,趕緊露了一個笑臉,討好的說道:“艾瑪,勒影帝太棒了,必須獎勵一個!”
  “來,親一下!”勒景琛知道這丫頭不誠心,故意點了點臉,讓她親。
  南蕭才不願意親呢,這什麽地方,能鬧著玩兒嗎,而且勒景琛這混蛋,他說親一下,估計得讓她親十下,他說不定都不會放過她,再說了,這是墨雨軒,聲名赫赫的墨雨軒,她可沒有賊膽兒在這裏幹壞事,所以皺了皺小鼻子,嫌棄道:“髒死了,誰要親你!”
  其實吧,勒景琛身上也沒有多少墨滯,他聽到南蕭嫌棄,當即有些不樂意了,伸手習慣性的揉了揉臉,結果手指上不知道什麽時候一不留神沾的墨滯這會兒全跑臉上了。
  小臉花的跟小花貓似的,讓南蕭忍不住撲哧一聲,樂了。
  勒景琛長得帥吧,皮膚又要,有時候讓南蕭都嫉妒,很想問問這家夥是怎麽保養的,這會兒細瓷如同美玉的肌膚上沾了墨滯,還別說,挺搞笑的。
  尤其是配上他一副懵懂的表情,那真是絕了,南蕭掏出手機趕緊拍了一張,艾瑪,這照片,以後保準能賣錢,萌死她了要,手機還沒有收好,勒景琛已經撲了過來,將南蕭圈在懷裏,能聽到他磨牙的聲音:“敢這麽說你男人,想死了是不是?”
  聽到男人這兩字,南蕭本能的害羞,把手機往一邊藏,還一邊衝他嚷嚷:“勒景琛,偷拍你一張照片怎麽了,你丫的能給別人看,我還不能看了!”
  “可以!”勒景琛誠懇的點了點頭,湊過來對她說道:“我的裸.照,你想怎麽看就怎麽看,再說了,你如果嫌照片不好看,這裏還有真人秀,南南,你要看嗎?”
  南蕭嚇瘋了,這混帳玩意兒,怎麽什麽時候能都想到這事兒,趕緊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以示遠離:“你丫離我遠點,髒死了!”
  可惜她哪能是勒景琛的對手啊,三下五除,手機已經落到了勒景琛的手裏。
  南蕭氣壞了,想撲過來,可是人勒景琛動作快,已經把把照片調出來,看到南蕭偷拍的照片,不由嘖嘖的感歎了兩聲,還意味深長的看了南蕭一眼。
  南蕭囧壞了,小臉紅得不行。
  但是勒景琛卻覺得,拍照的技術還行,這照片拍得挺萌的……
  勒景琛知道自己長得好看,但是她拍得這麽好看,卻很少見,尤其臉上有一種呆萌的感覺,就像一枚小鮮肉似的,讓人心癢難耐,可是一想到這丫頭方才故意捉弄他,故意怒了。
  將人圈在懷裏,死活不讓動彈:“你說吧,今天想怎麽死!”
  南蕭本來正鬱悶著,好不容易拍了一張照片,又被勒景琛發現了,丫的真小氣,不由哼了一聲,孩子氣的說道:“照片還給我,不然我不理你了!”
  那樣子就像是小時候被人搶了棒棒糖之後,她惱羞成怒的表情!
  勒景琛看著她氣急敗壞的小模樣,不由慢悠悠整了一句:“那你親我一下,我照片還你!”
  可是南蕭看著他的臉嫌棄了,一臉你好意思說得出口的表情:“你臉那麽髒,還讓我親!”
  這可是被媳婦兒赤果果的嫌棄了,勒影帝壓住南蕭,將她使勁往懷裏揉:“親不親?”
  “不親!”拒絕的可徹底了!
  “再說一遍,試試!”
  “都說了不親,勒景琛,你煩不煩啊!”
  好吧,點火線徹底燃著了,甘柴獵火好好的燒一把,勒景琛逮住南蕭的小嘴就親了下來,這一親,直接親的南蕭快斷氣了,勒景琛才施施然鬆開了她。
  不過南蕭渾身沒力氣,整個人癱軟在他懷裏,瞪著他,那小眼神兒,分分鍾弄死他!
  勒景琛,丫的大混蛋,大色鬼!
  勒景琛看著南蕭眼睛裏滿是濃濃的情意,因為激動眼角都紅了,小嘴兒因為水光更顯得飽滿,誘.人,讓他又有點兒蠢蠢欲動了。
  這丫頭,真磨人,不過一看到小丫頭嘴上被他蹭的墨水兒,不由樂得不行,故意壞壞的衝她說道:“知道錯了嗎?”
  “我才沒錯,勒景琛,你丫暴君!”南蕭氣瘋了,哪能這樣啊,她不親,非要親,這下完了,估計今天晚上墨水都喝飽了。
  “再說我暴君,咱繼續親!”勒景琛威脅道。
  南蕭慫了,丫的,勒景琛絕壁說到做到啊!她深切的覺得,她這輩子栽了!
  兩人出了墨雨軒之後,已經是後半夜了,巴黎的街頭有隱隱的燈光長明,漂亮的如同白晝,街景在夜色裏顯得尤為漂亮,勒景琛背著南蕭從畫廊裏出來時,小丫頭就快睡著了。
  他一邊走,一邊跟她說話:“真困了?”
  “嗯!”打了一個哈欠,但是人更加依偎在勒景琛身上,這個男人的背好寬,好暖
  “那咱不回去了!”其實勒景琛也累了,畫了那麽久的畫,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南蕭應了一聲,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勒景琛帶她回酒店,給她洗了一個澡,南蕭被弄醒了,迷迷糊糊的看了他一眼,又睡著了,他將她從水裏撈出來,看著她的身體,總有一種說不出的衝動。
  這個女人就是妖精,不過最近也累了,今天放過她好了。
  把南蕭放在chuang上,勒景琛折回浴室,看著南蕭的衣服還扔在浴缸邊,這丫頭沒帶衣服出來,如果今天不整出來,估計明天沒辦法穿了。
  想了想,勒景琛走了過去,開始幫南蕭洗衣服。
  哼,這丫頭,讓他今晚這麽伺候她,明天他非要她好好伺候他。
  -本章完結-
☆、第138章 人生沒有驚喜,隻有更驚喜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