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37

柔,伸手撥開墨心的胳膊,瞪著勒景琛:“你在外麵胡混我不管你,你怎麽什麽人都往家裏帶!”

他沒問南蕭的身份,也沒有南蕭的父母,家庭情況,但是眼底已經有決絕之意,那就是不認同,無論南蕭是誰,他都不認同南蕭進勒家門。

南蕭隻覺得身子一顫,早該明白,勒家這樣的高門,怎麽是她配得上的。

還好,還好,她沒有多喜歡勒景琛,還好他們隻是演戲,不能當真。

當初她就告誡過自己,不能喜歡勒景琛,他對自己的好,對自己的寵,就像是一個美麗的泡沫一般,終有一天,會爆掉,而她這樣的人,又怎麽能配得上勒景琛。

勒景琛卻跟自己的父親對視,眼底是不遑多讓的堅決:“爸,南蕭是我的女朋友!我認可的女朋友,你憑什麽說不行!”

會所裏已經沒有了方才的溫馨,隻剩下冰與火之間的爭戰,勒俊遠英俊的容色上顯出一股子極寒的冰意,他望著自己的兒子,同樣英俊的麵容上顯出一股子堅定:“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同意,你想找女朋友可以,但是這個你必須馬上換掉!”

勒景琛知道他爸的脾氣,這會兒卻沒有順著他的意思,他本來就是站了起來,跟勒俊遠差不多同樣的身高,跟他對視著,氣勢上並沒有輸掉半分:“我不同意,南蕭是我喜歡的人,我不會換掉,這輩子,我隻認了她一個!”

南蕭的拳頭死死的攥緊,不知道為什麽,眼睛有些酸,有一瞬間,她很想當真,很想把勒景琛的話當真,如果他們兩個不是演戲,如果這一切是真的。

有這樣一個男人,在她的生命裏,在家長反對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是他挺身而出,將她護在身後,說他這輩子隻要她一個!

她真的想哭,如果墨邵楠對她這樣,她跟墨邵楠又怎麽會走到如今這一步!

而勒景琛,這個看似不靠譜的男人,卻用行為語言溫柔了她的心,不管是真心也好,演戲也罷,南蕭覺得,值得,至少這一刻他讓她感動了。

甚至有那麽一瞬間,南蕭心裏隱隱約約升起一個念頭,那就是勒景琛其實是喜歡自己的,他對自己並不是那般的滿不在乎。

一切的一切隻是因為喜歡,他喜歡自己,所以才對這般為了她跟自己的父親抗爭。

一旁的墨心看著父子兩個互不相讓的模樣,感覺兩個人就像是兩頭獅子一般,為了爭奪自己的利益,鬥得你死我活一樣。

可是勒景琛畢竟是勒俊遠的兒子,他畢竟姓勒,是勒家的孩子。

她上前一步,柔順的挽著勒俊遠的胳膊,語氣半嗔半怨:“你剛回來,就打算把我兒子趕走嗎,我告訴你,我可不依,你如果不想呆在這裏,趕緊忙你的事去,別在這兒讓我鬧心!”

墨心輕輕淡淡的一句話就讓勒俊遠心底的火滅了幾分,看了妻子一眼,方才的冷硬之色已經全都鬆懈下來,對著勒景琛就是一句:“你過來,跟我去書房!”然後,拂袖離開。

墨心搖了搖頭,這麽大年紀了,脾氣還這麽暴躁,真不知道誰受得了她,然後看著南蕭一副頭痛的樣子:“南南,讓你見笑了,阿琛他爸的脾性一向如此,你多多包含一下。”

南蕭感覺方才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兵荒馬亂,她還沒有從裏麵緩過神來,無意識的搖了搖頭,眸色很深,有說不出的情緒在裏麵醞釀:“勒夫人,我沒事的!”

她想,她不過是一個外人,憑什麽傷心,又有什麽好傷心的。

可是墨心卻時時刻刻的顧及到她的情緒,她其實很感動,可是卻在不停的告誡她自己,不行,不能彌足深陷,不能讓自己沒有理智可言。

她跟勒景琛是演戲,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自己,才把方才把心裏的感動全壓了下去。

勒景琛聽到南蕭的這個稱呼聞言眉角一跳,伸手把南蕭從椅子上拽了起來,然後對墨心說道:“媽,我帶南南出去走走!”他知道,南蕭的態度不對,這會兒肯定是生氣了。

拽著南蕭去了花園裏麵,因為墨心極喜歡薔薇這種生物,所以花園裏種了很多薔薇,有淡淡的花香在夜色裏縈繞,讓人心裏的情緒都放鬆了幾分。

所以勒景琛沒事的時候也會在這裏呆一會兒,讓自己的心寧靜下來。

南蕭一直沒說話,憑由勒景琛拽著她去了後花園,然後尋了一處涼椅坐了下來,勒景琛猶豫了幾許,這才緩了一口氣,對南蕭說道:“南南,抱歉,我不知道我爸會突然回來!”

