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50節

  女助理神情冷漠,清秀的一張小臉上卻是倔強的光:“勒先生,老爺說讓您回家!”

  “如果我不回呢!”勒景琛淡淡反問,語氣輕漫,帶著幾分疏離之意,但是眼眸深處,卻有一束一閃而過的寒光,那樣子,如果不是顧及南蕭在,他非弄死她不行。

  “勒先生,請您不要讓我為難!”女助理依舊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態度。

  勒景琛氣笑了,勒俊遠也會給他找事兒,雖然這次回去沒有挨揍,不過卻是跟他提了一個條件,要Jenny重新回到他身邊,勒景琛是那種隨意暴露*的人嗎?

  當然不是,相反他這個人特別注重*,當初他初初入圈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他其實是勒家的公子,現在眉眼低沉下來,有一種冰雪消融般的冷厲。

  他望著女助理,微微勾了勾唇:“那你的意思是說,打算讓我為難了?”

  今晚好不容易拍完了最後一幕,他跟南蕭都累慘了,準備回去早點兒休息。

  南蕭一看勒景琛真生氣了,忽略了這個男人其實也是有冷厲的一麵呢,這會兒站在她身邊,本來有些昏昏欲睡的小臉兒,頓時緊張起來,扯了扯他的衣袖:“要不你回去吧!”

  如果是勒俊遠讓他回去,他不回去,估計又得鬧騰,南蕭現在不希望勒景琛為了她的事跟勒俊遠鬧翻,再怎麽說,她跟勒景琛隻是演戲,沒必要這麽較真!

  “南南,你先去車子裏等我!”勒景琛鬆開南蕭,讓她先上車等他,然後一把拽住了Jenny,對她說了一句:“你跟我過來!”

  南蕭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勒景琛把Jenny給拽住了,他走那麽快,沒想到Jenny還能跟上,隻是勒景琛,你丫憐香惜玉一點兒,懂嗎?

  五分鍾之後,勒景琛出來,看到南蕭還等在原地,南蕭望了望他身後,沒見Jenny了,不由好奇的問道:“勒景琛,Jenny呢?”

  “在天台上看風景!”勒景琛輕抹淡寫的說了句,然後拽著南蕭離開了片場,語氣倒是淡漠:“不用管她,咱們先回去,她想明白了,自然就回去了!”

  可惜,剛出去就看到片場外麵停了一輛大紅色的跑車,明豔的顏色,灼灼似火,像是一片水墨色之中突然盈出了一片綺麗的色彩,又像是千山雪白中暈出的一片火苗。

  勒景琛不知為何停了下來,眉頭下意識的蹙了蹙,南蕭還在擔心Jenny的事情,她怎麽覺得事情怪怪的呢,可是感覺到勒景琛突然停下來,她忍不住問了句:“怎麽了?”

  勒景琛沒說話,紅色的跑車裏突然下來一個女子。

  有一種女人,驚豔了時光,溫柔了歲月,她才華橫溢,氣質如蘭,她亭亭如蓮站在那兒,似生出了無數蓮花在她身下層層而綻,她的美是幹淨的,又是動人的。

  目光如玉,不用說話已經含了三分情意,不用開口自是吸引萬千粉絲。

  她是女神,影後女神——桑白。

  相傳桑白跟勒景琛曾經有過一段風花雪月的感情,不過因為年代久遠,當事人又說得模棱兩可,具體如何卻不是很清楚,但是娛樂圈說起勒景琛和桑白時,還是有很多人不勝須臾,感覺一對佳侶勞燕分飛,不知道讓多少人憐惜。

  勒景琛的上一部電影刺刀就是跟桑白一起拍的,當時影片宣傳用了兩人的初戀嚎頭,成功勾起了不少人的回憶,再加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言論,讓電影成功的大火了一把。

  因此桑白排除萬難一躍成為勒景琛的官配。

  這也是為什麽,南蕭跟勒景琛公開戀情之後,有那麽多人在南蕭微博下麵罵她,說她拆了CP。不知道為什麽,南蕭在看到葉桑白那一瞬間,腦子裏突然冒出了這些信息。

  桑白穿的很簡單,一身白裙,平底裙,顯得氣質溫婉,如鄰家女孩,可是國際名緩的範兒還是在的,所以氣場十足,她聲音軟中帶糯,有一種清甜的感覺:“阿琛,好久沒有看到你了,今天剛好路過,這位是你女朋友吧!”

