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53節

勒景琛一看南蕭跑了,也趕緊跟了過去。
  不過卻停了一步,跟酒吧老總留了一句話:“周總,今晚什麽話該說,什麽話不該說,你自己掂量一下,酒吧裏今天所有的視頻,我要看到原件統統銷毀!”
  這事情不能流露出去,勒景琛也不希望這個時候南蕭再有什麽意外!
  上次的事情好不容易消停了,他不希望南蕭再一次站在風口浪尖上。
  南蕭跟出了酒吧,虞世堂已經帶著蘇小珞跑了,南蕭沒辦法,急得直跳腳,可是剛剛經曆了變故,讓她開車,她心神兒還沒有恍過來,勒景琛也跟了過來,拽著她的手說道:“南南,你別急,我馬上去開車!”來的時候,他跟虞世堂都開了車。
  這個時候,南蕭雖然對勒景琛心底有怨氣,可現在不是較真兒的時候,隻能點了點頭。
  勒景琛的車子剛停下來,南蕭就已經跳上了車,她整個人都在緊張,小臉兒有點兒慘白慘白,雙唇緊咬,受驚的樣子跟個純良的小白兔似的。
  勒景琛心疼壞了,看著南蕭的樣子,忍不住安撫一句,語氣心疼得不行:“南南,你別急,蘇小珞會沒事的!”
  “怎麽可能沒事,你不知道她其實是為了救我才這樣的!”提到方才的事情,南蕭還是覺得虧欠,都怪她不好,如果不是她,蘇小珞也不會受這麽重的傷。
  瞧著女孩兒滿眼的愧疚,勒景琛知道現在多說,非但緩解不了南蕭的虧欠,反而更讓她緊張兮兮的,輕緩了一口氣:“你別急,我們先過去看看情況!”
  勒景琛和南蕭到的時候,蘇小珞已經被送進了急救室,一看到這情況其實大家都嚇暈了,尤其是虞世堂,平時嘰嘰喳喳的,在勒景琛身邊說個沒完。
  今天倒是安靜的很,三個人心情都不好,這會兒都沒有說話。
  直到蘇小珞被送進病房之後,虞世堂看著蘇小珞腦袋上已經纏了繃帶,雖然人沒有什麽大礙,可到底那一瓶子還是蠻嚴重的,給整了個腦震蕩,需要在醫院裏休養一段時間。
  南蕭提出要照顧蘇小珞,畢竟蘇漢子因為她受了傷,虞世堂卻不肯,他的女人憑什麽讓南蕭照顧,搖頭,一副拒絕的語氣:“不用了,小珞我自己會照顧!”
  南蕭還想說什麽,就被勒景琛一把拽住出了病房,對她說道:“蘇小珞沒事,你就放點兒心,虞世堂不是不知輕重的人,他既然答應了會照顧她,一定會負責到底!”
  “可是……”
  “沒什麽可是的,就算蘇小珞為你受了傷,你覺得內疚,但是南南,如果這種事發生在小珞身上,你同樣也會為她這麽做,對不對?”勒景琛站在南蕭麵前,身材異常高大,他的身影幾乎像是一座高山一般將南蕭的身子層層疊疊的遮住。
  勒景琛的眉眼不是一慣的溫和,反倒透著一股子若隱若現的涼。
  他望著南蕭,精致迷人的五官有一股子難得一見的冷硬。
  南蕭聽到這些話,方才一直緊繃的情緒這才稍微緩解了一些,她抬手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確實太自責了,一想到如果蘇小珞真的出了事,她估計會瘋。
  方才那大片大片的血還仿佛在眼前重重掠過,像是一道道光影,又像是一場永遠做不完的夢魘一般,她定了定神,好一會兒才說道:“不管怎麽說,小珞受傷確實是我的責任。”
  南蕭感激勒景琛能夠在最後一刻趕過來,救了她跟蘇小珞,可是另一方麵,那些本就纏在心裏的疑惑這會兒又冒了出來,不過她太累了,不想跟他糾結。
  “今天謝謝你了,我想回了!”南蕭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一刻都不想留,勒景琛卻一把拽住了她,覺得南蕭的反應有些奇怪。
  明明該生氣的人是他才她,太陽穴隱隱在跳,有一種快要控製不住的情緒升騰出來,他望著南蕭的樣子,表情有點兒冷:“南蕭,你到底把我當什麽了!”
