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44

時間,她還沒有來這裏好好吃一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唄!

“那太貴了,南南,我請不起,像咱們這種人,就吃個炒粉好了!”勒景琛故意摸了摸錢包,一副我很窮,我請不起你的表情。

“臥槽,勒景琛,你丫這麽小氣,說好的請我吃大餐呢!”南蕭踢了踢勒景琛的小腿,丫的,才給他了一千萬,還喊窮,真想弄死他!

勒景琛看著她跟平時一樣跟他又打又鬧了,才放心的蹲下身子:“哎,女人啊,真是凶殘,算了,看在你今天晚上心情不好的份兒上,我就勉為其難請你吃頓飯吧!”

南蕭想這還差不多,不過勒景琛下一句話又讓她變了臉:“小豬兒,上來吧!”

南蕭咬了咬牙,最終還是爬上了勒景琛的背,小時候,她也總是讓江恩年背,江恩年的背很寬,很廣,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包容著她的吵,她的鬧,她的一切一切。

可是,後來媽媽帶她離開以後,她就再也沒有看到江恩年了。

眼睛不知道為什麽有些酸,她嘴上說不在乎江恩年,對江恩年深痛厭絕,可是南蕭知道,她其實一直挺喜歡這個爸爸,小時候,他總是很寵她跟笑笑。

她在想,這個世界上怎麽有這麽好的父親,可是後來,夢就碎了。

他的爸爸成為了別人的爸爸,那感覺就像是一座山突然傾塌了一樣,她問媽媽,為什麽要離開,媽媽說,你爸不要我們了。

她不懂什麽是不要他們了,直到那一晚,她開車跑出去找爸爸……

南蕭的眼淚突然滾落下來,那一晚的種種,她從來不敢回憶,哪怕過去了那麽多年,都不敢,因為太慘烈,也太痛苦,她寧願被自己忘記,也不願意想起。

夏天的衣本來就很單薄,勒景琛穿的還是一件雞心領的t恤,南蕭的眼淚就落在他皮膚上,鑽到他脖子裏,他能感覺到她眼淚的溫度。

可是她沒有哭出聲,他也裝作不知道,也許該讓她發泄一番。

當晚,勒景琛果然請了南蕭吃海鮮大餐,她喜歡啥,就吃啥,最後南蕭還要了啤酒,吃海鮮的時候沒有酒,那怎麽行,啤酒上來,配上美味的海鮮,讓南蕭食指大動。

她真的餓瘋了,有勒景琛在,幫她剝蝦,去蟹殼,可最終南蕭因為心裏有事的緣故,並沒有吃多少東西,她一閉上眼睛,就仿佛看到了江臨歌倒在鮮血裏的那一幕。

南蕭其實也知道自己並沒有推江臨歌,為什麽江臨歌會跌倒,為什麽會突然沒了孩子,她想不明白,在沙灘上想了一晚上,還是沒想明白。

看著南蕭發傻的樣子勒景琛拿著敲子想敲她的頭:“不是說餓了,怎麽才吃這麽一點兒!”

南蕭斯文的用濕紙巾擦了擦手,又將十根蔥白的手指頭擦幹淨了:“餓過頭了,沒胃口了,勒景琛,你別想用一頓海鮮打發了我,我告訴你,改天等我有胃口了咱們繼續!”

勒景琛卻不屑一顧,露了一個你想得美的表情:“你作夢!”

艾瑪,這麽小氣,還是不是她男朋友了,南蕭恬不知恥的想道,不過臉上的表情卻是憂鬱難當的:“沒看出我心情不好嗎,也不知道哄一下,勒景琛,我還是不是你搭檔了?”

“我這個人比較不隨便,一般我隻哄我的人!”勒景琛慢悠悠的回了一句。

南蕭擰了擰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喝了一口,緩解了嗓子眼裏的那股子幹澀之感:“我給你當了那麽長時間的緋聞女友,還不算你的人啊!”

“南南,這話是你說的噢!”勒景琛悠悠的說道。

“放心,我說得!”南蕭感覺有點兒奇怪,不過並沒有多想,放下啤酒杯,眼底多了幾分憂鬱之色,想著今天晚上的場景,她到現在還沒有緩過神來。

勒景琛看著南蕭給自己灌了幾杯酒,眼底慢慢的浮起了幾抹迷離之色,像是陷入在雲霧裏麵,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方向,直到她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他製止了她的動作。

“別喝了!”勒景琛擰眉,知道南蕭有心事,怕是是江臨歌那件事了,可是他了解南蕭的性子,她再怎麽衝動,也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兒,所以他本能的覺得這事兒是意外。

南蕭有些意外,搖了搖頭:“你不懂我的心情,今晚讓我喝點,要不然我睡不著!”

