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49

尷尬,她感覺自己在勒景琛麵前都沒形象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切了一聲。

本來想損勒景琛幾句,又想到他為自己做了這麽多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再說她又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小白狼,所以本來嫌棄的表情,趕緊換了一個討好的表情。

人蹭到勒景琛的邊上,語氣頗有一種討好的味道:“勒景琛啊,你今天幫了我這麽大的忙,我都不好意思剝削你了,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吃飯吧?”

其實南蕭是想請客的,按理說該自己請客,雖然她有時候仗著臉皮厚沒少讓勒景琛請他吃飯,可是今天不好意思啊,光是勒景琛為自己拿到的這個檢測報告,這個事兒就讓南蕭覺得要對勒景琛感恩戴德啊,畢竟依自己的能力想拿到這份兒報告,一個字,難!

所以她還是很感謝勒景琛的,可是奈何口袋沒有鈔票啊,窮啊。

她想請勒景琛吃飯,可是在這個地方菜價甚高,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天價的餐廳裏,她覺得自己請不起。

勒景琛是何等聰明的人,又怎麽會聽不起南蕭話語之中的意思。

其實吧這頓飯他真沒有打算讓南蕭請,這地方是他自己私人名下的產業,他是不用買單的,隻不過這個事兒他沒有透露給南蕭知道。

再說,他是男人,哪有讓自己女人請吃飯的道理。

不過看著南蕭的表情,真是將一副守財奴的形象貫徹到底,他忍不住想,這姑娘好歹入圈幾年了,還這麽摳門,不至於這麽窮吧!

想到這裏,勒景琛就略帶懷疑的看了南蕭一眼,其實他跟南蕭認識這麽長時間,覺得這姑娘確實過得挺節儉的,可是偶爾為他大方一下會死啊。

不是有句話怎麽說來著,舍得為你花錢的女人才是真的喜歡你,一想到他在南蕭心裏的份量沒那麽重,勒景琛表示很不滿,所以臉色的表情一點兒都沒變,語氣略嫌棄:“南南,好歹幫了你這麽個大忙,你沒以身相許就算了,一頓飯還不打算請,沒你這麽摳門吧!”

南蕭有點兒囧,是真囧啊,恨不得撓牆了要,她是窮,在這裏還真請不起一頓飯,丫的勒景琛是勒家的少爺,根本沒法體會她這種小階級的為難。

勒景琛這麽直接了當說她窮的,還真是頭一個,她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真想豪氣的說了一句,不就是一頓飯的事兒嘛,姐請了!

可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不請說不過去,再說她確實有想法好好感謝一下勒景琛,低著頭,囧著個小臉,認真道:“得得,我請,我請還不行嗎?”

看來這月要吃方便麵了,其實方便麵也沒啥不好的,回去搬一箱,當存糧。

勒景琛看著南蕭略帶肉痛,又糾結的表情,心裏爽的不行,欺負南蕭會上癮啊,這病得治,他不知道有多喜歡她,可是沒了她生活少太多樂趣了。

臉上的表情端得穩穩的,一副讓你請吃飯是你的榮幸,南蕭已經不好意思抬頭了。

點餐的時候,勒景琛拿著菜單,挑挑貴的點,南蕭就坐在他對麵,手上也有一份菜單,勒景琛每報一道菜名,她都覺得肉痛,兩個人用不著吃這麽多吧,想讓勒景琛少點幾個,可是勒景琛一副我打算吃垮你的表情,讓南蕭很憂鬱啊。

“勒景琛,咱們就兩人,這些菜夠了吧!”看著菜單上的天價金額,南蕭已經不想吐槽這家餐廳的坑爹了,所以隻能讓勒景琛少點些了。

“我今天一天沒吃飯,餓了!”勒景琛一副你不是請客嗎,你不讓吃飽是鬧哪樣。

南蕭不話說了,不過好歹勒景琛罷了手,南蕭已經不去想自己銀行卡還有多少錢了,這簡直就是土豪消費,漲見識了,丫的勒景琛絕壁是故意的,未來一段時間她要窮成狗了。

吃飯的過程中,南蕭一直沒說話,直到吃完飯,勒景琛突然問她:“南南,這事兒你打算怎麽處理?”那天南蕭可是受了委屈,勒景琛才不想這麽容易放過那個江臨歌。

其實他有一百種辦法可以折磨的江臨歌生不如死,可是因為有江臨歌在,倒是讓墨邵楠沒有時間來打擾南蕭了,所以他就默許了江臨歌的存在。

南蕭其實一直在考慮這個事情,她雖然不願意承認跟江臨歌之間的關係,可她到底也是江恩年的女兒,小時候南蕭對江恩年的印象也特別好。

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事情,南蕭肯定不會跟江恩年的關係鬧成這樣,她忍著心底起伏不定的情緒,頭低垂著,看不出在想什麽,在勒景琛以為她不會說話的時候,她突然出了聲,說了一句:“把這份資料寄給江臨歌一份,讓她有自知之明,如果再敢拿這件事情說事兒,我會把事情鬧的人盡皆知,我看到時候是誰丟人!”

