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63

事沒辦法就這麽算了,這事沒完!

這些人敢惹南蕭,就該清楚他的底線!誰能出事,南蕭絕對不會有任何事!

沒有人能想象得到,他方才接到南蕭電話那一刻,他都要瘋了!他在那邊大吼大叫,而電話那邊聲音魚龍混雜,那一刻,他真想弄死這些人。

幸好他今天跟虞世堂在一起,虞世堂知道出事後,趕緊說了地址,兩人就飛車趕來了。

如果再晚一步……如果再晚一步的話,他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兒會受什麽委屈!

“謝謝勒少,今天的事我失責,改天一定登門請罪!”周總嚇得大氣也不敢出,勒景琛在他店裏打了人,差點沒把人弄殘了,可是他一個字不敢說。

沒辦法,誰讓他先理虧,讓勒少的女朋友在他店裏受驚了呢。

虞世堂這會兒已經把蘇小珞從地上撈了起來,一看到蘇小珞鮮血都糊了一腦袋,一張小臉煞白煞的,心底不知道有什麽滋味,對勒景琛匆匆一句:“阿琛,我先送小珞去醫院。”

聽到這句話南蕭總算有了點兒反應,她這會兒身子還在抖著,推開勒景琛就要跟上去。

勒景琛一看南蕭跑了,也趕緊跟了過去。

不過卻停了一步,跟酒吧老總留了一句話:“周總,今晚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你自己掂量一下,酒吧裏今天所有的視頻,我要看到原件統統銷毀!”

這事情不能流露出去,勒景琛也不希望這個時候南蕭再有什麽意外!

上次的事情好不容易消停了,他不希望南蕭再一次站在風口浪尖上。

南蕭跟出了酒吧,虞世堂已經帶著蘇小珞跑了,南蕭沒辦法,急得直跳腳,可是剛剛經曆了變故,讓她開車,她心神兒還沒有恍過來,勒景琛也跟了過來,拽著她的手說道:“南南,你別急,我馬上去開車!”來的時候,他跟虞世堂都開了車。

這個時候,南蕭雖然對勒景琛心底有怨氣,可現在不是較真兒的時候,隻能點了點頭。

勒景琛的車子剛停下來,南蕭就已經跳上了車,她整個人都在緊張,小臉兒有點兒慘白慘白,雙唇緊咬,受驚的樣子跟個純良的小白兔似的。

勒景琛心疼壞了,看著南蕭的樣子,忍不住安撫一句,語氣心疼得不行:“南南,你別急,蘇小珞會沒事的!”

“怎麽可能沒事,你不知道她其實是為了救我才這樣的!”提到方才的事情,南蕭還是覺得虧欠,都怪她不好,如果不是她,蘇小珞也不會受這麽重的傷。

瞧著女孩兒滿眼的愧疚,勒景琛知道現在多說,非但緩解不了南蕭的虧欠,反而更讓她緊張兮兮的,輕緩了一口氣:“你別急,我們先過去看看情況!”

勒景琛和南蕭到的時候,蘇小珞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一看到這情況其實大家都嚇暈了,尤其是虞世堂,平時嘰嘰喳喳的,在勒景琛身邊說個沒完。

今天倒是安靜的很,三個人心情都不好,這會兒都沒有說話。

直到蘇小珞被送進病房之後,虞世堂看著蘇小珞腦袋上已經纏了繃帶,雖然人沒有什麽大礙,可到底那一瓶子還是蠻嚴重的,給整了個腦震蕩,需要在醫院裏休養一段時間。

南蕭提出要照顧蘇小珞,畢竟蘇漢子因為她受了傷,虞世堂卻不肯,他的女人憑什麽讓南蕭照顧,搖頭,一副拒絕的語氣:“不用了,小珞我自己會照顧!”

南蕭還想說什麽,就被勒景琛一把拽住出了病房,對她說道:“蘇小珞沒事,你就放點兒心,虞世堂不是不知輕重的人,他既然答應了會照顧她,一定會負責到底!”

“可是……”

“沒什麽可是的,就算蘇小珞為你受了傷,你覺得內疚,但是南南,如果這種事發生在小珞身上,你同樣也會為她這麽做,對不對?”勒景琛站在南蕭麵前,身材異常高大,他的身影幾乎像是一座高山一般將南蕭的身子層層疊疊的遮住。

勒景琛的眉眼不是一慣的溫和,反倒透著一股子若隱若現的涼。

他望著南蕭,精致迷人的五官有一股子難得一見的冷硬。

南蕭聽到這些話,方才一直緊繃的情緒這才稍微緩解了一些,她抬手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確實太自責了,一想到如果蘇小珞真的出了事,她估計會瘋。

方才那大片大片的血還仿佛在眼前重重掠過,像是一道道光影,又像是一場永遠做不完的夢魘一般,她定了定神,好一會兒才說道:“不管怎麽說,小珞受傷確實是我的責任。”

南蕭感激勒景琛能夠在最後一刻趕過來,救了她跟蘇小珞,可是另一方麵,那些本就纏在心裏的疑惑這會兒又冒了出來,不過她太累了,不想跟他糾結。

“今天謝謝你了,我想回了!”南蕭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一刻都不想留,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覺得南蕭的反應有些奇怪。

明明該生氣的人是他才她,太陽穴隱隱在跳,有一種快要控製不住的情緒升騰出來,他望著南蕭的樣子,表情有點兒冷:“南蕭,你到底把我當什麽了!”

