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34節

其實不用勒景琛說,南蕭也難猜到點兒什麽,這幾天勒景琛電話一直打不通,今天勒景琛要相親的事兒,還是她從蘇小珞口中得知的。
  因為這事兒,蘇小珞比她還著急,死活非拽著她過來,她其實也想來,幾天沒有見勒景琛了,她不知道他現況如何,唯一的消息還是從報紙上看到的。
  南蕭有點兒害怕,害怕她跟勒景琛的關係就這麽結束了,這段時間她已經習慣了跟勒景琛在一起,耍耍嘴皮子,鬥鬥嘴,在一起合作,日子倒也過得去。
  現在勒景琛相親,而且馬上要結婚,南蕭有點兒接受不了,她強迫自己不要亂想,可是真生氣:“我擔心什麽,勒景琛,你如果想結束,直說一聲,用不著這麽作踐我!”
  說完,轉身就走。
  勒景琛急了,伸手拽住了南蕭,南蕭卻一甩手,把勒景琛甩開,勒景琛沒有站穩,人就撞到了後背的牆麵上,悶哼一聲,臉唰的都白了。
  南蕭本來正生氣著,聽到聲響,想回頭,卻又告誡自己不能回頭,勒景琛都要結婚了,她不過跟他是假裝情侶,有什麽資格再關心他。
  這麽一想心酸得不行,她懊惱的絞著手,正準備離開,卻聽勒景琛低低一聲:“南南!”
  這聲音太不對勁了,低沉無力,勒景琛的聲音有一種得天獨厚的魅力,讓你聽起來的時候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而這聲音,太不對勁了。
  南蕭一回頭,就看到勒景琛靠在牆上,蒼白著臉,連唇上都沒血色了。
  “勒景琛,你怎麽了,怎麽回事啊?”怎麽短短一瞬間,勒景琛的臉色就這麽難看,南蕭慌了,撲過去,拽著他的手問是怎麽回事兒。
  勒景琛反手一扣,握住了南蕭的手,她的手微涼,有點兒肉.感,握起來很舒服,他的大手包著她的大手,臉上是痛苦難當的表情,嘶了口氣,像是在壓抑著疼痛,語氣懨懨的:“沒事,被我爸打了一頓。”他輕抹淡寫的語氣,卻讓南蕭心驚肉跳。
  打了,怎麽打的,打哪兒了?
  南蕭一擰眉,伸手就打算去撥勒景琛的衣服,勒景琛今天來相親,一件微藍的襯衣,幹幹淨淨,卡白的休閑褲,配了一副墨框,斯文又大方。
  這也是為什麽相親對象沒有認出他來,那姑娘是海歸,剛回來,勒景琛又是這麽一副打扮,她認得出來能有鬼了。
  “讓我看看,傷哪兒了?”南蕭急得不行,雖然勒景琛這個人嘴欠了點兒,平時沒少拿她開玩笑,可是他不至於連這種事兒就開玩笑。
  勒景琛一手扣住她的手,輕輕的均了一口氣,感覺那股子痛緩解了一些,看著南蕭緊張的神情,咧嘴一笑:“南南,大庭廣眾之下,你脫.我衣服,這不太適合吧?”
  明明是正經的事情,偏偏到了勒景琛嘴裏,就變了味兒,南蕭氣得咬了咬後牙槽,真不想搭理勒景琛,可是看著他憔悴的容色,她又狠不下心。
  心裏歎了口氣,真是上輩子欠了他的:“你丫的,再給我貧,我不管你了!”
  “真沒事,南南,你放心,我是男人,一點小傷不算什麽!”勒景琛滿不在乎的說道,俊美的眼睛一挑,裏麵有溫情流露出來,落在南蕭身上,是難得的溫柔。
  南蕭垂著眼,並沒有注意到勒景琛眼底的深情款款,她隻想著看看勒景琛的傷口,所以抽出手,語氣微沉:“給不給看,一句話的事兒?”
  瞧著南蕭冷冷的表情,勒景琛最後猶豫了一下:“要不咱們去洗手間吧?”
  大庭廣眾的,雖然他再想跟南蕭秀秀恩愛,但是,他有時候會很不好意思噠。
  兩人去了男廁,勒景琛關上門之後,才把身上的衣服攏起來,南蕭就看到了勒景琛後背上青青.紫紫,滿目交錯的傷.痕,驚訝的瞪大眼睛,捂住嘴巴:“你爸他怎麽下得了手?”
