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分節閱讀33

拒絕再聽他的道歉,有些事情,不是因為道了歉就能忘掉,那些傷口太深,輕輕一扯,就能冒出血珠子:“不用了!”

“南蕭,你恨我,就是因為你還愛我,現在我自由了,我們重新開始吧!”他這樣說,仿佛他們之間隻是經曆了一場小風波,如今暴風雨停了,太陽還會升起來。

南蕭有些不能理解他會這麽做:“墨邵楠,已經晚了,你跟江臨歌已經訂婚了!”

“沒有!”這次是他說話,氣場堅定。

雨夜有些暗,小區的燈光微亮,撲在南蕭眼睛裏麵,她眼睛黑漆漆的,像是一團墨,又像是跳了一團火:“邵楠,你跟江臨歌訂婚的事情已經滿城皆知,你現在說這些話有什麽用,再說,你都跟她在一起了,我知道,如果你不知道我也是江恩年的女兒,你今天絕對興地出現在這裏,所以,你就當不知道這件事,繼續你跟江臨歌的婚禮吧!”

“不!”他斷然拒絕,搖頭,仿佛南蕭的回答就像是壓彎他最後的一根稻草:“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南蕭,我隻喜歡你一個人,你原諒我吧!”

在南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撲通一聲,往南蕭麵前一跪。

傘落了地,濺起了雨,似一地迷離,而南蕭因為墨邵楠的反應太過震驚,手中蘇小珞給的袋子也落了地上,然後散開了,包裝裏麵的東西露了出來。

地上是一片如血的赤紅,而那薄如蟬翼的衣料似乎在顯示著是什麽。

情.趣.內.衣!

當這個四個字閃現在腦海時麵的時候,南蕭心裏對蘇小珞的想法,隻有一個,蘇小珞,你這個混蛋!我一定要弄死你!

南蕭咬了咬牙,唇抖了抖,臉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這倒是忽略了墨邵楠突然跪在她麵前的事實。因為覺得太丟臉了,反而把這件事情忽略了!

她其實也想過解釋,可是一句話卻解釋不出來,這特麽怎麽解釋啊,蘇小珞這個坑爹的話,她今天晚上還搞得神神秘秘的,還讓她保證一定要回去再看。

如果早知道是這麽個鬼東西,打死她也不會收啊!

現在可好了,這玩意兒竟然被墨邵楠看了個正著,真是想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而墨邵楠因為跪在地上,反倒是看得比南蕭清楚,這是什麽東西,他是一個設計師,不可能不知道,那雙修長如玉,卻透明的有些過份的手指,指著那件東西……

“你,你跟他……”那些話,一句話都吐不出來!

南蕭好想捂臉啊,這會兒傘也丟了,雨絲倒不是很大,但密,落在身上透著一股子涼,夜色之下,墨邵楠的一張臉更是蒼白如雪,借著慘白的燈光,她能看到那一雙眼睛都是震驚之色,而南蕭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蘇小珞,你個混蛋,你要把我害死了!

她準備去撿那件內.衣的時候,勒景琛不知道從哪兒冒了出來,俯身,伸起手指將那一件薄薄的內.衣勾了起來,修長的手指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輕輕的挑起其中一角,然後還衝著南蕭眨了眨眼睛,由衷地砸了砸嘴巴!

南蕭隻覺得那眼神兒充滿了鄙夷挪揄之色,她簡直頭皮發麻,根本不敢跟勒景琛對視,更沒有勇氣再去看墨邵楠到底什麽眼神兒。

她能感覺到頭頂上有兩道目光,一道意味深長,一道滿心失望。

南蕭尷尬的小臉紅得厲害,連同耳根子都熱了起來,她覺得什麽叫誤交損友,現在就是!

勒景琛看著南蕭,一臉的探究,先不管這玩意兒怎麽來了,可是一想到南蕭穿這衣服的畫麵,簡直鼻血都要流出來了,他清了清咳子,故意挨南蕭極近。

南蕭覺得身體一僵,渾身都要顫抖起來,卻聽他慢悠悠的問道,氣息仿佛跳在自己耳邊一樣,那股子灼熱的感覺,像是帶了電流一般,從她的耳根子,一下子蔓延到心尖上:“南南,看不出來,你比我還有情調,今晚咱們就用這個試試效果如何?”

這麽暖.昧的語氣從勒景琛嘴巴裏溜出來的時候,南蕭隻覺得這種衝擊力是倍增的,她身體裏有一股子叫做蠢蠢欲動的念頭在叫囂著。

而她還真的在想,如果她跟勒景琛用上了這個東西,這家夥會不會喜歡上女人?

在意識到自己方才那一瞬間想到什麽之後,南蕭的臉又精彩的變了幾變,最後實在呆不下去了,感覺再呆下去,血管就要爆掉了,一把將那玩意兒從勒景琛手中扯過來,頭也不回的朝樓上衝了過去。

勒景琛的帶著笑意的目光直到南蕭的身影不見了才收回來,而落在墨邵楠身上的目光透著一股子難見的清涼:“跪在這裏,不嫌丟人嗎?”

