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66節

“墨邵楠,我們之間的一切已經過去了!”南蕭說了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墨邵楠看著掛斷了的電話,仿佛能透過手機能看到對麵的那個女人,她對他的情意,是不是如同這通被掛斷的電話,徹底不存在了呢,可是他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啊!
  新聞發布會結束之後,勒景琛沒去醫院,直接開車了回了勒家大宅,保安跟他打招呼,他都沒應,平時的勒景琛不是這樣子的,哪怕他回來的再匆忙,但是習慣很好,會跟家裏的每個人打招呼,管家一看到他回來了,趕緊迎了過來:“少爺,回來了!”
  “嗯,我爸呢?”勒景琛隨口一問,其實他還沒有那麽快打算跟自己的爸爸挑明,可是經曆過桑白的事情之後,再加上虞美人對自己的提醒,他不由覺得自己是不是忽視了什麽。
  他一直跟南蕭承諾過,他這輩子隻喜歡她一個人,可是娛樂圈裏的男女朋友有幾個能真正天長地久的,桑白的事情讓她不安心了,而他沒有給她打一劑定心針。
  想通這點之後,勒景琛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猶豫了,他以前花名遠播,不過是因為合作的關係,如今,他身邊隻有一個南蕭,也隻想要一個南蕭,他不想再給她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所以他打算跟勒俊遠攤牌了,有些事情,他不想再猶豫,以免夜長夢多。
  他想讓全世界知道,他勒景琛喜歡的女人隻有南蕭一個,他也隻要她一個。
  “老爺在書房呢,少爺,老爺今天心情不好,發了一通脾氣,少爺你如果要過去的話,注意一點兒,別再氣老爺了!”管家小聲的提醒,他是看著勒景琛長大的,知道這孩子的性子,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他多多少少有點兒了解,所以他不想讓這父子倆再鬧騰起來。
  勒景琛停了一下腳步,沉穩的點了點頭,俊美的眉眼之中有顯而易見的認真之色,他望著管家,說了一聲:“你放心吧,我不會跟他吵的!”
  然後長腿一邁,就朝正門口行去。
  管家卻擔心得不行,這兩父子,不吵才怪,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去通知夫人吧!
  到了書房外,勒景琛才停下腳步,望了望沉穩的木門,他輕吐了一口氣,這才抬手敲門,上次來書房是因為南蕭的事情,這次是抱有同樣的目的。
  聽到裏麵傳來請進兩個字,勒景琛才進了書房,沒有意外的勒俊遠正在處理公事,這是一個被時光優待的男人,哪怕他已經五十多歲了,可是看起來風度翩翩,儒雅至極。
  “爸!”勒景琛出聲,正在忙碌的勒俊遠聽到勒景琛的聲音,有一瞬間覺得自己聽錯了,可是一抬頭看到麵前站著的勒景琛時,眉毛登時豎了起來:“你還回來幹什麽!”
  勒景琛站在書桌對麵,頭頂之上是奢華的水晶燈光,而巨大的落地窗外可以一覽整個勒家的半山風景,這會兒夕陽的餘光潑進來,像是在屋子裏鍍上了一層暖調。
  男人就站在一片夕陽的餘輝之中,長身如玉,幹淨美好,氣質卻是尊貴無比的,讓人一見就心生一股折服的感覺,墨中透藍的眼眸這會兒是信誓旦旦的光芒,讓那雙眼睛顯得分外明亮,他開口,一字一句卻足以在勒家掀起軒然大波。
  “爸,我想您今天也看到記者發布會了,我想跟您談一談我和南蕭訂婚的事情!”他這麽說著,語氣前所未有的真誠,就連眉眼都醞釀著一層懾人的鄭重。
  “胡鬧!”勒俊遠一拍桌子,登時要跳起來,他本來還以為勒景琛知道錯了,回來跟自己認個錯,畢竟男人嘛,尤其是像勒景琛這樣的人,身在那個混亂的圈子,有點兒緋聞,逢場作戲那是正常的,可是,他竟然敢,他竟然敢說跟南蕭訂婚!
  他也不看看南蕭是什麽身份,她配不配進得了勒家門!
  勒景琛卻沒有見半分不耐之情,像是他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要打一場長期的戰爭,他對勒俊遠認真十足的說了句:“爸,我對南蕭,從來都是認真的!”
  “那你知不知道她的家世,她的身世,勒景琛,你以前為了一個女人差點發了瘋,我不管你,可是現在,你已經不是十五歲的小孩子了,你是成年人,勒家的長子,你的婚事豈能是這麽隨隨便便決定的!你到底明不明白勒家的家訓!”勒俊遠這會兒是真的暴怒了,可是生氣之後,他又沉得住氣,隻不過一張臉,白的有點兒過份,畢竟上了年紀。
  勒景琛並不反駁,隻是眸色幽沉,一雙幽藍如墨的眼睛透著沉甸甸的決心:“爸爸,如果我不想娶你給我安排的女人,這輩子沒有人能勉強得了我!”
