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66

,說道:“你接電話吧!”

她悻悻然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不耽誤勒景琛聽話,她總是這樣,勒景琛的電話她一向不會去聽,盡量避著,生怕自己聽到了勒景琛的什麽機密,可是勒景琛從來沒有避過她。

勒景琛一看是桑白的電話,皺了皺眉頭,伸手拍了拍南蕭的肩:“沒事,別想太多!”

然後劃開手機,接了電話,可是桑白才說沒幾句話,勒景琛的目光就變了,他顧不得跟南蕭說太多,掛了電話之後對她說了一句:“南南,我出去一趟!”

然後換好鞋子,匆匆離開了。

南蕭還坐在沙發上沒有反應過來,她很想說一句,勒景琛,都這麽晚了,有什麽事情不能明天再說嗎,可是那句話哽在喉嚨裏,一直沒有說出來。

直到勒景琛離開之後,她才問出來,輕輕的,如同一把沙了蕩在灰塵中一樣,飄了開去。

南蕭坐在那裏,一直等到了半夜兩點,勒景琛始終沒有回來,他為了桑白再一次沒回來!

南蕭最近挺忙的,連續幾天,她忙得馬不停蹄的,什麽事情都沒問過,每天拍廣告片,趕通告,甚至還接了一個秀,主動出了國外一趟。

這天,她剛回來,娃娃通知她有一個廣告片,南蕭把行李交給工作人員之後,就跟娃娃一個起了片場拍廣告,她一直很忙,忙到沒有讓自己胡思亂想,這樣就不會想東想西了。

勒景琛說過,他跟桑白沒什麽,那麽她相信,隻要他說,她都信。

可是今天到了片場之後,南蕭明顯的感覺到大家看她的目光挺怪異的,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南蕭對於這種目光已經見怪不怪了,在這個圈子裏,什麽事兒都能發生。

也許昨天你還風光無限,今天也可能跌落雲泥,她滿不在乎的聳了聳肩,開始自己的工作,中午休息的時候,娃娃給她把盒飯拿過來,有點兒欲言又止。

今天正好墨氏公司旗下也有一個新廣告要拍攝,據說墨邵楠會來視查,聽到這個南蕭沒什麽反應,就說了一句,她知道了,然後開始吃自己的盒飯。

墨邵楠如何已經跟她無關了,隻是沒有想到,她已經盡量避著跟墨邵楠碰麵,卻沒有想到還是迎來了一個最不想見的人——江臨歌。

江臨歌看著南蕭坐在那兒吃飯,忍不住走了過來,在她麵前站定,喊了一聲:“姐姐!”

這會兒南蕭隻有一個人,娃娃去幫她買水了,南蕭麵不改色的繼續吃飯,江臨歌又是一番好生挖苦,搞得南蕭有點兒火大:“江臨歌,我警告你,我的事用不著你操心,還有,別在我麵前叫那兩個字,你不配!”

“姐姐,我好心關心你來著!”江臨歌盯著南蕭的樣子,有幾分怨毒,因為嫉妒讓她那一張年輕完美的臉變得有點兒扭曲,她望著南蕭平靜的吃飯的樣子,故意湊近了,語氣極低,帶著一股子蠱惑的味道:“桑白都懷了勒景琛的孩子,你不會一點兒都不知道吧!”

第121章 為他瘋,為他狂!

南蕭手中的飯盒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她站起來,因為她本身是個模特兒,比江臨歌高,這會兒還踩著高跟鞋,足足高了江臨歌一頭。

她看著江臨歌,有點兒居高臨下的味道:“江臨歌,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了,別人的事情你瞎操什麽心,還有,馬上從我麵前滾!”

“姐姐……”江臨歌委屈的望著南蕭,聲音也真真委屈啊:“我也是為你好來著,勒景琛都跟別的女人都有孩子了,難道你還要跟著他嗎?”

“滾!”南蕭賜了她一個字,轉身就想走,一轉身就看到了墨邵楠站在兩人身後,目光複雜的看著她,那一雙眼睛裏仿佛藏了千千萬萬的無奈,仿佛他才是對不起她的那個人。

墨邵楠其實剛到,聽說江臨歌來找南蕭了,生怕這兩人又出什麽事,可是他過來,一眼就看到南蕭的眼睛泛了紅,心尖驀地一顫,顫聲關懷:“蕭蕭,你沒事吧?”

南蕭笑了,明豔灼灼,可是看著墨邵楠一點兒多餘的表情都沒給:“我能有什麽事兒,墨總,管好您的未婚妻,別讓她一天到晚的來煩我,她不嫌煩,我也覺得煩!”

然後南蕭轉身離開,正好碰到了聞風趕來的娃娃,娃娃跑得急,這會兒小臉紅紅的,看著南蕭安然無恙,才輕輕吐了一口氣:“蕭蕭,是不是那個踐人又去找你事了!”

