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61節

  “桑小姐哪裏的話,我今天特意過來打擾,那才不好意思呢!”南蕭也假得很,明明心裏煩桑白煩的要死,恨不得一巴掌把她呼出去,可這會兒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桑白笑得更燦爛,雖然目光隱忍的看了勒景琛一眼,畢竟還是影後,得大度啊,所以範兒端得特別好:“南小姐說笑了,你跟阿琛能一起來,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是嗎?”南蕭笑了一下,從背後不甚誠意的拿了一個禮物給她:“這是我和阿琛的一點小心意,甭客氣!”

  “有心了!”

  “本來呢,我說單獨準備一份兒呢,畢竟是第一次拜訪桑小姐,可是阿琛說了,我跟他是一家人,一家人還準備什麽兩份兒禮物,所以……”南蕭欲言又止,一副盡在不言中的表情,桑白差點兒嘔血了,求助的看著勒景琛,勒景琛的目光一直落在南蕭身上。

  她氣得要咬斷牙了,不過笑得更加甜美,聲音也溫柔得不行:“南小姐說笑了,我聽說勒伯伯還沒有同意你們的婚事呢。”

  南蕭認同的點了點頭,一副很苦惱的樣子,不過語氣更誠懇:“是啊,是啊,說到這個,我剛剛還跟阿琛說呢,讓他跟你道個歉,雖然我跟阿琛是男女朋友了,他名聲擺在那兒,不介意傳什麽緋聞,不過那些記者真混蛋,你跟阿琛明明是朋友關係,他們怎麽能隨便亂寫呢,說你是勒家未過門的媳婦兒,你說可笑不可笑?”

  桑白隻覺得一口血卡在喉嚨裏,連笑都笑不出來了。

  兩人一路明爭暗鬥進了客廳,桑白拿出主人的架勢,給南蕭和勒景琛準備了好多親手烘烤的小點心,南蕭吃得津津有味,直誇桑白賢妻良母。

  勒景琛在一旁不動聲色的附和,但是立場還是站在南蕭這邊的。

  桑白心裏就算吐兩升血,表情怪委屈,勒景琛統統裝沒看到,我眼瞎了!

  最後,下午茶過後,桑白晚上準備了牛排,說是讓勒景琛去廚房幫幫忙:“阿琛,以前我們做牛排的時候都是你幫我,今天你也幫我一回吧!”

  南蕭麵無表情的喝著紅茶,吃著烤餅幹。

  勒景琛感覺後背冷汗直冒,怎麽他覺得這麽怪異呢,不由幹幹的笑了笑:“大白,今天恐怕不行,南南不舒服,我想多陪陪她。”

  桑白更委屈了,一雙眼睛幾乎要掛了淚:“南小姐,你不介意我把阿琛借走一會兒吧!”

  南蕭在心裏罵了一句踐人,臉上笑得甜甜的:“當然不介意,你又不是借了不還,阿琛,既然桑白做牛排需要你,那就去吧!”

  雖然南蕭笑得很甜,可是勒景琛看著她笑的樣子,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味道,最後猶豫了半天,覺得這兩女人估計要把家拆了,點了點頭,跟桑白進廚房了。

  南蕭活生生的把小餅幹捏成渣!呸了一聲,狗男女!

  勒景琛跟桑白進了廚房後,桑白已經換了一副表情,委屈十足的望著勒景琛:“阿琛,你今天把她帶過來,是故意氣我的嗎?”

  勒景琛卻覺得桑白的腦回路跟他不一樣,明明他已經再三表示過,他對她沒感覺,沒意思,可這姑娘這回這麽死心眼呢,忍著歎息的欲.望。

  他對她說道,語重心常:“大白,很早以前,我就對你說過,我隻是把你當妹妹,你最好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幻想,因為我不會再喜歡別人……”

  -本章完結-

☆、第129章 阿琛,明明是你啊

  桑白卻急促的打斷了他的話,瞬間淚如雨下:“不,我不信!阿琛,你不會喜歡別人的!”