墨邵楠今天過來就是跟南蕭道歉的,這幾天,他一直被墨蘭關在家裏麵,出不來,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才跑出來,可是他準備了那麽久的說辭,鼓足了勇氣,卻因為這件意外全毀了,他一直以為南蕭跟勒景琛在一起,隻是為了氣自己的。

可是今天看到那件情.趣.內.衣,他突然覺得,有些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南蕭真的跟勒景琛在一起了,他忽略了勒景琛伸過來的大手,自己從地上站了起來,卻因為跪了太久,身休太差的緣故,他身體狠狠的晃了晃!

勒景琛伸手想去扶他,卻被墨邵楠一把揮開,冷冷的說道:“用不著你假好心!”

望著他的樣子,勒景琛也歎了一口氣,其實墨邵楠現在能出來,有一部分的原因還是歸結於自己,他跟他到底是表兄弟,總不能一直看著墨邵楠在家絕食,跟墨蘭說了好多軟話,她才答應放人,隻是沒有想過,他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南蕭。

其實方才在看到墨邵楠朝南蕭那一跪的時候,他的心尖不知道為何滲著一股子涼,連同眸色都沉了很多,看得出來墨邵楠是發了狠心想求南蕭的原諒了。

那一瞬間,他明顯的看到南蕭的臉色全變了,震驚,感動在眼底不溢言表!隻是他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尾,墨邵楠大概也沒有想到命動弄人這四個字吧!

本來已經有了一點兒感動的南蕭因為墨邵楠的舉動太意外導致了她的心情太過震驚,反而把手中的情.趣.內.衣給掉出來了。

這是不是傳說中的因禍得福?想到這裏,他唇邊忍不住勾了一絲笑意。

他的南南,總是出乎他的意料啊!

不過勒景琛始終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麽墨邵楠會突然悔婚,難道他不想要他手中的蘭尊國際了嗎?想到這裏的時候,眼底稍微浮了一抹浮躁,但很淺。

把自己的雨傘幫墨邵楠撐了過去,完全不在乎雨沾了自己的衣:“邵楠,你現在這麽跑出來就不怕蘭姨擔心嗎,這麽多年,她為了你一直遲遲沒有嫁人,你真的忍心傷她的心嗎?”

墨邵楠最見不得別人提起墨蘭,尤其是勒景琛,他每次提到墨蘭就一副救世主的樣子,他覺得惡心,同時,也覺得有一把枷鎖鎖在了自己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墨色的瞳仁裏浮出一抹痛苦的顏色,可是眼底更深處是瘋狂的恨意,他一把拍落勒景琛的雨傘,有雨濕了麵,他覺得冷,眉眼之處的厭惡豪不掩飾:“勒景琛,別這麽惺惺作態,你不就是不想讓我跟南蕭複合嗎,我告訴你,隻要我活著一天,我就不會讓你如了願!”

勒景琛望著他,眼神略無奈,像是在看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樣:“邵楠,從一開始就是你選擇錯了,如果你當初選擇了南蕭,而不是公司,我想今天站在這裏的人不會是你!”

“嗬!”墨邵楠輕嘲,眼底有一抹說不出的神傷,就是這個男人,一遍又一遍的說為他好,讓他相信他,結果他卻生生的把南蕭搶走了,眼睛裏像是剝人皮的刀子,一寸一寸的往勒景琛身上招呼:“勒景琛,我告訴你,南蕭是我的,我跟她在一起八年,我不會把她讓給你的!”他狠狠放了一句大話,轉身就走!

勒景琛站在那裏,良久,才抹了一下眉宇之間的雨水,輕嘲一笑……

第093章 蘇小珞,我要跟你絕交!

南蕭進了電梯,摸出手機,就開始跟蘇小珞打電話,蘇小珞遲遲不接,氣得南蕭掛了電話之後,直接給她發了一個短信:蘇小珞,你這個混蛋,你害死我了!

蘇小珞電話不接,短信倒是回得很快,不一會兒的功夫,手機叮的一聲響,消息就跳了出來:蕭蕭,我正準備給你發信息,教你那個情.趣.內.衣怎麽用呢,沒想到你已經學以致用了,真不愧是我蘇小珞的妹妹!這個法子挺管用的吧,你家勒景琛有沒有原諒你啊?

最後還配了一個賤兮兮的表情,簡直猥瑣至極!

管用你妹!南蕭心裏誹謗道,手指頭卻飛快的按著鍵,一副跟手機苦大深仇的模樣,她想如果蘇小珞在這兒,她一定弄死她。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是一副氣極敗壞的模樣,她簡直不敢想方才她是怎麽熬過來的,一想到方才的畫麵,天啊,太丟臉了。

所以她回了一句:親,你想多了,我跟他之間的問題根本不是因為這個問題,蘇小珞,你知不知道方才你的禮物害得我丟臉死了,我從哪兒交的你這個損友,我要跟你絕交!