南蕭聞言,笑了,那一笑在本就蒼白的小臉上,有一種難得一見的驚豔,雪白的肌膚在燈光之下顯得有幾分透明,配上那烏黑分明的大眼,真是迷人。

她扯了扯唇,似乎輕嘲一般,語氣卻是涼涼的:“勒景琛,那你呢,你把我當什麽了!”

問出那句話的時候,南蕭心裏真真不是滋味兒,她承認,自己是嫉妒勒景琛跟桑白的關係,可是她也明白,她沒有那個資格。

她跟勒景琛在一起打打鬧鬧慣了,有時候會差點忘了他們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從始至終不過是合作關係罷了,他們當情侶,演戲,不過是因為各自所需了。

她需要借助他膈應墨邵楠,跟他斷得幹幹淨淨,她不過是幫他擋擋桃花。

可是如果現在說結束,她卻不想,她不想跟勒景琛就這麽結束了,尤其是在證實了自己喜歡勒景琛的情況下,可是勒景琛現在跟桑白不清不楚的,她鬧心。

真鬧心啊,一想到桑白大半夜的給勒景琛打電話,他不管多晚都會急急忙忙的趕過去。

這事兒如果擱在心裏,南蕭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

她在吃醋,她在嫉妒,嫉妒勒景琛為什麽會對桑白那麽好!

勒景琛望著南蕭,這會兒時間已經很晚了,大概淩晨一點左右,醫院走廊晨亮起了燈,慘白慘白的,撲落在女孩兒臉上的時候,更顯出她眉眼之中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固執和倔強。

他幾不可察的皺了皺眉,不明白南蕭跟他別扭什麽,方才還好好的,怎麽突然之間全變了,他忍著歎息的衝動,抿了抿唇,認真問道:“這麽晚了,你還跟我鬧什麽?”

“你也知道這麽晚了,那每天晚上桑白找你做什麽!”那句話吼出來的時候,南蕭才反應過來自己吼了什麽,臉登時一下子紅了起來。

她這不是不打自招嗎,怎麽……怎麽能這麽坑呢,一想到這個,南蕭的耳朵又泛起了紅,這會兒有點兒惱羞成怒了,也顧不得別的,本能的一把甩開勒景琛的手,掉頭就走。

真丟人啊,搞得她好象很吃醋一樣,勒景琛到時候會怎麽想啊,她還要不要活了,南蕭想撞豆腐了要,當初勒景琛可說得清清楚楚,隻是演戲,不能當真!

她怎麽就傻帽了呢,越想越惱,越惱走得越快,直到勒景琛突然從背後捉住了她的手,可是因為有點兒大力的緣故,強迫南蕭停了下來。

南蕭很生氣,恨不得抓著勒景琛的胳膊咬他一口,可是下一秒,南蕭已經被他豪無征兆的頂在了牆上。

這個時候已經接近秋天,夜已經有點兒涼,南蕭整個人被抵在牆上的時候,覺得更囧了。

背後是冰涼的牆麵,身前卻是勒景琛溫熱的身休,因為貼得極近,仿佛隻有幾寸的距離。

兩人的氣息在空氣中教纏,纏出一種曖.昧的味道,勒景琛墨中透藍的眼眸近在咫尺,這會兒更加幽藍如海,像是晴空如洗一般的碧空一樣。

他望著南蕭,樣子前所未有的認真迷人,勾唇,淺問:“南南,你在吃醋嗎?”

南蕭簡直有點兒無地自容的感覺了,她眼睛左瞄右移,就是不肯跟勒景琛的眼眸對上,卻使著小性兒連口否認道:“沒有,沒有,我吃什麽醋,我才不會吃醋!”