“沒有!”南蕭搖頭,明亮的眸子裏染了一層灰,她聽到桑白懷孕的消息,終究沒有那麽從容,這幾天她一直在忙,飛國外,還沒有來得及看報紙。

她緊緊的抓住娃娃的胳膊,顫兒聲問:“勒景琛跟桑白的事情是真的嗎?”

娃娃點了點頭:“是真的。”

南蕭這幾天不在,可是她卻知道情況的,南蕭出國那天,就有八卦報道出來,桑白懷孕了,勒家父母隨後匆匆趕去了醫院,說是為去照顧未來的孫子。

據說,勒家已經發布婚訊正式確定桑白跟勒景琛的婚事了!

南蕭不知道怎麽形容那種感覺,她踉蹌一步,幸好被娃娃趕緊拽住:“蕭蕭!”

南蕭的表情有點兒灰敗,本來明豔的眼睛裏這會兒寫滿了灰,心裏翻騰著各種各樣的情緒,真真什麽滋味兒都有,她一直不相信,一直勸自己。

勒景琛不喜歡桑白,可是事實麵前,她能說什麽,他們都有孩子了……

南蕭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那種感覺,仿佛在死中走過一遭,冷汗直冒,而她蒼白著臉,娃娃擔憂不已:“蕭蕭,其實你可以問一下勒少的!”

娃娃得知消息後,跟勒景琛聯係過,可是勒景琛就跟消失了一樣!

南蕭搖了搖頭,慘然一笑,有什麽好問的,都懷孕了,她還能說什麽呢,她跟他本來就是假裝情侶,她替他擋擋桃花,他替她擺平墨邵楠。

他們本來就是一層虛假的關係,可是為什麽聽到勒景琛跟桑白有孩子,她的心會那麽痛,會那麽心如死灰,仿佛天底下最痛苦的事情都匯聚在她心上。

以前她跟墨邵楠交往,墨邵楠經常跟模特兒鬧緋聞,隻要墨邵楠解釋,她都會信,無論網上說什麽,她都堅持墨邵楠對她不會變心。

可是現在,勒景琛跟桑白的事情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她冷靜不下來,心裏有一種東西叫做嫉妒,在她五髒六腑裏帶出翻天覆地的情緒,疼得她心髒一縮一縮的。

原來,原來她真的是愛上了勒景琛,愛上一個人,為他瘋,為他狂!

她不知道怎麽熬過那個下午,怎麽完成拍攝的,她仿佛踩在雲間,又仿佛跌入了塵泥,又似乎被人推入了萬丈深淵,又仿佛被人狠踩一腳,讓她永世不能超生!

南蕭回來,勒景琛自然知道了這件事情,當晚他回了一趟家,南蕭卻很晚回來,是娃娃送她回來的,她喝了一點兒酒,不算醉,今天投資商請客,她本來想推了,最後卻去了。

酒喝得不多,還有神智,看到家裏的勒景琛,她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為什麽他還會出現在這裏,隨即笑了一下,認真的說道:“勒景琛,我們合作結束吧!”

沒想到勒景琛卻點了點頭:“我們的關係是該結束了!”

南蕭的眼睛一澀,有一股子流淚的衝動,不知道為什麽,跟勒景琛的關係混熟之後,她變得越來越脆弱,越來越想哭,她吸了一口氣,保持平靜的笑:“那好,祝你們幸福!”

心裏仿佛裂了幾道縫隙,有風吹進來,裹著尖尖碎碎的玻璃渣子,疼得她難受,她沒有辦法緩解那股子疼,她知道自己吃醋了,她嫉妒桑白有了勒景琛的孩子。

“南南,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麽?”勒景琛覺得南蕭的表情怪不對勁了,南蕭出國他是知道的,他這幾天一直在忙桑白的事情,可是他從來沒有忽略過她。

她一回來,他立馬丟下手頭上麵的事情趕了過來。

可南蕭卻搖了搖頭,一副不想談的模樣,她手裏還拖著行李,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她的眼睛裏再也沒有了那種光,亮亮的光:“我有什麽好誤會的,該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勒景琛,你跟你的大白情投意合,天生一對!”

說到這裏,她停頓了一下,因為背對著勒景琛,勒景琛看不到她的臉,不然他一定會發現這會兒的南蕭已經淚流滿麵,可是她的語氣不變,跟一個熟悉的老朋友一般,對勒景琛說道:“你以前跟我說你是gay,如今你終於能喜歡上女人了,恭喜你!”

