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39節

如今南蕭害得她失去了她第一個孫子,她隻不過添油加醋了幾句,墨蘭就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說真的,這種單蠢的女人還好生在墨家,有墨心那樣一個姐姐。
  而她故意讓墨蘭的指甲刮在了她的臉上,不過是為了讓墨蘭跟墨邵楠對她們母女更加愧疚,而老江那邊,就算知道了這件事,恐怕也隻會對南蕭的印象不好。
  所以,這張臉,毀了值,再說她都老了,為了女兒的幸福犧牲一點算什麽!
  南蕭回到車子裏的時候,感覺心還是悶悶的,勒景琛看著她有點兒黑的小臉,不由探過腦子,輕輕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怎麽,這就氣餒了?”
  “才沒有!”南蕭賭氣的回了一句,看著勒景琛俊美的容顏近在咫尺,甚至那墨中透藍的眸子裏美的如同染了琉璃色的眼眸,不知道為什麽,心中的煩悶散了幾分。
  勒景琛微微勾了勾唇,這樣的動作卻是性.感的近乎致命,南蕭望著他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麽會想到昨天晚上那個衝動之口勿。
  其實勒景琛也沒有少說自己強口勿她,可是那是在南蕭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下,而昨天晚上,南蕭是半醉半醒著的,她一方麵是感動,另一方麵,她是想試探勒景琛到底對她有沒有好感,如果他可以喜歡女人,那麽之前她強口勿他的事情可以解釋得通了。
  口勿上勒景琛的唇的時候,她還記得這個男人的唇有一點兒冰涼,又很柔軟,而他生了一雙天生適合接口勿的薄唇,性感的要命。
  曾經有人說,跟勒景琛接口勿,這輩子就值了。
  臉不知道為什麽有點兒熱,南蕭不自然的別開了眼睛,她以前沒注意,昨天口勿了之後,今天再看勒景琛近在咫尺的薄唇,有點兒眼暈,覺得勒景琛仿佛在色.誘她,可是她昨天都強口勿他了,他卻沒感覺,她心裏真的好憂傷啊。
  昨天真是色暈了頭了,怎麽就偏偏口勿了勒景琛呢。
  勒景琛她昨天晚上到底知不知道其實自己是清醒的,因為她是他搭檔的原因就默許了這件事兒,還是說勒景琛其實已經被自己強口勿習慣了?
  一想到這個,南蕭的身子往後縮了縮,免得被勒景琛的傾世容顏所蠱惑,以前蘇小珞說她因為虞世堂長得帥看上他了,她現在突然也有一種感覺,自己會不會因為勒景琛俊美無雙的容色喜歡上他?
  這個念頭跳進腦海裏的時候,南蕭身子不受控製的抖了抖,尼瑪,真的太可怕了,她竟然重口味到喜歡上一個GAY,她看著勒景琛的眸色頗複雜:“你丫離我這麽近做什麽!”
  “這不是擔心你嗎!”勒景琛看著南蕭眼底的疏離之意,故作擔心的說道。
  提到方才的事兒,南蕭覺得也挺鬱悶的,目光望在前方,勒景琛已經輕點了油門,車子已經滑了出去,今天早上因為來得匆忙,兩人都還沒吃東西。
  不過南蕭倒是沒胃口,隻是有點兒擔心勒景琛,這家夥整天為她忙裏忙外的,難道真的是因為跟她假裝情侶的緣故嗎,忍著心底的疑惑,她故作輕抹淡寫的說道:“勒景琛,你最近怎麽樣了,你爸有沒有打電話繼續追問你的事兒?”
  “沒事了,我爸以為我們兩真分手了!”勒俊遠雖然不會那麽容易死心的人,在沒有徹底確認他跟南蕭真的分手之後,他是不會徹底放手的。
  隻是這些事情,他暫時沒有打算跟南蕭說清楚,南蕭現在事兒多著呢,他不想讓她還為這些瑣事煩憂,他知道分手隻是為了哄他爸的,等過了這段時間,他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好。
  “那就好,咱們先回片場吧,我想回去看看昨天晚上江臨歌跌倒的地方!”南蕭一直對這件事情心懷疑惑,她明明沒有推江臨歌,她卻跌倒在地上,而且孩子也沒了。
  這件事處處透露著詭異,要麽江臨歌就是故意跌倒的,要麽就是她不小心摔倒的。
  勒景琛卻搖了搖頭,目光露出一點兒難懂的顏色,似乎在斟酌著自己用什麽話把心底的感受說出來:“南南,昨天半夜你睡著的時候,我已經去過現場了。”
  看著勒景琛有點兒難看的臉色,南蕭心裏咯噔一跳:“什麽都沒發現?”
