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48

巴了一下眼睛,俊美的容色裏傾城盡量,那邪魅的笑容再配上一點點壞,真是勾的人心尖都要酥了。

“知道了,知道了,凶女人!”他漫不經心的說著話,然後勾著南蕭就要往包廂裏帶,南蕭根本敵不過勒景琛的力氣,咬他吧,又不適合,隻能暗中掐了他的腰一把。

勒景琛渾身哆嗦了一下:“臥槽,你真掐啊,南南!”

“還能假的不成,你這個混蛋,你害我丟臉死了!”最主要的是嚇著了,她走的好端端的,這個男人陰魂不散,一下子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南蕭再大膽,也變了臉色。

勒景琛趕緊哄,趕緊勸,生怕南蕭不鬆手,這肉都要紫了,好不容易從南蕭爪子下麵解救離了自己,他還一臉的怕怕之色:“我說南南,有我這麽帥的帥哥抱你一下,你心裏肯定美死了,還一臉嫌棄,你這種女人啊,就是口嫌體。”

什麽是口嫌體?南蕭不解,但是被勒景琛的厚臉皮深深震驚了:“美你妹啊!”

兩人吵吵鬧鬧的進了包廂,沒有看到剛從裏麵走出來的一行人,其中一個就是勒俊遠,勒俊遠一開始看到南蕭跟勒景琛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沒錯啊,正是那一對揚言已經分手的男女朋友,其中一個還是他親兒子,勒俊遠氣的肺都要裂了,說好的分手呢,說好的關係惡劣呢。

他還記得jenny把勒景琛跟南蕭吵架的照片發給他時,他才覺得稍稍放了心,可這才幾天,這兩人竟然合好了,勒俊遠的臉色陰沉不定,想著這兩個小混蛋竟然敢忽悠他!

勒俊遠不開心,跟他同行的幾個人都感覺到了,不由有些意外,勒俊遠雖然性子冷了點,素來喜形不於臉色,但是這會兒,這麽生氣的表情又是鬧哪般。

最後還是客戶遲疑的喊了一聲:“勒先生,您這是?”

勒俊遠總算回過神來,露了一個明顏的笑,裝作什麽事都沒發生的樣子:“沒事,宋先生,我送你出去。”然後作了一個請的姿勢,親自送對方出去。

等送了客戶離開,勒俊遠的臉色就沉了下來,直接對司機說了一聲:“回家!”

司機很意外,這才中午時間,勒先生不是向來以工作為重,這麽早回家,難道是夫人又有什麽事了?在勒家,除了夫人有事情,勒先生無論是什麽事情都不會耽擱工作。

可是現在瞧著勒俊遠一臉陰沉的樣子,到底是沒有問什麽。

勒俊遠怒氣衝衝的回到家,發了好大一通脾氣,看著管家,聲音都是用吼的:“去,趕緊去,把夫人給我找來,我有事問她!”

半晌之後,墨心聞聲而來,這個點兒墨心在睡美容覺,被管家叫醒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聽到管家說勒俊遠在發脾氣,她終於醒了幾分。

顧不得整理儀容就匆匆的來到了客廳,就瞧見勒俊遠在那裏自己生悶氣,但是黑沉著臉嚇得眾人都一聲不吭,墨心擺了擺手,讓這些人該幹嘛就幹嘛去。

然後走上前幾步,臉上帶著幾分真心的笑意:“哎喲,我的老爺,今天誰惹你生氣了!”

勒俊遠哼了一聲,像是真生氣,理都不理墨心一下。

墨心臉上的笑益發的開,配上那靈氣逼人的眼眸,益發顯得溫和可親,讓人生出幾分親切來,她主動的為勒俊遠拍了拍背,語氣卻帶了幾分討好的味道,讓人心中的怒氣頓時消失了不少:“哪個不長眼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哼,還能有誰,還不是你那混賬兒子,都多大人了,還敢跟我玩陽奉陰違的把戲!他當初答應我跟南切分手,今天又被我撞到跟那個女人鬼混在一起!”勒俊遠提起勒景琛簡直是有一肚子話要說,如果今天不是顧及到在外麵,他非打死那個小混蛋不可!

其實勒俊遠原先沒想明白,可是這會兒是徹徹底底的了悟了,敢情這兩個人故意假裝分手是忽悠他的,尤其是那個南蕭,一副信誓旦旦模樣。

結果倒好,還不是為了哄他手中的那兩千萬,一想到這個,勒俊遠覺得自己被一個小姑娘給甩了,麵子上拉不下去,對南蕭可真是恨得牙癢癢。

墨心還以為是有什麽事兒,沒想到是這個,一聽這個,露了一個無奈的笑,其實這段時間,她也沒少在勒俊遠耳邊吹枕頭風,奈何一向聽她的勒俊遠卻對這件事情油鹽不進,無論她怎麽說,就是不喜歡南蕭,執意要勒景琛不能跟南蕭牽扯在一起。

但是這會兒當然是向著自己的兒子說話,畢竟這段時間,勒俊遠的脾氣可是不小,微微笑了笑,語氣頗無奈:“我當是什麽事兒,俊遠,阿琛都多大人了,他難得喜歡一個女人,你就隨著他的性子吧,再說了,他過段時間膩歪了,自然就分手了,你何必給自己找氣受!”

