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65

心,不來吧,人家又邀請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絕。

桑白看著南蕭平靜的小臉,難得解釋一句:“南小姐,不好意思,這地方是以前我跟阿琛經常來的地方,雖然不是大酒店,不過味道不錯,阿琛也一直喜歡吃。”

南蕭笑了一笑,和氣得很,一點兒生氣的意思都沒有,客客氣氣的說道:“沒關係,我這人對吃的比較隨便,隻要阿琛喜歡的,我都會喜歡!”

這話說得,好象夫唱夫隨似的,桑白又是一皺眉,不過很快說道:“阿琛,這幾天真是麻煩你了,老是讓你半夜出來,真不好意思!”

南蕭想,你不好意思,還天天叫勒景琛啊,你要是好意思不得天天叫嗎!

一頓飯,三人吃得各懷心思,勒景琛盡量在中間調停,可是南蕭也不是那麽好唬弄的主兒,她本來就對桑白酸得不行,這會兒跟桑白坐在一起吃飯,沒掀桌就不錯了!

保持著斯文,客套,慢聲細語的反擊,而且還明擺了,讓姓桑的明白,勒景琛現在是她的!別人,不能碰,想碰可以,等她跟勒景琛結束了再說!

直到桑白倒了幾杯啤酒,跟南蕭遞了一杯,笑盈盈的對她說道,一副勒景琛是我的人一樣:“南小姐,我敬你一杯,這段時間把阿琛照顧的這麽好!”

南蕭卻聽出了這話裏麵的含義,謝謝她把勒景琛照顧這麽好,勒景琛現在是她名義上的男朋友,這話說得好象他們要分手一樣。

她火了,真火,感覺心肝都火辣辣的,接過酒,卻笑了一笑:“你放心,我以後會把他照顧的更好!”這話,明擺著,她跟勒景琛以後不會分開了!

勒景琛露了一個笑,可是下一秒,這表情就生生的卡在了半空,因為南蕭踩了他的腳!

桑白端著杯子的手有些顫抖,最終手一軟,啪的一聲掉在桌上了,酒杯打翻,酒漬順著桌子淌了下來,勒景琛一把將南蕭拽了起來,怕酒漬流到她身上。

桑白趕緊道了歉,一個勁兒的說對不起,南蕭隻好說沒事,反正她也沒有受,倒是勒景琛看著桑白的樣子,眉頭一蹙,對她說道:“大白,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桑白本來挺委屈的一張臉,這會兒又是一變,對著南蕭無聲的笑了一笑:“不好意思,南小姐,我跟阿琛有點兒話說,你先慢慢吃!”

吃,吃,吃你妹啊!南蕭火大了,九陰白骨爪想拍過去,拍掉她一臉虛偽的笑,她不會相信桑白跟勒景琛有什麽,就算有什麽,隻要勒景琛承認,她才信!

這邊,勒景琛跟著桑白一前一後來到一個包廂,勒景琛望著桑白,語氣一針見血:“大白,我想我跟你說得很明白了,南南是我的女朋友,你用不著故意讓她生氣!”

“阿琛,我沒有,我隻是想跟南小姐做朋友,再說了,我敬她一杯酒不應該嗎?”桑白不鹹不淡的反擊一句,可是眼睛卻悄悄一紅:“阿琛,我知道你喜歡她,我沒有想過破壞你們兩個的,你放心,就算你不要我肚子裏的孩子,我也會把他養大的!”

勒景琛的眉頭又是一皺,眼眸泛著一層奪人的涼:“大白,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

“我知道,我喜歡你,阿琛,你可以不喜歡我,可是你不剝奪我喜歡你的權利!”桑白語氣也激動起來,她的眼睛一眨,有眼淚滾了下來:“我喜歡你這麽多年了,你讓我繼續喜歡你好不好,你放心,我很快就要離開了,你不要我,我不會死皮賴臉賴在你身邊不走的!”

女人的輕泣,似一道絲線一般在勒景琛心底緊緊的纏住,他吐了一口氣,緊皺的眉卻從來沒有鬆開過,好象有什麽天大的煩心事一樣:“你放心,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交待!隻是南南那邊,我不希望她知道這件事,大白,你答應我的事,你最好也記得!”

說完,勒景琛一刻都沒有留,重新回了包廂,南蕭拿著筷子正在跟食物作鬥爭,嘴裏還念念有詞,直到勒景琛坐到了她身邊:“不喜歡的話,不用勉強自己!”

南蕭手中的筷子一扔,她確實一口吃不下,再多的美食都吃不下,瞪了一眼勒景琛,語氣頗幽怨:“你跟你家大白聊完了!”

心裏不爽,非常不爽,連同小臉上都刻了,我很不爽,你趕緊求我原諒你的表情!

勒景琛站在原處,並沒有坐,隻是拿了自己的外套,將南蕭從凳子上拽了起來,對她說道:“我們走!”