  因為她知道,這些年,勒景琛心中一直有一個女人,為了那個女人,他曾經拒絕了她。

  所以她不能接受——勒景琛有一天,還會再喜歡別人。

  她在他身邊守護了多年,就是為了有朝一日他能回頭看看她,她願意當他的妹妹,願意呆在他身邊,隻是做他的妹妹,就是為了能跟他有更近的距離。

  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懷孕的事情,她是沒有勇氣回來跟他說——她愛他!

  勒景琛外表強大,有著無與倫比的家世,得天獨厚的性格,可他這人最為心軟,也最為心硬,他心軟的時候對你柔情萬千。

  他心硬的時候,你哪怕是再可憐,再委屈,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可是她突然發現有了孩子後,她果斷回國,就是為了想跟他有一線的可能。因為勒景琛有可能為了孩子,無論如何,他也會給自己一個名份的。

  隻是,桑白萬萬沒有想到,勒景琛會對她說這麽絕對的話!再一次拒絕了她!

  一個男人,當他喜歡你的時候,女人的眼淚可能對他來說,會讓他心疼,可是當他不喜歡你的時候,你的眼淚勾動不了他心存的任何一點兒憐憫之情。

  勒景琛望著桑白,沒有任何動作,因為他不能再給她一點兒幻想,一絲一豪都不能。

  空氣裏安靜至極,有女人隱隱的低泣,勒景琛長身如玉,僅僅站在廚房裏,卻有一種懾人心魄的味道,他對女人的眼淚無動於衷,甚至有一種涼薄如玉的感覺:“大白,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幻想,我不會喜歡你,這輩子,我隻把你當妹妹!”

  “可是,為什麽是南蕭,為什麽是她?”勒景琛不是說這輩子,除了那個女孩兒,他不會再喜歡任何人,可是,他怎麽能再喜歡別人!

  桑白接受不了,她用半生時光去喜歡一個人,可是他怎麽能喜歡別人!

  “為什麽不能是她?”勒景琛好笑的反問一句,很多人不能理解他為什麽會喜歡南蕭,畢竟名氣,南蕭不如他,聲望,更不如他,就連家世,都跟他差之千裏。

  可是喜歡一個人,怎麽能是這些外在的東西所能概括的,他喜歡她,跟外人因素無關。

  他想要她,隻因為她是南蕭,她是自己找了十四年的女孩兒。

  “大白,我喜歡她,這輩子隻喜歡她一個,勒太太的人選也隻能是她,有些事情你不要再做,我不喜歡,南蕭不開心,我也會不開心!”勒景琛無視對方震驚的表情,不徐不緩的說道,字字都有一種穿透人心的味道。

  廚房裏,有桑白為他準備最愛吃的牛排。

  他還記得她當年沒少為自己做飯,可是他的心太小,這輩子隻能容下一個人。

  如果她願意一直當自己的妹妹,他當然樂意對她好,甚至為她掃平一些她不願意碰觸的東西,可是她不該逾越,更不該,讓南蕭不開心。

  讓南蕭不開心的人,就是跟他勒景琛過不去,所以他說,徹底斬斷她的心思,他輕輕的勾了勾唇,訴道:“其實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跟你說清楚……”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中,桑白感覺到了,像是抱了有人生中的最後一抹希望,激動的開口說道:“阿琛,我們有孩子了,你可以不要我,可是你不能不管我肚子裏的孩子啊!”

  孩子是她如今最大的籌碼,在勒家父母麵前,有了孩子就等於讓勒父認同!

  “大白,你肚子裏的孩子其實不是我的!”有些話,縱使殘忍,勒景琛也說了出來,桑白意外懷孕這件事情,勒景琛一直覺得自己有責任。

  畢竟那一晚,是他的疏忽導致了桑白的懷孕,他對此,深感抱歉,可是他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影響他跟南蕭的感覺,他已經承受不了,再一次失去她!

  更何況,他愛的女人是南蕭,他不想讓她因為桑白的事情心裏有任何的不痛快。

  天似乎塌了!地也似乎陷了,她的人生突然一夕之間全傾覆了!

  桑白不哭了,目光偏灰,望著勒景琛,好一會兒都沒有說話,半晌之後她的情緒激動了起來,死死的拽著勒景琛的衣角,啞聲吼道:“我不信,明明是你,阿琛,那一晚明明是你啊……”那一天,她醒來,第一個人看到的就是他,怎麽會是別人呢!

