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40節

葉楚搖頭不說話,江恩年似乎有些感應一般:“是不是蕭蕭?是不是她!”
  “不是,不是!”葉楚連連搖頭說不是,語氣裏都有幾分驚慌失措:“是我對不起佩聲,今天才有了這樣的報應,你不要為難蕭蕭,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
  可是她越這是麽說,越是讓江恩年覺得其實一切是南蕭所為的,畢竟當年,他跟曹佩聲還沒有離婚的時候,南蕭是何等才氣逼人,因此年幼的南蕭總有幾分自恃甚高,甚至可以說,因為他跟曹佩聲,以及那個人太過寵愛的緣故,性子有幾分飛揚跋扈。
  她的性子又隨了曹佩聲,嫉惡如仇,江臨歌搶了她的男朋友,她有理由會這麽做,隻是江恩年還是有點兒不能相信,他覺得心底仿佛絞成了一根繩,死死的拽著他,讓他喘不過了一口氣,他難受得很,又像是情緒到了崩潰的邊緣,隻能雙手死死的叩住床單。
  可是情緒已經崩到了極點,一手揚起來,手指頭都在顫抖,聲音卻是氣急敗壞的:“去,你去給我把蕭蕭找回來,我要見她,你就說,我要死了,見她最後一麵!”
  江恩年大概是沒有想到,他找了十四年的女兒,有一天再度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會毀了他現任妻子的臉,同樣還會害的江臨歌沒了孩子。
  南蕭接到葉楚的電話的時候,實在沒有想過要來醫院,不過最後被葉楚催得不耐煩了,才決定要到醫院看一看,她剛推開病房門,迎麵而來就是一個蘋果砸過來。
  緊接著是江恩年憤憤的嗓聲:“孽女,我怎麽會有你這個白眼狼女兒!”
  蘋果沒有打中南蕭的臉,卻打中了南蕭的腦袋,她疼得微一蹙眉,那一刻真想甩袖子走人,瞪著江恩年,搞不清楚江恩年怎麽突然發這麽大脾氣。
  又聯想到方才接到葉楚的電話,心裏似乎明白了什麽,嘴角勾起幾分冷笑,目光涼悠悠的望著病床上的江恩年:“你今天叫我過來,什麽事兒?”
  看著她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江恩年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手指頭都氣得哆嗦了,好半天一句話才從喉嚨裏憋出來:“你為什麽要害了你妹妹的孩子!”
  南蕭覺得好笑,便真的笑出來,她從來沒有想過江恩年會這麽懷疑她,不過也對,他早已經在十幾年前就被那一對母女灌了迷.魂藥了,不信她是對的。
  勾了勾唇,臉上是滿不在乎的表情,好笑問道:“江臨歌是這麽跟你打小報告的?”
  江恩年情緒平複了幾分,可是看著南蕭臉上濃濃的敵意,他覺得心又揪了幾分:“我還沒有見過臨歌,可是她的孩子沒了跟你脫不了關係,蕭蕭,我從小覺得你聰明懂事,沒有想到佩聲竟然把你教的如何歹毒邪惡,那是一個小生命啊,你怎麽下得了手!”
  南蕭最忌諱別人提她媽,不管她媽怎麽樣,對南蕭來說,那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女人,容不得別人說三道四,尤其這個是江恩年。
  一個負心人有什麽資格指責她母親的不是,所以南蕭的言辭微沉,冷厲很多:“我媽怎麽教育我跟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別忘了,當初你才是那個負心人!”
  江恩年幾乎被戳中死穴,本來有點兒轉紅的臉色這會兒又是慘白慘白的。
  南蕭又繼續說道:“江市長,我不管葉楚那個踐人怎麽跟你說的,但是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怎麽沒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她的話音剛落,病房的門再一次被大力推開了,江臨歌從外麵跑了進來,身上還是醫院裏的病服,隻是穿在她身上有些空,她撲在江恩年床邊,淚如雨下:“爸爸,這事兒跟姐姐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你要怪姐姐,真的不關她的事,是我的錯……”
  江恩年本來因為南蕭的話有幾分惱羞成怒,可是後來他卻有些慢慢的動容,被南蕭臉上的表情所震撼,因為她是如此自信她是清白的,而江臨歌的來到,徹底衝散了方才那一點點的動容,對江臨歌除了虧欠,還是虧欠了,握著江臨歌的手,認真保證道:“小歌,你起來,爸爸一定為你作主的!”
