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38

存了已久的火引子,轟的一聲炸了。

他不管不顧的揍了墨邵楠一拳頭,墨邵楠完全被打懵了,可是反應過來的時候,笑了。

勒景琛竟然敢打他,他竟然敢打他,他打了他,先動了手,這一點就理虧!

墨邵楠同樣也是不甘示弱的主兒,也不顧自己的病體,掄起拳頭就朝勒景琛掃了過去,勒景琛吃痛,這會兒也徹底火了,倫著拳頭也不甘示弱的朝墨邵楠身上招呼過去了。

兩個都二十多歲的男人就在勒家的薔薇園裏打了起來!

南蕭喊這個不聽,那個不應,看樣子是打算弄死一個了,這麽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會所裏麵的墨心,她本來還沒有回主宅這邊,聽到傭人的呼叫起來跑了出來。

一瞧見這情形,簡直臉上的表情都變了:“你們都給我住手!”

勒景琛說是不害怕他媽,可是勒家主母的威嚴可是長年累月積澱下來的,這麽一嗓子頓時讓他收了手,而墨邵楠對這個阿姨很尊敬,從來都是順著她的意思。

所以這兩個人都收了手,但是恨恨的瞪了對方一眼,一副我要弄死你的表情。

墨心一改方才的溫柔,這會兒眼珠子裏麵全是火,全是怒,真是反了,竟然敢在勒家打架,她剜兒子一眼,聲音冷冷的,雖然音量不大,但是字字戳心窩子:“你們都多大的人了,還好意思打架,你們繼續打,去訓練場去打,今天不打死一個別出來!”

墨心在勒家很少生氣,外人隻覺得這是一個溫柔高貴的主母,待人接物始終溫和如初,讓人挑不出一點兒毛病,可是真發火的時候,連勒俊遠都要讓著她。

勒景琛尷尬的想,他不是沒有弄死墨邵楠的打算,這麽說出他的心思,真的好嗎?

而墨邵楠平時待人也是極斯文的,這會兒完全是瘋了頭了,一想到勒景琛這麽家夥用了卑鄙的手段得到了南蕭,他就氣不打一處來,再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更是讓他覺得受不了!

他跟南蕭交往八年,從來沒有舍不得碰她一下,結果卻被勒景琛這個混蛋捷足先登了!

“媽,我錯了!”勒景琛乖乖道歉,如果讓他爸知道了這事,根本沒完,所以他犯了錯,趕緊認錯才是正事兒,不然墨心如果讓勒俊遠知道了,他今晚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偏偏上天不如他的願,勒俊遠不知道什麽時候也來了薔薇園,看著幾個人相對而立的動作,自然明白了發生什麽事,心裏輕蔑道,果然是不安份的主兒,竟然引起兄弟闔牆!

這樣的女人,勒家不能要!

心裏這麽說著,還望了南蕭一眼,南蕭隻覺得一股子涼意自後背爬了出來,心想,勒大先生,您可千萬不能這麽看我,時間久了,小心肝受不鳥啊。

“阿琛,自己去祠堂罰跪!”還沒有等南蕭反應過來,就聽勒俊遠輕飄飄的一聲,勒景琛當時就苦了臉,看著勒俊遠陰沉不定的臉色,又望了望墨心,可憐巴巴的眨了眨眼,意思在說,媽,趕緊給我求情啊,這都多大人了,還罰跪!

哪知墨心今晚根本不理他,想來是氣壞了,她一直教導勒景琛跟墨邵楠要相親相愛,都是表兄弟的,竟然敢當著她的麵兒打臉,簡直不能原諒。

所以直接無視了勒景琛幽怨的眼神兒,勒景琛求情無門,看著勒俊遠的臉色,知道他今晚是借題發揮,他今天晚上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帶南蕭回來,已經惹了他不痛快,眼下他又因為跟墨邵楠打架的事情,惹的墨心不痛快,勒景琛真切的覺得今晚回來是找死的!

但是他好歹也不是小孩子了,再罰跪,多難為情啊,於是鼓了鼓勇氣,豪不妥協的望了勒俊遠一眼,認真的說道:“爸,我今天晚上沒有錯,為什麽要跪!”

“讓你跪,你就跪,還有理了,你現在是讓我請人送你過去,還是你自己過去?”勒俊遠在勒家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哪裏容得了人當麵反駁他。

可能沒有人的時候,他還會縱容兒子幾句,可是現在,不能!

他勒家的威嚴絕對不容忍任何人挑戰,尤其是今天!他更不允許!

其實勒俊遠也知道今晚他是借題發揮了,可是這個混小子,就是欠收拾,他如果不收拾他一頓,他心裏都不痛快,所以今晚必須跪,無論如何都要跪!

“媽……”勒景琛委屈的喊墨心,墨心繞開臉:“你爸說得對,趕緊去!”