“沒事!”南蕭好脾氣的說道,心裏的震驚還沒有緩和下來,她如果知道勒家的情況,她今天就不應該答應勒景琛來這裏的。

她早該明白,像她這種人,是不合適嫁到豪門裏的。

南蕭的眼睛裏澄清一片,沒有怒,沒有怨,甚至沒有情緒起伏,可是這樣,才是讓勒景琛擔心的,他帶南蕭回家這個事兒其實是經過深思熟虞慮過的。

在勒家,他爸隻聽她媽的,她媽會聽他的,所以他就想著把南蕭帶回來讓他媽先看看,如果墨心喜歡南蕭,在老爺子耳邊吹吹枕頭風,沒有成不了的事兒。

可是他沒有想過老爺子今天晚上會回來,而且看樣子,似乎對南蕭很不滿意。

這可怎麽辦喲,愁人噢,勒景琛將南蕭的身子扳過來,跟他對視,幽中透藍的眸子裏寫著一本正經的認真:“我爸那個人吧,你不用理會他,南南,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看著勒景琛勸她的樣子,南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方才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麽散的幹幹淨淨,或者該說,她其實已經試圖忘掉了,調整了一下情緒:“你哪裏看到我生氣了,再說了,我是那種小氣的人嗎,今天本來就是過來幫你的,你等會兒得給我包一個大紅包!”

故意把話題往這個方向帶,其實南蕭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她跟勒景琛之間的事情不能當真,一當了真,她的心就會痛,她不想讓自己的心痛,為勒景琛。

這樣一座豪門,她想不出,什麽樣的女人能配得上他。

勒景琛聽著她這話,有些受傷,伸手捏了一下女人的臉:“這麽財迷,以前我怎麽沒看出來,那爺問你一句,賣不賣身,如果賣的話,今晚我包了!”

南蕭一巴掌呼開他的爪子:“滾滾滾!”

勒景琛剛剛離開不久,南蕭一個人在薔薇園裏玩,這裏的薔薇品種極罕見,南蕭從來沒有見過的那一種,想著墨心果然是一個喜歡薔薇的女人。

大片大片的薔薇,妖嬈的盛綻在夜色之下,月亮有幾分透白,將那一地紅發揮的淋漓盡致,南蕭站在那片薔薇園裏,不知道為什麽眼底突然浮出一片血紅之色。

那麽黑的夜,她竟然看到了那麽多血在她眼前蔓開,像是一夕之間盛綻的妖嬈花朵,無端讓她生出一種說不出的冷意,她身子一晃,差一點沒有暈過去,幸好被一隻大手穩穩扶住,才免了她栽在地上的下揚,額間滿是汗,連她後背都滲著一層涼。

“怎麽了,蕭蕭?”這麽熟悉的聲音,不用聽也知道是誰,除了墨邵楠怕是沒有別人了。

南蕭有些意外的看著墨邵楠,方才心底那一瞬間的恐懼和害怕像是潮水一般褪去,伸手推開了他的胳膊,語氣冷冷的:“你怎麽在這裏?”

“蕭蕭,你跟勒景琛回勒家,你大概一直不知道吧,這個薔薇園裏有一個秘密!”墨邵楠大病初愈,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可是他眉眼之中卻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瘋狂。

他今天聽蘇小珞說過,南蕭會來勒家,所以他想了想,就從醫院裏跑出來了,同樣來了勒家,他跟勒景琛是表兄弟,來勒家是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情。

隻是他跟勒景琛這段時間因為南蕭的事情鬧得不愉快,所以有段時間他沒有過來了。

看著墨邵楠的樣子,南蕭心裏隻覺得無奈至極,不管這薔薇花園裏有什麽秘密,她一點兒都不想知道,而且現在看到這些妖嬈的顏色,她覺得心裏不舒服,所以她擰了擰眉,淡然的對他說道:“不管這園子裏有什麽秘密,我一點兒都不好奇,失陪一下!”

看著南蕭頭也不回離開的身影,墨邵楠幾個大步又追了上去,他身上隨便一身簡單的白衣,卻在月色之下有些冰涼,再配上他獰猙的顏色,給人一種陰沉之感。

“你大概不知道吧,勒景琛曾經深愛過一個女孩兒!”墨邵楠冷冷的說道。

南蕭明明不想聽的,她才不會相信墨邵楠的這些鬼話,可是這些字句,這些話,就像是一條毒蛇一般鑽到了她的腦子裏麵,扯得她大腦嗡嗡作響。

她覺得難受,想把那條毒蛇趕出蛇子裏,可最終還是徒勞無力。

這已經不是墨邵楠第一次拿勒景琛喜歡別的女人事情說事了,隻是南蕭從來不信,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的緣故,她覺得難以忍受,覺得不能接受,也許潛意識裏她其實是排除勒景琛曾經喜歡過一個人。

不過勒景琛喜歡誰跟她有什麽關係,她不信!