  南蕭懶得看父女情深的戲碼,覺得厭煩,連招呼都沒打,扭頭離開了,她覺得自己都沒有必要再呆下去了,如果再呆下去,今天估計不用吃飯了。
  出了醫院,她拿著手機就跟勒景琛打了一通電話,問他:“你到哪兒了?”
  “你在哪,我過來接你!”勒景琛似乎在外麵,環境有些吵,直到換了一個地方之後,才安靜了幾分,其實今天中午一起吃飯是早就約好的事情。
  勒景琛這段時間忙得不行,南蕭也是,兩人有段時間沒見麵了,所以剛好趁著中午的時間聚一聚,聽著勒景琛這麽說,南蕭在電話這邊直搖頭:“地址告訴我,我自己過去。”
  她今天是開車過來的,不用麻煩勒景琛白跑一趟,再說把車子扔在醫院裏,還得請個代駕,多坑爹,索性她自己開過來吧,再說,南蕭其實不累的時候大多數都是自己開車。
  勒景琛報了一個地址,又叮囑她路上小心點,才掛了電話。
  一通電話結束之後,南蕭才感覺方才的煩悶好了一點兒,她是不在乎江臨歌怎麽跟江恩年說了,她也沒打算再跟姓江的一家人牽扯上什麽關係了,她隻想要賺夠足夠的錢就好了。
  仰望著天,南蕭的眼睛有些澀,卻盡理壓製住那一股子酸痛之感,到了地方的時候,南蕭才想起來她來的是什麽地方,不由在心底臥槽了一聲,看來勒景琛這丫真打算大出血了。
  勒景琛今天帶她來吃飯的地方,一般情況下不是南蕭這種模特能去的地方,這個地方據說是A市的一個特別金貴的地方,針對那些上流社會的名流,顯貴,以及達官貴人所設置的場所,據說,沒有身份,還進不了這道門。
  南蕭很惆悵的想,她不過是一個小模特兒,這麽金貴的地方,進得去嗎?
  再說這地方的菜老貴老嘖了,勒景琛也真舍得下血本,來這麽金貴的地方吃一頓飯,也不嫌肉痛,可是南蕭卻覺得肉痛,還沒有吃到飯就肉疼了。
  她想,要不要跟勒景琛商量一下,把吃飯的錢折合成人民幣給她算了,她窮啊,窮的都撓牆了,南蕭站在門口,有點兒猶豫不定,覺得自己再深深反思一下,再進去。
  心裏一邊吐槽著勒景琛你丫資本主義,你丫土豪,你這麽土豪,怎麽不救濟我一點兒。
  不過哪怕勒景琛真是南蕭的男朋友,南蕭估計也不會好意思要他的錢,當年初來A市窮的跟狗一樣,連個盒飯都吃不起,南蕭都沒有想過走歪門邪道。
  她歎息一聲,臉上裝作很大度的表情進了傳說中的銷金窩,不得不說,這地方裝修的挺不賴的,南蕭小時候是學設計出場,品味自然是有的,隻不過這麽些年,她從了一個專業的變成了一個業餘的,想想都讓人遺憾啊!!
  哪知道南蕭剛進餐克,突然被人給抱了起來,如此放肆邪魅的態度不用想也是勒景琛是也,牙齒咬了一下,南蕭憤憤的說道:“勒景琛,你混蛋,想死是不是?”
  關鍵是這麽多人啊,親,我的形象還要不要啊,以後被這家店拉上黑名單了怎麽行,南蕭本來還想勸勒景琛以後少來這種地方消費,現在被他這麽一抱,心道丫的從今以後必須吃窮你,丫的,誰讓你土豪,誰讓你毀我形象!