“不等你家大白了?”南蕭心底一喜,沒辦法,隻要想到桑白跟勒景琛有一腿,她心裏就別扭的慌,雖然勒景琛說了,不會喜歡女人,可對桑白她總有幾分介意。

哎,女人怎麽這麽小心眼呢。

勒景琛一聽南蕭又說他家大白,心裏也不爽:“她不是我家的!”

“不是你家的,難道我家的!”南蕭哼了一聲,擺明不信,你兩要是沒關係打死都不信!

勒景琛停下腳步,輕輕捏著南蕭的肩膀,抬起她的臉跟自己對視:“南南,你記住,大白她隻是我妹妹,而你,才是我的人,懂嗎?”

南蕭不知道小臉兒有點兒燙,有種勒景琛跟自己表白的感覺,可是勒景琛明明不喜歡妹子啊,心裏抓兒撓腮的難受,不自然的扭了扭臉:“得了,得了,我知道了!”

說完,掙開勒景琛抬腿就走,可是前麵的南蕭的耳尖又悄悄紅了……

桑白這時從包廂裏走了出來,看著那一前一後離開的人影,眼底驀地染上了一抹陰沉。

兩人都沒吃什麽東西,勒景琛沒胃口,南蕭更沒,一個隻顧著安撫軍情了,另一個隻顧著跟人鬥智鬥勇了,這會兒都餓了,勒景琛帶南蕭去吃牛排。

南蕭不願意說:“牛排這麽高大上的東西,怎麽是我們這些小透明吃得上的!”

因為去的地方是上次跟桑白一起吃的那家餐廳,南蕭看到這地方就想到了桑白,所以不願意去,勒景琛聽出她聲音裏的醋意了,趕緊又換了一家。

最後南蕭說:“算了,時間還早,咱們今晚回去吃吧!”

“南南,你不會是想毒死我吧!”勒景琛看著她的表情,怪沒表情的,心裏直打鼓。

南蕭翻了一個白眼,對勒景琛無語的說道:“親,你想多了,誰對你這條小命感興趣了,再說了,我還指望著你下半輩子跟我作牛作馬呢。”

這話,勒景琛當然愛聽,一想到下半輩子他跟南蕭在一起,他心裏就甜甜的,很誠懇的表示道:“你放心,隻要你做的,我都愛吃!”

南蕭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語氣跟臉一樣平淡:“今天月嫂多做了點兒,應該夠咱們吃的,如果不夠,你再做個雞蛋就好了!”

勒景琛想,自己果然想多了,以為南蕭準備給他做大餐來著。

月嫂準備得飯菜挺多的,這段時間蘇小珞住院以後,南蕭擔心她飲食問題,特意問了勒景琛,讓他把上次的月嫂找到,這段時間就讓她負責飯菜吧。

月嫂每天都做得份量挺足的,給蘇小珞送飯之後,剩的份量妥妥夠兩人吃了。

南蕭熱好菜,勒景琛也把雞蛋煎好了,看著餐桌上擺得煎得金黃的雞蛋,南蕭震驚了,很驚訝的望著勒景琛:“你會做飯啊?”

“會一點點!”勒景琛沒在南蕭麵前做過飯,所以南蕭並不知道他其實燒得一手好菜,十四年前,勒景琛一個人在b市呆了一段時間。

當年跟勒俊遠鬧翻了,勒俊遠不管他死活,讓他一個人在b市自生自滅。

勒景琛沒辦法,隻能自己租房做菜,平時打零工,誰都沒有靠過!

南蕭真餓了,也不挑剔,開始吃飯,不過她吃飯一向沒勒景琛優雅,但是骨子裏也有一種年少培養的優雅,小口小口的嚼著米飯,一邊跟勒景琛說話:“勒大廚,手藝挺不錯的嘛,下次再做點別的唄!”

勒景琛看著南蕭賊兮兮的眼睛,感覺裏麵除了黑白分明,就是滿眼風情,平淡無波的語氣,隨口說道:“除了**蛋,我啥都不會!”

“沒事,我不挑的,雞蛋也成!”南蕭很爽快的表示道,吃飯是人生的大事啊,她總不能天天在外麵吃,家裏有免費的勞力,不用白不用啊。

勒景琛這斯太不夠意思了,今晚如果不是她逼著他做個雞蛋,估計現在還深藏不露呢。

“天天吃雞蛋你不膩啊!”勒景琛其實不是願意給南蕭做飯,他當然樂意啊,隻是最近忙,沒時間,他不想把時間都浪費在做飯上,他寧願有這個時間跟她多膩歪一會兒。

“不膩,我很好養的!”南蕭趕緊搖頭,表示自己很喜歡吃雞蛋,可是看著勒景琛一臉不情願的樣子,幽幽的吐了一句:“以前,容霆都給做飯的!”

