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65節

哪知人家蘇小珞表情都沒帶變一下的,聽完之後還特別爽快的笑了一聲,特別特別的嫌棄望著南蕭:“我當是什麽事兒呢,丫的一件破事你用得著糾結這麽久嗎!”
  南蕭撇了撇嘴,語氣略無奈的回道:“小珞,你不用要在我麵前演戲!如果你真的喜歡美人兒,現在趕緊回去,把人追回來,你這一走,等再回來說不定就沒機會了!”
  蘇小珞不甚誠意的拍了拍南蕭的肩膀,仿佛沒事人一樣:“既然桑白肚子裏的孩子是他的,是個男人,總得負責不是,那我就祝他們幸福吧!”
  可是南蕭覺得,蘇小珞雖然在笑,笑的還滿不在乎的,可是她心裏肯定不好過,當初她跟自己說過,這輩子,她就看上了虞美人,非他不要。
  這才多長時間啊,她怎麽能不在乎呢,明明在乎的要死,偏偏說沒事,大概就是說的是蘇小珞這種人,所以咬了咬牙,擔心道:“小珞,如果難過,就哭出來吧!”
  我不會笑你的,真的,我是你最好的閨蜜,在我身邊,你可以盡情的哭,盡快的發泄。
  蘇小珞眼圈兒頓時紅了,卻不以為然的繼續假裝堅強,仰了仰頭,這樣眼淚就不會掉下來了:“沒有,我開心還來不及呢,總算結束了……”
  說著說著,眼淚還是滾了下來,然後她撲到南蕭的懷裏,悲聲大哭!
  怎麽可能不愛,哪怕發生那麽多事情,她不可能一下子忘了他,裝作不在乎,不過是不想把自己的自尊放在地上,讓他繼續踐踏罷了。
  可是她還是做不到,做不到……對他的事情視而不見啊。
  南蕭聽著她蘇小珞悶悶的哭聲就心揪得不行,一直摟著她安慰她,直到她哭累了,蘇小珞抹了抹臉上的淚水,還是一副豪不在乎的模樣:“沒事兒,天底下男人不止他一個,我蘇小珞還愁找不到真愛嗎!蕭蕭,你放心,我回來之後,你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蘇小珞。”
  送走蘇小珞之後,南蕭的心情還沒有平複,勒景琛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南蕭心裏有氣,一想到蘇小珞哭的傷心的模樣,就一陣火大,而罪魁禍首還是虞世堂。
  虞世堂跟勒景琛就是狼狽為殲的關係,當然被南蕭遷怒:“都怪你,都怪你,誰讓你們把那個桑白弄回來的,你不知道,小珞今天難過死了!”
  勒景琛很少見南蕭這麽失控的時候,她哪怕再生氣,都不會對他怎麽樣,當然除了罰他睡客房以外,現在聽她這麽說,趕緊道歉:“南南,咱回去,你想怎麽揍我都行!”
  “我又打不過你!”南蕭撓了撓頭發,可心裏那口氣不發泄一下,她就憋屈的慌,本來當初勒景琛跟桑白傳緋聞的時候,她就憋了一肚子醋。
  現在好不容易勒景琛跟桑白的關係解釋清楚了,可是又冒出來一個虞美人,南蕭感覺這口氣還沒有卡下去,結果又整了這一回事,那是憤怒的想殺人!
  她跟蘇小珞認識這麽多年了,從來沒有見過她哭過,這次她哭得這麽傷心,肯定是真傷心了,其實蘇漢子越是裝著不在乎,其實心裏越在乎。
  她這人就是這樣,特愛裝,裝作基嘸其事,裝作滿不在乎,可是又怎麽能不在乎!
  現在虞美人跟桑白連孩子都有了,蘇漢子還搞個毛線啊。
  蘇小珞平時雖然大大咧咧的,一副天塌下來有高個頂著的模樣,其實心裏啊,特保守的那種,她當初跟自己說過,如果不是以結婚為前提的戀愛,她絕對不交出自己。
  當初大學那會兒,喜歡蘇漢子的男生可多了,可從來沒有見她動過心。
  現在鬧成這樣,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南蕭恨不得現在殺到醫院揍虞世堂一頓,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她倏然問道:“虞世堂呢,還在醫院不?”
  這個踐人,都有桑白了,還玩弄蘇漢子的感情,她必須為蘇漢子討回一個公道!
  “在!”聽著南蕭的聲音怪可怕的,勒景琛幹脆從實招來。
  “那你讓他等著,我馬上過來!”南蕭咬牙切齒的說道,勒景琛感覺後背一涼,趕緊阻止:“南南,你開車肯定累了,這樣吧,你等著我,我接你過來!”