勒景琛眼見求助無望,隻得委屈的湊到墨心身邊,小聲的耳語了一句,這才放心的離開,可是離開之前,看著南蕭的眼神,讓南蕭覺得這仿佛就是生死別離似的。

南蕭不自然的咳了咳,她不是勒家人,這會兒根本沒辦法插嘴,再說像勒俊遠這樣的人,決定了的事情,從來不容人反駁,更何況,現在這麽多人,她也不好說什麽。

所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勒景琛跟著一個傭人離開了薔薇園裏。

薔薇園裏又恢複了安靜,那些優雅的小東西們這會兒像是害了羞,一個個都靜默無聲,最終還是墨心打破了沉默:“邵楠,今天的事情非常抱歉,阿琛這孩子從小性子野,我沒有管教好他,他對你動手一事真的非常抱歉,你能不能看在阿姨的麵子上不要跟他計較?”

墨心最不願意的就是跟墨蘭交惡,當年兩姐妹的關係曾經一度交惡,這些年好不容易緩和下來了,她不想再出什麽意外,隻得這麽柔聲對墨邵楠說道。

阿琛這孩子,都這麽多人了,竟然還會跟邵楠打架,看來她平時白交他那麽多東西了。

墨邵楠對墨心卻是溫溫和和的,大概是很早以前就覺得這個女人待人接物非常舒服,再說了,他跟勒景琛是私人之間的恩怨,跟長輩沒關係:“阿姨,今天的事情也是我衝動了!”

他故意對南蕭說那些話,其實也是為了讓南蕭明白,她跟勒景琛根本不可能!讓她不要再受勒景琛的蠱惑,對他繼續執迷不悟下去,她喜歡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

墨心知道墨邵楠的性子,點了點頭:“邵楠,你身體還沒有恢複,要不今晚就在勒家住下來吧,等身體好了之後,我再讓司機送你回去!”

墨邵卻搖了搖頭:“不用了,阿姨,我是從醫院偷跑出來,等會兒還要回去!”

最終,墨心安排車子送墨邵楠跟南蕭回去,墨邵楠想跟南蕭一個車子,但是礙於墨心的安排,最終把這句話咽到了嘴巴裏,他一上車就開始跟南蕭打電話,可是南蕭看著他的電話,直接把他拉進了黑名單,眼不見,心不煩。

南蕭到家之後,給勒景琛打了一通電話,結果勒景琛的電話一直打不通,然後給他發短信,結果人短信也不回,南蕭有點擔心,想著今天晚上勒父讓他在祠堂罰跪,可是再罰也不能不給看手機啊,南蕭覺得應該是出事了!

可是不管怎麽樣,今天的事情跟勒景琛無關,他帶自己回勒家,跟墨邵楠打架責任全在於她,要罰應該罰她才對,南蕭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覺。

想著勒父威嚴的表情,那樣子,仿佛勒景琛不是他親生的一般,南蕭打了一個寒顫,雖然她怕勒父,可是這事得說明白。

她突然從床上坐起來,冷靜的穿衣服,然後開車去了勒家。

南蕭到了勒家之後,保定還認識她,給她開了車,南蕭進去的時候是勒家的管家接待了她,南蕭提出要見勒景琛,管家很為難,語氣很誠懇:“南小姐,大少爺今天不方便見客,你先回去,有什麽事情明天再找大少爺吧!”

明明是拒絕的語氣,南蕭聽到這話也該知難而退,不知道為什麽心裏卻生出了一種非見勒景琛的想法不可,所以她拒絕,眼底是灼灼的認真:“如果我今天非要見他不可呢。”

“南小姐,很抱歉!”管家依舊客客氣氣的拒絕,他知道南蕭是大少爺帶回來的女朋友,按理說,管家應該表現出喜悅之情的,可是不巧的是老爺子也回來了,並且對勒景琛帶南蕭回來的事情極為不滿,所以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什麽情緒,隻是根據一個管家的立場說話。

“那我要見阿琛的爸爸,勒先生!”最終南蕭提出了見勒俊遠的想法。

這次管家猶豫了一下子,覺得這麽晚了勒俊遠是不會見人的,可是看著南蕭堅持的樣子,管家最終鬆了一口氣:“您稍等一下,我問一下老爺的意見!”

“麻煩了!”南蕭客氣的說道,眼底卻有自信滿滿。

這次管家離開的時間不長,隻有幾分鍾時間,然後麵容很古怪對南蕭說道:“南小姐,老爺同意見你了,請跟我來!”

