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38節

  勒景琛這會兒確定南蕭醉了,有點兒遺憾自己方才錯過了那麽好的機會,為什麽他不親下去呢,他如果親下去,說不定又可以吃到肉了。

  在心底歎了一口氣,想著這可能就是緣份吧,勒景琛將人兜在懷裏,拍了拍她的後背,略策無奈的說道:“得了,你還是別在大馬路上嚇人了,我先送你回酒店。”

  今晚太晚了,勒景琛也不想送她回去,再加上發生了那麽多事,他也不放心南蕭一個人。

  想來想去,還是去酒店吧,勒景琛開了一間雙人房,前台的小妹應該是勒景琛的粉絲,迷勒景琛跟南蕭的CP,等辦了房卡登記,才小心翼翼的探了探腦袋,認真的問了句:“勒先生,您跟南蕭沒分手吧,您不知道,我可喜歡你們兩個人了,你們的每一場秀我都會看。”

  勒景琛沒想到在這裏遇到了自己的影迷,在微愣了一瞬間之後,勾了勾唇性.感的薄唇,就連開口說話的時候,嗓音都尤為迷人:“沒有,我們關係好著呢。”

  然後順便讓她看了看懷中的南蕭,見到真是南蕭的臉時,小影迷瞬間激動了,握著拳頭重重的對他們說道:“勒先生,你跟南蕭一定會幸福的!”

  勒景琛跟小粉絲道了謝,心想今天總算發生了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兒,他沒看到南蕭微微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一個憂鬱的小眼神兒,看來恩愛秀久了,還是會被人當真的。

  可惜勒景琛是個GAY啊,她都主動獻口勿了,這家夥還是沒反應,不是GAY是什麽!

  次日,醫院的病房裏,江臨歌已經醒了過來,小臉慘白慘白的,再加上最近瘦了不少,整個人臉上都跟沒了血色一樣,又像是霜打了茄子一樣。

  一雙眼睛大大的,布滿了憔悴,小臉瘦的都快沒肉了,她木木的躺在病床上,一句話都不說,旁邊守著的墨邵楠血紅著眼睛,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一點兒反應都沒。

  自從江臨歌出了手術室之後,他一直守在這裏,一夜沒睡。

  昨天他驚慌失措把江臨歌送到醫院時,孩子已經沒了,那是他的孩子,才四周,還沒有成形,就這樣,沒了。

  不是說不痛,尤其是一想到是南蕭害得江臨歌沒了孩子時,那種感覺就像是添了一層更深的痛苦,讓他仿佛在被九重天上的紅蓮業火慢慢焚燒。

  江臨歌沒了孩子,一定怕冷,雖然室內開了空調,但墨邵楠還是伸出手替她掖了掖被角,怕風鑽到了她的身子裏。

  可是床上的人還是一動不動,躺在那裏,雙眼沒了神采,像了失了魂一樣。

  墨邵楠整個人痛苦萬分,比江臨歌更痛,他從來沒有想過那一夜,他跟江臨歌會有了孩子,開口:“小歌,你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孩子的。”

  江臨歌聽到孩子兩個字,總算有了點兒反應,目光沒那麽呆滯,落在了墨邵楠臉上,似乎苦苦一笑,聲音都帶著一股子沉重:“可是,我隻想要這個孩子……”

  墨邵楠聞言眼眶驀地一酸,連同心尖都傳來一種稱之為悲痛的情緒,他忍不住背過了身子,有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麽,你隻想要這個孩子,可是這個孩子已經沒了啊。

  而這時病房門又推了進來,是急匆匆趕來的葉楚和墨蘭,江臨歌沒了孩子,大概是葉楚最為痛心的,昨天晚上手術之後,她一大早就回去張羅著煲湯,生怕讓江臨歌落下了什麽病根,這回江恩年病了,江臨歌又出了這事,葉楚滿麵愁容,感覺快撐不住了。

  墨蘭也是今天一早才知道的消息,急匆匆趕過來時,一眼就看到了瘦的沒有人樣的江臨歌,眼淚就滾落下來:“我可憐的孩子,阿姨對不起你,讓你這麽年輕就沒了孩子……”

  江臨歌聽到墨蘭哭,感覺一直繃著的情緒繃不住了,瞬間紅了眼眶,抓住墨蘭伸過來的手,搖頭:“阿姨,對不起,是我沒有用,是我沒有保護好孩子,對不起,是我的錯!”