  南蕭還沒有從震撼中反應過來,對方已經開了口,可是桑白的態度卻是溫和的,似乎隻是帶了一絲小小的好奇,對南蕭卻沒有半分敵意。

  勒景琛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南蕭的身份,目光落在桑白身上,她跟從前仿佛沒有變化一樣,時光寬待了她,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南小姐,久仰,我是桑白,你可以叫我大白,不介意我叫你蕭蕭吧。”桑白客氣跟南蕭點頭。影後桑白,南蕭不可能不認識,同樣含笑點頭:“桑小姐,幸會!”

  勒景琛看著她們兩個跟好閨蜜一樣握了握手,突然隨口問道:“什麽時候回來的?”

  桑白一直在國外闖蕩,近來已經很少回國,突然回來確實讓人意外。

  “今晚剛到,阿琛,虧我們還是朋友,你有女朋友的事情也不提前知會我一聲!害得我都沒帶什麽禮物!”桑白倒是怕會冷落了南蕭一樣,似真似假的語氣真是讓人覺得心尖一酥。

  勒景琛除了方才的震驚,這會兒麵色已經恢複如常,清俊的眉眼微微抬了抬,墨中透藍的眸子笑著望著桑白:“南南的禮物,我一個人送就好。”

  “蕭蕭可是真幸福!”桑白笑了一下,然後提議道:“我難得回來,陪我喝杯咖啡唄?”

  勒景琛遲疑了一下,望向了南蕭,南蕭已經豪不在意的說了句:“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回去,你去陪桑小姐吧,畢竟她難得回來一次。”

  “蕭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們一起的,隻是喝杯咖啡而已。”桑白問南蕭的意見,可是南蕭卻在這話裏麵似乎聽出了自己小氣的意思。

  不管她跟勒景琛是什麽關係,不過現在是男女朋友關係,她也沒有打算表現的這麽小氣,微微勾了勾唇,雖然臉上不顯,骨子裏卻擺出了正房太太的味道:“阿琛在外處事,我放心!”

  然後跟兩人大方的道了別。

  拿著勒景琛的車鑰匙,南蕭在手中揚了揚:“桑小姐,不介意的話,等會兒幫我把阿琛送回來吧!如果沒時間,可以打電話,我來接他!”

  桑白脾氣再好,這會兒眼皮子也抖了抖,最後還是微笑著說了句:“不介意!”

  南蕭利落的上車離開,剛到家,勒景琛的短信就追了過來,到家了?

  南蕭沒理。

  生氣了?勒景琛又發了三個字,南蕭一看,還是沒理。

  見她一直沒反應,勒景琛終於肯解釋了句:“隻是喝個咖啡,不要多想,再說,你懂滴,我跟她隻是傳過緋聞,啥都沒有。”

  南蕭語氣酸酸的回了一句:“勒影帝桃花朵朵,我不是早習慣了,生什麽氣。”

  “哎喲,這語氣都酸的不行,咱家老陳醋還有沒有?”勒景琛又回了一個短信,這次倒是沒打電話,不知道是不是不方便的緣故。

  勒景琛的幾句話讓南蕭的心情緩解了一些,不知道為什麽,她總感覺一種敵意,一種來自於桑白的敵意,這種感覺讓她害怕,像是要發生什麽事兒一樣。

  最後,勒景琛又發了一條短信,南南,你在虞氏等我,咱們今晚去哪兒吃飯。

  南蕭沒回一個字,還是下了樓,開車去了虞氏酒店,可是她等啊等,等的滿桌子菜都涼了,勒景琛還沒有來……

  說是喝咖啡,桑白卻帶勒景琛回了自己公寓,她在A市一直有屬於自己的房子,隻是她很少住,偶爾回來的時候會住幾次。

  不過房子打掃得很幹淨,一塵不染,設計跟她的氣質很像,有一種清雅如蓮的感覺,桑白含笑引勒景琛入了門:“阿琛,不介意我帶你回來吧?”

