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

第33節

  南蕭有一種被人輕視的感覺,不過她並沒有放在心上,坦然無懼的麵對著勒俊遠審視的眼,認真的說道:“我今天是過來想跟您說明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他卻做了一個製止的動作,似乎沒有耐心聽下去,其實勒俊遠怎麽可能不了解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因此,他對南蕭更沒有好感,不過是想看看兒子到底喜歡什麽樣的女人,才會答應跟南蕭見一麵:“南小姐,不管你跟阿琛有什麽樣的感情,你們必須馬上分手!”

  南蕭一愣,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直接了當:“為什麽?”

  問出這個問題之後,南蕭覺得自己有點兒自取其辱了,勒俊遠也證實了這一點:“你配不上他!”且不說南蕭有什麽樣的家庭,可是勒家怎麽會允許一個娛樂圈的女人進勒家門。

  勒家的主母向來不是千金小姐便是貴族子孫,哪怕如墨心,當年的墨家又是何等的風光。

  南蕭有些受傷,不過並不在意,一副坦坦蕩蕩的語氣,她可以被分手,但是不會是眼前的勒俊遠讓她跟勒景琛分手,她就答應分手。

  不見得她跟勒景琛有多麽深厚的感情,可是現在,她還不想分手,隻要勒景琛需要自己的一天,隻要他沒有說,南南,咱們之間該結束了。

  她就有義務把這段假裝的感情維係下去:“抱歉,我不同意!”

  勒俊遠似乎沒有想過南蕭會拒絕他,他愣了一下,在勒俊遠的世界裏,很少有人能這麽堂而皇之的拒絕他,眉心一擰,生出幾分戾色來:“南小姐,我以為你是聰明人,不會做自討沒趣的事情,你以為,我們勒家門是你想進就進的嗎?”

  南蕭笑了,這一笑五官舒展,似乎在嘲笑勒俊遠,她迎著勒俊遠自信輕蔑的姿態,自己卻給他卻笑得更從容大方,仿佛這一場爭戰,她穩操勝劵一般:“我想您弄錯了,勒家門,我沒有打算進,我跟阿琛,談的不過是戀愛,結婚這種事還早,我想那麽長遠做什麽!”

  瞧她一副無辜至極的樣子,勒俊遠第一次覺得南蕭是個牙尖嘴利的人,眉目一沉,氣焰簡直讓人不敢逼視,可是南蕭卻笑得更開,眉眼深處藏了一抹小小的聰明勁兒。

  讓人瞧了就覺得這姑娘其實沒有如她表麵上看起來那麽斯文:“再說,隻要兩個人互相喜歡,有什麽配不配的問題!”

  勒俊遠高傲的冷哼一聲,目光裏麵似乎帶了刀子,把南蕭剝開,讓她心底那些藏的最深的東西剝離出來:“南蕭,單憑你是私生女,這種肮髒的身份,怎麽配得上阿琛!”

  南蕭想否認,她不是私生女,她是有爸爸的,小時候他是有爸爸的,可是她反駁不出來,眼底的自信之後沒了,坦然之色沒了,有的隻是痛苦。

  十四年前,南蕭還是幸福,還是快樂的,可是一夕之間,全變了。

  所有的幸福都化成了泡沫,她成了一個沒名沒份的私生女,而那個本該是私生女的江臨歌搖身一變,奪走了她的一切。

  那些埋在心底最深的東西,被勒俊遠這麽堂而皇之的剝開,南蕭隻覺得心仿佛碎了一片一片,不知道自己是怎麽離開勒家的,她回到家之後,把自己裹起來,似乎這樣,那些曾經的痛苦就不存在了一般。

  南蕭不知道什麽時候睡著了,迷迷糊糊又做了一場夢,夢中又是大片大片的血跡,繼父的臉,她驚的一下子從夢中醒了過來。

  醒來一身冷汗,整個人像是從水中撈了起來一樣,她不停的告訴自己,南蕭,都過去了,一切都過去了。

  南蕭兩天一直聯係不上勒景琛,直到幾天之後,勒氏集團突然公布勒家大少近日將會完婚,媒體方麵還在猜測,是哪家的千金會跟勒景琛在一起!

  南蕭隻覺得腦子轟的一聲,炸了!

