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43節

一回頭,就看到葉楚和江臨歌站在不遠處,望著她的樣子充滿了意外一樣。
  江臨歌倒是沒跟平時擺出一副親熱可親的表情,這會兒表情說不上不好,但也談不上好。
  “我剛剛老遠看到是你,還以為是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你!”葉楚對外,一直擺了一副慈母臉,不管有沒有外人在,她總是在演戲,一直在演。
  南蕭一看是葉楚,本來還帶了點兒笑的表情瞬間消失的幹幹淨淨,挑了挑眉,望著這一對母女,淡淡說道:“今天這麽好的日子,我怎麽可能不來,江臨歌,你今天訂婚怎麽沒請我,好歹我也要給你送份大禮是不是?”
  “姐姐,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江臨歌聲硬的回了一句,估計是方才的事情對她還是有點兒影響,她對南蕭根本談不上好臉色,但是是真委屈,眼眶裏水亮水亮的:“我跟邵楠是真心相愛的,他跟你已經是過去式了,你就成全我們吧!”
  “成全你們?”南蕭好笑的重複了一聲,點了點她的肚子,身子卻湊近了些許,聲音壓得極低:“我也想成全你們,不過江臨歌,你肚子裏的孩子是墨邵楠的嗎?”
  江臨歌一瞬間明白過來,身子往後退了幾步,聲音喃喃:“那天是你?”
  南蕭倒是點了點頭,語氣極誠懇:“江臨歌,本來這件事情就這麽算了的,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把你肚子裏的孩子沒了的事情推在我頭上,隻要你肯承認你肚子裏的孩子是自己滑倒弄掉的,這件事情就算了,你跟墨邵楠以後如何,跟我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不……”江臨歌直搖頭,因為她跟南蕭麵對麵的站著,而她這會兒在不斷的後退,很明顯在氣勢上南蕭一直在壓迫她,她的方向正巧看到墨邵楠急匆匆的走過來,不由顫聲兒語氣委屈道:“姐姐,孩子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怪你,我真的沒有怪你,你不要再威脅我了,好不好?我錯了,我如果早知道邵楠是你的男朋友,我絕對不會讓他跟我訂婚的!”
  南蕭不知道她為什麽會這麽說,莫名的眨了眨眼睛,覺得不可思議:“江臨歌,你給我一個準話兒,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可是墨邵楠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一把拽住南蕭將她甩開,語氣是極為憤怒的:“南蕭,你到底還要做什麽,臨歌的孩子都沒了,你還想怎麽逼她!”
  從遠處看,江臨歌眼底噙滿了淚,望著南蕭的樣子一臉祈求,而南蕭臉上卻有威脅,逼迫種種的情緒,南蕭完全沒有防備,踉蹌兩步,差一點被摔在了地上,幸好勒景琛及時趕了過來,正好接住了南蕭,勒景琛的臉色完全變了。
  這個男人,平素雍容,漂亮,一雙含情目總是在笑,尤為迷人,可是冷厲下來的時候,那一雙眼睛裏麵,仿佛寫了一層殺人之色,他望著墨邵楠,語氣極幽深不可測:“墨邵楠,你到底在做什麽!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沒把南蕭推到!”
  南蕭是一個模特,萬一跌倒了,腳崴倒了,估計得休息多長時間,而墨邵楠身為一個設計師,不可能不想到這些,可是他卻為了一個江臨歌,這樣對南蕭!
  墨邵楠其實也是氣暈了頭,聯想到江臨歌最近受的委屈,才推了南蕭一把,可是他沒有想過大力,隻不過一失手就推了她一把,看著南蕭有點兒蒼白的臉色,心底壓著一股氣,無處發泄:“勒景琛,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今天訂婚沒有邀請你們吧!”
  這句話的意思是在說勒景琛不請自來,勒景琛聞言不怒反笑:“你以為我願意來,如果不是看在我媽的麵子上,你覺得我會來參加這個訂婚典禮,墨邵楠,我當初以為你是瞎了眼,現在看來,簡直就是瞎了心,你知不知道,你一直誤會是南蕭弄沒了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那你知道,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嗎?”
  墨邵楠像是被一道驚雷擊中一般,嘴巴張了張,一句話卻說不出來,他望著江臨歌,她不知道什麽時候撲到了他懷裏,柔弱的身子都在震動,看樣子非常傷心。
  而這會兒她抬起了頭,一臉梨花帶雨:“邵楠,我肚子裏孩子明明就是你的,他在誣陷我,你為了替南蕭報仇,故意這麽誣陷我,你不要相信他,好不好?”