  “不行,我必須要親自揍他一頓!”南蕭孩子氣的吼道,不收拾一頓果然心情平複不了。
  “打人多累啊,南南,我替你揍他好不好?”勒景琛商量的語氣問道。
  “不行!”南蕭卻堅定的拒絕道,如果不揍虞世堂一頓,她手癢,一想到這個混蛋,已經有了桑白,還要去招惹蘇漢子,她就恨不得弄死他。
  其實當初她也風聞過虞世堂的風評,出了名的花心薄情導演,蘇漢子一朵純潔的小白蓮跟他對上,簡直是找死,所以她勸過蘇漢子,結果蘇漢子卻說她已經下了決心。
  “成,成,成,你說什麽都行!”勒景琛隻好這麽說道,媳婦兒生氣了,要揍自己的哥們兒,權衡之下,還是媳婦兒比較重要,畢竟身為哥們兒,有時候替自己擋擋刀子是必須滴!
  不過那天南蕭確實沒有揍到虞世堂,桑白醒了之後,跟他們說了一串對不起,說自己是一時想不開,覺得人生沒有希望了,才選擇的自殺,後來等她明白過來,她就後悔了,然後給虞世堂打了電話,就算孩子不是勒景琛的,她也不該輕賤自己的生命。
  對於虞世堂的求婚,她始終沒有答應,當年她已經拒絕了虞世堂一次,第二次同樣不會答應,她對虞世堂實在沒有男女之情,何必讓虞世堂陪她難過。
  可是知道桑白自殺的記者越來越多,跟狗鼻子一樣,甚至有一個闖入了桑白的病房,問桑白自殺的原因,虞世堂把人拎出去收拾一頓之後,不得已又給桑白轉了病房。
  同時派了保鏢把守,生怕再出任何意外。
  現在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但是如果放任事態這樣發展,結果簡直難以想象。
  媒體方麵一直在說孩子是勒景琛的,網友更是一致要求讓勒景琛對他們的女神負責,更甚至還有不明真相,站勒景琛和桑白CP的粉絲在南蕭微博下麵攻擊她!
  勒景琛已經讓人盡快處理這件事情,甚至封鎖新聞,可這事還是流露了出去!
  最終,還是虞世堂說先壓下勒景琛跟桑白的新聞,畢竟現在南蕭已經跟勒景琛是一對了,如果再這樣下去,隻會一味的對南蕭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當天,虞世堂讓虞氏傳媒通知記者,他會召開記者發布會,解釋這件事情的具體情況。
  次日一早,虞世堂和勒景琛去開記者發布會,南蕭在醫院裏陪桑白,雖然對這件事吧,南蕭挺不樂意的,可是一看到桑白一醒就嬌滴滴的喊勒景琛忙裏忙外的。
  南蕭看著真心不爽,恨不得一巴掌呼過去,不過她是斯文人,怎麽能隨便動手呢,但是她必須得讓桑白明白她才是勒景琛的女人,而她桑白,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妹妹。
  再加上蘇漢子的事情,南蕭火著呢,勒景琛昨天晚上安慰了她一個晚上,都沒有讓南蕭解氣,最後逼不得已跪了爆米花,才算讓南蕭消氣!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事絕壁不能這麽算了的!
  這會兒病房裏隻有南蕭跟桑白兩人,南蕭百無聊賴的剝著蘋果,一個蘋果剝好,又切塊,輕輕的拍了拍chuang沿,對桑白開了口:“桑小姐,你也睡了這麽久了,咱們該聊聊了吧!”
  桑白悠悠轉醒,一看到南蕭,就追問了句:“阿琛呢?”
  瞧瞧,又是這種聲音,真是受不了,南蕭利落的給自己喂了一小塊蘋果,同時沒誠意的問桑白吃不吃,見她搖頭,才說道:“他讓我在這裏照顧你!有什麽事,桑小姐盡管吩咐!”
  桑白不喜歡南蕭,由來已久,自從知道她跟勒景琛的關係之後,對這個女人就喜歡不起來,所以又閉目養神:“那請你出去,我需要休息!”
  “桑小姐,我可是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你就這麽睡了,不太好吧?”南蕭將蘋果往桌子上麵一扔,然後站了起來,扯了扯桑白的被子。
  桑白感覺到南蕭的逼近,無奈睜開了眼,輕聲一問:“南蕭,你到底想做什麽?”