似乎看出來南蕭真氣壞了,絕交這個詞兒都跳出來,蘇小珞發了一串哇哇大哭的表情,還真真委屈:蕭蕭啊,我可是為了你好,你不是說你得罪勒景琛了嗎,我這不是幫你嗎,我為了你我容易嗎,你一個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跑到內.衣專櫃跟人要這個,你知道我鼓了多大的勇氣嗎,結果你倒好,沒有一絲感激,反倒這麽指責我,有你這麽做朋友的嗎?

看著蘇小珞的回複,能想象得到她一副理直氣壯的語氣,南蕭隻感覺一口老血卡在喉嚨裏,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蘇小珞這麽說,倒是顯得她不對似的,可是誰讓這個家夥腦回路這麽變.態,竟然給她弄了這麽一個玩意兒!

更重要是的,這玩意兒還被勒景琛和墨邵楠看到了,那畫麵太美,她簡直不敢想象,直到電梯停在了十一樓,南蕭進了家門之後,才氣急敗壞的把電話打了過去。

蘇小珞這回倒是電話接得很快,喘著氣兒對南蕭說道,那感覺仿佛剛剛經過了馬拉鬆賽跑似的,她這會兒正氣息不勻:“蕭蕭,你是不是打算跟我分享你的經驗啊,不過今天我沒時間,改天啊,正忙著呢……”突然一聲嗚嗚之聲,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再打過去的時候,蘇小珞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南蕭簡直滿頭黑線,再反應過來方才那是什麽聲音時,好不容易耳朵上褪下來的熱度,這會兒又重新爬了起來!

蘇小珞這個混蛋,竟然跟人在做那種曖.昧的事兒!

勒景琛開門的時候,就沒有見南蕭,準備進主臥的時候,卻發現門上鎖了,他不由低低一勾唇,想起方才這丫頭幹的事兒,唇角掠過一絲笑意。

其實他多多少少也有點兒了解南蕭的性子了,情.趣.內.衣這東西肯定不是出自她的手筆,隻是一想到方才她瞠目結舌的樣子他忍不住就想笑,誰能想象在國內知名度極高的模特南蕭竟然單純的仿佛一張白紙,那耳尖微微的粉,就帶動他心頭難言一種感受。

不過他大概也能猜到,今天這事兒除了出自蘇小珞的手筆,簡直不作他人可想了,他清了清咳子,優雅敲門,聲線倒是不緊不慢:“南南,開門!”

“你走,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南蕭的聲音悶悶的,像是氣壞了!

勒景琛卻不自覺的勾了勾唇角,顯出極好的心情,想著這丫頭果然想多了,一個人躲在這裏害羞呢,他倒也不急,慢悠悠的又叩了叩門。

像是能感覺到南蕭不會開門,他在外麵又無聲的笑了一下,想到方才的畫麵,再想想墨邵楠黑沉的臉,不知道為什麽,就有一種暗爽的感覺啊。

然後語氣惆悵的對南蕭說道:“南南,開門啦,我不會笑話你的,真的,雖然我知道你一直是這麽饑.渴難耐,可誰讓咱們是好基友呢,你放心,我一點兒嘲笑你的意思都沒有!”

其實他也知道,南蕭的性子受不得激,偏偏說這些話招惹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南蕭就下了chuang,一下子拉開門,氣急敗壞的瞪著勒景琛:“你想多了,我才沒有這麽做,根本不是因為你買的!”

他意味深長的噢了一聲,上下打量她一番,才語氣慢悠悠的說道:“那是因為墨邵楠!”

“怎麽可能!”這回南蕭的語速回答得很快,一點兒都不加掩飾,她剛才真是懊惱死了,簡直形象啊,全毀了,更重要的是留給別人一副老饑.渴的形象了。

這個蘇小珞,真是害死她了,她現在真有一種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的感覺了!

勒景琛聳了聳肩,一副看我說中了吧,他伸手拍了拍南蕭,語重心常的說道:“看來還是因為我,是不是那天的感覺太好,你迫不及待想再試一次啊?”

不知道為什麽,勒景琛感覺南蕭生氣的表情實在太可愛,讓他忍不住一逗在逗,心想這丫頭怎麽這麽好玩呢,什麽情緒都寫在臉上,開心就是開心,不開心就是不開心。

南蕭最怕勒景琛提那天晚上的事,一想到那天早上勒景琛給她說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導演,我是你未婚妻啊糟糕!是心動的感覺別逼我撩你我家封叔叔閃婚之後一吻即燃奪心嬌妻莫要逃她的美麗心機誘寵迷糊妻:總裁老公,來戰元少的追妻法則他在聚光燈下一陸繁星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他的小可憐日久成癮:總裁,用力愛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禦鬼十八式:高冷總裁咚不停像我這種軟弱女子錦年賢內助女王權寵撩人:陸少步步誘妻影帝,你走錯房了大佬的小嬌夫我不上你的當豪門繼承人給前男友當嬸嬸那些年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完美先生與差不多小姐他的藕絲糖炫腹不仁
  作者:簡鈺.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