  南蕭聞言,笑了,那一笑在本就蒼白的小臉上,有一種難得一見的驚豔,雪白的肌膚在燈光之下顯得有幾分透明,配上那烏黑分明的大眼,真是迷人。
  她扯了扯唇,似乎輕嘲一般,語氣卻是涼涼的:“勒景琛,那你呢,你把我當什麽了!”
  問出那句話的時候,南蕭心裏真真不是滋味兒,她承認,自己是嫉妒勒景琛跟桑白的關係,可是她也明白,她沒有那個資格。
  她跟勒景琛在一起打打鬧鬧慣了,有時候會差點忘了他們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從始至終不過是合作關係罷了,他們當情侶,演戲,不過是因為各自所需了。
  她需要借助他膈應墨邵楠,跟他斷得幹幹淨淨,她不過是幫他擋擋桃花。
  可是如果現在說結束,她卻不想,她不想跟勒景琛就這麽結束了,尤其是在證實了自己喜歡勒景琛的情況下,可是勒景琛現在跟桑白不清不楚的,她鬧心。
  真鬧心啊,一想到桑白大半夜的給勒景琛打電話,他不管多晚都會急急忙忙的趕過去。
  這事兒如果擱在心裏,南蕭不可能一點兒想法都沒有。
  她在吃醋,她在嫉妒,嫉妒勒景琛為什麽會對桑白那麽好!
  勒景琛望著南蕭,這會兒時間已經很晚了,大概淩晨一點左右,醫院走廊晨亮起了燈,慘白慘白的,撲落在女孩兒臉上的時候,更顯出她眉眼之中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固執和倔強。
  他幾不可察的皺了皺眉,不明白南蕭跟他別扭什麽,方才還好好的,怎麽突然之間全變了,他忍著歎息的衝動,抿了抿唇,認真問道:“這麽晚了,你還跟我鬧什麽?”
  “你也知道這麽晚了,那每天晚上桑白找你做什麽!”那句話吼出來的時候,南蕭才反應過來自己吼了什麽,臉登時一下子紅了起來。
  她這不是不打自招嗎,怎麽……怎麽能這麽坑呢,一想到這個,南蕭的耳朵又泛起了紅,這會兒有點兒惱羞成怒了,也顧不得別的,本能的一把甩開勒景琛的手,掉頭就走。
  真丟人啊,搞得她好象很吃醋一樣,勒景琛到時候會怎麽想啊,她還要不要活了,南蕭想撞豆腐了要,當初勒景琛可說得清清楚楚,隻是演戲,不能當真!
  她怎麽就傻帽了呢,越想越惱,越惱走得越快,直到勒景琛突然從背後捉住了她的手,可是因為有點兒大力的緣故,強迫南蕭停了下來。
  南蕭很生氣,恨不得抓著勒景琛的胳膊咬他一口,可是下一秒,南蕭已經被他豪無征兆的頂在了牆上。
  這個時候已經接近秋天,夜已經有點兒涼,南蕭整個人被抵在牆上的時候,覺得更囧了。
  背後是冰涼的牆麵,身前卻是勒景琛溫熱的身休,因為貼得極近,仿佛隻有幾寸的距離。
  兩人的氣息在空氣中教纏,纏出一種曖.昧的味道,勒景琛墨中透藍的眼眸近在咫尺,這會兒更加幽藍如海,像是晴空如洗一般的碧空一樣。
  他望著南蕭,樣子前所未有的認真迷人,勾唇,淺問:“南南,你在吃醋嗎?”
  南蕭簡直有點兒無地自容的感覺了,她眼睛左瞄右移,就是不肯跟勒景琛的眼眸對上,卻使著小性兒連口否認道:“沒有,沒有,我吃什麽醋,我才不會吃醋!”