  南蕭以為勒景琛身上隻是有點兒小傷,可是現在,這哪是小傷啊,勒俊遠分明是打算置兒子於死地啊,這個暴君,南蕭真想呼他一巴掌。
  她心疼得不行,有朦朧的霧氣從眼底浮起來,手指微顫著,摸著那些傷口,可是又不敢碰,忍著聲音,柔聲兒問道:“疼嗎?”
  “不疼,都幾天了,早不疼了!再說了,男人嘛,誰沒有挨過揍!放心,小傷,我受得了!”勒景琛滿不在乎的笑了笑,他知道他爸是下了狠手,勒俊遠那個人,向來說一不二,哪怕是勒景琛,從小到大也很少跟他頂撞過。
  十四年前,勒景琛跟他頂撞過一次,勒俊遠動過手。
  今天為了南蕭,又是一次。
  南蕭卻心疼得不行,聽著勒景琛這麽說,更是心疼得不行,她看著勒景琛身上這些傷,簡直能想象到當時的畫麵,她知道這件事情,肯定跟勒景琛帶自己回去有關係。
  如果他說,跟自己其實不過是假裝情侶,肯定會免了這一頓,可是這個傻瓜,肯定沒說,所以才會挨了打,深吸了一口氣,克製住外露的情緒:“傻瓜,怎麽不知道躲?”
  “我爸那個人,就那脾氣,揍一頓,就沒事了!”勒景琛將衣服放下來,伸手攏住南蕭的手,然後強迫她抬起頭來,與自己對視。
  果然,這會兒南蕭的眼睛通紅通紅的,跟個小兔子似的,他眸中溢出一抹心疼,伸手撫了撫她的臉,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著,認真的端詳著她的臉。
  有一瞬間,心底那個壓抑太久的念頭在蠢蠢欲動,南蕭這個樣子,他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她其實是在乎自己,那一句,我愛你是不是就可以這麽直接的說出來。
  南蕭卻吸了吸鼻子,有一瞬間不敢跟勒景琛對視,故意借著吸鼻子的動作別開了眼:“笨蛋!”看著那皮膚上的紫痕,想著還是覺得難受。
  勒景琛卻笑了一笑,愉悅的聲音從喉嚨裏跳出來,他突然俯下身子來,認真的看著南蕭的模樣,語氣輕的仿似歎息,卻絲絲入耳,帶著一股無法言說的疼惜。
  南蕭隻覺得身子一顫,仿佛有一瞬間,自己被人扔在了蒸籠裏,男人的聲音也更加魅惑出眾,也仿佛她的心尖被人撓了一下似的:“南南,我真的沒事,今天相親的事兒是我的錯,不過我不喜歡她們,我都沒看她長什麽樣兒。”
  “我知道。”聽著勒景琛願意解釋,南蕭心裏的氣不由自主的散了很多,不過因為在男廁裏,雖然上了鎖,可還是不敢太大聲,所以小聲的嘟囔了一句:“你喜歡男人嘛!”
  -本章完結-
☆、第099章 這麽點兒錢就想收買我
  這句話不知道有沒有賭氣的成份在,可是南蕭說完就後悔了,勒景琛在她麵前從不掩飾性.取向,所以她知道,就算蘇小珞說勒景琛要結婚,她心裏其實也知道這不可能。
  勒景琛如果真的要結婚,當初就不會找上自己跟她假裝情侶。
  “你說什麽?”勒景琛登時臉色一變,突然俯身下來,她整個人往後一抵,身子就貼在了冰涼的門上,因為兩人離得太近,南蕭能聞到他身上熟悉的香水味,還有一股子隱隱約約的藥味兒。
  這種感覺讓南蕭覺得有點兒不舒服,可是因為勒景琛受傷的事情,她又不想動,怕加重了他身上的傷勢:“勒景琛,你幹嘛呢?”
  這種感覺讓南蕭覺得不對勁兒,細胞裏仿佛有一種東西在叫囂著,讓她覺得有些緊張,又有些不安,眼睛眨了眨,就是不敢對上勒景琛的眼。
  她的手抵在他的身前,南蕭隻覺得腦子裏嗡嗡作響,仿佛有一個小人在製止她,不能再這麽繼續下去了。
  不然,她就完了,她真的就完了。
  心湖裏亂成了一鍋粥,像是有人用小火在慢慢熬著,在慢慢燉著,有細密的汗珠在鼻尖上冒了出來,她聽到勒景琛這麽對她說道:“南南,我不喜歡別人,我也不可能跟她們結婚!”