勒景琛看著她難過的臉色,其實南蕭方才都在裝強顏歡笑,出了這種事,她心情怎麽好得起來,他歎了一聲:“南南,也許事情不是像你想象中的那樣!”

“勒景琛,你不知道,很多血,從江臨歌體內流出來,我沒有想過害她的,可是她的孩子……”說到這裏,南蕭說不下去了,伸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夏天喝著冰冰涼涼的啤酒,確實很舒服,讓她覺得心裏麵好象好受一點兒。

勒景琛卻覆住她的手,製止她的動作:“南南,我相信你,不是你做的!”

南蕭的眼睛仿佛亮了一下,仿佛有星星在她眸色裏沉澱下來,又仿佛她眼底是灼灼如火的光,她望他,似乎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麽,嘿嘿傻笑了一下:“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勒景琛卻突然把她從座位上拽了起來,出了酒店之後,南蕭覺得有點兒暈,身子不受控製的往他懷裏栽,那樣子,跟投懷送抱沒什麽兩樣。

夜色之下,這個城市的夜有星星點點的燈火,他望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南南,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但是我不允許你為了別人傷害你自己!聽懂了嗎?”

南蕭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他的話,點了點頭:“勒景琛,謝謝你肯相信我,謝謝你還願意相信我,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就你一個人相信我了……”

她說得那麽心酸,仿佛是被全世界拋棄了一樣,勒景琛將南蕭用力的拖了起來,卡住她的腰身,防止她掉在地上去:“南南,這個世界上誰可以拋棄你,我永遠都不會。”

他的聲音像是誓言一般,又像是帶了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南蕭看著近在咫尺的容顏,仿佛在做夢一般,她看著他,好一會兒,突然踮起腳尖兒,主動的送上自己的唇……

第102章 恩愛秀久了,還是會被人當真的

勒景琛一愣,心裏頭一個想法就是,南蕭是不是又喝醉了,趁著喝醉對他胡做非為呢。

可是勒景琛知道,南蕭今晚喝得不多,雖然喝了幾瓶啤酒,可啤酒對她來說就跟白開水一樣,所以她今晚沒道理會醉啊。

不過他還是很爺們的控製著自己火熱的心跳,雖然他很想按著南蕭口勿一通,最好是把關係給證實了,不然他這個跟她分了手的前男友整天提心吊膽的怕她對墨邵楠心軟了。

可他最終還是克製住了自己快要崩掉的理智,他怎麽能這麽禽獸呢,怎麽能趁人之危呢。

用不誠懇的力氣稍微推開她一點,用盡量平穩的聲音問道:“南南,你醉了!”

南蕭眨了眨眼睛,眼底的醉意似乎散去了幾分,眼睛黑亮黑亮的望著他,心裏卻在拚命的吐槽,好不容易趁自己喝了點兒酒跟試探一下勒景琛。

沒想到這丫又把自己給推開了,看來他果然還是喜歡男人的,一想到這個南蕭心裏有些淡淡的憂傷,裝作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似的說道:“我沒醉,再來幾瓶也不會醉!”

然後推開勒景琛往前走了幾步,卻不知道絆到了什麽,差一點摔在地上,幸好勒景琛眼明手快抓住了她,訓斥的語氣:“還說自己沒醉,是不是摔地上了才說自己醉了!”

南蕭撞進他懷裏,聞到這個男人身上安心的味道,如果這個男人不是gay該多好啊,她不知道這代表了什麽,可是跟勒景琛在一起的日子卻是讓她覺得倍加安心的。

她嘿嘿傻樂了幾聲,像是尋到一個安心的地方,聲音裏卻有濃濃的醉意:“沒醉,我還要喝,勒景琛,咱們還去喝!”然後搖搖晃晃的還想找地方繼續。

勒景琛這會兒確定南蕭醉了,有點兒遺憾自己方才錯過了那麽好的機會,為什麽他不親下去呢,他如果親下去,說不定又可以吃到肉了。

在心底歎了一口氣,想著這可能就是緣份吧,勒景琛將人兜在懷裏,拍了拍她的後背,略策無奈的說道:“得了,你還是別在大馬路上嚇人了,我先送你回酒店。”

今晚太晚了,勒景琛也不想送她回去,再加上發生了那麽多事,他也不放心南蕭一個人。

想來想去,還是去酒店吧,勒景琛開了一間雙人房,前台的小妹應該是勒景琛的粉絲,迷勒景琛跟南蕭的cp,等辦了房卡登記,才小心翼翼的探了探腦袋,認真的問了句:“勒先生,您跟南蕭沒分手吧,您不知道,我可喜歡你們兩個人了,你們的每一場秀我都會看。”

勒景琛沒想到在這裏遇到了自己的影迷,在微愣了一瞬間之後,勾了勾唇性.感的薄唇,就連開口說話的時候,嗓音都尤為迷人:“沒有,我們關係好著呢。”

然後順便讓她看了看懷中的南蕭,見到真是南蕭的臉時,小影迷瞬間激動了,握著拳頭重重的對他們說道:“勒先生,你跟南蕭一定會幸福的!”