勒俊遠卻梗著脖子不肯認錯,語氣輕蔑,讓人覺得他就是一個頑固的主兒:“不行,他跟誰在一起都可以,那個南蕭不行,一個娛樂圈的女人,能幹淨到哪裏去!”

“俊遠,你對南蕭有偏見!”墨心看著丈夫的樣子,歎了一口氣,輕聲說道,她的目光悠遠,又仿佛靜謐無聲的一片湖,澄清的不像樣子。

而你在她眼底可以看到安靜,能在城市的浮華萬丈中得到片刻的寧靜,她這樣的女人也難怪能將勒俊遠這麽多年綁的結結實實,從來不會有什麽花邊緋聞。

可是偏偏有一個兒子,卻是從來不消停的主兒,在娛樂圈裏緋聞無數,還是男女通吃的那一種,想到這個問題,墨心就覺得頭疼,第一百零一次覺得勒景琛一定不是她親生的,揉了揉勒景琛的肩,認真的說道:“阿琛跟我說過,如果你不讓他跟南蕭在一起,他就彎給咱們看,我就這麽一個兒子,他彎了我以後找誰給我生孫子去!”

看著墨心的樣子,勒俊遠有點兒搞不明白彎跟生不生孫子有什麽關係:“他還真了呢。”他不願意生,難道就不生了,勒俊遠如果想要孫子,還不是分分鍾的事情。

墨心嫌棄的看著自己的老公,覺得他每天除了忙生意,一點兒都跟不上時代的潮流了,她見勒俊遠也沒那麽生氣了,自己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還要睡美容覺呢。

隨意的揮了揮手,語氣略帶嫌棄道:“自己問度娘去!”

當天下午,沒有回公司的勒俊遠查了幾個小時的度娘總算明白了什麽叫直男,什麽叫彎男,一想到自己的兒子有可能變得彎的,勒俊遠心裏那叫一個惆悵啊。

萬一兒子以後真彎了,可咋整喲……

而不知道勒俊遠想法的,勒景琛和南蕭這會兒已經拐進了包廂裏,直到落了座,南蕭才停止跟他鬥智鬥勇,你說勒景琛會讓著她吧,有時候偏不,還專一惹怒她為樂,直到她差不多要生氣的時候,又說點兒動聽的話,讓她解氣。

所以南蕭有時候真不明白勒景琛這種人是不是欠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眼橫了一下勒景琛,語氣咬牙切齒,恨不得弄死勒景琛一樣:“剛剛怎麽回事,解釋!”

“南南,就是抱一下,又沒有少一塊肉,要不我給你抱回來!”勒景琛小心翼翼的解釋了句,南蕭差點暈了,一看到勒景琛將近一米九的個頭,她抱一下?

媽媽,你千萬不要嚇我,如果她能抱得動勒景琛,簡直是女漢子中的戰鬥機了,她露了一個慘不忍賭的表情,關鍵是自己方才還竟然會考慮自己能不能抱動勒景琛。

果然是跟勒景琛呆在一起久了,腦子進水了,她瞪了勒景琛一眼:“你好意思說,讓我一個弱女子去抱一個大男人,勒景琛,你丫臉呢,還有臉嗎?”

勒景琛還認真的摸了摸臉,對著南蕭笑的跟花兒一樣燦爛:“這不是臉嗎,再說,南南,在我心目中,你什麽時候是妹子過,強.上我的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你還有啥不能幹的!”

其實勒景琛在看到南蕭的時候,就感覺到這丫頭有心事,滿懷心事的樣子讓人覺得有點兒憂鬱,他故意將她抱了起來,不過是為了嚇嚇她,讓她調整一下情緒。

南蕭一聽這話臉紅了,沒辦法,這件事情簡直是她這輩子不能提起的傷痛,一想到自己幹出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她就覺得自己對不起勒景琛。

恨不得畫個圈圈詛咒自己,臉紅的連耳根子都熱了,皮膚上浮了一層粉,在自然的光線下,顯得尤為迷人,南蕭的皮膚生得特別好,很白希的那一種。

平時不上妝的時候都有一種剝了殼的雞蛋的感覺,上了妝之後驚豔逼人,雖然不是娛樂圈裏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可是南蕭怎麽看,都是屬於那種讓人覺得安靜的類型。

她的美恬靜,安寧,又有一種驚豔奪人的味道,總覺得她身上有兩種不同的氣質,有時候靜如處子,有時候動若胎兔,這會兒紅著臉的樣子,實在讓人覺得好玩兒。

尤其是勒景琛,最喜歡逗弄南蕭,他身子朝這邊探了探,眼底露出促狹的笑意:“南南,這是不好意思了,沒關係,我不嫌棄你技術差!”

