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47

求得自己的原諒。

然後她去拉她,根本沒有想過她會跌倒,沒了孩子。

勒景琛看著南蕭的眸光,似乎有些加深,本來就墨中透藍的眼眸,這會兒裏麵光華流轉,像是鋪陳了一道冰涼的藍光:“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既然跟你沒關係,一定能找到證據的。”

南蕭點了點頭,不是她做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承認。

連續幾天,給江恩年送飯的一直是江家的保姆,江恩年剛開始還沒有覺得什麽,可是時間久了,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葉楚對他的關心是顯而易見的,沒道理他生病這段時間不管不問的,這不是葉楚的作風。

剛巧今天保姆過來送葉楚親手做的早飯,江恩年叫住了對方,問她:“太太呢?”

保姆本來就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人,前兩天過來見江恩年沒有說什麽,覺得自己蒙混過關了,可是眼看著江恩年要出院了,怎麽突然問起了太太?

太太現在臉受傷著,除了來醫院看一下小姐,其他時候根本不敢見人,太太有心隱瞞這件事情,她這個當保姆的自然不會把這話說出來:“太太在照顧小姐。”

“怎麽回事?”江恩年本來漫不經心的態度這會兒,語氣一凜。

保姆隻得把這幾天的事情避重就輕的說了一下,說江臨歌住院了,太太在照顧她,江恩年這邊就顧及不上了,江恩年聽了之後眉頭果然舒服很多。

吐了口氣,對保姆不耐煩的說了句:“我知道了,你告訴太太讓她今天晚上過來一趟!”

葉楚來醫院的時候,其實已經很晚了,她在家裏磨蹭了半天,雖然經曆上一次她的臉被刮傷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天了,可是傷口還沒有複原,這會兒還紅腫著,所以她臉上一直貼著紗布,並沒有取下來,她在家裏想好了說詞,才來到醫院。

推開病房的門,江恩年果然在床上坐著看報紙,葉楚走過去,頭一直低垂著,沒敢抬起來,本來習慣性挽著的長發這會兒披散下來,剛好遮住了她臉上的傷。

江恩年聽到動靜,一看是葉楚,出了聲:“你來了。”

“恩年,這幾天一直沒有過來看你,你感覺好點了嗎?”葉楚說話的時候也沒有抬頭,像是怕江恩年發現她臉上的傷痕一樣。

江恩年見她說話一直不抬頭,以為她怎麽了,忍不住伸出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而葉楚臉上的白色紗布就暴露了出來。

其實葉楚這些年,養尊處優的,她是市長太太,自然比以前的生活好上太多,所以她整個人的氣質已經變得時尚高貴了很多。

平時臉也保養的精細,臉上突然多出來這麽一塊兒紗布,讓人覺得心驚。

江恩年一看到葉楚臉上受了傷,整個人的臉色都沉了起來,連同窗戶外麵的太陽照進來,都覺得那臉有幾分沉重:“怎麽回事,誰弄的?”

葉楚現在是市長夫人,敢招惹她的人沒幾個。

再加上葉楚在江恩年心裏,一直是一個賢妻良母的印象,她不會跟人吵架,也不是那種口舌的女人,可是臉上突然傷了臉,身上倒是沒別的傷,肯定是被人打的。

葉楚卻搖了搖頭,眼底似乎有委屈的淚在閃爍:“沒事,都過去了……”

她越是這種遲疑不決的神色,江恩年越是斷定有什麽事情瞞著他,本來他胃出血入院之後,一直讓葉楚去找南蕭,他想見見南蕭,把有些事情說清楚,畢竟南蕭是他的孩子。

雖然分開了十幾年,可是因為對曹佩聲的虧欠,這種虧欠讓他見到南蕭之後越發慚愧。

而葉楚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一心想跟南蕭交好,讓她回蕭家,自己生病的時候也提起過這件事民,難不成葉楚已經見過蕭蕭了,這麽想著便脫口問道:“你是不是見過蕭蕭了?”

聽到蕭蕭這兩個字,葉楚似乎更委屈了,臉上的表情已經有些勉強,但還是故作鎮定的說道:“我是見過,不過恩年,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情,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沒了!”

江臨歌才懷孕沒幾天,怎麽肚子裏的孩子就沒了呢,江恩年的臉色都白了,手中的報紙都捏不住了,盡量穩住聲音,可是聲線裏還是泄露了他的憤恨:“怎麽回事!”

葉楚不出聲,歎息一聲,似乎有些為難,又有什麽難言之隱:“恩年,你別問了,都過去了,臨歌的心情已經平複了,這件事情就算是翻篇了!”

“呯”的一聲,江恩年用力的砸了一下床,聲音像是從喉嚨裏嘶出來一樣:“那是我的親外孫,怎麽能過去,到底是怎麽回事!”