  -本章完結-

☆、第097章 勒影帝啊,相親可愉快啊

  “蕭蕭,我打聽清楚了,今晚勒景琛會去相親,地點在虞氏酒店,今天晚上你直接殺過去,破壞相親現場!”咖啡廳裏,蘇小珞提起勒景琛語氣還是有那麽一點兒憤憤不平,實百氣壞了,她原以為南蕭終於找到了幸福,結果卻突然橫出這一杠子。

  南蕭麵無表情的攪了攪杯中的咖啡,其實她也沒有想過勒景琛會突然要結婚,心裏沒有一點兒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她跟勒景琛隻是演戲,不用這麽認真吧!

  所以,她看著蘇小珞的眼神兒,略無奈:“小珞,我跟他的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麽簡單!”提了口氣,勒景琛這混蛋怎麽突然要相親了呢。

  也不提前吱一聲,讓她這個搭檔可怎麽辦噢!真是愁死人了。

  蘇小珞看著南蕭不爭氣的樣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望著她,那樣子,分分鍾有暴揍南蕭一頓的想法,她覺得南蕭頹廢了,經曆過墨邵楠的事情,頹廢的不行。

  瞧瞧這沒出息的小眼神兒,在乎就是在乎,幹嘛說得這麽漠不關心的,搞得好象跟勒景琛沒一腿似的,真是矯情:“我管你們怎麽複雜,現在他要相親,你總不能無動於衷吧!”

  其實南蕭也在考慮,勒景琛突然要相親結婚,對自己衝擊力還是蠻大的,所以她也略惆悵啊,以後身邊沒有了勒景琛,哪裏還有一個讓她使喚的這麽順手的兄弟。

  額,兄弟嗎?南蕭有些懷疑,還是甩開了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我難道要做什麽?”

  很茫然的語氣,很無辜的表情,蘇小珞一個爆栗敲過去,咬牙切齒的對南蕭說道:“你丫給我爭氣點,今天晚上搞不砸勒景琛的相親宴,我弄死你!”

  南蕭狠狠的打了一個哆嗦,艾瑪,蘇小珞最近一定是欲求不滿,太尼瑪凶殘了!

  當晚七點,勒景琛跟相親對象安排見麵就在虞氏酒店。

  勒景琛隻是隨意的掃了一見對麵的女孩子兒,連名字都沒記住,更何況是臉蛋兒。

  這幾天,勒景琛憋屈壞了,真的憋屈啊,勒俊遠那個暴君,當天罰了他在祠堂裏跪了一晚上,他沒反抗,畢竟他動手打了墨邵楠,這事,他幹的不地道。

  可是沒有想到第二天,勒俊遠就提出讓他跟南蕭分手。

  勒景琛當然不同意,他好不容易跟南蕭有點兒感情進展了,誰都不能破壞,哪怕是他親爹,當即就頂撞了勒俊遠幾句。

  年輕的時候勒俊遠就是暴脾氣,這年紀大了,這脾氣還是沒有一點兒收斂。

  那天清晨就把勒景琛狠狠抽了一頓,如果不是墨心攔著,指不定得抽死勒景琛。

  為此,勒景琛在床上整整趴了三天。

  這才剛下床,他媽就直接告訴了暴君的命令,那就是相親!

  勒景琛是打死都不肯相親的那一種,硬著脖子給拒絕了。

  可是墨心說了一句話,就讓他徹底沒話了,你爸收拾不了你,難道還收拾不了南蕭!

  你跟他對著幹,他原諒你,那是因為你是他兒子,可是南蕭在他跟前,連根蔥都不算!

  勒景琛想她媽比他還了解勒俊遠,可是他如果同意跟別的女人相親,就是對不起南蕭,他怎麽能墨邵楠一樣,對南蕭做出這種事呢。

  估計他如果去相親了,南蕭分分鍾不打算理他了。

  所以他愁啊愁,勒俊遠不在家,墨心就是當家人:“媽,兒子求你了,這輩子我沒有喜歡別人,就喜歡一個南蕭,你們如果讓我跟他分手了,你兒子這輩子就彎了!”

  也許這話能騙騙南蕭,可是騙不了墨心,墨心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你給我彎一個看,看你爸不打斷你的腿!”