勒景琛跟小粉絲道了謝,心想今天總算發生了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兒,他沒看到南蕭微微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一個憂鬱的小眼神兒,看來恩愛秀久了,還是會被人當真的。

可惜勒景琛是個gay啊,她都主動獻口勿了,這家夥還是沒反應,不是gay是什麽!

次日,醫院的病房裏,江臨歌已經醒了過來,小臉慘白慘白的,再加上最近瘦了不少,整個人臉上都跟沒了血色一樣,又像是霜打了茄子一樣。

一雙眼睛大大的,布滿了憔悴,小臉瘦的都快沒肉了,她木木的躺在病床上,一句話都不說,旁邊守著的墨邵楠血紅著眼睛,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一點兒反應都沒。

自從江臨歌出了手術室之後,他一直守在這裏,一夜沒睡。

昨天他驚慌失措把江臨歌送到醫院時,孩子已經沒了,那是他的孩子,才四周,還沒有成形,就這樣,沒了。

不是說不痛,尤其是一想到是南蕭害得江臨歌沒了孩子時,那種感覺就像是添了一層更深的痛苦,讓他仿佛在被九重天上的紅蓮業火慢慢焚燒。

江臨歌沒了孩子,一定怕冷,雖然室內開了空調,但墨邵楠還是伸出手替她掖了掖被角,怕風鑽到了她的身子裏。

可是床上的人還是一動不動,躺在那裏,雙眼沒了神采,像了失了魂一樣。

墨邵楠整個人痛苦萬分,比江臨歌更痛,他從來沒有想過那一夜,他跟江臨歌會有了孩子,開口:“小歌,你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孩子的。”

江臨歌聽到孩子兩個字,總算有了點兒反應,目光沒那麽呆滯,落在了墨邵楠臉上,似乎苦苦一笑,聲音都帶著一股子沉重:“可是,我隻想要這個孩子……”

墨邵楠聞言眼眶驀地一酸,連同心尖都傳來一種稱之為悲痛的情緒,他忍不住背過了身子,有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麽,你隻想要這個孩子,可是這個孩子已經沒了啊。

而這時病房門又推了進來,是急匆匆趕來的葉楚和墨蘭,江臨歌沒了孩子,大概是葉楚最為痛心的,昨天晚上手術之後,她一大早就回去張羅著煲湯,生怕讓江臨歌落下了什麽病根,這回江恩年病了,江臨歌又出了這事,葉楚滿麵愁容,感覺快撐不住了。

墨蘭也是今天一早才知道的消息,急匆匆趕過來時,一眼就看到了瘦的沒有人樣的江臨歌,眼淚就滾落下來:“我可憐的孩子,阿姨對不起你,讓你這麽年輕就沒了孩子……”

江臨歌聽到墨蘭哭,感覺一直繃著的情緒繃不住了,瞬間紅了眼眶,抓住墨蘭伸過來的手,搖頭:“阿姨,對不起,是我沒有用,是我沒有保護好孩子,對不起,是我的錯!”

墨蘭早就聽說了事情的原委,這會兒冷哼一聲,下巴抬起來,眼底仿佛有刀子一般,如果南蕭在這裏,她說不定會想辦法弄死那個踐人:“你放心,小歌,這件事情阿姨一定會給你作主的,南蕭的那個踐人,竟然敢故意推你,那可是我墨家第一個孩子,我不會就這麽算了的。”說著,咬牙切齒的罵了南蕭幾聲。

一直沒說話的墨邵楠瞳仁急促一縮,裏麵無端生出一些難受來,昨天晚上的事情,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讓自己相信,是南蕭害了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

看到墨蘭這麽生氣,墨邵楠趕緊為南蕭說了幾句話:“媽,這件事情還沒有查清楚!”

“查?查什麽查,不是那個賤女人做的,還能是誰,當時除了她,臨歌身邊根本就沒有別人,那個小踐人一直嫉妒臨歌能嫁給你,我看這件事情除了她沒別人了!”墨蘭的語氣帶了一股子咄咄逼人,又透著一股子信誓旦旦。

望著墨邵楠欲言又止的樣子,臉上似乎刻了,你再說一句試試看。

墨邵楠最終什麽話沒說,他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在醫院裏,根本不了解具體是怎麽回事,可是他確實親眼所見是看到南蕭推了江臨歌一把,但他總不能在墨蘭麵前這麽說。

本來就對南蕭不滿意的墨蘭如果知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