  “隻是想提醒你一句,桑白,不管你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勒景琛是我的男人,我這個人比較小氣,不喜歡別人窺竊我的東西,哪怕是偷窺都不行!”南蕭知道,昨天晚上桑白沒同意虞世堂的求婚,不過她答應了——
  她願意跟虞世堂暫時充當一段時間的情侶,畢竟她自殺的事情鬧得太大,再加上她本身的名氣,估計這段時間消停不了,所以她打算等這段風頭過去再說。
  可是南蕭卻覺得這個女人沒安好心,雖然桑白在勒景琛和虞世堂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可是在她心裏,就是一個跟江臨歌不相上下的心機婊。
  她打算拆散她跟勒景琛也就算了,說到這事兒她還是要好好感謝一下她,如果不是桑白,她估計還沒有那麽快發現自己對勒景琛是有感情的,這點必須表揚一下啊。
  但是她在虞世堂這件事情上傷了蘇小珞的心,讓蘇小珞不痛快就是讓南蕭不痛快。
  南蕭對她當然不客氣了,如果不是顧及桑白剛從死亡邊沿被拉回來,她真想現在就抽她一頓了,丫的裝可憐,博同情,簡直就是好大一朵白蓮花。
  不過南蕭偏偏一副笑米米的模樣,如果不聽她的話會讓人覺得她跟桑白是一對親姐妹,她湊近桑白慢悠悠的說了一句:“我知道你喜歡勒景琛,不過他這個人,我南蕭看上了,你如果以後再跟他有什麽牽扯,咱們走著瞧!”
  桑白最在意的就是勒景琛,看到南蕭這麽得意洋洋的模樣,隻恨不得伸出手把她虛偽的笑扒下來,不過她也想明白了,勒景琛是在乎自己,可是他現在更在乎的是南蕭。
  這兩天她也算是看出來了,勒景琛為了南蕭在跟自己慢慢的疏遠。
  可是她喜歡這麽多年的男人,怎麽可能隨隨便便就這麽放手了呢。
  現在勒景琛跟南蕭正熱乎著,沒關係,她可以慢慢等。
  這個世界上沒有挖不了的牆角,關係再好的情侶總有爭吵的時候,到時候她就可以趁虛而入,再說了,之前的事情不是做得很好嗎,南蕭不是照樣跟勒景琛疏遠了?
  她知道勒景琛這個時候絕對不會跟南蕭公布婚訊,他們還有太長的路要走,關是勒父那一關,怕是南蕭想過都沒那麽容易了,而且她也很好奇,南蕭能不能進勒家門!
  到那時候,她就要好好瞧瞧,這個女人還會不會像現在這般囂張。
  桑白勾了一個淡笑,在慘白的臉上綻開,如同重重白花而綻,語氣卻是半嘲半弄的:“南蕭,你這麽說,是在怕我把阿琛搶走了嗎?”
  南蕭露了一個比她更輕蔑的笑,唇角輾出一道鋒芒,跟一把刀子似的,朝桑白直直的紮了過去:“有本事你就來搶,不過你確定阿琛會喜歡你嗎?”
  桑白臉色一白,仿佛她心尖上的一根刺,被南蕭突然拔了,生生的疼:“南蕭,如果你真的這麽自信,你今天不會留下來跟我說這個問題,說到底,你其實是在害怕!”
  南蕭想,這就是一場戰爭,她怎麽可能被桑白打敗,身子微微前傾,帶給桑白有一種壓迫感,她悠悠道來,如山深遠:“那我倒要拭目以待你——怎麽搶!”
  那一刻,南蕭正式跟桑白宣戰!
  而桑白,接了!
  兩人在這邊暗爭暗鬥,另一邊發布會現場的新聞已經出來了,虞世堂召開了記者發布會,正式宣布他跟桑白的情侶關係。
  這消息一出,娛樂圈又炸了。
  不是說好了勒景琛和桑白是情侶嗎,怎麽突然橫空出現一個虞世堂,這是鬧哪樣!
  很快的有人扒出了虞世堂跟桑白在一起的畫麵,雖然裏麵始終有一個勒景琛,不過看樣子,虞世堂確實對桑白挺溫柔的體貼的,那含情脈脈的小眼神兒,還別說,像真愛!
  但是自殺呢,懷孕呢,這是怎麽回事。
  而官方給出的解釋是桑白昨天是闌尾發炎了,至於割腕自殺什麽的,純屬瞎扯淡。
  可是這麽解釋,記者不信啊,誰信啊,這不是糊弄人嗎,而勒景琛同時發布言論,聲稱他跟桑白隻是兄妹關係,他的女朋友從來隻是南蕭一個,再也沒有別人。
  電視上正播放著勒景琛對記者宣布他女朋友隻是南蕭的一幕,墨邵楠再也忍不住了,啪的一聲關掉了電視,然後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一直沒動靜的墨蘭這會兒也忍不住了,攔在了他麵前:“邵楠,你要去做什麽!”
  看著麵前的女人,墨邵楠深吸了一口氣,才把那些翻騰的情緒穩住:“媽,我去找南蕭!”