葉楚搖頭不說話,江恩年似乎有些感應一般:“是不是蕭蕭?是不是她!”

“不是,不是!”葉楚連連搖頭說不是,語氣裏都有幾分驚慌失措:“是我對不起佩聲,今天才有了這樣的報應,你不要為難蕭蕭,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

可是她越這是麽說,越是讓江恩年覺得其實一切是南蕭所為的,畢竟當年,他跟曹佩聲還沒有離婚的時候,南蕭是何等才氣逼人,因此年幼的南蕭總有幾分自恃甚高,甚至可以說,因為他跟曹佩聲,以及那個人太過寵愛的緣故,性子有幾分飛揚跋扈。

她的性子又隨了曹佩聲,嫉惡如仇,江臨歌搶了她的男朋友,她有理由會這麽做,隻是江恩年還是有點兒不能相信,他覺得心底仿佛絞成了一根繩,死死的拽著他,讓他喘不過了一口氣,他難受得很,又像是情緒到了崩潰的邊緣,隻能雙手死死的叩住床單。

可是情緒已經崩到了極點,一手揚起來,手指頭都在顫抖,聲音卻是氣急敗壞的:“去,你去給我把蕭蕭找回來,我要見她,你就說,我要死了,見她最後一麵!”

江恩年大概是沒有想到,他找了十四年的女兒,有一天再度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會毀了他現任妻子的臉,同樣還會害的江臨歌沒了孩子。

南蕭接到葉楚的電話的時候,實在沒有想過要來醫院,不過最後被葉楚催得不耐煩了,才決定要到醫院看一看,她剛推開病房門,迎麵而來就是一個蘋果砸過來。

緊接著是江恩年憤憤的嗓聲:“孽女,我怎麽會有你這個白眼狼女兒!”

蘋果沒有打中南蕭的臉,卻打中了南蕭的腦袋,她疼得微一蹙眉,那一刻真想甩袖子走人,瞪著江恩年,搞不清楚江恩年怎麽突然發這麽大脾氣。

又聯想到方才接到葉楚的電話,心裏似乎明白了什麽,嘴角勾起幾分冷笑,目光涼悠悠的望著病床上的江恩年:“你今天叫我過來,什麽事兒?”

看著她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江恩年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手指頭都氣得哆嗦了,好半天一句話才從喉嚨裏憋出來:“你為什麽要害了你妹妹的孩子!”

南蕭覺得好笑,便真的笑出來,她從來沒有想過江恩年會這麽懷疑她,不過也對,他早已經在十幾年前就被那一對母女灌了迷.魂藥了,不信她是對的。

勾了勾唇,臉上是滿不在乎的表情,好笑問道:“江臨歌是這麽跟你打小報告的?”

江恩年情緒平複了幾分,可是看著南蕭臉上濃濃的敵意,他覺得心又揪了幾分:“我還沒有見過臨歌,可是她的孩子沒了跟你脫不了關係,蕭蕭,我從小覺得你聰明懂事,沒有想到佩聲竟然把你教的如何歹毒邪惡,那是一個小生命啊,你怎麽下得了手!”

南蕭最忌諱別人提她媽,不管她媽怎麽樣,對南蕭來說,那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女人,容不得別人說三道四,尤其這個是江恩年。

一個負心人有什麽資格指責她母親的不是,所以南蕭的言辭微沉,冷厲很多:“我媽怎麽教育我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別忘了,當初你才是那個負心人!”

江恩年幾乎被戳中死穴,本來有點兒轉紅的臉色這會兒又是慘白慘白的。

南蕭又繼續說道:“江市長,我不管葉楚那個踐人怎麽跟你說的,但是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怎麽沒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的話音剛落,病房的門再一次被大力推開了,江臨歌從外麵跑了進來,身上還是醫院裏的病服,隻是穿在她身上有些空,她撲在江恩年床邊,淚如雨下:“爸爸,這事兒跟姐姐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要怪姐姐,真的不關她的事,是我的錯……”

江恩年本來因為南蕭的話有幾分惱羞成怒,可是後來他卻有些慢慢的動容,被南蕭臉上的表情所震撼,因為她是如此自信她是清白的,而江臨歌的來到,徹底衝散了方才那一點點的動容,對江臨歌除了虧欠,還是虧欠了,握著江臨歌的手,認真保證道:“小歌,你起來,爸爸一定為你作主的!”

南蕭懶得看父女情深的戲碼,覺得厭煩,連招呼都沒打,扭頭離開了,她覺得自己都沒有必要再呆下去了,如果再呆下去,今天估計不用吃飯了。

出了醫院,她拿著手機就跟勒景琛打了一通電話,問他:“你到哪兒了?”