  勒景琛沒話了,他真是爹不疼,娘不愛,世界簡直太沒愛了。

  看著兒子愁眉不展的模樣,墨心到底是心軟了,她雖然一向聽丈夫的,可是看著兒子這麽可憐巴巴的樣子,猶豫了一瞬間,給兒子支了個招兒:“阿琛,你爸這兩天正在氣頭著,我現在說什麽話他都聽不進去,我的意思是說,你先去相親,至於結果……”

  勒景琛現在坐在餐廳裏,還是覺得分分鍾後悔,看著她媽跟對方客客氣氣的商談著婚事時,他隻覺得腦袋要炸了,趕緊尋了一個借口,要去洗手間。

  墨心點了頭之後,他才站起身要走,隻不過離開的時候,故意雙腿一軟,就歪在了身邊的相親對象身上,相親對象以為勒景琛對她有意思,眼睛輕眨,激動的脖子都紅了。

  “勒先生,您,您沒事吧?”她雖然跟勒景琛不熟,可是這男人長得帥啊,顏正啊,更何況是娛樂圈的第一美男,姑娘哪有不動心的理兒。

  “沒事,不好意思啊!”勒景琛大半個身子壓在姑娘肩上,有氣無力的說道,然後突然湊近她耳邊,低語了一句,還沒有等姑娘反應過來瀟灑的轉身離開。

  他沒看到,姑娘的臉都白了!

  勒景琛其實故意讓墨心把相親晚宴安排在虞氏,為的是有逃跑的機會,雖然他有自己的事業,可是在勒家,就是勒俊遠說得算,想跟他對著幹,他沒那麽實力。

  可是一旦出來了,就是他勒景琛的天下,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勒俊遠正好今天出了國,此時不逃更待何時呢,再說勒景琛回家這幾天,通訊設備全被勒俊遠收了,家裏的傭人都不聽他的,所以他都幾天沒跟南蕭打電話了。

  哎呀,真是想南蕭,忍不住感歎了一句,這多好的緣份,差點就這麽折騰沒了。

  “我手機沒電了,你的借我打個電話!”看到一個餐廳經理,勒景琛跟對方借了一個手機,走到一處沒人的地方,趕緊給南蕭撥了一個電話!

  這丫頭,怕是急壞了吧!

  南蕭最終還是被蘇小珞拎進了虞氏,還美美的打扮了一番,其實她心裏一萬個不願意的,萬一勒景琛真的要結婚了,那多尷尬啊,所以到了酒店門口,還是猶猶豫豫的。

  愁啊,真的,可是蘇小珞一把將人推進去:“任務完不成,你丫直接跳樓得了!”

  南蕭今天整了個精致的妝容,配上小高跟,蓬蓬裙,整個一名媛,進了酒店之後,看了一眼蘇小珞給她的包廂號,並不是勒景琛私人的那間包廂。

  她正準備走過去的時候,從包廂裏麵突然出來一個女孩兒,挺年輕的,看穿著打扮,也是上流社會的一貴族,女孩兒長得不錯,就是皮膚偏白。

  腦海裏隱隱約約想起來這是蘇小珞給她的那張照片,正是跟勒景琛今晚相親的女人,果斷跟了上去,沒想到女孩兒直接到了洗手間裏,南蕭眼睛一亮,有了!

  她跟著進了洗手間,等著女孩兒從洗手間出來之後,南蕭就堵了過去,對方以為南蕭也是上洗手間的,身子錯了一下,準備避開,結果南蕭又堵了過去。

  “這位小姐,我認識你嗎?”對方顯然有些意外,冷靜的問道。

  近距離看,南蕭覺得這是一個美人兒,心底誹謗道,勒景琛,你丫混蛋,明明一個GAY,又出來禍害人家姑娘了,真該拖出去砍了,本著拯救姑娘於水深火熱的想法,南蕭望著姑娘的眼神兒略古怪,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一番,問道:“小姐,你今天是跟勒景琛相親的吧?”

  “你認識阿琛?”女孩兒略意外,臉色還是有點兒白,看樣子方才刺激不小。

  南蕭聽到阿琛這兩個字,在心裏爆了句粗口,丫的她跟勒景琛認識這麽久了,她都沒有這麽喊過他,這姑娘倒好,直接喊上阿琛了。

  不過臉上麵不聲色的,笑了一下,很是誠懇的點了點頭,湊近她一步,神秘兮兮的對姑娘說道:“小姐,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噢,勒景琛雖然長得帥,可是他是一個GAY噢!”