  勒俊遠被氣笑了,眼珠子裏卻跳出一些冰碴子,仿佛麵前的這個不是他兒子,相反是他仇人,他非要弄死他不可:“勒景琛,你不要以為你是我兒子,我就不敢收拾你!”
  “再把我打一頓嗎?”勒景琛悶悶的吐了一口氣,居高臨下的望著他,信誓旦旦的說了句:“爸,你知道我的底線在哪兒,我說過,我要南蕭,我這輩子就要她一個!”
  “你這個逆子!”勒俊遠氣的臉色都變了,隨手操了一件東西就要朝勒景琛頭上砸過去,勒景琛身子一躲,避了過去,哎,老爺子這小暴脾氣,估計這世上,隻有他媽受得了了。
  身後“呯”的一聲巨響,東西落在地上,勒景琛卻沒回頭,目光如炬的逼向勒俊遠,自信坦然的語氣,卻沒有絲豪的相讓:“爸,你十四年前說過一句話,我到現在還記得——”
  勒俊遠眼睛都直了,十四年前的事兒,那都多少年了,這小子記憶力倒是一直這麽好,他怎麽不記得,小時候自己為了他受了多少委屈。
  卻聽勒景琛緩緩道來:“你當年說過,隻要我能找到她,你絕對不再幹涉我的婚姻!”
  勒俊遠本來正想著小時候的事情,猛一聽這句話有點兒不太能理解勒景琛的意思。
  書房裏的氣氛像是凝了一層白霜一樣,風一吹,就能吹散一層冰棱,好一會兒,他看著勒景琛的目光才突然明白過來——
  當年勒景琛去了一趟B市,回來之後就為了一個女孩兒要死要活的,他甚至為了找那個女孩兒不惜跟自己家裏斷了往來,一個人隻身去了B市。
  其實說白了,當年勒景琛年少輕狂,不過是為了自己的自尊心想找到那女孩兒。
  他當時才十五歲,懂得什麽是真正的感情,所以勒俊遠也沒有把這件事情當回事兒。
  再說了,自己的兒子他始終是了解的。勒景琛從小到大都是有分寸的主兒,他身上有勒家的責任,他自己也不允許自己行錯一步,從小到大雖然性格放蕩不羈,可是真正讓自己操心的次數少之又少。
  雖然勒俊遠一直嘴上不承認,但是對這個兒子卻是相當滿意的,除了十四年前的事情,勒景琛隻身去了B市之後,一年之後還沒有回家的打算,他親自帶人把他從B市綁了回來!
  但是,那件事情之後,他才真正的了解到,兒子已經為了一個女孩兒差點入了魔。
  因此,他故意說隻要你找到那個女孩兒,我絕對不會再反對你的婚事!那個時候,他已經料定了,不會找到那個女孩兒,因為她已經……
  可是勒景琛現在說的是什麽意思,好一會兒,勒俊遠才尋到自己的聲音,遲疑不決的問了一句:“你是說,你是說,你找到她了?”
  “沒錯!”勒景琛倒是坦然不諱的點頭,他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姿態從容不迫之中透著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決心:“她就是南蕭,爸,你答應過我的事情,您不會忘了吧!”
  勒景琛故意這麽一說,意在將勒俊遠一回,而這會兒勒俊遠真有一種惱羞成怒的情緒在裏麵,不過他到底是經曆的事情多了,情緒還是能穩得住呢。
  這會兒,嘴角同樣噙著一抹自信的笑意,可語氣分明是輕蔑至極的:“阿琛,爸爸曾經是這麽答應過你的,不過你覺得以南蕭的身份,她進得了勒家門嗎?”
  勒景琛跟他本來就是不遑上下的氣勢,他這會兒站著,看勒俊遠的感覺就是居高臨下的,可是男人眼底卻有一層自信的光芒,懾人心魄:“這個就不勞爸爸操心了!”
  勒俊遠感覺心口又有一口老血卡在那兒,太陽穴隱隱作疼,真是恨不得再揍這個混小子一頓,牙齒咬了一咬,拳頭緊捏:“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麽跟她在一起!”
  “爸,既然咱們達成共識,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去找南蕭的麻煩!隻要我能跟她在一起,有些事情我自然會退後一步,過段時間,等娛樂圈的事情結了,我會回總公司上班!”勒景琛知道今天老爺子氣壞了,估計一時半會兒沒辦法消氣,所以給了一個棗。
  勒俊遠希望勒景琛回公司上班,那是由來已久的事情,這會兒聽到他鬆了口,總算滿意了一分,可是他也是聰明的人,他現在沒有必要跟他對著幹。
  所以這會兒隻是狠狠的瞪了勒景琛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衝他說道:“勒景琛,這是你自己與身俱來的的義務,別覺得給了我多大好處似的!”