  勒景琛遲疑的點了點頭,雖然在開車,可是目光卻在注意到南蕭的臉色,覺得她可能是受到打擊了,方才還有點兒粉的小臉這會兒慘白慘白的。
  他知道南蕭是一個心思特別簡單的女孩兒,從平時很多細節上都可以看得出來,但是南蕭又是一個將自己藏得很深的人,截止到目前為止,他並不清楚她的家庭情況。
  隻知道這姑娘是從C市來的,在A市都呆了八年了,平時事情多,工作忙,也很少回C市,她從來沒有在他麵前提過自己的父母,也沒有提過她還有什麽親人。
  唯一的好朋友就是蘇小珞了,當然還有容霆,隻是上次他讓人查過容霆的事情,才知道南蕭的這個經紀人其實有一個驚人的背景,他是港城容家容六。
  港城容家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家庭,產業涉及黑.白兩道,早年容家是一個單純的黑色世家,後來這些年經過慢慢漂白,可是容家卻在港城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容霆是容家人,想來在容家的地位也不會低,隻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麽容霆會放著好好的家族事業不去理會,偏偏跑到A市當一個經紀人,雖然容霆做經紀人,都是圈子裏麵數一數二的佼佼者,可是無論有多少一線明星,天王天後想挖他,他從來沒有動搖過。
  在唐氏,容霆最大的工作量就是負責南蕭的事情,當然,他手下還有別的藝人,但是對南蕭卻是最用心的,這在查到這些資料的時候勒景琛略略吃了醋。
  “南南,不管有沒有發現什麽,我都相信你不會是那種人!”將心中的那些心思雜念屏除之後,勒景琛語重心常的說道,眸子裏有一股子真誠懇切的光芒。
  南蕭覺得有點兒想哭,當你的身邊出現這麽一個人,無論發生什麽事情,他都相信你,你是清白的,哪怕沒有證據,他都願意去相信你,不對你有一點兒懷疑,說真的,南蕭其實很動容,她使勁的揉了揉鼻頭,故意說道:“萬一這件事情跟我有關呢?”
  勒景琛聽著南蕭有點兒略帶較真的言語,又像是在賭氣而為,而剛巧路過一個紅燈,他這會兒轉過身來,捏住她的肩膀,鄭重其事的望著她。
  南蕭不知道他要做什麽,心裏緊張的不行,卻聽勒景琛慢悠悠的說道:“南南,說句不好聽的話,雖然你喜歡墨邵楠,你跟他在一起八年時間,但是我知道你哪怕現在還對他有感情,你也不會因為嫉妒去對江臨歌做這種事情,所以我相信你,那個人不會是你,你在我心目中是清白的!”
  “可是……”
  “沒有任何可能,我會查出真相的!”勒景琛信誓旦旦的說道,他不想讓南蕭背負太多壓力,也不想讓她因為這件事情跟墨邵楠再有任何的牽扯。
  “南南,要相信我!”勒景琛看著她,順她勾了勾頭發,沉聲說道。
  南蕭望著他的眼睛,覺得這個人值得自己相信,不由點了點頭,說了一個字:“好!”
  那個字剛落下,勒景琛就發動了車子,而唇邊,掠過一絲淡淡的笑意……
  -本章完結-
☆、第104章 那個蕭已經死了
  南蕭跟勒景琛兩人回到片場之後,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虞世堂勉強同意今天休息一天,當然,他不是沒有要好處的,據說他從勒景琛那裏弄走了一箱名貴的紅酒。
  兩人到的時候正是中午,片場裏並沒有幾個人,顯得有些冷冷清清的,勒景琛昨天晚上就讓人封鎖了事發現場,看看今天能不能找到什麽線索。
  不過比較糟糕的事情就是片場裏麵並沒有安置攝像頭,當時事發的時候又沒有人在場,換言之,就是沒有人證,除了兩個當事人,沒有人知道當天晚上發生了什麽事情。
  地上是一灘已經風幹的血跡,就連空氣中也浮動著淡淡的血腥味,南蕭望著那一灘血,臉色驀地的白,其實她沒有跟人說過,她是有點兒暈血的。
  不過南蕭還是在那裏仔仔細細看了一會兒,確實沒發現異常,勒景琛也是緊緊的皺著眉鋒,眼底已經沒有了平素的玩世不恭,看起來整個人都正經了幾分,雖然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閑衣,但是氣度不減,沉然如素,很容易讓人對他產生一種莫名的信任感。
  他看著南蕭一直在盯著某一處地方,似乎在回憶什麽,忍不住問了一句:“南南,你想起什麽了嗎?”