  勒景愣站在門口,因為身形高大的緣故,桑葉在他麵前有點兒嬌小玲瓏的感覺,他望著她,最終搖了搖頭:“你見外了。”

  他這麽說,桑白眼底露了一個小驚喜,她拽著勒景琛直接進了屋,像是邀請自家的男主人一樣,姿態親切,卻有一種讓人拒絕不得的溫柔。

  招呼他坐下,她居高臨下的望著他,眉目溫柔:“我就知道你不會跟我介意的,阿琛,喝點什麽,跟平時一樣,黑咖不加糖?”

  “兩包糖。”勒景琛卻提醒道。

  桑白的表情有點兒驚訝:“你不是一直不習慣加糖嗎?”勒景琛喝咖啡,一定是純咖啡,不加糖,不然他不會碰,他的習慣什麽時候改了?

  “習慣都會改變!”勒景琛似乎意有所指,他看著桑白在廚房裏忙活,忍不住給南蕭發了一條短信,結果人沒回,難道生氣了?

  沒道理啊,可是想著南蕭離開的樣子,他嘴角微微勾了勾,露出了一點兒寵溺,南南啊,如果你能吃醋,該有多好,如果你能喜歡我,又該有多好!

  不得不說,桑白廚藝不錯,勒景琛就吃過南蕭做的次飯,半夜還整去醫院了,可是桑白不一樣,無論是中式,還是西式,糕點還是點心,她都會做。

  誰能想象得到紅得如日中天的桑白女神不僅演藝事業直攀高峰,而她的廚藝同樣俱佳,讓人不敢輕視呢。

  不大功夫,她已經準備好了咖啡,還配了幾樣小點心,看起來搭配的都很有食欲,可惜勒景琛卻在跟南蕭發信息,見她沒回,一點兒食欲都沒了。

  這丫頭真醋了?

  看著桑白還在廚房裏忙活,勒景琛回了短信之後直接對她說道:“你不用忙活了,我等會兒就回去,大白,你剛回來,就這麽折騰你,影迷知道了,非得殺了我不成!”

  “她們敢!”桑白小女兒情態展露無遺,這真是一個在外事業亮明,在家溫柔賢惠的女人,出身好,不嬌氣,當妻子真是再適合不過。

  勒景琛笑了笑,仿佛回到了年少輕狂的時候,眉眼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天真興味:“如果讓大家知道了,咱們的女神這麽凶,不知道會不會形象破滅。”

  “喜歡我的人始終會喜歡我。”桑白這樣說道,望著勒景琛的樣子,眼底似乎有無法言喻的溫柔在輕輕流淌,她歎了口氣,目光流露出幾分遺憾的味道:“阿琛,我總以為不論過去了多久,我們都還能在一起,可是沒有想到,我才離開幾個月,你身邊就有了人。”

  “緣份吧!”勒景琛又怎麽會想到,他會這麽快跟南蕭在一起,嘴角勾了勾,是毫不吝嗇的微笑,發自肺腑的開心。

  “我一直你心中是我的。”

  “那是你的錯覺,桑白,當年我縱容那件事情,並不代表,我本人就對你有感覺!”對於勒景琛來說,桑白是他的朋友,像是妹妹一般的存在。

  當年在B市的時候,他跟桑白就認識了,那時候他開經紀公司,培養明星,可是因為年輕氣盛,再加上跟勒家沒什麽聯係,他資金短缺,事業一直沒有起色。

  是桑白一直陪在他身邊,不離不棄,可是勒景琛自認為,從來沒有對她動過心,更甚至明示暗示過她,這輩子,他不會喜歡她的。

  跟桑白的緋聞,不過是種種原因促成的,他看在桑白跟在他身邊多年的麵子上縱容了這件事情,可是並不代表,他對這件事情是認可的。

  “可是,你對我不一樣!”桑白語氣幽幽的,望著勒景琛的樣子,讓人有點兒心疼,這個女人本就生得好看,一旦梨花惹了雨,更是讓人心動,可是她坐在挺直,一字一頓的說道:“阿琛,你知道嗎,我這次回來,主要是想告訴你,我懷孕了……”