  勒景琛連連點頭,見老爺子鬆了口,嘴巴跟抹了蜜似的:“謝謝爸!”
  勒俊遠輕哼一聲,臉色比方才好了很多,但繼續叮囑了一句:“我知道你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你要做什麽事情我也攔不著你,你要跟南蕭在一起我暫時不反對,但是並不代表,我能容忍她進勒家門,但凡以後她有什麽出格的事情,傷害到勒家的名聲,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至於,你跟她的事情,你隨便折騰吧,我不管了!”
  -本章完結-
☆、第133章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月票+3000)
  勒景琛出了書房之後就看到了迎麵匆匆而來的墨心,墨心一看到他,本來緊繃的情緒瞬間鬆懈下來,頓在了原地,漫不經心的望了他一眼,見他沒受什麽傷,眼底是顯而易見的輕鬆,她的語氣也頗淡定:“跟你爸談完了?”
  “嗯,媽,我爸暫時同意我跟南蕭在一起了。”勒景琛親密的挽著媽媽的胳膊,對墨心,他從來有一種說不出的依賴之情,仿佛這個女人就是自己永遠的支柱一樣。
  “阿琛,有機會你經常帶她回來吃飯吧。”墨心對這件事情沒有那麽反對,隻不過有點兒擔憂,所以對南蕭的態度說不上太熱切,但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勒景琛點了點頭,挽著媽媽下樓,一邊走,一邊對她說道:“媽,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跟您提前打一聲招呼……”
  “你說!”墨心難得有兒子陪伴,心情很好。
  勒景琛心情也好,但說出來的話卻頗沉,像是冰珠子一下子砸在地上一樣:“我讓人查了一些事情,關於蘭姨為難南南的事。”
  “有這回事?”墨心的聲音一提,目光望著勒景琛。
  勒景琛扯了扯唇,麵對墨心審視的目光卻是坦然以對:“媽,如果沒有證據,我不會隨便亂說,本來這件事情我不打算追究的,可是蘭姨太過份,她竟然想讓人毀了南南!”
  他把之前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根據容霆提供的線索確實找到了九爺,不過九爺嘴硬,死活不招,不過最後還是在嚴刑之下,招了,幕後主使就是墨蘭。
  這一點,勒景琛根本忍不了,他承認,他骨子裏是一個極自私,極霸道的男人,他想護住的人,別人如果碰了,他絕對不願意,南蕭是他一輩子想要護住的人。
  第一次墨蘭在背後對南蕭使壞的時候,他看在是親戚的份上,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不知道,但是他已經跟墨蘭明確的說過,南蕭是他的人,她再犯一次,等於觸了自己的逆鱗。
  勒景琛當然會不開心,他不開心,自然不會讓墨蘭好過的。
  墨心是墨蘭的親姐姐,這件事不可能坐視不理,沉吟須叟,她對勒景琛說道:“阿琛,既然你已經跟媽說過你喜歡的人是南蕭,媽自然不會讓她受委屈的,這件事情,我跟你蘭姨先打聲招呼,如果她還執意這麽做,到時候媽肯定會站在你這邊。”
  “謝謝媽!”勒景琛跟墨心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提出要回去,畢竟南蕭還在醫院裏守著呢,雖然他對南蕭的性子放心,可是他不想讓南蕭跟桑白在一起太久。
  勒景琛離開之後,直接跟南蕭打了一通電話,讓她等會兒出來,他在醫院外麵等著。
  車子到了停車場,南蕭才慢悠悠的從裏麵走出來,她穿著簡單的休閑褲,顯得人高挑漂亮,勒景琛把她扯到車子裏,卡上安全帶之後,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餓了吧,我們先去吃飯。”
  南蕭這會兒挺累的,雖然她對桑白沒好感,可是照顧人還是盡心盡力的,今天桑白把她折騰了一天,窩在副駕駛座上點了點頭:“好!”
  看著南蕭臉色怪不好看的,勒景琛以為桑白給她找事了,不由問道:“是不是大白對你說什麽了?”
  “沒有。”對於大白的事情,南蕭不願意多談。
  勒景琛也不逼她,坦承道:“大白已經沒什麽事了,咱們明天就不用過來了,過兩天出院之後,世堂就會把她接回家,到時候就沒有咱們的事了。”
  聽到這個,南蕭想起方才跟虞世堂說話的一幕,其實南蕭也知道,男女之間的事兒,理不清,可是她忍不住問了虞世堂一句,到底把蘇小珞當什麽了。
  虞世堂就說了一句,你情我願我chuang伴而已。
  當時南蕭就炸了,直接丟了一句給他,小珞就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這會兒聽到這個,精神為之一振:“勒景琛,虞美人真的跟桑白在一起了?”