  “那個女人已經跟阿琛在一起了,再說了,她有什麽值得你念念不忘的,你非要死皮賴臉的蹭過去,臨歌可是說了,那天晚上她直接讓保安把你們轟出去了!”提到這個,墨蘭到現在還憤憤不平的,她不喜歡南蕭是絕對的,所以她也不允許自己的兒子跟她有什麽瓜葛。
  所以這會兒連帶著語氣都非常不好,充斥著一股子對南蕭的怨憤:“邵楠,你跟臨歌馬上都要結婚了,你趕緊把心思從那個狐狸精身上收一收,好好對待臨歌才是正事,她被那個狐狸精弄得沒了孩子,你再不心疼她,媽可是不願意了!”
  一看媽媽的表情變了好幾變,墨邵楠覺得又來了,似乎每次墨蘭跟他說起南蕭的事情,不是威逼,就是利誘,他們母子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淺薄,淡漠。
  歎了一口氣,他第一次不耐煩的對墨蘭說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說這件事情了,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還不一定,你沒有必要處處為她說話!”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你當初不是認了,孩子是你的,再說南蕭那個小踐人說的話,能信嗎,她千方百計的想拆散你跟臨歌,你可不能上了她的當,邵楠,媽媽告訴你,反正這輩子我是不會喜歡上那個狐狸精的,你如果再敢跟她有什麽牽扯,媽就不活了!”墨蘭對於南蕭的事情那是相當執著,所以,她絕對不會允許這個狐狸精進墨家門!
  墨邵楠始終很好奇,為什麽墨蘭會對南蕭的態度這麽惡劣,尤其是他跟江臨歌宣布訂婚之後,她對南蕭更是豪不掩飾的厭惡,但是墨邵楠卻知道,南蕭跟墨蘭沒有見過幾次。
  而且每次見她,南蕭都始終客客氣氣的,因為顧及是自己的媽媽,聲音都不敢大,可是墨蘭對南蕭的討厭是不是來的太不尋常了,這個念頭在心底隱隱的發了芽,他望著自己竭斯底裏的母親,第一次,覺得他這個媽媽讓他覺得有點兒陌生。
  自從南蕭那天把他趕出小區之後,墨邵楠這幾天都挺消沉的,今天剛一打開電視就看到勒景琛跟南蕭表白,心情可想而知是多麽鬱悶:“媽,南蕭到底怎麽得罪你了,你要這麽說她,再說,如果真要說誰是狐狸精,我想江臨歌比較適合這個稱呼!”
  這話全然沒了往日的情份,仿佛江臨歌於他隻是一個比陌生人還陌生的女人罷了,而墨蘭像是被人戳中心事一樣,臉色一變,望著墨邵楠的樣子,眼淚突然豪無征兆的落了下來,一邊抹眼淚一邊說道:“墨邵楠,你為了一個女人竟然這麽跟我說話,你還要不要我這個媽了,反正我就是那句話,這個家,有我就沒有南蕭,你如果再跟她牽扯,我死給你看!”
  墨邵楠最鬱悶墨蘭這麽說,他捏了捏手指,看著墨蘭的眼淚,最終敗下陣來,頹廢的說了一句:“媽,如果有一天你兒子被你逼死了,你還會不會這麽做!”
  墨蘭一怔,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墨邵楠已經上了樓。
  墨邵楠回到房間,整個人頹廢的撲在大chuang上,可是他的心始終空蕩蕩的,思念南蕭的欲.望越來越濃,他翻出自己的手機,點開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
  猶豫了片刻,最終把電話撥了出去,好一會兒,南蕭才接起他的電話,前段時間她一直把墨邵楠拉黑名單了,最後刪了他的號,剛剛看也沒看就接了電話,完全不知道是墨邵楠。
  “蕭蕭!”這兩個字從墨邵楠嘴巴裏溜出來的時候,像刺一樣,刺破了聲帶,是那樣的疼,南蕭一聽他聲音就要掛電話,墨邵楠卻說了一句:“別掛電話,我就跟你幾句話。”
  南蕭沒作聲。
  墨邵楠勾了勾唇,苦澀滿滿:“蕭蕭,我隻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吧!”南蕭不知道墨邵楠打算問什麽,但最終猶豫了一下,打算給他一個機會,畢竟他們以後還生在一個圈子,除非自己退圈,不然她和墨邵楠始終要有聯係。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為喜歡上勒景琛的緣故,對墨邵楠,她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那種怨念。
  墨邵楠抿了抿薄唇,露了一個譏誚的弧度,他跟南蕭,已經走到了如今這一步了,心尖一顫,他問出那個心底疑惑很久的問題:“你跟我媽,是不是從前就認識?”
  南蕭同樣猶豫了一會兒,拚命回憶,可是她的記憶裏卻沒有墨蘭這個人:“不認識!”
  “我知道了!”墨邵楠緊了緊呼吸,胸腔裏盤旋著一股子不痛快的感覺,這種感覺在南蕭麵前益發擴大,他低低的問:“蕭蕭,難道我們真的不可能了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