  “那你喜歡誰!”不知道為什麽,南蕭一衝動就把這話問出來了。
  問完之後,她就尷尬了,好象自己很迫切的想知道什麽似的。
  再說她怎麽哪壺不開提哪壺呢,不過她跟勒景琛在一起這麽長時間。
  說真的,除了南蕭剛跟勒景琛假裝情侶的那會兒,她見過他跟一個小帥哥在化妝間裏那啥,這麽長一段時間,她也沒有見過勒景琛有什麽傳說中的朋友。
  這個念頭閃入腦海裏的時候,南蕭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麽?
  南蕭眼神兒一直在不安份的亂動,最後忍不住低了下去,怕勒景琛誤會自己對他有意思,趕緊這麽說道:“你別想多,我沒有打聽你隱.私的意思。”
  勒景琛瞧著她緊張的眼神兒,有一種感動在心尖上呯呯亂跳,快要控製不住似的,他湊近了些許,深邃的眸子裏是難掩的情素:“南南。”
  南蕭一驚,感覺耳根處又是一熱,仿佛有火燒了起來:“勒景琛,我知道你喜歡的是男人,但是……”她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停頓了一下,感覺空氣太過稀薄。
  而她的嘴唇有點兒幹,忍不住輕潤了一下,緩解了那股子難受:“我的意思是說你有沒有可能喜歡女人?”
  勒景琛本來看著她那個無意識的小動作,就仿佛心尖上點起了一把小火苗兒,這會兒聽他這麽說,眸色更深了,那裏麵的微藍漂亮的如同碧空如洗一般,他望著南蕭,不知道為何,心裏升起一種無法言說的感受。
  這是他喜歡的女人,喜歡了多年的女人,她其實也是有可能喜歡自己的。
  說話的時候,聲音出奇的平靜,就連樣子都透著一抹認真:“如果是你的話,我也許會考慮一下!”他這麽說著,渾身上下卻透著一股子清爽的感覺。
  仿佛這幾天的沉悶突然一掃而空,而他因為南蕭的反應,心情全然愉悅起來。
  南蕭的耳尖一下子騰起了一層粉,那般漂亮的顏色像是胭脂色一般在臉上暈開,她正準備說什麽的時候,洗手間外麵卻突然響起了呯呯的敲門聲:“誰在裏麵?”
  兩人對視一看,同時從方才那一股子感覺中緩過神來。
  而南蕭這才反應過來,她剛剛為了看勒景琛的傷口竟然進了男廁所看他身上的傷口,現在外麵有人等著,而她跟勒景琛現在還在男.洗手間裏呢。
  南蕭頓時緊張了起來,如果被人看到了她出現在男廁所裏,形象全毀了。
  “怎麽辦啊,勒景琛!”南蕭快哭了,勒景琛卻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身子往後側了兩步,捂著南蕭的腦袋往自己懷裏一按:“沒事,不會有人注意到你的!”
  勒景琛打橫將南蕭抱了起來,大大方方的出了洗手間,而門外一直等著的男人傻眼了,臥槽了一聲,敲了半天門,沒反應,原來在男廁幹.壞事呢。
  不過,話說怎麽感覺這位帥哥有點兒眼熟呢。
  勒景琛直接將南蕭抱起了一間包廂裏,南蕭感覺丟臉死了,整個人都紅的不行,仿佛在油鍋裏過了一遍似的,她垂著頭,低著眼,分分鍾不敢看勒景琛的臉。
  “南南,在這裏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幾步的路程卻讓勒景琛平靜了很多,雖然他很想繼續把南蕭的心房敲開,探查一下她的心事兒。
  可是現在,那邊還有一堆人在等著,他這麽冒冒然的離開不太好。
  勒景琛回了包廂之後,卻發現包廂裏隻有墨心一個人,臉上的表情說不上好,但也絕對不好,跟他相親的一家人都不見了,看樣子是已經離開了。
  勒景琛想,倒是挺識時務的丫頭。
  上前一步,坐在墨心身邊,故作不知情的問了一句:“媽,怎麽就你一個人在?”
  “到底怎麽回事兒,婷婷那丫頭剛回來就說跟你不合適,執意離開了!你搞了什麽鬼?”墨心這會兒情緒也崩不住了,那姑娘回來後,就一直哭哭啼啼的,他知道兒子心裏看不上對方,但是這飯還沒有吃完就走了,這還是頭一次,所以墨心哪能不生氣。
  勒景琛臉上露了一個花一般的笑,親密的摟著墨心的肩膀,語氣多多少少帶了幾分討好的味道:“媽,我答應你過來相親,可是我沒有同意這相親一定能成功!.”