  墨邵楠知道,江臨歌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是第一次,他雖然跟南蕭之間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可是對於一些事情是清楚的,他那一夜衝破那一道防線的時候,確實感覺到了阻礙。
  所以他從來沒有懷疑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他的,聽到勒景琛這麽說的時候,突然一笑,語氣極其輕蔑,他嫉妒勒景琛,嫉妒他現在有機會擁有南蕭,而他已經沒機會了:“勒景琛,你是什麽樣的人,我一清二楚,你用不著為了南蕭要毀了臨歌的清白!”
  勒景琛還想再說什麽,南蕭卻已經製止了他,臉上露了一個花一般的笑容:“墨邵楠,你覺得我們在誣陷她,那你要問問你懷裏的這個女人,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江臨歌臉上糊滿了淚,是真傷心,也是真委屈,她抬起頭,一張小臉,炫淚欲滴,楚楚可憐的如同一朵清雅的小山茶花:“邵楠,我從來沒有怪她,真的,從來沒有……”
  墨邵楠的心又猛地一疼,仿佛撕裂一般,那天晚上的景色曆曆在目,他還記得那一夜,江臨歌倒在血泊裏蒼白的樣子,他還記得,江臨歌沒了孩子之後的悲痛欲絕。
  她受得苦,他都記得啊,摟著她的動作欲發緊,輕慰:“小歌,我會為你作主的!”
  江臨歌點了點頭,卻突然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墨邵楠悲痛欲絕的喊聲,充斥著南蕭的耳膜,她看著墨邵楠打橫將江臨歌抱了起來,留給她跟勒景琛一個冷漠的身影,而葉楚猶豫了一下,望了望南蕭,又看了看墨邵楠離去的身影,最終隻是歎了口氣,也趕緊跟了過去。
  江恩年得知消息的時候,匆匆趕了過去的時候,江臨歌人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醫生已經來過了,隻是說病人受刺激過度,情緒不穩才導致昏厥。
  人沒大礙,在了解事情經過之後,江恩年氣得手都發抖了:“她還想做什麽,她難道害得小歌還不夠嗎,這個逆女,想氣死我不成!”
  “恩年,你別生氣,蕭蕭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她一定是聽到了什麽謠言才會這麽中傷小歌,臨歌是清白,她對邵楠又是真心喜歡,她怎麽可能做那種事!你說對吧,邵楠!”在葉楚跟江恩年說了方才的事情,墨邵楠也在場。
  這會兒他目光緊緊的鎖著床上的江臨歌,她巴掌大的小臉,沒有一絲血色,他心揪得難受,縱然他不喜歡江臨歌,可是江臨歌因為他受了那麽多委屈,他怎麽能不管!
  “我相信臨歌的為人!”墨邵楠漠漠一句。
  江恩年卻氣得不行,感覺心髒病都要發作了,如果再這麽鬧下去,肯定兩姐妹的關係會越來越差,雖然江臨歌一再忍讓,可是南蕭一直這麽咄咄逼人的話,委屈的肯定是臨歌,這孩子性子軟,從來不會跟人臉紅,最近被南蕭折騰成這樣,他這個當爸的,心疼!
  “我去找南蕭把這件事情說明白!”江恩年安撫了葉楚幾句,然後扭頭離開了房間,他剛走,葉楚也對墨邵楠說道:“邵楠,今天好歹是你們訂婚的日子,臨歌暈倒了,這邊有我照顧就是了,你去看著你爸,別讓他對蕭蕭說什麽難聽話,畢竟是臨歌的姐姐!”
  墨邵楠沉默了一下,這個時候葉楚還能為南蕭生氣,他不知道是不是要誇她一聲大度了,但還是點了點頭:“那行,阿姨,小歌如果醒了,你記得給我打電話!”
  樓下還有一堆事兒忙呢,他也不可能一直呆在上麵,估計方才江臨歌暈倒的事情已經引發了大家的好奇,他要趕緊下去處理,不能將事情的影響麵繼續擴大。
  等房間裏隻剩下兩母女之後,江臨歌這會兒已經悠悠的醒了過來,葉楚看著她的小臉,眸色裏現出幾分心疼之色:“小歌,今天又委屈你了!”
  “媽,看來南蕭那個踐人已經知道我當初懷的不是邵楠的孩子了!”江臨歌本來就是假昏迷,剛剛葉楚叫的醫生也是她們買通過的,為的就是讓江恩年和墨邵楠的心情偏向她們這裏,畢竟江臨歌懷了別人孩子這事是真的。
  南蕭手中既然有了她的檢驗報告,她不敢賭下去,隻能打感情牌,然後裝暈躲過這劫。
  聽到江臨歌語氣時麵的憤憤,葉楚同樣眉目一凜,細長的眼睛裏閃過一抹幽冷之色,跟平常跟溫和的江太太似乎完全不太一樣。
  這個時候的葉楚目光裏麵精光灼灼,透著一股子陰沉,語氣跟她的表情一樣,帶出了一些陰狠的味道:“這個世界上,什麽東西都能造假,再加上勒家的背景,她想弄一份檢測報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小歌,隻要你堅持你肚子裏的孩子是邵楠的,她就不能怎麽樣!”