  墨蘭早就聽說了事情的原委,這會兒冷哼一聲,下巴抬起來,眼底仿佛有刀子一般,如果南蕭在這裏,她說不定會想辦法弄死那個踐人:“你放心,小歌,這件事情阿姨一定會給你作主的,南蕭的那個踐人,竟然敢故意推你,那可是我墨家第一個孩子,我不會就這麽算了的。”說著,咬牙切齒的罵了南蕭幾聲。

  一直沒說話的墨邵楠瞳仁急促一縮,裏麵無端生出一些難受來,昨天晚上的事情,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讓自己相信,是南蕭害了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

  看到墨蘭這麽生氣,墨邵楠趕緊為南蕭說了幾句話:“媽,這件事情還沒有查清楚!”

  “查?查什麽查,不是那個賤女人做的,還能是誰,當時除了她,臨歌身邊根本就沒有別人,那個小踐人一直嫉妒臨歌能嫁給你,我看這件事情除了她沒別人了!”墨蘭的語氣帶了一股子咄咄逼人,又透著一股子信誓旦旦。

  望著墨邵楠欲言又止的樣子,臉上似乎刻了,你再說一句試試看。

  墨邵楠最終什麽話沒說,他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在醫院裏,根本不了解具體是怎麽回事,可是他確實親眼所見是看到南蕭推了江臨歌一把,但他總不能在墨蘭麵前這麽說。

  本來就對南蕭不滿意的墨蘭如果知道這件事情更會對南蕭恨之入骨,到時候,他跟南蕭的事情更不可能了,所以他不能說。

  江臨歌一聽他這麽說,雖然有點兒委屈,但是現在墨邵楠的心已經開始慢慢朝她偏移了,孩子沒了的事情,墨邵楠肯定非常痛苦,以後她隻要煽風點火,不信他的心不偏向自己這邊。

  但是聽到墨邵楠被墨蘭逼的沒話說了,她又開了口,語氣柔柔的卻透著一股子委屈:“阿姨,不關姐姐的事,是我不小心……”

  “臨歌,事情都擺在眼前了,你還為那個小踐人說什麽話,再說你把她當姐姐,人家可不一定認你!”墨蘭對南蕭的印象本來就不好,這會兒更是壞到極致了。

  江臨歌還想再說什麽,這個時候南蕭卻不請而入,病房門推開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望向了門口,見到是南蕭時,每個人臉上都有多多少少的意外。

  墨蘭心裏想的是,這個踐人,竟然還敢過來,她害死了自己第一個孫子,又想來做什麽,所以墨蘭一把當先的走了過去,伸手就要給南蕭一巴掌。

  南蕭完全沒防備,隻是下意識的躲了躲,可是身後有一道人影更快,不緊不重的拽住了墨蘭的手,墨蘭想掙脫,卻掙脫不得,勒景琛就優雅的出現在眾人麵前。

  他是跟南蕭一起來的,隻不過晚了南蕭兩步,兩人都穿了白色的休閑衣,卻應景得很。

  墨蘭被勒景琛拽住胳膊,掙脫不得,有點兒惱羞成怒的意思,大聲質問道:“景琛,你做什麽,你趕緊給我放手!”

  “蘭姨,不分青紅皂白就去打人,不對噢!”勒景琛的語速極慢,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來,偏偏眉宇之間是一副我今天就要護著南蕭的樣子,誰敢惹她,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墨蘭也是氣紅了眼睛,剛剛得失孫子沒了的事,她就處於一種情緒相當崩潰的狀態,再加上看到江臨歌躺在病床上虛弱無力的樣子,她更是對南蕭恨極。

  恨不得殺了剮了她的心都有了,她之前就跟墨邵楠再三強調過,她不喜歡南蕭,她不願意讓這個女人進墨家門,好不容易墨邵楠同意跟南蕭分手,跟江臨歌訂婚,可是偏偏訂婚當天,墨邵楠又是為了這個女人跟江臨歌退了婚,讓墨蘭顏麵大失。

  因此,她對南蕭絕對沒有一點兒好感,新仇加舊恨,這會兒一起湧上來,她感覺五髒六腑都像是在燒著一把火:“我就是要打死這個踐人,她害死了我的孫子,害的臨歌沒了孩子,她害的我們墨家雞犬不寧,我今天就要打死她!”