對於江臨歌和墨邵楠,她現在是敬而遠之,不想招惹,她好不容易跟墨邵楠斷得幹幹淨淨了,不想再因為這個人影響自己的情緒,所以她打算低調處理。

再說江恩年現在也是a市的市長,她也不想因為這事兒影響他的仕途,當年他雖然對她們母女無情,可是她不能做小人,毀了他的一切。

但是南蕭跟勒景琛卻沒有想到,他們寄出去的快遞,沒有到江臨歌的手上,而是到了葉楚的手上!

江恩年一直是一個作風嚴謹的人,自從十四年前從b市離開之後,他輾轉多年,終於爬上了夢寐以求的高位,後來又調到a市,但他很快在這裏站穩了腳,同時留給公眾的形象是清廉,嚴謹的,所以眾人並不知道他如今的太太其實是一個小三兒。

因為交際圈什麽都換了,鮮少有人知道他的來曆,隻知道這是一個心思深沉的人,他這麽多年一直保持一個好的習慣,每天早上吃飯的時候都會看報紙。

今天跟報紙送過來的時候,還有江臨歌的一份包裹,江恩年有些奇怪,拿著那個包裹神色有幾分猶豫,因為他看到了包裹那一欄是沒有寄信人的,因此覺得意外。

而這個時候,剛好葉楚為他泡好了養生茶,看到了江恩年手中的拿著包裹,不由問他在看什麽,江恩年隨口回了一句:“這不是我的東西,是臨歌的。”

葉楚探過身子一看,果然是江臨歌的東西,無奈的搖了搖頭,聲音有幾分輕斥的味道,一副沒有管教好女兒的模樣:“這丫頭剛出院就網購了,我看她真是一天都不消停。”

昨天晚上江家父女商量了一下,就一起出了院,所以今天是他們出院的第一天。

江恩年還在猶豫,葉楚已經順手從他手中拿走了包裹,江恩年想伸手去抓,卻聽葉楚笑盈盈的,對他說道:“恩年,你先吃早飯,我把包裹拿給臨歌,順便叫她下來吃飯!”

最終,江恩年猶豫了片刻,還是沒有多說什麽,也許是自己想多了。

葉楚直到進了江臨歌的房間,臉色才變了,別人也許看不出來江恩年的心思,可是跟了江恩年十幾年的葉楚卻是知道,這個男人有時候小心翼翼的近乎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他方才看到這個包裹的時候分明臉色都變了,幸好她過去的及時,才沒有讓江恩年拆了這個包裹,這個包裹不重,擱在手上卻是沉甸甸的,能讓江恩年變臉色的東西不多,南蕭是一個,還有那個曹佩聲,隻是不知道那個賤女人如今死了沒。

江臨歌昨晚後半夜才睡,這會兒正困著,因為沒睡好,整個人顯得懨懨的,看著葉楚,就是一陣抱怨:“媽,我不是說了,我早上起來不想吃早餐嗎!”

葉楚將手中的包裹往她懷裏一塞,對她說道:“你先看看,這是什麽!”

江臨歌看著葉楚的表情都變了,臉色也正經了幾分,趕緊拿著剪刀將包裹拆開了,可是拆開一看,卻是幾張薄薄的紙,可是拿到手裏之後,江臨歌連聲說:“不可能,這不可能!”

看著女兒大變的神色,葉楚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超乎了她的想象,她從江臨歌手中拿到那幾張紙,隨意瀏覽了一遍,臉色跟著白了:“這是怎麽回事兒!”

這麽嚴重的事情,江臨歌怎麽能一直瞞著她,眼看著墨邵楠已經同意娶江臨歌了,葉楚知道這裏麵有幾分愧疚,可是不管怎麽樣,隻要江臨歌能嫁給墨邵楠都可以。

所以她才會看到這個檢驗報告那麽震驚,就連聲音都變了。

江臨歌痛苦萬分的抱著腦袋,蹲了下去,她搖了搖頭,聲音都帶著哭腔了:“媽,我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孩子明明就是邵楠的,怎麽會不是,這不可能!”

葉楚同樣意外啊,這是真意外,本來已經確定的事情,現在突然來了這麽一段兒,她說不震驚是不可能的,但是女兒亂了,她不能跟著亂了,要不這事兒就完了。

現在好不容易墨邵楠答應了娶江臨歌,如果讓他知道那個孩子其實不是自己的,他什麽幹不出來,那些愧疚,虧欠,估計全化成怨恨了。

一想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葉楚覺得腦子裏就有一條蛇在鑽來鑽去,攪得她腦仁兒都疼,她努力平靜自己的思緒,冷靜的問道:“你先不要慌,想想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兒!”