  孩子早已經沒了,化成了一灘血,也許當時勒景琛是找到辦法做了這份檢驗報告,可是這種東西可以隨意捏造,隻要沒有證據,任憑南蕭知道真相也豪無辦法。
  “可是,媽,你別忘了,那個人手中還有我的照片……”江臨歌還是擔心,她當然明白這些道理,可是架不住內心還在打鼓,萬一今天去見那個人。
  那個人不肯把照片交給她,一旦這些照片公布,她整個人生就毀了!
  她跟墨邵楠剛訂婚,她絕對不允許再有任何的意外發生,她一定要做墨邵楠的太太!
  “你放心,這件事情,媽媽會處理,倒是你,身子還沒養好,先好好休息,一切有媽媽在!”葉楚又寬慰了她幾句,直到江臨歌睡著了,這才離開了房間,而她剛走沒有多遠,就有一道人影朝江臨歌的房間走了過去……
  -本章完結-
☆、第109章 南蕭這個人,他承包了
  鬧劇收場後,南蕭跟勒景琛離開了酒店,這會兒外麵天已經全黑了,這座城市裏已經點上了璀璨的霓虹,映滿了天。
  對於方才的事情,南蕭雖然挺氣憤的。
  不過事已至此,她倒是沒話可說了,心裏除了對墨邵楠失望,還是失望了。
  “南南,今天這事,我考慮不周!”勒景琛實在沒有想到江臨歌臉皮能這麽厚,演技這麽可恥,他雖然是勒家的公子,可是因為跟墨邵楠沾了親,帶了故,有些話不好說。
  再說了,如果墨心知道他今天跟南蕭一起去砸了墨邵楠的訂婚,肯定跟他沒完。
  現在好不容易哄住了墨心,讓她幫忙跟勒俊遠說幾句好話,不然他跟南蕭的前路漫漫。
  就是因為有這一層關係,他才沒有打算把事情鬧大,想著隻要江臨歌跟南蕭道個歉,在墨邵楠麵前承認事情之後,這事就翻篇了。
  可是他低估了這個女人的厚顏無恥,眼看著事情朝另一個方向歡快的奔跑。
  如果不是江臨歌突然暈倒了,他估計這事現在還撕逼著呢。
  南蕭的心態倒是挺好,事已至此,她都無話可說了,看著勒景琛帶著歉意的表情,故作輕鬆的笑了笑:“沒事,都過去了,這事跟咱們沒關係了。”
  然後一隻手親熱的搭在他肩上,哥兩好的對他說道:“勒景琛,還好你有先見知明,不然今晚咱們又得餓肚子了!”
  見南蕭真的不介意,勒景琛也鬆了一口氣,拉著南蕭上了車,又替她卡好安全帶,南蕭覺得勒景琛今晚真貼心,要是他一直這麽貼心就好了,就算是一個GAY,她也打算把他給掰直了,蘇漢子對這方麵比較了解,要不改天去請教一下蘇漢子?
  想到這裏,南蕭有點兒興奮了,完全沒注意到勒景琛這會兒離她極近,微熱的呼吸灑在她脖子外裸露的肌膚上,帶起一陣酥酥麻麻的癢。
  她心尖一顫,終於反應過來,這會兒兩人貼得極近,有一種曖/昧的感覺在不大的車廂裏蔓延開來。可是看著勒景琛麵無表情的一張臉,她覺得自己可能想多了,勒景琛應該是不小心而為之,他對自己沒感覺的。
  南蕭若無其事的拉開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生怕自己再生出一些不適宜的心思,默念了幾遍我要淡定,我要淡定,才緩解了那股子尷尬,隻是眼神兒有點左瞄右顧。
  不知道為什麽,南蕭總有一種錯覺,仿佛勒景琛在時不時的調.戲自己一樣,可是有一次她裝作若無其事問他的時候,他更能若無其事把話題帶開。
  這會兒,就聽勒景琛臭不要臉的說道:“那是,你也不看看你男人是誰!”
  南蕭有點兒無語了,故意瞄了瞄他下麵:“你確定,你是男人?”
  這話語氣悠悠的,倒是有點兒興味來,勒景琛深鎖了眉頭,他總覺得沒把南蕭給就地正法了,這丫頭一直懷疑自己的性取向,真該讓她試試,自己到底中不中用。
  磨了磨牙,露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要不,你試試?”
  南蕭打了一個寒顫,一副哥們兒你別逗了,我無福消受了,擺了擺手:“得,千萬不要,我怕再給你留下陰影,你這輩子見了女人就害怕了!”