  勒景琛以為南蕭在別扭他跟桑白之前鬧得緋聞,趕緊正色的解釋了一句:“其實也不是真的在一起,隻是想過了這段風波再說,我跟大白以前的事兒,都是媒體亂寫的,我倆真的什麽關係都沒有,我發誓。”
  那段時間桑白胎位不穩,她三更半夜的經常肚子不舒服,經常疼得滿頭大汗的,這段時間助理也沒有在她身邊,他逼不得已才去看了幾次。
  但是,他跟桑白真的是清清白白的關係。
  南蕭在意的是蘇小珞的事情,這丫頭去了國外之後,電話沒有一天打通的,不知道是忙瘋了,還是玩瘋了,現在虞世堂新聞發布會都召開了,全天下都知道的事了,還怎麽挽回啊。
  抬手揉了揉太陽穴,不耐煩的說道:“知道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勒景琛聽到這話,傻了,結結巴巴道:“南南,這不包括我吧!”
  “怎麽不包括你,你就是有史以為的第一大混蛋!”南蕭提到這個,牙根就癢癢,一聽到這個,勒景琛臉色就變了,牙齒咬了一下,俊臉湊了過去:“南南,你再說一遍!”
  “就說,就說!”南蕭賭氣開口。
  勒景琛卻突然在她肩上輕輕的咬了一口,南蕭吃痛,哼了一聲,忍不住推了推他:“勒景琛,你想幹嘛呢。”
  聞到她身上的味道,勒景琛一個翻身,就將南蕭徹徹底底的壓在了身下,兩人貼得極近,那種曖.昧的感覺就在車廂裏隱隱約約的流淌著。
  近在咫尺的距離,他能聞到她身上的味道,夾雜著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他總是能輕而易舉的感覺到屬於她的氣息,他俯身望向她:“口勿你。”
  話音未落,他火熱的唇已經纏了上去,逮住南蕭的唇便不再放,一個口勿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結束的,勒景琛雖然沒有過女人,可是對於男人來說,有些本能是天生的。
  他喜歡南蕭,對她肖想了太久,得到她的時候,總覺得不夠,尤其是南蕭還經常禁止自己吃肉,他怎麽能忍,所以這一個口勿,就勾起了自己的饞蟲。
  有個地方已經在蠢蠢欲動了,可是南蕭嚇壞了,真的嚇瘋了,勒景琛傻了嗎,這特麽是醫院的停車場,人來人往的,他在這裏表演車震給大家看啊。
  臥槽啊,南蕭嚇了個半死,感覺到勒景琛的大手已經摸到自己衣服裏麵時,她感覺快瘋了,那種害怕被人看到的感覺簡直一下子跳到了極點,她使命的推著勒景琛:“丫的你精蟲上腦啊,這是什麽地方啊,能亂來嗎?啊!”
  聽著南蕭快嚇哭的聲音,勒景琛知道,自己一碰到南蕭,那簡直是沒辦法的事情,必須用極強的意誌力才能克製住自己的蠢蠢欲動:“別動,讓我再親一下。”
  可是親著親著就沒完沒了,南蕭簡直要哭了,大哥,你這是親一下嗎,你特麽是親了無數下了,可是她推不動勒景琛,隻能任由男人在她身上為所欲為。
  不過好在勒景琛最終沒有做到最後,他趴在南蕭身上平複了好一會兒,才平複了心底的那股子湧動,氣息有些微亂,連聲音都性.感沙啞的要命,迷人的不行:“南南,真想在這裏要了你,你不知道,我這兩天,想你想的要瘋了!你說你這個女人,身上有什麽魔力,怎麽不能碰,一碰了,簡直受不了!”說完,還嘖嘖兩聲,一副回味無窮的樣子。
  南蕭簡直要羞死了,小臉上又染了一層粉:“你說什麽呢,趕緊從我身上下來。”
  “再給我親一下!”勒景琛一看到南蕭害羞就覺得特別有意思,誰能想到,一個在時尚界泡了近八年的女人,有時候單純的跟個孩子似的,雖然他忍不住想碰她,可是他到底沒那麽不知分寸,萬一從哪兒偷偷冒出一個記者來,他不要臉,南蕭還要呢。
  雖然他現在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南蕭是他勒景琛的媳婦兒,可是這種事兒,在這裏完全不行啊,正好大白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他得想辦法把南蕭拐出去一段時間。
  “南南,咱們去旅遊吧!”勒景琛說風就是雨,想著他跟南蕭認識這麽長時間了,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他跟她剛確定了關係,要過幾天二人世界。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