  -本章完結-
☆、第105章 萬一兒子真彎了,可咋整喲
  那一瞬間,南蕭幾乎沒有勇氣對上公眾的眼光了,勒景琛,你不要以為這地方隱蔽性極強,可是你也不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兒抱我起來啊。
  關鍵是咱兩都掰了,你現在這樣,讓觀眾們怎麽想啊。
  南蕭捂臉,捂臉,簡直無地自容了,心裏在誹謗勒景琛,丫的絕對故意的吧!
  “南南,我好開心,我跟你說……”勒景琛的心情顯然極好,這會兒跟南蕭不在一個反射弧上麵,臉上是熱情洋溢的笑容,這真真是極舒展的一個笑,傾國傾城。
  勒景琛本來就長得好,又是娛樂圈第一美男,雖然平時也在笑,可大多數時候是玩世不恭的,不像這會兒笑得簡直跟花一樣。
  他本就生得很俊美,展顏一笑的時候仿佛有一種獨特的天真,眼眸裏流露出幾分孩子氣,南蕭對上他的笑臉時,有一瞬間不忍苛責,隻是不耐煩的說了句:“混蛋,先放我下來!”
  勒景琛猶豫了一下,看著女人有點兒惱羞成怒的小臉兒,知道她是氣壞了,索性將人從他懷裏放了下來,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腳尖就點在了地上。
  而勒景琛又親密十足的摟上她的小蠻腰,親密的架勢一覽無遺,他衝南蕭眨巴了一下眼睛,俊美的容色裏傾城盡量,那邪魅的笑容再配上一點點壞,真是勾的人心尖都要酥了。
  “知道了,知道了,凶女人!”他漫不經心的說著話,然後勾著南蕭就要往包廂裏帶,南蕭根本敵不過勒景琛的力氣,咬他吧,又不適合,隻能暗中掐了他的腰一把。
  勒景琛渾身哆嗦了一下:“臥槽,你真掐啊,南南!”
  “還能假的不成,你這個混蛋,你害我丟臉死了!”最主要的是嚇著了,她走的好端端的,這個男人陰魂不散,一下子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南蕭再大膽,也變了臉色。
  勒景琛趕緊哄,趕緊勸,生怕南蕭不鬆手,這肉都要紫了,好不容易從南蕭爪子下麵解救離了自己,他還一臉的怕怕之色:“我說南南,有我這麽帥的帥哥抱你一下,你心裏肯定美死了,還一臉嫌棄,你這種女人啊,就是口嫌體。”
  什麽是口嫌體?南蕭不解,但是被勒景琛的厚臉皮深深震驚了:“美你妹啊!”
  兩人吵吵鬧鬧的進了包廂,沒有看到剛從裏麵走出來的一行人,其中一個就是勒俊遠,勒俊遠一開始看到南蕭跟勒景琛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沒錯啊,正是那一對揚言已經分手的男女朋友,其中一個還是他親兒子,勒俊遠氣的肺都要裂了,說好的分手呢,說好的關係惡劣呢。
  他還記得Jenny把勒景琛跟南蕭吵架的照片發給他時,他才覺得稍稍放了心,可這才幾天,這兩人竟然合好了,勒俊遠的臉色陰沉不定,想著這兩個小混蛋竟然敢忽悠他!
  勒俊遠不開心,跟他同行的幾個人都感覺到了,不由有些意外,勒俊遠雖然性子冷了點,素來喜形不於臉色,但是這會兒,這麽生氣的表情又是鬧哪般。
  最後還是客戶遲疑的喊了一聲:“勒先生,您這是?”
  勒俊遠總算回過神來,露了一個明顏的笑,裝作什麽事都沒發生的樣子:“沒事,宋先生,我送你出去。”然後作了一個請的姿勢,親自送對方出去。
  等送了客戶離開,勒俊遠的臉色就沉了下來,直接對司機說了一聲:“回家!”
  司機很意外,這才中午時間,勒先生不是向來以工作為重,這麽早回家,難道是夫人又有什麽事了?在勒家,除了夫人有事情,勒先生無論是什麽事情都不會耽擱工作。
  可是現在瞧著勒俊遠一臉陰沉的樣子,到底是沒有問什麽。
  勒俊遠怒氣衝衝的回到家,發了好大一通脾氣,看著管家,聲音都是用吼的:“去,趕緊去,把夫人給我找來,我有事問她!”