  桑白被勒景琛這句話傷得體無完膚!

  她一直相信肚子裏的孩子是勒景琛的,為什麽,為什麽不是勒景琛,一定是他弄錯了!

  勒景琛緊緊的捏著她的肩膀,力道有些大,強迫她盡量理智一點兒,畢竟桑白在他心中雖然一直是妹妹,可是這個女孩子能在娛樂圈稱後,沒有兩把刷子是不可能的。

  再者,桑白有自己的主見,她的方向,她不是那種容易被人打倒的女孩兒,她輕泣如雨,淚從臉上滾落上,幾乎淌成河:“阿琛,你在騙我,你一定在騙我,對不對?你說,是不是!”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勒景琛卻搖頭,一字一句說出當天的真相,語氣卻有幾分愧疚的味道:“大白,對不起,事實上我並不知道你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等我找到你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桑白聽到這句話,身子漸漸的軟了下去,她眼底的灰色越來越沉,像是蒙了一層鉛灰色,再也沒有了光明,她聽不懂勒景琛在說什麽,仿佛他在對自己說話,仿佛又沒有。

  勒景琛控製著她不讓她滑倒了地上,心裏有一種無法言說的愧疚,在這件事情上,他承認自己處理的有些優柔寡斷,如果他能果斷一點兒……

  如果他一開始就對桑白說出了真相,也許今天的桑白不會那麽難以接受。

  他捏著她的雙肩,將她從地上兜了起來,一字一句的說道:“大白,我很抱歉,因為我的疏乎導致了這件事情的發生,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直在查,我一定會幫你討回一個公道的!”如果那個人真的是虞美人,他一定會讓虞美人對桑白負責的!

  公道?什麽是公道?公道對桑白來說,她付出了這麽多久的時間,她希望跟勒景琛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可是公道卻失信了她,她曾經以為,堅持就有未來,堅持就是勝利!

  可是命運,卻給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她閉眼吸氣,好一會兒,才平複了心中的湧動,她對勒景琛說:“這件事情我自己會去查,阿琛,抱歉,今天晚上不能請你們吃牛排了!”

  這是,逐客之令已下,勒景琛又豈會聽不出她的意思,桑白太驕傲,這件事情對她來說,就仿佛是一件致命的打擊,她一直欣喜,期盼的孩子竟然不是勒景琛的,恐怕再也沒有這件事情比對她的打擊更大了。

  她不想見任何人,哪怕如勒景琛,這個她深愛多年的男人,她也不願意見,她想靜一靜……

  她隻想靜一靜,讓自己安靜的,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勒景琛出了廚房,就看到南蕭忐忑不安的站在那裏,卻沒有進去的打算,她在給勒景琛和桑白一個空間,哪怕她在外麵聽到了桑白的哭聲,也製止自己闖進去。

  “走吧!”勒景琮拽著南蕭出了桑白的家,兩人都沒說話,直到上了車之後,勒景琛開車離開了桑白家的小區,南蕭才忐忑不安的問了句:“勒景琛,你跟她說什麽了?”

  桑白在南蕭心中,一直是一個精致漂亮的姑娘,她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據調查,在很多男人心中,桑白那種類型的就是他們的夢中情人。

  這也是為什麽,桑白自出道以來,一直有一個女神的稱呼,因為這個女人就是得天獨厚,獨一無二的尤物,男人見了她,哪個不喜歡。

  而桑白確實也擔得起這個稱呼,她確實將女神二字扮演得淋漓盡致,所以南蕭聽她的哭聲,覺得這姑娘怪委屈的,心想,難不成勒景琛揍她了!

  可是這麽漂亮的姑娘,勒景琛下得了手嗎?南蕭表示嚴重懷疑。

  勒景琛情緒也挺低落的,畢竟他一直拿桑白當妹妹,有些事情的處理上,他盡量選擇柔和的辦法,不希望讓她真的傷心難過,可是如果讓南蕭傷心,他寧願讓桑白難過。

  畢竟一個女人,一個妹妹,那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表情說不上好看,可能是方才的事情還沒有讓他喘口氣來:“我跟她說了,孩子不是我的!”