說完,南蕭拖著行李往前走,可惜,那個人不是我啊。

“南南,我的意思是說……”勒景琛急著解釋。

南蕭卻擺出拒絕的姿態,一個字都不想聽:“勒景琛,我真的很累,幾天幾夜沒合眼了,我求求你,讓我睡會兒吧,我明天還有廣告片要拍。”

說完,拉開臥室的門,然後呯的一聲關上了門,把勒景琛隔離在外。

那一瞬間,仿佛沒有了空氣一樣,勒景琛站在門外,正準備說什麽時,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通電話進來,他接了之後,眸色微沉,可是看著緊閉的房門。

最終猶豫了一下,對裏麵的南蕭說道:“你早點睡吧!”轉身離開。

勒景琛剛走,南蕭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眼淚已經抹了去,一雙眼睛卻是紅紅的:“勒景琛,明天我希望你能從我家搬出去,等我回來的時候我不想再看到你!”

第二天,南蕭一出門,就看到了沙發上踡縮的勒景琛,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這裏呆了一夜?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一瞬,有一絲特別複雜的感覺。

這個時候門外就響起了鈴,南蕭剛打開門,勒景琛這個時候已經醒了,喊了一聲南南。

門外站著的人是娃娃,這幾天一直是娃娃開車,南蕭累,也沒精力,每天忙完工作都累得想死,在車子上還能閉目養神:“蕭蕭,你準備好了嗎,我們該出發了!”

南蕭點了點頭:“走吧!”

娃娃看到勒景琛也走了出來,喊了南南一聲,南蕭沒理,娃娃卻堵在了勒景琛麵前:“勒先生,我們蕭蕭今天還有一堆事兒要忙,麻煩勒先生不要影響她工作!”

勒景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總感覺來自這小丫頭一股濃濃的敵意。

路上,娃娃開車,南蕭閉目養神,昨天晚上沒怎麽睡,這會兒眼睛疼得厲害,不想睜開,娃娃看著南蕭清白的小嘴唇,忍不住問了句:“蕭蕭,你有沒有讓勒先生跟你解釋一下!”

南蕭沒說話,直到娃娃以為南蕭不會出聲的時候,她卻突然說了一句:“有什麽好解釋的,事實都擺在麵前了!再說了,我跟他真的什麽關係都沒有,你們別誤會!”

可是說到最後一句話,娃娃從後視鏡裏又看到,南蕭的臉上有一滴淚掉了下來。

南蕭一天都有點兒不在狀態,娃娃盡量跟她說一些俏皮話,讓她開心一點兒,南蕭看著她賣力的樣子,故意笑得很開心,可是一個人的時候總是眼眶會紅。

當晚,因為南蕭拍攝狀態不太好,一下子折騰到了很晚,晚上正好投資商過來視察,提出要一起吃個飯,南蕭不想回去麵對勒景琛,賞了臉同意一起去。

隻是沒有想到,剛入包廂,就看到了江臨歌已經坐在了包廂裏,那一瞬間,南蕭下意識的想退了出來,可是江臨歌已經看到了她,站了起來,親密的挽著她的手:“我以前就是蕭蕭的鐵杆粉絲,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裏看到了她,真是幸運!”

南蕭不動聲色的看著她演戲,想著江臨歌每次私下裏都會可憐巴巴的喊她姐姐,在外麵倒是一直叫她蕭蕭,她知道江臨歌從來不敢在外人麵前喊她姐姐。

所以挑了挑眉,故意這麽問了一句:“今天怎麽沒叫我姐姐了?”

第122章 裏麵加了料(為紫妤angle加更)

南蕭說這個話的時候,包廂裏瞬間沒音了,眾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對峙的兩人,可是江臨歌一愣,隨即笑了起來,甜甜的喊道:“南姐姐,你願意讓我叫你姐姐啦!”

南蕭倒是沒話說了,沒辦法,人至賤,則無敵啊。

入座的時候,投資商以為這兩人關係不錯就把兩人的座位安排在了一起,南蕭還沒有說什麽,江臨歌已經拉著她坐了下來,那親密的姿態還讓人覺得兩人關係極好。

不過礙於江臨歌的身份,倒是沒有人多說什麽,本來這場宴會就是江臨歌準備的。

江臨歌是江市長的千金,據說是捧在手心裏寵愛的那一種。

今天出席飯局的一個投資商因為手中有一個項目一直卡在江恩年那裏,江恩年橫豎不給通過,用了各種辦法都不行,再加上江恩年在外的名聲,那是清廉的主兒,要想從他這裏下手,當然不可能,所以就想法設法找了關係請江臨歌吃頓飯。

不過投資商大概是沒有想過南蕭今天會來,畢竟南蕭在圈內很少會出席這種飯局。

如今今晚這兩人對上了,眾人心中一忐忑,前段時間南蕭是墨邵楠小三兒的事情在圈子裏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後來這事兒揭篇了,可是在場的人誰不知道啊。

可是瞧著這兩人的關係似乎並沒有傳說中的關係惡劣,眾人略略放了心。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