“謝謝!”南蕭依舊客氣,她不知道管家有沒有幫她說了好話,可是她這麽晚登門拜訪對方還能這麽禮貌的接待她,她心裏確實很感激,所以說話從始至終客客氣氣。

管家領了她去書房,南蕭進去之後,隻感覺了一股子高貴不可侵犯,仿佛踏足了別人的機密之地,書房裏裝修的簡潔大方,卻有一種歲月在裏麵流淌的味道,透著一股子古色古香。

因為月亮極好,這會兒窗簾並沒有拉上,有清透的月光灑進來,整間書房沐浴在一片銀色之中,看起來更是高不可攀,讓人覺得尊貴無比。

勒俊遠這會兒還沒有睡,正在看書,聽到聲音,並未抬頭。

身後管家已經關上了門,南蕭站在那裏,有一絲尷尬,見對方沒有招呼她坐的意思,她卻坦然的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坐了下來:“勒老爺子,謝謝你今天肯抽出寶貴的時間來見我!”

勒俊遠聞言挑眉,似乎對南蕭的禮貌起了一絲讚賞,可更快的,有什麽東西在他眼底一拂而過,他望著南蕭,勾唇,輕蔑道:“你隻有五分鍾的時間。”

南蕭有一種被人輕視的感覺,不過她並沒有放在心上,坦然無懼的麵對著勒俊遠審視的眼,認真的說道:“我今天是過來想跟您說明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他卻做了一個製止的動作,似乎沒有耐心聽下去,其實勒俊遠怎麽可能不了解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因此,他對南蕭更沒有好感,不過是想看看兒子到底喜歡什麽樣的女人,才會答應跟南蕭見一麵:“南小姐,不管你跟阿琛有什麽樣的感情,你們必須馬上分手!”

南蕭一愣,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直接了當:“為什麽?”

問出這個問題之後,南蕭覺得自己有點兒自取其辱了,勒俊遠也證實了這一點:“你配不上他!”且不說南蕭有什麽樣的家庭,可是勒家怎麽會允許一個娛樂圈的女人進勒家門。

勒家的主母向來不是千金小姐便是貴族子孫,哪怕如墨心,當年的墨家又是何等的風光。

南蕭有些受傷,不過並不在意,一副坦坦蕩蕩的語氣,她可以被分手,但是不會是眼前的勒俊遠讓她跟勒景琛分手,她就答應分手。

不見得她跟勒景琛有多麽深厚的感情,可是現在,她還不想分手,隻要勒景琛需要自己的一天,隻要他沒有說,南南,咱們之間該結束了。

她就有義務把這段假裝的感情維係下去:“抱歉,我不同意!”

勒俊遠似乎沒有想過南蕭會拒絕他,他愣了一下,在勒俊遠的世界裏,很少有人能這麽堂而皇之的拒絕他,眉心一擰,生出幾分戾色來:“南小姐,我以為你是聰明人,不會做自討沒趣的事情,你以為,我們勒家門是你想進就進的嗎?”

南蕭笑了,這一笑五官舒展,似乎在嘲笑勒俊遠,她迎著勒俊遠自信輕蔑的姿態,自己卻給他卻笑得更從容大方,仿佛這一場爭戰,她穩操勝劵一般:“我想您弄錯了,勒家門,我沒有打算進,我跟阿琛,談的不過是戀愛,結婚這種事還早,我想那麽長遠做什麽!”

瞧她一副無辜至極的樣子,勒俊遠第一次覺得南蕭是個牙尖嘴利的人,眉目一沉,氣焰簡直讓人不敢逼視,可是南蕭卻笑得更開,眉眼深處藏了一抹小小的聰明勁兒。

讓人瞧了就覺得這姑娘其實沒有如她表麵上看起來那麽斯文:“再說,隻要兩個人互相喜歡,有什麽配不配的問題!”

勒俊遠高傲的冷哼一聲,目光裏麵似乎帶了刀子,把南蕭剝開,讓她心底那些藏的最深的東西剝離出來:“南蕭,單憑你是私生女,這種肮髒的身份,怎麽配得上阿琛!”

南蕭想否認,她不是私生女,她是有爸爸的,小時候他是有爸爸的,可是她反駁不出來,眼底的自信之後沒了,坦然之色沒了,有的隻是痛苦。

十四年前,南蕭還是幸福,還是快樂的,可是一夕之間,全變了。

所有的幸福都化成了泡沫,她成了一個沒名沒份的私生女,而那個本該是私生女的江臨歌搖身一變,奪走了她的一切。

那些埋在心底最深的東西,被勒俊遠這麽堂而皇之的剝開,南蕭隻覺得心仿佛碎了一片一片,不知道自己是怎麽離開勒家的,她回到家之後,把自己裹起來,似乎這樣,那些曾經的痛苦就不存在了一般。

南蕭不知道什麽時候睡著了,迷迷糊糊又做了一場夢,夢中又是大片大片的血跡,繼父的臉,她驚的一下子從夢中醒了過來。

醒來一身冷汗,整個人像是從水中撈了起來一樣,她不停的告訴自己,南蕭,都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