  南蕭傻眼了,真的假的啊,雖然這麽懷疑有點兒不道德,可是看著勒景琛臉色不好看,再加上桑白在廚房裏哭得挺撕心裂肺的,她也默默信了。

  可現在,真臨到頭上了,她又覺得挺為桑白憂心的,畢竟傾國傾城的一個大美人啊,怎麽懷個孩子都不知道是誰的,哎,貴圈真亂。

  勒景琛看著她糾結的小表情,突然心情好了很多,伸手輕輕的扯了扯她的頭發:“今天晚上沒牛排吃了,咱們去虞氏吃飯吧,把蘇小珞叫上!”

  南蕭提到吃的,覺得自己還不餓,今天下午閑茶沒少喝,點心也沒少吃,不過蘇漢子最近情緒明顯不好,她是得多陪陪她,於是跟蘇小珞打了一個電話,讓她過來虞氏吃飯。

  蘇漢子答應得很快,半個鍾之後,三人坐在了同一餐桌上。

  蘇漢子拉著南蕭說個沒完沒了,直到包廂的門推開,進來一個人,蘇漢子本來挺和藹可親的笑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不過她眼皮都沒抬一下,依舊跟南蕭客氣的說話。

  虞世堂落座後,望了勒景琛一眼:“沒想到今天這麽巧,你們也在虞氏!”

  勒景琛默默的看了他一眼,附和道:“確實挺巧的!”目光卻望了蘇小珞一眼,卻見蘇小珞依舊跟南蕭交頭接耳,就是不正眼看虞世堂一下,覺得奇了怪了。

  這蘇漢子平時跟虞美人不黏糊的嗎,今天這是怎麽了,南蕭也發現這個問題了,本來跟蘇小珞聊得興致勃勃的,這會兒接到勒景琛遞來的眼神兒:“小珞,你跟美人兒?”

  “掰了!”蘇漢子爽快的兩字,一點兒也沒有當初對虞世堂愛的死去活來的樣兒。

  南蕭震驚了,她這才剛跟勒景琛有點兒開始的感覺,蘇漢子就掰了,這戀愛的速度還真跟風一樣,她看了虞世堂一眼,就瞧見虞世堂的目光在蘇小珞身上一直停留著,離都沒離開過,可是蘇漢子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看都沒看他一眼。

  “你不是挺喜歡他的嗎?”南蕭不敢太大聲,隻能偷偷摸摸的說道。

  “那是我眼瞎!”蘇小珞說這話,然後跟南蕭說了句抱歉就站了起來,說是去洗手間,南蕭趕緊也跟了過去,她覺得一肚子疑問啊,上次蘇漢子也沒這麽決絕啊。

  這是怎麽了?幾天的事兒啊,兩人沒進洗手間,主要是想透口氣,南蕭望著蘇小珞,身子幾乎掛在她身上:“我說漢子,你跟美人兒到底怎麽回事啊!”

  “還不就那回事兒,姐突然發現,他不是我的菜了!”蘇漢子滿不在乎的說道。

  得,鬼才信!南蕭翻了個白眼,無聲的那一種,拍了拍她的肩:“你這話哄誰去呢,我跟你認識這麽多年,還不知道你丫什麽屬性!”

  蘇小珞偏了偏頭,突然不經意間看到了南蕭脖子上的小草莓,還別說,真挺多的,勒影帝真凶殘,瞧瞧這皮膚上,沒有一塊兒好的了。

  她驚得瞪大了眼睛,去扒南蕭的衣服:“蕭蕭,你丫還一直騙我,你跟勒影帝一直是單純的男女關係,你脖子上的草莓,你別告訴是我蚊子種的!”

  提到這個,南蕭趕緊護住衣服,死活不讓蘇小珞動手,語氣挺無奈啊:“祖宗,我錯了,你矜持點兒!”這大庭廣眾之下,咱是淑女,不能幹這種沒有道德的事兒!

  蘇小珞湊了過去,賊兮兮的問:“從實招來,幾次?”

  南蕭徹底無語了,損友就是蘇小珞這種的啊,不然怎麽可能問這麽沒節操的問題,她眼神閃了閃,在意識到自己真的有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南蕭覺得自己的下限又被重新刷新了。

  臉一紅,惱羞成怒的對蘇小珞說道:“我問你呢,你跟美人兒到底怎麽回事兒!”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