  墨心知道勒景琛喜歡南蕭,可是現在勒俊遠死活不同意,執意讓勒景琛相親,趕緊定下來一個,也好過找一個娛樂圈的女孩兒。
  她一向待人處事不錯,不難勒俊遠也不會放心把整個勒家的事情交在她手中,墨心模樣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隻是眸中透著幾分斥責之色:“阿琛,現在你爸正在氣頭上,我知道你喜歡南蕭,可是你跟你爸對著幹沒好處,尤其是南蕭,她是個模特兒,毀了她實在太容易,你自己考慮清楚,這事接下來該怎麽收場。”
  勒景琛出去之後就有點兒悶悶不樂,他現在很想跟南蕭把關係坐實了,可是她媽這幾句話,讓他冷靜了很多,方才的熱血沸騰都涼了。
  他不知道為什麽勒俊遠會反對他跟南蕭的事情?
  他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說南蕭不是A市人,以前跟勒俊遠認識的機會並不多,可是第一次見他就不喜歡南蕭,勒令兩人分手。
  為此,還揍了他一頓,勒景琛真心覺得他跟南蕭前途還挺坎坷的。
  正在這時,勒景琛的電話響了起來,方才他離開的時候,墨心把他手機還給了他,他一看是勒俊遠的電話,本來不想接,最終猶豫了一瞬,還是把電話接了起來。
  “爸……”有氣無力的喊了一聲。
  勒俊遠一聽勒景琛的聲音,就知道那天下手重了,不過他是好麵子的人,讓自己承認錯誤簡直是不可能,所以哼了一聲,問道:“你考慮的怎麽樣了?”
  勒景琛知道他問的是什麽意思,不就是讓他相親嘛,語氣依舊懶洋洋的:“我考慮清楚了,明天晚上繼續相親,爸,我累了,掛了啊!”
  勒景琛敷衍的語氣的又差點讓勒俊遠暴跳如雷,可沒想到,下一秒勒景琛就把電話給切了,那一瞬間,勒俊遠的半腔火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裏。
  回去的路上,勒景琛很明顯情緒不太好,他窩在副駕駛座上,整個人沒什麽精神,南蕭以為他是身體受傷的緣故,沒有想太多。
  直到兩人回了家之後,南蕭張羅著為他弄點藥,勒景琛突然正色道:“南南,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南蕭不解其意,還是挨著勒景琛坐了下來。
  “南南,我現在前途渺茫啊,咱們還需要繼續努力啊!”勒景琛歎息一聲,很憂鬱的說道。
  “怎麽回事兒?”方才不還是挺自.信的,這怎麽就懨了。
  勒景琛看著南蕭的眼神兒,也不想隱瞞她,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不過過慮掉了一些不必要的東西,最後換上一副前途沒有光明的模樣,一派的頹廢之色在眼底暈開。
  很惆悵的對南蕭說道:“總而言之,我爸現在讓我繼續相親,我覺得他再這麽逼我,我非得公開出.櫃了!”“千萬別!”南蕭想,勒景琛把她帶回家,勒俊遠就下這麽狠手了,萬一他公開出.了。
  計依勒俊遠的脾氣,非打死他不可,她考慮了一下,就認真的說道:“勒景琛,還是算了,你先順著你爸的意思吧,再說去相親,又不會少一塊兒肉。”
  “可是,你怎麽辦?”勒景琛不想瞞著南蕭,可是在他沒有辦法在勒父麵前護住南蕭之前,他不想冒任何一丁點兒的險。
  他知道這次的事,勒俊遠也不是真的想讓他跟人隨便結婚。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總裁大人,寵入骨!/總裁大人,你好棒! 強勢纏愛:權少情難自控 軍門蜜婚:嬌妻萬萬歲 爹地,別親我媽咪! 霸娶之婚後寵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君子有九思(高幹) 嬌妻難養之老公太霸道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 纏情私寵:總裁誘妻入室 婚不由衷 不依不饒 一不小心嫁給總裁 名門大少嬌貴妻 步步驚婚(作者:姒錦) 盛寵千金空姐 軍婚,嬌妻太撩人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婚內燃情:親親老公,玩個心跳!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試婚老公,用點力!/你好,墨先生 盛世婚寵:嬌妻送上門 豪門錯愛:姐夫,我們離婚吧 聲名狼藉 情深蝕骨總裁先生請離婚 一生纏綿 顧先生,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總裁,別搗亂 第一正妻 逼婚狂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