而且就算是勒景琛喜歡誰,隻要告訴她一聲,她會果斷轉身離開。

更何況,勒景琛現在不喜歡女人,他喜歡的是男人!

但是墨邵楠,你憑什麽,憑什麽拿這些事情說事兒,尤其是勒景琛不在場的時候,她轉過身,小臉蒼白的如同失了血的花瓣一般涼薄,望著墨邵楠的樣子,眼眸之中浮了一層血色一般,她一字一頓的說道,語氣裏卻充滿了嘲諷:“這輩子誰生命裏沒有喜歡過幾個人,不眼瞎幾回怎麽能找到自己的真愛!”

她這話明顯是諷刺墨邵楠的,暗示自己當初瞎了眼才會喜歡他。

墨邵楠臉色的神色這會兒已經完全陰沉了下來,他看著她的樣子,不僅是淩厲,更像是帶著一把劍一般,想刺破南蕭身上所有的偽裝。

所以,他這麽開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宛如誅心:“南蕭,你難道就不在乎,勒景琛曾經為了一個女孩兒差點發了瘋!”

南蕭心裏悶悶一痛,仿佛有人拿了一把錘子在她心頭上敲出一個洞,有些疼,可是她卻笑著,在墨邵楠麵前,她不想讓自己顯得那麽狼狽。

她不清楚墨邵楠為什麽對自己說這些話,不過她能想象的到墨邵楠說這些話沒安好心,勒景琛的過去,她沒有參與過,也不想多加評論,也許勒景琛曾經是喜歡過女孩兒。

也許他因為受傷太重,所以才陰差陽錯轉變了性向,喜歡上了男人。

可是那又如何!這些她不關心,也不在乎,所以她臉上一副清清淡淡的樣子,連同眼底都沒有什麽多餘的情緒,似乎她真的沒有被這些話影響到:“那又如何?”

南蕭的語氣太漫不經心,也不像是被打擊到的樣子,她站在那裏,輕輕淡淡的如同一朵微開的花朵,眼底是傾城的顏色,墨邵楠隻覺得這樣的南蕭,讓他看不透她的心中所想。

曾經的南蕭在他身邊,就像是一個透明的白紙,可是現在她的眼底有了疏離,有了戒備,也沒有了不相信,曾經的南蕭,無論他說什麽,她都會信。

可是如今的南蕭,對他已經不再是曾經,墨邵楠那一瞬間,不知道心裏到底是什麽滋味,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蕭蕭,你不在乎他就好!”

這句話又像是安慰,又像是自言自語,可是南蕭眼底卻有輕嘲,墨邵楠卻沒有看明白,他隻是看到南蕭站在那裏,仿佛在無聲鼓勵著他說些什麽。

他舔了一下嘴角,緩解了唇上的那股子幹澀之感,他這樣對南蕭說,語調裏充滿了真情流露:“蕭蕭,江臨歌已經答應我退婚了,我自由了,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勒景琛不知道什麽時候來了,聽到這一番話,輕嘲一笑:“邵楠,南南還沒有跟我結束,憑什麽跟你開始!你這麽說,會讓我以為你其實在挖我的牆角!”

一看到勒景琛,墨邵楠消瘦的臉上浮出一抹陰沉之色,那是恨之入骨的表情,他望著他,臉上卻有穩操勝劵的自信之色:“勒景琛,蕭蕭根本不喜歡你,你用了詭計讓她跟你在一起,可是她心裏喜歡的那個人一直是我!”

真不知道他有什麽自信說出這樣的話,南蕭隻覺得可笑至極,正欲說什麽的時候,卻聽勒景琛開了口,他逆光而站,南蕭看不到他的表情,隻覺得這一刻勒景琛,細胞裏都在叫囂著要揍墨邵楠一頓的想法,他比墨邵楠更加自信從容,語氣更冷:“墨邵楠,你不要給臉不要臉,我當初就說過,你不要再招惹南蕭,不然我饒了不了你!”

“嗬,勒景琛,你害怕了吧?”墨邵楠輕嘲一笑,語氣帶著微微的諷刺味道,他提了一口氣,似真似假的說道:“你害怕我把南蕭搶走是嗎,我告訴你,勒景琛,南蕭本來就是我的人,我們在一起八年了……”

“呯”的一聲,勒景琛一個拳頭就朝墨邵楠招呼了過去,方才勒俊遠讓他上樓,跟他談事情,可是還沒有說幾句,兩人就大吵了一架,他不肯讓步,而勒俊遠也不鬆口。

所以這會兒他五髒六腑裏都是火星子,隻要有一點兒火,就炸了!

聽到墨邵楠方才這麽說的時候,勒景琛覺得那些話像是一把火一般,點著了那個在心底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總裁,請留步喬少一婚寵到底好孕鮮妻,一胎生兩寶永遠再見,慕先生錯惹花心首席老公大人壞壞噠軍少霸寵二婚妻試婚老公,用點力!他蘇的我心狂跳懷孕後她逃跑了五毛錢關係把他們變成老實人[娛樂圈]後來偏偏喜歡你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