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56節

  最終猶豫了一下,對裏麵的南蕭說道:“你早點睡吧!”轉身離開。

  勒景琛剛走,南蕭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眼淚已經抹了去,一雙眼睛卻是紅紅的:“勒景琛,明天我希望你能從我家搬出去,等我回來的時候我不想再看到你!”

  第二天,南蕭一出門,就看到了沙發上踡縮的勒景琛,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這裏呆了一夜?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一瞬,有一絲特別複雜的感覺。

  這個時候門外就響起了鈴,南蕭剛打開門,勒景琛這個時候已經醒了,喊了一聲南南。

  門外站著的人是娃娃,這幾天一直是娃娃開車,南蕭累,也沒精力,每天忙完工作都累得想死,在車子上還能閉目養神:“蕭蕭,你準備好了嗎,我們該出發了!”

  南蕭點了點頭:“走吧!”

  娃娃看到勒景琛也走了出來,喊了南南一聲,南蕭沒理,娃娃卻堵在了勒景琛麵前:“勒先生,我們蕭蕭今天還有一堆事兒要忙,麻煩勒先生不要影響她工作!”

  勒景琛微微眯了眯眼睛,總感覺來自這小丫頭一股濃濃的敵意。

  路上,娃娃開車,南蕭閉目養神,昨天晚上沒怎麽睡,這會兒眼睛疼得厲害,不想睜開,娃娃看著南蕭清白的小嘴唇,忍不住問了句:“蕭蕭,你有沒有讓勒先生跟你解釋一下!”

  南蕭沒說話,直到娃娃以為南蕭不會出聲的時候,她卻突然說了一句:“有什麽好解釋的,事實都擺在麵前了!再說了,我跟他真的什麽關係都沒有,你們別誤會!”

  可是說到最後一句話,娃娃從後視鏡裏又看到,南蕭的臉上有一滴淚掉了下來。

  南蕭一天都有點兒不在狀態,娃娃盡量跟她說一些俏皮話,讓她開心一點兒,南蕭看著她賣力的樣子,故意笑得很開心,可是一個人的時候總是眼眶會紅。

  當晚,因為南蕭拍攝狀態不太好,一下子折騰到了很晚,晚上正好投資商過來視察,提出要一起吃個飯,南蕭不想回去麵對勒景琛,賞了臉同意一起去。

  隻是沒有想到,剛入包廂,就看到了江臨歌已經坐在了包廂裏,那一瞬間,南蕭下意識的想退了出來,可是江臨歌已經看到了她,站了起來,親密的挽著她的手:“我以前就是蕭蕭的鐵杆粉絲,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裏看到了她,真是幸運!”

  南蕭不動聲色的看著她演戲,想著江臨歌每次私下裏都會可憐巴巴的喊她姐姐,在外麵倒是一直叫她蕭蕭,她知道江臨歌從來不敢在外人麵前喊她姐姐。

  所以挑了挑眉,故意這麽問了一句:“今天怎麽沒叫我姐姐了?”

  -本章完結-

☆、第122章 裏麵加了料(為紫妤Angle加更)

  南蕭說這個話的時候,包廂裏瞬間沒音了,眾人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對峙的兩人,可是江臨歌一愣,隨即笑了起來,甜甜的喊道:“南姐姐,你願意讓我叫你姐姐啦!”

  南蕭倒是沒話說了,沒辦法,人至賤,則無敵啊。

  入座的時候,投資商以為這兩人關係不錯就把兩人的座位安排在了一起,南蕭還沒有說什麽,江臨歌已經拉著她坐了下來,那親密的姿態還讓人覺得兩人關係極好。

  不過礙於江臨歌的身份,倒是沒有人多說什麽,本來這場宴會就是江臨歌準備的。

  江臨歌是江市長的千金,據說是捧在手心裏寵愛的那一種。

  今天出席飯局的一個投資商因為手中有一個項目一直卡在江恩年那裏,江恩年橫豎不給通過,用了各種辦法都不行,再加上江恩年在外的名聲,那是清廉的主兒,要想從他這裏下手,當然不可能,所以就想法設法找了關係請江臨歌吃頓飯。