  然後拽開勒景琛就想撲上來,勒景琛本來顧及墨蘭是長輩,沒有對她下重手,這會兒看到墨蘭仿佛陷入巔狂之中,也顧不得長幼有別了,微一使力,輕抹淡寫的扣住了墨蘭的手腕,讓墨蘭逼近南蕭不得:“蘭姨,我們今天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過來的。”

  南蕭也終於得到了說話的機會,點了點頭,她並沒有理會墨蘭,反而走向了江臨歌,病床上江臨歌蒼白的小臉,委屈的神情,確實能勾起很多人的同情。

  可是,這並不包括南蕭,她居高臨下的望著江臨歌,而病床上的江臨歌身子卻沒出息的抖了抖,有些害怕的樣子:“姐姐,你不要再過來了,我跟邵楠的孩子已經沒了!”

  南蕭一看墨邵楠的表情果然變了變,長腿一邁,就擋在了她身前,生怕她會對江臨歌做點什麽似的,南蕭隻覺得好笑至極,不過目光卻沒有落在墨邵楠臉上,隻是定定的望著江臨歌,江臨歌咬著唇,似乎想說什麽,最終還是什麽都沒說。

  “你這副樣子,會讓人覺得我在欺.負你,江臨歌,你敢在這麽多人麵前,承認昨天晚上是我推的你嗎?”南蕭見她不說話,開口問道。

  江臨歌的表情很害怕,像是受了驚一樣,她還沒有從昨天晚上的噩夢中平複過來,而葉楚看到女兒害怕的樣子,盡量放平了語氣,讓外人覺得她就是一副慈母心態,哪怕對著不是自己親生女兒的南蕭,也同樣落落大方:“蕭蕭,臨歌她剛醒,人還虛弱,有什麽事情你們改天再說,現在她孩子都沒了,你不要再逼她了!”

  她表麵上是在為南蕭說話,可是字字句句卻透了一股子指控,仿佛就在說這件事情就是南蕭幹的一樣,南蕭害的江臨歌沒了孩子,現在竟然還找上門來威脅江臨歌承認這件事情跟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南蕭冷冷的笑了一下,眸子裏泛了一道鋒利的光。

  葉楚雖然覺得南蕭的眼神兒可怕,可她到底是經曆過風雨的人,不然怎麽可能當初把曹佩聲從江夫人的位置上換下來,她成了風光無限的江夫人呢。

  她臉上是疲憊的神色,可是眼神裏卻透著一股子懇切的意思,望向南蕭:“現在恩年也在醫院,蕭蕭,你如果有時間的話去看看他吧!”

  “他跟我有什麽關係,我憑什麽去看他!”南蕭牙根狠狠一咬,恨不得雙手化成九陰白骨精,揭下這個女人臉上虛偽的麵具,葉楚,你們母女欺人太甚了!

  她吸了一口氣,臉上流露出幾分輕蔑的味道,話卻是對江臨歌說的:“江臨歌,昨天晚上到底怎麽回事,咱們兩個心裏一清二楚,你肚子裏的孩子怎麽沒的,你比我也更清楚,我今天過來,就是要告訴你,你跟墨邵楠以後有什麽事,別TM的淨往我身上扯!”

  南蕭的話還沒有說完,江臨歌就委屈的流出了眼淚,那些眼淚兒,就跟珍珠一樣,滾落下來,襯的她那張小臉,益發蒼白憔悴,楚楚可憐:“我沒有怪你,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孩子,對不起……”

  江臨歌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要對著南蕭跪頭認錯,南蕭往後一避,覺得江臨歌昨天對她一跪,她自己沒了孩子,還誣賴到自己身上。

  現在再這麽一跪,估計她小命都要沒了,她怕了她了,不敢惹啊。

  “南蕭,你這個踐人,我們在的時候你都敢這麽欺負臨歌,我們不在的時候,你是怎麽逼她的,你這個踐人,你還我的孫子,你把命還給我!”墨蘭不知道怎麽就掙脫了勒景琛的手,伸著五個塗著精致豆蔻的指甲就要往南蕭臉上戳去。

  如果這麽一戳,南蕭非毀容不可,南蕭眼睜睜的看著她撲了過來,算計著怎麽躲比較合適,可是沒有想到她身子剛剛一側,腳下不知道踩到了什麽,身子一軟朝前撲去,正巧往墨蘭的指甲上撲去,南蕭心裏臥槽了一聲,看來這回妥妥得改行了。

  可是沒有人想到,卻是葉楚突然攔在了南蕭身前,隻聽嘶的一聲,葉楚痛吸了一口氣,本來保養精致的一張臉,五個爪印就刻了上去。

  那一瞬間,不止南蕭傻了,就連打人的墨蘭都傻了,她看著自己手指甲裏麵還有的一些血,有些不可置信:“你,你為什麽要幫她?”