可是她這樣的否認,卻更加重了勒景琛對她的懷疑,他強迫性的用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讓她的雙眼無所遁形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夜色深沉,男人的眼眸更加深邃,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在裏麵緩緩流淌。

南蕭在對上他的眼睛那一刻,簡直有點兒反應狼狽,男人的眼,似乎帶了一種她看不懂的東西,可是那裏麵的光……太灼人,那裏麵的認真也太嚇人。

她倉惶失措的避開,想逃,女人的本能讓她感覺到了危險,尤其是這麽近的距離,她感覺勒景琛的呼吸都撲在她臉上,帶動一陣一陣的癢,她想躲,卻有一種無處可躲的感覺。

勒景琛卻緊緊的拽著南蕭的胳膊,不讓她動,南蕭簡直動彈不得了,偏偏這是夜裏,走廊上極其安靜,有一點兒聲響都能無限放大,連同呼吸落在她耳裏都如同雷聲。

她舔了舔嘴角,不知道為什麽生出一種害怕的感覺,強迫鎮定的對勒景琛吼道:“你幹嘛啊!勒景琛,你不知道,這樣的話,我的背好痛!”

可是這個時候的南蕭的聲音一點兒威脅的感覺都沒有,反倒生出一抹嬌嗔的味道,聽得勒景琛心尖又是一酥,有一個念頭在心中來來回回翻滾著,煎熬著。

他略微鬆了鬆手,卻沒有打算徹底放手的意思:“抱歉!”

南蕭鬆了一口氣,感覺要活過來了。

可是下一秒勒景琛又是幽幽一句:“南南,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南蕭一口氣還沒有喘完,這會兒又卡在半空之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心事突然被勒景琛道破,尤其是他那種似真似假的語氣,讓南蕭的耳根子又是一熱。

心裏卻突然生出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勒景琛問這話是不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不自量力,不聽信他的忠告喜歡上了他,嘲笑她不該隨隨便便違了約。

那一瞬間南蕭委屈壞了,勒景琛待她太好,這會兒仿似開玩笑的語氣讓她覺得受傷,突然用力的一甩手,憤憤的說道:“你想多了,我才沒有喜歡你!”

可是因為動作太猛,疼得她輕嘶了一口氣,小臉唰的一下子白了。

勒景琛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一看南蕭的臉色都變了,又看著她的手捂住右臂的一側。

這會兒也顧不得南蕭為什麽突然發怒了,伸手將她的胳膊拽過來,卷起她的衣袖,就看到了上麵血跡斑斑的傷口,看樣子應該是玻璃渣子劃破的。

南蕭的皮膚屬於特別白嫩的那一種,這會兒上麵冒了一串一串的血珠子,簡直紅白相應,刺目的不行,勒景琛的眼睛都熱了。

看著那還在不斷冒血的傷口,簡直心揪成一團:“怎麽弄的?”

“剛才不小心打架打的!”南蕭方才都瘋了,哪裏能想起來這傷口怎麽來的,不過大概是因為自己胡亂揍人的時候碰到的,方才沒感覺到痛,這會兒簡直鑽心的痛。

媽呀,好痛,南蕭皺著一張小臉,那樣子就是一副你欺負我了,你要安慰我的表情。

勒景琛當然心疼,南蕭胳膊中受了點兒傷,比往他身上捅一刀都難受,小姑娘家就是嬌氣,雖然南蕭不是嬌氣的姑娘,可是勒景琛自從找到她後,總想給她最好的。

“你跟我來!”勒景琛沒說什麽,可是聲音卻有點兒清冷,大概是因為生自己氣的緣故,跟南蕭在一起後,他說他會保護南蕭,可是南蕭三番五次的受傷。

他氣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好南蕭,他氣自己總是讓南蕭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他氣自己立誌讓南蕭一生無憂無慮,結果三番四次卻看到她痛苦流淚。

他恨這樣的自己。

直到南蕭被處理完傷口,勒景琛的臉色一直陰沉沉的,怪嚇人的,南蕭搞不懂他又怎麽了,生氣的明明該是她才對,明明是他三更半夜的出去跟桑白見麵,明明是他錯了!

怎麽搞到最後一副她錯了的表情,她不滿,於是小嘴兒嘟著,也不跟勒景琛說話。

兩人出了醫院,夜色已經涼透了,慘白的路燈像是凝了一層銀白之色,又顯得有幾分高貴,南蕭在前麵走著,也沒回頭,雖然傷口處理過了,可是這會兒還是有點兒隱隱作痛。

再加上心情鬱悶,這種疼痛的感覺又像是在無限放大,疼得她小臉都白了,到了勒景琛的車邊,南蕭也沒有矯情,直接上了車。

這大半夜的,她又累又餓,還掛了彩,實在沒有力氣跟勒景琛折騰了,不過到家之後,南蕭卻拒絕勒景琛進門:“謝了,勒少,今晚不留你了!”

勒景琛臉色一黑,這種被人掃地出門的感覺是怎麽回事,俊美的眉毛輕輕一掃,帶著一股子難以言說的涼意,他涼涼問:“你說什麽,南南,你再說一遍!”

“我說今晚時間不早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