  勒景琛雖然現在彎了,可是既然以前喜歡過妹子,沒道理彎不過來啊。
  她覺得有機會,還是要試試,興許勒景琛能直過來呢。
  一想到這個結果,南蕭的心有點兒小雀躍,盯著勒景琛的眼睛直冒綠光,勒景琛抖了抖,身子往後挪了挪,生怕南蕭一個衝動又幹出什麽禽.獸不如的事情,語氣倒是帶了幾分調侃的味道:“我說南南,你不會又對我打什麽壞主意吧?”
  頓了頓,一臉認真道:“我告訴你,我可是對男人很堅貞的!”
  其實勒景琛說這些,就是為了緩解一下這尷尬的氣氛,他知道方才的事情,南蕭不可能無動於衷,不過她如果心死了也好,免得一而再再而三的為墨邵楠那個混蛋傷心。
  從今以後,南蕭的這個人,他承包了,是他的了,誰都不能再招惹。
  南蕭樂得不行,看著勒景琛的表情,差一點沒笑暈過去:“我說勒景琛,你至於嗎,瞧你嚇成什麽樣了,你放心,我就算對你有興趣,我也不會這麽直白的表現出來的!”
  “你想怎樣?”勒景琛一臉戒備。
  “先.jian.後.殺!”南蕭咬牙切齒的說道。
  勒景琛真是一臉震驚,一臉仿佛被人qiang了的表情,做了一個誇張的動作:“哇塞,南南,沒看出來你這麽重口啊!”
  兩人在車上,東扯西拉著,直到南蕭突然接到了娃娃的電話,一看到是娃娃的電話,南蕭有些意外,這個點兒了,娃娃怎麽想著跟自己打電話了。
  想了想,最終還是接了電話,娃娃在電話那端的聲音就飄了出來:“南南,出事了!”
  南蕭一愣,心想能出什麽事兒,她這不是好好的嗎,人沒慌,心也沒亂,覺得什麽大事也比不上今天晚上這事的勁爆了:“慢慢說,怎麽回事?”
  娃娃就把事情說了一遍,其實還是上次的事情,模特聯合簽名的事兒,但是不知道怎麽回事,今天公司裏卻突然傳出消息,說這事兒是南蕭指使的。
  並且還提供了南蕭的簽名兒,風言風語還說的像那麽回事兒,等娃娃從一個相熟的助理那裏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當即炸了。
  南蕭的為人她是清楚的,當初容先生把南蕭的工作交給她時,她當時可是答應的好好的,一定要照顧好南蕭,結果倒好,容先生這才走沒多久,南蕭就接二連三的出事!
  娃娃在了解事情經過之後,趕緊跟南蕭打電話,生怕她知道的太晚了,萬一公司高層找上門之後,南蕭什麽都不知道,該怎麽應對啊!
  南蕭聽到這事兒,也有些驚訝,頭一個念頭是這什麽跟什麽啊,她平時很少回公司,一般有事才回去,跟公司旗下的模特兒關係雖然不好,但是絕對沒有仇的那種。
  容霆說過,無論對方大牌小牌,一律不能得罪。
  在模特界,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她雖然現在唐氏旗下的一線模特,可從來信奉的原則就是不隨便得罪人,今天這是鬧的哪一出?
  “你先別急,我等會兒跟唐總打個電話,問問是怎麽回事兒?”南蕭安撫好娃娃之後,才掛了電話,小姑娘沒經曆過什麽事,大概是嚇怕了,這會兒聲音都哆嗦了。
  其實娃娃跟了自己之後,倒是挺多災多難的,不是這事兒,就是那事兒,以前這些破事兒絕對跟自己沒有沾一點兒邊,可現在,事情就沒有消停過。
  在手機裏找到唐亦的電話,還沒有撥出去,勒景琛就問道:“怎麽回事?”
  其實方才他也聽到了一些,不過南蕭沒怎麽說話,並不清楚是怎麽回事兒,可是看著南蕭的眉頭都皺了起來,沒了方才的輕快,所以才有點兒擔心。
  南蕭蠻不在乎的擺了擺手:“沒事,你專心的開你車吧!”
  車子直到回到了南蕭這裏,唐亦的電話也沒有打通,南蕭不由深深的蹙眉,這到底怎麽回事兒?沒道理,唐亦作為公司總裁,會關機啊。
  江臨歌睡的迷迷糊糊的,好象做了一個夢,又回到了那一天晚上,孩子沒了的時候,那麽多血,那麽多血,她喉嚨裏發緊,像是被惡夢困住,等到醒的時候,已經一身冷汗。
  房間裏有點兒暗,可是江臨歌卻感覺床邊坐了一個人,借著窗外朦朧的光線,她隱隱約約能看到對方的黑影,心裏登時一跳,小心的喊了一聲:“是誰?”
  “你總算醒了……”對方的慢悠悠的說道,配合著黑暗的氣息,總覺得讓人有一種害怕的味道。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