  “沒。”南蕭沉重的搖了搖頭。
  勒景琛其實也知道是這個結果,畢竟昨天晚上他已經親自過來看過了,原本覺得南蕭是當事人,能看出點兒什麽,結果還是沒有,不過不管怎麽說,他還是相信南蕭的。
  南蕭確實不是那種人,雖然她有時候脾氣有那麽不好一點兒,可是有些人的眼睛,是可以看透你的心靈的,南蕭性子不是那種喜歡挑事兒的人。
  而江臨歌雖然是一個小丫頭,可是勒景琛本能的覺得這事兒一定有原因,所以輕撫了一下眉心,目光懶散之中又透著幾分鄭重之色:“南南,既然看不出來,還是別看了,我再讓人問問,昨天晚上有沒有目擊者。”
  南蕭想,唯一的目擊證人就是墨邵楠了,可是墨邵楠到的時間太巧,他看到了是自己推了江臨歌,她有些泄氣的點了點頭:“事到如今,隻能先這樣了!”
  “南南,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不知道方不方便?”勒景琛看著她的樣子,知道她今天一直沒吃東西,連口氣都沒喝,因為太久沒有喝水,嘴唇有些幹,脫了皮,這樣就顯得整個人沒有那般明豔逼人,反倒親切了幾分。
  南蕭點頭,勒景琛的問題已經拋給了南蕭:“南南,你跟江臨歌除了墨邵楠之外,有沒有別的什麽關係?”這個問題,他想問太久了,總覺得江臨歌的態度變化太大。
  以前跟她吃飯的時候,她有說過是南蕭的影迷,可是她的表現,太不像一個影迷,雖然楚楚可憐,一副為南蕭說話的樣子,可是她的眼神裏似乎……嗯,有點兒恨意。
  不得不說,勒景琛的眼睛還是很毒的,因為在娛樂圈裏混了多年,什麽樣的人沒有見過,對於揣摩人心還是略知一二的,唯一一個讓他有點兒看不透的就是南蕭對他的態度。
  南蕭以前討厭他是毋庸置疑的,雖然現在對他的態度很隨便,可是因為過去兩年兩人針鋒相對的次數不在少數,所以勒景琛現在對他跟南蕭的關係有點兒膽怯。
  怕好不容易緩和一點兒的關係,有一天會突然跌入萬劫不複的深淵裏。
  南蕭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下意識的蹙了蹙眉,一般來說,她很少跟別人提起自己家庭的關係,因為她私心裏覺得有江恩年那樣一個出.軌的爸爸是一個不光彩的事情。
  再說,她來A市之後,並不知道江恩年其實就是A市新上任的市長,她沒有想過再跟江家人牽扯上什麽關係,所以這層*的關係,她不打算說,也不打算再浪費自己的時間。
  機緣巧合之下,她才知道江恩年如今是A市的市長,而江臨歌是當年的那個私生女。
  這一瞬間,她有些不敢看勒景琛的眼睛,眼睛不自然的往別的地方瞄了瞄,最後無奈的盯著自己的鞋尖,避重就輕的說了句:“能有關係,還不就是你看到的那種關係!”
  勒景琛見她不願意多說,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多逼問,眉心微微蹙了蹙,似乎有些介意南蕭不瞞著他什麽,不過這種事情他不著急,他有足夠的耐心慢慢等。
  兩年時光他都熬過來了,還怕再多一點兒時間嗎,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耐心,能撬開南蕭的心房,他換了一個話題,語氣是輕鬆的:“那你跟我說說昨天晚上的事情。”
  南蕭輕舒了一口氣,雖然有些事情過去了,可是在心裏卻鉻了一個疤。
  尤其是墨邵楠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後,對她的態度截然不同。
  她不想勒景琛也因為她是江恩年的女兒對她的態度有所改變,她是南蕭,已經姓南的南蕭,不再是十四年前那個才華橫溢的千金小姐。
  那個江蕭已經死了。
  南蕭穩了穩心神,把事情簡單的複述了一遍,當然南蕭沒有把她跟江臨歌的關係說出來,隻是說江臨歌對她下跪,想求得自己的原諒。
  然後她去拉她,根本沒有想過她會跌倒,沒了孩子。
  勒景琛看著南蕭的眸光,似乎有些加深,本來就墨中透藍的眼眸,這會兒裏麵光華流轉,像是鋪陳了一道冰涼的藍光:“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既然跟你沒關係,一定能找到證據的。”
  南蕭點了點頭,不是她做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承認。
  連續幾天,給江恩年送飯的一直是江家的保姆,江恩年剛開始還沒有覺得什麽,可是時間久了,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葉楚對他的關心是顯而易見的,沒道理他生病這段時間不管不問的,這不是葉楚的作風。
  剛巧今天保姆過來送葉楚親手做的早飯,江恩年叫住了對方,問她:“太太呢?”