  可是她這樣的否認,卻更加重了勒景琛對她的懷疑,他強迫性的用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讓她的雙眼無所遁形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夜色深沉,男人的眼眸更加深邃,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在裏麵緩緩流淌。
  南蕭在對上他的眼睛那一刻,簡直有點兒反應狼狽,男人的眼,似乎帶了一種她看不懂的東西,可是那裏麵的光……太灼人,那裏麵的認真也太嚇人。
  她倉惶失措的避開,想逃,女人的本能讓她感覺到了危險,尤其是這麽近的距離,她感覺勒景琛的呼吸都撲在她臉上,帶動一陣一陣的癢,她想躲,卻有一種無處可躲的感覺。
  勒景琛卻緊緊的拽著南蕭的胳膊,不讓她動,南蕭簡直動彈不得了,偏偏這是夜裏,走廊上極其安靜,有一點兒聲響都能無限放大,連同呼吸落在她耳裏都如同雷聲。
  她舔了舔嘴角,不知道為什麽生出一種害怕的感覺,強迫鎮定的對勒景琛吼道:“你幹嘛啊!勒景琛,你不知道,這樣的話,我的背好痛!”
  可是這個時候的南蕭的聲音一點兒威脅的感覺都沒有,反倒生出一抹嬌嗔的味道,聽得勒景琛心尖又是一酥,有一個念頭在心中來來回回翻滾著,煎熬著。
  他略微鬆了鬆手,卻沒有打算徹底放手的意思:“抱歉!”
  南蕭鬆了一口氣,感覺要活過來了。
  可是下一秒勒景琛又是幽幽一句:“南南,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南蕭一口氣還沒有喘完,這會兒又卡在半空之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心事突然被勒景琛道破,尤其是他那種似真似假的語氣,讓南蕭的耳根子又是一熱。
  心裏卻突然生出一種惱羞成怒的感覺,勒景琛問這話是不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不自量力,不聽信他的忠告喜歡上了他,嘲笑她不該隨隨便便違了約。
  那一瞬間南蕭委屈壞了,勒景琛待她太好,這會兒仿似開玩笑的語氣讓她覺得受傷,突然用力的一甩手,憤憤的說道:“你想多了,我才沒有喜歡你!”
  可是因為動作太猛,疼得她輕嘶了一口氣,小臉唰的一下子白了。
  勒景琛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一看南蕭的臉色都變了,又看著她的手捂住右臂的一側。
  這會兒也顧不得南蕭為什麽突然發怒了,伸手將她的胳膊拽過來,卷起她的衣袖,就看到了上麵血跡斑斑的傷口,看樣子應該是玻璃渣子劃破的。
  南蕭的皮膚屬於特別白嫩的那一種,這會兒上麵冒了一串一串的血珠子,簡直紅白相應,刺目的不行,勒景琛的眼睛都熱了。
  看著那還在不斷冒血的傷口,簡直心揪成一團:“怎麽弄的?”
  “剛才不小心打架打的!”南蕭方才都瘋了,哪裏能想起來這傷口怎麽來的,不過大概是因為自己胡亂揍人的時候碰到的,方才沒感覺到痛,這會兒簡直鑽心的痛。
  媽呀,好痛,南蕭皺著一張小臉,那樣子就是一副你欺負我了,你要安慰我的表情。
  勒景琛當然心疼,南蕭胳膊中受了點兒傷,比往他身上捅一刀都難受,小姑娘家就是嬌氣,雖然南蕭不是嬌氣的姑娘,可是勒景琛自從找到她後,總想給她最好的。
  “你跟我來!”勒景琛沒說什麽,可是聲音卻有點兒清冷,大概是因為生自己氣的緣故,跟南蕭在一起後,他說他會保護南蕭,可是南蕭三番五次的受傷。
  他氣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好南蕭,他氣自己總是讓南蕭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他氣自己立誌讓南蕭一生無憂無慮,結果三番四次卻看到她痛苦流淚。
  他恨這樣的自己。
  直到南蕭被處理完傷口,勒景琛的臉色一直陰沉沉的,怪嚇人的,南蕭搞不懂他又怎麽了,生氣的明明該是她才對,明明是他三更半夜的出去跟桑白見麵,明明是他錯了!
  怎麽搞到最後一副她錯了的表情,她不滿,於是小嘴兒嘟著,也不跟勒景琛說話。
  兩人出了醫院,夜色已經涼透了,慘白的路燈像是凝了一層銀白之色,又顯得有幾分高貴,南蕭在前麵走著,也沒回頭,雖然傷口處理過了,可是這會兒還是有點兒隱隱作痛。
  再加上心情鬱悶,這種疼痛的感覺又像是在無限放大,疼得她小臉都白了,到了勒景琛的車邊,南蕭也沒有矯情,直接上了車。
  這大半夜的,她又累又餓,還掛了彩,實在沒有力氣跟勒景琛折騰了,不過到家之後,南蕭卻拒絕勒景琛進門:“謝了,勒少,今晚不留你了!”