  “這件事情是我們臨歌不小心,她福薄,生不下墨家的孩子!”葉楚疼得臉色發白,江臨歌就要撲過來,卻被她一個動作製止了,江臨歌這會兒除了哭什麽都不會了:“媽媽……”

  病房裏充斥著江臨歌的哭聲,墨蘭長歎了一口氣,孽緣啊,都是孽緣啊,她的孫子啊,就這麽沒了,沒了……

  勒景琛檢查了南蕭的臉,確定沒傷到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如果南蕭的臉真的有什麽意外,哪怕墨蘭是他的阿姨,這件事他也不打算就這麽算了。

  南蕭這會兒還沒有緩過神來,眼神有些渙散,仿佛那一幕對她的衝擊太大了,她簡直不敢想如果是她挨了那一爪子會有什麽後果,勒景琛望著她,心裏有幾分擔憂。

  但是這會兒眉宇之中是徹徹底底的懊惱,他後悔今天陪南蕭過來走這一趟了,如果知道墨蘭的性子這麽暴躁,他肯定不會讓南蕭跟她見麵。

  雖然墨蘭是自己的小姨,媽媽一向叮囑他對墨蘭客氣一點兒,蘭尊國際如果有什麽事情,能讓他幫一點兒就是一點兒,可是現在,他忍不了。

  南蕭是他的逆鱗,他絕對不允許這個世界上有任何人傷害南蕭,所以薄唇一抿,那雙墨中透藍的眸子裏仿佛有殺氣一掠而過。

  他伸手將南蕭拽在了自己的身後,生怕她再受一點兒委屈,脫口而出的語氣卻帶著幾分冷厲深沉的味道:“這件事情,南南說沒有做過就是沒有做過,我不管江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是怎麽沒有的,但是這件事情,跟南南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南蕭感覺她的眼眶一酸,驀地抬對望著勒景琛,心底翻騰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情緒,他相信她,無論什麽時候都這麽相信她,原以為昨天晚上,隻是他哄自己的話,沒有想到他當著所有人的麵說出這一番話時,她的心竟然會這麽感動。

  她何其有幸遇到了勒景琛,又何其有幸跟這個人扯上了關係,勒景琛,還好有你,幸好有你,如果沒有你,這麽艱難的路,我又該如何繼續下去!

  而墨蘭大概從來也沒有想過勒景琛對她說話的時候會這麽不恭敬,甚至言辭之中透了幾分威脅之意,尤其是他方才望她的目光,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個殺父仇人一般。

  所以一時之間,她沒有反應過來,竟然失了聲,隻是瞪大眼睛望著勒景琛。

  倒是墨邵楠一看著勒景琛護著南蕭的姿態就不樂意了,他這輩子最見不得就是勒景琛對南蕭好,尤其是當他跟南蕭分手之後。

  他一直覺得,南蕭跟他分手就是勒景琛在中間做了一根導火線,現在南蕭都跟他分手了,可是他卻從南蕭的眼睛裏麵,看到了動容,對勒景琛的動容。

  就在剛剛,墨蘭伸手要打南蕭的時候,因為對方是他媽,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什麽都做不了,而勒景琛說的那些話,正是自己想說,卻說不出來的話。

  他望著勒景琛護著南蕭的樣子,心底湧起瘋狂的恨意以及更多的不甘心,目光落在勒景琛身上,絞成同樣不甘示弱的殺氣:“勒景琛,你親眼看到了嗎,你憑什麽說得這麽篤定,萬一臨歌肚子裏的孩子沒了,真的跟南蕭有關係呢?”

  -本章完結-

☆、第103章 他不信她,他信臨歌都不信她

  那一瞬間,病房裏似乎起了一陣冷風,像是穿骨而過,南蕭身子情不自禁的一抖,感覺喉嚨裏仿佛被人用玻璃渣子劃開,又撒了把鹽。

  她發不出一點兒聲音來,隻能定定的望著墨邵楠,隻覺得眼眶都幹澀的厲害。

  這是她愛了八年的人,這一刻他竟然不信她,他信江臨歌都不信她,對他除了失望還是失望,她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種感受,很痛,很痛的那一種。

  心尖上仿佛懸了一把刀,要把她的五髒六腑切都一片一片的,她不想聽到那些傷人的語言,可是那些字,一字一字入耳,一句一句衝破她的耳膜。

  她的耳朵裏嗡嗡作響,身子一晃,差一點沒有摔在地上,幸好勒景琛眼明手快扶住了南蕭,擔憂的望著她,南蕭感覺到那眸子中的溫暖,搖了搖說,輕輕說了一句沒事。

  墨邵楠似乎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話有點兒狠了,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南蕭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可一張臉卻是慘白慘白的:“我說過,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會去擔負這些莫須有的罪名,事情的真相具體如何,我會去查清楚的!”