  如果勒景琛說自己是個GAY的話,女孩兒還不相信,覺得勒景琛就是忽悠他的。

  可是南蕭這麽說,她就真的震驚了,一想到方才勒景琛在自己跟前說的話,她臉色又是煞白煞白的,激動的大喊道:“我不信,你騙人!”

  “好心告訴你,信不信隨你!”南蕭知道自己目的達到了,有些事情要欲蓋彌彰,有些事情不能說得太透,不然就適得其反了,她優雅的彈了彈手指,轉身出了洗手間。

  南蕭任務完成後,實在太開心,不過剛走沒幾步,手機就響了起來,她一看是一個陌生的電話,猶豫了片刻還是接了起來:“喂,你好,哪位?”

  聽著南蕭略輕快的語調,勒景琛的語氣也輕鬆了很多,仿佛這兩天隻是南蕭分開度了個假:“南南,在哪兒呢?”

  一聽是勒景琛的聲音,南蕭當即露了一個冷笑,嗬嗬兩聲:“勒影帝啊,相親可愉快啊?”

  -本章完結-

☆、第098章 讓我看看,傷哪兒了?

  勒景琛聽南蕭的聲音感覺離得極近,不知道為什麽,突然有一種下身一涼的感覺。

  他並沒有多想,還在考慮著自己思念過度太想南蕭了才會在這裏聽到南蕭的聲音,壓抑住心底那股子忐忑不安,勒景琛故作輕鬆的說道:“南南,這玩笑一點兒都不好笑。”

  相親這種事,絕對不能讓南蕭知道,不然她肯定跟自己沒完。

  再說,他可不想在電話裏跟南蕭說這種事兒,一是時機不對,二是方式不對,所以他打算回去之後跟南蕭慢慢解釋。

  南蕭聽到勒景琛這麽不正經的聲音,牙根狠狠一咬,有一種弄死勒景琛的感覺。

  混蛋,都給她碰到自己在相親對象了,這家夥還不承認,把她當什麽了,憤怒的小火苗舔著自己的情緒:“勒景琛,我都看到了,你還不承認!”

  感覺這聲音就在自己身後,勒景琛一回頭,果然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的南蕭,她穿得很漂亮,打扮得很名媛,很淑女,這妝容怪好看的。

  可是勒景琛卻來不及仔細欣賞,墨中透藍的眼眸裏卻透著一股子懊惱,他吐了一口氣,還是朝南蕭走了過去,隻不過動作有點兒不雅。

  南蕭的小臉繃得緊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生氣了?

  勒景琛站在南蕭麵前,感覺這兩天南蕭似乎瘦了,望著他的樣子,他隱隱約約從裏麵看到了一抹失望,不自然的咳了一聲,開口解釋道:“南南,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那你說說是怎麽回事兒,勒景琛,如果不是我今天在這裏碰到你,你打算瞞我到什麽時候?”南蕭感覺心裏有一把火,不知道從何處燒了起來。

  她分不清那種感受,可是她知道,她不開心,自從勒氏宣布勒景琛要結婚的消息後,她整個人就淡定不起來,她承認,她不過是順著蘇小珞的話過來破壞他們相親的。

  她才是勒景琛的正牌女友,勒景琛還沒有跟她說關係結束,怎麽能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

  勒景琛一聽震驚了,卻很快露了一個單純無害的笑:“南南,我這不是怕你擔心嗎?”

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司令大人,求床咚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唯妻至上,總裁老公欠收拾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愛你入骨 婚然心動,寵妻無下限 甜妻翻身:總裁大人,送上門!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教授大人好高冷 強吻成愛:總裁大叔替婚妻 帝少的閃婚鮮妻 婚婚欲醉:拒嫁冷酷BOSS 束手就情:一不小心嫁總裁 限量寵婚:老公纏上癮 總裁危情:迷人前妻太搶手 寵妻狂魔:傲嬌boss,來pk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失而複得的十個億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蜜戀100天:總裁大人,請賜教 霸占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一城冬暖 老公出軌以後 總裁強勢寵:老婆,甜甜噠! 報告總裁,胖妻有喜了 試問時光深幾許 早安,老公大人 我家大叔好傲嬌 權寵寶貝甜妻
  作者:簡鈺  所寫的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婚然心動,總裁愛妻如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