  勒景琛臉色一黑,這種被人掃地出門的感覺是怎麽回事,俊美的眉毛輕輕一掃,帶著一股子難以言說的涼意,他涼涼問:“你說什麽,南南,你再說一遍!”
  “我說今晚時間不早了,我這裏不方便,你請回吧!”非得讓人說得這麽直白,真是!
  說著就要關門,勒景琛卻一把製止了她的動作,倚在門邊的樣子有一種說不出的自大味道,卻偏偏有一種瀟灑自若的感覺:“南南,今天晚上你似乎忘了件事吧?”
  “什麽事?”南蕭莫名其妙的問了句,這個男人又要搞什麽鬼!他不是喜歡去見桑白嗎,幹脆住桑白那兒得了,在她這裏蹭吃蹭喝蹭住做什麽。
  姑娘她不樂意了,不奉陪了!
  勒景琛卻似笑非笑的進了屋,鎖上門之後,對著南蕭疑惑的眼,唇稍翹起一抹性.感的弧度:“今天晚上的賬,咱們是不是該算算了?”
  -本章完結-
☆、第120章 有種勒景琛跟自己表白的感覺(加更四千)
  勒景琛的一顆心,其實一直都還懸在半空中,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放下來,他望著南蕭,性感的薄唇微微抿著,生出一道似刀一般的弧度。
  室內的燈光微暖,連同他的模樣都鍍了一層溫光,可是那雙眼睛卻深不可測,望著南蕭的樣子,讓她莫名覺得心尖一顫。
  可是,隨即她卻突然笑了,開口的語氣,比方才多了有點兒輕鬆:“算賬,你沒有搞錯吧,勒景琛,我還沒有跟你好好算賬,你竟然跟我算賬,嗬!”最後,竟然輕蔑一笑!
  看著南蕭死活不認錯的態度,勒景琛直接了當的將南蕭扛了起來,南蕭安全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突然被人扛了起來,簡直嚇壞了。
  她抓住勒景琛的衣服,用力的吼道:“勒景琛,大半夜的,你想做什麽!”
  勒景琛直到到了沙發邊上的時候才停了下來,將南蕭反身一調,就放在了自己腿上,南蕭愣了一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勒景琛就打了她屁股一下!
  清脆的一聲響,這會兒還沒有入秋,南蕭就穿了薄薄的一層褲子,勒景琛打在她屁股上麵的時候,她當時就懵了!
  她多大人了,勒景琛竟然打她屁股,而且從小到大,南蕭十一歲之前,過得都是公主一般的生活,十一歲之後,雖然生活清貧了一些,可是曹佩聲也從來沒有委屈過自己。
  挨打倒是頭一次,而且是打在屁股上,一想到屁股這個點兒南蕭接受不了,小臉憋得通紅,可是動彈不得,想一腳踹開勒景琛,可是勒景琛就捏住她的腰線,把她卡在那兒。
  南蕭哭了,哇的一聲哭了,好委屈的哭了,一邊哭一邊控訴:“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我媽都沒有舍得打我,勒景琛,你混蛋……”
  這一哭,倒是把勒景琛哭愣了,他今天晚上一根心弦兒就卡在那兒,崩得緊緊的,見她安好那一刻,他感覺自己仿佛在地獄裏走過一趟似的。
  聽到南蕭趕自己走的時候,他覺得那股子才淡化下去的小火苗嗖的一下子又點燃了,如果不是顧及到南蕭身上有傷口,他會隻打她屁股,他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下!
  跟他睡了這麽久,還敢趕他走,膽兒賊大了!
  勒景琛生氣,氣自己沒有保護好南蕭,氣南蕭去那種地方,氣她差一點出了事,擔心,焦急,全卡在心尖上了,就成了一團火,越燒越烈,幾乎快要把心肺燒穿了,他覺得自己不發泄一下,非得憋死不可!
  可是聽到南蕭委屈的聲音,他傻眼了。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