  不過投資商大概是沒有想過南蕭今天會來,畢竟南蕭在圈內很少會出席這種飯局。

  如今今晚這兩人對上了,眾人心中一忐忑,前段時間南蕭是墨邵楠小三兒的事情在圈子裏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後來這事兒揭篇了,可是在場的人誰不知道啊。

  可是瞧著這兩人的關係似乎並沒有傳說中的關係惡劣,眾人略略放了心。

  南蕭一直不動聲色的勾著酒杯,沒喝,江臨歌倒是在一直不停的跟人喝酒,瞧見南蕭不喝,端著酒杯笑著湊了過來:“南姐姐,我一直很喜歡你,今天很榮幸見到你!”

  “抱歉,我不喝酒。”南蕭拒絕,姿態挑得很明,她不喝,不是不會,是不喝!

  “你不喝酒,那咱們喝杯果汁吧!”說罷,一揚手就讓人拿了一杯果子過來,放在了南蕭麵前,想著南蕭酒不喝,不可能連果汁都不碰。

  南蕭眼中閃過笑意,望著江臨歌,聲音卻是冷冷道:“江臨歌,你的果汁我可不敢碰,萬一這裏麵……”說到這裏,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複又勾了勾唇,聲音壓得極低:“再說你這又是何必呢,難不成你還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其實是一個私生女!”

  江臨歌聞言眼底的笑意停滯了一下,端著酒杯的手抖了抖,隨即委屈道:“南姐姐,你這是說什麽呢,我好心敬你酒來著。”

  她那副樣子,尤其是眼底似乎盈了淚,還真讓人覺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眾人的目光這會兒都已經望了過來,瞧見江臨歌給南蕭端了一杯果汁,而南蕭連接也不接,都紛紛勸道:“蕭蕭,一杯果汁而已,喝了吧!”

  南蕭笑了笑,沒接,隻是站了起來:“抱歉,失陪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間!”

  江臨歌看著她走出去,小臉低了下去,看上去更委屈,可是眼底卻閃過一抹怨毒的光芒。

  她當然不會讓外人知道南蕭跟她是親姐妹,如果外人一旦知道了南蕭是江恩年的私生女,到時候江恩年會被調查不說,而她也會背負上私生女的罵名。

  這是她最不願意的事情,葉楚當年如何坐上江夫人寶座的事情她不關心,可是事情都過去這麽多年了,她也已經習慣了風光無限的江大小姐,怎麽可能會放棄這個身份呢。

  她方才之所以喊南蕭姐姐,其實她就是料定了大家不會往她們是姐姐的方向想。

  畢竟她跟南蕭長得一點兒都不像,都是隨了媽媽的相貌,天人站在一起,一個冷傲,一個甜美,任誰也想象不到這兩個人其實是一對姐妹。

  再說了,南蕭在圈子裏比較年長了她幾歲,又是當紅模特,她以前還是她的小粉絲,她這個時候叫她一聲姐姐其實也是適宜的,隻會讓人覺得她江臨歌有禮貌!

  南蕭回來之後,看著江臨歌還坐在那裏,頓生厭煩,這個時候想跟人換位置根本不可能了,想了想跟投資商說了一下自己有事,要提前走了,改天再來陪罪。

  投資商倒是沒說什麽,可是投資商身邊的那個主兒卻是不同意了。

  這人就是邀請江臨歌過來的那個人,他一直想討好江臨歌,可是卻找不到好機會。

  而方才那一幕,讓他覺得機會來了,所以他伸手勾住了南蕭的肩,南蕭想躲,沒躲開,被人捏住了肩膀,微一皺眉,不動聲色的推開他的手,哪知那人卻笑著站了起來,手中的力道加大了些許,讓南蕭動彈不得:“南小姐,怎麽這麽著急走,喝一杯再走吧!”