南蕭覺得勒景琛一定瘋了,她當時醉的一塌糊塗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可是他這麽說出來,有一種讓她身臨其境的感覺,身體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抿了抿唇,因為緊張,因為害羞,又因為不好意思,小臉上紅的就跟盛開的薔薇一般,她惱羞成怒的吼了他一眼:“混蛋,能不提這事嗎,不能這事會死啊!”

勒景琛知道把南蕭惹急了,瞧這眼睛,眼角都緋紅緋紅的,像是染了一層明亮的桃花,在她眼角灼灼而盛,開出蔓妙的花朵,粉一層透到脖子裏:“南南,其實我也不想提的,我隻是想證明,你是一個女漢子而已,你看,這事你都能辦到,你還有什麽辦不到的!”

瞧瞧,他還有理了,南蕭簡直有理說不清了,你說不生氣吧,又不可能,可生氣吧,確實是自己幹過的蠢事,她也跟勒景琛懇切的承認錯誤了,而勒景琛也大度的表示了沒什麽。

所以她心裏隱隱約約冒出來一個念頭,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是不是第二次就會理所當然了,勒景琛其實也是可以喜歡女人的,是嗎?

第106章 萬一對他心動了可咋整啊

南蕭一想到這個可能,簡直是尷尬的不行,也不敢看勒景琛了,生怕他看出自己心裏的猥瑣心思,眼睛左瞄右移,就是不肯落在勒景琛臉上,生怕他在她臉上看出所以然來。

清咳了一聲,才敢抬起頭來,一抬頭就撞到了勒景琛墨中透藍的眼眸裏,那一雙眼睛真真漂亮,就像是塗了碧空如洗的顏彩一般,深情款款,專注的看著著她。

南蕭感覺小心肝又撲通撲通的直跳了,勒景琛這個坑貨,明知道自己長得帥,還不道德的對她放電,萬一真對他心動了可咋整啊!

“你看我做什麽!”問了這個問題,南蕭覺得自己好白癡,果然是智商跌停了。

勒景琛卻是一笑,並沒有接話的意思。

南蕭覺得尷尬,大概是有點兒惱羞成怒的意思,那一瞬間恨不得把勒景琛扔出去,又有那麽一瞬間想把心裏的話問出來。

可是糾結了半天,就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最後南蕭無奈的轉移了話題:“你剛剛在門口打算跟我說什麽?”

勒景琛見南蕭自己轉移了話題,也沒有繼續方才那個話題,覺得把南蕭惹怒了,她是分分鍾會揍人滴,所以衝她眨了眨眼睛,神秘兮兮的拿出自己的手機,招呼她坐過來,拿著手機調出那些圖片,遞到南蕭麵前:“你自己看!”

南蕭看他的樣子有點兒搞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還是坦然的坐過來,看著手機上的圖片時,頓時瞪大了眼睛,有點兒相信,她現在應該沒做夢吧!

可是看了半天之後才終於相信勒景琛手機裏拍的這份檢測報告是真的,激動的話都說不好了:“勒景琛,你從哪兒搞到這玩意兒?”

如果這事是真的,她倒想看看江臨歌到時候有什麽話說!

勒景琛漫不經心的笑了笑,一臉傲嬌,臉上就差沒刻著,你男人厲害吧,趕緊誇我,得瑟的笑了笑,問她:“有用不?”

“必須有用啊,勒景琛,我愛死你了,你真棒!”南蕭已經不想怎麽分析這些事情了,如果江臨歌的這個孩子不是墨邵楠的,無論江臨歌說什麽,估計都沒人相信她了。

一想到那個場景,南蕭的血液都有點兒興奮了,沒輕沒重的對勒景琛喊了一句。

聽到南蕭的話,雖然知道她是興奮之下說出來的話,可是勒景琛還是小小的激動了一把,雖然南蕭有時候跟蘇小珞在一起,會跟她說一些曖.昧的言詞,他都聽習慣了。

這會兒勒景琛盡量不往這個方麵想,臉上的笑意益發的輕,這可能跟他的性格有一定的關係,心裏越開心的時候,臉上往往表現不出來,說到底就是悶.騷。

他望著南蕭,目光悠悠的,像是帶了一點兒火,慢慢的舔著南蕭的心尖子:“南南,一般來說,男人比較喜歡女人在chuang上的時候說他棒!”

說完,還衝她曖.昧的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滴的表情!

南蕭當然懂,這會兒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麽,真真的一臉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