  然後望向了江臨歌,南蕭的眼睛很漂亮,可是冷的時候很高貴,她仿佛有一種天生讓人折服的威儀,她對江臨歌說道:“希望到時候,你還能堅持這麽說!”

  江臨歌身子同樣一抖,眼淚糊了一臉,看起來可憐得很:“我從來沒有懷疑你,是我不小心的,你聽我說……”

  可惜南蕭已經對勒景琛說了一句:“我們走!”在這裏,多一秒她都呆不下去。

  勒景琛望了墨蘭一眼,最後目光落在了墨邵楠身上,俊朗的眉毛這會兒似乎攜了一層刀鋒,三分冷戾:“你可以不愛她,但是你不能這麽肆無忌憚的傷害她,墨邵楠,既然你今天選擇了江臨歌,你以後最好少在南蕭麵前出現!”

  說完勒景琛就追了出去,身後是墨蘭的咒罵聲,可是他卻沒有理會,直接跟著南蕭離開了病房,而勒景琛的話卻在病房裏震起一陣一陣的漣漪。

  葉楚看著墨邵楠眼底凝出的痛苦之色,突然哎喲一聲,倒吸了一口冷氣,眾人這才注意到葉楚的臉方才是被墨蘭刮傷了,墨蘭看著那獰猙的傷口,頓時覺得很不好意思,趕緊去檢查葉楚的臉:“阿楚,你的臉沒事吧,我方才是打南蕭的,你為什麽要替她挨那一巴掌!”

  葉楚這會兒疼的整個臉色都變了,嗬了一口氣:“老江現在住了院,如果知道她今天受了傷,心裏肯定會不舒服,你也知道,這個世界上,後媽難當。”

  語氣之中不無歎息之意,江臨歌的眼睛又紅了,而墨蘭對葉楚的感覺更好,她覺得這麽多年,她跟葉楚是姐妹,今天這件事,也隻有葉楚不怪她了。

  而墨邵楠看著葉楚的傷口,心底同樣湧起愧疚之情,方才對南蕭的那一點兒動容似乎又拋在了腦後,江臨歌因為他沒了孩子,葉楚的臉又傷成這樣,他對不起這母女兩個。

  “阿姨,你的臉都傷成這樣,我帶你去處理傷口吧!”最終還是墨邵楠提出了去看醫生的想法,畢竟葉楚這樣子,太嚇人了,更重要的是,這個傷口是墨蘭造成的。

  葉楚聞言點了點頭,她臉上都是血,看起來怪嚇人的,不過聲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溫順,讓人聽了都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邵楠,那麻煩你了!”

  “應該的!”墨邵楠點了點頭,然後長腿一邁,就率先出了病房。

  他沒有看到葉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展了展眉,她知道今天這事兒,已經讓墨邵楠的心徹底的偏向了江臨歌了,既然是女兒喜歡,她這個當媽的怎麽能不助力呢。

  說真的,她當時看到墨蘭要打南蕭的時候,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了她的想法,就是毀了南蕭的臉,南蕭是一個模特兒,再沒有臉和身材更重要的東西了。

  再說,她都認識墨蘭這麽多年了,自然清楚她的性子,當年她喜歡那個男人,為了得到他幾乎不擇手段,更何況,南蕭是那個人最寵愛的女孩兒。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不及格先生 神秘老公,太磨人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 醜女變身:無心首席心尖寵 名門暖婚:戰神寵嬌妻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嬌妻高高在上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閃婚總裁通靈妻 寵婚:狼夫調妻有道 日久生婚 禁愛總裁難伺候 你好,痞子老公 我的老公是妹控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嫁給寵妻教科書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蜜愛百分百:暖妻別想逃 秘製甜妻:柏少,要抱抱! 過期合約[娛樂圈] 婚情告急:惡魔前夫放開我 嫁給前任他叔 深度蜜愛:帝少的私寵暖妻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邪魅老公,用力追 給你黑卡隨便刷 暖婚 限製級軍婚(作者:堇顏) 7夜禁寵:總裁的獵心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