現在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都沒了,隻憑這麽一份檢驗報告,並不足以定江臨歌的罪,誰敢說這一份證明不是假的,所以她們還有機會,還有補救的機會。

江臨歌的情緒已經完全崩潰了,這會兒除了哭就是害怕了,她根本不記得那天是怎麽回事,她喝多了,腦子不清醒,她甚至不知道對方是誰,怎麽會懷孕呢?

她想不明白,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嫁給墨邵楠,隻要是南蕭的東西,她都會一一搶過來,包括墨邵楠,她那麽喜歡他,第一眼就喜歡了,他誰不喜歡,怎麽偏偏喜歡的女人會是南蕭,江臨歌痛苦萬分:“媽,你要幫我,邵楠都要娶我了,我不能讓南蕭翻身!”

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南蕭跟墨邵楠之間最大的裂痕,隻要他們不複合,她才有機會成為墨太太!墨邵楠已經答應娶她了,她不會讓任何人成為她的絆腳石,南蕭都不行!

葉楚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她是一個心思相當縝密的女人,不然當年她也不會成功的趕走曹佩聲,當上江恩年的太太,如今她風光無限,而曹佩聲……

她臉上勾出一點兒冷笑,這會兒完全平複下來,沒有一絲慌亂:“小歌,你放心,隻要你咬死不認賬,墨邵楠永遠不會相信這一份報告的真實性!”

“可是,如果這份檢驗報告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寄過來的呢?”江臨歌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就要瘋了,她不敢深想,怕自己真瘋了,把那天的事情簡單的跟葉楚交待了一遍。

大概是喝多了,所以跟人糊裏糊塗在一起了,她是沒有印象,可是不代表對方沒有印象,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就仿佛她現在在明處,而對方是在暗處。

葉楚安撫的拍了拍江臨歌,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我們先確定那個人是誰,如果能讓他封口,就讓他永遠沒有辦法說出這件事情,不過我倒是懷疑這事兒跟南蕭脫不了關係!”

江臨歌聞言臉色一變,小臉上露出一抹陰毒的味道:“我倒要看看,邵楠現在是相信她,還是相信我,邵楠能不要她第一次,就能不要她第二次!”

“小歌,你不能輕看南蕭……”葉楚語重心常的說道,而門外卻突然響起了不緊不慢的敲門聲,兩母女對視一眼,臉色同時一變!

第107章 拆場子這事,她絕對幹得出來啊

江恩年其實也沒有想過要上來,隻不過要樓下聽到江臨歌的哭聲,又聯想到方才收到的那個快遞,覺得有點兒不太對勁,於是就上來了,可是房間裏的聲音他聽得不是很真切,隱隱聽到南蕭這兩個字,南蕭對江臨歌母女可謂是深痛厭絕。

想到方才的事情,他心裏咯噔一跳,難不成南蕭又對臨歌做了什麽,這才忍不住敲了敲門,很快葉楚看了門,瞧見是他,似乎有些意外,但還是鬆了一口氣,收了收臉上的表情,溫柔的問道:“恩年,你怎麽突然上來了?”

這會兒江臨歌已經背過身子,不知道是什麽表情,江恩年看了看,覺得似乎有什麽事兒發生:“我上來看看,小歌怎麽了,我剛剛在外麵都聽到她哭了!”

葉楚的眼睛這會兒有些通紅,歎息一聲:“能有什麽事,還不是孩子的事!”

提到這個,江恩年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這會兒又難看了幾分,心裏卻想著,如今這個形態,這輩子怕是沒有指望讓南蕭重新回江家門了。

現在江臨歌剛剛沒了孩子,他也沒有臉再提這件事情。

再加上南蕭對自己誤會頗深,估計是聽了曹佩聲話的緣故,聽到葉楚這麽說,他不可能一點兒表示都沒有:“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為臨歌作主的!”

很快到了江臨歌訂婚這天,上次江臨歌跟墨邵楠的訂婚宴辦得很大,可最後卻沒有辦成,這次倒是低調很多,隻不過這次南蕭沒有接到請帖。

蘇小珞消息靈通,自然就聽說了這件事情,看著南蕭一臉無動於衷的表情,她自己倒是憤憤不平的,恨不得想去訂婚現場大鬧一通:“我說蕭蕭,我說了半天,你丫怎麽一點反應都沒有!”

南蕭這會兒在蘇小珞工作室裏,正在調墨,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閃婚傾情:席少的二貨甜妻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一世縱容暗黑係暖婚甜妻有喜早婚影帝頭號婚寵:軍少別傲嬌!這個大叔有點暖暖寵無限之嬌妻入懷來一睡成婚:曆少,悠著點一見鍾晴:陸少,寵妻無度一睡成婚:厲少,悠著點千億寵妻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