  南蕭疼得蹙眉,還沒有出聲,那人一杯酒就送到了南蕭的嘴邊……

  南蕭不想喝,所以擺明了是拒絕的姿態:“不好意思,宋總,我不會喝酒!”

  手一揚就把酒杯推了,對方倒是笑了一笑,臉色陰沉得很:“南小姐,這是不給麵子?”

  南蕭跟勒景琛在一起的時候,也許這些人會看在勒景琛的麵子上不會逼她喝這一杯酒,可是如今桑白跟勒景琛的婚事鬧得沸沸揚揚的,而南蕭分明是被甩了!

  所以此時不待,更待何時呢。

  投資商一看這架勢有一種劍拔弩張的味道,趕緊勸道,生怕這兩個人在這裏拆台了,南蕭還是他廣告片的女主角,萬一出什麽事,損失找誰賠去,他才是最倒黴的好不好:“算了,算了,既然蕭蕭不想喝就算了,這杯我替她喝吧!”

  南蕭在圈子裏也是出了名的擰脾氣,萬一真鬧崩了,他臉上也掛不住。

  那人卻笑笑,冷冷一嘲:“這恐怕不太好吧,今天她不喝這酒,這事就不算完!”

  “這樣吧,南姐姐,你喝杯果汁,就當跟宋總賠個不是!”江臨歌趕緊打圓場,在外人麵前,她總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

  姓宋的臉色稍緩,目光盯著南蕭:“南小姐如果不願意喝果汁,那就喝這個吧!”

  說著就讓人拿了一瓶白酒過來,南蕭一看,心裏臥槽了一聲,純的,58度,這是妥妥讓她走不出門的節奏啊,這比起喝白酒,她寧願喝果汁啊。

  可是南蕭沒有想過,無論選哪個,她今天都得出事。

  南蕭心裏想著不就一杯果汁,爽快的接了過來:“那成,我喝果汁,喝完我就走!”

  端著杯子一點都不淑女的一飲而盡,杯子擱在桌上,將身上的爪子狠狠拍開,然後說了一句失陪迅速走人,結果剛走了包廂,江臨歌卻又追了過來。

  拽著南蕭的手就是不讓她走:“姐姐,對不起,方才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的,邵楠的事情我一直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其實也是喜歡他的!”

  南蕭不知道她又唱的是哪一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覺得這姑娘估計又吃錯藥了:“江臨歌,這事兒我早就跟你說過,翻篇了,你跟墨邵楠以後怎麽樣跟我沒半毛線的關係!”

  江臨歌知道,南蕭剛剛喝的那本果汁是她給的,裏麵加了料,她當然不會這麽放南蕭走了,她知道墨邵楠雖然跟她訂了婚,可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個人還是南蕭。

  如果他知道南蕭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那麽他一定會忘了南蕭,所以她才趁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在南蕭的杯子裏加了料,隻要她喝了果汁,今晚她就出不了這個門!

  江臨歌卻死活不鬆,這麽好的機會她怎麽能白白浪費了呢,她語氣更加楚楚可憐:“姐姐,其實這件事情是誤會的,你聽我把話說清楚,到時候你想怎麽樣都成,可以嗎?”

  “江臨歌,你口中的事實我一點兒都不好奇,事實真相如何你我心裏都明白,你用不著一直在我麵前擺出一副受害者的態度!”南蕭一把推開了江臨歌,覺得頭開始有點兒暈。

  酒店裏明明開了空調,她突然覺得有點兒熱。

  南蕭忍不住用手扇了一下風,然後快速的走了幾步,想盡快離開這裏,哪知江臨歌又纏了上來,死活拽著她就要往一間包廂裏拖。

  南蕭肯定不願意,但是身體卻仿佛沒有力氣一樣,完全擺脫不了她!