  保姆本來就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人,前兩天過來見江恩年沒有說什麽,覺得自己蒙混過關了,可是眼看著江恩年要出院了,怎麽突然問起了太太?
  太太現在臉受傷著,除了來醫院看一下小姐,其他時候根本不敢見人,太太有心隱瞞這件事情,她這個當保姆的自然不會把這話說出來:“太太在照顧小姐。”
  “怎麽回事?”江恩年本來漫不經心的態度這會兒,語氣一凜。
  保姆隻得把這幾天的事情避重就輕的說了一下,說江臨歌住院了,太太在照顧她,江恩年這邊就顧及不上了,江恩年聽了之後眉頭果然舒服很多。
  吐了口氣,對保姆不耐煩的說了句:“我知道了,你告訴太太讓她今天晚上過來一趟!”
  葉楚來醫院的時候,其實已經很晚了,她在家裏磨蹭了半天,雖然經曆上一次她的臉被刮傷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天了,可是傷口還沒有複原,這會兒還紅腫著,所以她臉上一直貼著紗布,並沒有取下來,她在家裏想好了說詞,才來到醫院。
  推開病房的門,江恩年果然在床上坐著看報紙,葉楚走過去,頭一直低垂著,沒敢抬起來,本來習慣性挽著的長發這會兒披散下來,剛好遮住了她臉上的傷。
  江恩年聽到動靜,一看是葉楚,出了聲:“你來了。”
  “恩年,這幾天一直沒有過來看你,你感覺好點了嗎?”葉楚說話的時候也沒有抬頭,像是怕江恩年發現她臉上的傷痕一樣。
  江恩年見她說話一直不抬頭,以為她怎麽了,忍不住伸出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而葉楚臉上的白色紗布就暴露了出來。
  其實葉楚這些年,養尊處優的,她是市長太太,自然比以前的生活好上太多,所以她整個人的氣質已經變得時尚高貴了很多。
  平時臉也保養的精細,臉上突然多出來這麽一塊兒紗布,讓人覺得心驚。
  江恩年一看到葉楚臉上受了傷,整個人的臉色都沉了起來,連同窗戶外麵的太陽照進來,都覺得那臉有幾分沉重:“怎麽回事,誰弄的?”
  葉楚現在是市長夫人,敢招惹她的人沒幾個。
  再加上葉楚在江恩年心裏,一直是一個賢妻良母的印象,她不會跟人吵架,也不是那種口舌的女人,可是臉上突然傷了臉,身上倒是沒別的傷,肯定是被人打的。
  葉楚卻搖了搖頭,眼底似乎有委屈的淚在閃爍:“沒事,都過去了……”
  她越是這種遲疑不決的神色,江恩年越是斷定有什麽事情瞞著他,本來他胃出血入院之後,一直讓葉楚去找南蕭,他想見見南蕭,把有些事情說清楚,畢竟南蕭是他的孩子。
  雖然分開了十幾年,可是因為對曹佩聲的虧欠,這種虧欠讓他見到南蕭之後越發慚愧。
  而葉楚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一心想跟南蕭交好,讓她回蕭家,自己生病的時候也提起過這件事民,難不成葉楚已經見過蕭蕭了,這麽想著便脫口問道:“你是不是見過蕭蕭了?”
  聽到蕭蕭這兩個字,葉楚似乎更委屈了,臉上的表情已經有些勉強,但還是故作鎮定的說道:“我是見過,不過恩年,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情,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沒了!”
  江臨歌才懷孕沒幾天,怎麽肚子裏的孩子就沒了呢,江恩年的臉色都白了,手中的報紙都捏不住了,盡量穩住聲音,可是聲線裏還是泄露了他的憤恨:“怎麽回事!”
  葉楚不出聲,歎息一聲,似乎有些為難,又有什麽難言之隱:“恩年,你別問了,都過去了,臨歌的心情已經平複了,這件事情就算是翻篇了!”
  “呯”的一聲,江恩年用力的砸了一下床,聲音像是從喉嚨裏嘶出來一樣:“那是我的親外孫,怎麽能過去,到底是怎麽回事!”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