  半晌之後,墨心聞聲而來,這個點兒墨心在睡美容覺,被管家叫醒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兒,聽到管家說勒俊遠在發脾氣,她終於醒了幾分。
  顧不得整理儀容就匆匆的來到了客廳,就瞧見勒俊遠在那裏自己生悶氣,但是黑沉著臉嚇得眾人都一聲不吭,墨心擺了擺手,讓這些人該幹嘛就幹嘛去。
  然後走上前幾步,臉上帶著幾分真心的笑意:“哎喲,我的老爺,今天誰惹你生氣了!”
  勒俊遠哼了一聲,像是真生氣,理都不理墨心一下。
  墨心臉上的笑益發的開,配上那靈氣逼人的眼眸,益發顯得溫和可親,讓人生出幾分親切來,她主動的為勒俊遠拍了拍背,語氣卻帶了幾分討好的味道,讓人心中的怒氣頓時消失了不少:“哪個不長眼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哼,還能有誰,還不是你那混賬兒子,都多大人了,還敢跟我玩陽奉陰違的把戲!他當初答應我跟南切分手,今天又被我撞到跟那個女人鬼混在一起!”勒俊遠提起勒景琛簡直是有一肚子話要說,如果今天不是顧及到在外麵,他非打死那個小混蛋不可!
  其實勒俊遠原先沒想明白,可是這會兒是徹徹底底的了悟了,敢情這兩個人故意假裝分手是忽悠他的,尤其是那個南蕭,一副信誓旦旦模樣。
  結果倒好,還不是為了哄他手中的那兩千萬,一想到這個,勒俊遠覺得自己被一個小姑娘給甩了,麵子上拉不下去,對南蕭可真是恨得牙癢癢。
  墨心還以為是有什麽事兒,沒想到是這個,一聽這個,露了一個無奈的笑,其實這段時間,她也沒少在勒俊遠耳邊吹枕頭風,奈何一向聽她的勒俊遠卻對這件事情油鹽不進,無論她怎麽說,就是不喜歡南蕭,執意要勒景琛不能跟南蕭牽扯在一起。
  但是這會兒當然是向著自己的兒子說話,畢竟這段時間,勒俊遠的脾氣可是不小,微微笑了笑,語氣頗無奈:“我當是什麽事兒,俊遠,阿琛都多大人了,他難得喜歡一個女人,你就隨著他的性子吧,再說了,他過段時間膩歪了,自然就分手了,你何必給自己找氣受!”
  勒俊遠卻梗著脖子不肯認錯,語氣輕蔑,讓人覺得他就是一個頑固的主兒:“不行,他跟誰在一起都可以,那個南蕭不行,一個娛樂圈的女人,能幹淨到哪裏去!”
  “俊遠,你對南蕭有偏見!”墨心看著丈夫的樣子,歎了一口氣,輕聲說道,她的目光悠遠,又仿佛靜謐無聲的一片湖,澄清的不像樣子。
  而你在她眼底可以看到安靜,能在城市的浮華萬丈中得到片刻的寧靜,她這樣的女人也難怪能將勒俊遠這麽多年綁的結結實實,從來不會有什麽花邊緋聞。
  可是偏偏有一個兒子,卻是從來不消停的主兒,在娛樂圈裏緋聞無數,還是男女通吃的那一種,想到這個問題,墨心就覺得頭疼,第一百零一次覺得勒景琛一定不是她親生的,揉了揉勒景琛的肩,認真的說道:“阿琛跟我說過,如果你不讓他跟南蕭在一起,他就彎給咱們看,我就這麽一個兒子,他彎了我以後找誰給我生孫子去!”
  看著墨心的樣子,勒俊遠有點兒搞不明白彎跟生不生孫子有什麽關係:“他還真了呢。”他不願意生,難道就不生了,勒俊遠如果想要孫子,還不是分分鍾的事情。
  墨心嫌棄的看著自己的老公,覺得他每天除了忙生意,一點兒都跟不上時代的潮流了,她見勒俊遠也沒那麽生氣了,自己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還要睡美容覺呢。
  隨意的揮了揮手,語氣略帶嫌棄道:“自己問度娘去!”