  勒景琛第一個動作就是目光跟雷達似的落在她小腹上,雖然這個動作比較冒昧,可是他顧不得了,驚訝的問道:“你懷孕了,誰的孩子?”

  “是你的!”桑白三個字,如同驚雷一般,在勒景琛腦子裏砸了一個大坑,他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繼而用一種不可捉摸的態度笑了笑:“不可能!”

  言辭肯定,擺出一副你跟我開玩笑的樣子。

  桑白的眼淚終於滾落下來,她輕泣著,眼角緋紅的厲害,有一種天大的委屈一樣:“我知道你不信,可是這是真的,阿琛,我們的孩子三個月了!”

  勒景琛本來坐在沙發上,這會兒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伸手就要去拿茶幾上麵的手機,桑白本來緊緊攥著咖啡杯的動作一鬆,呯的一聲砸在了手機上麵。

  -本章完結-

☆、第116章 滾

  下一秒,桑白的道歉已經出聲,她趕緊去搶救手機,手機屏卻裂了,進了咖啡,她的小臉瞬間變了:“對不起,阿琛,我重新幫你買一個。”

  勒景琛從桑白手中拿到手機後意外的揚了揚眉,俊美的眉眼有一絲顯而易見的懊惱,不過他到底是沒有說什麽,一個手機,對於他來說不算什麽。

  隻是眉眼微沉,跟平素在桑白麵前的玩世不恭不太一樣:“大白,手機我自己會買,隻是孩子的事情,不可能,你明知道我一直把你當妹妹!”

  桑白揪著手指頭:“可是,那天晚上……”

  “桑白!”她的話沒說出來勒景琛已經急促的打斷了她的話,不想讓她再說下去。

  桑白看著勒景琛鐵青的容色,眼眶瞬間紅了,委屈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不該冒然回來,可是我懷孕了,阿琛,我沒有辦法不要他,他是你的孩子啊!”

  勒景琛的呼吸緊了緊,正想說點什麽時。

  本來一直好端端的桑白卻突然孕吐了起來,她吐得很厲害,天翻地覆一樣。

  勒景琛看著桑白,這個時候的桑白看起來很不好,臉色蒼白的樣子,很讓人憐惜,更何況,勒景琛一直把她當妹妹,所以情感上他沒有辦法坐視不理。

  伸手給他倒了一杯水,想也不想的問道:“你沒事吧?”

  好一會兒,桑白喝了水才好些了,搖了搖頭:“沒事,已經習慣了……”

  聽到她虛弱無力的話語,勒景琛下意識的又蹙了蹙眉:“明天我會帶你去看醫生,你今晚好好休息,我要回去了!”南蕭還在等他,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桑白這裏。

  桑白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喃喃的喊了一聲阿琛……

  勒景琛出了桑白的公寓,時間並不晚,可是有些事情,像是猛獸一般掙脫了牢籠,攪得他理智不安,桑白懷孕這件事,說真的,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定時炸彈。

  隻要一不小心,就能把所有人炸得粉身碎骨。

  他想讓人查清楚這件事情,可是Jenny不行,她是勒俊遠的人,雖然打小跟在他身邊,可是她向來惟勒俊遠之命是從,這事她知道,等於勒俊遠也知道了。

  勒俊遠極重子嗣,如果讓他知道這事,這孩子肯定得姓勒,到時候南蕭怎麽辦。

  當天晚上,勒景琛並沒有回公寓,他怕南蕭看起來他心情不好,他一個人回隨便住在酒店裏。第二天,他親自送桑白去了醫院作檢查。

  懷孕三個月,算算時間,應該是那天晚上的事情。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