勒景琛怒了,容霆簡直是他的死穴,他還記得容霆最後留了一句話給他,他會回來的,到時候鹿死誰手就不一定了,一想到這個,勒景琛肝兒疼。

他怎麽會比不上容霆的,必須比得過,所以作沉思狀:“要我做飯其實也不可以……”

南蕭眨了眨眼睛,一副你繼續說的模樣。

“你天天在家反正也閑著沒事,我做飯,你得幫我打下手!”一個人幹活多累啊,總得把南蕭教會,免得以後他哪天犯懶了,把自己餓死了咋辦!

“沒問題!”隻要有吃的,南蕭一切都同意!

飯後南蕭洗碗,勒大廚做了飯,她就把碗承包了,洗了碗之後,勒景琛就在那裏剝桔子,漂亮的桔子從他手指裏跳出來,那感覺就像是在撫.摸女人的身體一樣。

他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讓南蕭坐,南蕭坐了下來,從他手裏搶了一瓣桔子,塞到嘴巴裏,這才問道:“勒景琛,咱們今天沒跟桑白打招呼就跑了,不太好吧?”

喲,這姑娘良心發現了,想到桑白了,不過勒景琛卻不願意在桑白的事情上跟她浪費時間,又塞了一瓣桔子到南蕭嘴巴裏,南蕭說不了話了。

他才慢悠悠的說了句:“你放心,我跟大白很熟,這種事,她不會在意的!”

南蕭好不容易吃完桔子,瞪了勒景琛一眼,丫的就是混蛋,堵她話呢,她偏要說:“大白,大白,你跟大白有多熟啊?”

“關係還不錯!”勒景琛不知道想到什麽,目光一深。

南蕭看到了,瞬間有點兒吃味了:“勒景琛,你說你身邊放著桑白這麽一個大美女不喜歡,偏偏去喜歡男人,你找虐啊!”

勒景琛望了她一眼,那目光讓南蕭頭皮發麻,好象一頭狼在緊緊盯著自己的食物一樣,卻聽他幽幽道:“我這人,喜歡一個人不看顏的!”

南蕭覺得他肯定在胡扯,上次那個小鮮肉,可是老帥老帥了:“上次那個明明都很帥的!”

勒景琛看著南蕭憤憤的小眼神兒,突然想到上次那個事兒,小鮮肉確實長得蠻帥的,不過他忘了長啥樣了,清咳了一聲:“南南,你是在嫉妒你沒人長得好看嗎?”

南蕭張牙舞爪的撲過去:“勒景琛,你丫的,我弄死你!”

直到勒景琛求了饒,將南蕭從他身上扯了下來:“南南,你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你以後老了,變得再醜我都不會嫌棄你的!真的!”

南蕭簡直一口老血吐出來了,嫌棄她長得醜也就算了,還敢嫌棄自己老,簡直不想混了,兩人正鬧騰著,南蕭咬著牙,崩著小臉兒,坐在勒景琛邊上:“敢再說我醜,你試試!”

“好吧,你不醜!”勒景琛順著她的話兒,其實他也不覺得南蕭不漂亮啊,情人眼睛裏麵出西施,南蕭無論長什麽樣,在他心裏就是最美的,他喜歡這個人,又不是喜歡她的臉。

南蕭居高臨下的望著勒景琛,漂亮的脖子繃成了一條線,優美的如同交頸而臥的鴛鴦,她望著勒景琛:“其實你還是嫌棄我醜,我不好看,桑白都比我好看!”

“你跟她沒辦法比,不是一個層麵上的,再說桑白長得再漂亮,都跟我沒關係!”勒景琛想了想認真的說道,南蕭感覺心湖裏仿佛炸開了一束煙花,將她整個人生都照得光亮。

桑白長得再漂亮,都跟我沒關係,這是不是代表著桑白其實勒景琛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呢。

一想到這樣,南蕭的眉眼都彎了,原來桑白一直在自作多情啊,雖然勒景琛沒說到這點兒,可是南蕭已經自動帶入這個事實一樣,勒景琛不喜歡桑白,他心裏沒她。

勒景琛一看到南蕭笑了,整個眼睛都亮晶晶的,突然湊了過來,對著南蕭就是一句:“再說了,南南,雖然你月匈小,可是女人要自信點!”

拿月匈小說事兒,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南蕭氣得漲紅了臉,真想呼勒景琛一巴掌,丫的月匈大月匈小跟他有個毛線關係啊,咬了咬牙,撲過去,掐住他的脖子:“再說一句試試!”

“南南,這是事實啊,難道你月匈很大嗎!”勒景琛故意逗她,一個晚上,雖然南蕭沒表現出來什麽,可是勒景琛卻知道這姑娘一定不開心。

南蕭感覺今晚一定得弄死勒景琛,讓他丫的嘴賤,可是沒有想到她剛撲過去,勒景琛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一看,上麵跳動了兩個字,大白。

南蕭的血液一下子冷卻了很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