  “江臨歌,你到底要幹什麽!”南蕭忍無可忍的吼了一聲,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麽了,感覺越來越熱了,需要點兒水,緩解一下心頭上的那把隱隱約約跳動的小火苗。

  白希飽滿的額頭不知道什麽時候冒了汗,順著她的臉蛋兒流淌了下來。

  南蕭感覺整個人似乎被火包圍了一樣,想掙脫,偏偏被江臨歌拉得步伐踉踉蹌蹌的。

  江臨歌的聲音還在一邊柔柔和和的,帶著哄,帶著勸:“姐姐,你不要這麽快走,你如果走了,你一定會後悔的!你永遠不知道墨邵楠當初為什麽會同意跟我訂婚?”

  眼見南蕭的掙紮越來越激烈,小臉上都浮出了一抹紅暈的色彩,江臨歌知道南蕭的藥性發作了,幹脆直接把家底掏了出來,就是為了吸引南蕭的好奇心。

  南蕭大概一直不知道為什麽墨邵楠選擇跟她訂婚吧。

  她一直恨墨邵楠,卻從來沒有問過墨邵楠一句為什麽,而墨邵楠那個自尊心極高的男人,恐怕一句話也將那種事情說不出口吧!

  所以她這麽一說的時候,南蕭停止了的掙紮,而江臨歌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其中一間的包廂,兩人就站在包房門口,而裏麵暗沉一片。

  江臨歌望著南蕭,眼神裏帶了幾分蠱惑人心的味道,連同語氣都如此:“姐姐,其實你不知道,邵楠一直喜歡的人是你啊……”

  南蕭心裏一疼,神智清醒過來,真的太疼了,她沒有辦法不醒,八年,他說喜歡她八年,卻比不過跟江臨歌認識一段時間,墨邵楠喜歡她又如何呢,他跟江臨歌都訂婚了。

  所以她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突然一把甩開了江臨歌的胳膊,呼吸有些重,像是攜了一層厚厚的沙:“江臨歌,他喜歡我,跟我半毛線的關係都沒有,你給我滾!”

  然後使勁的推了江臨歌一把,轉身就走。

  江臨歌完全沒有防備這個時候的南蕭還有力氣,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等她再站起來的時候,氣得眼睛都紅了,對包廂裏麵的人說道:“你們還給我愣著做什麽,還不趕緊追,讓她跑了,你們今天一個仔兒都拿不到!”

  包廂裏出來兩個人,一聽這話,朝著南蕭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江臨歌隨後也跟了上去,心裏冷冷一嘲,南蕭,我看你這回身敗名裂了,還有誰能救你,沒有勒景琛,你什麽都不是!

  南蕭覺得頭暈得厲害,越來越熱,身體裏麵仿佛起了一把火,她哪怕再單純也感覺到了自己身體裏麵的不對勁兒,她似乎是……中藥了!

  今天的飯局,她其實什麽都沒吃,除了最後臨走的時候喝了一杯果汁。

  那杯果汁有問題!

  一想到這裏,她後背起了一層冷汗,怎麽辦?腦子裏仿佛繃了一根弦,快要斷了,她越來越難受了,感覺快要崩了一樣,她必須馬上離開這裏,不管怎麽樣,這地方不能久留!

  可是還沒有走幾步,南蕭已經走不動了,她熱,難受,腦子裏懵懵的,仿佛被人打了一棍似的,而雙腿更是沉得要死,唯有一個理智,還在堅持著讓她趕緊跑。

  南蕭好不容易到了停車場,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哆嗦了半天,終於摸到手機,眼神已經有些渙散了,接過電話就是一句:“求你,救救我……”

  她聽不到對方說了什麽,她覺得難受,全身都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想到了勒景琛的唇,如果勒景琛在這裏,他的唇嚐起來一定很不錯吧。

  她還沒有跟他說過,她喜歡口勿,喜歡口勿上她的那種感覺。

  電話不知道什麽時候掛了,南蕭扶著一輛車子,她怕自己一鬆手,就徹底的跌入了地獄裏,不知道突然摸到了什麽,她突然一愣……

  -本章完結-

☆、第123章 這是勒景琛的女人

  南蕭低下頭一看,那是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