  當天下午,沒有回公司的勒俊遠查了幾個小時的度娘總算明白了什麽叫直男,什麽叫彎男,一想到自己的兒子有可能變得彎的,勒俊遠心裏那叫一個惆悵啊。
  萬一兒子以後真彎了,可咋整喲……
  而不知道勒俊遠想法的,勒景琛和南蕭這會兒已經拐進了包廂裏,直到落了座,南蕭才停止跟他鬥智鬥勇,你說勒景琛會讓著她吧,有時候偏不,還專一惹怒她為樂,直到她差不多要生氣的時候,又說點兒動聽的話,讓她解氣。
  所以南蕭有時候真不明白勒景琛這種人是不是欠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眼橫了一下勒景琛,語氣咬牙切齒,恨不得弄死勒景琛一樣:“剛剛怎麽回事,解釋!”
  “南南,就是抱一下,又沒有少一塊肉,要不我給你抱回來!”勒景琛小心翼翼的解釋了句,南蕭差點暈了,一看到勒景琛將近一米九的個頭,她抱一下?
  媽媽,你千萬不要嚇我,如果她能抱得動勒景琛,簡直是女漢子中的戰鬥機了,她露了一個慘不忍賭的表情,關鍵是自己方才還竟然會考慮自己能不能抱動勒景琛。
  果然是跟勒景琛呆在一起久了,腦子進水了,她瞪了勒景琛一眼:“你好意思說,讓我一個弱女子去抱一個大男人,勒景琛,你丫臉呢,還有臉嗎?”
  勒景琛還認真的摸了摸臉,對著南蕭笑的跟花兒一樣燦爛:“這不是臉嗎,再說,南南,在我心目中,你什麽時候是妹子過,強.上我的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你還有啥不能幹的!”
  其實勒景琛在看到南蕭的時候,就感覺到這丫頭有心事,滿懷心事的樣子讓人覺得有點兒憂鬱,他故意將她抱了起來,不過是為了嚇嚇她,讓她調整一下情緒。
  南蕭一聽這話臉紅了,沒辦法,這件事情簡直是她這輩子不能提起的傷痛,一想到自己幹出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她就覺得自己對不起勒景琛。
  恨不得畫個圈圈詛咒自己,臉紅的連耳根子都熱了,皮膚上浮了一層粉,在自然的光線下,顯得尤為迷人,南蕭的皮膚生得特別好,很白希的那一種。
  平時不上妝的時候都有一種剝了殼的雞蛋的感覺,上了妝之後驚豔逼人,雖然不是娛樂圈裏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可是南蕭怎麽看,都是屬於那種讓人覺得安靜的類型。
  她的美恬靜,安寧,又有一種驚豔奪人的味道,總覺得她身上有兩種不同的氣質,有時候靜如處子,有時候動若胎兔,這會兒紅著臉的樣子,實在讓人覺得好玩兒。
  尤其是勒景琛,最喜歡逗弄南蕭,他身子朝這邊探了探,眼底露出促狹的笑意:“南南,這是不好意思了,沒關係,我不嫌棄你技術差!”
  南蕭覺得勒景琛一定瘋了,她當時醉的一塌糊塗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可是他這麽說出來,有一種讓她身臨其境的感覺,身體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她抿了抿唇,因為緊張,因為害羞,又因為不好意思,小臉上紅的就跟盛開的薔薇一般,她惱羞成怒的吼了他一眼:“混蛋,能不提這事嗎,不能這事會死啊!”
  勒景琛知道把南蕭惹急了,瞧這眼睛,眼角都緋紅緋紅的,像是染了一層明亮的桃花,在她眼角灼灼而盛,開出蔓妙的花朵,粉一層透到脖子裏:“南南,其實我也不想提的,我隻是想證明,你是一個女漢子而已,你看,這事你都能辦到,你還有什麽辦不到的!”
  瞧瞧,他還有理了,南蕭簡直有理說不清了,你說不生氣吧,又不可能,可生氣吧,確實是自己幹過的蠢事,她也跟勒景琛懇切的承認錯誤了,而勒景琛也大度的表示了沒什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一吻成婚,改嫁霸道老公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