“你在哪,我過來接你!”勒景琛似乎在外麵,環境有些吵,直到換了一個地方之後,才安靜了幾分,其實今天中午一起吃飯是早就約好的事情。

勒景琛這段時間忙得不行,南蕭也是,兩人有段時間沒見麵了,所以剛好趁著中午的時間聚一聚,聽著勒景琛這麽說,南蕭在電話這邊直搖頭:“地址告訴我,我自己過去。”

她今天是開車過來的,不用麻煩勒景琛白跑一趟,再說把車子扔在醫院裏,還得請個代駕,多坑爹,索性她自己開過來吧,再說,南蕭其實不累的時候大多數都是自己開車。

勒景琛報了一個地址,又叮囑她路上小心點,才掛了電話。

一通電話結束之後,南蕭才感覺方才的煩悶好了一點兒,她是不在乎江臨歌怎麽跟江恩年說了,她也沒打算再跟姓江的一家人牽扯上什麽關係了,她隻想要賺夠足夠的錢就好了。

仰望著天,南蕭的眼睛有些澀,卻盡理壓製住那一股子酸痛之感,到了地方的時候,南蕭才想起來她來的是什麽地方,不由在心底臥槽了一聲,看來勒景琛這丫真打算大出血了。

勒景琛今天帶她來吃飯的地方,一般情況下不是南蕭這種模特能去的地方,這個地方據說是a市的一個特別金貴的地方,針對那些上流社會的名流,顯貴,以及達官貴人所設置的場所,據說,沒有身份,還進不了這道門。

南蕭很惆悵的想,她不過是一個小模特兒,這麽金貴的地方,進得去嗎?

再說這地方的菜老貴老嘖了,勒景琛也真舍得下血本,來這麽金貴的地方吃一頓飯,也不嫌肉痛,可是南蕭卻覺得肉痛,還沒有吃到飯就肉疼了。

她想,要不要跟勒景琛商量一下,把吃飯的錢折合成人民幣給她算了,她窮啊,窮的都撓牆了,南蕭站在門口,有點兒猶豫不定,覺得自己再深深反思一下,再進去。

心裏一邊吐槽著勒景琛你丫資本主義,你丫土豪,你這麽土豪,怎麽不救濟我一點兒。

不過哪怕勒景琛真是南蕭的男朋友,南蕭估計也不會好意思要他的錢,當年初來a市窮的跟狗一樣,連個盒飯都吃不起,南蕭都沒有想過走歪門邪道。

她歎息一聲,臉上裝作很大度的表情進了傳說中的銷金窩,不得不說,這地方裝修的挺不賴的,南蕭小時候是學設計出場,品味自然是有的,隻不過這麽些年,她從了一個專業的變成了一個業餘的,想想都讓人遺憾啊!!

哪知道南蕭剛進餐克,突然被人給抱了起來,如此放肆邪魅的態度不用想也是勒景琛是也,牙齒咬了一下,南蕭憤憤的說道:“勒景琛,你混蛋,想死是不是?”

關鍵是這麽多人啊,親,我的形象還要不要啊,以後被這家店拉上黑名單了怎麽行,南蕭本來還想勸勒景琛以後少來這種地方消費,現在被他這麽一抱,心道丫的從今以後必須吃窮你,丫的,誰讓你土豪,誰讓你毀我形象!

第105章 萬一兒子真彎了,可咋整喲

那一瞬間,南蕭幾乎沒有勇氣對上公眾的眼光了,勒景琛,你不要以為這地方隱蔽性極強,可是你也不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抱我起來啊。

關鍵是咱兩都掰了,你現在這樣,讓觀眾們怎麽想啊。

南蕭捂臉,捂臉,簡直無地自容了,心裏在誹謗勒景琛,丫的絕對故意的吧!

“南南,我好開心,我跟你說……”勒景琛的心情顯然極好,這會兒跟南蕭不在一個反射弧上麵,臉上是熱情洋溢的笑容,這真真是極舒展的一個笑,傾國傾城。

勒景琛本來就長得好,又是娛樂圈第一美男,雖然平時也在笑,可大多數時候是玩世不恭的,不像這會兒笑得簡直跟花一樣。

他本就生得很俊美,展顏一笑的時候仿佛有一種獨特的天真,眼眸裏流露出幾分孩子氣,南蕭對上他的笑臉時,有一瞬間不忍苛責,隻是不耐煩的說了句:“混蛋,先放我下來!”

勒景琛猶豫了一下,看著女人有點兒惱羞成怒的小臉兒,知道她是氣壞了,索性將人從他懷裏放了下來,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腳尖就點在了地上。

而勒景琛又親密十足的摟上她的小蠻腰,親密的架勢一覽無遺,他衝南蕭眨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